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景炎被她忽略個徹底,臉上的笑容再也掛不住。

別人忽略他,他可以不在乎,因為他在心裡認為,那些人不過是他腳底下的螻蟻,他心情不好了,可以隨便碾死他們。

可唐南楓不同。

唐家和王家實力不相上下,他是把唐南楓當成和自己對等的存在。

唐南楓無視他的存在,這是在蔑視他,他怎麼能容忍?

王景炎的臉色越發的陰沉。

顧老太太豈會看不懂他的臉色? 重生之幸福向前看 這個節骨眼,她可不想惹怒了王景炎。

顧老太太拉了下唐南楓,尷尬的介紹:「南楓,這位是景炎。」

唐南楓聽到老太太的話,這才正眼看了眼王景炎,道:「原來是王景炎,我剛才沒看到,原諒我的『眼瞎』。」笑嘻嘻的頓了下,又問:「王景炎,你不是應該在帝都嗎?怎麼跑到A市了?」

王景炎沉著一張臉,說:「我來A市辦一些事情,順便跟明珠商量婚事。」

唐南楓聞言,捂住嘴,故作驚訝的掏了掏耳朵說:「你說什麼?你要跟明珠商量婚事?我沒聽錯吧?王景炎,你已經剋死了兩個老婆,不好好的做你的鰥夫,又來禍害明珠!這我可不答應!明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給我離她遠遠的!」

她這話一出,顧老太太的臉色冷了下來。

方才被容子澈的事情沖昏了頭腦,她怎麼就忘記了,王景炎是怎麼樣一個人!

王景炎察言觀色本事早已爐火純青,注意到顧老太太臉色變了,就知道要壞事。

唐南楓三言兩語挑撥了他跟顧家的關係沒事,可他不能讓自己跟顧明珠的婚事黃了。

現在他王家已經同容、慕兩家宣戰。

顧家單方面退出,那他非但撈不到好處,還得惹一身騷。

王景炎義憤填膺道:「唐南楓,你說話注意點!什麼叫我剋死了兩個老婆,是她們命薄,自己死了,根本怪不到我身上!還有,你如果真的是明珠的好朋友,那為什麼顧家出事,你不肯伸出援手?」

王景炎說話,直切要害。

顧老太太發懵的腦子,回過神來。

唐南楓反駁道:「你怎麼知道,我不肯伸出援手?今天我來……」

「夠了!」顧老太太打斷了唐南楓的話,「南楓,景炎是我們顧家未來的女婿,他跟明珠的婚事,我已經同意了。你要是真的為明珠好,就別再說了。不然,我們顧家不歡迎你!」

顧老太太說話,絲毫沒留情面。

唐南楓沉默了下來。

王景炎挑釁的望著唐南楓,她就算再怎麼挑撥離間又怎樣?當初顧家落難,唐家沒有伸出援手,還反幫著容家對付顧家,僅僅這一點,足以讓顧家的人完全倒戈向王家。

顧老太太低聲道:「景炎,我們走。」

「顧奶奶你慢點,我們不著急。」

許你情深不晚 王景炎膩歪的說。

看著走在前面的顧老太太和王景炎,唐南楓深吸了一口氣,跟上他們的腳步。

她不怪顧老太太對自己的態度,因為,在顧、容兩家的鬥爭中,唐家的確令顧家寒心。

現在他們站在王家那邊,完全是唐家咎由自取。

可是……

千錯萬錯,她都不會看著明珠嫁給王景炎這個人渣。

顧老太太和王景炎走進病房,王景炎把買來的補品,放在了桌子上,走到床前,溫柔的將顧明珠的頭髮別到耳後。

顧明珠皺了下眉頭,別開臉不去看他。

王景炎一點也不在乎她的態度,他要的是她背後的顧家,等顧家到手了,他想怎麼對她,還不是一句話的事情?

王景炎笑著說:「珠珠兒,今天我們已經去檢察院,把你爺爺的事情說清楚了,應該就在這兩日內,你爺爺就能放出來了。」

穆先生,你不安好心 顧老太太也高興的說,「是啊,明珠,我親耳聽到沈鐸說的,你爺爺的案子已經重審了。」

顧明珠冷漠的臉上,終於恢復了一絲笑容。

顧老太太見她露出笑臉,心情更加舒暢,指著桌子上的補品,說:「這些都是景炎給你買的,等下我讓家裡的傭人給你燉了,你好好的養好身體,別再想那麼多了。」

「嗯。」

顧明珠輕輕的應了一聲。

王景炎說:「珠珠兒,你想吃什麼,儘管跟我說,我去給你買。」

顧明珠聽到他說話,好不容易露出的笑臉,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顧老太太怎能不知道孫女的心事,不由得在心裡暗暗地嘆了一聲。

「叩叩。」

門口響起敲門聲,房間里的三人看向門口。

只見唐南楓站在門口。

顧老太太擰了眉頭。

顧明珠看到唐南楓,卻是沒有任何芥蒂,她分得清唐南楓和唐南適,在顧、容兩家的事情上,唐南楓偏向誰,她知道。可唐南楓終究敵不過唐南適罷了。

「南楓,你來了,進來吧。」

唐南楓走到病床前,認真的看了一眼顧明珠的臉色,說:「氣色看起來好多了,上次見到你,臉色白的跟紙似的,我還沒見到過你那樣,可把我嚇壞了。」

顧明珠笑了笑:「你放心,以後不會再嚇著你了。」

「嗯,那是,再嚇我一次,我這條小命就沒了。」唐南楓故意擠到王景炎旁邊,用屁股一懟,把他懟到了旁邊,自己霸佔離顧明珠最近的位置。

顧明珠注意到她的小動作,心裡暗覺好笑,面上卻沒有露出任何異樣。

王景炎被懟了一邊,臉色綳了起來。

這個唐南楓處處跟他做對,看來,他不得不提防,免得她壞了他的好事。

顧老太太對唐南楓不滿,可看這明珠跟她聊得開心,也只好忍著。

唐南楓狀若無人,繼續同顧明珠說話。

兩人說了一個多小時,還沒停下來的意思,王景炎待得無聊,說:「我出去走走,等下回來。」

顧老太太聽他要走,忙去送他。

唐南楓見兩個人都出去了,起身把病房裡的門反鎖,以免顧老太太回來。

回過身,唐南楓肅了一張臉,說:「明珠,你真的打算跟王景炎結婚?你難道不知道,他是一個人渣?」

顧明珠臉上的笑容漸漸的消失,雙眸亦冷了下來:「我不跟他結婚,還能找誰?南楓,我們顧家的情況,你不是不知道,我如果不找別人,不出兩日,顧家就會家破人亡。」

「明珠,我有辦法,讓容家和慕家放過顧家所有人,只要你願意不再針對容家。」

顧明珠唇角浮起一抹暗沉和譏諷,「南楓,你是來做容家和慕家說客嗎?」

「當然不是,我是為了所有人好,最主要是為了你。明珠,王景炎他不是你的Mr.Right。你跟了他,你一輩子都會毀了!現在你有機會和解,為什麼不抓住機會?」 第1022章情愛是毒

迎上唐南楓關切的雙眸,顧明珠心裡卻是無可遏制的燃起了怒火,「南楓,你問我為什麼不肯抓住機會。好,我告訴你為什麼,因為我跟容家的仇怨,不是他們肯放了顧家的人就能了結的!我現在只要閉上眼睛,就能想到,容子澈親手往我身體里注射毒品時的場景。」

「你知道硬生生被奪去孩子的那種感覺嗎?不,你不知道,這世上,從來沒有感同身受!你要是知道我的感受,你就不會跟我說出這番話!」

「明珠,你別生氣。容子澈,當時也不知道,不是你害的溫如意……」唐南楓見她激動,解釋道。

顧明珠冷笑一聲,咬著牙道:「他怎會不知道?我當時明明白白的告訴他,溫如意的事情不是我做的,可他不肯罷手!他沒有一點遲疑,硬生生的奪去了我的孩子!我知道他不愛那個孩子,可哪怕是他不認識的女人懷的孩子,他也不會不查清楚事情,就下那麼狠得手!」

「他會下狠手,不過是借著那個機會,剷除礙溫如意眼睛的孩子!」

顧明珠話到此,激動的緊握雙手,「從失去孩子的那一刻起,我發誓,哪怕自己死了,也要把容子澈拖入地獄。我爺爺、我父母,還有我孩子的仇,我都會替他們一一的還給容子澈!你讓我收手,除非你把容子澈殺了!」

唐南楓被她眼裡透出的濃濃的恨意駭到,一時語塞。

顧明珠透過唐南楓的眼睛,看到自己扭曲的面容,緩緩地閉上了眼睛,無力的說:「南楓,我話盡於此,王景炎無論圖謀的什麼,我都會嫁給他。你若是還替容子澈說話,我顧明珠只當沒你這個朋友。」

唐南楓聞言,終於從震撼中醒過來,低了聲說:「明珠,對不起……」

顧家出事,她沒有伸手;容子澈迫害明珠,她沒幫她報仇。

如今為了四哥,她還替容家遊說……

她嘴上說把明珠當朋友,可做的事情哪件是真的站在明珠這邊呢?

唐南楓心裡生出內疚。

顧明珠輕輕的搖了搖頭,說:「你不用跟我說對不起。我累了,今天就到這裡吧。」

唐南楓唇瓣動了動,想要說什麼。

可話到嘴邊,化為了嘆息。

「我走了,你好好休息,我改日再來。」

唐南楓回頭看了一眼顧明珠,見她閉著眼睛,不願意再說話的模樣,有種說不出的難過。

記憶中,顧明珠還是鮮衣怒馬,恣意逍遙的女大校。

如今,卻因為情愛,成了這般面目全非的模樣……

情愛這東西,當真是毒。

她寧肯與一個人相敬如賓,無愛無恨的度過餘生,也不願意沾惹情愛這東西。

打開病房的門,恰好撞到顧老太太抬著手欲敲門的姿態。

顧老太太滿肚子的怨氣,想要質問唐南楓鎖門幹嘛。

可看著她紅通通的雙眼,又把話咽了回去。

唐南楓也沒心思跟顧老太太說什麼,微微的點了下頭,便掠過她走了。

出了醫院,唐南楓找到自己的車,坐進駕駛座,拿了紙巾擦了下眼角的淚光,將身體擲到車椅里,腦海里想著所有的事情。

她不想傷害明珠,可也不想再讓四哥泥足深陷。

原本,她打算說服明珠,讓明珠和王家斷交,自己去解決顧家的事情。

可明珠不肯對容家罷手,這條路子行不通。

她只能施行另外一個計劃了——找人把容子澈那些資料偷出來。

容家落在王景炎手裡的把柄,不過是容子澈害明珠的那些資料。若是沒有這些資料,那王景炎就沒辦法再針對容家。而慕洛琛已經答應,不再對付顧家的人。如此,接下來顧家和要把顧家的人撈出來,兩家就勢均力敵,顧家想對容家下手,也沒那麼輕易地的手。

只是這麼做,有一個難點,怎麼從王景炎那隻騷狐狸手裡,拿到資料。

還有就是……即使拿到了資料,解救了容子澈。

她這麼做,大抵又要對不起明珠了。

假如明珠知道了,是她做的,她們這輩子再也做不成姐妹了吧。

唐南楓忽然有種挫敗和傷感。

從小到大,她都是順風順水,這一次是她第一次感覺到不是事事都能雙全。

唐南楓一個人靜靜的待了很久,拿出手機,撥了一通電話。

「喂,阿光,安排一些人,去王景炎那裡,把資料偷出來……」

開弓沒有回頭箭,從送走溫如意的那一刻起,她就沒得選擇了。

哪怕再不捨得明珠,她也只能對不起她。

不然,事情只會比現在更加糟糕。

另一邊。

慕洛琛和唐南楓分開后,給容家那邊打了一通電話。

接電話的是容家的管家。

慕洛琛吩咐他:「子澈這幾天沒辦法回家,家裡你安排好。還有,告訴如意和月兒,子澈跟她們說一聲對不起,他回去會補償他們的。容叔跟容阿姨,我會親自去醫院通知他們。」

「慕少放心,家裡我會安排好。」 夫君他是個演技派 管家說,「不過少奶奶去醫院了,我暫時聯繫不到她,慕先生去通知先生和太太的時候,順便告訴少奶奶一聲吧。」

慕洛琛說:「嗯。」

結束了通話,慕洛琛開車向仁和駛去。

快到醫院的時候,葉簡汐打電話過來,問他中午準備吃什麼。

慕洛琛說了幾道菜。

葉簡汐說,好,等著你回來。

慕洛琛聽著她的聲音,充斥著陰霾的心,緩了一些。

一路說到病房門口,慕洛琛掛了電話。

邁步入病房,慕洛琛看到容父和容母,低聲打了招呼。

容母一臉憔悴的站起來,說:「洛琛,你來了,坐。」

請慕洛琛坐到沙發上,容母倒了一杯茶。

慕洛琛說了聲謝謝,看著容老爺子的方向,問:「容爺爺還沒醒嗎?」

「沒有。」 重生之雲綺 容父悲傷的搖了搖頭,「上次下毒,雖然沒喝下多少,也及時的洗了胃,但醫生說老爺子身體支撐不住,只怕……」

接下來的話沒說,可在場的人都知道他的意思。

容老爺子的情況本就不容樂觀,經過這一次折騰,只會更加糟糕。

慕洛琛雙手握住杯子,默了片刻,開口道:「容叔,容姨,這幾天子澈有些忙,無法來醫院這邊。他讓我來告訴你們一聲,你們照顧容爺爺,也別忘記照顧自己的身子。」

「阿澈他去做什麼?顧家的事情,不是了結了嗎?」

容母有些擔憂的望著慕洛琛。

「他做什麼,沒跟我說。不過是要緊的事情,容姨,你放心,子澈已經大了,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不應該做什麼。」

容母聞言,低低的嘆了一聲。

子澈什麼都好,唯獨不能沾溫如意,碰到溫如意的事情,他就容易腦子發熱。

她怕的是,子澈又做糊塗事。

同時,她也明白,慕洛琛為容家做的事情已經夠多了,不能事事都麻煩他,所以沒再多問。

容父說:「麻煩你了,洛琛,等我們家老爺子的事情定下來,我跟阿音一定請你還有簡汐,好好吃一頓飯。」

「容叔客氣。」慕洛琛態度恭謹的說了句。

靜了一會兒,慕洛琛又道:「容姨,如意在隔壁嗎?子澈讓我給她帶幾句話。」

容母搖了搖頭,「如意沒來,她不是在家裡嗎?」

「沒來?怎麼會?我給容管家打了電話,他告訴我……」

話說到一半,慕洛琛意識到事情的不對,放下水杯,站起來往外走。

到了隔壁的病房,推開門,見裡面空蕩蕩的。

慕洛琛的心瞬間如墜冰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