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嘗試了金楠果、元靈果、無花果之後,林楠眉頭更是緊皺。

「都不一樣了,比之前的靈果差了三成以上!」林楠自語。

三成,相對而言不少了。

「幫我看看這些靈果,好像有點不同了。」林楠摘下幾顆給小飛仙傳送過去,開口問道。

不多時小飛仙也傳回了消息。

「是不同了,以現在的情況,估計價格至少比上次跌一半左右!」

聞此言,林楠眉頭皺的更緊。

價格低點沒關係,但問題是為什麼?

這段時間林楠也使用了進化液,數量並不比第一次成熟時用的少。

怎麼突然間就這般了?

「知道什麼原因嗎?我的種植方式都是一樣的。」林楠開口詢問。

小飛仙那邊直搖頭,她不曾研究過,也沒有聽說過。

尤其是,林楠這邊的事情她本就一直搞不懂。

哪怕是而今功效大跌的靈果,也超乎了她的想象,哪怕是放在天國能培育出這種級別的靈果也算是不差了。

找不到原來,林楠心中就顯得沒底了。

不過這也沒辦法,只能等待以後再說了。

以前的靈果,比氣血丹要強上一些,但現在差不多了。

尤其是青果,效果估計對於大修士完全無用了。

自然價格也就瞬間拉低了。

忙碌了大半個小時,林楠才算是將四株靈果樹全部收好,總共四百百多顆靈果。

按照小飛仙估算的價格砍半的話,價格自然也就低了不少。

當然,對於很多人而言依舊是天價。

至少,也能價值五百萬靈氣值以上。

留下上百顆的靈果保存在須彌戒指中,其他的林楠都交給了小飛仙,讓他來幫忙銷售了。

再看看另一株仙桃樹,林楠仔細看去,好像也有些不同了。

靈氣值沒少用,但看漲勢不如第一波仙桃了,這讓林楠有著不妙之感。

之前這一棵仙桃樹是林楠爭取靈氣值的主力軍,一株仙桃當時被小飛仙賣出了超高的價格。

但眼下,看起來也有些難度了。

為了讓這些仙桃長的更好一些,林楠索性買了三批中級進化液,一次性全部澆灌下去。

甚至就連其他各種靈果樹也再度被林楠賞了一瓶。

這些東西,可都是招財樹,林楠可不想突然間就不行了。

靈果質量越好,自然也就能賣出更高的價格。

忙忙碌碌的,天色也快要黑了下來。

周穎下班回來了,和往常沒有任何區別,對於昨天的一切,都好似忘卻了一般。

林母他們他們也從外面回來,林楠將下午採摘的靈果拿了出來給大家品嘗。

這東西,對林楠而言雖然覺得差了一些,但對林母他們而言依舊屬於極品好東西,即便是周穎也吃的津津有味。

晚飯,林母開始忙碌起來,原本有村口的老爺子范老承包了做飯之事,但林母他們總覺得彆扭,閑著也無聊,還是自己動手來的踏實。

不過就在飯菜才剛剛上桌之際,門外一輛車子停了下來。

再接著,兩道人影準時出現了。

關悅徐曉雯兩人大包小包的趕到了,關悅也就罷了,還算是有點矜持,徐曉雯就不行了,上來就開始叫人了。

「爸,媽!」

一語出,直接讓林長河夫妻二人傻眼了,林楠則是忍不住輕撫額頭。

頭疼! 一句爸媽,讓林楠輕撫額頭。

林長河夫妻手中的筷子被嚇的差點掉落了。

唯獨周穎此刻坐在那裡還算是淡定,因為人是她請來的。

而作為喊叫者的徐曉雯一點覺悟都沒有,依舊滿臉喜色,手提著大包小包的,當真是一副兒媳婦見公婆的架勢。

被林楠一家人盯著,關悅都替她覺得害羞的慌,臉色顯得很不自然。

唯獨她,好像很幸福的模樣,那句爸媽叫的很甜。

「爸媽!」見幾人都沒有反應,徐曉雯乖巧的再度叫了一聲。

這一句爸媽,算是徹底將林長河夫妻給喊醒了。

「別,曉雯丫頭可別亂喊。」林母連忙喊了一句。

平常時候也就算了,這丫頭也很喜人,林母其實也蠻喜歡的,但這一開口就喊爸媽,這可有點慌,畢竟還有周穎這個兒媳婦在呢,她怕誤會了。

不過,這句話顯然沒多大作用,關悅原本不想這麼叫的,感覺很羞人的那種。

但是在徐曉雯的示意下,也只好硬著頭皮上前了。

反正她們認定了,周穎和林楠也算是接受了,今晚前來也是周穎叫來的,目的也就是將這件事徹底定下來。

這種事,瞞不住的。

哪怕她們不要名分,但也不想那麼偷偷摸摸的。

「爸媽!」關悅也開口了,臉色微紅。

「這?」

這一下,林母二人更亂了。

這都什麼情況這是?

他們將目光轉向林楠,林楠則直接抬頭看天。

這事,沒法解釋。

隨即,他們又將目光轉向周穎,此刻也唯有她還算是淡定,看到這一幕,突然間有著輕笑的感覺。

「小穎,這?」林母開口。

咋回事啊?

周穎輕笑一聲,隨即從身後走了出來,直接來到關悅和徐曉雯身前,三女站在一起。

「姑姑,從今天起,她們都是我的姐妹,也將都是您的兒媳。」周穎直接開口說道。

一語出,林楠能看到自己這爹媽皆是齊齊虎軀一震,顯然被震的不輕,哪怕是此刻的林楠也是心中被周穎這一幕給震撼到了。

大氣啊!

「啥?」林母和林長河二人被嚇壞了。

兒媳婦?三個?

雖然林母之前給兒子提過這個偉大的構思,但那也是沒辦法的辦法。

至於林長河,那是根本沒想過這種事情。

現在,突然間就三個了?

不由自主的,林母看向林楠,林長河也看著這個兒子。

「厲害啊!」二人心底幾乎同時這麼感嘆了一聲,心底更是高興不已。

這個,真不嫌多……

當然,哪怕是再高興此刻也不能表現出來。

尤其是,當著正牌兒媳婦的面!

「林楠,跪下!」陡然間,林母開口了,帶著嚴厲的訓斥聲。

不管是不是真的,都要先教訓下兒子再說。

女人,不管什麼時候都別男人想的多,即便是林母此刻滿心歡喜的很期待這額外的兩個兒媳婦,但也要對兒子進行敲打。

至少,不能讓周穎生氣,不能讓她覺得不滿。

林母這邊一發話,林楠更傻眼了。

關自己屁事,這件事不是自己定的,也不是自己讓她們來家的。

然而面對爹娘嚴厲的目光,林楠還是老老實實跪下。

「跪我們幹啥,跪你媳婦。」林母見兒子跪下,隨即再度訓斥了一聲。

心中更是大罵了一聲傻兒子。

不管你做了啥,不管周穎為啥同意了,你都得表示表示不是?

林長河看著這一幕,也不說話,不過卻是第一時間跑到門口,將大門給關上。

這種事,可不能傳出去。

大院里,此刻氣氛有點詭異。

三女在一旁站著,林母和林長河站在她們對面。

林楠則索性跪在他們中間,而且正面對著周穎,那叫一個苦澀。

有苦說不出啊。

啥也不說,林楠老實跪著吧。

周穎看著這一幕,其實挺欣慰的,至少這也是姑姑的一種態度吧,也就夠了。

至於跪在地上的林楠,那就讓他跪一會吧。

給了你這麼大一個便宜,跪會還不是應該的嗎?

「小穎,這是咋回事啊?」林母也不管林楠,直接開口問向周穎。

到現在他們還很懵逼,不明所以然。

「爸媽,這是我的決定,關悅和曉雯你們也都認識,也可能知道她們對林楠的心思,索性我就琢磨著,乾脆成了姐妹算了,都給你當兒媳了。」周穎說的倒是風輕雲淡的。

但聽在林母耳邊,卻玄之又玄。

真有這種好事?

這麼大方?

他們總覺得不真實。

不過根本不由分說,徐曉雯關悅二人已然上前了,一左一右的挽著林母的胳膊。

「以後您就是我婆婆了,雖然我和關悅這輩子是不能和他領證了,但這輩子都是您的兒媳了,願意侍奉您二老。」徐曉雯嘴很甜。

「以後穎姐就是我們大姐,我們願意。」關悅也開口。

二人更蒙了,不過心裡卻是高興不已。

還真是想什麼來什麼,再看看周穎,好像真沒有半點生氣的意思。

「小穎,你真的願意?」林母再度開口問道。

雖然她也很滿意,但真若是周穎不同意,她這個當姑姑當婆婆的還是願意為她做主,把人都趕走。

哪怕是林楠想都沒用!

「媽,只要您兒子真心待我,這點氣度我還是有的,以後我們這個家,可能會更加熱鬧。」周穎開口叫道。

林母聞言,沉默了少許,隨即一手拉著周穎。

「唉……是媽對不起你,走,咱們吃飯去,讓他在這跪著。」

就這般,林母將周穎拉走了,徐曉雯和關悅也跟著進去,林長河這位公爹也沒有落下。

唯獨林楠,此刻好像被人遺忘了一般,沒人管沒人問的,自顧在院子里跪著。

再然後,就聽到屋裡『一家人』好像挺熱鬧的樣子,雖然林母嘴上和臉上在責怪,但心裡甭提多高興了,對周穎道歉一番,生怕惹到這個兒媳婦不滿意,確定周穎真的接受了之後,那就是一頓猛誇,轉而更加滿意了。

然後,家裡各種好吃的,好喝的,統統拿了出來。

不多時,林長河也就只有默默吃菜的份,飯桌上成了四個女人的天下。

婆媳四人…… 院子里,林楠跪在地上,身體上倒是不累。

但心累!

這情況,越來越複雜了,聽這屋裡的情況,怎麼好像這事就徹底成了呢?

這位婆婆,還真把這兩位都收了?

加上周穎,三個如花似玉的姑娘,一口一個媽,一口一個爸的。

夾菜,倒酒,敬酒,那叫一個敞亮。

林楠估計哪怕是爹娘喝不醉,也要被這三個兒媳婦給喊醉了。

看看他們一個個眉飛色舞的模樣,就能看出來多滿意。

周穎是他們欽定的,百分百滿意。

但這兩個,他們兩口子同樣喜歡啊。

人長的漂亮,性格也都很乖巧聽話,家世什麼的更是沒得說,這樣的姑娘打著燈籠都不好找,而今主動來給自己當兒媳婦,不要那不是傻啊?

為此,他們依舊決定照單全收了。

當然,周穎是老大,這個不能改變,是最正宗的一位。

「這算是什麼事情,我這還沒有答應呢?」林楠忍不住搗鼓了一句,雖然前有周穎做主,但林楠還沒有真正點頭呢,這算是哪門子的事情。

三個女人,真的好嗎?

林楠很糾結。

看這架勢,不是太妙。

都說三個女人一台戲,而今家裡算是四個了?

這一晚,一家人除去林楠外都很高興,到最後林母二人終於還是被灌醉了。

高興。

然後三個兒媳婦將二人扶到房間。

再然後,這才輪到林楠,終於無奈的回到屋裡,然後老老實實的坐在位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