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們還真誤會了人家林楠,人家是英雄呢。」

當即,一些人再度改變風口,不再黑化林楠,這才算是讓林楠鬆了一口氣,否則被人罵終究不爽。

中午,林楠一家人剛剛準備好午飯,一輛車子直接開到家門口,車上下來兩人,為首之人正是陳聽雨,身邊還跟著一臉不情願的賴美雲這位女暴龍。

一看這情形,林楠就知道怎麼回事,雖然對陳聽雨擠出了一點微笑,但對這人形女暴龍他是一點好印象都沒有,哪怕是人長的不錯,但在林楠這裡依舊沒有半點優待。

陳聽雨也不傻,他剛到鄉政府的時候也是嚇了一跳,二樓辦公室損壞嚴重,不難想象那個場面,讓他暗自頭疼,還真擔心把林楠打個半殘什麼的,那就麻煩了。

不過在看到被綁的結實的賴美雲后,他才算是徹底下來。

尤其是在了解到她如何被林楠綁住的過程后,當即讓這位安全局的局長嗅出了一些特殊的味道來,眼中帶著濃濃的驚喜來。

賴美雲的實力他清楚,哪怕是那種迷藥之類的,也很難湊效,實力達到一定程度后,迷藥這種東西他們都能感覺的到,但這次賴美雲中招,竟然沒有任何的感覺,而且按照她的話來說,也就那麼三十秒的時間。

三十秒的時間,能夠將賴美雲這種高手無聲無息的放倒,沒有半點的招架之力,這就厲害了,讓他忍不住心動。

此刻帶著賴美雲賠禮道歉,同時也是為了這東西而來,真若是有著這種好貨,那對他們而言,絕對是大殺器,運用的好的話,殺人於無形啊。

「林兄弟,實在抱歉,讓你受驚了!」陳聽雨一臉的歉意上前,並且主動給林母、林長河二人問好,顯得很客氣。

林母二人自然不知道這人是誰,身後帶個姑娘還一臉的不情願的模樣,讓他們很是好奇,不知道什麼情況。

不過很快,他們就從陳聽雨的話中知道了具體情況,敢情在鄉政府內發瘋的女人就是這個漂亮的女孩?

「姑娘啊,你這下手也太狠了,你看看把俺家林楠都打成啥樣了。」林母忍不住埋怨了一聲。

對於林楠,賴美雲依舊帶著不甘心的怒意,若非被陳聽雨一頓猛批,再加上關悅之前一兩個小時的說教,只怕依舊可能對林楠動手,敢對自己用不知名的無恥手段,正常而言先廢了再說,這才符合女暴龍的脾氣。

不過此刻面對林母的指責,她保持沉默,不敢反駁。

「實在對不起兩位,是我沒有管教好手下,都是一些誤會,涉及到一些女性的私密,所以才動手的,我這給兩位道歉。」陳聽雨聞言,再度道歉。

林母二人也看的出陳聽雨不像是一般人,舉止言談都能看的出來,既然都主動登門道歉了,也就沒什麼好說的了。

「你坐吧,又不是你動的手,以後再出現這種事,別怪我撂挑子,妹的你是沒看到,差點又沒命了,也幸好我這小身板不一般,否則哪能承受的住。」林楠開口,示意陳聽雨坐下,抱怨兩句肯定是有的,不過對於賴美雲他就沒有那麼好的脾氣了,依舊不理不睬的。

不是來道歉的嗎?林楠倒要看看這個人形女暴龍能不能彎下腰來道個歉。

林楠不是一個不講理的人,特么的打自己也行,但咱的講理吧!

陳聽雨也看了出來,知道林楠還在動怒,當即也不多說,直接笑著坐了下來,林母二人見狀,雖然對打人者不怎麼滿意,但還是再度到廚房忙碌了起來,待客之道他們還是明白的,他們都看的出來,這人和林楠關係不一般,哪怕是那個女孩看起來也是和林楠認識的。

小院內,林楠和陳聽雨坐在一起,陳聽雨倒也不客氣,直接吃了起來,正好趕上飯點,至於賴美雲則老老實實的站在陳聽雨身後,一句話都不敢說。

「嗯?這菜味道不錯啊,看不出來,你家這飯菜還真是不一般。」陳聽雨只是吃了第一口,便忍不住稱讚了一聲。 易陽記得老郭唱太平歌詞的時候有這麼一句:

「杭州美景蓋世無雙。」

所以,易陽來到江南的第一站就是杭州,作為著名的旅遊城市,又是最好的遊玩季節,會發現整個城市遊客特別多,下了火車,易陽去了提前訂好的酒店,第一天就是休息,晚上的時候要了個外賣,來到杭州的第一天就過去了。

杭州最被人熟知的第一就是景色,景色中又以西湖為最,古人作詩常說西湖,人們熟知的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妝濃抹總相宜,說的就是這裡。

還有一樣就是茶,西湖龍井是聞名天下的茶葉,初春的茶也是茶中之最,所以易陽這一天的安排就是游西湖,品龍井。

「大爺,西湖遊船五十塊錢一位,做一下?」

易陽就住在西湖附近,自己走著來的,到了西湖邊上就有人開始問,顯然是拉客的。

不過五十塊錢也不貴,再說易陽本身也是要坐的,前些年岳父岳母在的時候,還說有時間來西湖,沒成想真的來了竟然只有他自己。

「等會兒,有一位客人要坐穿,大爺,找您五十塊錢,上這艘床就行,您可碰到好運氣了,船上有個導遊,您可以聽一聽她的講解。」

船不大,甚至說有一點兒小,能坐下幾十人,易陽上船之後,船就啟動了。

果然有位女導遊開始了講解,易陽坐在後面,導遊站在前面,顯然前面的那些人就是她的遊客。

一路看著西湖美景,聽著導遊講述著參加一些新編的白蛇與許仙,還有那個據說重新建設的塔,也挺有意思。

「爺爺一個人出來玩嗎?」

易陽正看著風景有神,一個奶聲奶氣的聲音傳過來,易陽回頭,是坐在自己另一側的小朋友,旁邊坐著的應該是他的爸爸媽媽。

「對啊,爺爺一個人,你叫什麼名字啊?」

小孩兒長得特別可愛,虎頭虎腦的,兩個大眼睛水汪汪的。

「我叫翟同,爺爺好勇敢,我都不敢自己出來玩兒,我媽媽說外面有壞人,是不是媽媽?」

孩子說完還回頭問了一下媽媽,希望媽媽能夠替自己證明沒說謊。

「對,是媽媽說的,大叔,這孩子就喜歡聊天,您別介意啊。」

「沒事沒事,我也喜歡小孩子,我家那群小傢伙還小,我看他有四歲了吧?」

「四歲三個月了,您老身體真好,也想的開,我家孩子爺爺奶奶外公外婆都捨不得花錢,我給他們報名竟然偷偷的退了……」

有了孩子這個共同話題,周圍又有人參與了進來,好在導遊已經介紹完了,要不然估計都沒有心情講下去了。

看著大人聊的很開心,翟同小朋友不開心了,明明是自己交的朋友了,結果竟然不讓自己說話了。

「爺爺,我也想聊天。」

童言童語惹人笑,翟同不知道大人們都在笑什麼,但是他覺得爺爺這個朋友又和自己聊天了,那他就很開心。

易陽還給他講了幾個童話故事,前面的小朋友聽到了也跑過來,易陽擔心他們的安全,就商量了一下,小朋友圍著坐過來,防止擁擠,等到下船的時候,一群小朋友還依依不捨的不想走。

「爺爺不是講了嗎,要聽話,等以後有機會爺爺在講給你們聽,但是現在都要乖乖的知道嗎?」

可能是因為易陽會講故事,所以在小朋友心裡有一定的地位,一群小朋友跟著父母一步三回頭的走了。

易陽搖頭笑了笑,遇到這些小朋友或者就是天意吧,因為他們讓他想孩子了,他該回家了。

出遊的第十天,易陽坐上了回家的火車,他把看沿途風景當作是這次旅遊結束的目的地。

「老公,我也想去成都。」

「有時間咱們就去,不過這首歌兒唱的真好,成都,這首歌兒寫到了我的心裡。」

易陽聽到有人在討論自己的那首歌,也沒有驚訝,他這幾天聽不少人甚至還在唱,據說,成都的文化廳都在找他,希望能夠買下成都這首歌作為成都旅遊的宣傳歌曲,只不過因為他是化名,大家找不到他而已。

「媳婦兒,我回來了。」

易陽到家已經是中午了,進了門,喊了好幾聲,也沒看見人出來,他也沒提前說,估計人都出去了。

世界第一甜:老婆大人,超撩的 拿出來電話,易陽一看手機沒電關機了,充上電開機,一會兒就蹦出來好多消息。

「孫老師不成了,你要不要回來?」

「電話關機了,打不通,看到回電。」

後面差不多都是這些話,易陽把電話撥過去,剛響了兩聲對面就接起來了。

「看到消息了嗎?」

「看到了,現在怎麼樣?」

「還在堅持著。」

「我先過去,哪家醫院?」

「你回來了?帝都醫院,三樓重症監護室。」

易陽掛了電話,匆匆忙忙地換了一件衣服,到醫院的時候,好多人都在,嶽嶽坐在椅子上,被人扶著,眼睛紅的不行,精神也不是很好,估計是哭了幾次了。

孫老師不行了,傷心最多的媳婦兒排第一,他能排第二,甚至他有可能是第一,誰都知道,捧逗一輩子的相聲演員待在一起的時間,甚至比夫妻還長,他們的那種感情是不可磨滅的,親兄弟也比不上。

「師叔,您坐。」

大霖他們在在,孫老師一輩子在德雲做了很多貢獻,得知他的狀況大家都自發的來看他。

「現在可以進去嗎?」

「可以,一次就能進兩個人,嬸嬸陪著嫂子在裡面呢。」

易陽還想怎麼沒看見媳婦兒,原來已經進去了。

敲了敲門,裡面出來了一個護士,易陽說了一下想進去看看,讓她幫忙和裡面說一下,一分鐘不到,周子怡陪著嫂子出來了。

「嫂子,別太傷心了,沒準會有奇迹呢。」

易陽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嫂子八十多了,眼淚都哭幹了。

「你進去看看吧,你師兄這會兒意思還清醒,醫生說不一定什麼時候就……襯著這時候,說幾句話,寬寬他的心。」

易陽點頭進去了,病床上的孫老師瘦了很多,看到易陽來勉強給了個笑容,還抬了抬手,讓他坐下。 林楠自己的產品,自然家裡最不缺這些東西,百吃不厭,在林楠家此刻基本上看不到什麼雞魚肉蛋類的,大都是這種蔬菜瓜果之類的,哪怕是最簡單的清炒,也能吃出不一般的味道。

擺在桌上的是,就是翡翠青菜、翡翠水芹、翡翠蘿蔔以及清炒西紅柿雞蛋這四個小菜,在農村算是再正常不過,但吃在陳聽雨嘴裡,卻是讓他大讚。

早就調查過林楠,知道他搞得一手好蔬菜瓜果,味道很是不凡,但相隔太遠,陳聽雨也沒有真正品嘗過,而今第一次嘗試,當即也忍不住發聲感嘆。

「林楠,這就是你自己種植的東西?」陳聽雨開口問道,毫不客氣的夾菜。

看著他這個模樣,林楠淡笑。

「是的,慢慢吃別急,就是不缺,等會你走的時候自己隨便帶點回去嘗嘗好了。」

陳聽雨一聽,頓時也不客氣,直接笑著給接受了,這幾個小菜的味道非常不錯,哪怕是以他的身份可謂是吃過太多的山珍海味,但和這些簡單的蔬菜相比,竟然都遜色了不少。

自然,大中午的陳聽雨也不客氣,幾盤菜快速入口,若非林母早已準備好了幾盤小菜端了上來,只怕還真不夠一大家人吃的,青菜這種東西,哪怕是一個人吃個兩三盤都毫不費勁。

「來,嘗嘗我這果酒,雖然還沒有擴展出去,但我保證,你會喜歡。」 燼神紀 來者是客,雖然不理會賴美雲,但陳聽雨還是要招待好的,對自己也算是照顧,自然不吝嗇,將自己的果酒也拿了出來。

原本陳聽雨還想拒絕,畢竟自己身份特殊,隨時都可能有任務下來,時刻都需要保持最清醒的狀態,已然不知道多久沒有喝過什麼酒水了,然而當果酒打開的瞬間,陳聽雨瞬間便聞到一股特殊的香味。

「好酒!」陳聽雨稱讚了一聲,沒有再拒絕,倒是要嘗嘗林楠倒騰出來的果酒,雖然調查中知道林楠搞出不少好東西,但還真是出乎意料。

隨即,真正喝入口中,那種特殊的味道,更是讓陳聽雨讚不絕口,不斷的點頭。

桌上的小菜,這種看似普通的果酒,帶來他極大的震撼,看似平凡,但卻又有著最不平凡的味道,留在唇齒間,久久不散。

「好酒好菜!」邊吃著,陳聽雨邊稱讚的笑道,對林楠顯得更為佩服了,後來反倒是能和林母二人都熱情的聊了起來。

唯獨賴美雲一個人,孤零零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她自己不說話,林楠也賴得理會這瘋女人,痛到現在才算是差不多消散過去,耗費了兩顆大力丸療傷,陳聽雨更是沒有再提及之前的事情。

「咕嚕……」

就在幾人快要吃完的時候,一道極其不和諧的聲音從一旁傳了過來,頓時讓幾人忍不住看了過去,而賴美雲這一刻就顯得略微尷尬了。

先前的怪聲正是從她胃裡傳出!

餓了的聲音!

這也難怪,為了找林楠,昨晚她就出發趕到省城,然後一大早五六點鐘就從省城趕了過來,早飯自然也沒有吃,再加上之前的打鬥消耗,而今都中午一點鐘了,肚子空空,再加上桌上看起來確實非常不錯的飯菜,陣陣香味,讓她嘴饞了,胃裡也發出了抗議的聲音。

見狀,林楠當即就笑了,賴美雲見狀,當即再度板著個臉,怒氣又要飆升,哪怕是今天被教訓了那麼久,依舊沒有放棄對林楠的不爽。

「叔叔阿姨,不好意思哈,還要麻煩你們一下,能不能……」陳聽雨示意了一下,自然指得是飯菜,也想讓賴美雲吃點,帶她來也是想化解誤會的,自然沒有必要鬧的太僵。

林母二人也都是實在人,見林楠和陳聽雨關係確實也不一般,也沒有多說了,而且人家都主動來道歉了,也就算了,反正兒子也沒啥事。

「姑娘,以後下手輕點,你們年輕人的啥事俺們也不懂,但也不能殺人啊。」林母開口教訓了一句,讓賴美雲顯得更為尷尬了,不過一句話說完,還是到廚房又忙碌了起來。

不多時,又是兩盤小菜端了上來,還加了一雙筷子,搬來一個小凳子放在邊上。

「過來吧姑娘,下次可不能再這樣了,關悅那丫頭脾氣可沒有這麼臭。」林母開口說道,一個大姑娘家的,林母也不想難為人家,更何況還是關悅的妹妹,他們先前已然從林楠那裡知道一些。

賴美雲雖然火爆,但實際上有著和關悅一樣的善良,若非是將林楠認定為無恥狂徒這個標籤,也不會這麼動手,而今林母主動這般客氣,反倒是讓她不好意思了。

「對不起阿姨叔叔,是我太衝動了,下次不會了。」賴美雲低頭道歉,態度在林母二人看來還算是不錯。

陳聽雨見狀,也高興了不少,這是一個好的開始。

「不單單是阿姨叔叔,還有林楠,若不是他有點實力,就你那麼重的手,還不知道出啥事呢,給林兄弟道歉!」陳聽雨開口說道,沉聲命令。

賴美雲雖然依舊不想,但當著自己林楠父母的面,還有自己這位頂頭上司的命令,也只能不情不願的道歉,不過臉色顯得很不自然。

不過即便是如此,林楠也算是滿意了,能讓這個人形女暴龍給自己低頭道歉,以及是極限了估計。

「算了,吃飯吧,以後別對我亂髮脾氣就行,也免得我浪費一些救命的好東西。」林楠不咸不淡的說道。

如此,賴美雲在陳聽雨的命令下才算是坐了下來,一起吃頓午飯,其他幾人都吃過了,就剩下賴美雲一人,一開始她還有著不少的矜持,但很快幾人就發現這漂亮女人在美食麵前,矜持什麼的完全沒有了。

加上原本的菜,還有林母剛剛端出來的兩個,竟然被她一個人給吃完了,更甚者半瓶的果酒也直接下肚,酒足飯飽之後,更是打了一個飽嗝,這才發現周圍幾人都在注視著自己,頓時又覺得很不好意思了。

「抱歉,真的很好吃,一不小心吃的多了一些。」賴美雲弱弱的說道,這個時候的她,和之前對林楠動粗的那個人形女暴龍還真不像,總算是讓林楠在她身上看到了一絲關悅的影子。 小院內,林母二人已然出去到地里轉轉去了,小院內陳聽雨還陪同林楠在位置上坐著,身前擺放著一些菠蘿莓黃瓜西紅柿之類的瓜果,二人基本上沒咋吃,不過另一邊的賴美雲倒是毫不客氣,距離林楠有段距離,手裡抓著不少的菠蘿莓,津津有味的吃的正高興。

「說吧陳局長,你可不僅僅是來吃飯賠禮道歉那麼簡單。」終於,最後林楠開口,以陳聽雨這個級別,事情那麼多可沒有閑時間在這裡陪著自己閑聊,明顯的感覺有其他的事情,先前爹娘都在,他沒說,而今人都出去了,也就沒有什麼好隱瞞了。

「哈哈,我就知道瞞不住你,還真有點小事。」陳聽雨聽到后輕笑了一聲,隨即沒有再隱瞞。

「我想知道林兄弟你用什麼方式將美雲弄暈的,她實力我很清楚,哪怕是什麼迷藥之類的也根本做不到,但在林兄弟面前,竟然沒有一點自保之力。」陳聽雨直接開口。

林楠聞言,注視著陳聽雨,這涉及到自己的一些秘密,關鍵時刻等若是大殺器,正常而言肯定不能被人知曉,否則就不靈了,這東西真若是碰到那種高手能夠屏住呼吸的,還真沒有辦法。

它雖然比什麼迷藥的厲害一些,無色無味,但實際上也依然還是迷藥的一種而已,並非是無解的那種。

似乎看出了林楠的疑慮,陳聽雨再度開口解釋了一句。

「我知道林兄弟不是一般人,也有著自己的秘密,但請放心,我陳聽雨決然沒有半點私心,真若是能有著好東西,對我們整個安全局的人而言,就是一大利器,不知道關鍵時刻能救多少人的命!」

一旁,聽到陳聽雨的詢問,賴美雲也忍不住側耳傾聽,對於自己不聲不響的敗在林楠手中的事情一直還在她心中耿耿於懷,她非常確定那一瞬間她沒有察覺到任何異常,而且事後也沒有任何的感覺,她問過關悅,不過關悅也是一點都不清楚,很是神秘。

正如同陳聽雨所言的,真若是有什麼特殊的寶物,能夠做到這種神不知鬼不覺的,對他們而言絕對是大利器!

陳聽雨說的很清楚,林楠雖然心中有些猶豫,但也不是不明白這點,這半步香的妙用林楠早已體會過,真正的神不知鬼不覺,運用的好,關鍵時刻是救命的。

雖然有些不舍,但林楠還是緩緩點頭。

「這是一種祖傳的神秘藥物,無色無味,和迷藥有些類似,但無色無味,五丈之內都在它的覆蓋範圍內,只要不是提前發覺屏住氣息,絕對抵擋不住。」林楠開口說道。

「又是祖傳的?」陳聽雨一聽林楠這麼說,頓時笑了出來,他很清楚,絕非是什麼祖傳之物。

聽到陳聽雨的笑聲,林楠很是隨意的點點頭,也只有這麼一個好借口可以用,反正查無可查。

隨即,沒有耽擱,林楠一翻手,將之前還沒有用完的半步香拿了出來,雖然動用過兩次,但現在依舊還剩下五分之一左右,還夠一次使用沒問題,非常精緻的透明玉瓶,握在手心內絕對難以被人發覺,其中的液體也屬於那種透明的,看起來和清水無二。

「你就是用這個東西把我迷暈的?」賴美雲也走了過來,仔細打量著。

陳凡點頭,隨即若有所思的打量著賴美雲,這瘋女人先前將自己打的那麼慘兮兮的,而今正好也再度教訓一下,讓她輸的心服口服。

「要不要再試試看,給你一個機會,在我五丈遠,看看能不能一分鐘內將你幹掉!」突然,林楠看著賴美雲開口笑道,帶著一絲壞笑之意。

被林楠這般當場挑釁,頓時讓賴美雲這位人形女暴龍差點再度爆發,林楠這擺明著打擊報復,純粹是拿自己當試驗品。

一旁的陳陳聽雨自然也看的出來,不過輕笑一聲卻沒有阻止。

「美雲,按照林兄弟的話做,站在五丈的位置,不準閉氣,我要看看效果!」陳聽雨開口,對這東西有著極大的興緻。

賴美雲雖然不樂意,一副氣鼓鼓的模樣,但領導發話,她也只能照做,狠狠的瞪了一眼林楠,便直接朝一旁走了過去。

翻手間,林楠取出兩顆小藥丸,正是提前預防的解藥,服用下去可以不受半步香的影響,林楠毫不客氣的服用,另一顆則遞給了陳聽雨,讓他服用,不過陳聽雨接下后卻沒有服用,而是也想嘗試下這種東西的妙用。

見狀,林楠沒有再多說,戲謔的看了一眼賴美雲,直接擰開了瓶塞。

一旁陳聽雨見狀,第一時間閉氣,對他這種高手而言,一兩分鐘的時間太正常不過,根本沒有問題,賴美雲則一副好奇的看向林楠手中的玉瓶,當真是看不到任何的特殊,一點氣味都沒有,若非知道這是一個大殺器,她或許根本就注意不到這種東西。

陳聽雨就坐在近處,更是一直在看著,正如林楠所言,他沒有察覺到任何感覺,哪怕是近在咫尺,小玉瓶好似沒有任何的變化,這讓他心中的期待之意更甚了。

一分鐘的時間,也就是數十個呼吸而已,陳聽雨一邊打量著玉瓶,一邊打量著賴美雲,想要看看真正的效果如何。

賴美雲作為一個試驗品,氣鼓鼓的在等待著,同時也有些不大相信林楠的話,五丈遠的距離,相對而言太遠了,怎麼可能有效,而且本身自己也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但是始終沒有任何的感覺。

賴美雲臉上露出一些冷笑來,感覺林楠完全是吹牛,哪有那麼神奇的東西。

「不僅是狂徒,還是個大忽悠,牛皮吹的怪響,現在怎麼沒反應?」賴美雲忍不住低聲叨咕了一句,先前林楠讓她充當試驗品的時候自然有些不滿,而今毫不客氣。

陳聽雨聞言,當即就想訓斥一句,林楠倒是無所謂,算算時間也差不多了,看著她嘴角露出一絲戲謔的笑意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