顧老爺子,怎麼這個都知道!

「丫頭,你跟我說實話。」顧老爺子的眼神突然閃爍起來,說話也帶了幾分猶豫,「顧遲他一直沒和你那個,是不是能力方面」

蘇可歆本來就已經被顧老爺子給嚇得不輕,一聽到這個問題,臉頓時就騰地紅了!

這這什麼爺爺啊!也管的太寬了吧!

蘇可歆不答話,顧老爺子更著急了,繼續追問:「你也知道,十年前的事故,讓顧遲這小子雙腿廢了,我一直擔心他那方面也我一直想找大夫給他看看,但是他死活不肯,所以我才擔心」

看著眼前顧老爺子露出了擔憂的表情,蘇可歆心裡頭也不由一軟。

看來,顧遲雙腿的事,是連顧老爺子都瞞了,所以顧老爺子才會那麼擔心。

看著顧老爺子那麼擔憂,她也有幾分於心不忍,於是咬了咬牙,厚著臉皮道:「我覺得顧遲他那方面應該應該是沒問題的」

顧老爺子一愣,「你怎麼知道?」

「我我們雖然沒有行夫妻之事,但畢竟住在一起。」蘇可歆現在簡直恨不得找個地洞鑽下去了,「也有一些時候你懂得會看見反應」

蘇可歆的臉已經燙的都可以煮雞蛋了。

但她說的的確是實話,她非常肯定顧遲是沒有問題的。

先不說每天早上看見的反應,光是上一次擦槍走火,還有她不小心從浴室出來那次,她可都是有「親身」體驗他的「可以」。

咳咳,確切說來,不只是可以,感覺好像是非常厲害

顧老爺子先是一愣,然後明白過來蘇可歆的意思,頓時面露狂喜之色,「真的嗎!哈哈,那可真是太好了!太好了啊!」

顧老爺子興奮的直接從凳子上站起來,手裡舉著拐杖一直晃,「既然他沒問題,你們還在等什麼!」

蘇可歆這下子不知道怎麼回答了,只能硬著頭皮道:「畢竟我們兩個才剛認識」

「什麼狗屁剛認識!」顧老爺子一激動,髒字兒又蹦出來了,「我和我的老太婆也是別人介紹認識的,也不是照樣第一天晚上就洞房!你們這些年輕人不是很開放么,怎麼反而比我們扭捏!」

蘇可歆現在的臉就跟番茄一樣,只聽見顧老爺子揮舞著拐杖,直接發號施令,「蘇丫頭,我告訴你,我也不是迂腐的人,當年的事不是你的錯,我不怪你。但你現在必須得給我爭氣!擇日不如撞日,今天!就今天,你們就在老宅里把事兒給我辦了!」

蘇可歆呆住了。

今晚把事兒給辦了?

她還來不及從震驚中反應過來,顧老爺子就扯著嗓子吼了一聲:「左管家!」

書房門打開,剛才那個老管家很快進來了。

「左管家,趕緊帶蘇丫頭和顧遲去房間。」顧老爺子笑的合不攏嘴,「就是那間房!我讓你特別準備的房!」

什麼?

還有特別準備的房?

蘇可歆嚇得還來不及問那是個什麼房,就已經被左管家給帶出了書房,走到門口還能聽見顧老爺子爽朗的笑聲。

蘇可歆一路被帶到了三樓的一個房間,進去前,左管家還特別體貼的說:「這一層就只有您和二少爺,所以,你們隨意,不要怕有人聽見或者打擾。」 蘇可歆明白過來左管家話里的意思,臉騰的紅了,還來不及答話,就被左管家,給推進了房間。

蘇可歆走到房間里剛站穩,左管家就關上了門。

咔擦一聲。

門從外面鎖上了。

蘇可歆嚇了一跳,趕緊敲門,「左管家,你幹嘛鎖門?」

外面沒有人回答。

蘇可歆急了,趕緊試圖去開門,但果然是從外面給鎖死了。

「不用敲了,他們是故意的。」就在蘇可歆著急之時,身後突然響起一個清冷的聲音。

蘇可歆一愣,轉過頭,就看見顧遲正坐在自己身後。

昏黃的燈光之下,顧遲坐在輪椅上,西裝外套已經脫下,露出裡面的白色襯衫,扣子也鬆了兩顆,露出性感迷人的鎖骨。

「顧遲?」蘇可歆這才反應過來,目光掃過房間,落在中間的床上,不由眼睛瞪得滾圓,「這就是我們晚上睡覺的房間?但這床,也太小了吧」

眼前的床,只不過是比較寬的那種單人床,勉強可以躺兩個人,但一定會是貼在一起。

「嗯。」顧遲顯然早就注意到了,「他們應該是故意的。」

蘇可歆也明白過來,這恐怕就是顧老爺子之前說的「特別準備」,臉不由紅了紅。

的確,蘇可歆和顧遲雖然在家裡就是睡在一起的,但因為床很大,所以沒什麼接觸,可如果是這張床,可就不一樣了。

「剛才。」顧遲驀地開口,看向蘇可歆,「爺爺跟你說什麼了?」

蘇可歆想起顧老爺子剛才跟自己說的話,不由臉頰更燙。

「沒、沒什麼。」蘇可歆實在沒臉把剛才的話重複一遍,但偏偏她根本不擅長說謊,說這話的時候心虛的要命。

顧遲挑了挑眉,直接從輪椅上站起來,緩步到蘇可歆面前,「你不說,我也猜得到,那個老頭子跟你說了什麼。」

蘇可歆臉蛋兒更燙,「是、是么?」

顧遲此時已經走到蘇可歆面前,看著她慌亂害羞的模樣,只覺得十分可愛,一時之間,不由起了戲弄她的心思。

「當然知道。」顧遲再次開口時,嗓音低沉了幾分,聽上去說不出的性感迷人,不僅如此,他一把將手摁在蘇可歆臉蛋旁邊的門上,人俯下身子,靠近她,「他是想讓你,跟我生孩子吧?」

蘇可歆只覺得自己的臉都要燒起來了,拚命的低頭,「對啊那個老人家嘛擔心你也是正常的」

蘇可歆說話的聲音越來越輕,因為顧遲的身子越來越低,臉頰都快要碰到她的。

屬於男人的氣息撲面而來,包裹住她的全身,這讓她慌亂不已,氣息也急促起來。

而顧遲,原本不過是想要跟蘇可歆開開玩笑罷了,可不想,隨著不斷靠近蘇可歆,聞到她身上淡淡的馨香,他一時之間,也亂了心神。

特別是今日的蘇可歆,本來就分外的動人,緊身的裙子將她曼妙的身材勾勒的一覽無餘,而從他的身高看下去,也能看見她柔軟的弧度和賽雪的肌膚。

而她近在咫尺的小臉,更加是紅撲撲的,好像紅蘋果一樣,鮮嫩多汁的,讓人好想咬一口。

顧遲那麼想著,竟也直接就忍不住,那麼做了。

他俯下身子,輕咬住蘇可歆發燙的臉頰,並不用力,可還是嚇了蘇可歆一條,她輕叫一聲:「啊」

這一聲叫喚,更加是跟羽毛一樣拂過顧遲的心頭,讓他整個人,頓時跟被點燃了一樣。

他驀地抬手,一把握住蘇可歆的纖腰,將她的身子,整個往上一提,頓時,兩個人的身體,緊貼在一起。

感覺到顧遲身上的炙熱,蘇可歆更加慌亂,「顧、顧遲你」

蘇可歆根本就不知道,她現在說的每一句話,都讓顧遲的身子更熱。

他勉強忍住最後一絲理智,低下頭,含住蘇可歆微微發紅的耳垂,呢喃一般的低聲道:「蘇可歆,你說,我們按照爺爺說的,把事兒辦了可好?」

耳垂上濕軟的觸感傳來,蘇可歆只覺得渾身彷彿有電流穿過,酥麻的厲害,人都忍不住微微戰慄起來。

其實她也不是沒有做過心理準備,畢竟是結婚了,如果顧遲要求,作為妻子,她也不應該拒絕。

而且,剛才顧老爺子跟她說那些話時,她甚至也在心裡想過,如果自己真的和顧遲

讓她詫異的是,她竟並沒有那麼抵觸。

因此此時,聽見顧遲的詢問,她雖然害羞的耳朵都要冒煙了,但還是輕輕地點了點頭。

感覺到懷裡的小女人的頷首,顧遲體內的火焰更高,瞬間吞噬了他最後一絲理智。

他驀地低頭,一口擒住蘇可歆柔軟的唇畔,柔軟和馨香傳來,充斥他的口舌,宛若毒藥一般,讓他在瞬間沉淪。

該死……

這個蘇可歆,是給他下迷藥還是怎麼了,為什麼只是一個吻,竟然都讓他所有的自制力都消失。

顧遲緊緊將蘇可歆按在門上,手順著她光潔的背部滑下,終於落到裙子的邊沿。

這種宴會的裙子設計很繁瑣,顧遲一下子沒有找到拉鏈,頓時有些失去了耐心,大手直接一扯!

撕拉。

裙子很快就被扯開,順著蘇可歆白皙的肩膀落下來。

昏暗的燈光之下,看著眼前蘇可歆的身姿,顧遲喉嚨一緊。

以他的身份和地位,從來不缺女人跟自己投懷送抱,不知多少女人曾經想盡辦法,引起他的興趣,可他在這方面向來都是很清冷的,一直都可以說是坐懷不亂,所以才會讓顧老爺子和顧肖他們以為,十年前的那場綁架案,是不是傷了他的根本。

但此時,面對著蘇可歆,他只感覺自己的身體彷彿都不是自己的了一般,體內的火焰根本不受控制,只是好像將眼前的女子給佔有!

既然蘇可歆已經同意,顧遲此時也不想剋制自己,他立刻俯下身子,灼熱的唇從蘇可歆柔然的唇畔離開,一路往下,從脖子,一點點吻下,不斷靠近更重要的部分。

可就在這時—— 「不!」

蘇可歆突然尖叫一聲,一把推開顧遲。

顧遲沒有想到蘇可歆會突然這樣抵觸,被推得措手不及,倒退了幾步。

訝異的抬頭,就看見蘇可歆通紅的小臉上,水汪汪的眼底,竟帶著幾分畏懼。

瞬間,顧遲只覺得冷水澆頭,渾身的炙熱都冷卻下來。

蘇可歆很快也意識到自己的做法很過分,臉上閃過愧疚,小心翼翼地走近顧遲,「對不起……我剛才一下子……想到了兩年前的事……」

兩年前的事,對蘇可歆來說,就是最可怕的噩夢。

不只是因為一夜之間,失去了最珍貴的東西。更是因為那一夜,讓她身敗名裂。

從那以後很長一段時間裡,她甚至都沒辦法靠近男人,甚至握手都會讓她害怕。

如今她已經恢復了很多,她也一度以為,自己可以接受顧遲。

可不想,真的到了邊緣,她的身體,還是本能的反抗了!

看著顧遲慢慢變回清冷的目光,蘇可歆說不出的愧疚。

顧遲一定會覺得自己是在拿喬吧?明明都結婚了,明明也答應了,到最後關頭卻這樣拒絕他。

沒有男人能夠忍受這樣被拒絕吧?

想到這,她咬了咬牙,小心翼翼地靠近顧遲,伸手環住他的脖子,主動親上去,想要重新點燃顧遲。

可顧遲突然一把把她橫抱起來,放到床上。

蘇可歆以為顧遲是要繼續,趕緊緊繃著身子準備,想要確保自己的身體,這一次不會跟上一次一樣,突然將顧遲給推開。

可不想她等了很久,顧遲都沒有做什麼,相反的,他拿起了旁邊的棉被,將蘇可歆的身體給蓋上。

蘇可歆頓時愣住了,「顧遲,你生氣了么?」

顧遲在床邊側身坐下,低頭看著蘇可歆,眼神平靜,「沒有。」

「那你為什麼……」

「問我為什麼不繼續么?」顧遲低聲道,修長的手指拂過蘇可歆的臉頰,輕柔曖昧,「因為我希望,你也會是享受的,而不是為我而忍受。」

他對蘇可歆的身體有反應,這一點他不否定,確切的說,是很有反應。

如果他不是在乎蘇可歆,或許他就會直接繼續了,因為對於男人來說,這樣生生忍住,其實很辛苦。

但他,在意蘇可歆。

因為在意,所以不希望,他們兩個人的第一次,對蘇可歆來說變成一個黑暗的回憶。

這樣一來,他和兩年前的那個男人,有什麼區別?

蘇可歆沒想到顧遲會那麼說,剎那間,她只覺得,心裡有一處被觸動了。

男人和女人不同。對女人來說,在乎一個人,就是可以付出自己。 蠱夫Ⅱ 而對男人來說,在乎一個人,才會為她忍耐。

她眼神閃爍,蜷縮在柔軟的被褥里,緊繃的身體終於放鬆下來,「顧遲,謝謝你。」

顧遲輕笑一聲,站起身,走到桌子旁邊的椅子上坐下,「今天你就在床上睡吧。」

蘇可歆一愣,「你呢?你不睡么?」

「床太小了,而且只有一套棉被,算了吧。」

蘇可歆蹙眉,「床雖然小,但擠一擠兩個還躺的下的,你還是和我一起睡吧。」

顧遲突然看向蘇可歆,眼神莫測,「蘇可歆,你這是在挑戰我的極限么?」

蘇可歆頓時僵住了。

是啊,她差點都忘了,她今天都已經將顧遲給撩撥到極點了,最後卻沒有吃到。顧遲估計現在已經憋得很辛苦了,自己竟然還要求他和自己一起睡……

她真的是太不細心了。

蘇可歆現在不敢多說話了,只是乖乖地將自己蓋了個嚴嚴實實,躺的好好的。

……

另一邊,書房裡,顧老爺子焦急地來回踱步。

直到左管家回來,他才趕緊走過去,「怎麼樣?他們倆如何了?」

「已經進房間了,但確切的,我也不知道。」左管家老實道,畢竟再怎麼,他也不敢偷聽顧遲。

顧老爺子點點頭,嘆息一聲,「就希望他們能讓我這個老頭子省點心,早點讓我再抱一個曾孫。」

「老爺您就不用太擔心了。」左管家一板一眼道。

「對了。」顧老爺子突然想到了什麼,臉色驀地又冷下來,「關於今天的那個照片,查出來么?」

今天這麼大的宴會,竟有人突然播放出那樣的照片,無論對方的目的到底是羞辱顧家還是蘇可歆,都是不可以忍受的。

左管家點頭,「查出來了,是孫少爺的未婚妻,林筱如小姐。」

顧老爺子聽到這個回答,倒是絲毫不吃驚,只是冷笑一聲,「果然,我就知道這個丫頭不是什麼善茬。」

左管家面無表情道:「可能是因為蘇小姐和孫少爺大學的事吧。」

顧老爺子點點頭,嘆息一聲,「侄子和叔叔喜歡同一個女人,我們顧家也是造孽,攤上這樣的事。」

「可是蘇小姐是如今唯一能讓二少爺動心的人,所以無論如何,老爺您都會支持的。」左管家是顧老爺子的心腹,顯然明白他的想法。

「不錯。」顧老爺子疲憊地揉了揉眉心,「至於那個姓林的丫頭,你把這事兒,告訴阿寒一聲。」

「老爺您不想親自處置她么?」

「呵,一個野丫頭,也配讓我親自管?」顧老爺子冷笑一聲,「如果阿寒連自己的女人都管不好,也不配當我們顧家的孩子!」

「是,我明白了。」左管家領命,馬上離開了書房。

顧老爺子走到床邊,看著外面的月亮,突然想到之前在舞池裡,看見顧遲抱著蘇可歆跳舞時的笑容,滿是皺紋的臉,突然柔和下來。

多少年了啊……多少年沒看見小遲這樣笑過了。

看來老天還是有眼,終於讓小遲,遇見了一個能讓他再次這樣笑的女人。

現在,他只希望,他們倆能早點開花結果。

顧老爺子在這兒擔憂的功夫,樓上房間內的氣氛,已經從炙熱慢慢冷卻。

顧遲坐在椅子上,用手支著腦袋,閉目養神。

夜其實已經深了,但蘇可歆此時一點睡意都沒有,靜默了許久,她小心翼翼地開口:「顧遲,我睡不著,我們說說話吧。」

顧遲沒有睜眼,只是淡淡道:「說什麼?」

「那個……」蘇可歆想了想,開口,「為什麼你爺爺他……會知道我們兩個沒有那個過啊?」 「是王媽和張叔告訴他的。」顧遲簡略道,「他們倆是爺爺的人,說是爺爺派來照顧我的,但其實也是盯著我的。」

蘇可歆這才明白過來,為什麼顧遲總是想支開王媽他們,原來是因為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