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虞眯了眯眼睛,抬眼,便對上了顧南安那一雙冷淡的眼眸。

他用這樣的眼神看著她,就好像她已經是一個死人了一般。

「江家今日設宴,必然是邀請了京中的好友來的,花公公與江家素來沒有任何的交集,自然也就不在邀請的範圍內了。」

顧南安這個話,說得還算得上是客氣的了。

畢竟在這所有的人的眼中,花虞這是不請自來,是不速之客。

「至於宴會是做什麼的,花公公都不在邀請之列,自然是沒必要知道了。」顧南安分明什麼表情都沒有,可這個話說出來。

總有一種莫名的譏諷意味。

旁邊的官員們聽了,面色紛紛變得好看了起來。

對於花虞這樣子的人,就已經這般才是!

不然,給她幾分顏色,她還真的是要開起染坊來了!

「原是如此。」顧南安這話其實壓根就是不給花虞面子。

可奇怪的是,那花虞居然也不生氣,聽完了他所說的話之後,竟還一本正經地點了點頭,隨後才道:

「下一次有這樣的事情,江大人可記得一定要邀請咱家才是,咱家別的不說,最是喜歡看熱鬧了!」

她面上帶了些似笑非笑的味道,說這話的時候掃了那江愫芸的父親一眼,只瞧見了對方愣了一瞬。

顯然是沒想到,她會這麼說。

「嘖!這有些人,臉皮就是厚,別人都不想要邀請她了,她還上趕著要來!」

「可不就是,按說,這人的出身還是重要,有的人出身卑賤,便連一點禮數都沒有,這些話,也虧得她說得出來!」

「這宴會邀請的,可是京中官員,哪裡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夠來的。」

她這句話,倒是真的引起了所有人的嘲諷來了。

這些人眼高於頂,怎麼可能看得上花虞這樣出身的人。

在他們的眼中,花虞眼下說出這個話來,就是為了能夠融入他們的圈子當中。

也不掂量一下自己,算得上是一個什麼玩意!

「說什麼呢!」花虞沒出聲,倒是那梁巍之一瞬間變了臉色,往前一步,怒聲道:

「我們公公能來這邊,那是你們的福分,還說什麼臉皮厚!」

梁巍之是個愣頭,但也好在他是個愣頭,在他心中,人沒有高低貴賤之分,只花虞這個人,是值得相交的,值得跟隨的,便足夠了。

「梁公子還是警醒一些吧,莫要被人幾句話就給哄騙了去,成了別人的靶子!」

「是啊!」那些個人見狀,甚至還勸慰起了梁巍之來了。

在這些人的心目當中,花虞再如何兇狠,那也不可能將他們所有的人都給殺了。

這麼多的朝廷官員,她擔待得起嗎?

也正是因為如此,他們說起話來,才會尤其的有恃無恐。

在奚落花虞這個事情之上,甚至是不遺餘力的。

「本公子要做什麼,關你們什麼事!」梁巍之蹙眉,被這些個人說得很是生氣。 南宮熏將喝得正嗨的青檸給揪了起來,「業務水平倒是挺不錯的。」

青檸樂呵呵的笑,「那是當然了,我一個女孩子多辛苦啊,要是沒有一技之長傍身,我早就被人吃得渣渣都不剩了。」

「不用這麼辛苦,有捷徑你要不要走?」

青檸挑眉,「不要,世界上才沒有所謂的捷徑,有的都是要付出代價的。」

「小東西還挺警惕的,你也快畢業了,我的意思我可以給你一份薪酬不低的工作,你不用這麼辛苦。」

青檸眼睛一亮,「真的?」

「我不說假話。」

「算了,開後門進去的我會被人瞧不起的,我這幾天已經投了幾個簡歷試試水,說不定有要我的公司呢。」

看似輕浮的女人,實際上很是聰明,早就將這一切看得輕輕楚楚。

「隨你,只要你想,隨時可以給我打電話。」

「那我爸的手術?」她可沒有忘記這一茬。

「快了,我在約專家,要做這種手術的必須是國外頂尖專家,他們的手術時間排得很緊。」

南宮熏看著就讓人覺得很穩重,她可以不信別人,對他還是挺信任的。

「呀,已經這麼晚了,我得回去了。」

「我送你。」

南宮熏調轉了車頭,將青檸送回了她的出租屋。

「大叔,你真是個好人。」青檸還不忘誇獎他。

南宮熏嘴角上揚,伸手勾了勾青檸的鼻子,「不請我上去喝杯東西?」

「已經很晚了,大叔再不回家會迷路的,大叔再見。」

小丫頭蹦蹦跳跳就走了,南宮熏倚著車頭看著她歡快的背影抽著煙。

他有的是時間,可以慢慢等。

無聊的刷著朋友圈,這夜深人靜的又有幾個人和他一樣孤單?

然而第一條就是司厲霆發的,「有你。」

配圖是一張牛奶的照片以及女人模糊離開的背影。

以前萬年不發朋友圈的司厲霆現在成了寵妻狂魔,隔三岔五就會發一條秀恩愛的朋友圈。

南宮熏冷哼,不就是一杯牛奶,至於?

手指往下滑動,高冷的穆塵竟然也會發朋友圈?

仔細一看,滿是薔薇花裡面有一個漂亮的小姑娘,笑容猶如天使。

薔薇花被擺放成77520的字樣,且上面的每一根刺都被挑除。

七七我愛你?穆塵看著冷冷清清,沒想到也這麼悶騷。

還發朋友圈示愛,簡直無聊死了。

南宮熏繼續往下滑動,總要看點其它的給他洗洗眼睛。

入眼的是一張蛋糕的照片,與其說是蛋糕,那四不像的東西不知道是什麼。

總算不是秀恩愛的了,他才懶得管是什麼。

唐茗的文字,「老婆第一次下廚,愛你,么么噠。」

摔!

南宮熏只想丟了手機,這還是那優雅的貴公子說出口的?

本想要看看有沒有人和自己一樣孤單,顧家那幾個女婿倒是深夜放毒,冷冷的狗糧在他臉上胡亂的拍。

南宮熏哪裡知道,原本只是唐茗有感而發發了一條被穆塵看見。

穆塵深刻的反省自己,是不是應該像唐茗這樣喜歡就大聲說出來?不然小七看了朋友圈羨慕安楠怎麼辦?

所以他挑了一張漂亮的照片發了,這剛發完,司厲霆看到。

司三歲嘴角一揚,還有人和他搶寵妻狂魔的稱號?立即開啟了刷屏模式。

最無辜的受害者就是南宮熏這種既沒有老婆也沒有女朋友的單身狗了。

南宮墨還特地發了一條微信,「哥,抓緊一點啊,瞧瞧別人,再過幾年孩子都可以打醬油了,你還在吃狗糧呢。」

「廢話。」

「不行了,我家小葵叫我回家給孩子換尿布,我先撤了,拜拜。」

南宮墨再一次想要將手機甩出去,都欺負他?

青檸剛回家,第一時間就摘下了自己眼睛里的眼鏡,她揉了揉有些不舒服的眼睛。

「真是苦了你們了,每天都要戴著美瞳遮擋。」

鏡子中一隻綠色,一隻藍色的眼睛十分耀眼。

那樣漂亮的鴛鴦眼,就像是一隻貓,取下眼鏡的青檸氣質完全不同,渾身都透著優雅和神秘。

小的時候人人叫她怪物,時間一長,她便習慣性用美瞳遮住了雙眼。

她心裡很明白,自己不是青耀慶的女兒,她們都是普通人,生不出自己這樣的妖孽。

現在都什麼年代了,她可不會真的把自己當成怪物。

青家世代都沒有混血的血統,她一雙眼睛,以及深邃的五官都在提醒著她,她的父母應該有一個是西方人才對。

這些年她從來沒有放棄尋找親生父母的下落,只可惜猶如大海撈針。

國外有多少藍眼睛綠眼睛的人,她總不可能見著誰都叫爸媽。

青檸揉了揉眼睛,希望父親的病早點好,那樣的話她就可以出國了。

惹愛成婚:總裁別太猛 比起在國內,國外總是更有機會。

就算青耀慶不是她的親生父親,畢竟養育了她這麼多年,她也會好好的照顧他。

剛換上睡衣,就聽到敲門聲響起。

「誰啊?」青檸戴著一副特別的框架眼鏡,鏡片是特製的,可以讓人覺得她的瞳孔是黑色。

「我。」南宮熏的聲音。

青檸心裡一緊,總不可能要霸王硬上弓吧?

「大叔,我睡了。」

「我知道你沒有,開門,我不會對你做什麼。」

青檸想想也是,他要真想做什麼自己也不可能回來了。

「大叔,你幹嘛?」

開門的小女人穿著海綿寶寶的衣服,戴著大大的黑框眼鏡。

見習大記者 「戴這麼誇張的眼鏡?」

無敵雙寶:首席大人是男神 青檸推了推鏡架,「我近視,摘了眼鏡就看不清,大叔,你是不是想借用廁所?」

「不想。」

「那你是渴了?」

「也不是。」

「那你是……」

青檸話音未落,南宮熏已經拽起了她的手,「這是你的卧室?」

「是……不過你要做什麼?大叔,我說了我賣藝不賣身……嗚嗚嗚,你可別亂來啊,不然我我我咬死你。」

青檸自己都不知道在胡說什麼,南宮熏將她推倒在床上,和他十指緊扣,還沒等她反應過來。南宮熏已經拿出了手機。

青檸怕極了,「你,你還有這種癖好?」 眼瞧著便要發火。

「好了。」沒想到在這個時候,卻被花虞給叫住了。

花虞出聲叫住梁巍之,是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

就連梁巍之自己都沒想到。

在這些人的眼中,花虞這一行人當中,唯一算得上是有些個身份,而且家族背景深厚的人,僅有一個梁巍之罷了。

所以花虞會將梁巍之推出來,和他們說這樣的話。

然而這還沒怎麼樣呢,她就已經先怕了。

沒錯。

她這樣的表現,在許多人的眼中,那就是怕了!

也是,無論如何,他們這邊還坐著兩個真正的皇親國戚呢。

她花虞不過是一個低賤的下等人罷了,哪裡敢真正的與他們作對。

說到底,她不過是拿著那把尚方寶劍,在狐假虎威罷了。

偏偏他們尚且還記得她之前做過的那些個喪心病狂的事情,所以對她這個人,就存了幾分懼意罷了。

這麼一想著,這些個人紛紛轉變了臉色。

面上變得輕蔑非常、不以為然了起來。

「咱家的話還沒有說完呢。」花虞壓根就不在意,這些個人是個什麼樣的表情,對待她又是什麼態度。

對於她而言,這都是些無關緊要的人罷了。

且按照這麼下去,還不知道他們有朝一日,會不會落在了她的手裡呢。

到了那個時候,這些個人,還能夠保持得住眼下的模樣嗎?

她輕笑了一下,這笑聲頗有些刺耳。

「江大人了記住了,往後這樣的宴會,都記得叫咱家一聲,咱家也好過來,看看諸位是怎麼對付咱家的。」她手裡把玩著那一把檀香木的小扇子。

面上的笑容,卻有些意味深長。

這話一出,屋內的氣氛頓時就變了。

她是如何得知,他們聚在這裡的目的的?

且還用這樣的方式說出來,她想要做些什麼?

花虞不想要做些什麼,她只是好心好意地提醒一下這些人罷了。

「公公這話,就是無稽之談了,顧大人都說了,只是江家的一個宴會罷了。」那邊的白玉恆微微蹙眉,冷眼掃了花虞一下,方才吐出了這麼一句話來。

「哦?」花虞一聽這個話,便笑得是更加的嫵媚了。

不知道為什麼,白玉恆瞧見了她這個笑容之後,心中忽地出現了些許古怪的感覺來。

正好就在這個時候,花虞又道:

「宴會嗎?只怕,今日江家的這個宴會,是弄不成了!」

這話一出,許多人的臉色都變了,不明白她究竟是一個什麼意思,卻見她忽地伸出手來,輕輕地一揮——

「啪嗒!」

「砰!」

「公公!」

伴隨著一聲巨響,一瞬間,竟有無數的人,破門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