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人能夠成為一方強者,天資上面自然沒有問題。

雖然短時間不能讓他們成為修仙者,可最少,能夠感受到一絲靈氣的存在,在戰鬥中,那可就相當於是帶了小藥水,特別是在韌性方面,更是驚人,對接下來的大戰,絕對起著關鍵性的作用。

眾人一聽,紛紛跪在了林逸面前,便是許世平,也宛如奴僕一般,虔誠的跪在了林逸面前。

這一遭可謂是幾番生死,他還真就把生死看淡了,連深海恐懼症都給克服了,現在的他也找到了自己人生目標,自然不願意在渾渾噩噩下去。

靈藥是一等一的靈藥。

吞下去之後,眾人的傷勢,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

死皮脫落,每個人都煥然一新,彷彿重生一般。

功法,更是一等一的功法。

許多人,剛剛一接觸到靈氣,實力便有了驚人的提升,可謂是水到渠成。

可正在會議室里的村上樹下等人卻傻眼了,一個個都是一臉不敢信的看著顯示器。

「這,這是哪裡來的人?」

「難道他們是鬼?」

有人哆嗦的說道。

「將軍,怎麼現在怎麼辦?」

整個會議室里的人同時扭頭看向了村上正樹。

這實在太詭異了,就是打死他們也不願意相信,有人能夠在導彈的轟擊之下存活啊!

「哐當!」

村上正樹手中的酒杯,直接落在了地上,摔的稀巴爛。

「快,快,馬上再調集導彈,一定要他們死,否則島國危唉!」村上正樹焦急的咆哮道。

眾人一聽,也紛紛回過神兒了,一個個急忙拿起電話開始吩咐自己的屬下準備力量。

同一時間,陸戰隊倖存的人,也紛紛拿著傢伙慢慢的朝他們逼了上來。

林逸見狀,嘴角浮現了一抹殘忍的獰笑,咧嘴說道:「紅兒,先給他們一點開胃小菜!」

「是!主人!」

楚紅淡然一笑,飄身離去。

下一秒。

「砰砰!」

一連數十聲可怕的悶響聲驟然從眾人的腳底下傳來,還伴隨著一股可怕的震動。

而後,那十枚一直沒有發射的阿斯洛克反潛導彈,宛如一條條撕裂天地的魔龍,驟然沖了出去。

「瑪德,這個瘋子!」

在秘密基地內的村上正樹一看,頓時咬著槽牙驚恐的尖叫了起來。

林逸這樣的舉動,簡直就是毀滅性的打擊,那些陸戰隊的人怕是沒有一個人能夠活下去。 煙塵瀰漫,沸沸揚揚。

那些陸戰隊的戰士,宛如那些飛揚的灰塵一般,慢慢的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塵埃落定,一片觸目驚心。

在秘密會議室內的所有人全部都傻眼了,地上那宛如焦炭一般的殘肢斷臂,給他們的視覺上帶來了極大的衝擊。

這樣的畫面,在座的這些精英,已經有幾十年不曾見到了。

「瘋子,瘋子,這他瑪德就是一個瘋子!」

「殺了他,馬上調集人手,給我殺了他!」

一名名將軍憤怒了,渾然不曾想到,如果不是他們想要對付林逸,林逸又如何會造下這麼恐怖的殺戮呢?

村上正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隨後眸光無比堅定的吼道:「馬上調集一個裝甲師,無論如何,今天我要他死!」

「是!」

其他幾位將軍,同時咬著槽牙答應了下來,而後,紛紛開始給自己的屬下下達命令。

而林逸,則是目光瘋狂的盯著那一片廢墟,別人敢用炮彈來轟他,那麼他就敢擰下別人的腦袋。

「諸位,現在如何?」林逸宛如喪屍軍團的團長,一臉猙獰的質問道。

「哈哈,前所未有的好!」

「這應該是我這一輩子最強大的時候!」

「主人,請您下達命令,讓我們殺個痛快吧!」

站在林逸背後全身髒兮兮,但是眸光卻無比明亮瘋狂的天榜強者,紛紛咧嘴笑道。

林逸聞言,微微點頭,嘴角慢慢的上揚,浮現了一抹桀驁不馴的獰笑,而後,大手驟然一揮,暴喝道:「給老子殺到東京去!」

「是!」

十多名倖存者,扯著嗓子咆哮道,而後,一個個便宛如下山的猛虎一般,朝著前方擴散。

他們不傻,吃過一次導彈的虧,是絕對不可能再吃第二次虧的,只要散開,以他們的戰鬥力,在島國,幾乎趨於無敵狀態。

許世平看著狂奔的眾人,也從地上撿起了一根黑漆漆的木棒,宛如小野人一般,揮舞著,朝著前方沖了過去,他雖然也聽到了林逸傳下來的功法,奈何,他以前只是一個紈絝子弟,現在根本無法領悟。

不過這膽子倒是比之前大了很多。

林逸見狀,咧嘴一笑,一道靈氣打入了對方的體內,護住了他的心脈,歸根結底,他還是要給軍神一些面子的,畢竟對方的功勞實在太大,幾乎是憑藉一己之力,護住了整個大夏。

這一份功勞誰也抹殺不了,當然了,許世平也並不是什麼十惡不赦之人,否則,林逸絕對不會這麼多事兒。

等所有人離開之後,林逸拎著林遠清那把長刀,便徑直朝著前方走去。

他無需跟其他人一樣去尋找島國人的戰士,他相信,這裡的一切島國的高層應該看的清清楚楚,他只需要不斷前行就好了,該死的人自己會撞在他的刀口上。

「突突!」

螺旋槳轉動發出的轟鳴聲驟然響起。

林逸抬頭看了過去,三架戰機,宛如三隻犀利的鷹隼,正在天空上,死死的盯著林逸。

「突突,突突……」

密集的子彈連成一條長線,宛如毒蛇一般朝著林逸打了過去。

「哼!不堪一擊!」

林逸冷哼一聲,手中的寶刀猛的一揮,宛如一面盾牌一般,直接擋在了自己的面前。

「叮叮……」

一連串的悶響不絕於耳,巨大的衝擊力,更是打的林逸不斷的後退,在地上留下了兩道足足有半米深的痕迹。

「我的天啊!他,他竟然能夠擋住子彈?」

飛機上的兩名飛行員,一臉震驚的看著林逸說道。

「該死的,華夏人怎麼會這麼強大呢?」

另外一人也一臉焦急之色,能夠擋住子彈,這在他們眼中,那可是超人才能夠做到的事情啊!

可現在林逸一個華夏人竟然做到了,這簡直讓他們無法接受。

「放導彈!」

對講機中,突然響起了村上正樹憤怒的聲音。

「是!長官!」

三架戰機上同時響起了鏗鏘有力的聲音,而後,嗖嗖嗖!三枚導彈,以超越音速的可怕速度狠狠的朝著林逸打了過去。

「我曹你嗎,還來?」

林逸一看導彈,那真是氣不打一出來啊!腳尖在地上一點,整個人宛如衝天而起的白鶴,輕盈的朝著其中一架戰機沖了過去。

「給老子死!唰唰!」

刀光閃爍,宛如宙斯手中的雷霆,輕易便把一架戰機斬成兩半。

「不好,快逃,快逃啊!」

另外兩家戰機上的飛行員一看,那真是亡魂俱冒,魂不附體啊!

人竟然能夠飛到上千米高空,更加可怕的是,林逸竟然用刀把飛機斬成了兩半,這是何等恐怖的一幕啊!

「呵呵,想走?你林爺爺不答應,你們走的了嘛?吼!」

一聲怒吼,夾雜著滾滾蕩蕩的靈氣,驟然響徹天地間。

那可怕的音波,震的戰機上面的儀器都同時出現了失靈的情況。

飛行員一個個面色大變,慌亂的去處理那些情況,只可惜,林逸的聲音太過恐怖,戰機上面的那些零件,此時都已經被音波震碎,如何是他們能夠搞定的呢?

「救命,救命啊!」

一名名飛行員,腦袋伸出機艙外,焦急的喊道。

虛空之上,宛如戰神一般,不可一世的林逸聞言,嘴角浮現了一抹淺淺的冷笑。

「我幫你們啊!」

話落。

刀動。

光芒閃爍。

兩道亮光撕裂虛空。

兩架戰機嗚嗚的從天而降,在地面上炸出了一團恐怖的火花。

屏幕前面的村上正樹神情越發的陰沉起來,舉手抬足便可以滅掉他們的戰機,這樣的人物,還如何能夠招惹呢?

「將,將軍,請,請神女出來吧!」一名將軍看著村上正樹,哆嗦的說道。

林逸的戰鬥力實在太過恐怖,便是調集了大量的軍隊,他現在心裡也沒底了,唯一的希望,便是島國最後的屏障,神女,娜美。

村上正樹一聽,神情猛的一怔,隨後緩緩搖了搖頭,沉聲說道:「娜美神女是我們最後的希望,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千萬不能驚動,否則,島國失去了這個屏障,將會有大災難。」 眾人一聽,皆是重重的嘆息了一聲。

娜美不出手,光憑藉熱武器,戰勝林逸的機會實在太小了。

「諸位也不用喪氣,把柳川家族的忍者全部派出去,這次,我們雖然不清楚柳川一刀的目的是什麼,不過這個老傢伙肯定是死在林逸的手裡,這裡面我們可以做文章!」

村上正樹,不愧是老牌將軍,三言兩語就給林逸豎起了大量的敵人。

要知道,現在島國百分之七十的忍者都是出自於柳川家族,一旦柳川一刀被林逸斬殺的消息放了出去。

不管是為名還是為利,這些忍者都不會放過林逸的。

單憑他們也許不是林逸的對手,可是再加上島國那成千上萬的忍者呢?

要知道,這些忍者可都不是普通人,他們最擅長的可都是暗殺,林逸再強大,在槍林彈雨中也難免會有大意的時候。

眾人頓時面色大喜。

「既然那如此,我去放消息。」一名將軍起身,一臉激動的笑道。

眾人微微點頭,再度把目光看向了大屏幕,畢竟他們這次調集的可是一個裝甲師。

雖然林逸表現的一直很恐怖,可他們心中還是保留著一絲幻想。

斬碎戰機之後,林逸目光眺望遠方,在數十里之外,此時,出現了一大片宛如小螞蟻一般的坦克。

「既然你們這麼喜歡玩兒,那我就陪你們玩兒個夠!」林逸咧嘴獰笑,而後,靈氣沸騰,整個人宛如離弦之箭,嗖的一下便是上百米的距離,瘋狂朝著那如螻蟻一般的坦克群沖了過去。

「轟隆隆!」

一輛輛噸位驚人的坦克,越過深坑,水澤,急速朝著林逸沖了過去。

這次他們接到的任務,很簡單,殺人,只要能夠把林逸殺了,便可以得到將軍的頭銜,這在很多人看來,簡直像是做夢一般簡單。

「次郎,你說上頭為什麼給咱們這麼好的一個就會啊?」

一名開著坦克的駕駛員,看著自己旁邊的同伴,不解的問道。

「嘿嘿,還不是那些人高高在上,享受膩味了,想要換個花樣玩玩?貧民出身,便是當了將軍又如何?」

抱著機關槍,正警惕盯著四周的次郎,不滿的抱怨道。

「唰!」

光芒閃過。

駕駛員眼睛猛的一瞪,想要伸著腦袋往前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結果,他的頭竟然好像跟身體分開了一般,根本無法扭動。

「砰!」

防禦力無敵的坦克,直接從中間裂開。

「敵襲,敵襲,馬上開炮!」

有指揮官,焦急的揮動著手裡的小旗子吼道。

「砰砰!」

一枚枚炮彈,紛紛從炮膛里飛出,朝著林逸打了過去。

大地在那恐怖,密集的彈雨中都不斷的顫抖。

「嘿嘿,你們不行!」

林逸咧嘴獰笑,而後雙腳用力在地上一瞪,整個人就像是發射的火箭一般,嗖的一下就落在了另外一艘坦克上,速度快的眾人的視線中只留下了一道幻影。

「死!」

「唰!」

光芒閃爍。

堅不可摧的坦克,從中間裂開。

一擊得手之後,林逸便再度彈射而出,那恐怖的速度,似乎比光都要快。

在普通人眼裡,不可戰勝的坦克,在林逸的刀下,就像是一個個豆腐塊一般,不堪,根本沒有能夠擋住他一刀的存在。

一輛輛坦克緩緩從中間裂開,那光滑的切面,那隆隆的巨響,都給予了後面戰士一種無比強烈的視覺衝擊。

坦克都擋不住林逸的一刀,他們如何擋?

「哐當!」

一輛坦克的蓋子被人打開。

「我不玩兒了,我不玩兒了,我要回家!」那名被嚇的已經尿褲子的戰士,慌不擇路的朝著後面逃去。

兵敗如山倒!

一人榜樣,眾人效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