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帥一看,頓時眼睛一瞪,聲音也驟然高了一個分唄,不爽的呵斥了起來。

「pia!」

一道清脆的耳巴子驟然響起。

這下不單單是雷帥石化了,整個一樓的所有人在這一刻全部都傻眼了。

敢在白雲城動手打人,這是想死?

足足獃滯了接近數十個呼吸之後,雷帥才回過神兒,張口就準備開罵,白雲城的規矩已經深入他們的骨髓之中,哪怕是被打了臉,雷帥都沒有想過要還手,一旦還手他可是也死定了。

「pia!」

又是一道清脆響亮的耳巴子驟然響起。

雷帥只感覺自己的半張臉都彷彿腫了起來一樣,火辣辣的刺痛。

「雷俊雷公子到!」

正當氣氛無比緊張的時候,一道高調的聲音卻驟然響起。

「雷俊?」

眾人一聽,紛紛一臉同情的看向了林逸。

至於那小廝,此時也再次抑制不住的顫抖了起來。

「小子你死定了,雷俊是我大哥,我看你這次還怎麼牛!」

雷帥咬著槽牙,一臉猙獰的盯著林逸呵斥道,動手他是不敢動手了,那後果他承受不起啊!

「怎麼回事兒?」

雷俊一臉陰沉的質問道,只是當看到林逸的時候,整個人卻彷彿變成了那小廝一般,面色一瞬間蒼白到了極點,林逸的來頭他不清楚,可是王世興等人在林逸面前時那討好的樣子,他卻看的清清楚楚,就算是用腳指頭想他也知道林逸絕對不好招惹。

否則,哪裡能讓王世興都這麼的巴結討好呢?

「大哥,這小子在這裡打了我,周圍都是人證,幫我叫執法隊的人來,今天我要他死!」

雷帥看著雷俊咬槽牙,一臉怨毒猙獰的呵斥道,他長這麼大,還從來沒有在白雲城被人收拾過呢,每次有點什麼衝突,對方一旦得知他是雷家的人,幾乎都會退讓,可今天,他竟然挨打了,這對於心高氣傲的雷俊來說,簡直恨欲狂。

「林,林少!」

雷俊看著林逸有些緊張的哆嗦道,這要是萬一讓林逸不高興了,他恐怕也少不了一頓打啊!

白雲城的規矩可約束不了眼前的妖孽。

「林少?」

雷俊神情一怔,不禁愣住了。

「pia!」

一道響亮的耳巴子驟然響起。

雷俊只感覺自己的臉頰就像是被刀子劃開了一樣,火辣辣的生疼,只不過這次卻不是林逸動手,而是雷俊親自動的手。

「大哥,你,你這是做什麼啊?那小子在你對面呢。」

雷帥捂著自己都要裂開一樣痛的臉頰,不滿的看著雷俊抱怨道。

「瑪德,不想死就給老子閉嘴!」

雷俊咬著槽牙,一臉猙獰的呵斥道,隨後急忙看著林逸討好的笑道:「林少,我這不成器的弟弟得罪了您,那是他該打,還請林少能夠給他一次機會!」

「什麼?雷俊在道歉?」

在場所有人都是頭皮一麻,驚呆了。

戰少,一寵到底! 雷俊啊!那可是雷家人,身份地位都恐怖到了極致,平時更是飛揚跋扈,什麼時候見過他們給人道歉了?

甚至這些年隨著雷家老祖的修為不斷攀升,他們在這白雲城幾乎是橫著走了,可現在竟然在大庭廣眾之下主動道歉?

獃滯了片刻之後,所有人的目光齊刷刷的落在了林逸的身上,都在打量這個能夠讓雷俊都低頭的男子到底是什麼來頭。

雷帥也懵了,自己的大哥,不但不幫他,竟然還打了他,而且讓他道歉?

「你真的想死?」

雷俊扭頭盯著雷帥,眸內殺機一片,無比冷漠的質問道。

今天雷俊道歉丟的也只是雷俊一個人的臉面,可若是惹得林逸不高興,不開心,到時候丟的可就是他們兩個人的臉面,甚至是整個雷家的臉面,這個後果他承受不起啊!

「對,對不起林少!」

雷帥身體一顫,看著林逸無比緊張驚恐的說道,他能夠清楚的感受到雷俊眸子里的殺機,如果今天他不道歉的話,甚至都不用林逸出手,他就要倒霉了。

「以後低調一點,別人也是人,仗勢欺人很可能會給自己帶來滅頂之災的。」

林逸見雷俊跟雷帥都低頭了,倒是不好再多說什麼,淡淡的冷哼道。 畢竟殺人不過頭點地,而且他也也不想把事情鬧大,畢竟高俅送給他的玉佩現在看來可還是非常好用的,只是如果一直用來招惹是非,那就實在有些暴殄天物了。

「哼!你很狂啊!我雷家的人也敢教訓?」

一道冷漠的聲音驟然響起,赫然是雷倩跟著練霓裳一起從樓上走了下來。

「雷倩……」

眾人一看,紛紛面色再度一變,這可是雷家最囂張跋扈的大小姐了,她的實力不怎麼樣,可卻是雷家老祖的逆鱗,誰要是惹得她不高興了,那等待他的絕對是死亡。

「雷倩,這件事兒已經過去了。」

雷俊深吸了一口氣,看著雷倩說道,至於練霓裳,他現在是連看一眼的心思都沒有了,只想儘快的離開這個是非之地,而且這輩子都不會再來聽風樓聽曲兒了。

「倩倩,他是我朋友,給幾分面子,我們去樓上說吧!」

練霓裳看著雷倩小聲說道。

雷倩一聽,那宛如孔雀一般高傲的臉頰上浮現了一抹濃濃的鄙夷之色,隨後冷哼一聲,看著林逸呵斥道:「跟我去樓上。」

繼而連雲袖一甩,便氣呼呼的朝著樓上走去。

練霓裳看著林逸歉意尷尬的笑道:「林少,還請樓上一敘。」

話落。

練霓裳便急匆匆的追了上去,這次可是有求於人,她自然也不敢大意,而且林逸這次幫火工頭陀清除了火毒,在練霓裳的心裡,林逸那幾乎就等同於是她的恩人了,自然不想林逸受到絲毫的委屈。

只是這雷倩從小驕縱跋扈慣了,便是她也無可奈何啊!

「主人,要上去嗎?」

楚紅皺著眉頭小聲的問道,林逸的性格習慣他可是非常清楚,那絕對不是輕易低頭的人,現在雷倩如此高傲的態度,倒是讓她心裡也有些不舒服了。

「呵呵,怎麼不上去?那善本就在她手裡,看看她有什麼條件吧!」

林逸淡淡一笑道,練霓裳在為他著想,他何嘗沒有為練霓裳著想呢? 真歡假愛 這次可是練霓裳牽頭,主動尋找自己的好朋友來索要善本,如果他就這麼氣呼呼的離開,豈不是讓練霓裳這個中間人難做嗎?

「好吧!」

楚紅小嘴一撇,挽著林逸的胳膊就跟著林逸一起朝著樓上走去。

整個一樓也再度陷入了平靜之中,可是每個人的心裡卻都掀起了滔天巨浪,全部都已經悄悄的在聯繫自己的親朋好友,詢問林逸的來頭。

一個在白雲城打了雷家臉面之後,還能沒有事兒的人,實在是值得所有人好奇啊!

八樓,是整個聽風閣最高的頂樓,坐在這裡,視野開闊,頗有幾分一覽眾山小的感覺。

林逸跟楚紅剛剛越過珠簾走進去,就聞到了一股濃濃的酒味兒,只見在練霓裳跟雷倩的面前,竟然擺放了一二十個絳紫色的酒罈子。

練霓裳歉意的看了林逸一眼之後,急忙看著雷倩討好的笑道:「倩倩,他是我的朋友,跟我師兄的關係也非常好,他想要你手裡那有關北邙山的善本,有什麼條件你可以提出來!」

「北邙山的善本?呵呵,這東西整個白雲城恐怕也就我手裡有獨一份兒吧! 完美僕人 離開我這裡,還真找不到第二本了!」

雷倩咧嘴一臉玩味冷漠的嘲諷道,卻是連看林逸一眼的意思都沒有。

這不禁讓林逸微微有些尷尬,不過在上來的時候,他心裡就已經有了準備,所以倒也不太當一回事兒。

練霓裳一聽,頓時面色大喜,急忙激動的笑道:「倩倩,我知道你最厲害了,不知道可否幫我這朋友一次呢?」

雷倩聞言,那不屑的嘴臉上浮現了一抹玩的冷笑,隨後緩緩抬頭一臉冷漠筆譯的盯著林逸說道:「你剛剛在樓下連我雷家的人都敢打,想來你的身份背景也不小了,跪下,只要你今天給我跪下,我可以考慮把這白雲城內唯一的善本交給你!」

「什麼?跪下?」

練霓裳跟林逸一聽,同時神情一怔。

林逸的背景有多恐怖,練霓裳可是親眼所見,便是王世興來了都要一臉討好,又怎麼可能為了一個善本給雷倩這麼一個女孩子跪下呢?

雖然在來的時候心裡已經有了準備,可此時林逸依舊還是有些怒火中燒的感覺。

我的冰山總裁未婚妻 一個女孩子,不懂得溫柔禮節也就算了,現在竟然還囂張跋扈的如同一個二世祖,這簡直就是可悲。

「霓裳,我們走吧!善本不要也罷!」

婚婚戀戀:總裁的失憶前妻 林逸淡淡的說道,善本這東西有了那是錦上添花,沒有,他林逸自然也能夠通過其他的渠道調查北邙山的來頭,畢竟這麼一座大山已經存在無數年了,而且上面還有那麼多強者的墳墓,想要調查一二也絕對是什麼難事兒。

但。

林逸話一出口,雷倩卻宛如被激怒的猛獸勃然大怒,素手在桌子上用力一拍,瞪著眼睛,盯著林逸呵斥道:「你算是個什麼東西?有什麼資格讓霓裳跟你走?丫的還不高興了,我告訴你,不要說是善本了,從今天開始,這白雲城內有關北邙山的一切信息你一點都別想知道,一個靠女人的東西,也敢在我面前放肆?」

練霓裳一聽,頓時面色大變,雷倩這話實在太嚴重了,簡直就像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在呵斥下人一般,別說是林逸了,就是她聽到了都有些不舒服啊!

「倩倩,你別這樣,林少沒有別的意思啊!」

練霓裳忍不住焦急的解釋了起來,雷倩是恐怖,家世背景也強大到了離譜的境界,在加上雷家老祖對他的寵愛,簡直驕傲的不行了。

可林逸難道就好惹了?光是憑藉王世興在見到他時的態度,就可以知曉林逸定然也是無比恐怖的一個存在啊!

一旦兩人碰撞,簡直就是流星撞地球,肯定是會發生驚天大爆炸的啊!

「哼沒別的意思?那她憑什麼讓你跟他走啊?」

雷倩盯著練霓裳反問道,隨後扭頭盯著林逸神情鄙夷的嘲諷道:「我告訴你,今天善本沒有,而且,你也別想帶霓裳走,要走你自己滾蛋!」 林逸再度深吸了一口氣,明明在來的時候已經做好了心裡準備,可,此時他的心裡還是有怒火在升騰,雷倩那不屑的眼神,高傲的態度,以及沒有禮貌的言語,簡直就像是汽油一般不斷的在往火焰上澆。

如果不是不想練霓裳難看,此時他恐怕早就要動手教訓一下這個目中無人的女人了,你家老祖寵愛你,你家族人讓著你,可那卻不代表所有人都要讓著你,不代表整個仙域都要圍著你轉!

「霓裳,我撼天宗還有事兒,我先回去了,有空去撼天宗玩兒!」

林逸咬著槽牙,盯著練霓裳淡淡一笑,便轉身離開。

楚紅見狀眸子也是陰沉到了極致,在她眼裡,林逸簡直就是天上的神明,只不過林逸不曾開口,聰明的楚紅倒也沒有說話啊,只是緊緊的挽著林逸的胳膊,一起轉身朝著外面走去。

只是,兩人尚未走到門口。

雷倩卻突然站了起來,素手在桌子上一排,杏眼怒瞪,盯著兩人的背影呵斥道:「給本小姐站住!」

「倩倩……」

練霓裳急眼了,心裡也隱約有些不舒服了,她跟雷倩可算是多年的好友了,所以在得知林逸需要有關北邙山善本的時候她才會自告奮勇的帶林逸過來。

可現在呢?

善本不給就算了,竟然還冷嘲熱諷。

就這,林逸也沒有吭聲,現在想要離開,已經算是讓步,打算讓這件事兒就這麼過去了,可雷倩竟然還不依不饒,這簡直是欺人太甚!

「霓裳,你不用多說了,我平時最喜歡的就是在這聽風樓聽曲兒,可這個豬狗不如的東西現在卻壞了我的心情,現在想就這麼走了?哪裡有這麼好的事兒?」

林逸聞言,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揚,浮現了一抹冷笑,而後緩緩轉過身輕蔑的看向了雷倩。

「倩倩你不要亂來,他是我的朋友……」練霓裳急的直跳腳了,盯著雷倩一臉焦急的呵斥道,雷家老祖的實力,她實在太清楚了,整個雷家在白雲城之所以有些地位,靠的可正是這雷家老祖一個人的威名。

林逸不管修為實力多麼的逆天,在雷家老祖這等超級強者面前,他都不堪一擊,若是雷倩鐵了心的要找林逸的麻煩,不要說區區一個林逸了,便是苟延殘喘多年的撼天宗,恐怕都會在雷家老祖的雷法之下劃為齏粉。

「霓裳,你我可是多年的好姐妹,你現在該不會要為了一個男人而放棄我們之間這麼多年的姐妹情吧?」雷倩抬頭,眸光認真迫人的盯著練霓裳問道。

因為從小被雷家老祖寵愛,她幾乎可以說是沒有任何朋友。

而練霓裳對她來說卻是朋友,而且還是唯一的朋友,所以雷倩心裡也迫切的想要知道,練霓裳是不是真的把她當成朋友。

而轉過身準備發飆的林逸,在看到練霓裳那焦急的樣子之後,心中還是有些不忍讓練霓裳難做,那深邃輕蔑的眸光慢慢收回,再度轉身離開。

「小畜生你沒有聽到本小姐的話嘛?我告訴你,今天你要是不跪下給我道歉,讓我滿意,不但你要死你,你背後的家族宗門,親人子弟,我都要他們死!!!」

見林逸竟然真的沒有把自己的命令放在心上的意思,雷倩是徹底怒了,宛如一個中年棄婦一樣神情瘋狂的盯著林逸呵斥道,隨後似乎不解氣竟然抓住一個酒罈子就朝著林逸砸了過去。

「砰……」

酒香瀰漫,瞬間擴散至整個房間。

練霓裳見狀面色一下子陰沉了下去,盯著雷倩無比認真的說道:「倩倩,林少是我帶來的,我不希望他有什任何的損傷,不要再鬧了。

雖然語氣僅僅只是有些認真,可是在內心深處練霓裳卻有些生氣了,她因為太過美麗的原因,也幾乎沒有朋友,男生一個個見到她都想要追求,很多女生在見到她的時候更是濃濃的嫉妒。

她本以為雷倩是一個單純,有些許任性的小女生,所以二人成為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也下意識的把自己當成了雷倩的朋友,可現在,她卻發現自己錯了,錯的簡直離譜。

雷倩竟然對她的朋友動了殺機,這何曾有把她練霓裳放在眼裡的意思?

更何況,從一開始,她上來的時候就已經說的很清楚了,這次是她為了答謝林逸幫火工頭陀驅除火毒,主動帶林逸上來的,可雷倩何曾給過林逸絲毫的面子?

這簡直就是在打她練霓裳的臉!

「你跪磕頭道歉,我看在霓裳的面子上就放過你一次!」雷倩想了想,低著頭情緒有些低落的看著林逸說道。

林逸聞言卻是再也忍不住心中怒火揚天大笑了起來

那爽朗的笑聲,以及那張狂的舉動,頓時讓練霓裳心頭狂顫,一種不好的感覺油然而生。

下一秒。

林逸盯著雷倩,眸光怒瞪,寒光迫人,嘴角噙著一抹濃濃的不屑之色,咧嘴厭惡的嘲諷道:「讓你爺爺給你跪下,你他瑪德受得起嗎?一個智障的玩意兒還真把自己當回事兒了啊?就你這種傻比,出了白雲城你走不了一百里就要被人斬殺,老子真想知道你他瑪德是不是吃屎長大的,竟然這麼智障!」

「轟!!!!」

練霓裳跟雷倩兩人同時腦海一震,宛如泛起了驚濤駭浪一般。

而林逸卻彷彿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般,袖子一甩,直接轉身朝著門口走去!

空氣突然間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中,雷倩從來沒有想過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有人敢罵她!

前天,有一名路人僅僅只是跟她發生了一下口角,雷家老祖百年直接滅了對方的宗門,斬了對方的所有至親,逼的對方直接在白雲城自殺。

大前天,她外出購物,有個男人竟然敢買下她喜歡的東西,雷家老祖直接抓住了男子心儀的仙子,把對方扔進了天龍山的莽猿窟里,更是用力強大乏力凝聚畫面,把對方在莽猿窟里受辱的畫面,傳回到了白雲城,男子不堪打擊,當場自殺。 大大前天,她外出喝酒,結果店小二竟然不小心把酒水弄灑在了她的長裙上,雷家老祖親自動手,不但誅殺了對方九族,還直接把店小二的神魂拘禁放在烈火之中無休止的焚燒。

半年前,晏家的大公子不小心招惹到了雷倩,當時就把雷倩給氣哭了。

雷家老祖,足足一百多歲的人當場就怒了,帶著雷家所有子弟浩浩蕩蕩的找上門了,硬是要在白雲城內大開殺戒,逼的晏家當家的只能當著白雲城無數強者的面兒打斷了大公子的腿,這事兒才算是作罷。

否則,一旦開戰,不管誰輸輸贏,到時候,兩大家族恐怕都要從白雲城除名了。

也正是因為雷家老祖這種幾乎是病態一般的寵愛之下,雷倩才會如此的囂張跋扈。

可現在。

林逸竟然直接在這聽風樓大罵雷倩……。

這需要什麼樣的勇氣才有這個膽子啊?

這又需要什麼樣的底氣才敢這麼囂張啊!

房間門口,幾名被雷家老祖派來保護雷倩的保鏢,此時都抑制不住雙腿開始瘋狂打顫起來。

林逸瘋了,一定是瘋了!

他們無法想象等雷家老祖知道這件事兒之後,林逸的下場會凄慘到什麼地步,抽皮拔筋,焚燒神魂,恐怕都是輕的吧!

同一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