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菁菁嗯了聲。

珍妮繼續說,「其實,我覺得慕叔叔和慕阿姨很好哦,不像是壞人。你看他們給了我們房子住,還每天給我們帶好吃的,哪個壞人會這麼做呢?我家裡情況不好,我們都吃不上飯,媽媽跟我說,是慕叔叔讓她來照顧你,我們家才能有吃的……」

「他們害死了我的家人,怎麼不是壞人了?」慕菁菁對小夥伴的叛變感到不滿。

珍妮笑了笑說,「你別生氣嘛,你聽我說,你現在家裡人都沒了,你除了和他們在一起,還能跟著誰呢?你和他們走,他們還能對你好,如果你被其他人帶走了,會受很多苦頭的。我們鄰居家的姐姐,之前被爸爸、媽媽賣給別人,然後……那個姐姐就再也不見了。菁菁,你聽話嘛,哪怕不喜歡他們,也要假裝喜歡。等你長大了,再決定要去哪兒。」

慕菁菁小小年紀,雖然天資聰穎,但也想不出這麼多的道道。聽珍妮這麼說,才覺得自己似乎只能這麼做了。

「這些話,是你媽媽讓你跟我說的吧?」慕菁菁問。她覺得珍妮只會玩泥巴,盪鞦韆,哪裡會想這些?

珍妮點頭:「是呀,我媽跟我說的。她讓我好好勸勸你,別再跟他們犟了,否則沒你的好果子吃。」

慕菁菁抽了下鼻子沒說話。

珍妮完成了媽媽交代的任務,把蛋糕端過來,坐在床上繼續吃。

慕菁菁看著那個五顏六色的蛋糕,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慕江墨和言邑都是把她當成手裡的寶貝公主一樣,捧著、寵著,吃穿用度當然是最好的。可來到敘利亞,這片貧瘠的地方,她什麼都沒了。尤其是被帶到了風漠城后,雖然看在她是慕洛琛女兒的面子上,給了很大的優待,但也不可能像個公主一樣,什麼奢侈的東西都往她跟前捧。所以,菁菁看到蛋糕,相當的嘴饞。

珍妮吃了幾口,注意到菁菁一直在看著自己,叉了一塊蛋糕,遞到她嘴邊說:「給你吃。」

「我不吃。」

「來嘛,吃吧。現在又沒有別人,你吃一口,我保證不告訴別人。」

「那好吧……我就嘗一口。」慕菁菁眨巴了下卷而翹的睫毛,把蛋糕吞到了口中。濃郁的香味在口腔里四溢開來,她嘴角忍不住往上揚。

「好吃吧?」珍妮傻呵呵的笑著問。

慕菁菁矜持的舔了舔唇角:「還好。」 第1606章番外:阿茶回來

珍妮跟媽媽說了,菁菁已經聽她的話,決定嘗試不針對慕洛琛和葉簡汐。珍妮媽媽很高興,給兩個小傢伙做了一些點心吃。然後,她跑去慕洛琛居住的院子,向他稟告了此事。

慕洛琛滿意的點了點頭:「謝謝你。」

隨行的人員,掏出一打美金,遞給了珍妮媽媽。

「使不得,慕先生,我不能收你這麼多錢。」珍妮媽媽這輩子都沒見過那麼多的美金,這些錢都足夠一家六口,一輩子生活了。雖然她很缺錢,但無功不受祿,她不能要他那麼多錢。

「對我和簡汐來說,菁菁是無價之寶。你幫我們照顧她這麼久,給你錢是應該的。」慕洛琛淡聲道,「你收下錢,好好地照顧你的女兒和兒子吧。」

「那好吧,謝謝你,慕先生。」珍妮媽媽格外的感激,「我接下來,一定會更加努力的,照顧好菁菁小姐的。」

「嗯。」

慕洛琛點頭,示意手底下的人,送珍妮媽媽出門。

……

接下來的幾天,慕洛琛都催促葉簡汐,多去菁菁那邊走動。葉簡汐還奇怪呢,他之前興緻都不怎麼高漲,怎麼今天忽然對和菁菁拉近關係,熱情了起來?而更令她驚訝的是,自己做的東西再端過去,菁菁雖然沒吃,可也沒因為見到他們,扭頭就跑了。這實在是莫大的進步,葉簡汐幾乎要高興得不知所措了。

慕洛琛滿面笑容的望著自己的妻女,眼神莫測。

葉簡汐問他,是不是背著自己做了什麼事,才使得菁菁轉變了?

他搖頭,只道是精誠所至金石為開,是她感動了菁菁,小丫頭才接納他們這對父母的。

葉簡汐不相信他的話。

不過,不管他做了什麼,總歸是好的,何必計較那麼多呢?

這天,葉簡汐和往常一樣,帶著糕點,逗弄珍妮、菁菁一整天,精疲力竭的回到自己的卧房,脫下鞋子倒在床上就休息。

睡了一會兒,迷迷糊糊的聽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她睜開眼睛,看到自己的床畔前,站著一道身影,往上看去,只見阿茶雙眸瞪得通紅的盯著她:「還我奶奶!你害死我奶奶,我要你償命!」說著,她朝葉簡汐撲過去。

葉簡汐嚇了一跳,猛地坐起來。卻發現,自己剛才不過是做了一個夢。

捂著胸口喘息了好一會兒,葉簡汐望著窗外出神。

阿茶已經走了一段時間了,洛琛託人去找過,可惜沒能找到。也不知道,在戰亂區,一個小丫頭,怎麼生存下去。

自己真是對不起可善奶奶。

慕洛琛走進房間,看到她在發獃。笑著摟著她,親吻了下額頭問:「怎麼了?愣愣的?」

「沒什麼,有點想家了。」

葉簡汐沒說實話,因為不想讓洛琛擔心。

慕洛琛撫摸著她的腰側,說:「很快,我們就能回家了。莎草派人傳來了消息,說初戰告捷。再過幾天,就能拿下要塞了。」

「嗯。」

葉簡汐點了點頭,依偎在他懷裡不語。

……

此刻,城外——

夜色濃重,寒風颳起細碎的風沙,割的人的臉生痛。一大一小的兩道身影,在火光的映照下,不停地搖曳。

「阿茶,我明天派人送你到城門口。還記得,我吩咐你做的事情嗎?」

「記得。」

「你說一遍給我聽。」

「先去找葉簡汐,告訴她自己吃了很多苦頭,後悔跑出去了,想繼續跟在她身邊。接著,拿言先生給我的信物,去和菁菁套進關係。讓她和我一起出城。」

「沒錯。只要你能把菁菁帶出來,我就能幫你報仇。殺了葉簡汐。」

「多謝言先生。」

阿茶恭恭敬敬的磕頭。

言邑看著眼前的小小丫頭,想起了菁菁。也不知道,她怎麼樣了。不過,不用著急,很快,她就能和他重逢。到時候殺了慕洛琛,替哥哥報仇后,他會帶她遠走高飛,遠離一切紛擾。

……

第二天。

城門剛打開,一位衣衫襤褸的老頭,便帶著阿茶,守在了城門口。士兵看著邋遢的一老一小,不耐煩的揮手:「去,去,去,一邊兒去!我們風漠城,是不是收容所!你們趕緊走!」

「你們去告訴慕太太,這位是阿茶。她不是正在找阿茶嗎?慕太太如果知道了,你們幫忙找到阿茶,肯定會給你們好多錢的。」

老頭子指著阿茶大喊。

士兵掃了一眼阿茶,覺得小丫頭長得普普通通,根本沒什麼特別之處。不過,他的確聽說了,慕先生和慕太太在重金懸賞,找一位女孩。

如果老頭說的是真的,那把阿茶領過去,自己就不用辛辛苦苦的做士兵了。

「好,你們在這等著,我這就去稟告慕太太。」

「謝謝軍爺。」

老頭感激道。

士兵驅車跑到城裡,到了慕洛琛和葉簡汐的宅院跟前,向守衛說明了情況。

沒多會兒,葉簡汐興沖沖的跑出來,問:「真的嗎?有人帶阿茶來了?」

「是的,不過我們沒見過阿茶,不確定是不是她。所以,想請慕太太跟我們一起,去辨別一下。」

「好!好!我跟你們一起去。」葉簡汐激動地點頭。

正打算上車,慕洛琛聞訊趕來,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說:「我跟你一起去。」

葉簡汐說:「好。」

路上,葉簡汐的心止不住的撲通撲通跳。她真的沒想到,在自己離開之前,會找到阿茶。或許自己做的那個夢,就是阿茶回來的徵兆。

……

車子飛速的趕到城門口,葉簡汐從車上下來,一眼便看到了窩在老頭身邊的阿茶。比起上次看到的時候,阿茶又黑瘦了一圈,整個人像個骨架子一樣。看來在外面受了很多苦頭。

葉簡汐眼眶裡蒙上了一層霧氣,一步步走到阿茶跟前,摸了摸她的頭髮,說:「阿茶,你終於肯回來了。你怨恨我可以,但我答應了可善奶奶,要好好地照顧你的,以後你留在我身邊,好不好?」

阿茶流出眼淚,沉默的點了點頭。

葉簡汐把她抱到了懷裡:「乖孩子,不哭。」

慕洛琛走到老頭跟前,問:「你幫忙找到的阿茶嗎?」

「是的。」 第1607章番外:你哥哥讓我告訴你,他還活著

「謝謝,作為報答。這些是給你的。」

慕洛琛的話音落,他手底下的人拿著一箱美金,走上前,交給了老頭。老頭打開箱子看了一眼,說:「慕先生,慕太太,我能提一個要求嗎?」

「什麼要求?」

「我想再風漠城安家落戶,我一個老頭,無依無靠,四處漂泊。聽說風漠城治安比較穩定,所以想在這裡紮根。你們能幫我在城內,尋找一處住所嗎?」

「這麼簡單的要求,當然沒問題。」慕洛琛答應。

老頭感激的說:「謝謝慕先生。」

慕洛琛轉頭,吩咐自己人,把老者帶去阿伊拉那邊,讓她好好地安置。待老頭走後,他走到了葉簡汐跟前,摸了摸阿茶的腦袋,說:「阿茶,我是簡汐的老公,以後也是你的家人。」

阿茶瞪著滿是淚水的眼睛,獃獃的望著他。

葉簡汐拿出紙巾,擦去阿茶眼角的淚水,對慕洛琛說:「阿茶有些怕生,咱們先回去,讓阿茶好好休息一下,再說其他的吧。」

「也好。」慕洛琛點頭。

……

回到風漠城,葉簡汐讓人燒了一大桶水,給阿茶洗了次熱水澡。然後,找阿伊拉要了一些適合阿茶穿的衣服,又幫她梳好頭髮,抱著她去卧室休息。或許阿茶是真的累壞了,也或許是在外面顛沛流離的日子,根本沒辦法放心休息,她倒頭就開始睡覺。

這一覺,一直睡到了晚上。

葉簡汐把睡得迷迷糊糊的阿茶叫醒,喚她吃東西。

阿茶看到滿桌子的飯菜,問:「這些,我都可以吃嗎?」

「當然可以吃,都是我特地為你準備的。」葉簡汐拿筷子遞給阿茶。

小丫頭開始狼吞虎咽的吃東西。

葉簡汐擔心她吃的太快,噎到了,不停地勸她慢一些吃。

半個多小時后,阿茶肚子變得圓滾滾的。葉簡汐估摸著她已經吃飽了,沒再讓她吃下去,吩咐人把飯菜撤了。

阿茶的目光追逐傭人手裡的飯菜,直到門口,才戀戀不捨得收回。

葉簡汐坐在床畔跟前,仔細的問阿茶,那天失蹤的事情,以及後來去了哪裡。

阿茶包了兩包眼淚,說:「那天你走後,帳篷被人從外面劃破了,是一個男人,他強行帶我走的……後來,碰到了一些軍人,他們把他給殺了,我就自己一個人,跟著逃難的隊伍。後來,那位老爺爺認出了我,說你在找我,讓我跟著他一起到風漠城。葉姐姐……你不會生我的氣吧?」

雖然對阿茶被擄走的事情存疑,但葉簡汐也顧不得計較那麼多了。只要阿茶願意繼續留在她身邊,讓她好好地補償,那就足夠了。

「我怎麼會生你的氣呢?」葉簡汐抱住阿茶消瘦的身體,說:「是我對不起,阿茶。我答應了帶你和你奶奶一起來風漠城的,結果……」深深地吐了口氣,葉簡汐道,「阿茶,奶奶的死,我沒指望你能忘記,你也不用原諒我,我只希望你能呆在我身邊,給我好好照顧你的機會,完成可善奶奶的遺願,那就足夠了。」

聽到可善奶奶二字,阿茶眼底里閃過一絲的恨意。但她低頭,埋在葉簡汐的胸口,所以葉簡汐看不到。

「葉姐姐,我已經不恨你了。我知道,你那麼做,是沒辦法。」

「謝謝你,阿茶。」

葉簡汐激動地流出眼淚,低頭親吻了下阿茶的腦袋。

阿茶笑了笑,幫她擦去臉上的淚水。

陪著阿茶呆到深夜,葉簡汐這才起身回到隔壁的卧室。

慕洛琛掀開被子,抱緊她冰冷的身體,問:「小丫頭睡著了?」

「嗯,在外面受了不少苦頭。」葉簡汐忍不住心疼。

慕洛琛想了想,說:「受了苦,才會成長的比較快,更能理解打人的苦衷。」

葉簡汐嘆息了聲說:「我寧可,這些孩子別那麼早認識世間的疾苦。」

「別多想了,趕緊睡吧。」

「好。」

啪!

燈關上,葉簡汐依偎到慕洛琛懷裡,頭一次那麼安然的沉入夢鄉。

……

第二天早上,葉簡汐起來,親自下廚,做了三份點心,一份給了阿茶,另外兩份裝到了食盒裡,打算帶給菁菁和珍妮。

阿茶吃的滿臉都是奶油,問:「葉姐姐,那些點心是給誰的?」

葉簡汐笑著回答:「給兩位小朋友的。」

「這裡有小朋友嗎?」阿茶拍了拍手,跳下了椅子,說:「在哪裡?我能去跟他們一起玩嗎?」

「當然可以呀。」葉簡汐毫不設防。

阿茶高興得蹦跳了起來。

葉簡汐拿毛巾擦去她臉上的麵包屑和奶油,噙著笑意,牽著她的手,說:「走吧,別讓她們等久了。」

「嗯!」

出了門,葉簡汐帶著阿茶一起去找珍妮和菁菁。兩個小傢伙昨天玩得太晚,早上沒能起來。葉簡汐來的時候,她們剛被珍妮媽媽從被窩裡強行拽出來,洗臉、擦手,開始吃飯。看到葉簡汐帶了一個小姐姐過來,珍妮和菁菁都好奇的打量阿茶。

葉簡汐把食盒放在桌子上,主動介紹阿茶的身份:「這位是阿茶,比你們都大一些,以後你們可以叫她姐姐,一起玩啦。」

阿茶笑著說:「你們好。」

珍妮和菁菁對視了一眼,都沒理會阿茶,主要是第一次見到,有些拘謹。

阿茶也沒在意,坐在了她們對面。

葉簡汐把點心拿出來,給珍妮和菁菁吃。珍妮歡呼了聲,菁菁依舊是一貫的冷淡。

珍妮媽媽說:「慕太太,你整天那麼寵著她們,要把她們養成小胖妞了。」

「孩子胖一點,好看一些。」

「慕太太說的是。」珍妮媽媽贊同。

……

吃過早餐,三個孩子已經打做了一團。珍妮帶著她們,去院子里的那棵樹下盪鞦韆,葉簡汐則幫著珍妮媽媽收拾東西。

院子里,阿茶趁著大人不注意,把言邑交給她的東西拿出來,給菁菁看。

菁菁認出來是言邑的,不由得一把搶了過來:「你怎麼會有這個東西!」

珍妮好奇的問:「什麼東西呀?菁菁,讓我看看。」

菁菁沒理會珍妮,目光定定的望著阿茶。

珍妮有些急了,平日里她有什麼寶貝,可都是第一時間給菁菁看的。怎麼菁菁搶了新來的小茶的東西,就不理會她了呢?這傢伙,也太不仗義了!

阿茶說:「是你哥哥讓我給的,他讓我告訴你,他還活著。」 第1608章番外:決定跟他們一起走

菁菁皺了眉頭說:「哥哥已經沒了,你別想騙我,我親眼看著哥哥死了。」腦海里浮現言邑死的那天的場景,菁菁紅了眼眶。

「他沒死,只是受了重傷。後來,被人給救了。他一直很想找你,但你和葉簡汐、慕洛琛在一起,他沒辦法進入城裡。派我來,也是萬不得已的方法。」阿茶走到菁菁跟前,手掌輕輕地拍著菁菁的肩膀說,「你若是不信我,總該相信你哥哥給的信物吧?他跟我說,這件信物的意思,只有你們兩個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