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小白率先答道,一邊順手將桌上的湯菜下鍋,一分鐘都不願意多等。

等飲料倒好,豆皮之類的菜也基本上可以入口了。那兩人吃得大快朵頤。

云溪卻靜靜地望着杯中盪漾的飲料紋路。

她不會忘了,今天偶遇的地方,是在醫院。到底是因爲陳昊,還是王綱,他們才會出現在那裏?……。 走到角落裏打開冰箱,拿出昨天去菜市場買來剩下的菜,零點進入廚房手腳麻利的洗、切、炒。

正忙碌着,零發突然走了進來。“寶寶,我打你媽電話,她竟然關機了!我現在去醫院一趟接她下班。”

零點:“……哦。”

她也不知道老媽到底在哪。

老爸要去找她,一時情急她也沒想到什麼好藉口,眼睜睜看着他換鞋出了門。

砰地一聲,大門徹底的關上,零點收回視線扭頭對視上弟弟的雙眼突然問:“我有種不好的預感,總覺得要出事。”

零錢眉頭一皺:“……什麼東西糊了?”

她燒的菜!零點連忙轉身衝進廚房挽救她的晚飯!

等所有的飯菜燒好了,依舊不見父母回家。

零點走出廚房,路過餐桌時解下腰間的圍裙搭放在椅靠上。

見到弟弟頭上纏着紗布歪倒在沙發上玩遊戲,不禁有些惱火:“爸媽都沒回來,你還有心情玩遊戲!”

零錢一邊打遊戲,一邊滿不在乎的迴應:“有什麼好擔心的,他們又不是小孩子,你還怕他們被人販子拐賣了?”眼角餘光瞥見零點臉色陰沉的走近,識相的立馬退出遊戲起身坐好。

黑化的老姐他可不敢惹!

零點見他不在玩遊戲,臉色稍緩。

走近之後坐在他的旁邊,拿出手機打給了母親,卻發現關機了!

零錢見到她的臉色突然黑了下來比之前更可怕:“老媽怎麼會關機?”

零點沒說話,再次撥打了父親的電話。

很快通了,卻沒人接聽!

父親可不會跟老媽似的耍小孩子脾氣不接她的電話。

他是正在忙沒聽見?

還是……出事了?

零錢見父親的電話通了卻沒接,吊兒郎當的表情瞬間消失變得凝重。

姐弟倆靜靜的坐在沙發上等了又等,直到飯菜徹底涼了。

兩個人的肚子餓的咕咕直叫,零點突然站起身:“我們先吃飯。”率先走到餐桌前坐下,端起飯碗吃了起來。

飯放在電飯煲中一直是熱的,但是菜跟湯卻完全冷了。

她吃着冰冷的菜,恍惚間回到了小時候。

她跟弟弟坐在飯桌前,等父母忙完工作回家陪她們吃晚飯,卻總也等不到。

菜冷了,飯還是熱的,對於只吃了早飯,餓了一天的零錢來說根本不算什麼,依舊吃的津津有味、狼吞虎嚥!

門鈴突然被人按響,零點立馬放下飯碗衝了過去打開了大門。

結果……門外站着的並不是父母,而是拎着兩袋野菜的加減。

特意來送野菜跟摩托車鑰匙的加減察覺到零點的臉色不對,連忙問:“你怎麼了?”

零點沒有回答,卻伸手接過他的野菜跟鑰匙:“謝謝你幫我送來,明天見。”退後一步,進屋關上了大門。

加減:“……”

點點姐沒有邀請他進屋坐!

竟然把他關在大門外!

難道……零錢把自己喜歡她的事情告訴她了?!

屋內,零點拎着兩袋野菜塞進了冰箱,再次坐在弟弟的對面端起了飯碗。

明明餓的不行,她卻沒什麼胃口。

“是減法?”零錢看她坐下卻不動筷子,突然問了一句。

“嗯。”零點心不在焉的應了一聲。

滿腦子都是老媽怎麼了。

終於拿起筷子有一口沒一口的吃着。

零錢動了動嘴脣,很想跟她談談減法的事情,但看她這個樣子決定還是過兩天再說。

大門再次傳來動靜,零點整個人精神一震連忙看向弟弟:“這次一定是爸媽回來了!”立馬站起身走過去。

大門被人用鑰匙打開。

零發獨自一人出現在姐弟二人的面前,突然用力的摔上了大門,發出砰的一聲巨響,瞬間阻止了零點靠近他的步伐!

零點看着全身散發着黑氣的零發,小心翼翼的開口:“爸,您沒事吧?媽呢?您找到她沒有?”

盛怒當中的零發黑着臉看了她一眼:“她好的很!”徑直進了房間,砰地一聲再次關上了房門。

零點:“……”

零錢突然跑到她的身邊卻看向房門的方向:“看樣子他們吵架了!”

零點皺起了眉頭,滿臉的擔憂。

每次吵架都是母親挑起來的單方面戰事,父親總是哄着她。

可是這一次父母吵架,父親遷怒與她,事情大條了!

零錢見她站在原地凝望着父母緊閉的房門久久不動,心疼的伸手拉了她一下:“別想那麼多,爸媽加起來都快一百歲了,他們的事情我們管不了,你趕緊去洗碗。”

零點:“……“

默默的收拾碗筷進入廚房洗碗,不過電飯煲的插頭她沒有拔,飯依舊熱着。

等會父親氣消了,勸他吃一點。

洗碗的時候,手機忽然響起短信提示音。

她洗完碗才拿手機看了一眼,是蘭辰發來的消息。

想吃點心:寶寶,吃過晚飯了沒有?你答應我的早中晚三通電話呢?你這個喜歡撒謊的放羊小孩,早晚被我這個大灰狼吃掉!

零點:……我心情不好,今天一天倒黴透頂。爬山的時候弟弟摔破了頭,爸媽又吵架了,你趕緊過來把我吃掉,我就不用煩了。

賈茜茜串通醫生抽她大血的事情她不想告訴蘭辰,怕他擔心。

想吃點心:可憐的寶寶,我明天飛過去陪你?

飛過來?!這時候!零點滿頭黑線的趕緊回信息:我爸媽吵架殃及魚池,我跟弟弟都被遷怒了,你來火上澆油?

想吃點心:……

零點:親愛的,等我挑一個他們心情美麗的時候你再過來,(づ ̄3 ̄)づ╭?~。

想吃點心:愛你。

零點看着他的表白,抑鬱的心情瞬間變好。

想吃點心:那我陪你打遊戲?

零點想了想,她還要編星星給他一個驚喜,沒時間打遊戲:不打遊戲,我要去洗澡。

想吃點心:去吧。

零點收起手機走出廚房,徑直走到飲水機前倒了一杯溫開水。

端着這杯水她卻走進了弟弟的房間。

一眼看見他半躺在牀上又在玩王者,不禁眉頭一皺:“頭都破了還不好好休息,把藥吃了。”拿起放在書桌上的藥連同水杯一起遞給他。

在她的監督下,零錢乖乖把藥吃完,她這才轉身離開回自己的房間找睡衣洗澡。 車內氣氛很嚴肅。

慕西顧給商淨打了十幾通電、話,仍然無人接聽,他的面色越發難看起來。

很顯然,商淨是故意不接他的電、話!

慕西顧下巴緊繃,拿住手機的手,隱隱冒出慍怒的青筋。

他把目光瞥向身旁的男助理,命令道:“把你手機拿來。”

男助理利索地把自己的手機,奉上給黑臉了好幾天的慕西顧。

他隨即,拿出一疊算好的錢,欲言又止說:“小少爺,這裏有九千五百七十塊……”

慕西顧正撥着商淨的手機號碼,眼也沒擡,不耐煩問:“誰的?”

“是商淨小姐託人送來的,好像說,還給您的。”男助理說這話時,格外地小心翼翼。

他敏感地察覺出,慕西顧最近的不對勁,源頭出自於商淨。

原本,近期安排好的幾個相親,慕西顧前幾天突然說全部取消掉,又讓他準備一堆女性的用品,以及,衣物。

顯然,慕西顧已經在家裏金屋藏嬌,而對象,恰恰是商淨。

慕西顧和商淨,是什麼時候好上的?他也不清楚,只不過,這幾天,慕西顧天天都給商淨打電、話,明顯,在意得很。

可商淨還的錢,又是什麼意思?

男助理不懂,慕西顧也有些愣神。

好一會,慕西顧才明白過來——九千五百七十塊,正是他買給商淨的連衣裙的價錢。

那天,商淨只穿走一條連衣裙,其它東西,她一律沒動過。

他以爲她不喜歡,還特地讓人換了幾個品牌,結果,原來她早就打算好要和他劃清界線!!

這個可惡女人!

盛世囚愛:遵命,老公大人! 慕西顧慍怒道:“停車,不去機場了,我有個地方要去。”

男助理勸阻道:“不行的小少爺,這趟去m市很重要的。”

慕西顧眼睛一閉,又倏地睜開,勉強壓下怒火,穩住理智。

他自然清楚這趟去m市的行程,不能被耽誤,只是,被商淨狠耍了一把,他很生氣,從沒有過的生氣!

一直以來,只有他對女人吊兒郎當,他什麼時候被女人這麼耍過?敷衍過?

他上次對商淨說的話,不是鬧着玩的,他是認真的。他有真實動過要娶她的念頭,甚至,把安排好的相親全推掉,等她的答覆。

結果呢?

她壓根兒沒想過考慮他!

慕西顧扔下自己的手機,用男助理的手機,撥打了商淨的手機號碼,不一會兒,商淨就接聽了。

“誰?”

她的聲音冷冷淡淡,彷彿對任何事都興致缺缺一般。慕西顧甚至能想象出,她此時臉上慵懶又有點小傲氣的表情。

這女人,性格不溫柔,又不討喜,但正是如此,她很容易吸引住男人。

“是我。”慕西顧的聲音像深冬的涼水,臉上也如履薄冰。“爲什麼不接我電、話。”

“……”

商淨沉默,她隱約猜到這電、話是慕西顧打來的,但她,還是接了。

做她這行的,有時候錯失一個客戶電、話,有可能就錯失她跟進的單子。

“我現在要出差去m市一趟,四天後回來,到時候,我要聽到你的答覆。以及,慕氏和白笑凡公司的合同,決定權在我手上,但能不能成事,就要看你的表現。”

說完,慕西顧掛上電、話,不給商淨任何反應機會。

他給她四天時間權衡得失,到時候,他會得到他想要的答覆。

***

商淨這邊,還在任東的車上,回家的路上。

她正垂眸,看着手上的手機,若有所思——她剛纔就想和慕西顧講清楚,沒想到他這麼快就掛了電、話。

說真的,他用合同要挾她,她並不心動。

合同,她是想拿下的,錢,她也想賺的,可在此的基礎上是要和慕西顧好上,這個,倒有點不划算了。

慕西顧急着找對象,結婚,生兒子的事,她有耳聞過。

當初,她心裏還特不屑地取笑那一個個倒貼上去當人家生子工具的女人,活像皇子選妃一樣。

現在,沒想到,她竟然被慕西顧相中,真是孽緣。

“是誰打來的?”任東開車時分神問。

“一個客戶。”商淨有所保留道。

“哦。”任東點頭,不好再問,心中卻有疑。

一路上,兩人再無交流。任東幾次想起個話題,商淨卻無動於衷,一直在看手機,想事情。

白色寶馬車,穩穩停下在小區的大門前。

商淨解開安全帶,開門,下車,沒邀請任東上樓坐坐。

任東迅速開門,下車,大聲叫住她:“商淨!”


商淨停住腳步,回頭,一臉莫名:“還有事?”

任東不好意思地撓撓頭,問道:“我們現在算是有關係了嗎?”

恍然間,商淨想起任東想追求她的事,剛纔,她的注意力全在慕西顧的上面。

她撫着下顎,想了想,果敢點頭說:“我可以和你交往試試看,不過不合適的話,我還是會和你分手。”

任東聞言,喜出望外,眼神都放出光彩:“我會讓你滿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