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屋裡,到卧室時,朱婉隱約看到一個人影。

主人!

她挪著步子低著頭,小心的到騰梟跟前,甚至不敢抬頭看他一眼。

羞澀的開口:「妾身,見過夫君。」

「呵!」騰梟輕笑一聲。

朱婉忍不住偷偷抬頭去看他,可一抬頭,朱婉愣住了。

騰梟端坐在桌邊,懷裡抱著一個極為嬌小精緻的女孩子,女孩此時正靠在他的懷裡安眠。

「小姐!」朱婉驚呼一聲。

「放肆!」騰梟呵斥道。

朱婉連忙跪下,「妾身,妾身從前叫慣了小姐,一時失言。」

「妾身?你也配。」騰梟不緊不慢的道。

「主人?」朱婉不敢置信的抬起頭,「不是您……」

「那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嗎?」騰梟低下頭直視她。

「奴婢,奴婢傾慕主人。」朱婉咬著嘴唇把話說出來。

「所以你就給夫人下毒?一計不成,又慫恿拂柳陷害夫人?」

朱婉一下子跌坐在地上,慌忙的爬到騰梟腳邊,揪著他的褲腿,「不是的,不是的,主人,奴婢沒有,奴婢真的沒有。」

還真是好一副美人垂淚圖啊,瓏五睜開眼就看到這一幕。

拂曉迅速從旁邊出來,把朱婉捉到一邊。

「拂曉,你幹什麼?」朱婉掙扎著。

「這就是你找的兇手?」瓏五戳著騰梟的胸膛。

朱婉頓時紅了眼,她怎麼可以那麼對待主人。

「夫人!您就算不喜歡我也不能隨意污衊我,我對主人忠心耿耿。」朱婉義憤填膺的朝瓏五喊到。

「你倒真是衷心。」瓏五笑著搖晃著腦袋。衷心的一門心思想要爬上騰梟的床。

朱婉沒想到瓏五會應承她,一時不知該如何接話。

「你說你衷心,那騰,顧夜要是五城城主,沒有了顯赫的身份地位,也沒有了這張容貌,你還會喜歡他。」瓏五居高臨下的看著朱婉。

朱婉挺起胸膛,「無論主人如何,奴婢對主人的心都不會動搖。」

「小美人對你挺專心啊。」瓏五歪著頭看騰梟,臉上帶著笑容,可眼裡卻甚著絲絲的危險。

「出了你之外我誰都看不見。」騰梟笑著貼近她的臉頰。

她為了自己吃醋的樣子實在是太可愛了,騰梟心想。 朱婉沒想到瓏五會應承她,一時不知該如何接話。

「你說你衷心,那騰,顧夜要是五城城主,沒有了顯赫的身份地位,也沒有了這張容貌,你還會喜歡他。」瓏五居高臨下的看著朱婉。

朱婉挺起胸膛,「無論主人如何,奴婢對主人的心都不會動搖。」

「小美人對你挺專心啊。」瓏五歪著頭看騰梟,臉上帶著笑容,可眼裡卻甚著絲絲的危險。

「除了你之外我誰都看不見。」騰梟笑著貼近她的臉頰。

她為了自己吃醋的樣子實在是太可愛了,騰梟心想。

兩個人之間溫情滿滿,旁人半點也插不進去的樣子,讓朱婉原本熱切了一天的心涼了下來。

那個女人到底憑什麼能和主人這般的親密。

瓏五一根手指點了點騰梟的胸口,嘴角勾出一個惡劣的笑容,「敢給老子找別的女人,老子就弄死你。」

「是是是,有媳婦在,就算她脫光了站在我面前我都不會多看一眼。」騰梟笑著向瓏五道。

朱婉只覺得一個無形的巴掌狠狠的打在她的臉上,火辣辣的。

原來,她在主人心裡竟如此不堪嗎?甚至她脫光了主人都不會多看一眼。

「主人,朱婉要如何處理。」拂曉詢問騰梟。

「主人,奴婢真的沒有。」朱婉還在做最後的掙扎。

「沒有?你以為你威脅了廚師的家人,我就查不出來了?」

「你倒是聰明,還懂得把毒物凍在冰塊中間放進冰粥里,自然也就躲過了試毒的人。」騰梟一開口,朱婉的臉就白了。

主人,真的知道了!

「奴婢一時糊塗,奴婢一時糊塗。」朱婉一邊磕頭一邊求饒。

她磕了半天頭也不見騰梟有反應,就把目標轉向了瓏五。

「夫人,夫人奴婢是一時糊塗,求求您,奴婢願意給您當牛做馬來補償您。」

只可惜瓏五向來是個冷血的,對於一個想要毒殺自己的人,就算她把頭磕破了,瓏五也不會心生憐憫。

「朱婉,你當主人就知道這一件事嗎?」拂曉呵斥她。

「你在信里故意引導拂柳,讓她以為一切都是夫人自己設計,進而妄圖陷害夫人,你以為你不說出陷害夫人的話,主人就發現不了嗎!」

這件事才是最讓拂曉氣憤的。

朱婉從小和她妹妹一起長大,兩人就如同親姐妹一般,因為拂曉在武學上頗有天賦,所以從小到大,不管是什麼事拂柳都護著她。

他自己也是拿她當妹妹一般對待。

可誰想,他們這麼用心待她,竟然養出一個白眼狼來。

她自己算計夫人就算了,竟然還利用他妹妹。

拂曉從未像現在這麼厭惡過一個女人。

朱婉聽他提起拂柳,已經慘白了臉色。

「我沒有,沒有……」可現在她的辯解都那麼的慘白無力。

騰梟故意放出消息說要納她做妾,把她帶上天堂,又把她扔到地獄。

敢對小五動心思,不僅是在肉體上,在精神上騰梟也要她付出代價。

「既然你一門心思的想要做個侍妾,那我就滿足你,不過,你這個樣子夫人看了礙眼,從今以後你就是影城趙家家主的侍妾好了。」騰梟一句話,給朱婉判了死刑。

影城趙家家主已經年過五旬,不僅相貌醜陋,而且性格暴烈,甚至以家暴侍妾取樂。

「不要,主人不要,求求您,主人,不要。」朱婉顫抖這聲音向騰梟求饒。

她若只是被主人指婚,那趙家主必然對她禮讓三分,可她這樣去了,便是墮入了無間的地獄。

只可惜拂曉沒有給她求饒的機會,派人把她帶走了。

「朱婉,摸摸你的良心,利用拂柳的時候你不會心痛嗎?」這是拂曉對她說的最後一句話。

朱婉一路掙扎哭喊,原本姣好的妝容早已花亂,幾縷髮絲垂落下來,整個人狼狽不堪,最後被堵上嘴壓到後門。

後門正站著一個纖細的身影。

朱婉不用靠近就知道是拂柳。

「唔唔唔。」朱婉更加劇烈的掙紮起來。

她是來報仇的一定是。

拂柳看著這樣的朱婉,眼裡流露出濃濃的悲傷。

「小婉,你可曾後悔過?」她的聲音融入風裡,朱婉只顧害怕,並沒有聽清。

「看樣子是沒有吧。」

「朱婉,是我拂柳瞎了眼,才一直把你當做親姐妹,從今以後,你善自珍重吧。」

說完拂柳轉身離去。

然而她不知道,這是拂柳跪在門口求了騰梟一整天,才求來的恩典。

騰梟答應她給朱婉的一次考驗,若是她對拂柳上有一份歉意,騰梟就答應廢了她兩條腿,終身監禁,其餘的就不追究了。

可惜她這份心思,終究是白費了。

「我這樣處置她你會不會覺得太輕了?」騰梟給瓏五剝著堅果。

「直接做掉多方便。」瓏五接過他遞過來的果仁。

哪來的磨磨唧唧那麼多廢話,直接做掉一勞永逸。

騰梟:媳婦總是這麼暴力怎麼辦?



而此時,還在廚房裡忙碌的新桃也聽說了這個消息。

她的心猛的顫抖了一下。

朱婉被處置了?

為什麼?,難道是那個女人?

她的心一下子就提起來了。

而同時,固國公主也收到了消息。

從騰梟和瓏五要大婚的消息傳出來,她屋裡的茶具已經換了一套又一套了,她砸過,罵過,可還是沒有辦法。

昨天騰梟才大婚,今天朱婉就被處置了,固國公主不得不想到,會不會和自己有關。

畢竟當初朱婉來求葯,她不知道她用在了哪裡。

「公主,既然那顧夜不知好歹,我們也不比在這等著了,直接回去秉明皇上,求他做主就好了。」丫鬟道。

「你懂什麼!」固國公主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丫鬟趕緊跪下。

「都給本宮滾出去,看見你們就心煩。」固國公主厭煩的揮揮手。

丫鬟們趕緊離開。

要是這能有父皇賜婚,她還哪裡需要親自來找顧夜,她當初跟朱婉說的那些話不過是嚇唬她罷了。

五城位置險要,顧夜早已經不是當年那個小官了。

父皇甚至也早已經起了忌憚之心,可因為顧夜的實力實在雄厚,父皇都拿他沒有辦法。

所以父皇才支持她來找顧夜,若是她能那些顧夜,那顧夜的勢力必然就是他們一家的了而她也將成為整個楚國最有身份地位的女人。

可現在,有人先一步拿到了城主夫人的寶座。

現在消息恐怕已經傳到父皇的耳朵里了,到時候若是父皇招她回京,她以後的日子就再也不會這麼好過了。

可惡,她一定要想想辦法。

就算做不了夫人,她也要做個平妻,只有這樣,才能把握住她手裡的一切。 [警告,警告,系統受到攻擊。]

[警告,警告,系統受到攻擊。]

[警告,警告,系統受到攻擊。]

系統刺耳的警報聲忽然響起。

[小姐姐,出事了!]系統叫喚著。

[怎麼了?]瓏五淘淘耳朵,她差點被它那一陣聲音嚇死。

[系統忽然受到攻擊,我啟動了緊急應對程序,可還是被攻擊了,和主系統的連接也斷了。]系統一陣要急哭了的語氣。

[把數據接過來我看看。]瓏五翻出一個平板。

系統趕緊把數據接過去。

瓏五飛快的點著平板,亂七八糟的消息被一個個拉出來,懸挂在空氣中。

系統驚訝的看著她,小姐姐這可不是它契約的那個時代的科技啊?

瓏五從幾百張懸挂圖中找出幾張合到一起,半透明的光圖重新組合成一個新的數據。

[把所有的外接通道都關掉。]瓏五盯著圖看了一會對系統道。

系統現在沒有班發覺解決,只能聽瓏五的,迅速把所有的外接通道都關了。

[你能調整屋裡和外面的時間流速吧?]瓏五問系統。

[啊?調流速啊!那是緊急時刻才能啟動的程序。]系統回到。

[你以為現在還不緊急?]瓏五嗤笑一聲。

系統:……

隨人被鄙視但是還是得趕緊幹活。

瓏五在屋裡倒騰了一整天,因為系統調整了時間流速她在屋裡待了可不止一天,少說也得有一星期。

把最後一塊光屏和回去,瓏五一屁股坐到地上,「啊,累死老子了。」

[小姐姐怎麼樣了?]系統現在恨不得能拿個小扇子給瓏五扇風獻媚。

[接回去吧。]瓏五揉了揉酸疼的肩膀道。

系統立馬把數據接回去。

系統調整數據,瓏五把它給屏蔽了。

她現在有點方。

她一直質疑這貨的上崗資格證竟然應驗了,這貨他么竟然是無證上崗!

無證的!

瓏五頭疼的揉揉太陽穴,現在好了,連她也成了偷渡的了。

瓏五掏出個巧克力棒塞到嘴裡,她就說這個狗東西怎麼沒有那些高大上的輔助功能呢。

其實它這種情況非常少見。

有主系統生成修復受損位面這種事她是知道的,但她這個竟然是被廢棄的一個。

按理說被廢棄的系統會失去動力,可小白不知道在哪遇到了什麼奇遇,竟然被啟動了,還一直繼續著之前的工作。

至於小白被廢棄的原因,瓏五咧開著一笑,恐怕是因為生出了靈智吧。

因為主系統是自然生成的,負責修復,所以需要絕對的公平,嚴格來說,所有的系統都是沒有靈智的,他們頂多算是高智。

而她這個傻東西不知怎麼的竟然生出了靈智,也是不容易。

系統還不知道這些事,但它發現自己之前的許多信息都亂了,還多出來許多它原本沒有的東西。

[啊啊啊!小姐姐到底幹嘛啦!]系統在空間里咆哮。

只可惜瓏五已經把它給屏蔽了,什麼也沒聽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