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治?”又是一個陌生的名字!駱北辰眉心突突直跳,快要瘋掉了。他趕緊給雲端打電話:“雲端,喬治是誰?是你們的朋友嗎?”

“什麼喬治?不認識。”雲端正在睡覺,迷迷糊糊的說。

“可是他把晴晴帶走了!”駱北辰大吼。

那撕心裂肺的聲音把雲端的瞌睡都給嚇走了,她彈坐起來,顫聲問:“你說什麼?”

“晴晴遇到了壞人,警方說那個叫喬治的把她們帶走了!”駱北辰一手扶着牆,佈滿血絲的雙眼紅得嚇人,幾乎要滴出血來。

“我……我們不認識什麼喬治……”雲端結結巴巴的說,“我們在美國基本上是獨居,沒有什麼熟人……”

“啪—”

駱北辰手中的電話掉到了地上,不是認識的那一定是壞人了!晴晴此去凶多吉少啊!是他,是他來晚了!

“駱先生,駱先生?”

警察拍拍他的肩,把他的神智喚回來。

“警察先生,請你一定要幫幫我,我是能達集團的總裁,上面的女人是我的老婆孩子,請你一定要幫我們找到她!”駱北辰語無倫次的說,駱家的產業這麼大偏偏在美國沒有任何產業,以致於現在像一隻被困住了的獸,走投無路。

“駱先生你放心,我們會盡力。不過你也知道,世界這麼大,我們警方也不是萬能的……”

“不管你們用什麼辦法,一定要幫我找到她們!”

駱北辰嘶吼着打斷他的話。

另一名比較有經驗的警長想了想說:“駱先生,我們懷疑這是一起黑幫事件,如果你有那方面的信息……”

“黑幫?”駱北辰愣了一下,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顧淮澈,那個風頭正盛的暗幫少主!

“是的,有時候他們的信息甚至比我們還要來得快。當然,我們警方也不會放棄追蹤。”

駱北辰咬了咬牙,不,他不能去求顧淮澈,以顧淮澈的個性知道他讓晴晴陷於危險中的話,哪怕是找到了晴晴他也不會再讓他們團聚的。

想了又想,他想到了一個人。法拉夫人!那個能讓西德都敬畏的法拉夫人一定有辦法的。他趕緊打電話給法拉夫人:“法拉夫人,我是駱北辰……對,我有事需要你幫忙,但是請你不要告訴我媽咪和爹地……對,好,我馬上用信息發給你。”

掛了電話,駱北辰又立刻致電駱南星,直到一切安排得差不多,他才鬆口氣。

這麼冷的天,他卻一頭的冷汗。警長問:“駱先生,你說是的法國藍斯公爵的法拉夫人嗎?”

“沒錯。”駱北辰點點頭,“你們需要我做我都做了,希望你們警方也要盡全力!”

“駱先生您放心,我們一定會竭盡全力,爲您和法拉夫人效力!”

警車離去,駱北辰無力的倒在地冰冷的臺階上,冷銳的眼中流下一滴淚。如果他沒有放到她的手,那她和孩子就不會失蹤。是他的錯,都是他的錯!

他懊惱的捶打着自己腦袋,晴晴,對不起,我又來晚了……

房東太太同情的拍拍他的肩:“小夥子,既然你有心就一定能找到沈小姐!加油!千萬不要放棄!”

“我不會放棄的。不管如何我都要找到她們!”駱北辰擡起眼來,用力握緊了雙拳,血紅的雙眼泛起駭人的殺機,“敢動我的人,活得不耐煩了!” 方瑜醒過來的時候,看到的人正是一臉嚴肅的莫老爺子。

“爺爺,你怎麼來了?”

他的表情很嚴厲,方瑜只能糊里糊塗地問。

“那塊玉佩不是你的?”

今天早上他收到了一份快遞,裏面正是方瑜的資料,上面顯示她從來都沒有在孤兒院呆過,但是她卻親口說她是在孤兒院的時候被方宇收養的。

“爺爺,玉佩是我的,求求爺爺,您不要懷疑我,我現在只剩下你一個親人了!”

“爺爺不是懷疑你,你永遠都是爺爺的孫女,其實我早就察覺了,玉佩根本不是你的,難道一直以來,你都不覺得,我是在把你當成親生孫女一樣嗎?”

“不,爺爺,我沒有騙你,玉佩是我的,不信你可以問小小,她可以作證!”

莫老爺子嘆了一口氣,他這輩子到底造了什麼孽啊?

要是莫小小肯說的話,就不會發生今天的一幕幕了。

“小小,你說說看,到底怎麼回事?”

“爺爺,我……玉佩確實是她的!”

莫小小再次選擇了跟方瑜站在同一條陣線上,她沒有辦法,她不想坐牢。

她只想跟吳權在一起,永遠在一起。

“你確定你說的是真話?”

方瑜整顆心都揪緊了,如果莫小小哪怕說一個不字,就已經宣佈了她的死刑了。

好不容易買通了警察,甚至不惜犧牲自己,在他的身下承歡,爲的就是讓方宇閉嘴!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如果老天給她機會的話,她以後一定會彌補自己犯下的過錯。

莫小小看了看莫老爺子,又看了看方宇,神色複雜地說:“爺爺,我說的是真話!”

“希望你以後不要後悔!”莫老爺子怎麼養了這樣一個孫女出來?她們之間又是有着怎樣不可告人的祕密呢?

莫小小走出來的時候,終於鬆了一口氣,手附在心口上,不停地順着氣。

“你爲什麼要說謊?”

吳權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出現在了她的面前,很心痛地說:“你知道你說謊害的是什麼人嗎?是我的兄弟,到底是她莫家的人重要,還是我重要,我的兄弟重要?”

“不,不是的,你聽我解釋!”

“別解釋了,我不想聽,莫小小,我跟你結束了,徹底結束了,我說過,我不喜歡充滿謊言的女人,而你就是那種女人!”

吳權心痛地離去了,他以爲他會聽到想聽的答案的,沒想到卻是當頭棒喝!

他想不到在他面前無比純真的女人,竟然爲了一個殺人兇手說謊。

他算是看錯人了。

“吳權,彆氣了,也許她也是逼不得已的!”

季恩佑拍着他的後背,他瞭解方瑜,爲了達到目的而不擇手段的,莫小小爲了她說謊,肯定是不得已的。

“總裁,我對不起你和藍小姐。”

“行了,又不是你的錯!”

季恩佑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只能說,這個木頭終於被愛情攪和了。

“休息兩天吧!”雖然公司現在四面楚歌,可是給員工撫平傷口的時間還是有的。

“不,不用了,總裁,我決定好好工作。”再也不想談什麼戀愛了,根本就是浪費時間。

“吳權……”莫小小追了出來,卻只看到了季恩佑。

“他走了!”

早知當日,何必當初呢?

季恩佑不會同情莫小小的,以愛的名義卻做了無數傷天理的事,終有報應的。

莫小小低着頭,不斷地懺悔,她是不得已而爲之的。她不想失去吳權,不想失去愛情……

季恩佑回去之後,藍若菲立即迎了上來,“怎麼樣了?”

她想知道事情的真相。

“暫時沒有證據,目前是死無對證了!”

“怎麼會這樣?”藍若菲皺着眉頭,聽到白煙氣勢洶洶地往醫院跑,她一天都在緊張當中。

“別擔心了,沒事的,你有空多對關心我就行了,其他的事我來就好了!”

說得倒是輕巧,他是這麼做的,可是藍若菲卻覺得自己像是一個置身事外的人一樣。

本來今天想過去的,但是被季恩佑一個眼神就攔下了。

她只是想跟他共同進退。

公司的事是這樣,現在也是這樣,藍若菲不知道他們這樣到底算什麼。

季恩佑看着她這久久不能舒展的眉頭,就知道她肯定是在胡思亂想了。

“別想了,總而言之,現在一切都好!”

“只是表面現象吧!”這個男人永遠都致死粉飾太平。

“對了,還是告訴你一件事,吳權失戀了!”

“爲什麼?”幾次見到吳權,都覺得他是在甜蜜當中不能自拔了,哪能說失戀就失戀的呢?

“你知道他的前女友是誰嗎?”

首席嬌妻翻滾吧前夫 藍若菲搖了搖頭。

“莫小小!”

他們暗度陳倉多久了,藍若菲好奇地張大了嘴巴,看來很多事情都是在不知不覺中開始的,白煙和範良是這樣,吳權和莫小小也是這樣。

愛情中總會有波折,她跟季恩佑不也是這樣嗎?

現在幸福就好,她相信,他們最終也會找到自己的幸福的。

打開電視,上面正在放着豪門灰姑娘的戲碼,季恩佑搶過了遙控器,戲謔地問:“你有沒有想過你是豪門灰姑娘呢?”

“切!”


她早就過了花癡的年齡了,還想從天而降有個有錢的老爸嗎?小時候在孤兒院的時候是想過,但是自從被藍家收養之後,她就徹底葬送了這樣的想法了。

癡人說夢,苦不堪言,哪有平常人來得快樂!

她情願自己一直在孤兒院呆着,而不是去藍家受苦那麼多年。

“真不在乎?”

“你不是豪門少爺嗎?有你在,我還要做什麼夢呢?”藍若菲哈哈大笑着。

季恩佑狠狠地在她的胸前咬了一口,“記住,以後也要這樣依賴我!”

得到她的答案,他很複雜,不知道該不該告訴她。

也罷,她該知道的時候,自然會知道的,他不會勉強她,畢竟曾經在那個家,她有過陰影。

季恩佑恢復了忙碌,藍若菲是很久都沒有在她醒着的時候看到他了。

突發奇想,想去他的公司裏看一看,不過又怕打擾到他的工作。

算了,還是去醫院陪着白煙算了。

白煙一本正經地說:“藍若菲同志,你現在是不是很清閒呢?”

“有點吧!”

“我看你現在是不思進取,不過……我好羨慕啊!”白煙終究還是不忍心辭職,畢竟mg集團對她也是很好的。

雖然麥俊軒說讓她休長假,可是她還是不願浪費,每天都是醫院公司兩頭跑的,整個人都瘦了一圈了。

“有沒有想過回去上班呢?”

“暫時沒有想過!”

心心現在雖然能說話了,可是有時候總是失神地看着她,再者,季恩佑現在很忙,如果她也出去工作的話,那麼家裏就只有心心一個人了。

每個男人背後都有一個女人,藍若菲決定了,要爲了季恩佑,做他的賢內助。

“一輩子在家裏當黃臉婆?”

“不知道,你就別杞人憂天了,正因爲是麥俊軒,我才不想耽誤他!”

在公司總是要見面的,他對她有點意思,她又不是不知道。

那段時間,還在娛樂新聞上嶄露頭角,她可不願意再成爲別人的笑柄了,等到安定之後,她會另外找一家公司的。

“我就想不明白了,爲什麼他們一個個都對你那麼死心塌地?你看看,季恩佑和季宇平這兩兄弟,想必已經夠你受的了!”

“行了,我知道了,你就不要再說了!”

藍若菲跟白煙打鬧了一下,就決定親自去菜市場挑點菜回去煮了,超市裏的菜不太新鮮。

“去哪裏?我送你!”

季宇平神通廣大,已經挨着車等待着她下來了。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了!”平心而論,自從小島上回來之後,藍若菲就不想跟他有什麼瓜葛了。

不僅僅是爲了季恩佑,也是爲了他們一家三口的幸福。

“如果我偏要送呢?”

“宇平哥,你以前不是這樣子的,爲什麼你現在咄咄逼人呢?”想不通,實在是想不通,以前的他,溫潤如玉,看着就像是清風徐來,水波不興,讓人很安心。

如今,他的變化,讓藍若菲措手不及,或許,她對他的記憶一直停留在以前吧。

“我變了?捫心自問,你變了沒有?”

他永遠都不會忘記,以前那個圍着他賺的小女生,美美的,可愛可愛的,那時的他,揹負太多,不敢去愛。

“我變了,我承認!”

“上車吧,我送你!”雨淅淅瀝瀝地下,看着藍若菲寵辱不驚的樣子,他終究還是不忍心了。

“我說過不用了,我自己會回去的!”該死的雨,早不下,晚不下,爲什麼偏偏要在她要回去的時候下。

更可惡的是,季宇平還在這裏,她很爲難。

遠遠地就看到了季恩佑,藍若菲一陣欣喜,在這個時候,他的出現無疑解決了她的燃眉之急。

“你來了!”

季宇平憤怒地關上了車門,他不會忘記藍若菲剛纔真心流露出來的幸福感。

儘管他不願意承認,但是現在必須承認了,他已經徹徹底底的失去了藍若菲。

哼,他還是不想看到季恩佑那麼逍遙,如果他一無所有,他們還會幸福嗎?

季宇平可是很期待這個答案呢。 小叔?!

區景軒的一聲驚呼,讓在場的穆家姐妹瞬間限入了一片寧靜,接下來的一秒便是信息量極大的各種猜測和分析,最終,還是事件的主人公率先開了口。

“祝你們訂婚愉快!”區少辰舉了一下高腳杯,脣角輕微的上揚了一下,這才轉頭看向挽着自己手臂,一臉驚訝的女人,“我的未婚妻小姐,我們該走了,還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們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