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一旁的張小河河在聽了她的話,悠悠的說了句,「果然女人還是看顏值好的人好說話,可是自己明明長的也是英俊瀟洒的好少年模樣啊。」

話落,葉修和張小水同時看了他一眼。前者是因為他說的話太搞笑,後者是因他的厚臉皮,簡直是可以稱作無敵了。

時光流轉,轉眼之間,已經過去三天的時間了。

這段時間,驡龍並未再來挑起事端,先前的事情看樣子似乎也漸漸被大家遺忘,一切看起來是風平浪靜。

但張小河和葉修知道,驡龍此舉並非是有了罷手之意,而是再想更加陰狠之招。

說到底,驡龍之所以這麼做不過是因為權利罷了,他想要的是成為紫龍族的族長,統領整個紫龍族,這等野心,葉修理解。同為男人,葉修也有野心,並且一點兒不比這驡龍小,他要的可是成為至強者。

大農 若他是個可以信任之人,能帶領好紫龍族的話,將這紫龍族族長之位讓與他又何妨。張小河也曾說過,他無心於這權利遊戲之上,對這族長之位更無絲毫興趣,只想妹妹張小水平安,他與兄弟一起闖蕩天下,遨遊寰宇。

可是,明眼之人都可看出,驡龍的野心不止於此,更可怕的是他的能力支撐不起他的野心,到時換來的就不是紫龍族更加強大,而是再一次的滅亡之危。

試問,又有誰敢將一族之人性命交與這種人?想來燹君與紫龍族族長十分清楚他的為人,這才在之前的事上幫了張小河一把,沒有聽信驡龍之言。

兩天後,紫龍族族長竟然找到了葉修,這讓他人著實摸不清對方的目的,但也跟他出去了。

葉修隨他來到紫龍族一處不曾聽過的地方,紫龍秘地,此地莫要說外人,就算本族也只有族長可進。如今他帶自己來此,確實奇怪,只是葉修並不知此地於紫龍族的意義,並未在這方面想太多。

「葉修小子,若是我沒說錯,你已經領悟了掌控之力和輪迴之力吧,應該還帶了一個前輩來,只是這位前輩如今的實力遇到了麻煩,並且多日未出來,應該也憋久了吧。」

驀地,紫龍族族長說出這話,對於自己所領悟的道被對方看出來葉修並沒有多驚訝。只是他沒想到,他竟然還看出了墨麒麟這傢伙的存在,果然是不簡單啊。

不等葉修多想,墨麒麟則是表示自己出去沒問題,正好他也很想和這個後輩兒溝通一下,交流交流。所以只是一個眨眼,一道耀眼黑光劃過,墨麒麟就出現在葉修和紫龍族族長的面前了。

「哈!還是外面的空氣好啊,我說葉修小子,你可是把我憋壞了,你倒是在外面逍遙自在又快活的,還有惡龍可以打。」墨麒麟也不避諱,剛從神器里出來,便伸展了身子,直言道。

聽它這麼說,紫龍族族長並無怪罪之意,反倒是面帶恭敬之意樂呵呵的說道:「墨麒麟前輩,沒想到晚輩竟然有機會在這裡看到里,真是榮幸。」

聽他這麼說,墨麒麟揮揮手,示意他不用客氣。

「以前就聽過我們紫龍族先祖說過,你是這天地間至強的存在,先祖龍啟十分佩服你。」那紫龍族族長繼續說道。

聽他這麼說,墨麒麟開口了,「我和你們紫龍族先祖龍啟也是老朋友了,只是發生了那事兒后他就進入了輪迴,如今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才能回歸。沒想到無數歲月過去了,紫龍族竟然成了這個樣子。」墨麒麟在說這話時,語氣裡帶有懷念之意,更是在感慨紫龍族物是人非的變化。

看這紫龍族族長對墨麒麟的態度,還有他所說的那些話。葉修這回是真的發現自己的這個同伴夠厲害的。遠古時期至強的存在,那可比現在這個時代的至強者強大了不止一倍兩倍那麼簡單啊。

見紫龍族族長只是盯著牆壁不說話,看樣子是在思考什麼,葉修他們也沒有開口打斷他的思緒。

過了一會兒,便見他緩緩轉過身子,看向葉修道:「數萬年前,曾有紫龍族先祖預言,說在數萬年後,也就是如今這個時間,紫龍族將出現紫龍族的至尊體,同時會引出墨麒麟這等神獸的存在,他倆的配合,可助我紫龍族逃過一場劫難,迎來新的鼎盛時期……」

話說到這裡,葉修也明白了,怕是這紫龍族族長所說的紫龍族至尊體便是張小河,而這墨麒麟正是自己身邊的這個不著調的傢伙。只是他們二人搞不懂的是,自己如何做能助紫龍族逃過劫難,而這劫難又是什麼。

紫龍族族長見他二人心有疑惑,便解釋道:「這劫難如今還未來,但我有預感,要不了多久了,並且,你們可以放心的是,我定會保住張小河,驡龍也會得到他該得的下場,至於燹君,他雖然城府很深,但卻是一心為紫龍族著想者,你們不必擔心。」

聽他這麼說,葉修也放心了,這也就是說張小河河不會有事,上古張氏同樣不會有事。

心知暫時不會再有糟糕之事發生,而現在葉修有了離開的意思,畢竟他還有很多事兒沒做。只是臨走之前還需要和張小河兄妹說一聲,看看他是什麼意思,還要看張小河是否有一同和自己出去歷練的想法。

按照心中想法,葉修紫龍族族長那裡離開后,便來找了張小河,只是張小河告訴他,自己一個月後才能離開,到時候直接回天君門,讓葉修先去歷練就好。

一個月後是紫龍族選新任族長的日子,張小河不能離開。

但是紫龍族族長表示,選紫龍族新一任族長繼承人的時間完全可以提前,兩天時間足夠準備了,所以兩天後就可以舉行了。

兩天時間很快就過去了,,此時選新一任族長繼承人的事情也已經開始了。

祭台之上,紫龍族族長手持拐杖,站在最高的台階上,他的身後依次是驡龍,燹君,張小河。

葉修坐在別處,看到這麼複雜的儀式已經出現了困意,至於墨麒麟早就已經睡死過去了。

終於,繁雜的儀式結束了,也是說出新任族長的時候了。此時大家都專註的看向祭台上的三人,都希望是心中的人選上任,更多的是希望,一個可以帶領紫龍族走向輝煌的首領出現。

但聽紫龍族族長一改往日滄桑的語氣,而是大聲有力的喊道:「新任族長,是上古張氏張小河,新任大長老,燹氏燹君。」

結果出來了,無論是族長之位,還是長老之位,都與驡龍無關,可以看出他此時心中的怒氣,已是不言而喻。在葉修看來,這麼虐他就對了。

張小河與燹君接過各自的權利象徵后,紫龍族的老族長也宣布了驡龍的處理決定,「驡龍,我罰你去囚龍洞思過,你可願意?」

驡龍聽族長這麼說,知道一切事情他都知道了,自己所有的計劃都落空了,即使心不甘,情不願,仍是答道:「我驡龍,願意。」最後兩個字,幾乎是他咬牙說出的。

話罷,便有兩個人出來將他帶走,應該是前往囚龍洞。

至於張小河,雖然他如今是紫龍族的新一任族長,但老族長表示他可以回天君門繼續修鍊,但紫龍族有事兒他必須趕回來。 如今的張小河已經成為了紫龍族族長,葉修和他約定好了,時間一到就一同回天君門。至於歷練的問題,張小河表示葉修不用擔心,到時候自己自然能夠完成任務。

另外葉修也向他詢問了血猿之心的事兒,得到張小河他們準確的答案,這東西紫龍族確實沒有,因為他們身為龍族,根本就不用血猿身上的東西。何況,紫龍族的血脈可是遠比血猿一族強大,哪裡用得著它們的心強化自己。

就在葉修準備離開的時候,張小河突然來找他,並且將一個古樸的木盒交給了他。

只聽張小河說道:「葉修,這裡面的東西可以幫助你早點兒突破魂元境,更能幫你突破到靈元境,其效果估計是不會比你說的那個血猿之心差,應該會更好一些。」

聽到張小河的話,葉修沒有矯情,直接收下了自己目前最需要的東西,拍了拍兄弟的肩膀,沒有多說什麼。

「葉修,這東西使用時危險更大,所以你要做好準備。不過兄弟我相信你,何況有墨麒麟前輩的幫助,想來你利用這東西突破也不難。」

聽了張小河的解釋,葉修心裡自然清楚這些問題了,因為墨麒麟也在跟他說這盒子里的東西是什麼樣的寶物。可以說,這東西絕對是個寶物,要是拿到外面那絕對是會被瘋搶的。

十天後,無天之地的深處,葉修正站在一棵參天古木的樹尖上,向四周望去。

「嗯,獨角蜥蜴!奇怪,這裡竟然還會遇見靈元境後期巔峰的獨角蜥蜴。」只聽葉修一邊自言自語一邊看著不遠處的一個頭上長著一個角的妖獸,此時那妖獸完全不知道有人看它,正懶洋洋的躺在草叢上,很是愜意。

突然,原本面無波瀾的葉修笑了,嘴角向上一揚,彎出一個迷人的弧度,似乎想到了什麼有趣的事。

緊接著,便見他展開身法踏著那些參天古木向那獨角蜥蜴所在的方向趕去。

原來,葉修是想收服這個獨角蜥蜴,這樣一來也可以讓這傢伙幫自己在無天之地里尋找自己需要的東西。畢竟這裡算是人家的地盤,有了這麼一個有利的幫手,葉修相信自己這次的無天之地一行會有不少的收穫。

很快,葉修就隱匿了氣息,並且已經來到了獨角蜥蜴的附近,只是那獨角蜥蜴仍是沒有發現身邊有什麼危險的存在,還愜意的躺在那裡做美夢。看它這樣子,葉修真是懷疑這傢伙此時是在做什麼羞羞的夢,口水都流了一地。

此時葉修帶著一臉暖人的微笑坐在一棵稱得上枝繁葉茂的樹上,看著那獨角蜥蜴,看起來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但事實上他卻是在想著收服這獨角蜥蜴,讓它給自己做幫手的事情。

就在葉修準備行動的時候,只聽墨麒麟開口了,「我說你小子怎麼一肚子壞水兒啊,人家來那休息的好好的,有沒有招惹你,你偏偏要去欺負這傢伙。」

聽墨麒麟這麼說,葉修嘿嘿一笑隨後有些猥瑣的說道:「這你就不懂了吧,他一個靈元境後期巔峰的妖獸,對我來說那可是赤果果的高手啊,而我呢,如今也只是空元境中期而已,連巔峰都該沒影呢。」說到這裡,葉修聳聳肩,隨後也不在搭理墨麒麟,而是將目光投向了還在那裡悠哉悠哉的獨角蜥蜴。

「大傢伙,睡得可好?」過了一會兒,坐在樹上看獨角蜥蜴的葉修開口了,語氣中帶有一絲戲謔。

聽到葉修的話,那獨角蜥蜴看似笨重的身體立馬跳了起來,看著顯得它的身子更壯。

只見此時的獨角蜥蜴眼中滿是警惕,盯著眼前的小傢伙葉修,好像遇到了敵人一樣,接著便聽見一道富有磁性的聲音傳來,「你是何人?要幹什麼?」

聽到獨角蜥蜴說話了,葉修臉上笑意更濃,沒想到這看起來蠢蠢的,樣子也難看的傢伙聲音倒是很好聽,起碼不比自己的聲音差。並且葉修從獨角蜥蜴的聲音中聽出若是在它同類之中,它是屬於年輕的存在,就是不知道這傢伙若是化成人形是什麼樣。

只見葉修嘴角微微上揚,勾起一絲淡淡的微笑,這才緩緩開口,「大傢伙,放心,我是好人,不會對你做什麼的,你看我們做個遊戲如何?也可以打發一下這無天之地里的無聊時光啊。」

聽到葉修這麼說,獨角蜥蜴陷入了沉思狀,時而盯著葉修看看,時而歪著大腦袋看向別處,那樣子著實有趣。

「你說的是真的,你真的是好人?」

「當然是真的。」葉修很肯定的回答了獨角蜥蜴的問題,同時很有自信自己會得到一個蠢萌的幫手。

聽到葉修這麼肯定的回答,又看他一臉人畜無害的樣子,這獨角蜥蜴顯然是進入了溫凌逸的圈套里,「好,那你說做什麼遊戲,但是你不能騙我,否則你的下場定然很慘。」

「放心,我肯定不會騙你,你長的那麼大,一爪子就能廢了我。」葉修一邊說著還一邊做出一副懼怕獨角蜥蜴的樣子。

不過葉修心裡想的卻是這傢伙看起來一副很厲害的樣子,又是一個靈元境後期巔峰可以化成人形的妖獸,結果卻是這麼好騙。不對,這是哄,葉修在心裡為自己辯解著。

其實,以葉修如今的實力這獨角蜥蜴要想虐他也不是什麼難事兒,只是葉修現在的目的是想收服這傢伙,而不是來找虐。畢竟整日的打打殺殺不是葉修想要的生活,能和這獨角蜥蜴成為朋友是最好的,同時,他也確實抱著玩一玩的心態。

十幾秒鐘的時間過去了,葉修也開始跟獨角蜥蜴說了遊戲的規則,那獨角蜥蜴聽的也是認真的很。

有遊戲規則講完,葉修又對它說道:「既然是遊戲,那誰要是輸了可是要接受懲罰的,不然很沒意思。」

聽到葉修這麼說,獨角蜥蜴愣住了,獃獃的望著他,一副茫然的樣子,就連葉修都被他的樣子萌到了。

見狀,葉修卻是笑的更加燦爛了,「其實這懲罰也很簡單的,不如就這樣吧,若是我輸了,我就聽你的話,但若是你輸了,你就要聽我的話了。」

話罷,獨角蜥蜴從原本迷茫的樣子變成了一副有些害怕的樣子,怕是也感覺到葉修這人有問題。雖然現在葉修已經隱匿了氣息,讓人一看就是實力還在空元境之下的人,可是獨角蜥蜴仍是感覺有些不對勁兒,但是哪裡不對勁它也不清楚,最後還是遊戲的誘惑戰勝了那莫名的恐懼。

現在某獸殊不知,自己已經落進了某個心機男的陷阱里。

然而溫凌逸要和獨角蜥蜴玩得遊戲也是很簡單的,就是葉修拿出了一根繩子,在地上劃了一條線,他和獨角蜥蜴各站一邊,然後二人個拿一根繩子,誰先過線誰就輸了,這也是角力遊戲的一種。

論力氣葉修肯定不是這獨角蜥蜴的對手啊,所以他故意弄了一個看起來對自己沒有好處的遊戲。然而那獨角蜥蜴卻不知道,一會兒真正比試的時候,葉修可是有墨麒麟這個上古神獸的幫助啊,想要贏了它簡直就是分分鐘的事兒。

只見一道棕色的光閃過,一個看起來年紀約剛二十齣頭,身材精壯的青年出現在葉修眼前,模樣雖然說不上有多好看,但絕對不醜,面容剛毅,正是化成人形的獨角蜥蜴。

「好了,咱們這就開始吧,要是你輸了可不許耍賴,否則我一定饒不了你。」說著,化成人形的獨角蜥蜴還握著它那有力的拳頭,在葉修面前晃了幾下。

接著,一人一獸便開始了角力。只見一人一獸各拉著繩子的一端向自己懷裡拽去。

可是獨角蜥蜴和葉修角力沒多久就開始後悔了,它發現自己真的上當了,被眼前這看似弱小的人類蒙蔽了。只是這人好面子,妖獸也是一樣的,所以即使知道自己上當了但為了面子還是繼續和葉修角力。

「嗯……哼」只聽獨角蜥蜴因為用力而發出了悶哼,拚命的拉著繩子,想要將葉修拉過中間的那條線,可是無論怎樣葉修都是待在原地不動。並且還帶著一臉燦爛的笑容看著它,手中拉著繩子看起來也不是很用力。這讓獨角蜥蜴著實很不爽,心中怨念。

果然墨麒麟這傢伙關鍵時刻派上用場了,有了他的幫助葉修已經在力量上完虐了獨角蜥蜴。

只見獨角蜥蜴那張皮膚有些黑的臉都已經因為用力而憋的黑紅,甚至連「你這個騙子!」都說出口了,看它這副樣子,葉修笑得更是燦爛,還露出了幾顆潔白無暇的牙齒。

最後,葉修也不在浪費時間,手中繩子握得更緊,隨後猛得提力,便將獨角蜥蜴和繩子一起拉過了中間的那條線。因為有些突然,獨角蜥蜴並未做好準備,所以它整個身子被拉過來后沒有站穩便趴在了地上,和大地來了個親密接觸。

見狀,葉修走上前去,彎下腰,伸出了手,想要拉它起來,但它顯然是不領葉修的情,沒理他,自己起身了,還不忘拍拍身上的灰塵。

葉修見他這樣也不生氣,直起身子后看著獨角蜥蜴,也收起了原本燦爛的笑容,面色平靜的對它說道:「按照遊戲規則,你輸了就要聽我話,你可是要反悔?」

「哼,被你騙了,只能怪我自己,我還不是那輸不起的妖獸。」

聽到它這麼說,葉修贊了一句,「好,有骨氣。」但那獨角蜥蜴並沒給葉修好臉色,而他也不在乎,接著繼續說道:「既然這樣的話,你就要聽我的話,我對你只有一個要求,那就是做我的幫手。」說著,葉修的眼神也變得犀利了,掌控之力和輪迴之力被他釋放,著實將這獨角蜥蜴震懾住了。

既然他已經是自己的幫手了,葉修覺得自己該給他起一個名字,看到這裡的山林,葉修決定叫他小林。

獨角蜥蜴雖然不滿意這個名字,但因為約定它已經答應葉修要乖乖聽話,所以也不能反駁,只能默默在心裡詛咒葉修了。 衛衍相信自己的判斷絕對沒錯,以前的衛夙對他定然是生了男女之情的,可是,只是以前……

至少現在他是察覺不到她的愛意了。

是因為不愛了,是真的將他當弟弟看待了,所以才會在被他看光了之後才能做到如此坦然嗎?

她真的捨棄了對他的感情。

這不是以前他一直所期盼的嗎?現在終於實現了,為什麼一點都開心不起來呢?

反而,覺得是那麼的難受,心空落落的,好似丟掉了什麼重要的東西。

「所以,阿衍,你來找我究竟有什麼事情,我真的很困了。」

衛衍斂眉壓下眸底肆虐的苦澀:「我明天就要走了,你就沒什麼想對我說的嗎?」

風玫聲音里滿是詫異:「我上樓前不是說了嗎,祝你一路順風。」

衛衍:「……」

「不滿意?那你想讓我做什麼,你說。」

衛衍心中悶悶的,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麼。明明一直想要的已經實現了,可他就是不滿意,萬分的不滿意!

風玫揉了揉眉心:「所以,阿衍,你今晚究竟是要鬧哪樣?」

說實話,她是真的覺得有些累了。乾坤聽書網

衛夙這身體確實經不得太多折騰,今天犯病後雖然有秦陽救治很快就好了,可是畢竟這身體本就十分虛弱,還是有些受損。所以她回來時才會在他的車上睡著。

注意到風玫眉眼間的疲色,衛衍抿緊了唇角,理智上他知道自己此時該離開的,但是莫名的他就是不想走,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執著什麼。

「我想要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嗎?」最終他問出了這句話。

風玫想了一下,道:「作為姐姐的,有義務滿足弟弟的一些合理要求,你說吧,只要在合理範圍內,我都答應。」

衛衍臉色卻是不太好看:「那什麼才叫合理!」

顯然對風玫的這個說法不滿意。

風玫無奈:「這樣吧,只要你提的要求不傷天害理,我力所能及能做到的,我都會去做。」

「那我讓你遠離秦陽,以後都不要見他!」這一刻,衛衍想到的就是這個要求,一想到那個周末之約,他就有種殺人的衝動。

風玫擰眉:「這個不行,雖然算不得傷天害理,卻讓我違背本心,做不到。」

秦陽是她的任務對象,怎麼可能遠離,不見更是不可能,他們的教室可是只隔了一道牆。

衛衍冷笑:「什麼叫違背本心,你的本心就是靠近他?還說什麼都答應,就是讓你遠離一個今天剛認識的人都做不到,姐,你這允諾可真有誠心!」

風玫一臉不容置疑地道:「換一個要求,不許與秦陽相關。若是你一時想不到其他要求,也可以留著以後想到了再用。當然,你若是覺得我做不到,就當我所說的整個兒要求不存在也行。」

衛衍連臉上的冷笑都保持不住了:「衛夙,你好樣的!」

我的愛情,你的籌碼 幾乎是咬牙切齒地丟下這一句話,他直接轉身離開,行走見仿若身披風雨,冰冷駭人。 如今收服了這獨角蜥蜴,葉修在這無天之地里歷練確實更加方便了,也正因為這個新幫手的幫忙,葉修短短不到一周的時間就已經有了不少的收穫。

此時,葉修和一個魂元境後期巔峰的妖獸剛剛大戰一場,他並沒有用掌控之力和輪迴之力,所以最後也是付出了些代價才打贏那個妖獸。畢竟,要想殺人自己也得出點兒血不是。

剛剛大戰結束后,葉修就連忙找了一個好位置,開始處理身上的傷,正好吃些肉乾兒喝些靈酒補充補充體力,最主要的還是要補充一下消耗的靈力。不得不說,好在這回葉修帶的肉乾兒不少,不然還真不能讓他堅持兩個月呢。

到了現在這個時間,葉修已經在無天之地的深處邊緣地帶歷練了二十多天的時間了,然而他的肉乾兒仔細點兒吃的話,倒是足夠他吃到歷練結束。說到底,還是葉修的儲物袋帶了好幾個,並且每一個儲物袋的空間都不算小。

蜜寵甜妻:誤犯危情總裁 好歹也是天君門掌門逍遙子的關門弟子,又深得南宮凌的重視,家底還是有的,起碼不會比那些精英弟子們窮到哪裡去。

處理完身上的傷后,葉修就開始吃東西了,正巧這時候墨麒麟睡醒了,慵懶的說道:「我說你這回有了紫龍族的寶物似乎對那血猿之心都不積極了啊。你可別忘了,除了這東西這回你來這還要找一個更加重要的東西,你怎麼都不知道著急啊。」墨麒麟嘴上這麼說,但他語氣里毫無催促葉修的意思。

聽到他的話,葉修將嘴裡正在嚼著的肉乾兒咽了下去,隨後才不急不慢的回應道:「嘿嘿,著急有什麼用,憑我現在的能力去找那東西不是送死嗎?只要再給我最多半個月的時間,我就能夠突破了,今天晚上我就打算利用小河給我的寶物修鍊。」

「嗯,看來你是很有自信啊,有了這寶物你就有恃無恐了。沒問題,到時候就算給你護法時我睡著了,還有你那個幫手呢。」墨麒麟撇撇麒麟嘴說道。

說到那個幫手,墨麒麟指的自然就是獨角蜥蜴。只不過這傢伙從早上就被葉修派出去找龍涎果。現在這將近一天的時間都過去了,可是這獨角蜥蜴一點兒消息都沒有,現在連影子都沒看到。

這幾天的相處,葉修對獨角蜥蜴的辦事效率已經算得上是了解了。按理來說這傢伙就算是找不到東西什麼的,如果時間晚了它也會想辦法給葉修傳消息,所以出現了目前這種情況,葉修很擔心它是遇到了什麼麻煩。

感覺情況有些不對勁兒,葉修對墨麒麟說道:「我說老墨,這小林怎麼這麼時候了還不回來,該不會是遇上什麼麻煩了吧。」

「不好說啊,這無天之地無論是人類武者還是妖獸,高手強者可是很多的,就憑小林子的那點兒能耐,遇到麻煩實在是在正常不過了。」墨麒麟語氣也有些嚴肅的回應道,他也比較擔心獨角蜥蜴的情況。

經過短暫的考慮,葉修決定去找找獨角蜥蜴的下落。不過他也清楚,這傢伙對付不了的對手,對他來說也是個麻煩。就怕到時候他使用輪迴之力和掌控之力都不是人家對手,這點才是最棘手的。不過目前還不確定情況,葉修也沒心思坐在這裡瞎猜,還是趕緊行動來得更痛快。

沿著早上獨角蜥蜴離開的方向,葉修一路向前走去,可是已經走了兩個多小時的時間還是毫無線索,沒有獨角蜥蜴的蹤影。

路上,只聽葉修自言自語道:「你怎麼樣了小林啊,怎麼就莫名其妙的失蹤了呢?」

就在葉修著急的時候,墨麒麟冷不丁的來了一句,「有啥莫名其妙的,趕緊痛快兒的找吧。」說完,他就再次陷入了沉默,對於這種情況葉修也習慣了,於是沒有再搭理他。

就在葉修繼續向他感應到的獨角蜥蜴的方向時,忽然一陣風刮來,葉修正好聞到了風中帶有的鮮血氣味兒,和獨角蜥蜴的鮮血味道很像。

要知道,無論是每個人還是每個妖獸他們身上的氣味兒不一樣,就連鮮血味道也是有區別的。

只不過有的時候這些區別實在太過細微,一般人發現不了,而葉修也是因為修鍊了桃花寶典的原因,讓自己的五感變得極其強大,包括嗅覺。可以說葉修的嗅覺,那也快要能稱得上是狗鼻子了。

過了一會兒,只聽葉修說道:「我知道獨角蜥蜴的位置是在哪裡了,此時正在咱們的東南方,我這就向那裡趕去。」

葉修的話音剛落下,就聽墨麒麟開口說道:「就知道這傢伙現在在哪裡了?那就趕快過去啊,不然晚了恐怕那傢伙的小命都沒了。」

妖孽兒子腹黑孃親 知道獨角蜥蜴遇到了麻煩,葉修也不敢遲疑,當即就向他發現的地方趕去。十分鐘后,葉修來到了一片稱得上是無天之地空地的地方,發現了地上有一大片的鮮血。看到眼前這鮮紅色的一片,葉修知道自己的這個好幫手果然是遇到了麻煩,恐怕還是不小的麻煩。

忽然,正在四處尋找獨角蜥蜴蹤跡的葉修,聽到了一陣呻吟聲,當下就向聲音來源的位置趕去,因為他確定這聲音的主人正是獨角蜥蜴。

獨寵嬌妻:總裁甜愛不消停 其實就算沒有這聲音,葉修看著地上血跡的方向也是能夠找到獨角蜥蜴現在所在的準確位置。

將速度提到極限,短短不到五分鐘的時間葉修就看到了一個原本雄壯的妖獸此時正趴在地上,一副萎靡不振的樣子,可以看出它極其虛弱。

「小林!」急呼一聲,葉修來到了獨角蜥蜴的面前,看到它這副遍體鱗傷的樣子不免有些心疼。絲毫不敢耽擱時間,葉修急忙拿出了一顆療傷丹藥,正是先前方戰給他的丹藥之一。要知道,這丹藥價值很大的,葉修自己都一直沒捨得用,此時卻毫不猶豫的拿出給獨角蜥蜴服下,可見他一直都是一個重情重義的人。

直接將丹藥送到獨角蜥蜴的嘴裡,只聽葉修語帶關心的開口說道:「小林你運氣,我幫你煉化這丹藥里的靈力。」

聽到葉修的話,獨角蜥蜴勉強應了一聲后,隨即就按照他的話開始坐。而此時葉修的雙掌也被白茫茫的靈力包裹住了,隨後就放在了獨角蜥蜴身上傷勢最重的位置了。

看到這傢伙一直強忍著傷痛也不吭一聲,葉修不得不說小林是個真漢子。短短一周的相處時間裡,除了剛開始的兩天外,這傢伙話是很多的,然而這時候卻安靜的讓葉修都覺得不習慣了。

算算時間,葉修看獨角蜥蜴把服下的丹藥煉化的差不多了就收回了雙掌,隨後開口問道:「怎麼樣了小林?」

聽到葉修的問題,獨角蜥蜴抬了抬眼皮,這才回應道:「已經…已經好多了。」雖然它嘴上這麼說著,但葉修知道這傢伙身上的傷要想恢復過來也不是一時半會兒的事兒,只不過小林看起來確實比先前精神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