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此時這把勃朗寧大威力手槍在宋凌雲的手裡,遠遠要比一挺機槍在他手裡的作用要大。

宋凌雲手裡右手緊握著勃朗寧手槍,人已經朝著剩下的這十幾個偽軍沖了過去。

這十幾個偽軍,全都想要躲在這些老百姓的後面。

而這些老百姓因為被拴在了一起,根本沒有辦法逃脫。

很多人都想要逃跑,但都是亂跑,你拉我扯之下,所有人都栽倒在地上。

連成串的人倒下來了,就算是想要再站起來,也沒有那麼容易了。

這個時候,老百姓們看到這些偽軍朝著自己衝過來,心中充滿了恐懼。

他們非常擔心,下一秒,他們就會死,並且是為這些偽軍擋子彈而死。

所有人都神情悲哀,心中充滿了不甘,然而,他們卻沒有任何辦法。

手槍射擊技能發動!

「啪——」

宋凌雲抬手就是一槍,在開槍的那一瞬間,他就知道這一槍必中。

「噗!」

一個偽軍的腦袋中了一槍,頭上的帽子都被掀飛了,血水和頭骨在空中飛濺。

開槍的同事,宋凌雲依舊在往前沖。

畢竟,還手槍射擊技能還是初級,十米之內,才能百發百中。

宋凌雲可不想這些偽軍跑出十米之外。

他要用十三發子彈,用最短的時間,在十米之內,把這些偽軍,全部幹掉。

他就好像是英雄本色裡面的小馬哥一樣,瀟洒無比的擺動右臂。

手中的槍,指向哪個偽軍。

手指扣動扳機,槍口火光綻放。

彈頭在空中只留下一道熾熱的彈痕。

下一秒,這個偽軍的腦袋就開出紅色的血花。

「啪啪啪——」

兩個!

三個!

四個!

五個……

當宋凌雲衝出五步的時候,已經有五個偽軍,倒在他的槍下。

那些驚恐著,想要躲到老百姓身後的偽軍,一個個的都傻眼了。

他們雙目驚恐的看著衝過來的宋凌雲,就好像看到一個魔鬼一般。

而這些老百姓看到宋凌雲衝過來開槍時,一個個的都閉上了眼睛,準備迎接死亡。

然而,在槍聲響起以後,他們發現自己沒有死。

反倒是,那些想要躲到他們身後的偽軍,被一一擊斃了。

正在鎖定目標,瞄準擊發的王小虎、楊大頭、草上飛他們這些尖刀班的戰士。

看到宋凌雲就這麼拿著一把手槍衝上去的時候,他們也沒有絲毫停留。

直接從掩體後面沖了出來,朝著這些偽軍衝過去。

只不過,在他們跟著衝出來的時候。

就看到了讓他們難以忘記的一幕。

他們的宋班長,單手持槍,槍口火光不斷閃爍。

槍聲不斷的在他們耳邊炸響。

那些偽軍的身上,不斷的爆出一朵朵血花,不斷的倒斃在地上。

「啪啪啪——」

宋凌雲連續開了十三槍,直到把手槍彈匣裡面的十三發子彈,全部打光。

「咔擦!」

當他手中的勃朗寧大威力手槍,套筒發出咔擦聲響的時候。

「噗通!」

最後一個偽軍屍體倒地的聲音,也消散在空中。

空氣中瀰漫著硝煙味,宋凌雲手中的勃朗寧手槍槍口,冒著一縷青煙。

「呼——」

宋凌雲把手槍拿到嘴邊,輕輕的吹了一口,吹散了這縷青煙。

在連續的開槍射擊中,他有一種自己被小馬哥附身的感覺。

槍口應該能點煙了吧!

這個想法,在宋凌雲心中一閃而過。

而這些獲救的老百姓,一個個的都用敬仰的目光,看向宋凌雲。

宋凌雲倒是沒有在意這些目光,他重新更換了一個彈匣,然後把手槍插-進了槍套。

甚至,他都沒有去查看虛擬面板上,一列列的系統提示。

「打掃戰場!」宋凌雲對王小虎他們下令道。

「是!」

王小虎他們在打掃戰場的時候,偶爾會開上一槍,把沒有死透的偽軍,徹底打死。

而宋凌雲則是拿著軍刀,把拴住老百姓的繩索,全都給割斷,還他們自由。

「你們快回家收拾一下,趕緊離開這裡吧。」

宋凌雲對他們說道:「小鬼子估計很快就要來了。」

「多謝恩公!」有人帶頭朝宋凌雲行禮,頓時,所有人都在向宋凌雲行禮。

「不用多禮了,大家快走吧。」宋凌雲說道。

於是,這些人就紛紛回家收拾東西,準備離開小乙庄。

除此之外,還有一群人,被宋凌雲留下來了。

這些人是張家的人,就是偽軍連長李玉山所說的張有財或者馬尚峰。 當宋凌雲朝著這些人走過去的時候,有人立刻就向他感謝道:「多謝好漢相救!」

「你是什麼人?叫什麼名字。」宋凌雲問道。

「好漢,我叫張有財,是小乙庄的村民。」張有財說道。

宋凌雲來到這個人面前,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

名門婚謀 相比這個人的自我介紹,他倒是比較相信那個偽軍連長所說的。

這個張有財,應該是馬寨的大當家,馬尚峰。

當然了,馬尚峰這個名字,宋凌雲覺得還是有諧音梗的,不知道這個馬尚峰自己知不知道。

如果這個人真的是馬寨的大當家,那應該是沒有人敢跟他開這個諧音梗的玩笑。

「不是馬寨的大當家嗎?」宋凌雲問道。

聽到宋凌雲這句話,這個人臉色頓時就變了。

他沉吟了一會,說道:「是的,我就是馬寨的大當家馬尚峰。」

「嗯。」

宋凌雲點頭說道:「我這個人,從來不挾恩圖報。」

但是,今天還真需要這些人幫幫忙了。

王小虎他們已經找到了糧倉,裡面全是糧食。

宋凌雲打算把這些糧食,全部拉回新一團。

「我剛才看到,馬寨帶來的那些馬車,全都沒有帶走。」

宋凌雲說道:「要不,你們的這些空馬車,就送給我們吧。」

馬尚峰:「……」

馬尚峰臉上的表情都僵硬了。

他覺得自己這輩子什麼人都見過,但是,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好的。」

馬尚峰笑著應道:「好漢想要,那就拿去吧。」

「爽快!」

宋凌雲笑著說道:「既然如此,一事不煩二主,還麻煩各位,幫我把糧食裝上車。」

馬尚峰:「……」

臉上表情再次僵硬的馬尚峰點點頭:「好的。」

還有什麼辦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於是,馬尚峰他們這些人,就負責把糧倉裡面的糧食,全都裝到空馬車上面,一共裝了六車。

王小虎他們把打掃戰場弄來的槍支彈藥,也全部裝車了。

馬尚峰看到馬寨的那些武器,也沒有說啥。

「救命之恩,不必掛在心上。」

宋凌雲在要走的時候,還對馬尚峰說道:「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後會有期!」

他記得電視劇裡面,土匪什麼的,都會說這句話。

結果,宋凌雲說完這句話以後,馬尚峰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

「還請好漢留個名號,日後相見好相報。」馬尚峰說道。

來偵察的時候,宋凌雲他們就全部脫下來軍裝,換成了普通老百姓的服裝。

馬尚峰自然就沒有辦法,看出宋凌雲他們是什麼人。

「新一團,宋凌雲。」宋凌雲留下一句話以後,就帶著車隊出發了。

「新一團,宋凌雲。」馬尚峰默默的念叨了一句。

「大當家,我們怎麼辦?」一名家丁打扮的土匪問道。

「回馬寨,小乙庄不能留了。」

馬尚峰說道:「這裡死了一個連的偽軍,估計小鬼子很快就會過來。」

當馬尚峰他們也走了以後,整個小乙庄,就只剩下一地偽軍的屍體。

馬寨的那些屍體,都被馬尚峰他們帶走了。

小乙庄的村民們,也全都逃難去了。

……

「班長,我們這麼做,會不會跟馬寨的人結仇?」王小虎有些擔心的問道。

「放心,不會的。」

宋凌雲笑著搖頭道:「況且,就算是他們想要找我們麻煩,估計也沒有機會了。」

「小乙庄這事一出,小鬼子得跳腳。」

「清灘鎮的小鬼子,很快就會出來掃蕩。」

宋凌雲砸吧著嘴:「我們得抓住這個機會,干小鬼子一票!」

當宋凌雲他們押著這六車糧食回去以後,立刻就震驚全團。

全部糧食過稱,一共是八百多斤!

八百斤糧食,按照一個人一天一斤來算,這也夠新一團五百多人吃一天半了。

當然了,在這個年代,是不可能敞開供應每個人吃一斤糧食的。

每個人每天吃上七兩,已經算是非常富足了。

一個班出去,幹掉了一個偽軍連,還弄回來了八百多斤糧食。

這樣的戰績,簡直前所未有!

跪下,偵探老婆不敢戲 新上任的團長丁偉,都被這樣的戰績震驚了。

在這之前,他手下也沒有這樣的能人啊。

於是,丁偉特意把全團召集起來,開了一個慶功大會。

「幹得漂亮!」

攻妻不備,前夫要復婚 丁偉直接在會上點名表揚。

「大家都要向尖刀班的宋凌雲同志學習,發揚主觀能動性,積極的去創造戰鬥條件……」

「馬上就入冬了,入冬以後,很快就要過年了。」

「我們團,今年能不能過個肥年,就看大家了。」

「你們總不能讓我這個團長一上任,就過個沒有新衣服穿的年吧?」

跟李雲龍的風格不一樣,丁偉的風格,還真是有點學院派的風格。

不像是李雲龍那種純粹的野路子風格,丁偉下達命令,說話,作風等等,都很像是學院派的那種。

宋凌雲不禁琢磨,難怪丁偉會比較受副總指揮喜歡。

學院派比較守規矩,最起碼戰場抗命這種事情,干不出來。

當然了,丁偉這種學院派,還是帶著一點匪氣的。

要不然,也不能和李雲龍成為好兄弟。

丁偉在規劃好作戰任務之後,也不會管你是怎麼完成的。

什麼叫發揮主觀能動性,那就是,我不管你過程是怎麼樣的。

我只管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