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面追來的兩輛SUV、銀色麵包車、小轎車,全都緊跟著改道,追著葉修而去,沒有一輛車理會徐唐兵的藍跑。

大概十五分鐘后,葉修開著車來到一片樹林旁邊,停下。

下車后,他從路邊樹枝縫隙間,靜靜向後方遠遠追來的那些殺手車輛看了一眼,嘴角露出一抹彷彿死神的微笑,轉身走進小樹林中。

「死亡遊戲開始了。」葉修帶著輕笑的聲音,輕輕回蕩在樹林中。

一陣包含著濃烈寒意的殺機,彷彿一陣勁風刮過樹林,吹得青綠微黃的樹葉簌簌亂抖。

僅僅過了片刻,兩輛黑色SUV、一輛銀色麵包車、一輛小轎車開到樹林邊,急剎車下,輪胎和路面劇烈摩擦,發出瘋狂的嚓嚓聲響。

緊接著,兩輛SUV車門打開,幾個身材魁偉的黑衣男子端著槍下來,二話不說,先對沈家的轎車胡亂掃射一通。

霎時間,子彈如同暴雨,劈里啪啦地打出,打在轎車身上,砰砰砰暴響不停,密集的子彈產生的巨大衝擊力,使得整輛轎車為之震動。

一個個猙獰的彈坑出現在轎車閃亮的車身上,赫然醒目。

不過,沈家豪車防彈的性能也的確是頂級,即便被那麼多子彈衝擊,防彈玻璃已經被打花了,依然沒有破碎。

瘋狂掃射一陣之後,有兩個黑衣男子端著槍走上前,察看之下,發現轎車裡根本沒人,眼角一陣抽搐,罵道:「他媽的逃走了!」

從後邊小轎車走下來兩個西裝革履的男子,像是一對雙胞胎,戴著墨鏡,面色倨傲,對前面十餘個持槍黑衣男子冷冷吩咐道:「給我進樹林里去找!今天要是干不掉那個王八蛋,誰也別想回去!」

十餘個持槍黑衣男子應了一聲,端著槍,氣勢洶洶地衝進樹林。

此刻,葉修正在樹林深處,背靠著一棵大樹,神情悠然地顛著手中幾塊石子兒。

雨後的樹林里一片潮濕,陽光照下,四下里亮閃閃,空氣清新,帶著淡淡泥腥味和草木的芬芳。

葉修靜靜地呼吸著清新的空氣,一口呼吸顯得十分悠長。

他已經聽到身後不遠處響起腳步聲,共有兩個人的腳步聲,輕緩而謹慎。

葉修神色忽然一凝,將手中一枚暗紅的石子兒緊扣指間,整個人呼吸完全收斂,像是徹底融入這片樹林,消失了一般。

忽然,在距離葉修藏身處兩丈之外的地方,竄出來一隻野貓。

早已緊繃神經的兩個黑衣男子,聽到動靜,毫不猶豫,直接開槍掃射而去。

就在這彷彿令人窒息的剎那,葉修的身子忽然從大樹背後閃躍而出,身子橫空的瞬間,緊扣手中的那枚紅色石子兒,嘣一聲彈出。

紅色石子兒帶著強勁的彈力,彷彿子彈一般,哧一聲洞穿一簇樹葉,向左邊那個正持槍對野貓掃射的黑衣男子迸射而去!

啊!一聲慘叫中,那一枚紅色石子兒射入黑衣男子左眼,帶著強勁衝擊力,洞穿他的腦袋后,終於力竭,從黑衣男子後腦勺一個血洞滾落而出。

右邊受驚的黑衣男子瘋狂地向葉修掃射而來。

在子彈飛行的空隙間,葉修的身子已向旁邊翻滾而去,躲到另一棵大樹背後。

活著的那個黑衣男子目光驚惶地搜尋著,不時開槍亂打,打得樹榦砰砰作響。

就在槍聲停歇,整個天地間彷彿安靜下來的那一刻,扣在葉修指間的一枚麻灰色石子兒猛然擊向旁邊數丈之外一棵大樹樹榦上。

突然出現的動靜,使得黑衣男子頓時一驚,端槍掃射而去。

而在那一瞬間,滑落在葉修指間的一道寒芒,陡然斜刺里向黑衣男子迸射而去。

彷彿一道細小的閃電,帶著寒冽的光華,霎時間插入黑衣男子的咽喉。

黑衣男子悶哼一聲,手中輕機槍掉落在地,雙手捂住喉嚨,喉嚨里發出喀喀的聲音。

靳少的祕密愛妻 轉瞬間歪倒在地,氣絕身亡。

葉修快步衝到兩個黑衣人身邊,從黑衣人喉嚨之上拔下飛刀,然後撿起黑衣人的兩把輕機槍,快速離開。

片刻之間,葉修拿著兩把輕機槍出現在一個土溝之中,伏低身子。

剛才黑衣人的槍聲和慘叫聲,很快將其餘的黑衣人吸引而來。

葉修藏身在土溝中,屏住呼吸,將自己的氣息完全收斂,彷彿消失了一般。

在這種狀態下,他的靈識顯得無比靈敏,可以清清楚楚聽到趕來的黑衣人的腳步聲,從腳步聲判斷出人數。

只見共有六個端著新式衝鋒的黑衣人,快步向葉修藏身的土溝而來。

這些黑衣人仗著自己人多,武器牛逼,匆匆行走間,顯得氣勢洶洶,肆無忌憚。

就在這五個黑衣人距離葉修大概兩丈開外的時候,陡然葉修眼中寒芒乍現,翻身而起,沒有絲毫停頓,一手一把輕機槍,對著正衝上來的五個黑衣人瘋狂開火!

砰砰砰,彷彿暴雨的子彈聲,響徹這片樹林。

只見這個青年比葉修還矮了一點,麵皮微黑,穿著麻布汗衫,神情淡然。

這樣一個貌不驚人的泰拳王,倒是讓葉修微微錯愕。不過,從他神光內斂,顯得平靜無比的雙眼,他發現,這個泰拳王的確是一個高手。 猝不及防的五個黑衣人,還來不及開槍,已經被葉修兩把輕機槍轟成了篩子,千瘡百孔,死得不能再死!

不過,這一波瘋狂掃射,也瞬間將兩把輕機槍的全部子彈打完,葉修將兩把空槍丟在地上,正要衝上前撿那五個黑衣人的衝鋒,猛然,砰砰突突的子彈,彷彿疾風暴雨,向他席捲而來。

緊急間,葉修一個閃電般的撲躍,滾身回到剛才那道土溝之中,身子緊緊伏低的剎那,只見咻咻曳光的子彈,砰砰連響,打在土溝邊的地面上,爆碎的草皮泥土瞬間亂飛。

葉修在土溝中快速匍匐而行,眨眼間,從土溝的另一端一躍而出,撲向旁邊一塊大岩石的後面。聽到動靜,黑衣人瘋狂掃射而來,如雨的子彈,砰砰連響,打在岩石之上,碎屑亂飛,火花四濺!

葉修身子背靠著岩石,嘴角露出一抹靜靜的冷笑,那一抹彷彿活物一般躍動的寒芒,悄然滑落到他的指間,在上方投下的一縷陽光照射下,寒意凝聚到芒尖一點,躍躍欲發。

另一邊,總共有四個黑衣人,持槍掃射一番后,彼此使了一個眼色,兩人一組,從兩邊向葉修藏身地合圍而去。

葉修輕吸一口氣,右手緊扣飛刀,左手緊扣兩枚石子兒。

與之同時,他的靈識散發而出,將四個黑衣人的腳步軌跡聽得清清楚楚。

下一刻,左邊的兩個黑衣人,率先出現在葉修的視野中。

葉修收斂的鋒芒,在那一刻瞬間炸開。

黑衣人還來不及開槍,葉修緊扣在左手的兩枚石子兒,已嘣嘣兩聲,急彈而出。

兩枚石子兒破空而去,帶著隱隱驚雷之聲,一瞬間,分別插入兩個黑衣男子的手背手腕,劇痛之下,兩個黑衣人手中的輕機槍掉落在地。

就在這時,右邊出現的兩個黑衣人已經向葉修開火。

曳光的子彈咻咻射來之際,葉修的身子彷彿一張弓,向旁邊彈射而出。

身子騰空的剎那,一直緊扣在右手的那一道寒芒,嗤一聲,帶著一線鬼魅般的弧度,向最前面的那一個黑衣人射去。

只見那一道寒芒從前面那個黑衣人喉嚨下劃過之後,叮一聲彈在旁邊的大樹上,頓時改變飛行軌跡,帶著凌厲的余勁,從后插入另一個黑衣人的頸窩。

一刀射殺兩人!

葉修騰空的身子剛沾地,便猛然爆出一波凌厲氣勢,彈射而出,向左邊那兩個正要忍著劇痛撿起輕機槍的黑衣人,狂飆而去!

霎時間,帶著全身衝擊力的一拳,當先狠狠轟在一個黑衣人身上,那個黑衣人慘叫一聲,高大的身子竟是倒飛而出!剩下的那一個黑衣人已經撿起輕機槍,在他手指扣下扳機的那一刻,葉修一個飛腳旋踢而出,砰一聲,將他手中的那架輕機槍踢得粉碎。

黑衣人大驚失色,嚇得呆住了。

葉修眼中殺機迸現,身子向前衝去,屈膝頂在黑衣人的肚子上,黑衣人痛哼一聲,彎下腰。就在那一剎那,葉修雙手抱住他腦袋,大吼一聲,擰斷他的脖子。脖子斷裂,發出連串瘮人的咔嚓脆響。

那個黑衣人連慘叫聲都發不出了,氣絕倒地,死不瞑目。

葉修目中寒芒閃動,刷一下掃向那個被他踢飛的黑衣男子。

此刻那個黑衣男子跌坐在地,嘴角流血,已經嚇得肝膽俱裂,面無人色,全身發抖!

葉修如刀的目光射向他的時候,他眼中爆發出一陣巨大的驚恐,喉嚨里壓出一個含混驚惶的聲音:「不……不要……」

葉修冷笑著走上前,一把扭斷他的脖子。

輕輕拍拍手,葉修返回剛才右邊兩個黑衣人倒地的地方,從其中一個黑衣人的頸窩之上拔下飛刀,用樹葉擦去血跡,收了起來。

這片刻間,樹林里竟是一片安靜。

微風吹過,樹葉沙沙作響。

四下里,安靜得有些詭異。

葉修靜靜地皺起眉頭,看著前方樹林,眼中寒芒閃爍。

猛然,兩股濃烈的殺機從前方樹林衝擊而來。

霎時,只見兩道黑色人影,彷彿鬼魅一般出現。

這是兩個西裝革履、戴著墨鏡的男子,兩個人一樣高矮,一樣胖瘦,無論穿著外貌,竟然都是一模一樣,看起來就像是一個人的兩個分身。

這兩人,是一對雙胞胎,是林震南手下的著名殺手,青海雙梟。

左邊那個是哥哥,名叫扎木空。右邊那個是弟弟,名叫扎木虛。

此次,正是青海雙梟帶隊追殺葉修。

從他們身上散發而出的濃烈殺機,葉修意識到,這兩人實力強勁。

溺寵上天:腹黑老公惹不得 不過,對於他來說,卻也沒有太大不同。

微微一笑,葉修輕悠悠地說道:「你們手下小嘍羅們都已死,現在輪到你們了。」

「你也活不了。」左邊站著的扎木空寒聲說道。

葉修輕笑一聲,緩緩向前走了兩步,道:「現在問你們一個問題,如果答對,可以給你們一個痛快。」

不等葉修問,右邊站著的扎木虛冷冷嗤笑一聲,道:「你是不是想知道誰要殺你?」

「不錯,」葉修臉色一沉,喝問,「是誰?」

扎木空呵呵笑道:「這種事情,我們怎麼可能亂說?你已經死到臨頭,省省吧。」

「哼,你想知道,老子偏不告訴你,讓你死不瞑目。」扎木虛冷笑著說。

看著兄弟倆臉上的冷笑得意,一片冰冷泛青的殺氣,從葉修臉上翻湧而出。

在那一刻,他胸中莫名有一股難以壓制的憤怒。

「死!」葉修陡然厲喝一聲,手中寒芒飆射而出,直直插入扎木虛的喉嚨!

頓時,扎木虛的冷笑聲變成了詭異的喀喀聲,喀喀聲中,血沫不停地從他的喉嚨里噴涌而出。

眼見弟弟扎木虛竟然被葉修一刀秒殺,扎木空大吃一驚,睜大了眼,眼角抽搐。

「阿弟!」扎木空突然大叫一聲,一把抱住就要倒下的扎木虛。

扎木虛眼中透著不甘,怨恨地說道:「大哥,給我報仇!」

「阿弟!」扎木空失聲痛呼。

扎木虛喉嚨里咯一聲,氣絕而亡。

「該你了。」葉修冷哼一聲,看向扎木空。

扎木空滿眼傷痛,渾身發抖,緩緩地站起身來。

「今天,我要你魂飛魄散!」從扎木空的喉嚨突然擠出一個聲音,顯得陰冷無比,彷彿來自地下幽冥。

轉瞬間,四下里竟是陰風習習,鬼氣森森。

刺骨的陰冷,使得葉修陡然臉色一變,急忙後退數步。

「鬼道!」葉修看著已經大變樣的扎木空,眼角抽搐,失聲叫道。

在這華夏國,有一些異能秘術,只有極少數人能夠修鍊。

而鬼道,就是其中之一。

修鍊鬼道者,可以操控陰煞之力,召喚亡靈。

此刻,只見扎木空臉皮青黑,雙眼血紅,渾身黑氣繚繞,正是在施展鬼道之術。

這麼多年,葉修縱橫世界各地,只有曾經一次和鬼道高手交過手,那一次,他也是險象環生,艱難取勝。此後,他下意識地對鬼道高手頗有些心有餘悸。

沒想到,現在他遇到的青海雙梟,竟然是鬼道高手。

此刻,周圍陰風四起,葉修身在其中,感覺自己的身子都變得有些僵硬,身體的反應度、靈敏度也受到侵損。

陰風化作一縷縷黑氣,向扎木空匯聚而去,圍著他的身子旋繞起來。

「不行,得立即擊殺他!」葉修聽到扎木空身上有隱隱鬼哭之音響起,心念急轉間,猛然大喝一聲,身子彈射而出,一記沖拳,狠狠打向扎木空。

就在葉修拳頭擊中扎木空的那一刻,扎木空渾身的黑氣,霎時間凝聚成一個厲鬼之臉,尖聲嘶吼。

那是一種足以讓任何人膽顫的厲鬼叫聲,即便是葉修,在如此近距離下,首當其衝,也是心神為之一顫,拳頭上的力道頓時消散。

葉修臉色劇變,身子飛退。

此刻,只見從扎木空身上凝聚而出的厲鬼,嘶吼著,張牙舞爪向葉修撲了上來。

葉修面色凝重,猛然沉喝一聲,指尖閃爍金光,掌心隱現佛陀之印,一掌對著厲鬼拍出!

撲上來的厲鬼,頓時被這一掌拍得慘叫一聲,稍稍退卻,但緊接著又撲了上來。

而此刻的葉修,拍出一掌之後,渾身力氣彷彿被抽去大半,面色微紅,呼吸急促,根本無力再打出第二掌。

但若是被厲鬼纏住,他更會完蛋。

慌急間,葉修身子倒地向後翻滾而去,一把抓住剛才黑衣男子們所用的衝鋒槍。

沒有絲毫猶豫,葉修端著衝鋒槍,對著撲上來的厲鬼瘋狂開火。

曳光的子彈,彷彿急雨一般,砰砰砰激射而出。

而在暴雨般的子彈衝擊下,那個厲鬼頓時無法再前進,鬼氣凝聚的鬼體,被子彈衝擊得散亂。

葉修曾經和鬼道高手交過手,知道這鬼體雖然可以用槍衝擊破壞,但根本沒法消滅。

一旦停止射擊,鬼體很快就會重新凝聚而成。

只有擊殺施術者,鬼體才會潰散。所以此刻,葉修必須得想辦法擊殺前方籠罩在鬼氣中的扎木空,才能讓這個厲鬼消失。

很快,葉修手中的衝鋒打完子彈,緊接著他又抓起旁邊另一把衝鋒,瘋狂掃射而去。

就在這一把衝鋒剛剛打完子彈的剎那,厲鬼鬼體還沒完全凝聚的時候,葉修的身子彈射而出,從旁邊斜刺里,沖向扎木空。 在一片感謝獸神,感謝獸神使者的聲音中,風玫這邊,耳中充斥的卻全是蛋蛋的嚷嚷聲——

「吱吱……」娘親好苦啊!

風玫:「……」她不苦啊。

「吱吱……」娘親好難吃啊!

風玫:「……」她……難吃嗎?不知道,沒吃過。

「吱吱……吱吱……」

……

「吱吱……」娘親太噁心了!

風玫眼一眯:「你說什麼?」

蛋蛋:「……娘親,我不是說你噁心啊,我是說真的,娘親,真的太噁心了,我以後再也不要幹這種事了!!」

風玫:「……」罷了,她跟一枚蛋計較什麼呢?

不過,她也沒想到蛋蛋會直接將那些毒素給「吃」了。蛋蛋身上充斥著極為濃郁的靈力,她原想著蛋蛋會用靈力化解那些毒素,哪知道它會吸收……難吃,噁心,怪她嘍?

因為太難吃,它說最後實在吃不下去,所以……現在那些中毒的人正處於餘毒未清的狀態。

不過銀宛已經帶了草藥回來,足以清了他們的餘毒了。

之後便是處理幾位死去的族人的屍體,因為曾經出現過屍體掩埋腐爛引發瘟疫的現象,如今獸人們都是直接將屍體焚燒,讓其乾乾淨淨地回歸獸神的懷抱。小說娃小說網

結束后,風玫單獨叫走了彥曷。

彥曷傷的不輕,但是他的自我恢復能力似乎不錯,半日過去,已然能夠化作人形,除了看起來臉色蒼白了些,倒是看不出受傷的跡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