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行繆做完這一切,又順從地來到南天身旁,低眉順眼地說道:“南天大人,那個得罪大人的老匹夫,我解決掉了。”

南天剛纔用武神系統,也是探查過了,這個左行繆是一個六品機甲戰皇。

真的要是和他死戰,南天也要破費一番力氣。

最爲關鍵的是,這裏是雪宗的地牢,外邊有大批的雪宗弟子。

在情況還沒有摸清楚的狀況下,不適合發生戰鬥。

南天揮了揮手:“那就下去吧。”

左行繆恭順地點了點頭:“是!南天大人,這是我北水宗特殊的通訊器,如果你想要聯繫我,通過這個通訊器就可以了。”

“好!”

南天接過通訊器,乾脆利落地說道。

旋即,左行繆領着人,退走了。

地牢裏頭,只剩下,南天,尹語雨,小青三人了,當然了地上,還多了一地屍體。

其中一具屍體是作惡多端的興德長老的。

小青都驚呆了。

“南天你真厲害呀!”

小青讚歎道。

“那個人,聽說是北水宗來的左總管,興德長老對他言聽計從的很。沒有想到,你一句話,就讓左總管幹掉興德長老了。你真厲害!”

“對了,南天你是怎麼認識左總管的?”

小青問道。

南天笑而不語,擺了擺手。

有些事情,也不好說。

關於惡魔城的事情,現在跟小青說,估計她也不會相信。

“唉,算了吧。你就喜歡裝神祕。我也不好再多問你。”小青搖了搖頭道。

“南天,快去救我父親。我父親還被興德長老囚禁在。”尹語雨催促着。

“現在,興德長老死了,但是他在雪宗裏頭,應該還有些黨羽。雪一老他們應該對這方面比較清楚。我們去找雪一老,叫雪一老他們把興德長老的核心黨羽招過來。到時候,我直接出手,直接鎮壓他們,逼-問出你父親的下落!”

南天說道。

“嗯,我聽你的!”

尹語雨半靠在南天身上。

救人要緊,容不得耽誤。

南天帶着尹語雨和小青出了地牢。

雪一老等四位統領長老,見到南天他們安然回來了,也是舒了一口氣。

南天直截了當地告訴了他們,興德長老已死,現在需要抓一些黨羽過來,問出關押尹清的地方,將尹清救出來,是當務之急。

雪一老他們自然是驚訝無比,不過,南天順手也將興德長老的屍體給拖了出來。

屍體在前,血淋淋的,讓人不得不相信。

雪一老等四人,在雪衛裏頭,地位尊貴,也是有足夠的影響力。

四人一齊發出邀請,果不其然,在自己的營帳裏頭,召集了一衆興德長老的黨羽。

其中,爲首的一個刀疤執事,更是興德長老的左右手。

雖然名爲執事,權利卻一些高級長老都要大許多。

刀疤執事等人,暫且還不知道興德長老已經死掉了。

刀疤執事朝着雪一老,冷喝道:“雪一老,你們四個,把我們叫過來,有什麼事情?”

“你們把尹清,關押在哪裏了?”

雪一老等四人,還未答話。

南天已經負手而來。

“哪裏來的野小子,我等議論大事,哪裏輪得上你插-嘴!”

刀疤執事說着,就要提着砍刀,將南天給砍死掉。

不過,刀疤執事的砍刀,剛剛拿出來,南天彈指一揮,就將他的百鍊鋼刀給崩斷掉了。

“我不喜歡別人,跟我動刀子!”

南天一步跨出,游龍身法,瞬間施展,近身上前,將刀疤執事摁倒在地上。

頓時,全場譁然!

興德長老的黨羽們,紛紛是召喚出機甲,準備進行戰鬥。

南天暴喝一聲:“都給我住手,安靜一點!”

話畢,一顆人頭拋空而上!

這顆人頭,赫然是興德長老的。

那些黨羽們,都是嚇了一大跳。

“興德長老已死!”

“你們這些黨羽,不想被殺,就趕快投降認罪!”

深情虐戀,寶貝,請原諒 “我殺你們如屠豬!”

南天厲喝道。

與此同時,南天趕緊是召喚了流星機甲,機甲月暈顯現而出。

“機甲戰皇!”

“你是機甲戰皇!”

刀疤執事嚇得瑟瑟發抖。

“帶我們去找尹清!”

南天冷聲道,流星寶劍架在刀疤執事的脖子上。

刀疤執事和興德長老一樣,都是貪生怕死,類似牆頭草般的人。

森冷的劍刃架在刀疤執事的脖子上,刀疤執事一害怕,什麼都交待了。

“不要殺我,不要殺我。我帶你們去找宗主!宗主,被關押在一隱蔽的地方,只有我和興德長老知道,你們可不能中途殺了我呀!”

刀疤執事,哆哆嗦嗦地說道。

“廢話什麼,快點帶我們去!”

南天劍刃一動,割破了刀疤執事的皮膚,一絲鮮血滲了出來。

刀疤執事發出殺豬一般的嚎叫聲,再也不敢廢話了,忙帶着南天他們去尋找尹清。

不得不說,興德長老和刀疤執事,也算是小心謹慎,竟然將尹清這個堂堂雪宗的宗主給捆綁在了一個隱蔽衣櫃裏頭。

這個衣櫃的材質也比較特殊,是用千年沉香木打造的,可以隔絕各類電子儀器的探查。

從衣櫃裏頭,將尹清給解救出來。

因爲,服用了有毒的湯藥,現在尹清陷入了深度的昏迷。

尹語雨看得心疼無比,拉着尹清連聲呼喚:“父親,父親!”

“父親,你醒一醒呀!”

尹語雨叫喊着。

可是,尹清依舊是昏迷着,沒有任何的反應。 南天上前一步,扣住尹清的脈搏。

“你父親應該是中了一種軟神散的毒藥。”

南天仔細地體察了一下,如是說道。

“軟神散?”

尹語雨對這個名詞,感到很是陌生。

雪一老若有所思,臉上煞白一片。

“我聽說過這種藥,這是一種惡毒的毒藥!”

雪一老神色陰暗。

“中毒者,會渾身乏力,提不起力氣來。嚴重者,更會永遠陷入沉睡。”雪一老緩緩地說道。

“這種毒藥很是古老,只會在一些古老書籍裏頭出現。興德長老,怎麼會有這種毒藥?”

雪一老神色詫異。

南天點了點頭:“沒錯,這種毒藥的來歷,很古老,在古武時代裏頭,這種毒藥就大名鼎鼎,專門用來對付一些武道強者。這毒藥無色無味,可溶於任何水質,摻雜在食物裏頭,非常的讓人防不勝防!”

“按理說,現在距離古武時代已經過去了這麼久遠,興德長老是怎麼尋找這毒藥的?我也是非常好奇!”

南天目光閃爍,微微有些遺憾,當初讓左行繆,直接做掉了興德長老。

尹語雨焦急地詢問道:“那麼,這種毒藥可否有解藥?”

雪一老,嘆了一口氣:“這毒藥尚且來歷古老,解藥更是找不到源頭!”

“宗主,恐怕要一直昏睡下去了。興德長老,好狠的心!”

雪一老憤怒無比

“那我父親豈不是沒救了!”

尹語雨哭泣了起來。

南天搖了搖頭:“不,軟神散,雖然號稱連神靈都能放倒,但是時間萬物,皆有陰陽,有毒藥就有解藥。”

傅少,請你消停一下 其實,此刻在南天的心裏頭,早已經是震撼無比了。

軟神散的誕生年代,具體來說,正是南天稱雄古武時代的那一時期。

製作出軟神散的家族,是古武時代的毒藥世家——茅氏世家。

在古武時代甚至有傳言,天下毒藥,皆出茅氏。

軟神散製作的配料和方法神祕無比,向來是家族嫡系內部祕傳。

現如今,興德長老還能夠找到軟神散,那就說明,古武時代威震天下的茅氏世家仍舊存在。

碰巧,南天當初和茅氏的老祖,尚且還有一些淵源。

“南天,你是說真的嗎?我父親真的可以救治?”尹語雨緊張地問道。

南天點了點頭:“是可以的。不過,不是現在。但是,尹兒姑娘,你且放心好了,軟神散是讓人陷入假死,活死人狀態的毒藥,短時間內並不致命,你父親的性命,並不礙事。”

“我這裏有一些生命之泉,你每日給你父親定時定量的服用,你父親的壽命,還會延長許多。”

南天說着。

南天一邊說着,一邊從生命之界裏頭,搬出了一大桶生命之泉。

隨後,南天又向雪一老等人詢問了一下,雪宗現在的狀況。

現如今的雪宗,內外憂困。

南天使用通訊器,將左行繆招了過來。

左行繆這個總管,目前對於解決雪宗危局,有很大的幫助。

南天告知了自己的意思。

左行繆一聽,自然是連連點頭,不敢有任何的違逆。

“不瞞南天城主,其實我們北水宗是準備趁火打劫,好好地截取一下雪宗的利益。”

“不過,南天城主您準備插手了,我北水宗必須要給面子!我這就去聯繫玄仙幫的幫主,他是我們北水宗的人,位列第八總管。另外,我北水宗的百萬弟子,也可以支援過來。隨時,可以幫助南天大人去打擊炎宗!”

左行繆說着。

南天點了點頭:“速去安排!”

“對了,你可知道軟神散?興德長老,手上怎麼會有軟神散,是你給他的嗎?”

南天向左行繆問道。

左行繆渾身一抖,眉頭緊鎖,思忖了片刻。

“南天大人,我的確給了興德那個老匹夫,不少毒藥,但是沒有軟神散。軟神散,是一種古老的毒藥,現在按理說早就失傳了纔對!”

左行繆迴應着。

南天臉色一冷,威嚴一喝,氣勢全開,向着左行繆呵斥着:“你不要騙我!”

龍鳳寶寶:總裁的獨愛 “否則後果,很嚴重!”

南天目光如刀,看得左行繆渾身寒戰。

“大人,天地良心,我絕對沒有騙您!”

左行繆匍匐於地,瑟瑟發抖。

南天剛纔用靈魂之力,感應了一下,左行繆的靈魂波動,不算大,剛纔所言,應該沒有騙人。

“我在浩瀚主星根基不夠深,你去幫我調查一下,最近這個興德長老,到底和什麼人接觸了!”

南天下令道。

“這個簡單,我這就去幫大人,辦得妥妥貼貼的!”

左行繆點頭哈腰地說道。

“行了,滾吧!”

南天揮了揮手。

左行繆的辦事效率,也的確是非常的高。

只過了一天,左行繆就匆匆來報,手裏頭拿着一沓資料,全部是關於最近興德長老的行蹤。

入骨暖婚:老婆大人有點萌 南天擺了擺手:“說說你的發現。”

左行繆抽-出-一份卷宗,緩緩地說道:“前些天,興德長老在路上,發現了一具男屍,從屍體上找到了一瓶毒藥。軟神散,如果不出意料地話,就是從那個屍體上找到的。”

“屍體?”

“擡上來,我看一看!”

南天眼前一亮。

興德長老偶然發現的男屍,很有可能,就是現如今,一名茅氏世家的核心子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