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凌飛仇凝神靜氣,要與羅霄他們好好鬥斗的時候,突然間,數十股在他眼中或許並不算強大,但卻透著一股子連蒼天都能刺破的銳氣的威勢,同時爆發,並在半空中交織在一起,化作了一柄肉眼不可見,然而人人都可感其犀利的長矛,狠狠的迎向了凌飛仇所釋放出的威壓。

如果將凌飛仇的威壓比作一面羅天大網,那這張大網,此時正承受著超出凌飛仇預料的猛烈攻擊。那肉眼看不見的長矛,其犀利無比的威勢,彷彿隨時都要刺破凌飛仇的威壓,噴薄而出,縱橫馳騁於天地之間。

「這……這不可能!」措不及防之下,凌飛仇竟不由自主的向後退了一小步。雖然只是一小步,可給凌飛仇,以及在場眾人所造成的震驚,卻是言語難以形容。

這絕不可能是一群只有地輪境的小輩所能釋放出的威勢!不光是凌飛仇這樣想,凌天厚,乃至慕天南也是同樣的震驚。這幾十人的威勢單獨拿出一個,都不甚強,可匯聚在一起,卻是以幾何倍數遞增暴漲,難道這也是借了陣法之妙?慕天南心中有此懷疑,卻又不敢坐實,在他的印象中,好像還沒有哪一門的陣勢,能有如此之妙!

另外,羅霄等人所釋放出的威勢,絕不僅僅只是道氣修為所成,其中更包括了血與火的生死歷練!這種生死歷練可不是道氣的提升就能自然得到的,那是羅霄他們在千軍萬馬的敵陣中,在山呼海嘯般的獸群中,拋卻生死,血戰而來的。這是一種真真正正的殺氣,是只有站在無數骸骨上的強者,才能具備的屬於真正強者的威勢。那些道門豪門的二線弟子,甚至是一線弟子,他們的修為或許要強過羅霄等人,可是他們的氣勢,他們的心,卻無疑要遠遜,而這恰恰就是成就聖魂境的關鍵所在!

那數十道威勢,衝天貫日而來,與凌飛仇的威壓,在半空中激烈糾纏,竟帶起陣陣狂風,吹動沙石呼嘯,那場面,遠遠望去,根本就不是一個神道巔峰境強者對一群地輪小輩的碾壓,而是兩個同樣強大的強者,在針鋒相對的比拼!

一時間,凌飛仇竟然有些慶幸,他一上來就動用了全力,否則措不及防之下,怕非吃個大憋不可!當下心神一凝,聚集威勢,全力應付起來。

羅霄等人此時已經行進到了距離凌飛仇不足百丈之遙,而這似乎也是他們所能承受的極限了。簇擁成一團的人群,終於是定住了腳步,不用看清他們的面容,哪怕光用猜的,也能猜出,他們此時的表情,必定不會輕鬆。

「給我退回去!」只是將羅霄他們定住,無法再向前移動,可不是凌飛仇想要的,只是這樣,根本就不足以挽回他所丟失的顏面,凌飛仇要一鼓作氣的將他們逼退回來的地方。

一聲爆喝,凌飛仇猛然向前踏出了一步。右腳更是在地上重重一頓,立時間地動山搖,猶如地震,威勢之猛,著實是令人瞠目結舌。

慕天南的白眉一皺,本想要出言阻止,可想了一想,卻又忍了住。此時他已被羅霄等人徹底激起了好奇,他也想知道,羅霄他們到底能達到什麼程度。

羅霄等人的表現,此時已然超乎了萬東的預料。進入道門的這一段時間,羅霄等人的表現,真是沒有讓他失望,他們所取得的進步,更是讓萬東感到吃驚和振奮!

一群人的修為分成了三個梯隊,第一梯隊的劉可兒,葉輕雨,段冷嫣,胡雪晴此時都已是地輪巔峰,第二梯隊的人數最多,以羅霄,唐心怡領銜,虎躍,葉輕雪,巴玲兒,烏月等人緊隨其後,皆已是地輪中階,將近圓滿的程度。而宗央,烏央,小七原本修為就是最弱,現在仍舊是第三梯隊,不過他們的進步相比較起來,似乎還要更大,此時應該剛剛突破地輪中階不久。

在試煉寶地中修鍊,固然是事半功倍,可如果不下一番苦功,他們也絕對達不到現在的程度。這一段時間,萬東過的不易,看來他們也是極不輕鬆。

萬東本以為,進入道門大世界后,羅霄他們或許要蟄伏數年方才能夠與他一道在道門大世界佔據一席之地,現在看來,他是低估了羅霄等人的能量!與兄弟們並駕齊驅,征戰四方,笑傲天下的日子,似乎是不遠了!

不過在人群中,萬東窮盡了目力,也沒有發現王陽德和蕭浪的身影,這讓萬東的心中不禁增添了幾分擔憂。

如果說羅霄是帥,那王陽德便是他麾下的第一大將,有了王陽德,那羅霄所率領的這支定山衛,才能爆發出十二成的戰力。此時風雨欲來,除非是出了意外,否則羅霄是絕對不會讓他離隊的。另外還有蕭浪,萬東當初親口將羅霄等人託付給了他,而蕭浪又最是重情守諾,他怎麼會不與羅霄等人在一起呢?

萬東心中疑緒重重,凌飛仇與羅霄他們的較量,也進入了白熱化的階段。

面對凌飛仇的進一步威逼,羅霄等人仍舊堅持著一步也不退,而此時在他們所釋放出的威勢中,又添加了一種東西,那便是意志!如鋼鐵人一般的意志!

慕天南再一次震驚了,年前這些從凡俗小世界來的年輕人,竟然在短短的時間內,一而再,再而三的衝破了他的估計,潛力就好像汪洋,深不可測!

慕天南此時倒感到有些慶幸了,得虧這些年輕人出生在凡俗小世界,若是出生在道門大世界,與他們有著一樣豐厚的資源,那道門大世界又會是一番怎樣的景象?他們這些踏入聖魂境,被人視為神的強者,還能有那麼吃香嗎?慕天南想來想去,就一個字——懸!

「殺!」

羅霄舌綻春雷,霍的拔出了腰間長劍。下一刻,從他的身後,幾十柄血紅的劍鋒,同時衝天豎起,一股子令人顫慄的森冷威勢,立時如暴風般鋪展開來。

凌飛仇實在是太強了,再繼續下去,羅霄等人只有地輪境的修為,遲早會被活活耗盡,沒有別的法子了,唯有拚死一搏!退?對不起,定山衛沒有這個傳統!

「這些傢伙還敢動劍?真是豈有此理!」一見羅霄等人拔出了利劍,凌飛仇的面色立時一冷,眼中很是飛揚出一抹殺氣。

他幾乎已經動用了全部的威勢,非但沒有將羅霄等人懾服,到了最後,人家甚至還將劍拔了出來,要與自己拚命,這說明什麼?這無疑說明了他這個神道巔峰境的強者,徹底的失敗!

凌飛仇本來就是覺得失了面子,這才要給羅霄等人一個教訓,現在倒好,失去的面子非但沒有找回來,反倒又跌了分,在這眾目睽睽之下,他豈能不惱?而一個神到巔峰境的強者一旦惱起來,後果不用想也知道,必然是極為可怕的…… 雙掌擎天狂舞,掌心處道氣流轉,寶光燦爛,這已不僅僅只是威壓,而是具有強大殺傷力的上品武技。這也已不再只是教訓教訓羅霄等人,而是凌飛仇要以自己強橫的修為,將他們鎮壓。

「凌老三,你要幹什麼,快給老夫住手!」見識了羅霄等人的無限潛力,慕天南對他們更是視若珍寶,見凌飛仇動了真怒,竟要亂來,急忙厲聲喝止道。

「慕老,您若不讓我劈出這一掌,我怕我會鬱結在胸,化為心魔!」出乎意料,對於慕天南的厲聲嚴斥,凌飛仇竟不肯聽從,嗓音帶著幾分嘶啞的說道。

「什麼!?」慕天南吃了一驚,急忙向凌飛仇的雙目看去,果然看到在凌飛仇的雙目里,分明湧起了一層淡淡的血霧,讓他整個人看上去,少了幾分平和,多了幾分嗜血。

「凌老三,你都已經修鍊至神道巔峰境了,怎麼心胸還是如此狹窄,脾性還是如此執拗?真是讓人失望!」慕天南嘴上責罵,臉上卻是布滿無奈。凌飛仇的話沒錯,此番與羅霄等人的較量,已在他的胸中種下了惡因,如果不及時發泄祛除,惡因釀成惡果,凌飛仇必將徹底墜入魔道,到時候就全毀了。

慕天南也有些自責,明知道凌飛仇的格局不高,心胸不闊,他一開始的時候,就不該將話說的那樣重,對他打擊那樣狠!這一切因由,他實在是難辭其咎!

「老三,你要冷靜一些,他們只是後生晚輩,當不得你如此認真!」凌天厚也上來勸道。

凌飛仇緊咬著嘴唇,一邊極力控制著掌勢,一邊將頭連搖道「勢成便是覆水難收,慕老,我只能保證,這一掌絕不用出全力!」

看的出來,此時的凌飛仇也是有些後悔,如果他能大度一些,絕不至於釀成此時這般騎虎難下之局。這一掌劈出,就算將羅霄等人全都給殺了,那又怎麼樣?他依舊會成為別人的笑柄,而且他自己的後半生,也都將活在無比的羞愧懊悔,以及良心的自責之下。他凌飛仇畢竟不是什麼殺人不眨眼,天性狠毒的惡人。

修鍊路上,荊棘密布,處處多艱,哪怕只是小小的倏忽,都將會迎來滅頂之災。若還有人不信,此時的凌飛仇便是力證。不過只是心性上出現了一點兒小小的紕漏,心魔便趁機而入,直要將他逼落深淵!

精靈之黑暗蟲師 這種情形下,凌飛仇還能保證不失靈智,也算是難得了。可問題是,他要滅殺羅霄等人,或許出全力?只怕七八成的力道,便足以令羅霄他們灰飛煙滅。這些可都是最有希望成就聖魂境的苗子啊,哪怕只損失一個都足以令慕天南痛的揪心揪肺!

慕天南的腦袋急轉,極力的想要想出個法子,既能幫助凌飛仇克服心魔,又能救下羅霄等人,可這就好比魚和熊掌,想要兼得,實在是太難了!

慕天南還在想著辦法,凌飛仇的狀況卻已有些不對。為了不使出全力,凌飛仇也是豁了出去,拼盡了渾身力氣的去壓制心中翻滾著的那一絲『惡念』。可他不這樣還好,這樣一來,那一絲『惡念』反倒是以更快的速度瘋長起來,凌飛仇雙目中的血霧,頓時又濃郁了幾分。

眼看著就要失守,凌飛仇突然用力咬破了舌尖兒,一口熱血立時脫口噴出,凌飛仇眼中的血霧,這才消淡了一些,可也僅僅只是一些。

看的出來,此時的凌飛仇十分的痛苦,靈魂里好像有人正在進行著一場你死我活的激戰,心魔一旦發作反噬,不親身體會,恐怕沒人能夠了解那份痛苦。

「慕老,讓他們快走……快走!」一句話說罷,凌飛仇的額頭上青筋都爆了出來,看上去好不駭人!

「可是老三,如果讓他們走了,你的心魔失去了目標,恐怕會反噬的更厲害,到時候就連老夫都救不了你了。」

「那就殺了我……殺了我!我絕不要成為一個沒有靈智,只會殺人的魔!」嘶吼聲中,凌飛仇身上的那股子暴戾氣息,一刻也沒閑著,以驚人的速度提升暴漲。此時的凌飛仇,簡直就是一個已經點燃了引線不知道有多長的炸藥包,隨時都會『爆炸』。

薄情撒旦:前妻不買賬 那股驚人的暴戾氣息,就連一干凌家高手感受到了都為之心顫,也不知道羅霄他們此時又在承受著怎樣的壓力。看著羅霄等人,仍舊一步不停的向著凌飛仇逼近,在場眾人,無不對他們的勇氣讚佩不已。

這得經歷過怎樣的陣仗,怎樣的生死歷練,才能磨練出這樣一種無所畏懼,一往無前的氣勢?一干凌家高手沒有一個能想象的出,他們只是知道,若是換做他們,此時恐怕早就望風而逃了。

「老三,你冷靜些,冷靜些啊!」眼看凌飛仇陷入了這樣的境地,凌天厚可以說是心急如焚,可他此時除了不停的讓凌飛仇冷靜些,卻什麼都做不了了。

凌飛仇的渾身,此時就像是觸電了一般的顫抖,連說話的嗓音都像是在風中飄蕩著一般,「慕老,您……您說的對,我……我這個人的心胸……真是太狹窄了,您說我……我跟他們這一般小輩在意個什麼?呵呵……」

說到最後,凌飛仇竟然笑了起來,雖然那笑容比哭還要更難看三分!

而他這一笑,卻讓慕天南的一顆心狠狠的顫了一顫,臉上一片苦澀的笑罵道「你這小子怎麼早想不明白?要是能早點兒,哪……哪兒會有現在的事?天意,這莫非是天意不成?」

慕天南連連搖頭,眉宇間滿都是可惜。

每一個人的身上都有天性上的弱點,絕沒有誰是十全十美的。凌飛仇的弱點,無疑便是他的心胸!都說人要勝天,必先要勝過自己。那如何才算是勝過了自己?自然就是要克服自己在天性上的弱點!歸根究底,修士的修鍊路途,就是克服自己天性弱點,跳脫天地法則,獲得無上自由的路途!

凌飛仇能說出這樣的一番話,做到如此豁達,便是他戰勝自己天性弱點的標誌,可偏偏是在這樣一個時候,怎能不讓慕天南感到可惜?

這些道理都是最淺顯易懂的,凌天厚自然也明白。此情此景之下,凌飛仇能取得這樣的突破,實在是難能可貴,更為他的日後打下了堅實的基礎,如果此時墜入魔道,那就不僅僅只是可惜了。

「老三,你這一掌儘管沖我劈來,我來接!」凌天厚突然大聲說道。

「如果這樣有用的話,用得著你嗎,我早就這樣做了!」凌天厚話音剛落,慕天南便將話接了過來。別看他平日里好像不怎麼待見凌飛仇,這到了關鍵時刻,言語神情中卻是充滿了溫情。

「解鈴還須繫鈴人!要徹底祛除老三的心魔,還得著落在那群後生晚輩的身上,我與你,任何人都替代不了!」慕天南接著又說道。

「這個我也知道,我的意思是,難道我們不能混入他們其中嗎,待老三一掌劈出后,我們與他們一起發力,料想擋住老三一掌並不難!」

「我們混入其中容易,可是你我的氣息與這些後生格格不入,一旦發力,立時就會被心魔警覺,屆時,心魔一定會在第一時間反噬老三,到時候他會死的更快!」

慕天南這樣一說,凌天厚頓時徹底蔫兒了。氣息這種東西,是絕對沒有辦法偽裝的。而羅霄等人所散發出來的氣息,又格外的與眾不同,要想與他們的氣息融為一體,那就需要與他們經歷同樣的血戰與廝殺。這一點,凌天厚和慕天南修為再高,也是不可能做到!

「不要再說了,我快控制不住了,快殺了我!快!」

凌飛仇的一雙眼睛時而血紅一片,時而黑白分明,正如他所說,他已經到了失控的邊緣。

烽火離殤淚 「心魔固然兇險,可也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凌三叔,這說不定是您的造化到了,為何要輕言生死呢?」

就在一干人等心急如焚,茫然無措之時,萬東突然張口道了一句。嗓音還是一如既往的淡定從容,讓慕天南都不禁感到有些驚奇。好像這天底下,真的就沒什麼事能夠難住這個年輕人似的。

這種從容和自信,顯然不光來自天賦,更還凝聚了無數血與汗的歷練!

聽萬東的話,似乎已是有了計較,慕天南正欲豎耳傾聽其下文,不料萬東卻突然舉步從他身旁越了過去。慕天南一陣驚疑,忙不迭的問道「耀庭,你去哪兒?」

萬東回頭沖他一笑,神態一派喜悅的道「還能去哪兒,當然是要與我的兄弟們一起並肩戰鬥!」

說罷,萬東伸手一指凌飛仇,朗聲笑道「凌三叔,您可千萬不要手下留情,免得我和我的兄弟們傷了你!哈哈哈……」

在一連串的狂笑聲中,萬東猛然拔起身形,如一隻雄鷹般的直向著羅霄等人迎了上去,同時一連串滾盪雄渾的吼聲,在天地間激蕩開來,「兄弟們,久違了!」 隨著凌飛仇的心魔越來越強,他本心的控制力越來越弱,從他身上所迸發開來的氣勢,也是越發的森寒與恐怖。承受著這樣的氣勢向前,對地輪境的修士來說,簡直就是災難與噩夢!如果不是羅霄等人的意志堅強無比,此時只怕早已崩潰。然而雖然他們在苦苦支撐,可此時的滋味卻絕不好受,就如同在萬丈懸崖前徘回,只要稍一疏忽,便意味著萬劫不復。絕望如濃濃的陰霾,籠罩在他們的心頭!

此時萬東的一聲狂吼傳來,簡直就如同撕裂烏雲的陽光,令他們寒冷徹骨的內心,瞬時為之一震,更如同徘徊在死亡陰谷的幽靈,驀然尋獲了重生的光明,那種心靈的顫抖,若不身臨其境,萬難體會。

「羅霄,我……我是不是聽錯了?」唐心怡緊跟在羅霄的身旁,此時的一張俏臉上寫滿了欣喜與激動,眉宇間更藏著絲絲懷疑與焦急。

「不!是他,是他!!」 美人蛇蠍 羅霄目光死死的盯著前方,臉上帶著笑,眼睛里卻流出了淚。

唐心怡下意識的循著羅霄的目光望去,只見一道讓她百般思念的熟悉身影,此時就像是破空的流星,直向著他們急掠而來。還是那一身的白袍,簡單幹凈,透顯出一種瀟洒不羈。

與此同時,一聲聲歡呼,和著陣陣充滿喜悅的啜泣,哽咽,一股腦兒的從唐心怡的身後響了起來,經久不息。彷彿在萬東出現的那一刻,來自凌飛仇的重重壓迫與威脅,便已經不復存在。

這世上,就是有這樣一種人,總是能給人帶來希望,讓人忘卻危險!這就好像是一種天賦,與生俱來!毋庸置疑,萬東就是這樣的人!

「這傢伙以前好像沒這麼討人喜歡啊,怎麼現在卻……」孫小雅抹了一把眼淚,嘀咕著。

她這一嘀咕,立時便在唐心怡的心中引起了共鳴。回想當初,自己差點兒沒一腳將人家踹死,唐心怡直有些恍惚,連連感嘆,都說命運不可捉摸,可有時候,這人更難捉摸!

「老大以前不討人喜歡嗎?可是怎麼會?」巴玲兒一臉不信的搖頭道:「我一直都覺得我們老大是這個世上最帥最酷的男人,沒有之一!」

「喂喂喂,玲兒,你這樣說,難道不怕某人吃醋嗎?」冷月翠笑眯眯的湊了上來,瞥了一眼此時已是哭的稀里嘩啦的虎躍,逗趣的笑問道。

「他敢!」巴玲兒脫口吐出一句,盡顯西厥八部女人的豪放風範!

這幫子年輕人中,本就是陰盛陽衰,再加上王陽德與蕭浪不在,簡直成了娘子軍,巴玲兒話音一落,立時便引起了陣陣脆笑,爽朗悅耳。

她們的對話,虎躍自然也是聽的清清楚楚,一張俊臉多少有些漲紅,不過他卻是絕對不敢出口辯駁的,除非他皮緊,想要巴玲兒好好兒給他鬆鬆。

「別鬧了!危險還沒有解除呢!」羅霄是越來越具有統帥的威嚴和風範了,面色一肅,發出一聲低喝,一乾女將立時乖乖收住笑聲,閉上了嘴巴。

甚至就連後來加入,修為最高的葉輕雨,胡雪晴和戴雅君三人,也是一樣,臉上沒有露出絲毫不悅之色。

看著萬東急若流星的飛掠而來,速度驚人,虎躍忍不住問了一句「你們說老大現在的修為,到達什麼境界了?」

方才大家都只顧著高興,還真沒來得及去考慮這個問題,此時虎躍問起,自然而然的激起了所有人的好奇。 重生女學霸超凶噠 大家不約而同的轉頭看向了葉輕雨,胡雪晴和戴雅君三人。葉輕雨是隱刀尊者的高徒,胡雪晴和戴雅君則是出自升天大陸,資質不比羅霄等人差,起點又比他們高,如今依舊是這些年輕人中修為最高的,此時皆是地輪巔峰之境。唯一能與她們媲美的便只有王陽德,劉可兒嘛,還要稍稍差上一些。既然她們三個的修為最高,自然她們對萬東的判斷也就最准。

「老大的修為,我完全看不出來,這說明老大的修為一定是在我之上!」葉輕雨第一個張口說道。近朱者赤,跟羅霄他們一起混久了,葉輕雨的這一聲老大,喊的甚是順口。

「我同意輕雨的說法,我看老大的修為,至少也已經突破到了天格境!」戴雅君輕點螓首,俏臉上滿是欽佩與讚歎。在凡俗小世界,萬東的表現就已經十分搶眼了,沒想到如今來到道門大世界,萬東的表現,依舊令人仰慕。

「天格境!天吶,老大他到底是不是人啊,恐怕我們這輩子都不可能追的上他了。」聽了葉輕雨和戴雅君的話,烏央直忍不住喊了起來。

「你還想要追上老大?做你的春秋美夢去吧!我看咱們這些人裡面,也就陽德還有機會能夠……」虎躍本想抓住機會狠狠的打擊一下烏央,可話說到了一半便戛然而止,同時臉上飛快的浮現起一抹黯然。

不光是虎躍,其他人的表情也變得有些不自然,不時的發出聲聲嘆息。

「對了,你們說老大會是那個傢伙的對手嗎?」沉默了片刻,烏央突然張口問了一句,雙眸中直透出道道森冷殺機。

聽烏央這一問,羅霄的眉頭也是皺緊了起來,顯然是正在思量著什麼。

「那個人絕不是老大的對手!」還沒等羅霄思量出個結果,胡雪晴便異常果斷的張口道了一句。

「你怎麼能這麼肯定?就連蕭大哥都不是那傢伙的對手,難道老大會比蕭大哥更強?」烏央的嗓音中既有不確定,又有濃濃的希冀。

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便全都落在了胡雪晴的身上,胡雪晴神情陡然一振,揚聲道「九五沖的修為雖然高,卻也不過只是天格境中階,境界上確實比蕭大哥強出一籌。可蕭大哥早就有衝擊天格境中階的實力,他是為了能在修鍊寶地中繼續照顧我們,這才一直強行壓制不突破,所以就修為來講,蕭大哥未必就比九五沖差。我看蕭大哥是吃了兵器上的虧。九五沖的奪天劍,乃是道門兵器譜上的神兵,蕭大哥赤手空拳,焉有不輸的道理?」

「雪晴姐,你分析的都對,可你還是沒有回答,你為什麼就能那麼肯定老大能夠戰勝九五沖呢?」烏央有些焦急。

胡雪晴輕笑了一聲,道「我之所以如此肯定,那是因為我親眼見到老大殺死了一個神道境初階的強者!」

「什麼!?」

胡雪晴此話,簡直就是一個重磅炸彈,在眾人的心頭轟然炸響,就連沉穩的羅霄,都不禁為之失色,沉默不語。

「雪晴姐,你……你說的是真的?」烏央與虎躍幾乎異口同聲的問了起來。

「那是當然!你們以為平家叛變,老大是怎麼將我,我哥和我爹給救出來的?老大不光殺死了神道境初階的強者,而且那個強者還是來自血骷髏的殺手。兩者一比,九五沖又能算得了什麼?」

胡雪晴說的是言之鑿鑿,可羅霄一干人等還是有一種不敢相信的感覺。沒辦法,神道境的強者對他們來說,實在是過於強大,強大到讓他們不得不仰望。

「都愣著幹什麼?凌三叔可不會跟咱們客氣的!」就在羅霄等人面面相覷,一時回不過神兒來的時候,萬東卻已飛身而至,人還未落地,嗓音便先傳了過來。

羅霄等人下意識的回頭一望,只見萬東雙臂猛然齊展,一條百丈巨龍,隨之呼嘯而出,在萬東的周身盤旋飛舞,那景象,光是用『震撼人心』已經遠遠不足以來形容。

羅霄的心正要掀起滔天波瀾的時候,一道清亮尖銳,威勢卻比龍吟絲毫不差的啼鳴陡然響徹了雲霄。只見一隻通體赤金的鷹隼,迎風暴長,倏忽間的工夫,身形便已化作了百餘丈之巨,遮天蔽日,視之令人頭暈目眩,敬畏之心,油然而生。

左蒼龍,右巨鷹,這威勢,別說是敵人了,就連羅霄這些戰友,都不禁被嚇的目瞪口呆,好半天都回不過神兒來。

如果說之前,羅霄等人對胡雪晴之言還有所懷疑的話,那此時這些懷疑,就如同狂風中的煙雲,被徹底掃蕩一空。同時一種言語難以形容的振奮與驕傲,從他們的內心深處,飛快的升騰而起,如洪流般不可遏制。

能有這樣一個強大的老大,天地之間,哪裡去不得?

在萬東清越的呼喝聲中,羅霄等人很快便醒過了神兒來,右臂一振,幾十道身影,一齊暴起迎了上去,就好像是合體了一般,凌空與萬東匯聚在一起。

所謂畫龍點睛,絕不僅僅只是在最後給龍畫上眼睛,而是為其注入靈魂。一旦注入了靈魂,那整條龍便『活』了,否則,只會是紙上的『死物』!由此可見,這靈魂是何等的重要!

而此時此刻,萬東便好像是羅霄這些年輕人的靈魂,給羅霄他們帶來了一種言語難以形容的精氣神!身處其中的羅霄等人,或許感覺不會那麼明顯,可是在旁觀者的慕天南,凌天厚等人的眼中,羅霄這些人,一個個的就好像完全變了模樣,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勢,瞬間便攀升了數個層次,直達一個讓慕天南都為之感到震驚的地步。彷彿隨著萬東的回歸,所有能夠羈絆住這些年輕人的束縛,完全都不復存在了…… 說實話,羅霄等人之前的表現,已經是夠讓慕天南吃驚的了,可此時此刻,慕天南竟然依舊有眼前暴亮,好像剛剛見到羅霄等人般的感覺。什麼叫做潛力無極限?慕天南在羅霄他們的身上得到了最完美的解釋。

誰若得到這些年輕人,誰便將會主宰整個道門!慕天南的腦海中,電光驟閃,清楚無誤的凸顯出這樣一個念頭,隨後這個念頭便好像是扎了根似的,在他的腦海中縈繞不去。

「慕老,您看……」凌天厚此時還在死死的摁著凌飛仇,不過他已是有些力不從心。

心魔作亂的凌飛仇,到了此時,幾乎已經完全失去了理智,一雙眼睛已是血紅一片,除了衝天的兇狠戾氣,再也沒有絲毫的理智。凌天厚若再不放手,他必將遭到凌飛仇的反噬。

慕天南抬頭向前看去,只見萬東與羅霄等人匯於一處后,猶如一支縱橫馳騁,無所匹敵的強悍軍隊,攜帶著不可阻擋的威勢,直向著凌飛仇逼來。

見此情景,慕天南的臉上少了幾分凝重和擔憂,多了幾分期待和希冀,沖凌天厚擺了擺手,道「放手吧,讓他們見個高低!」

凌天厚的臉上明顯還帶著幾分憂愁,張了張嘴,想要說什麼,到了嘴邊兒卻又給咽了回去。輕輕頓首后,將凌天厚放了開。沒了凌天厚的壓制,凌飛仇的魔焰更是不可一世,口中直發出一道好似受傷母獸般的嘶吼,隨即整個人如出籠的瘋魔,雙掌同時劈出。沒有任何的掌法,只有滔天的魔焰與肆虐的道氣,如流淌在天空中的滔滔大川,向著萬東等人傾軋過去。

走火入魔的凌飛仇所釋放出來的攻勢,隱隱的已經有超越神道巔峰境,直逼聖魂境的模樣。兩道如長川大河般的掌勁,縱橫馳騁,彷彿要將任何生靈都化為飛煙。不說萬東他們如何,這般威勢,即便是凌天厚,都有些心神發顫,不由得攥緊了拳頭,掌心處,滲出一片細汗!

凌天化和凌無霜等一干凌家高手,那就更不用說了,此時有一個算一個,無不是面色蒼白,嘴唇顫抖,額頭上則汗如雨下,完全抑制不住。

此時哪怕是有一座如雲的雄峰,若是擋在凌飛仇的掌勁之前,也得頃刻間崩塌湮滅!

「吼~~~」

伴隨著一道裂雲破天的龍吟,鼎龍率先沖了上去。小金的反應要比鼎龍稍慢一些,卻也是不甘示弱,一雙巨翅,當空急拍,硬是捲起了一道道摧山拔岳的颶風,與鼎龍互成犄角,呼嘯著迎向了凌飛仇的掌勁。

轟轟轟!

一連串好似雷鳴般的巨響,頓時破空大做。眾人腳下的大地,就好像地震了似的劇烈顫抖起來。凌天化和凌無霜兄妹有些站立不穩,下意識的便要拔起身形,到半空中躲避。不料兩人剛一起身,便感覺到一股無形的威壓,鋪天蓋地的向著他們壓了下來,駭的兩兄妹忙不迭的又落回到了地上,面色皆是一樣的發白。

在這種級數的對決之下,對他們而言,天空竟然已經成了禁區!這在之前,兩人是想都想不到的。

鼎龍和小金固然是勇氣可嘉,可僅憑他們兩個便想將凌飛仇的攻勢給破解開來,顯然是不可能!僵持了片刻之後,鼎龍和小金幾乎同時被凌飛仇的勁氣給劈的倒飛了出去。

鼎龍身上的七彩鱗片,一下子爆裂了數十塊之多,小金更是被直接打回了圓形,化作一頭普通大小的鷹隼,倉皇飛走躲避,口中不停的發出陣陣略顯凄慘的啼鳴。

可鼎龍和小金的出手,也不是一無所獲。凌飛仇的掌勁,硬生生的被它們消磨了一半還多。剩下的掌勁則被凌飛仇合二為一,直逼萬東,羅霄等人。

之前鼎龍和小金的表現,實在是過於神勇,都有些蓋住了萬東的鋒芒。就在他們兩個敗退的一瞬間,萬東開始爆發,身上陡然爆出一片金光,一股浩大純正,充滿著壓制的可怕氣息,立時便讓羅霄等人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

「老大,果然就是牛啊!」虎躍激動的直攥拳喊了起來。

羅霄急忙回頭瞪了他一眼,沉聲道「全力配合老大!現在我們只能靠自己了!」

羅霄話音一落,虎躍等人的身上幾乎同時閃爍起道道色澤不一的華光。雖然鼎龍與小金消磨了凌飛仇大半的勁氣,可剩下的,依舊足以將他們化作飛灰。

而就在萬東,羅霄他們全力準備最後一搏的時候,慕天南的眉頭微微一皺,身上也開始閃爍起瑩瑩的紫光。顯然也是在調集體內道氣,準備有所行動。

凌天厚見狀不由得吃了一驚,「慕老,您這是……」

慕天南的眼睛微微一眯,凝聲道「如果實在不行,那說不得,只好對不起凌老三了。」

「啊!?」慕天南此話一出,凌天厚直忍不住發出了一聲驚,通體生寒。

一旦情形不對,萬東他們抵擋不住凌飛仇的攻勢,慕天南立即便會出手了結凌飛仇,這無疑是表明,在慕天南的心目中,萬東他們的地位,遠要比凌飛仇更加重要。

這固然是讓凌天厚感到有幾分心酸,可他卻又無話可說。現實往往就是這麼殘酷,由不得你不去面對。此時凌天厚只能是在心中祈禱,祈禱萬東他們一定要擋住凌飛仇這一擊!

凌飛仇的掌勁直逼而來,萬東一聲厲嘯,羅霄等人的所有道氣,幾乎一股腦兒的同時釋放了出來。數十道彩色光芒匯於一處,那情景,比彩虹還更要燦爛炫目百倍。

轟!

兩股勁氣在空中狠狠的撞在了一起,立時便引起了陣陣驚雷轟鳴,七彩色的光芒,四處飛濺,猶如一場手雷雨,所到之處,掀起一片碎石沙塵,遮人雙目。

「不好!」縱然沙塵漫布,卻也遮擋不住凌天厚急切的目光。自達碰撞的一開始,他的目光就沒有移轉過。眼看著萬東羅霄等人釋放出的勁氣,被凌飛仇的掌勁不斷的向後逼退,凌天厚的心神頓時提到了嗓子眼兒。

「唉!」幾乎與此同時,凌天厚身旁的慕天南,也發出了一聲輕嘆。

這一聲輕嘆,更是讓凌天厚高懸的心差點兒直接從嗓子眼兒里跳了出來,回頭一看,只見慕天南緩緩的提起了手掌,掌心處紫光燦然,早已蓄積的道氣,彷如擇人而噬的凶獸,隨時都會撲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