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殿下,容臣說兩句。」

「你還有臉說?」

王圭似乎還是要說下去。

「太子殿下會在這裡,是否與英雄樓有些關係吧?」

李承乾沒有想到王圭竟然會主動懷疑自己。

對於自己在英雄樓的一切。

他怎麼也不會承認的,只要不承認,他能拿自己這麼辦?

「王圭這似乎不是你關注的點,本王問你話呢!」

李承乾卻是這麼說道。

「太子殿下……」

「住口,你是要對本王不敬嗎?」

李承乾直接喝道,聲音比他還要大。

讓得一邊的鄒鳳熾聽得是瑟瑟發抖。他還重來沒有看過李承乾是這樣的,想不到這一具十歲的身體里竟然藏著如此巨大的威力。

那簡直是比大人還要大聲的聲音。

底下的人似乎聽到了咆哮,正要上去,程處默卻是攔住了他們。

同時,底下的夥伴們也圍了過來。

不讓他們上去一步,其實,就算他們上去了,又能怎麼樣呢!

「不敢!」

王圭這下直接忍慫了。

這不像他啊!

「本王諒你也不敢!你吧,你過來這裡是幹什麼的?是因為你王家拼不過英雄樓,而你藉機過來惹事的嗎?我告訴你了,你這種想法十分危險的!」

「下官不敢……」

「你最好不敢,皇上曾令我過來這裡討要一些國酒,如果他知道你過來惹事的話,他會怎麼想?」

國酒之名,是李世民給的,也僅有英雄樓有。

其他的都是假的,但是又有禁酒令,除了李世民點頭之外,沒有人一個官員敢喝。

因此李承乾說出了是李世民讓自己來的,這樣王圭必然也不敢去問。

而李承乾也只是嚇嚇王圭而已,為了以後不讓他以為這酒樓是自己的,而給自己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麻煩,雖然他的技能效果還在。

「這……」

「哼,果然是這樣的,你吃飽了撐著是吧。沒事過來這裡幹什麼?這事,本王得好好教育一下你,你這麼做是十分危險的。對你一點好處都沒有的。」

「我……」

「我什麼我!難道本王說得沒有錯嗎?」

「是是是……」

王圭被懟得一句話是不敢說,他的頭低得很低。

接著李承乾又開始威脅道:「識相的,最好管住你的人,如果再敢對這英雄樓不利,你可是知道的,皇上對於這裡十分看好,你將知道結果是怎麼樣的!」

「這……」

王圭被說得是一無是處,他可是一個久經人事的老頭啊,竟然被一個十歲的孩子給說得了這樣,那可是十分憋屈,他又不能回懟過來。

因為李承乾這次出來是為了李世民出來的,他信了。

國酒的事,他也是記憶十分之深。

如果他知道李承乾就在兩個時辰之前還救了長孫皇后的命,那他敢說他的壞話,基本算是踢到了鐵板了。

「怎麼?你還有話要說嗎?」

「這……下官不敢!」

「本王諒你也不敢!」

接著李承乾笑了,因為這個時候系統來了提示。

提示:

王圭掉下三個技能、屬性,請選擇其中一個選項。

屬性一:魅力+4

屬性二:政治+3

屬性三:智力+3

嗯?魅力+4,這個屬性似乎非常不錯了,一次就來四點技能,直接將他的魅力提升到了4。

重生之天價經紀人 他想都沒想直接選了魅力+4。

這一加上去,感覺自己自信了一些,同時王圭看自己的目光也變得不大一樣,目光之中,少了一絲絲仇恨。

這就是魅力嗎?

可以化干戈為玉帛的技能嗎?

換句話說一下,他走到哪裡,都應該會受到關注吧?

這個屬性真好。

「太……」

「在外面就不必叫本王了,好了,你下去,現在就回去,管好你的王家,若是你敢在出手干預英雄樓的事,那麼皇上那裡,你怕是說不過去!」

怦然婚動,老婆高高在上 他這麼說道。

王圭一直點頭稱是。

是是是

「好了,下去吧!」

王圭如釋重負一下,低頭出去。

這底下的人一看到他這般模樣都驚呆了,這還是他們認識的王圭嗎?同時也是好奇在房間裡面的人是誰。

當王圭下到樓下的時候,程處默哈哈大笑。

「快些離開吧,這裡不是你們所能呆的地方!」

王圭不語,他的手下似乎要說些什麼,但是看他的臉色,也不敢講。

王圭走了出去,回頭一看,李承乾就在上面,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他有些鬱悶了。

沉住了氣,對著手下道:「走!」

完后一行人等便離開了當下。

而程處默處則是開始渲染道:「大家繼續,也不是什麼大事,我們掌柜的背景強大,無人可敵!」

若是以前,人們可能不信,現在的人們算是信了。

李承乾只在上面不斷的搖頭,而後又進入房間內。

大概在英雄樓內呆了一個多小時,他便與薛仁貴二人往著東宮而去。

這一到東宮,便看到了馮孝約直接上前。

「太子殿下,您總算回來了,聽說吐蕃王子又來了,現在在太極宮中,皇上正在接待!」

這個松贊干布又來了?

「好了,本王知道了!薛仁貴,我們去看看吧!」 李承乾迅速的進入太極宮中,此時的文武百官們都在。

李世民在龍椅上面,看著下面的一切。

這個時候的長孫皇后並沒有在場,也是,她剛才生了一場大病,總不能讓她再來了吹風的吧,因此,沒有出來,也是正常不過的事。

六部尚書與房玄齡、程咬金等都在當場,與此同時還有一些吐蕃人也在那裡。其中有他熟悉的祿東贊此時正在滿臉堆笑著與李世民對話著。而松贊干布則在一邊看著四周,略有所思。

上次,他被李承乾給打了,因為李麗質的事,這傢伙一多半在找李麗質吧。可是現在要讓他失望了,李麗質無論如何也是不會出來見他的。

他哪裡知道,所有皇子公主,除了他有權力上朝之外,其他人都沒有這個權力,除非李世民特別允許。

他怎麼可能找得到長樂公主?

李承乾一進來,便與李世民行了禮。

「兒臣拜見父皇!」

眾臣也是道:

「臣等見過太子殿下!」

一陣禮儀之後,那祿東贊也是笑了笑道:「大唐太子安好?」

李承乾直接就問:「本王很好,不必勞煩你們記掛!對了!你們的戰馬準備好了嗎?」

軍少心尖寵之全能千金 上次贏了他們的戰馬的事,十分刺激,這次他們又來了,定是還戰馬的事。

李承乾也沒有給過他們太多的面子,就這麼直接問了。

祿東贊這時說道:「是是是!四千戰馬已經準備好了,而我們贊普又準備了一萬頭羊,準備送與大唐!」

這些人還算守信,可是後面的一萬羊是怎麼回事?

平白無故的,就送一萬羊,那算什麼?所謂無功不受祿,他可不相信這些吐蕃人會這麼好心的。

李承乾覺得這事有蹊蹺。

他敢這麼說,一多半是有求於大唐。

但嘴上卻是說道:

「我大唐國力強大,你們進貢也算是情理之中,非常好,值得表揚!」

非旦不給他們感謝,而是表揚。

這話讓吐蕃人聽在耳中,十分不是滋味。

有點像熱臉貼人冷屁股的意思在。

明明是有求於大唐,怎麼就變成進貢了。

李世民在一邊也是聽得十分的爽啊。

「這……」

所有的吐蕃人都啞然了。

松贊干布則是出來道:「那日見了長樂公主之後,讓本王子日思夜想的,所以我想以一萬羊為聘禮贏取長樂公主!」

李承乾一聽覺得果然如此。

同時也引得大臣們的不滿。

「說什麼呢?我朝公主怎麼可能下嫁吐蕃?」

「吐蕃算什麼,只不過是我們的一個邦國,怎麼能迎娶公主?」

「公主才多大,吐蕃王子就覬覦公主美色了,吐蕃人都是這樣的嗎?」

「一萬頭羊就想娶公主,這吐蕃人心裡在想什麼呢?」

沒有一人是覺得舒服的,紛紛出面指責於吐蕃的人。

畢竟吐蕃人還是太讓人心煩了,他們作為外邦人的存在,在大唐給你臉,你就收好,別得寸進尺了。

這時,卻有一人提出了相反的意見。

「皇上,臣以為,可以讓公主下嫁,以交雙邊之好!」

眾大臣一看,原來是長孫無忌,這傢伙怕是要惹事了。

松贊干布看了長孫無忌一眼,便投之以感謝的目光,長孫無忌卻是一點都不在意。

似乎沒有什麼特別的情感在。

現在看來,他是要與李承乾對著幹了,李承乾說可以,他卻要說不行。

李承乾不滿意,他卻是要求要這麼做。

這種舅舅不要也罷,而且他的靈魂也不是原來李承乾的,對於這些人,除了長孫皇后與李麗質之外,其他人都不是他親近之人。

李承乾怎麼可能讓他得逞。

開什麼玩笑,讓公主下嫁?

他想得美啊!

「齊國公,你怕是腦袋被燒壞掉了嗎?竟然說出這樣的話來!真讓人意外!」

不等李世民說話,李承乾先是懟道。

剛才他還沒空懟,現在說什麼也要懟上一懟,也許這貨身上還能掉下一些好技能也說不定。

長孫無忌卻是說道:「太子殿下,臣再怎麼也算是大唐第一功臣,你卻當著眾人辱罵於臣,是何居心,可有將皇上看在眼中?」

李世民也是出面道:「是啊,乾兒,朕允許有不同意見,這傷人的話,還是少說!」

李世民對於自己的態度似乎變好了一些,也許是因為他剛才救了長孫皇后,或者是因為他的魅力+4了。

對於這點,他感覺得到了。

「父皇,且聽兒臣說來!」

大家都安靜了下來,他們想聽聽李承乾要怎麼說。

「吐蕃算什麼東西?他們高攀不到我大唐,我大唐的國力是他們的幾倍,他們還要仰仗於我們生存,我們有必要將主公下嫁嗎?那不是自降身份。

只有弱者才會和親!齊國公是認為我大唐太弱了嗎?還是覺得嫁的不是自己的兒女?不心疼?你所倡導的,嫁出去的,可是父皇最心愛的公主啊!你於心何忍?」

李承乾說得十分慷慨激揚,這個時候的松贊干布與祿東贊等吐蕃人的臉色變得十分慘淡,他們出使大唐從來沒有受到如此屈辱。

現在卻是被李承乾給懟了,這讓人心裡十分不是滋味。

長孫無忌更是氣得要命。

「胡說,簡直胡說,沒有的事!」

「沒有的事?那你為什麼說這種話出來,你是想讓母后的病情加重嗎?你這種人,說話十分不負責任,口口聲聲說著為自己的妹妹好,其實呢?你的心中卻是巴不得她過得不好,你可真的是十分虛偽!這種表現,虧皇上對你這麼上心!」

李承乾的話像是一根針一直刺入了李世民的心中。

長樂公主可是長孫皇后最愛的女兒,趁著她現在大病未好,如果真將公主嫁出去的話,那不是得生氣?直接氣暈在地,如果病情加重的話,誰來負責?

長孫無忌被說得是一言不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