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這道聲音,顧錦猛的睜開了眼睛,她的身體已經被人擁入懷中。

「蘇蘇,對不起,對不起,我差點傷了你。」司厲霆恢復了理智。

「三叔,你終於回來了。」顧錦緊緊抓著司厲霆面前的衣服,激動的淚水狂流。

要是別人她或許為了自保還會傷害那個人,但面前的人是司厲霆,她一丁點都不想要傷害他。

所以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來傷害自己,差點成了他刀下亡魂。

「蘇蘇,我怎麼能對你做這種事。」司厲霆懊悔不已,要不是那道雷聲和顧錦的哀嚎,自己也許還不會醒來,就會犯下一個他一輩子都無法饒恕的錯誤。」

顧錦瘋狂的搖頭,「三叔,你不要責怪自己,我沒事,真的沒事。」

「都從樓梯上摔下來了,還說沒事?我抱你回房間看看。」

司厲霆將她抱起,重新回到充滿光亮的房間,司厲霆心疼的看著她腿上那些擦傷。

「三叔,不礙事的,只是一些小擦傷而已。」顧錦見他那心疼的神色,趕緊勸道。

「皮都破了還說沒事?蘇蘇,以後雷雨夜你不要靠近我,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就是因為害怕傷害你我才會和你分開,沒想到你還是來了。」司厲霆頗為無奈道。

顧錦乖巧的笑了笑,「沒有三叔在身邊我睡得不踏實,你就知道說我,難道你忘記了你自己么?

我破點皮就心疼成這個樣子,那你自己呢?對自己下手那麼狠,兩手全是紅印,繩子都勒到肉里去了,我看著都很心疼。」

「如果不綁得牢靠一點會被我掙脫,你也看到了,剛剛的我是六親不認的。」

「哪有六親不認,你不是還拉著我叫媽咪嘛。」顧錦知道他心裡難受,刻意出言調侃道。

「你啊。」司厲霆有些不好意思,這已經是第二次。

見他難得羞紅了臉,顧錦趁勝追擊,「三叔小時候一定軟萌可愛,看著讓我心都酥了。」

「不許再提之前的事情!」太丟臉了,這大概是他唯一的黑歷史吧。

想著自己高高大大縮在顧錦懷裡叫媽咪的畫面,司厲霆自己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後背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顧錦嘴角上揚,手放到了司厲霆頭上,「霆寶寶乖,媽咪給你買糖吃啊。」

身體被司厲霆按到在床上,「小蘇蘇,要是不忘記之前的事情,就不要想下床了。」

顧錦嬌俏一笑,「好好好,我忘記,我忘記總行了吧,不鬧了,先睡覺。」

司厲霆關了燈,重新將顧錦攬入懷中,眼中卻是掠過一道鋒利的光芒。一些從前忘記的片段在腦海中閃過。 接下來的日子平靜而又忙碌,顧錦忙著處理接下來的那個大項目,每天忙得跟個小陀螺似的。

而司厲霆在美國釜底抽薪,斬斷了自己所有後路,同時也斷了南宮熏的威脅,暫時兩人不用擔心南宮熏的威脅。

事情開始往好的方面發展。

南宮墨知道了司厲霆在美國做的事情,驚訝中又帶著敬佩,本以為他還會放手一搏。

誰知道他竟然在最短暫的時間做了一件最乾脆的事情以絕後患。

不擔心司厲霆,他現在又開始擔心南宮熏了,第一次和他斗到這個地步,這是誰都不曾料到的。

雖然南宮熏在經濟上沒有什麼損失,在精神上損失就大了。

「哥,你過來也這麼久了,不回去美國那邊看看嘛?」

經過這件事情兩人之間的感情比起以前要好多了,至少從前在家的時候自己看到他都是繞道走,哪裡會主動上前搭話。

南宮熏冷冷看他一眼,「你是想要我放棄?」

「哥,錦兒和司厲霆之前的感情那麼深,連生死都沒有將他們兩人拆散,那個……趁著現在你對她也沒有太深的感情,放手才是最好的選擇。」

南宮墨好歹是他的弟弟,多多少少也了解他的一些脾氣。

顧錦是很優秀也很吸引人,這是肯定的,不然也不會吸引這麼多人對她傾心。

南宮熏算起來認識她也沒有幾天的時間,喜歡固然是喜歡,不然他也不會一直追著不放手。

但你要說就短短的幾天時間中要愛得多深刻這個南宮墨不相信。

司厲霆愛的那麼深畢竟是有感情基礎和時間基礎自己能夠理解,南宮熏對顧錦的感情頂多是比欣賞多一點的喜歡罷了。

正如從前的自己,一開始也曾經被她所吸引,和南宮熏不同的是,自己成長的環境教會了一個道理。

不該屬於自己的就不要肖想,趁早放手才是上上之策,退到朋友的位置反而更好。

南宮熏自小就是南宮家的老大,萬眾矚目的繼承人,對他的要求也比旁人高。

也許是因為自己的到來給了他一定的威脅感,他的性格變得獨斷專行,只要他喜歡的就一定要到手,絕對不會給別人機會。

自己不敢和他爭,也是不想和他爭,他生意場上的那些人是爭不過他。

司厲霆不同,一個和他同樣有著出色的外形條件,還有雷厲風行手段的男人。

同樣兩個強勢的男人聚在一起,面對司厲霆心中最重要的女人,他怎麼捨得讓。

就算是拼得頭破血流,他也不會罷手,司厲霆這一招釜底抽薪用得十分好。

雖說前途沒了和可惜,但經濟上他並沒有失去損失,而且還沒有了後顧之憂。

這樣的男人和南宮熏才是同一個級別的,南宮熏對顧錦已經是一種執念,求而不得的執念。

現在還多了一個和司厲霆競爭的慾念,這些外在因素導致了他不想要放手。

只是單純談及感情來說,他對顧錦的感情又能有多深呢?他這樣一個聰明的男人放手后很快就能忘記。

可是他偏偏不放,大有和司厲霆斗個你死我活的架勢。

「放手? 總裁的甜心特助 你以為我會怕他?」南宮熏冷哼一聲。

「哥,我得到消息,你在國內的公司也遭到了不同程度的阻礙,這不是司厲霆在打壓你?你們又何必做到這個地步?

他已經放棄了美國的公司,股權賣了一百多個億,他手上有著很雄厚的一筆資金。

如果我沒有料錯,這也是他為什麼要自斷後路的一個原因。

小錦兒的那個項目需要雄厚的資金支持,他賣了股權就可以全力支持小錦兒,有他相助,小錦兒不可能會失敗。」

南宮熏不願去承認這個事實,那個男人確實為了顧錦什麼事情都能夠做出來,這讓南宮熏心情十分不爽。

他能做的自己難道就不能做了?只是顧錦連一個機會都不給自己罷了。

「那又如何?至少我手中還有一張底牌!」

「哥,你的主場在美國和歐洲,這幾年的重心才慢慢轉移到國內。

現在因為小錦兒的關係,你阻礙了他在美國的發展,他阻礙你在國內的發展,你們這又是何必?」

南宮熏眼中閃過執拗的光芒,「斗,我一定要和他斗到底。」

「哎……」

帝凰。

司厲霆坐在辦公桌后看著面前的電腦上密密麻麻的數據,林均敲門進來。

「爺,股權的流程已經完善了,有很多家公司想要購買,其中便有南宮熏和顧家,你打算賣給誰?」

林均本以為司厲霆會直接開口說給顧家,以他和顧錦的關係,有句話不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么。

而且賣給顧家南宮熏也不好再阻礙發展,將來局勢變了也有機會將股權再買回來。

司厲霆眼中掠過一道冷意,「你去告訴南宮熏,他要買,加二十個億。」

之前他為了儘快趕回顧錦身邊,要快點脫手,才會出了極低的價格。

誰知道南宮熏竟然也想要買,自己怎能讓他撿了這個便宜,況且他不是想要給顧錦資助二十億么?

林均一愣,「是。」

賣給其它公司都是低價,唯獨南宮熏要多加二十億,南宮熏得到這個消息的時候臉都氣白了。

「好個司厲霆!敢算計到我頭上!」

「哥,我都要懷疑你和他才是親兄弟了,你們性格也太像了,都是睚眥必報的性格。」

「他要玩我就和他玩。」南宮熏打開電腦核算和估計了一下,司厲霆那幾個公司經營的很好,再有兩年就會成大器,這二十億其實一點都不貴,自己也不會虧損。

只不過他賣給別人低價,給自己就要多加錢,這口氣他憋在心中很難受。

「他敢賣我就敢買。」

「哥,再加二十億就快接近兩百億了,就算我們家底厚,也未必有這麼多流動資金吧?

縱然他的公司買入不會虧,但一下子將所有流動資金砸出去,一旦遇到什麼麻煩那該怎麼辦?」

南宮熏冷冷道:「這不是你該擔心的事情。」

顧錦的辦公室,小桃快步走進來,「小姐,剛剛接到消息,司先生將股份賣出去了。」

「嗯?賣給誰的?」顧錦在聽小桃這麼說話就知道情況有變。

兩人雖然每天都在一起,誰都沒有提起過公司的任何事情,顧錦本以為自己不提司厲霆也肯定會將股份賣給顧家。

「南宮熏。」小桃看了一眼顧錦的表情,希望這個事情不要影響到她們兩人。

殊不知顧錦臉上根本就沒有一點表情,小桃也太小看了她,她和司厲霆是共患難的伴侶,怎麼會因為金錢而鬧翻。

況且十幾億的股份司厲霆說給就給自己了,在他心中自己是什麼地位顧錦比任何人都清楚。

顧錦停下手中的事情,沒有賣給顧家也沒關係,但她沒想到居然賣給了南宮熏。

「你確定?」

撩她入懷:總裁的寵妻日常 「確定,剛剛才得到的消息,聽說司先生賣給南宮熏的時候加了二十億。」

「南宮熏買了?」

「嗯,買了,兩邊的人已經在走流程,你說這男人之間也真是奇怪。」

顧錦輕笑了一聲,「算了,由著他們去吧。」三叔絕不是一個容忍別人在他頭上放肆的人。

既然他已經決定好,自己也不用再說什麼,這是男人之間的事情,顧錦並不想參與。

「對了,晚宴的請帖都發出去了嘛?」

「嗯,差不多國內知名的大公司都發出去了,小姐,為什麼要定在游輪上面呢?我聽說你之前在游輪上出過事情。」

「出了一次事情,難道這輩子都不能靠近了?這次我只是想要認識一下國內的這些人而已。

如果只是普通的宴會應該會有很多媒體混進來,我懶得去應付媒體。」

畢竟之前她是以演員的身份出現在公眾視野,突然間一個演員變成跨國集團的總裁,有這個爆點那些媒體還不瘋狂想要從她身上榨取新聞價值。

顧錦並非不想露面,而是不想去應付像是蒼蠅般的記者。

在游輪上會有嚴格的把關,一旦游輪離開記者也沒有辦法上來。

當然顧錦定在游輪上還有一個原因,司厲霆為她做了那麼多事,她也想要給他一個驚喜。

「小姐思考的也是,我見請帖裡面沒有司先生的,小姐是忘了還是……」

「他的請帖我親自送去吧。」

「我覺得也是,小姐怎麼可能忘記給司先生的請帖。」

顧錦想了想,「小桃,為防止有人做手腳,你親自去安排游輪上的事項。」

「是。」

看了看錶,「沒事就提前下班,我先走了。」

顧錦關好電腦,正好今天的事情她都處理完了,今天她去接司厲霆下班吧。

天降媳婦姐姐 兩人沒有刻意約定,總之誰先下班就去對方的公司。

顧錦正準備去車庫開車,一人卻攔在了她的面前。

「姐,我求求你幫幫我。」

姐?顧錦看著面前這個有些眼熟的女人,可見她是自己的故人。

「你是?」

「我是蘇夢啊!姐,我知道你恨我,但你也不能因為恨我而裝著不認識我。」

原來她就是蘇夢,怪不得覺得有些熟悉,對這個從來沒有將自己當成她親姐姐的妹妹顧錦也沒有好感。

想著之前自己為了蘇家著想,以三千萬的價格答應當唐茗的擋箭牌。

那三千萬自己一分沒動全部轉給了蘇家,她們連一點衣服首飾也捨不得給自己買就算了。

給蘇夢倒是挺捨得花錢的,蘇夢在商場非要自己給她買衣服。

甚至為了一套衣服她要自己給別人下跪,要不是司厲霆在附近及時派人送卡過來,她還不知道要被蘇夢折騰成什麼樣子。

蘇夢為了得到唐茗做了一系列的事情,假孕嫁入唐家,落得一身污名。

至於後來發生了什麼自己失憶就不清楚了,資料上也沒有記載。

總之蘇夢出現在這肯定有問題,顧錦眉頭緊鎖,並不想和她有任何來往。

「抱歉,我不是蘇錦溪,你擋著我路了,請你讓開。」

蘇夢拉著她的衣服不肯放手,「不,我知道你就是蘇錦溪,姐姐,我知道過去是我對不起你,現在家裡出了這樣的事情,只有你能幫我們了!」

原來是又找到自己的利用價值了,這一家人還真是一如既往的讓人覺得噁心呢。「讓開,我沒有那麼多閑工夫聽你廢話。」顧錦腦中想的是司厲霆,今晚給他做什麼吃呢? 我成了小烏鴉嘴他后媽 蘇夢看著走神的女人,她的臉還是和之前一樣,但身上的氣質完全不同。

過去的蘇錦溪善良耳根子軟,只要你在她耳邊吹吹風,她立馬就順從了。

白小雨特地跑來給她說蘇錦溪回來,之前自己在宴會上看到的女人就是蘇錦溪。

蘇夢哀求的看著顧錦,「姐姐,你以前為蘇家做了那些事情我們都是看在眼中的。

我知道或許我有做得不對的地方,我不奢求你能原諒我,但爸爸從小對你就不錯。

現在他心臟病住院,每天需要高額的醫療費,如果要治好他的病必須要出國做心臟搭橋手術。

蘇家已經完了,連給爸做手術的錢都沒有,就算是為了爸爸,你就救救他吧。」

「說完了嘛?」顧錦靜靜等著她說完,臉上的表情從頭到尾都很淡定,彷彿蘇夢談論的人只是一個陌生人。

鬼王寵妻:絕世醫妃 對她來說蘇爸爸也和陌生人一樣了,反正過去的事情她都不記得,蘇家帶給她的只有傷痛罷了。

總之她沒有發現蘇家做過什麼對她好的事情,自己就像是一顆棋子,被利用了一次又一次。

蘇夢沒想到自己說了這麼多顧錦的表情連變都沒有變一下,不是都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就算已經過了兩年的時間,她應該還是會和以前一樣啊。

「姐姐,你會幫爸爸的對嗎?」

顧錦冷冷將她拉到一邊,「說完了就離開這裡,我還有事,沒功夫陪著你。」

「蘇錦溪,你忘了嗎,你的名字里姓蘇!」

此刻蘇夢還不知道顧錦的真實身份,只是從報道上看到她是娛樂公司的總裁。

一個總裁隨隨便便也能拿出幾百萬出來吧,況且蘇爸爸養了她這麼多年。

來之前蘇夢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蘇錦溪被她玩弄於鼓掌這麼多年。

以前每個月她都會拿做兼職的錢給自己,自己要什麼,只要她能買得起的都會給自己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