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輕雪絲毫也不知道,她的舉動,會給她帶來何等可怕的後果,見到萬東推門走了進來,俏臉上立時露出了一抹喜色,也顧不得朱財了,一個箭步便到了萬東的面前,脆聲道:「沒想到,你小子油頭粉面,一看就是銀樣鑞槍頭,這逃起命來,還是蠻快的嘛!」

對葉輕雪的話,萬東完全沒有任何興趣,指著被吊起的朱財,嗓音冷的嚇人「這是你乾的?」

葉輕雪回頭瞥了一眼朱財,冷笑著道「不錯!拿了本姑娘的東西,沒人能夠跑得掉。他不該一味的包庇你!」

「拿了你的東西?我何曾拿過你的東西?」萬東一聲厲喝,已然到了要爆發的邊緣。

萬東這一聲厲喝,立時讓葉輕雪感到一陣心虛。可不是嘛!人家什麼時候拿過她的東西,是她瞞著人家,硬塞進人家行李中的好吧?葉輕雪突然發現,自己這樣兇巴巴的對人家,似乎有些不講理。

可葉輕雪轉念又一想,那雪精猿的內核,對姐姐實在是太重要了,絕不容有失。不講理就不講理吧,大不了事後補償這小子一番,也沒什麼大不了的。想及此,葉輕雪的態度,立時又硬了起來,怒道「臭小子,你少跟我廢話,我就不相信,你沒看見你行李中的那個錦盒。將它馬上還給我,否則本小姐對你不客氣!」

「錦盒?哼哼……不錯,我的確是見到了一個錦盒……」

「你將它藏到哪裡去了,快給我!」葉輕雪一聽,立時急的喊了起來。

萬東冷笑了一聲,道「我將它扔了!」

「你……你說什麼,扔……扔了?」萬東此話一出,葉輕雪如遭雷擊,小臉兒一片煞白,呆立在當場,好半晌都反應不過來。

萬東本來還覺得有些不好意思,可見葉輕雪竟是如此嬌蠻,將好好的朱財折磨成了這個樣子,心中一股怒氣徘徊不散,決定今日說什麼也要好好教訓教訓這丫頭。

「不錯!我有一個習慣,來路不明的東西,從不留在身上,免得為自己無端招來禍事。」

「你……你這個混蛋!你知道那錦盒中的是什麼嗎?你……你竟然把他給扔了,我……我殺了你!」

葉輕雪費盡了千辛萬苦,才將內核弄到手,可萬萬沒有想到,竟就這樣被萬東給扔了,她沒被氣的當場昏死過去,已經算是修養了得。此時暴怒之下,揮起玉掌,便向著萬東橫拍了過去。

「哼!」葉輕雪還敢動手?萬東冷哼了一聲,也不閃避,倒要看看葉輕雪到底有多少斤兩。

砰!

一聲著肉悶響,葉輕雪的玉掌,不偏不倚,正印在了萬東的胸口上。葉輕雪可能也沒想到,萬東竟然會紋絲不動,當玉掌落在萬東胸口時,她自己都被嚇了一跳。

「你……你怎麼不躲?」葉輕雪不由自主的驚聲問道。

萬東一聲冷笑,撇嘴道「就憑你,我還用不著躲!」

言罷,一股無形,卻令人心驚膽顫的氣機驟然迸發開來,葉輕雪芳心狂震,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身形便不由自主的向後騰騰的連退了五六步,俏臉上布滿冷汗。

「你……你……」葉輕雪哪裡會想到,銀樣鑞槍頭的小白臉,竟是個不顯山不露水的絕世高手?此時一臉的驚愕,望著萬東,連話都說不利索了。

「滾一邊兒去,一會兒再跟你算賬!」對葉輕雪這種天性嬌蠻的丫頭,絕不能客氣,否則便是自討苦吃。只有一步到位,讓她服,讓她怕,才能一勞永逸。

一開始,葉輕雪xing子里驕傲的一面,還在作祟,準備頂一頂萬東,可是一見到萬東那比暴風雪還要可怕的目光,葉輕雪立時就軟了下來,乖乖的站到了一旁。

萬東一伸手,吊住朱財的繩子便突然斷了,好像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包裹著朱財似的,將他緩緩的送到了萬東的面前。這一手兒功力,只看的葉輕雪的眼睛都直了,好半天都回不過神兒來。

「朱大哥的嗓子是怎麼回事?」以萬東的眼力,朱財的情況,一目了然。

見朱財的聲帶整個都撕裂了,萬東的神情又多了幾分冷峻與嚴厲。

葉輕雪撇嘴道「是他自己扯著嗓子喊,結果將聲帶生生撕裂,這可怪不得我。」

「朱大哥為什麼要扯著嗓子喊?」

「這……」葉輕雪的神情立時尷尬了起來,

見葉輕雪支支吾吾的不肯明言,萬東一伸手,解開了那些夥計的穴道,沉聲問道「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們說!」

葉輕雪如此霸道,客棧里的夥計,一個個心中本就氣惱,再加上朱財平日里對他們很是不錯,幾個夥計爭搶著將事情的經過,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其中不乏添油加醋,直將葉輕雪活生生的說成了一個母夜叉,葉輕雪站在一旁聽了,幾次氣的臉都紅了。有心想要為自己辯白幾句,可一看到萬東冷厲的眼神,卻是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這麼說,朱大哥是為了向我示警,所以才變成這樣的……」

萬東的心中好不感動,他和朱財總共才認識了一天,朱財就能這樣對他,這個兄弟,絕對是交的值了。感動的同時,萬東心中的那股怒氣,也在不斷的發酵。

本來還覺得葉輕雪雖然嬌蠻,可心xing卻是不壞,然而現在看來,自己真是瞎了眼。

「你……你別這樣看著我,是他自己要做這種傻事的,我還勸過他,是他自己不聽。」萬東望著葉輕雪的眼神,越發的冰冷,這讓葉輕雪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懼,下意識的為自己辯解起來。

「用鹽水和辣椒蘸鹽巴來勸?」

「我……我只是嚇唬嚇唬他,並不是……啊!」

葉輕雪的話還沒說完,她整個人竟突然凌空飄了起來。這樣的遭遇,葉輕雪絕對是出生到現在頭一次碰到,她焉能不怕?

「放我下來,你……你要幹什麼,快放我下來,你這個混蛋!」葉輕雪的嗓音中,幾乎都帶上了哭腔兒,這丫頭是真的怕了。

「你不是喜歡將人吊起來嗎?今天,我就讓你嘗嘗這被吊起來的滋味!」

然而萬東似乎根本就不知道什麼叫憐香惜玉,右手輕揮,之前吊住朱財的繩子,立時便將葉輕雪捆了個結實,就吊在剛才朱財被吊的地方。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這一招,萬東用的是越發的純熟了。

「混蛋!烏龜王八蛋!你敢綁我,你知不知道我姐姐是誰,我姐姐會將你碎屍萬段的!快把我放下來,放下來!」葉輕雪何曾受過這樣的屈辱?一邊亂蹬,一邊沖著萬東不停尖叫,那嗓門跟朱財絕對有的一拼。

「你再喊一聲,我就殺了你!」萬東冷冷的道了一句。

葉輕雪很想學著朱財的樣子,也給萬東來上一個寧死不屈,不受威脅。可發現,這其實一點兒也不容易,尤其是面對萬東那雙彷彿能將人凍成冰雕的眼睛。近乎於本能的,葉輕雪將嘴巴閉了起來,連一絲聲響也不敢再發出。

「哼!」萬東這才冷哼了一聲,將目光從葉輕雪的身上收了回去。

而當萬東的目光從葉輕雪的身上移開時,她才發現,不知不覺間自己渾身上下,幾乎都被冷汗給濕透了。

「他……他到底是什麼人?怎的……怎的如此可怕?」葉輕雪心中不停的呢喃。

「萬兄弟,老闆他怎麼了,怎麼一直不醒呢?」幾個夥計看來是衷心的擁護朱財,目光中無不流露出關切之色。

萬東沖幾個夥計輕點了點頭,道「沒事的,你們不用擔心,朱大哥會醒過來的。」

說完,萬東回頭瞥了葉輕雪一眼,這丫頭固然嬌蠻,可還有些良心。她若不點朱財的黑甜穴,情況只怕更糟。

聲帶撕裂了而已,在萬東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一股金芒從萬東的掌心直鑽入了朱財的體內,轉了幾圈兒,朱財撕裂的聲帶,便已完全癒合,萬東的道氣更還順帶著將朱財的體質大大的改善了一番。

朱財這貨太好吃了,這些年吃下來,體內積累了不少毒素,如果不祛除掉,這貨別說是八十大壽,只怕六十大壽都堅持不到。 直到將朱財的身體調理到最佳,萬東這才將道氣,從他的體內收了回來。只可惜,朱財對武道沒興趣,否則萬東說什麼,也要將他的修為提升個幾重,否則的話,怎能對得住朱財的這份仗義?

解了朱財的黑甜穴,朱財慢悠悠的睜開了眼睛。起初還有些惺忪,待看到了萬東,那感覺就像是打了雞血,朱財那圓滾滾的身子,愣是以一種完全無法與其體形匹配的敏捷,一躍而起。

「兄弟,你快走,這裡有危險!」一邊大喊,朱財一邊將萬東奮力的往門外推。那情形,讓萬東的心中,不由得湧起一股子酸楚。此生若是真能有朱財這樣一位大哥,絕對是一件幸事。

「朱大哥,沒事兒了。為了小弟,讓您受苦了。」握著朱財的胳膊,萬東動情的說道。

「沒……沒事兒了?」聽萬東這樣一說,朱財的情緒稍稍平復了一些,環視了一周,吶吶的問道「那個臭丫頭呢?」

萬東含笑指了指空中,朱財這才發現,葉輕雪竟被萬東給吊了起來。朱財立即驚的睜大了眼睛,指著萬東,嘴唇哆嗦了好一會兒,才吶吶的問道「兄弟,這……這是你乾的?」

萬東皺了皺眉頭,沉聲道:「只恨小弟回來晚了,讓朱大哥您受了這麼多的苦。」

「不苦不苦!這有什麼苦的?你看我,這不是好好兒的嘛!」

被萬東細細調理了一番,朱財自然是神清氣爽,似乎已經忘記了自己之前的慘狀。

反過來安慰了萬東幾句,朱財迫不及待的轉頭看向了被吊在半空中,晃晃悠悠的葉輕雪,嘿嘿的笑道「臭丫頭,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吧?我兄弟就是牛,竟能將你這臭丫頭收拾的服服帖帖。」

「死胖子,你別囂張,等我下來,非剝了你的皮!」葉輕雪氣惱不已的吼了起來。

「放肆!」她這一吼,朱財還沒做出反應,萬東便先發出了一聲厲喝。直震的葉輕雪芳心狂顫,差點兒沒昏過去。

「你若再敢對我大哥無禮,我要你好看!」

想到朱財為了自己,已經吃了這麼多的苦,萬東心中暗暗發誓,從今以後,絕不再讓朱財受到一點兒委屈。

葉輕雪不怕朱財,可是卻對萬東怕的要死。萬東這一吼,葉輕雪立即便老實了下來,一雙大眼睛里,閃爍著的滿是淚光。估計這丫頭還沒受過這樣的委屈。

朱財見狀,倒是有些過意不去了,訕笑了幾聲,道:「兄弟,我看這丫頭也就是xing子蠻了點兒,其實人也沒有壞到哪裡去。不如就將她放了吧……」

「不行!」萬東想也沒想,便一口拒絕,大聲道「這丫頭無法無天,若不好好教訓教訓,日後必定會禍害一方!先吊她三天再說!」

「三天!?」朱財就是心善,一聽,更是不落忍。

葉輕雪更是欲哭無淚,這天底下還有比萬東更心狠的人嗎?

「來,朱大哥,被吊了這一天,一定餓壞了吧?我們先吃些東西。」

萬東救了朱財,這讓客棧中的夥計對他的感官好到了極點,不用萬東吩咐,自己便忙活了起來,沒片刻的工夫,就擺好了一桌酒席,而且就擺在葉輕雪的身下,擺明了是要氣葉輕雪。

這些小夥計,都是普通人,也沒有朱財那樣的運氣,交上一個如萬東這般牛逼的兄弟,也只能用這樣的方式,稍稍宣洩心中的不滿和憤懣了。

「你們這些混蛋,本姑娘早晚找你們算賬。」葉輕雪焉能不明白這些夥計的心思?氣惱的嚷了起來。

「你這麼愛算賬,要不要跟我也算上一算?」 妖嬈外交官 萬東冷笑了一聲,幽幽的道了一句。

葉輕雪心中一虛,不做聲了,心中思忖「你小子等著,我打不過你,不代表我姐姐也打不過你!等逃過這一劫,我一定告訴我姐姐,到時候看你還能不能威風的起來。」

這些話,葉輕雪是怎麼也不敢說出口的,只能在心裡嘀咕嘀咕。那些個夥計,見葉輕雪閉上了嘴巴,不敢再說什麼,一個個皆是歡呼雀躍,直氣得葉輕雪一陣頭暈。

萬東和朱財正要落座吃飯,門外陡然傳來了一道粗獷的嗓音「霸爺,那小子一定就藏在這客棧里,不會有錯的,這匹白馬小的認識。」

「哼!那臭小子,害的咱們苦找了兩天一夜,看霸爺我不剝了他的皮!」這嗓音,不是王霸,又能是誰?

萬東不禁皺了皺眉頭,看來這頓飯,是沒辦法消停的吃完了。

「是雷霆會的王霸,他……他怎麼來了?」朱財似乎是認得王霸,一聽到王霸的嗓音,一張胖臉登時白了許多,眼底涌動出的,全是深深的畏懼。

一旁伺候的幾個夥計,就更不用說了,一個個彷彿觸電了似的,顫個不停。

「兄弟,王……王霸也是來找你的?」朱財額頭直冒冷汗的望著萬東問道。

見朱財著實是被嚇的不輕,萬東的心中不禁湧起了一陣愧疚。如果不是他,朱財哪兒會有這麼多的麻煩?

苦笑了一聲,萬東點了點頭,道「恐怕是的。」

「笨蛋!你們還不快將我放下來?雷霆會的人最是心狠手辣,如果沒有我給你們擋一擋,你們保管是死無葬身之地。」葉輕雪一臉急切的說道。

萬東瞪了她一眼,焉能不知道她心中的小九九?說什麼擋一擋,就憑她這點兒道行能擋得住王霸?簡直可笑!這丫頭多半是怕在王霸的面前丟臉。

「CAO!裡面的人都死絕了嗎,不知道霸爺到了嗎?趕緊給我滾出來!」

「兄弟,既然是來找你的,那你趕緊從後門走!王霸我來應付!」朱財眉頭一凝,振聲說道,一副豁出去了的架勢。

朱財豈會不知道,王霸可比葉輕雪兇殘多了。他此時仍能如此說,當真是難能可貴!

「就這麼定了,兄弟你快走!」不等萬東說話,朱財便已疾步走了出去。

萬東當然不會走,笑了笑,這就要跟上去。

葉輕雪急忙說道「臭小子,你瘋啦?王霸可不是我,他的修為已經到了真氣九重之境,你這樣出去,只有死路一條,放我下來,我可以保你!」

「你保我?哼哼……你還是想想,誰來保你吧!」

「你……」

葉輕雪與萬東說話的時候,朱財已經滿臉堆笑的迎向了王霸,「哎呀,這不是霸爺嗎?您能大駕光臨,真是令小店蓬蓽生輝啊,哈哈哈……」

「滾你娘的蛋!」朱財的話還沒說完,王霸身旁的一名手下,便猛的沖了上來,一巴掌將朱財抽了個踉蹌。厲聲道「少在這裡嘻嘻哈哈的!我問你,你怎麼這麼久才出來見我們霸爺?」

王霸站在一旁,也不說話,更是看也不看朱財一眼,就好像朱財在他的眼中,就是個不入流的癟三,哪怕是看他一眼,都是對自己的侮辱似的。

「嗯?」就在王霸目光環顧之時,意外的看到了從客棧中,緩步而出的萬東,眼睛頓時亮了起來。

「好小子,總算是讓我逮到你了!」見到萬東,就等於是見到了雪精猿的內核,王霸的臉上滿是一片喜色。

「將這小子給我抓起來!」王霸迫不及待的下令道。

他身旁的幾個手下聞言,立即便撲了過去,將萬東圍了起來。這才見狀,心中連連叫苦,趕忙大著膽子走到王霸面前,說道「霸爺,雖然小的不知道這位小兄弟做了什麼事,讓您老這樣大動肝火,可小的知道,您老最是大度,是不會跟他一般見識的……啊!」

朱財的話還沒說完,王霸便一腳將他踹翻在了地上,厲聲吼道:「你是什麼東西,我霸爺的事情,你也敢管?」

萬東見此,面色立時一寒,連眼睛也眯了起來。

「你既然這麼愛出頭,那我問你,你這個月的稅交了嗎?」萬東已經被圍了起來,cha翅難逃,王霸並不著急,於是決定先好好的招呼招呼朱財。

「稅?交……交了!一份交給了總兵大人,一份交給了雷霆會,分文不差!」朱財忙顫聲說道。

「哈!沒看出來,你這死胖子,倒是很守規矩。」

朱財趕忙陪著笑臉的道「那是當然!小店從來都是按時按數繳稅的。呵呵……」

「好!既然你這麼守規矩,那就繳稅吧。」

「啊?霸爺,這個月的,小店已經繳了……」

「雷霆會的新規矩!從即日開始,凡是天都國人開的店鋪,稅率一律加倍。嘿嘿……這樣算下來,你只不過繳了一半。還有一半,現在拿來!」

「為……為什麼?」

「混賬東西!我雷霆會的規矩,用得著向你解釋嗎?要麼繳稅,要麼封店抓人,你自己選吧!」

「我……」朱財直氣的渾身發抖,一張臉幾乎成了豬肝色。這寄人籬下的滋味兒,著實不好受。

「哼!你們天都國人,最是下jian!自己的地盤兒不待,卻偏要到我們的地盤兒來爭食,不征你們的稅征誰的?最可氣的是,你這天都國的jian民,竟敢妨礙我雷霆會辦事,簡直找死!」

「天都國的人就是jian民?」萬東看到此處,再也隱忍不下去,冷笑了一聲,嗓音就像是從萬年冰川下透出來的,鑽進人的耳朵里,智能將人渾身血液都生生凍僵…… 「怎麼,莫非你也是天都國人?不錯不錯,看你這小子的下作樣兒,十有八九是天都國人。可惜啊,你要是我們青雲帝國人,我今天頂多是將你打殘,不過卻會留你一條性命,可是現在,只怕你是有死無生了。」王霸沖萬東獰笑著說道。

「好極了!剛好我也不打算讓你再活下去了。你殺我,我殺你,公平的很!」

「啊哈哈哈……喂,你們聽見了沒有,這小子竟然要殺我。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我發現,我都有些喜歡你這小子了,我得考慮考慮,將你留在我身邊兒,時不時的說句笑話,為我解解悶兒,也是不錯的嘛!哈哈哈……」

王霸這一笑,他手下的那幫子嘍啰,更是肆無忌憚的放聲狂笑,倒好像,萬東真是一個天大的笑話似的。

萬東自然是怡然不懼,可這才卻是被嚇的魂兒都飛了。都說好漢不吃眼前虧,可自己這傻兄弟實在是太實誠了。這樣往死里得罪王霸,那還不如自己抹脖子呢。

「霸爺霸爺……」

「滾開!一會兒老子遭找你徵稅!」

王霸懶得聽朱財啰嗦,一腳將他踢飛了出去,一揮手,喝道「都別愣著了,先將這小子的雙腿雙手打斷,留他一口氣,老子要問問他,他將雪精猿內核藏到哪裡去了。」

「霸爺,您就瞧好兒吧!」一個ru臭未乾的臭小子,王霸的手下人自然不會放在眼中,只將這當成了自己向王霸獻媚討好,表現搶攻的機會,那叫一個踴躍。

「兄弟們,用不著你們動手,這小子我一個人就搞定了!」

「王老七,你他娘的還是省省吧,老子比你利索,老子來!」

兩聲狂吼,從兩個不同的方向響起,兩道身影,先其餘人一步,同時想著萬東沖了過來。

「見過搶錢搶糧搶女人的,還是頭一次見到搶著送死的!既然如此,我焉能不成全你們?」萬東一聲冷笑,右手並指,虛空連點,兩道金色指風,急如雨,迅如雷,只聽嗖嗖的兩聲銳響,那兩人的胸口,便同時射出了一道血箭,直濺出了數丈遠。

原本龍騰虎躍的身形,轉眼間的工夫,便啪嗒的掉在了地上,生機全絕,氣息驟消!

「什麼!?」王霸萬萬沒有料到,事情會是這個樣子。 一世纏情:吻安,壞老公 他甚至都沒反應過來,自己的兩個手下便已變成了屍體,這是怎樣的手段和神通?

王霸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哆嗦,再看向萬東的時候,眸子里分明多了几絲濃濃的警惕與凝重。

王霸尚且如此,他的那幾個手下更是莫名惶恐,一個個原本還是爭先恐後的往萬東身前湊,此時卻是商量好了似的,不約而同的向後迭連狂退。

「一群欺軟怕硬的東西!沒理由讓你們活下去,髒了神雷城這一方水土!統統給我去死吧!」

王霸那一句,天都國人就是jian民,徹底激起了萬東的殺心。再加上,今日他一番微服私訪下來,也聽說過不少關於雷霆會的醜惡,萬東手上更是全不留情。

一聲爆喝,竟是主動出擊。整個人猶如鬼魅般的似的飛騰起來。起初的時候,王霸還能隱隱約約的看清楚萬東的身形,可是慢慢的,萬東的身形越來越快,到最後,已經完全超出了王霸視覺的極限,萬東整個人在王霸的眼中,就好像是消失在了天地之間似的,毫無蹤影可尋。

而與此同時,王霸手下的那幫嘍啰,卻是遭了殃。往往只是覺得一陣清風從眼前拂過,胸口處便已多了一個透明的窟窿,意識隨即便墮入黑暗。

就算是割麥子都沒有這麼快,王霸的手下,就好像在進行一場看誰倒的快的比賽似的,爭先恐後的向地上倒去,而只要倒下去,就再也沒有重新站起來的。

全都是一擊斃命,那手法,何止是乾淨利落,簡直讓人頭皮發麻。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王霸只覺得自己渾身上下的汗毛,全都一根根的倒豎了起來。一種叫驚恐的感覺,在他的心頭不斷涌動,泛濫成災,慢慢的,額頭上更是見了大滴大滴的汗珠。

王霸也不是什麼善男信女,死在他手上的人,沒有一千,只怕也有八百。可王霸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殺人的,無影無形,讓人根本無可提防,更沒有任何反抗的機會,似乎唯一可以做的便是束手就斃。

被驚呆了的何止是王霸?此時被吊在半空中的葉輕雪,也是完全傻了眼。剛才萬東被王霸的人層層圍住,她很是為萬東感到擔心。不管怎麼說,萬東都是無辜的,全是因為她,才招致這飛來橫禍。萬東要是死在了王霸的手中,那和死在她的手裡,完全沒有任何區別。

可是現在,她一點兒也不為萬東擔心了,而是開始為自己擔心起來。

這才多大的一會兒工夫,也就幾個呼吸那麼久,剛才將萬東層層圍起來的雷霆會弟子,此時竟是幾乎死絕。這速度,只怕自殺都沒這麼快!

方才葉輕雪只是感覺到萬東的修為很高,可到底有多高,她心裡仍舊是模糊的,並不瞭然。可是現在,葉輕雪多少瞭然了一些,萬東的修為絕對不會在王霸之下。要不然的話,王霸的表情會那麼難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