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眼皮阿sir道:「到了局子里再說!」

我這還是頭一次來到警察局,這種感覺像是大姑娘上花轎,頭一回啊。

我直接被帶到了審訊室。

審訊室還有兩人,我一看……哈哈哈哈哈!天道好輪迴,蒼天饒過誰!清雨姐姐和皇甫老師也被請來喝茶了!

頓時我的心情大好!

哼!叫你們坑我,這下遭到報應了吧!

清雨搶先說:「阿sir!你們聽我解釋啊!全是顏漠裝法師的!不是我裝的,跟我沒有一點點的關係啊!」

去!

這麼快你丫的就把自己撇得一乾二淨?

你要不要臉!!

什麼叫全是我裝法師的!好像不是你叫我裝的一樣!

你的節操呢!

皇甫老師埋怨的看了一眼清雨姐姐,道:「清雨,你別胡說!」

我頓時一臉激動的看著皇甫老師!

皇甫老師您果然是正義的小天使,知道我是冤枉的,是你們叫我當法師的啊!

果然,皇甫老師才是真正的正人君子!

皇甫老師殷切的看著兩位阿sir,道:「兩位阿sir,讓顏漠裝法師全是清雨的主意啊!跟我沒有一點點的關係啊!」

我去!!

媽噠!

皇甫老師您這麼睜眼說瞎話真的好嗎?

這真的跟您沒有一點點關係嗎?

讓我裝法師明明是你們兩個的主意啊!

清雨大怒,道:「皇甫老師,你幹嘛坑我?我坑你了嗎?」

皇甫老師:「大難臨頭各自飛,誰管的了誰!別說了,一切都是你們兩個做出來的,與我沒有一點點關係!阿sir,你們一定要相信我啊!」

我次噢次噢次噢!

兩個考古精英在這裡掐架真的好嗎?

你們真的不嫌自己丟人嗎?

你們的人設是不是崩了啊!!哦,對哦,你們的人設早就崩了……

單眼皮阿sir不耐煩道:「吵死了!再吵每人打幾下警棍!」

靠靠靠!!

阿sir你說的每人包括我嗎?

我可沒吵啊!!

雙眼皮阿sir道:「誰告訴你們抓你們來是因為這個姑娘冒充法師的啊?」

我如釋重負……

不是就好……

清雨姐姐和皇甫老師也如釋重負,紛紛慈愛的看向我,清雨道:「哈哈哈,我就知道顏漠同學不會做出那種事的,一定是誤會,果然是我的好朋友啊!」

滾滾滾!!

誰是你好朋友!

哪兒涼快哪兒待著去!

本姑娘沒有你這種見風使舵的朋友!

皇甫老師也沉靜的看著我,眼神似乎寫著『少女,我認可你了』,道:「我相信顏漠同學。因為我們是同伴嗎!」

清雨:「對,我們是同伴,我們是不會放棄顏漠的。」

滾滾滾!!

剛才你怎麼不相信我啊!剛才你似乎一個勁的把髒水潑在我身上呢!還說和自己沒一點關係……

還有,什麼『因為我們是同伴』這種中二的話就不要說呢!

這一股撲面而來的島國熱血動漫的既視感啊!這句話出現在島國熱血動漫里的頻率不要太高哦!光是我看過的島國動漫,只要是熱血的比如《火X忍者》、《海X王》、《死X》、《銀X》等等,基本是都會有人說這種話啊!

單眼皮阿sir接著道:「我們抓這個叫顏漠的姑娘主要原因是她涉嫌綁架十幾名少年少女。剛才你們說她是你同伴?這麼說……」

我擦嘞!!

阿sir您說什麼?我綁架十幾名少年少女?

阿sir您不是吃錯藥了嗎?我為啥要綁架那麼多人啊?

你給我個理由啊!

單眼皮阿sir狐疑的看著清雨和皇甫老師,彷彿再問:「你們是不是她同夥?!」

清雨:「不不不不不不!人是顏漠綁的,跟我沒關係!!」沒多久,一個女警抱著一個檔案袋走了過來,好奇的看了看蕭老頭然後對那位局長說道:「局長,這兩個小孩跟那幾起案件受害人出生時間一模一樣。」

蕭老頭指著其中一名男孩對局長說道:「你馬上安排人帶我們過去他家附近,同時你們也要安排些便衣輪流守著他家附近。」

局長點了點頭,然後馬上吩咐司機開車帶他們去兇手的下一個目標家附近。

郊區某條街上,因為天空下著小雨,路上行人越來越少。

一家早餐……

《南派走山客》第一百七十二章·陰陽傀儡術再現 我:滾滾滾!!誰告訴你我綁架人了!!不要隨便幫我把罪名擔下來啊!

皇甫老師:「不不不不!一切跟我沒關係,我和顏漠不熟,誰是我同伴啊,反正顏漠不是我同伴!!」

我擦!皇甫老師您會不會太過於不要臉啊!

剛才你還說你是我同伴了,現在你一臉寫著『我跟顏漠不熟』的表情是腫么回事?!

這麼焦急跟我劃清界限嗎?!

「阿sir,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會有十幾名少年少女失蹤?您能詳細的跟我說說嗎?」我坐下來問道。

雙眼皮阿sir看了看清雨和皇甫老師,道:「你們也坐。」

他們兩人很有默契的選擇離我比較遠的位置,我冷冷的掃了他們一眼。

清雨:「對不起,我們不跟綁架犯走的近。」

皇甫老師:「沒錯,我跟顏漠不熟。」

我:「……」

單眼皮阿sir簡單的跟我說了一下,根據村民報警,全村有十幾個少年少女全部失蹤,事情是這樣的。一個叫顧傑的少年失蹤了,我去找顧傑,找到返回途中遇到了那群十幾歲的小傢伙們,他們在山鬼廟找顧傑,卻在山鬼廟發現一個不明生物,於是他們就想要燒死那種不明生物。

不料我把他們所有人狂揍了一頓。

阿sir說到這兒,手敲著桌子,問:「你一個快要二十歲的成年人,欺負那些十幾歲的小孩子,你要不要臉啊!你怎麼能這麼以大欺小呢!」

清雨和皇甫老師紛紛點頭,表示贊成阿sir的話,道:「對對,真是不要臉,真是以大欺小。」

我:「……」嚶嚶嚶!我只能打得過小孩紙啦!

再說了我也不過才十八周歲而已。

單眼皮阿sir接著痛心疾首道:「你說你是不是喪心病狂?」

清雨和皇甫老師紛紛點頭,表示贊成阿sir的話,道:「是是是,真是喪心病狂。」

我:「……」我怎麼就成喪心病狂呢?

單眼皮阿sir接著痛心疾首道:「那群可是祖國的花朵,你說你是不是沒人性?」

清雨和皇甫老師紛紛點頭,表示贊成阿sir的話,道:「是是是,真是沒人性。」

我:「……那個,我覺得我其實也算是祖國的花朵。」

單眼皮阿sir接著痛心疾首道:「祖國沒有你這種殘暴的花朵,你說你是不是殘暴的花朵?」

清雨和皇甫老師紛紛點頭,表示贊成阿sir的話,道:「是是是,真是殘暴的花朵。」

我:「……那個,我覺得我其實不算殘暴。」

單眼皮阿sir接著跟我們說案情,那群小孩拿山鬼廟的蠟燭、紙團想要燒那個怪物,還順手拿山鬼廟裡的器皿砸怪物,不料怪物被我護住,小孩們只能回去了,沒想到火點著了山鬼廟的帷幔,大火紛紛,這一把火居然燒了大半個山鬼廟。

第二天村民發現山鬼廟被燒了,逼問自家孩子就知道事情的經過了,於是憤怒而又迷信的村民怕山鬼降罪就叫那群孩子去修山鬼廟,然後一直沒回來。

我點點頭,問:「他們沒回來,為什麼是我涉嫌綁架他們?」

雙眼皮阿sir道:「說不定是你被他們打了,心有憤怒,所以下黑手。」

阿sir你正常一點好不好!!

你能不能不要搞笑啊!明明是我揍他們,怎麼是我被他們打了!拜託你仔細看案卷好不好!是我揍他們啊!

我道:「不可能,那麼多的孩子呢,我怎麼可能綁架的了這麼多的人,還有,你們不要調查調查那群孩子想要燒死的那個怪物嗎?」

阿sir:「這有什麼好調查的,應該只是一個畸形兒吧。」

我……

不是畸形兒啊!是妖怪,真妖怪啊!

你們作為警察,這麼隨意放過一條可能是重要線索的線索,這有真的好嗎?真的對得起你們的職業嗎?

好在我這幾天都有人證,第一天在那個旅店休息的,在哪兒吃飯的,我都說了,最後阿sir也相信不是我綁架的。

於是阿sir就放了我,我也能自由活動了。

豪門豔:澀女時代 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山鬼廟似乎的確被燒了,那麼那群孩子到底在哪兒呢?

我跑到山鬼廟看看,隱隱約約記得那群小孩砸厭父的時候,有的小孩是用地上的石頭,有的是用供桌上的器皿,香爐、祭品盤子、燭台之類的,後來蠟燭還點燃了帷幔……換句話說,山鬼廟被那群熊孩子毀的差不多了……

我去!!

這個案子我怎麼破啊!!

我是名偵探嗎?

不是啊!

看了一地的案發現場,……完全沒有頭緒啊!!

清雨:「啊啊啊啊!這些可都是文物啊!!我們要考察的山鬼廟啊居然被那群熊孩子給毀了啊!!」

皇甫老師:「可不是嗎!這些可都是無價之寶啊!是古代勞動人民的結晶啊啊啊!!!」

「你們在懊惱什麼!趕緊找人啊!那群孩子都失蹤兩天多了,再不找,他們萬一出了意外呢!」我咬牙切齒道。

清雨:「那種事交給阿sir就可以了。」

呵呵,我就知道你不打算找!

算了,勞資自己來!勞資對考古沒興趣,對這個山鬼廟也沒興趣!

一個人完全想不出所以然來。

我走出山鬼廟,對著空山大喊:「厭父,你出來!三個願望還作數嗎?」

大山:「……」

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厭父應該不在這裡。

三個願望說不定是機不可失失不再來的!

果然當初不該叫他別跟著我的……

(╥╯^╰╥)

正當我懊惱間,無奈轉頭打算回去,就看到一人站在不遠處沖著我笑,那人穿的衣服還是我的法師道袍。

我……

厭父?

你居然真的出現了!

你居然真的願意做我的苦力?

真是誠實守信善良的好妖怪啊!好想給你頒發一個三好妖怪的獎狀腫么辦?

上次我高冷的對他說『別跟著我了』,現在就求他幫我查案,會不會過於不要臉了?

鄙視自己,鄙視自己!!

即使非常非常鄙視自己,但我還是裝出一派淡定的神色,若無其事的走過去,問:「你怎麼來了?」

……我太不要臉了,明明是我剛才大喊厭父名字的……蕭老頭破了那個神秘黑影的陰陽傀儡術之後,兩人和幾個警察在附近搜尋了半天無果。

鬼醫提議使用圓光術來搜尋,蕭老頭笑著點頭答應了。說干就干,蕭老頭馬上就準備起壇。

約莫半個小時后,一張八仙桌擺在蕭老頭蹲點守候附近的一個最高的天台上,桌上除了擺了香,燭紙外,更擺著一個銅盆。盆里是滿滿的一盆淡紅色的液體。

鬼醫看了看蕭老頭食指上的繃帶,會心一笑:「你起壇吧!我給你護法就是」

只見蕭……

《南派走山客》第一百七十三章·鬼樓 厭父:「你回到山鬼廟的時候,我就一直在你看不到的地方。」

嚶嚶嚶!

極品修真強少 妖怪好變!態啊!

原來我看不到的地方有一雙眼睛盯著我!!

好可怕啊,怎麼辦?

我問道:「那你為什麼不出來?」

厭父:「不是你讓我別跟著你的嗎?」

我屮艸芔茻!!

因為我叫你別跟著我,所以你就偷偷跟著我,不讓我發現你在跟著我?!

妖怪的邏輯好奇葩啊!!

我扶額,淡淡笑著,問:「你是不是一直都生活在大山裡?沒怎麼和人交流過呢?」

我感覺我和這隻妖怪已經不能溝通了!

我們之間的不是代溝,不是溝,是海,是寬闊無比的海啊!!

厭父一邊走著,一邊道:「我的確沒怎麼和人交流過,因為我很怕人類。……你除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