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天空一片霧霾,活著的人,還是要往前看。

飛機打開,百葉拉著小白,最先從飛機上走下來。

小白蹦蹦跳跳的,看上去,似乎一點也不難過。

蘇北和路南有點吃驚,小白是個懂事的孩子,如果蘇凜真的出事了,他怎麼會這麼歡樂。

到底是哪裡出現問題了?

而且,他們看見百葉的臉上,一點悲傷也沒有。

真的好奇怪啊!

百葉就算是沒有跟蘇凜和好,可是,明眼人都看的出來,他們之間是有感情的,百葉他們也從小看著長大的,很了解,不可能這麼冷血啊,到底是哪個環節不對了?

戚薇薇帶著路彥昭,站在蘇北和路南的身後,神情有點悲戚。

自從知道蘇凜的事情后,她就沒有好受過,她是蘇凜的嫂子,更是他的朋友,他遭遇這樣的事情,作為一家人,作為朋友,她都格外難受。

平時活潑的路彥昭,更是一句話都不敢說,小小的臉,緊繃著。

他聽爺爺奶奶說了,小叔叔受傷了,很嚴重很嚴重。

他也很心疼小叔叔,小叔叔對他那麼好,怎麼能出事呢!

一家人,老老小小,都沉浸在一種悲傷的氣氛中。

只不過,當他們看見,百葉和小白下了飛機時候的神情,臉上就開始變得驚疑不定。

進化在萬界 等看到蘇凜和蘇寒從飛機上走下來的時候,他們的神情,已經徹底由吃驚變得震驚。

蘇北簡直就是喜極而泣,這對她們來說,絕對是天大的驚喜啊!

蘇北和路南,快速的向著兩個兒子走過去。

蘇寒和蘇凜,向著蘇北和路南跑過來,蘇凜身體還沒有恢復,腳步沒有那麼利索。

蘇寒就伸手拉著他,兩個人跑到蘇北和路南面前,一家人抱在了一起。

蘇凜自責的開口:"爹地媽咪,是我不好,這次太冒失了,讓你們擔驚受怕了,我以後再也不會讓你們平白無故為我擔心了,這次都是我的錯!"

蘇北紅著眼睛:"小凜,你別說了,只要你能活著,媽咪比什麼都開心,媽咪真的很高興!"

路南不說話,可是,只要四個人,都能看到他眼底的喜悅。

戚薇薇帶著路彥昭,百葉帶著小白,看著他們四個人抱在一起,感動的紅了眼眶。

蘇北和路南,到底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他們快速的放開了兩個兒子,調整好情緒。

蘇北說:"小寒,小凜,你們能安全回來,是媽咪跟你爹地,最高興的事情!紫蘇呢?紫蘇的情況如何了?"

蘇凜笑著開口:"媽咪,您不用擔心了,我們找到了藍清風,他帶著紫蘇去治療了,他說了,紫蘇的病能治好,孩子有能保住!"

蘇北一時間聽到兩個好消息,高興的眼淚差點流出來:"能治療就好,能保住孩子更好!媽咪這段時間,從來沒有像今天這麼高興過,走,我們去吃法,順便幫小凜掃掃晦氣!"

蘇凜笑著點點頭。

一家人向著機場外面走出去。

蘇寒看到擔架車,還有點哭笑不得,只不過,他更多的是難受,爹地媽咪,真的是操碎了心。

這次接二連三的事情。

紫蘇生病,蘇凜受傷,給路家蓋上了厚厚的陰霾。

只不過好在,現在蘇凜清醒了,紫蘇也有救了,路家人,也快要趕走陰霾了。

路紫蘇還在治療中。

蘇凜和百葉舉行了一場不大不小的婚禮,只邀請了家裡關係比較好的人,也權當是沖喜了。

婚禮過後,他們兩個人,去蜜月旅遊。

為了不打擾父母恩恩愛愛,小白乖乖的待在蘇寒家裡。

只不過,他跟路彥昭在一起玩,似乎也沒什麼煩惱。

蘇寒現在一心操持華陽集團,而小白和小昭去訓練基地的事情,也已經敲定了。

等蘇凜和百葉蜜月回來,他們兩個一起帶著孩子去基地。

盛世集團,現在依舊由路南在出面管理,路南清楚的表明,他要親手,把公司交到路紫蘇手上。

外界人紛紛傳言,路紫蘇在外國進修,至於那個國家,他們不清楚,傳言各種各樣的都有。

更何況,路南都發話了,公司的下一個接班人,就是路紫蘇,外界更是不敢質疑。

在這期間,發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

這天,雲逸上門來找路南和蘇北。

路南很是詫異,雖然路紫蘇悔婚的事情,沒有徹底讓兩家斷絕來往,但是,對兩個孩子的傷害都不小。

聽說雲逸這段時間,整個人也變了不少。 對於雲逸,路南和蘇北還是非常心疼的。

雖然路紫蘇生病,他們更難過,可是,路紫蘇偏激的做法,還是讓他們無奈不已。

路南看著坐在沙發上的雲逸,開口道:"雲逸啊,今天怎麼有空來叔叔家了?"

雲逸平靜的看著路南,臉上的表情,很冰冷。

他就像是一個沒有感情的機器人一樣:"叔叔,我想問問,一年後,路紫蘇真的會回來接管盛世集團嗎?"

路南點點頭:"這是當然,紫蘇現在去進修了,進修的就是公司管理,我相信她回來后,肯定能勝任總裁一職!"

路南其實之所以敢這麼肯定,是因為路紫蘇一邊治療,一邊在學習公司的管理。

她如果有不懂的地方,還會跟蘇寒視頻,很認真的詢問他。

路南有時候跟女兒視頻,也會考考她,他發現,女兒的長進,真的很大。

所以,他才敢誇下海口,女兒回來接管公司。

而且,就算是女兒能力不足,他幫著管理一兩年,相信女兒肯定可以的。

只不過,路南沒有想到的是,雲逸還會來找紫蘇。

雲逸看了一眼路南:"叔叔,我想知道,路紫蘇去哪裡進修了?能不能告訴我?"

蘇北和路南相視了一眼,想到女兒的近況。

路南不想讓雲逸徒增傷心和煩惱,他想了想,還是隱瞞了下來。

他看著雲逸開口道:"雲逸,叔叔知道,紫蘇在婚禮上悔婚,做的不對,只不過,紫蘇一年後,會回國,關於悔婚的事情,她會親自給你一個交代,至於現在她在哪裡,我也不能告訴我,我答應她,要幫她隱瞞的!"

雲逸默默的看著路南,神情有一絲絲的變化,也只有這個時候,他看起來,沒有那麼冰冷和公式化。

他說:"叔叔,在婚禮上,我問過路紫蘇,她后不後悔,她的答案是不,我本來還想她一次,權當是給她一次機會,也是給我一次機會,可是,她的決定既然這麼明確,我也不好再說什麼了,叔叔,阿姨,告辭!"

雲逸說完,就轉身離開路家。

蘇寒的心裡,總覺得有點不對勁。

沒想到,過了兩天,他就知道了,雲逸當天說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雲逸將送到米國紅燈區的肖詩雅,接回了南希市,並且,跟她火速成婚。

路南一時間,根本接受不了這件事情。

蘇北也是被雲逸這樣迅速的動作,徹底整蒙了。

很明顯,肖詩雅也算是破壞那場婚禮的罪魁禍首,為什麼雲逸會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娶了那個女人呢!

蘇寒知道了這件事情,直接衝到南希市紫逸集團分公司。

不得不說,自從路紫蘇悔婚後。

雲逸幹了兩件大事,一件就是在南希市,開了一家紫逸集團的分公司,另一件事情,就是他娶了肖詩雅。

蘇北和路南攔著雲逸,不讓他去。

蘇寒的神情,非常難看:"爹地,媽咪,這件事情,我無論如何都要問個清楚!"

蘇北無奈的開口:"是紫蘇先悔婚的,是她在婚禮上那麼決絕的,就算是她懷孕的事情,是真的,那又如何,人家已經結婚了,而且,我還聽說,他們已經領證了,我們又能如何,再鬧出一出笑話不成!"

看著蘇北難過的神情,蘇寒這才算是明白了,媽咪只是不想鬧大,讓紫蘇成為眾人談笑的對象而已。

紫蘇是媽咪的女兒,全家人那麼愛她,寵她,沒有人不為她難過。

可是,事實就是事實,雲逸已經結婚了,就算是把路紫蘇現在的情況告訴他,又能如何,他就能離婚嗎?

是為了可憐路紫蘇生病,還是為了孩子?

高傲如路紫蘇,怕是也接受不了。

感情的事情,本來就不分對錯。

路南看著蘇寒,沉沉的開口:"小寒,算了,紫蘇跟雲逸,有緣無分,我們如果真的愛紫蘇,就不要強求了!"

蘇寒難過的閉上眼睛,為了弟弟妹妹,他什麼都可以做。

可是,偏偏發生這樣的事情,要他怎麼做?做什麼?

蘇寒沉默了半天,生硬的開口:"我不會去找雲逸打架,也不會告訴他,紫蘇的事情,我就是想去問問他是怎麼想的,爹地,媽咪,你們就不要攔我了,我自有分寸,還有,無論我問的結果是什麼,關於雲逸和肖詩雅結婚的事情,我們都不能告訴紫蘇,一個字都不能提及,她現在在治療,情緒不能太悲傷,否則,會加速病情,連藍清風都控制不了!"

路南點點頭:"你去吧,你說的事情,我跟你媽咪都明白,我們是不會告訴紫蘇的!"

蘇寒看了一眼路南和蘇北,轉身離開。

蘇寒的身份,在南希市,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他去了紫逸集團,跟前台說了一聲,就直接上了總裁辦公室。

雲逸早在蘇寒進來的時候,就已經接到電話了。

他坐在辦公室里,安靜的等著蘇寒到來。

他知道,這件事情發生后,蘇寒和蘇凜,必定有人會來找自己,蘇凜現在人在外面度蜜月,來的,肯定是蘇寒。

只不過,他沒想到,蘇寒會來的這麼快。

蘇寒推開辦公室門,就看見,雲逸看著自己。

一賤傾心,相愛相殺 他沒有啰嗦,開門見山的問道:"雲逸,為什麼娶那個女人,你難道不知道,那個女人是罪魁禍首嗎?"

"知道啊!"雲逸的回答,很平靜。

"知道了你還這麼做!"蘇寒努力壓制著自己的情緒,他怕自己會打人,畢竟,紫蘇就算是死,也想保住自己跟雲逸的孩子。

雲逸他,怎麼能這麼做呢!

看著蘇寒的眸子里冒火,雲逸慢慢站起來:"蘇寒哥,你有沒有想過,就算是我知道肖詩雅多麼壞,我為什麼還要娶她,因為她要我,不管我變成什麼樣子,她都願意嫁給我,無論我怎麼對她,她就是那麼賤,就是要嫁給我,可是,路紫蘇呢,她不要我,是她不要我的,是她看到一張似是而非的照片,就要把我推給別的女人的,蘇寒哥,你也是個男人,你換位想一下,如果薇薇嫂子這麼對你,你什麼感受,你能接受嗎?就算她悔婚,她傷我那麼深,我也給過她機會,我上門去找叔叔阿姨,我想讓他們把路紫蘇的位置告訴我,我去找她,我再最後問她一次,可是,她都不願意,她甚至都不願意讓我知道,她在哪裡,我能怎麼辦?默默的等她嗎?等著她再次把我拋棄嗎?我是個人,不是個畜生,我也有七情六慾,發生什麼事情,她從來都不願意告訴我,她對我連最基本的信任都沒有,你覺得,就算是我們真的在一起了,會幸福嗎?肖詩雅,可不是我想娶的,是她給我選擇的,她在我們的婚禮上,把肖詩雅和我在床上的照片,都放了出來,我要是不跟肖詩雅結婚,豈不是對不起她的一番良苦用心了!"

雲逸的一番話,說的蘇寒徹底愣住了。

他看著雲逸,半天才緩過神:"所以,這就是你的原因嗎?"

雲逸沉默著,一言不發。

蘇寒深深的看著他,最終,也只是無奈的嘆了口氣:"就像我爹地說的那樣,你們兩個人,果真是有緣無分,算了,感情的事情,強求不得,我聽雲帆叔叔說了,你現在只知道工作,整個人都跟變了一樣,雖然你跟紫蘇不能在一起,但是看,最後,我還是想告訴你,好好保重自己的身體,身體是本錢,若是沒了健康和生命,其他的東西,再多都沒用,而且,身體如果出現問題了,你有時候後悔都沒有用,而且,還會因此,而錯過太多太多!"

蘇寒說的意味深長,說完,他就轉身離開了。

他走到門口的時候,聽到雲逸的聲音:"不管怎樣,謝謝你,蘇寒哥!"

蘇寒默默的點了點頭,快速的轉身離開。

他意有所指,指的是路紫蘇的身體,出現了問題,可是,讓她不得不做出那樣傻傻的選擇,作為哥哥,他支持了她。

可是,卻讓她錯過了太多太多。

其實,人的感情,有時候就是這樣複雜。

蘇寒實在不知道,發展到這個地步,自己還能做什麼。

只能暫且瞞著路紫蘇,等她回國后,身體好起來了,孩子也生下來了,或許,更能接受了吧!

這天晚上,路紫蘇跟家裡人通了視頻電話。

看著路紫蘇蒼白的小臉,蘇北笑著說:"紫蘇啊,莊園里除了藍清風醫生,還有你說的那個心月丫頭,還有沒有其他人啊?"

路紫蘇搖搖頭:"媽咪,你今天怎麼會這麼問呢?"

要知道,蘇北平時都不關心這些問題的,就算是視頻,都只會問問她,生活如何,身體如何而已。

蘇北有點難受,想到女兒深愛著雲逸,遠赴他國治病,就為了肚子里那個孩子。

可是,雲逸人家已經結婚了,蘇北就抓心撓肺的難受。

路紫蘇敏感,蘇北怕她察覺到什麼異常。

她笑著搖搖頭:"沒有,我就是隨便問問,莊園里有沒有帥帥的小夥子,喜歡我閨女啊,畢竟,我們家紫蘇,長得那麼好看!" 史鶯鶯雖然對庫房起火的原因感到蹊蹺,但並沒有想到謝靖宇那裡去,但她的庫房昨晚著了火,今天一大早,謝靖宇站在她必經之路上,他的出現讓她心裡升起了疑雲。

謝靖宇站在路邊看著史鶯鶯,通宵未眠,她的臉色看起來有些倦意,但眼睛依舊明亮,直直的看著他,看得他心裡微微打了個顫,他做過的虧心事多了去了,但內心從來不會起什麼漣漪,唯獨面對她,他居然有點想躲閃。

謝靖宇咧嘴一笑,用打招呼來掩飾內心的不安,「史老闆,聽說你的庫房昨晚著火了,真是太不幸了。」

史鶯鶯輕描淡寫的道:「還好,一點小損失,人沒事就好。」

「沒想到史老闆這樣看得開。」

「不然呢,」史鶯鶯直視著他,目光犀利,「把放火的王八蛋找出來打一頓?」

謝靖宇愣了一下,「你覺得是有人放的火?」

史鶯鶯緊盯著他,「應該是的吧。」

那語氣,那神情都意有所指,又是那種不屑的,鄙夷的目光,謝靖宇最討厭她這樣看自己,心裡的火一下就騰了上來。

「那一定是史老闆得罪了什麼人,人家才會這樣吧。」他譏諷的笑,「不然無端端的,怎麼會有人燒你的庫房?」

「是啊,得罪了小人,」史鶯鶯哼了一聲,「不過那王八蛋最好別讓我找到,不然,我抽他的筋,剝他的骨!」

謝靖宇呵呵一笑,「沒想到史老闆還是這麼囂張,我勸你還是收斂點吧,可別讓人再燒了庫房。」

「我就這脾氣,」史鶯鶯也呵呵一笑,「再燒?行啊,我等著,我倒要看看是哪個王八蛋嫌命長!」

「史老闆別說大話,」被當面罵了兩次王八蛋,謝靖宇臉色不太好看,「咱們走著瞧!」說完拂袖而去。

他一走,金釧兒幾個立刻過去,「夫人,您跟他有什麼好說的?一說說這麼久?」

史鶯鶯看著謝靖宇鑽進一旁的轎子里,臉色陰沉,「不多說幾句,怎麼套他的話,昨晚的火肯定是他指使人放的。」

「什麼?」金釧兒驚呼,「您說是姓謝的放的火?」

「肯定是。」史鶯鶯說,「他一大早等著這裡,一為奚落我,二為警告我。可惜,他的如意算盤打錯了,我史鶯鶯從不受任何人的脅迫。」

「娘的,」柱子難得罵句粗口,「姓謝的太缺德了,夫人,咱們應該去報官。」

金釧兒說,「對,咱們去報官,叫官差捉他。」

阿夏說,「我覺得還是等將軍回來,咱們再做打算。」

「不必等將軍回來,」史鶯鶯慢悠悠開口,「今天晚上咱們就行動。」

「做什麼?」三個人異口同聲的問。

史鶯鶯看了看四周,壓低了聲音,「他敢燒我的庫房,我就敢燒他的府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