縮回腦袋,陸父轉身大步的往外走,路過陸少安身邊的時候,抬腳一腳踹了上去:「孽障!你看看你做的孽!我怎麼會有你這樣的兒子!」

吼完,陸父面上青筋暴起的下了樓。

樓下。

醫生和護士聽到動靜趕了過來,看到慕婉如這樣,連忙把人抬上了移動單車。

陸父看到雪白的床單上,暈染開的血跡,眼前一黑,身體踉蹌了一下,抓住醫生的手,張嘴淚就落了下來:「醫生,求求你,保住我媳婦和孫子。」

醫生不耐煩的拉開,譏諷的說:「人跳樓了才知道求,剛才幹嘛去了!讓開,別耽誤我們搶救人的時間!」

搶到一個世界 推開了陸父,醫生護護士急匆匆的將慕婉如推到了急救室。

陸父抹了把眼淚,想要轉身回病房看看暈倒的妻子,可就在這個時候,慕家派來的人已經聽到了動靜,趕到了急救室跟前,攔住了他的去路。

「陸先生,這是怎麼回事?小姐好好的為什麼跳樓。」

陸父哆嗦著說不出話來,憋了半天,說:「是我們陸家對不起她……」

這話說完,陸父繼續往病房裡走。

而他身後,傭人在最初的慌亂后,鎮定下來,給老宅那邊打通了電話。

……

晚上十一點鐘。

慕家老宅的電話響起,管家接起電話,聽到電話那邊說的話,臉色一變。

掛斷了電話,管家匆匆的趕到了後院,通知慕老太太。

「你說什麼?婉如從三樓跳下來,大出血?」慕老太太驚的從床上坐起來,連外套也不穿,慌亂的就下地了,「到底是怎麼回事?」

「老太太,您先去醫院吧,我在路上跟你說。」

管家忙安慰。

「你讓人通知老爺子,還有洛琛,其他的人暫時不要驚動。」

「是。」

以最短的時間穿上衣服,慕老太太走到外面,管家已經備好了車。

兩人坐上車,管家說:「醫院那邊傳來消息,說小姐剛從樓上跳下去了,當時陸家一家三口都在,她沒在場,後來聽到後面有吵鬧的聲音,進去一看,小姐已經不在了,問陸家的人,陸家的人也沒說,然後醫院那裡鬧大了,這才知道是小姐跳樓了,立刻通知了老宅這邊。」

「陸家的人連個人都看不好,竟然讓婉如跳樓,沒用到這種地步!」

慕老太太手攥的緊緊地,臉上盡露憤怒和狠厲。 「老太太,還有……」

看著老太太的臉色,管家遲疑的說。

「還有什麼?」

「還有這件事情已經上報紙了,因為事發突然,一時沒能攔下來,醫院那邊有人拍下視頻,直接發到了新浪娛樂,現在視頻轉載量已經過百萬……我們聯繫了新浪對視頻進行刪除,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管家話說到最後,聲音漸漸的低了下去。

喵嗚,老公太難纏 慕老太太卻是暴跳如雷,一巴掌拍在了車座上,「你們是怎麼辦事的?連這點小事都辦不了!一個兩個都只拿著錢不辦事!」

管家沉默著不說話。

慕老太太罵了一會兒,粗喘著氣說:「讓阿琛處理這事情,你安排老宅那邊,別讓子芩知道任何事情!」

「是。」

二十多分鐘后,車子停在了市一醫院外。

管家從車上下來,匆忙走到另一邊,想要扶慕老太太下來,可慕老太太徑自推開了車門。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時間磨蹭,還不趕緊走。」

到住院部,恰好慕老爺子從另一邊趕來。

夜色下,慕老爺子的臉色難堪到了極點,隔著十幾步遠的距離,就開始嚷嚷:「到底是怎麼回事?婉如好好的怎麼會跳樓?」

「你繼續吼,嫌不夠丟人是不是?」慕老太太破口大罵。

慕老爺子面色一沉,卻是憋住了話。

走到老太太跟前,再次問:「到底是怎麼回事?」

慕老太太邊走邊把事情說了一遍,慕老爺子冷笑著說:「我早就說,應該讓婉如跟陸家的人撇清關係,你倒好,每次都幫著他們說話,現在出事了,你才知道他們家不是東西!」

慕老太太心裡也覺得對不起婉如,也就沒說話。

慕老爺子心裡窩著的火,全都爆發了,又罵道:「還有那個葉簡汐,也不是好東西!娶妻嫁女都講究門當戶對,小戶人家出來的人,能有什麼好品性!陸少安就是個好例子!」

「你別得寸進尺!」慕老太太臉一沉,「你說小戶人家出來的沒好品性,那我問你,吳春熙算不算小戶人家?她品性如何?當初就是你攔著,不讓她嫁給咱們家老二,說她不好。」

「可現在呢?她嫁給老三,日子過的和和順順,你又怎麼說?」

慕老爺子不耐煩的擺手,「陳年往事,怎能和現在相提並論!」

「你就嘴犟吧!我告訴你,誰都別想動葉簡汐,也別想動我重孫子!他陸少安是陸少安,葉簡汐是葉簡汐!還有你別想著把溫婉嫁給洛琛,我就是死也不會答應這門親事!」

「你個老糊塗!」慕老爺子面紅耳赤的罵。

「我看你才是老糊塗了!」慕老太太不甘示弱。

兩人一路爭吵,到了急救室跟前。

陸父看到兩人,立刻站了起來。

「老爺子,老太太。」

「擔不起!我怎麼能擔得起你這句!陸祥天,我告訴你,孩子的事情暫且不管,婉如一旦出了事情,你們陸家給我等著!」

慕老爺子指著陸父的鼻子罵。 陸父額頭上密布了汗水,可也不敢抬手擦,從看到慕婉如跳樓那一刻,他就知道陸家只怕是要大難臨頭了。

當初慕家答應把慕婉如嫁進陸家,陸家千許諾萬保證,一定會對慕婉如好好的,可轉眼先是少安和簡汐的事情被揭發,然後是慕婉如出事,甚至連孫子都沒能保住。

這叫什麼好好的對待?

陸老太太盯著陸父,問:「少安呢?」

「他在陪著我太太。」

陸父心驚膽戰的說。

慕老太太怒不可遏:「婉如都流產了,他還陪著你太太幹嘛!」

「我太太暈過去了……」陸父解釋。

「我管她暈不暈,立刻讓陸少安來見我!」慕老太太厲聲說道。

陸父點頭如搗蒜,「是,是,老太太息怒。」

慕老太太一句話,哪怕是一個字也不想跟他說了,面色冷到了極點。

陸父維維的退了一段距離,才轉身往病房的方向跑。

慕老太太坐在長椅上等著,晚風吹來,很涼,可這點涼又怎麼抵得過心裡的冷。

婉如是家裡第一個孫女,哪怕是重點輕女,第一個孩子也是千般寵愛,捧在手裡怕摔了,含在嘴裡怕化了,這也造成了婉如嬌縱的性子。以前她總擔心,婉如嫁給別人會吃虧,所以千挑萬選的給她挑女婿,卻總覺得哪一個都不如意。

後來陸少安出現,婉如耍著性子,說非他不嫁。

磨得全家都沒了性子,加之陸家表現又好,她這才勉強點頭應下。

可沒想到……

結婚只是短短的幾個月時間,就鬧到這一步。

慕老太太恨不得抽陸少安一巴掌,不,只抽他一巴掌太便宜他了,她恨不得抽他的筋,扒了他骨,以解心頭的恨。

……

幾分鐘后,陸父把陸少安拖拽了過來,往慕家二老前一推,說道:「老爺子,老太太,你們看著發落,隨便你們怎麼做,我絕無二話!」

陸父是真不想管這個兒子了,實際上管也管不了了,鬧到這一步,慕家放棄陸家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慕家想碾死陸家,就像一隻大象踩死一隻螞蟻那麼簡單。

公司,家,尚且都保不住,更何況是一個孽子!

打從陸少安出來,慕家二老臉色就陰沉的能滴出水來,「少安,這事情,你還有什麼話說的沒有?」

陸少安沉默的和慕家二老對視,「爺爺,奶奶,我無話可說,這事情是我的錯,婉如當時推了我媽,我情急之下,打了她一下,她想不開才會跳樓,對不起,是我的錯。」

「陸少安!」慕老爺子嘭的一聲,將拐杖撞在地上,「當初你娶我們婉如說的什麼話?現在你又做的什麼?你怎麼對得起我們慕家的信任!」

「對不起。」

陸少安深深的鞠躬,「我知道我辜負了你們的信任,我也好試過好好的對待婉如,可不行,我和婉如過不下去了,希望你們能體諒……」

慕老太太氣的上前,揚手一巴掌狠狠地扇在他的臉上:「體諒,你還有臉要我們體諒!陸少安,別說你過不下去,就是你過得下去,我們慕家也絕不會要你這種女婿,等婉如病好了,你們就立刻給我離婚!」 陸少安沒有絲毫的閃躲,硬生生的接下了這一巴掌,沉默了片刻后,說:「好。」

「滾,我不想看見你!」

慕老太太低吼。

陸少安轉身,抬步往回走。

走了沒幾步,見到匆匆趕來的慕洛琛,腳下的步子頓了一下,但再次堅定的繼續向前。

擦肩而過的剎那,慕洛琛側首,冷眼看著陸少安,說:「如果婉如出了事情,陸少安,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慕婉如是他唯一的妹妹。

哪怕自己對她再怎麼嚴厲,那也是為了她好,決不允許外人欺負她半分。

駙馬是個高危職業 「儘管放馬過來。」

陸少安看也不看,冷聲說完,抬步就往前繼續走。

慕洛琛望著他的背影,幽深的眸子里儘是冷意,過了片刻后,抬步走到急救室跟前,問:「奶奶,情況怎麼樣了?」

慕老太太看到他來,淚水刷的一下就落了下來:「剛才裡面已經傳來了消息,孩子沒了……婉如還在搶救中。」

自己的孫女被人硬生生的折騰成這樣,外孫也沒了。

慕老太太心裡難受的緊。

慕洛琛聽到老太太的話,心頭一滯,緩了一會兒,說:「婉如沒事就好。」

「嗯……」

慕老太太緊緊地抓住他的手,點了點頭。

「你現在想起來你妹妹了?」慕老爺子站起來,走到跟前,臉拉得老長,「婉如走到這一步,不只是陸家,還有你那個好老婆,如果不是她跟陸少安那個畜生糾纏不清,又怎麼會讓……」

「爺爺!」

慕洛琛打斷老爺子的話,面上多了幾分冷意:「話,那天在家裡我就已經說清楚了,這事情和簡汐沒有任何關係,難道你要我重複一遍嗎?」

慕老爺子氣的鬍子翹起來,「你到現在還冥頑不靈,我看你真是被她迷了心竅!婉如都這樣了,你還替她說話,我管不住你,也不管你了,就看著你跟她能過到什麼地步。」

慕老爺子罵完,轉身走到走廊的另一邊氣咻咻的坐下。

慕洛琛面無表情。

「阿琛,別和你爺爺計較,他已經老糊塗了。」慕老太太抹了眼淚安慰。

豪門密愛:你好,靳先森 「我不會放在心上的。」

慕洛琛淡淡地應了一聲。

「那就好,對了,你查背後的人查的怎樣了?」慕老太太其實心裡已經知道是誰,可還是要問,畢竟拿不出真憑實據,根本沒辦法拿溫婉怎麼樣。

「已經有進展了,只等她露出馬腳了。」

「嗯,你動作快點,我怕她想在你的婚禮上,搞些幺蛾子。」

「我會的。」

慕洛琛點了點頭說。

凌晨三點鐘,慕婉如被推出了急救室,然後轉入了病房。

這一次,慕洛琛安排了幾個人,照顧她,同時吩咐不許陸家的人再來探望慕婉如。

一切安排好,慕洛琛走出門。

「洛琛,求求你讓我們看看婉如,這事情是我們少安做的不對,我代替他向你賠罪了……」

陸母哭著沙啞著聲音哀求。

慕洛琛看到面前的人,臉色冷的能凝結出冰來。 「把他們給我拉開。」

慕洛琛冷聲說了一句,抬步往走廊的另一側走。

陸母撲上來,想要攔住他,可卻被門口守著的人伸手攔住。

「洛琛,我求求你,我跪下來求你了,再給我們少安最後一次機會,他只是年輕不懂事,才會做對不起婉如的事情……」

陸母哭嚎著,跪在地上,阻止慕家的人把自己拖走。

兩個人拖了幾次,都沒能順利把她拉開。

慕洛琛腳步停下來,臉上的怒意更盛,「我讓你們把她拉開!難道你們聽不到我的話?」

重生國民男神:校草,很會撩 此話一出,兩個傭人哪裡還敢留餘地,使了最大的力氣,將陸母往外拖。

出了醫院,慕洛琛打電話給助理,讓助理多加派了幾個人手,以免陸家的人再來糾纏。

掛斷了電話,慕洛琛對司機,說:「開車,回家。」

「是,少爺。」

車子緩緩地啟動,慕洛琛依靠在車子的椅背上,臉上的冷意沒絲毫的軟化,雙眸緊閉,腦海里像是放映機一樣,不停地回放著陸少安,溫婉,陸母……每一個人的做的事情,說的話,臉上的表情……

這些傷害到婉如的人,他一個都不會放過!

葉簡汐抱著書,靠在床頭,想等著慕洛琛回來,可等著等著,就趴在被子上睡著了。

再醒來的時候,是感覺到身邊有了動靜。

睜開眼睛看到是慕洛琛,抬手揉了下眼睛,「幾點鐘了?」

「四點了。」

「你這麼晚才回來,婉如的情況怎樣了?」

「她的情況已經穩定了。」

慕洛琛邊說著邊把被子給她掖好,然後起身把身上的衣服脫下,換上了睡衣。

葉簡汐抓住被子一角,遲疑的問:「那……孩子……呢?」

剛才他回來的時候,才開始吃飯,電話就響了,接了那通電話之後,他的臉色變得很差。

而自己隱約中,也聽到跳樓兩個字。

除了婉如……

她想不出誰能讓慕洛琛變臉,而跳樓……宛如的孩子只怕是保不住了。

原本想等著他回來,問清楚的,可沒想到自己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