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著重複兩遍,還說自己不緊張?

慕洛琛目光慵懶的落在她的臉上,見她鼻尖急的冒出了細細的汗珠,心頭微微的一動。

葉簡汐正想著事情,忽然見他伸手過來,葉嚇了一跳,想要躲開可沒躲開,因為她嚇得連動都忘記了。

而下一刻,額頭上有柔軟的東西掃過。

「葉小姐,口是心非可不是個好習慣。」慕洛琛將一方手帕展在她眼前,白色的手帕上,有明顯的汗漬。

僵硬的身體驀地放鬆了下來,葉簡汐也不知道自己腦子哪裡抽了,一把奪過那方手帕,「我這不是因為緊張出汗,是剛才你拉我走的太快了!」

話脫口而出,卻嚇了她自己一跳。

慕洛琛是誰,她敢這麼跟他說話!

可扭過頭,卻見慕洛琛嘴角彎了一道淺淺的弧度,沒有任何生氣的意思……這樣的他,少了一絲的距離,多了一絲的真實,就像……一個普通的朋友。

「那是我的錯,不應該走那麼快?」慕洛琛淡笑著調侃。

「不然你以為呢?」葉簡汐放開了心,同樣玩笑一般說道。

「好吧,我承認是我的錯,不知道葉小姐想要什麼償?」慕洛琛一本正經的徵詢。

葉簡汐歪著腦袋,說:「讓我想想,和慕少要東西,可不能輕易地開口。」

話說著,她做深思狀。

慕洛琛靜靜的望著她,等著她提出要求。

想了好一會兒,葉簡汐正要說出自己的想法,一道柔膩的女人的聲音忽然插進來,「琛哥哥,你在這裡幹什麼?」

葉簡汐一頓,把餘下的話忘了,扭過頭看向來人,只見來人約摸二十歲的年紀,穿著一身白牡丹滾金邊的旗袍,五官精緻,妝容一絲不苟,一雙杏眼裡透著粼粼波光,腰肢款款如弱柳扶風,饒是她作為一個女人,也不得不承認,眼前這個女是個尤物。 「溫婉,你怎麼出來了?」慕洛琛被打斷的不耐,在看到來人的時候,消減了一些,但臉上依舊沒什麼特別的表情。

「奶奶、爺爺他們找不到你,讓我叫你過去。」女人溫柔的回答,聲音如黃鸝鳴叫。

「嗯,我等下過去,你身體不好,以後這種事情,讓別人做。」慕洛琛淡淡地說。

見他沒和自己回去的意思,女人的眼底露出一絲失落和委屈,「可是,爺爺讓我立刻琛哥哥過去。」

慕洛琛聞言,眉頭皺了起來。

葉簡汐目光不經意的對上女人的目光,滯了一下,剛才是她的錯覺嗎?為什麼感覺她對自己有些敵意?眨了眨眼睛,又見慕溫婉的神色正常的緊,哪裡還有半絲敵意?不由得在心裡笑自己太多心。

「我沒關係的,慕先生你先走吧。」葉簡汐收回目光對猶豫不決的慕洛琛說。

慕洛琛幽邃的眸子看向她:「你跟我們一起進去,都是一家人何必這麼客氣。」

葉簡汐微笑著,心頭卻有些酸酸的。

一家人……她和他算哪門子的一家人?陸少安這個妹妹的身份是假的,如果他知道她是陸少安的未婚妻,還會像現在這樣和和氣氣的對她嗎?

她不說話,慕洛琛只當她默認了,轉身想要往大廳里走。

慕溫婉忽然開口問:「琛哥哥,這位是……」

她瞪著水靈靈的眼睛,望著葉簡汐,像是才看到她似的。

「她是簡汐,少安的妹妹。」慕洛琛淡淡地瞥了她一眼。

「陸家什麼時候多出了一個女兒?我怎麼沒聽家裡人提起過?」慕溫婉揪住這個話題不放。

慕洛琛的腳步一頓,漆黑的眸子里閃過一道暗芒,但旋即掩去,聲音淡淡地解釋:「簡汐她一直在國外讀書,所以沒人聽到過。另外,簡汐並不是少安的親妹妹,是少安一起長大的。」

「那就算青梅竹馬咯!」慕溫婉笑著說了一句,然後捂住嘴,故作懊惱的說:「看我這張嘴,說的什麼話,少安已經和婉如姐結婚了,又哪來的青梅……」

她吐了吐舌頭,又說:「對不起,琛哥哥,簡汐,你們別怪我。」

葉簡汐扯出一個笑:「沒關係,你又不是故意的。」

話雖這麼說,可葉簡汐心裡已經掛不住。

她不知道慕溫婉是不是故意的,但無論出於哪一種目的,足以讓她心驚膽戰,當初陸家扯的謊,那麼多的漏洞,有心人隨便一查就能知道。而慕洛琛何其聰明,他或許一開始沒察覺,但後面被人提醒一下呢?

葉簡汐心亂如麻,也不敢去看慕洛琛此刻的臉色了,她只求安穩的度過這一晚,之後她就再和慕家沒任何瓜葛。

偏偏怕什麼就來什麼,慕溫婉又不停的問她,關於她的事情。

重生之薔薇妖姬 葉簡汐隨意扯了幾句,準備含糊過去。

可慕溫婉忽然問起她留學的事情,「簡汐,你去哪個學校留得學?是學成歸來嗎?原本我也想去留學的,可擔心國外一個人不安全,又捨不得國內的人,就沒去,你一個人那麼小就出國留學,我真的好佩服你……」

葉簡汐頭痛,她根本沒去留過學,哪裡會知道這些,留學不過是陸母隨口扯得一個謊言,現在她要怎麼填補。

葉簡汐應付著回答,慕溫婉卻不罷休,接二連三的問問題。

怕再回答下去,出更多的紕漏。

葉簡汐抿著唇瓣不說話。

慕溫婉盯著她的臉,「簡汐,你怎麼不回答我問題呢。」

「我……」

葉簡汐張了張嘴,剛想要回答,慕洛琛忽然沉聲呵斥,「溫婉,你什麼時候這麼多話了?」 慕溫婉愣了一下,而後委屈的說:「我只是對簡汐好奇……」

「再怎麼好奇,第一次見面也不應該過多窺探別人的隱私。」慕洛琛聲音里隱隱的夾雜了嚴厲。

慕溫婉聞言,嘴張張合合,有好幾秒鐘都說不話來,最終開口時,眼裡泛著淚光說:「對不起。」

終於不用再接受盤問,葉簡汐鬆了一口氣,可看著慕溫婉泫然欲泣的模樣,又覺得沒必要鬧的那麼僵,於是說,「沒關係,又不是什麼大事。」

她說的誠懇,慕溫婉卻沒一點領情的意思,咬著下唇瓣,眼睛紅通通的看著慕洛琛。可慕洛琛像是沒看到她似的,低聲說了句「走吧。」便繼續向前走了。

葉簡汐在心裡暗暗地嘆氣,但也沒再耽擱下去,抬步跟上。

慕溫婉一個人站在原地,目光不甘的看著兩人消失的方向,等了一會兒,見慕洛琛沒回頭的意思,跺了跺腳,小跑著跟了上去。

走到大廳里,有人將三人引到了主桌旁。

葉簡汐大致掃了一眼,就看到了慕婉如和陸少安一家,其他的都是慕家上上下下,也沒敢多看,斂了眉眼,盯著桌布上繁雜的花紋。

「爺爺、奶奶。」慕溫婉開口叫了坐在首位的兩位兩人一聲,聲音柔的能滴出水來。

「溫婉、洛琛,你們可算來了,所有人都等著你們呢。」慕老太太笑著對兩人說道。

「我和琛哥哥這不是來了嗎?」慕溫婉親昵的趴在老太太的肩頭。

慕老太太臉笑成了花,「你這鬼丫頭。」

明艷都看的出來,慕老太太對慕溫婉有多麼的疼愛,葉簡汐站在那裡,慕老太太甚至沒正眼看過一次。

「奶奶,這是簡汐,少安的妹妹。」

就在葉簡汐準備偷偷地走的時候,慕洛琛忽然開口介紹。

慕老太太停下和慕溫婉說話,看向葉簡汐,上下打量了一番說:「原來是簡汐呀,我之前聽婉如提起過。」

她的話說的不冷不熱的,葉簡汐卻像是一點也沒感覺到似的,乖巧的笑著說:「慕奶奶好。」

慕老太太點了點頭,沒再說別的話。

慕洛琛又介紹了慕家其他的幾人,葉簡汐都一一的示好。

介紹的差不多了,葉簡汐這才被安排到座位上,她是以陸少安妹妹的身份參加,自然是坐在陸家人的身邊。也不知道巧合還是別的,她的左手邊是陸少安,右手邊是陸母,夾雜中間,感覺像是在冰火中一樣。

葉簡汐木著一張臉,不去看任何人。

可她不去惹別人,不代表別人不來招惹她。

剛坐下沒多久,陸少安就壓低了聲音問:「你去哪了?怎麼和慕洛琛在一起?」

葉簡汐張嘴,想要說話,可還沒說出一個字,腰窩處忽然狠狠地疼了一下,她吃痛,撞到了桌子。

桌子上的碗碟發出輕微的碰撞聲,引來其他人的注意。

葉簡汐勉強笑了笑,說:「不好意思。」

等其他人都不注意了,她側首看向陸母,剛才是陸母掐了她。

有慕家的人在場,陸母也不好露出特別明顯的情緒,只是暗暗地的瞪了一眼,警告她別耍什麼把戲。

葉簡汐看了她好一會兒,才收回了目光,垂眸看向自己的前面。

陸少安被她剛才忽如其來的動作驚了一下,安靜了一會兒。

但也僅僅是一會兒,沒多久,葉簡汐就感覺到自己的自己的腿有些癢,開始還以為是有蚊子叮咬,但很快她就感覺出來,那並不是什麼蚊子,而是陸少安的腿。

借著桌布,陸少安的小腿輕輕的磨蹭著她的腿,色情到了極點。 葉簡汐握住筷子的手一緊,渾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忍了好久,她才壓抑住想要耍他一巴掌的衝動,將自己的腿往旁邊挪動了一下。可她挪走,陸少安沒一會兒,又粘了上來。如此反覆再三,直到她避無可避,陸少安依舊面不改色的貼著她。

葉簡汐忍無可忍的,側首盯著陸少安。

陸少安感覺到她的目光,好不知羞恥的扭過頭,曖昧的笑了笑。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時光 葉簡汐見他這樣,恨不得給他一耳光,立刻站起來走人。

偏偏這個時候,陸母感覺兩人不對勁,又開始掐她,被這兩母子折磨,葉簡汐的怒火蹭蹭的向上躥,她緊握住筷子一動不動了幾秒鐘,忽然抬腳用力的踩在陸少安的腳上。

她今天穿的是細跟高跟鞋,力道十足,陸少安當即變了臉色。

「哥,你怎麼了?怎麼看著臉色不好?」葉簡汐面不改色的出聲問。

慕婉如聽到立刻關心起陸少安,「老公,你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搶婚厚愛:生猛老公我怕怕 為什麼臉色這麼差?」

陸少安盯著葉簡汐,面部有些扭曲:「我沒事。」

「怎麼會沒事,你都流冷汗了,要不要讓醫生看一下。」慕婉如拿出手帕,擦去他額頭的冷汗。

「我真的沒事。」陸少安不耐煩的說。

慕婉如愣了一下,然後露出委屈的表情,「我只是關心你。」

陸少安意識到自己剛才聲音有些控制不住,緩和了聲音道歉:「對不起。」

慕婉如勉強扯了扯嘴角,「沒事,老公,你不用道歉。」

葉簡汐聽著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的,面不改色的繼續喝湯。

宴會還在繼續,先是慕老爺子發言,然後是慕家的子孫送禮物,結束晚餐后,舞會正式開始了。

慕婉如拉著她一起去跳舞,葉簡汐搖了搖頭,連連推辭說自己不會。

慕婉如見她實在沒跳舞的興緻,便和陸少安甜蜜的走了。

葉簡汐站在角落裡,目光靜靜的看著舞池裡的人,想到了很多事情,她並非不會跳舞,從五歲起,母親就要她學習舞蹈,一直持續到葉家敗落,她都在堅持。不想在這個舞會上跳舞,一是害怕引起別人的注意,二是不想和陸少安、慕婉如攙和在一起。

「怎麼不去跳舞?」

熟悉的聲音響起,葉簡汐溫聲看向身側,見到是慕洛琛,「我不會跳舞。」

「真的不會?」慕洛琛尾音輕揚的問。

葉簡汐點了點頭,「真的不會。」

「不會,我可以教你。」不等她拒絕,慕洛琛又說,「不許再推辭了,這一支舞,就當是我上次幫你忙的報答。」

話說到這個份上,好像她沒拒絕的餘地了。

葉簡汐只好硬著頭皮說:「我很笨,學不會的。」

「沒關係,慢慢來。」慕洛琛很快回答。

慕洛琛做了個標準的紳士禮儀,在葉簡汐的手搭在手心裡后,嘴角微微的勾起一道弧度。

舞曲是一首節奏比較慢的交誼舞曲,葉簡汐閉著眼睛都能記得怎麼走舞步,可想著讓慕洛琛知難而退,她就故意走錯了舞步。

「不好意思,我真的不會跳舞。」

「不好意思,我又踩到你了。」

「又踩到了,實在對不起……」

反覆幾次踩在了他鋥亮的皮鞋上,葉簡汐心裡舒了口氣,臉上卻寫滿了羞愧,「對不起,我還是別跳了。」

她說著,要放開慕洛琛的手離開。

可手剛鬆開一點,就被慕洛琛緊緊地握住,然後他壓在她腰肢間的手,也微微的用力,讓她整個人傾向自己。

「真的不會跳舞嗎?」慕洛琛頷首,漆黑的眸子深深的望進她的眼底,聲音低啞。

他離得那麼近,她能看到他臉上淺短的絨毛,以及感覺到他的氣息噴洒在自己的臉上。

葉簡汐有些慌亂,「我真的不會,慕先生,請你放開我。」

她說著掙扎著,想要拉開兩人的距離,但她那點力氣,在他跟前就像玩似的。

慕洛琛看著她微紅的臉頰,嘴角露出淺淺的笑,然後手稍微一用力,就將她緊緊地摟在懷裡。

舞曲恰好由交誼舞轉為探戈,整個舞池裡瞬間變得激情昂然。

「葉小姐,撒謊可不是好習慣。」

葉簡汐聽到慕洛琛在自己的耳邊低聲呢喃了一句,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他帶著挑起了探戈。

練習了那麼多年的舞蹈,很多動作幾乎成了本能,在驚慌之下,她做出了標準的舞姿。

等回過神來,已經晚了。

僅僅那幾個舞步,足以說明,她不止會跳舞,而且是精通。

葉簡汐見自己的謊言被拆穿,也就沒再繼續隱瞞下去,默默地配合著慕洛琛的動作。

慕洛琛眼眸里揚起笑意,更加投入舞曲里。

而不知不覺,原本熱鬧的舞池裡,漸漸的安靜了下來,紛紛看向舞池裡的兩人。

葉簡汐的舞姿很有張力,哪怕是很難的動作,她都能配合的很好,而慕洛琛不緊不慢,遊刃有餘的掌控,兩人配合默契到了極點。 「你妹妹不是不會跳舞嗎?」慕婉如盯著舞池裡的葉簡汐嘴撇。

她從小被人捧慣了,哪裡能受得了別人對她撒謊?葉簡汐前一刻還跟她說自己不會跳舞呢,後腳就勾搭上她哥了,這不是擺明了撒謊嗎?虧得她拿葉簡汐當自己人,沒想到她這麼對自己。

陸少安一點也沒聽到她跟自己說什麼,他的目光死死地盯著葉簡汐,雙手攥在一起,心裡的妒火燒的他幾乎化為了灰燼。

舞曲越接近高潮,葉簡汐發揮的也越來越好,盈盈不堪一握的腰肢如水一般柔軟而曼妙,動作之間她的裙擺輕揚,露出白皙而漂亮的雙腿,髖部甩出去的力道也恰到好處。

慕洛琛望著她的黑眸愈發驚艷,他沒想到她的舞技會比很多專業的舞者都要好。

但驚訝歸驚訝,他的舞步卻一點也沒亂。

而專註於舞蹈的兩人,自然沒注意到,舞池裡漸漸的只剩下了他們兩人。

到舞曲行進到結尾,兩人完成最後一個動作時,偌大的大廳里,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兩人身上。

慕洛琛攬著葉簡汐的腰肢,漆黑的眸子宛若幽譚,籠著一層煙霧,像是要把她吸進去似的。

葉簡汐與之對視,幾乎忘了自己身處的位置。

直到大廳里響起潮水般的掌聲,她這才回過神來,意識到自己剛才太過張揚,她慌亂的想要站起來。

可慕洛琛有心戲耍她似的,大手握住她的腰肢,怎麼也不肯鬆手。

一杯羹 「放手。」葉簡汐壓低了聲音說。

慕洛琛嘴角微微的一勾,露出一抹淡笑:「葉小姐,舞跳的不錯。」

葉簡汐想到自己剛才說的話,臉瞬間漲紅。

慕洛琛扶著她站穩,想要再說話,葉簡汐卻拉開他的手,轉身就往人群里溜。

慕洛琛抬步想要追她,可一道身影卻走上前,攔住了他的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