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光是郎青義,沈芸等人也都是焦急萬分的看著。人群當中只有蔡佛木訥的搖頭,毫不理會這些東西,冷冷說道:「不是最好的,我能夠分辨出來,我們的東西才是最好的,最好的。」

蔡佛的話,讓楊柏也點了點頭。楊柏也知道,就算福田三郎利用基因技術,弄出那些黃瓜,甚至人造出相當靈氣的能量,可實際效果對於武者來說收效甚微。

人造人蔘能夠跟野生人蔘相比嗎?

「楊柏,請你們金鯉農場立刻出去!」梁博涵等人依舊說著,而此時的福田三郎看著楊柏陰陰的笑著,那得意的模樣,讓楊柏目光也越發冷了起來。

「有本事,你們就來。」楊柏突然拿起一個椅子坐在展區的前面,直接就坐了下來,那冷酷的目光,嚇得梁博涵等人就是一愣,趕緊倒退。

「你,你要幹什麼?」梁博涵本來就是硬著頭皮,看到楊柏不走,也覺得相當難辦,畢竟四周都是紅衣衛,真要激怒了楊柏,這個農產品大會也就別辦了。

「楊柏,你這個大師,就是一個土包子,別丟人了,趕緊滾蛋吧。」就在這時候,二樓的夏侯良也站在走廊之上,輕蔑的看著楊柏。

楊柏一句話都沒有說,突然回頭看著蔡佛淡淡說了幾句,蔡佛眼珠子一亮,猛的拿起電飯鍋跑向後面。

「夏侯良,福田三郎,我會讓你們明白,金鯉農場到底神奇在哪裡?」楊柏的聲音,讓夏侯良哈哈狂笑起來。

而此時圍繞在福田公司的企業越來越多,大家都在訂購福田公司的產品。甚至那些跟楊柏取消合同的人,也都紛紛去福田公司那邊。

津門玲瓏集團的人也前往福田公司,正跟福田公司火熱的洽談。整個農產品大會,完全都被福田公司帶動的火熱起來。

「你們知道嗎,金鯉農場花了一千萬,買的展區的位置。結果遇到福田公司,他們剽竊福田公司的農產品,這些可出名了。」

眾人議論的聲音在四周傳來,這讓劉飛等人滿臉通紅,這完全都是氣的。而此時那些省城的世家,也都退到一邊,也都不知道楊柏為何還要堅持。

郎青義也坐在楊柏的旁邊,看到對面的人群滾動,而這邊冷冷清清,這樣的一幕,讓郎青義一直長嘆。

「楊柏,我們走吧,今天我們認栽了。」郎青義勸楊柏,沒人能夠相信楊柏,這讓郎青義有點後悔,不應該讓楊柏參加什麼農產品大會。

身後的沈芸和李紫嫣也低著頭,凌然集團的人,也都在議論。尤其對面一些人正在採購福田公司的西紅柿,也是要做面膜,這樣的情況,會讓紅果面膜的全國市場被佔領,這也讓沈芸憂心忡忡。

就在大家都在焦慮,而福田公司卻在得意的時候。金鯉農場展區的後頭,突然傳來一股特殊的香味。

米香四溢,這種味道,彷彿立刻就衝進每一個人的鼻孔。展區當中所有人,就算議論的滿頭大汗,等聞到這樣米香,都感覺精神氣爽,重新恢復了活力。

「這,這什麼味道?」幾乎所有人都統一的動作,都動了動鼻子,努力的聞著這股味道,而這股味道特別的濃郁,多聞一口,渾身都越發舒服。

甚至人群當中,那些上歲數的老者,問道這股米香,居然驚訝喊道:「我,我怎麼感覺我年輕一些,我的腿腳都不疼了,這到底怎麼回事?」

展區上空,瀰漫著香味,這樣的味道,吸引眾人的感官。前方擠著的人群,慢慢的都回頭看向金鯉農場。

「是從金鯉農場那飄來的,這股米香,怎麼那麼好聞,而且我覺得身體都在改變?」不光那些普通人被這股香味吸引。

那些武道世家的人,問道這股香味都要瘋了,猛的朝著金鯉農場就跑了過去。要知道這些人聞著米香味,經脈當中的能量在慢慢提升。

這些人未必都是內力高手,可是遊走在經脈的氣力卻在逐漸的提升,彷彿只要多吸收這些米香,或許未來有一天,一定能夠在丹田內匯聚強大渦旋,成為內力強者。

「我的丹田?」離著近的郎青義也站了起來,情不自禁的回頭張望,也想看到這股米香是從哪傳來的。

郎青義丹田馬上就要突破,相當激動。洪家等人也都聞著,也都紛紛聚集在一起。此時展區的所有人都看向楊柏的金鯉農場。

「八嘎,你們都怎麼了,這是什麼味道?」福田三郎也震驚起來,聞著這股香味,福田三郎說的口乾舌燥,也感覺舒服無比。

「楊經理,這,這是什麼?」人群當中有個胖子實在忍不住,看向坐在椅子上的楊柏。而此時的楊柏頭也不抬,指向福田公司的方向。

「你們去問福田公司,或許人家又有這樣的產品。明明是我們金鯉農場產品,用基因技術仿製,就覺得能夠仿製出我們金鯉農場每一個產品嗎?」

楊柏的話,讓眾人就是一愣。此時這些人都被米香吸引,都聚集在金鯉農場的展區面前,都使勁的聞著。

「福田社長,到底是什麼?」這些人還是相信福田三郎,可是福田三郎知道個屁,福田三郎也想弄明白,尤其福田公司那些手下,也都是練武的,也都興奮的想要衝過去,得到對面的東西。

福田三郎不說話了,楊柏卻淡淡說道:「福田三郎,你不是說我們金鯉農場有的,你的有嗎?」

「福田三郎,今天我就讓你明白,我們金鯉農場最神奇的,你永遠無法仿製。你們福田公司,就是最無恥的,明明是我們華國的寶物,非要弄成你們基因產品,令人噁心。」

楊柏的話,讓眾人發出驚呼聲,這些人剛才都相信福田公司,可是看到金鯉農場散發的米香,都有點冷靜下來。

「怎麼回事?金鯉農場這邊,到底弄出什麼東西,怎麼這麼好聞,這是什麼米?」已經有人盯著蔡佛背後的電飯鍋。

「八嘎,楊柏,你說什麼?我們才是最正宗的,你們別相信他們。 重生學霸女神 我們福田公司,也有早稻米,不信你們也看看?」

福田三郎一揮手,福田公司的早稻米,以前大家都知道。可是當福田三郎拿起早稻米的時候,楊柏的右手突然高高舉起,一粒粒猶如水晶的大米灑向左手。

嘩啦啦的聲音,清脆無比,吸引眾人所有的目光。這些來自全國各地的人,從來沒有看到過這樣的大米。

「這是我們金鯉農場的靈米,裡面蘊含特殊的能量。這樣的能量,我相信一部分人最需要?我們農場的東西是最好的,天下最好的。你們一直不相信我們,可你們問問福田公司,這樣的靈米,他們有嗎?」

楊柏已經站了起來,背著雙手看著福田三郎。此時那些簽訂合同的人,也都看向福田三郎,畢竟福田公司一直剛才說金鯉農場剽竊福田公司。

「好的,就是好的。基因技術能夠仿製,可是讓福田公司給我弄出靈米?福田三郎,你太自以為是,以為得到我們金鯉農場的產品,就能夠仿製出來?」

「八嘎,別聽楊柏胡說,什麼靈米,能夠有什麼用。這樣的東西,我們早晚有一天,也會弄出來。」

福田三郎最後一句話,讓眾人突然驚呼起來。這時候一些人終於明白,這情況不對,福田公司早晚有一天會弄出來,這就說明現在福田公司弄出來的東西,都是人家金鯉農場的。

福田三郎說完就意識不好,可是此時蔡佛的電飯鍋已經開啟,就看到熱氣騰騰米飯,升起一道道白霧,白霧當中彷彿呈現異象一樣。

一股股更加濃郁的香味,讓郎青義趕緊吼道:「楊柏,給我一碗,我要突破了。」郎青義的話,讓洪良義等人也都震驚了,這樣的味道,也讓洪良義紅光滿面,家傳的功法也要突破一樣。

「蔡佛,給我們金鯉農場的客人,一人一碗,就在這裡吃,當著福田公司的吃。」楊柏的話,讓蔡佛點了點頭,此時蔡佛看到鍋里的靈米,都要虔誠的跪了下來。

這樣的靈米,可是蔡佛一輩子的追求。碗中的靈米,每一粒都猶如藝術品一樣。散發的特殊的香味,入口即化。

蔡佛把一碗碗飯,遞給郎青義和沈芸等人,而這時候洪良義也看到蔡佛遞來飯,也看向楊柏。

「你們是農場的朋友,這碗靈米飯,就答謝你們今天的出手相助。」楊柏淡淡的說著,這讓這些武道世家的人,紛紛抱拳,同時一個個吃著靈米。

「我,我突破了!」郎青義體內的紅塵功在吃了一口靈米,就已經突破。這讓郎青義猛的長嘯起來,讓人群當中其他武道世家的人,都羨慕而火熱的看著楊柏。 「需要我派人跟著你……」

「不需要!對方讓我一個人過去。」凌辰直接打斷了沈珏的話。

可是他一個人拿著五十萬過去,會不會太過危險?趙以諾的心裡有些擔憂,「顧忘,要不然,你派幾個人跟在他後邊。」

「放心吧,我心裡有數。」說著,顧忘便直接出去了。

看著顧忘和趙以諾如此忙碌的模樣,上官娜娜心裡有些氣憤,不過很快,她也便看開了。是啊,還有什麼比友情更加重要的呢?或許,那個李玲當時真的是因為有什麼苦衷,才會陷害趙以諾。

「你就別折騰了,你男朋友說了,他今天會帶著五十萬來找我。」房間里,男人大聲喊道,語氣里有一絲興奮。

啊呸!五十萬!他也配?李玲惡狠狠的盯著面前的人,心裡很是憤怒。

「你休想!我告訴你,那五十萬,你一定拿不到!」她大聲吼道。

呦呵,這個臭女人還挺有一套啊,想賴賬?那是絕對不可能的!男人逐漸靠近她,眼睛里閃過一絲寒光。

「你給我閉嘴!否則,那就別怪我對你無禮了。」

他還要威脅自己?李玲冷笑了一下,表情很是不滿,就他這樣的男人,能做成什麼大事兒?整天也不過只是過日子罷了!

「你放開我!否則……」

「啪!」還沒等李玲把話說完,男人便直接給了她一巴掌,一下子,李玲的臉上,通紅一片。

她緩緩抬起頭,死死地盯著面前的人,表情很是兇狠陰冷,這個該死的人,竟然敢打她!

「叮叮叮!」

手機響了,李玲看著桌子上的手機,緊緊握住拳頭,心裡很是著急不甘,凌辰,你絕對不能上當啊。

「到了?很好!你必須保證你是自己一個人過來的,否則,我就直接將她殺了!」男人故意說道。

「凌辰!你別過來!你快走!」突然,李玲大聲喊道。

聽到她聲音后的凌辰,心裡很是激動,著急地說著,「你放了她,我就給你錢!」

可拉倒吧!他還把自己當成三歲小孩呢!

「不行!你先把錢而給我,我再放人。」男人的聲音,不容置疑。

最後,出於無奈,凌辰只好聽從男人所說的話,將錢放在了對方指定的位置。

「呦,看來,還是你的男朋友疼愛你啊,剛給他打完電話,他就著急湊錢,要將你救出去,你還真的應該感謝他。」男人一邊說著,一邊將李玲扶起來,走出房間。

當凌辰看到李玲的那一瞬間,他的整顆心都碎了,是的,此時的她狼狽不堪,看起來很是憔悴和疲憊。

「李玲,沒事兒,我來接你回家了。」凌辰立即說道,勸慰著她。

在看到凌辰的那一瞬間,終於,李玲忍不住了,一個勁兒的哭了起來。

「行了,別哭了,哭什麼哭,人家都已經來接你了,走吧!」說著,男人一個用力,直接將李玲推了過去。

當然,在此之前,他已經做好了十足的撤退準備。

那五十萬,已經被別人取走了,而他,只需要一個轉身,就可以鑽進後邊的車子,直接撤離。

「咚!」許是因為太過用力,李玲被直接推到了地上。

「沒事兒吧?怎麼樣?他有沒有傷害你?」凌辰輕輕撫摸著她的頭髮,趕忙問道。

此時的李玲,已經感動的說不出一句話,只是一味地搖頭,沉默著。

很快,車子已經駛離原地,只剩下李玲和凌辰兩個人。

對方只是想要錢,並不打算要李玲的命,自然在得到那五十萬以後,也便直接身退了,可是他又怎麼會想到,其實,顧忘的人已經在半道兒上等候他多時了。

「我沒事兒,你放心吧。」李玲哽咽著回答。

「大哥,他們已經來了。」車子里,山貓舉著個手機,低聲說道。

「大家趕緊就位,目標已經接近我們,隨時準備。」顧忘冷冷的說著,終於,車子出現在他們的周圍。

「你們是誰?到底想要做什麼?」那個綁架李玲的男人驚恐的看著顧忘他們,顫抖著聲音問道。

「我要五十萬!」顧忘直截了當的回答。

什麼?五十萬?男人愣了。

他怎麼會知道五十萬的事情?還是說,他和那個凌辰是一夥兒的?該死的,他們竟然玩這一招!

男人將手裡的手機狠狠扔在了地上,臉上很是陰冷,「這五十萬,是我應得的,你們休想從我手裡拿走!」

應得的?這話說的,還真是荒唐!什麼都沒有做,就這麼白白的得到了這五十萬,也未免太輕鬆了!這天上怎麼會有掉餡餅的事情?

顧忘靠近他,狐疑的打量著面前的人,心裡很是不爽,直接問道:「那你就和我好好說一說,這五十萬憑什麼是你應得的?」

一下子,對方將事情的發展過程都告訴了顧忘,頓時,顧忘整個人都不好了,好你個李玲啊!趙以諾天天為你擔心,擔心著怎麼救你,而你卻三番兩次的要取她性命!

顧忘緊攥著衣角,臉上覆上數層陰霾,狠狠的說道:「把錢給我,否則,就留下你的小命!」

一瞬間,對方愣了,表情很是獃滯,錢和小命,他自然應該選擇留命!

來日方長,只要自己還活著,他就還有機會重新來過,可是倘若自己的小命都沒了,就算自己得到了更多個五十萬,又有什麼用?

「五十萬,給你,但是你必須放我走!」

總裁 「可以,但是我希望以後不要再發生這種事情了,否則,我會直接讓你永無翻身之地。」顧忘說的很是駭人,面前的男人不自覺地向後退了退,心裡很是慌亂。

想不到李玲那個該死的丫頭,竟然還有顧忘這號人物護著,男人輕輕嘆了口氣,而後離開。

怎麼說,李玲也算是理虧,顧忘自然也不會對那個離開的男人做出什麼不敬之事。

「怎麼樣?救出來了嗎?」電話里,趙以諾立即問道。

「放心吧,已經被凌辰給救出來了。」顧忘低聲回答。 普通人不明白什麼,可那些武道世家看著郎青義身上爆發的氣息,就雙目赤紅起來。就看到東北風家的代表,猛的衝出人群。

「楊大師,這個靈米怎麼賣?」風家跟郎家關係不錯,這次出來的是風火長的小兒子,風亮。

「什麼怎麼賣?你們應該問福田公司。」楊柏明知道這是風家的人,也沒有搭理。反而指了指福田三郎。

「他們福田公司什麼都有?告我們剽竊他們的技術?讓我們金鯉農場滾蛋?你們可以去買他的東西。」

楊柏的話,讓風亮愣住了,風亮現在需要的是靈米,任何武道世家都需要這樣的神奇之物。而此時風亮也看向福田三郎。

「福田社長,這個靈米你們也有?」風亮的話,讓福田三郎都要吐血,臉色狂變。福田三郎怎麼也沒有想到,楊柏的金鯉農場還隱藏這麼強大的靈米。

「我們,我們沒有!」福田三郎雙眸也赤紅,那一碗靈米散發的能量,也讓福田三郎貪婪起來。

「福田公司沒有?這麼好的東西他們福田公司沒有,怎麼金鯉農場有?」這時候已經有人互相議論起來。

「楊大師,我不管什麼福田公司,我只要靈米,你說多少錢,我們風家買了。」風亮剛說完,旁邊的黃家代表也走了出來。

「是啊,楊大師,這是什麼價錢,我們都買。只要你開口,有多少,我們黃家要多少?」

「黃啟雲,你什麼意思?跟我們風家爭?」風亮一瞪眼,風家本來脾氣就不好,看到有人過來搶靈米,頓時就不樂意了。

「風少,你什麼意思?我們黃家沒有你們風家有錢嗎?」這兩個人已經吵鬧起來,惹得周圍的人一片混亂。

就在兩人吵鬧的時候,楊柏端著一晚靈米,朝著眾人走去。此時的楊柏所過之處,眾人猶如惡鬼一樣,無論普通人,還是武道世家,都盯著晶瑩剔透的靈米。

「我們金鯉農場的翡翠黃瓜,他們可以模仿。但是如果你們有心,就會知道,無論是味道還是營養價值,他們福田公司的東西,都跟我們有差別。你們不相信我,是你們不相信華國有這樣的產品。」

楊柏擲地有聲,一句話,讓所有人都低下頭來,這一刻,四周鴉雀無聲,只有福田公司那邊傳來的八嘎聲。

「福田是知名企業,我們金鯉只是小小的農場。可就算在小,我們也靠著本事,靠著我們過硬的產品。翡翠黃瓜,紅果王,帝王魚,這些都是我們金鯉農場獨有的東西。福田公司污衊我們,你們就信?」

「今天,我只是要證明,我們華國也有最好的農產品。天下第一米,在我們華國,在我們金鯉農場。以後誰敢說,我們金鯉農場的東西剽竊,就別怪我楊柏不客氣!」

楊柏站在人群當中,舉起手中的靈米,一股豪邁之氣,折服眾人。此時所有人都心中有個答案。

「楊大師,這個到底多少錢?」風亮等人實在忍不住了,還想詢問。可是卻看到楊柏慢慢的來到福田三郎的面前。

「福田三郎,睜開你的狗眼看看,這是我們金鯉農場的大米。如果沒有,就閉上你的狗嘴,該滾蛋的是你。」

「楊柏,八嘎雅鹿,就算你有靈米又如何?早晚有一天,這些都是我們福田公司的。」福田三郎的話,剛說完,突然就看到楊柏把一碗靈米砸在福田三郎的頭上。

「去你瑪德,這碗老子送你了!」楊柏早就不想忍了,砸的福田三郎滿臉開花。而此時福田公司的手下,剛要動手,就看到郎青義已經興奮吼道。

「紅衣衛,戒備!」 囂張小王妃 隨著郎青義的話,四周的紅衣衛猛的動了起來,頓時讓福田公司的人都震驚當場。

「夏侯良,這是你們的會展中心,有人鬧事,難道你們不管嗎?」福田三郎狼狽的坐在地上,滿頭都是大米,可就是這樣,福田三郎卻暗中把這些大米統統都握在手中。

楊柏當然看都福田三郎的動作,可是熟透的大米,就算利用基因技術也不可能完成。尤其當初楊柏是用靈霧改變的稻穀種子,讓福田公司研究一百年,也未必能夠研究出來。

「夏侯總,我們夏侯家需要靈米!」此時二樓房間當中青老也貪婪的看著靈米,要知道從那邊青老能夠感受到,如果常年吃著這個靈米,青老一定會晉陞先天。

「一定要得到,必須得到。」青老的話,讓夏侯良也陰沉的臉,走了下來。此時浩土集團的保安也都圍攏過來。

「楊柏,你居然敢動手?」夏侯良站在保安的身後,心中相當複雜。明明能夠讓楊柏身敗名裂,可是楊柏卻弄出這個靈米。

這樣的靈米,是每一個武道世家都需要的。看著福田三郎臉上的靈米,夏侯良也心思電轉。

「動了又如何?」楊柏都沒有看夏侯良,已經慢慢的朝著展區走去。而這時候,洪良義等人吃著靈米,體內已經徹底發生改變。

「真的晉陞了,太神奇了,楊大師,這樣的靈米?」洪良義等人真的也需要,而此時的楊柏看著眾人淡淡一笑。

「想要,就聯繫郎家。每一年,我會把一定數量的靈米,交給郎青義手中,你們可以跟他談。」

「什麼?」洪良義等人已經興奮的看著郎青義,而此時的郎青義卻瞠目結舌,沒有想到楊柏把這些靈米都交給自己處理。

「可是你們,沒有資格,我的靈米,不賣外人!」楊柏猛的一揮手,看向風亮等人。此時的風家和黃家也都傻眼,沒有想到楊柏說出這樣的話。

「剛才退回我們金鯉農場合同的商家,以後我們金鯉農場的任何產品,都不會賣。這是規矩,我們金鯉農場的規矩,你們不相信我們金鯉農場,同樣我們金鯉農場也沒有你這樣的顧客。」

「不,楊經理,楊大師,我們需要你的東西。」有些人終於明白過來,福田公司的東西就算好,可跟金鯉農場真的沒法比,一分價錢一分貨,剛才有人已經在比較翡翠黃瓜和黃瓜一號,的確翡翠黃瓜的味道要好很多,甚至紅果王的美容效果,要比福田公司的要好很多。

「艷紅姐,劉飛,新的顧客來了,只有成為我們長期客戶,靈米才能夠提供。」楊柏的話,已經讓一些人開始發傻起來。

而這時候,已經明白過來的採購商已經重新朝著楊柏的金鯉農場展櫃而去,不為別的,只要多買金鯉農場的東西,那樣的靈米將來就會得到。

可那些武道世家的人,卻看向郎青義的方向,畢竟郎家是古醫世家,楊柏已經說了,以後靈米都交給郎青義處理。

「呵呵,風少,黃少,不好意思。你們已經沒有資格採購靈米了,哈哈哈。」郎青義看著風亮等人的樣子,就好笑起來。

而此時玲瓏集團的代表,已經朝著楊柏重新走去,沉聲說道:「楊大師,你的這個靈米,武道世家都需要。說個價錢吧,我們玉家長期需要。」

玲瓏集團說的是玉家,並沒有代表集團。可是這個代表卻發現,楊柏淡淡說道:「不好意思,我剛才的意思難道沒有說清楚嗎?你們玉家也沒有資格,在說津門不光你一個玉家,我可以把靈米交給霍海分配。」

「什麼?霍海?」玲瓏集團就是一愣,而此時終於明白,楊柏在利用靈米下一個很大的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