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脆不在阻撓,反而主動的將靈力輸入到珠子里了。

兩個互不相讓,一個吸,一個送,無形之間產生的能量波動,在整個浴室里瘋狂的席捲開來。

這樣大的動靜,自然的被剛到依依家門口的沐晨驚呆了。

什麼也顧不得了,一個箭步衝上了二樓,一腳就踹開了浴室的門。

直到「砰」的一聲響起,宛笑和榮巧才反應過來,齊齊向著二樓奔去。

看著浴缸里,臉色慘白的依依,沐晨是又驚又怒。

不過現在不是計較的時候,在關上門時,讓追來的宛笑和榮巧守在門口,任何人都不能來打擾。

滿滿的怒氣值,嚇得兩人連忙點頭,保證。

也不管兩人的反應,徑直到依依身後,將自身靈氣渡到她身體里。

依依這時正感覺自己靈氣即將枯竭,而六神無主時,從身後傳來的磅礴靈氣解了她眼前的困境。

在她和珠子較勁的時候,她已經發現了珠子里那一絲細微的 「那就好,這裡有我們,你們一起去吧!」

「就你們,這……」還有這麼一大群狼呢?只不過,後面的這話沒說完就被酸奶打斷了。

「你可別小看我們這些人,誰還沒有個保命的東西?只要你們趕得快些,定沒問題。」

既然酸奶這樣說了,深哥也知他這是為他們爭取到了個光明正大曆練的好機會。如此,他也不在扭捏,叫上芷筠她們,就全力往前面開路去了。

有了八個強有力的輸出,很快的,他們就到了狼王身前。

身邊的狼群,被他們這一陣亂砍,而震懾住不敢在靠近前來。由得他們很它們的王對峙著,反身又去後面把那些,馬上就要衝過來的人團團圍住。又開始了新一輪的進攻。

而傳送陣台之上,近看就像是一座小山似得,威武雄壯的赤炎魔狼王,此時正睥睨著深哥他們。 我在玄幻世界撿屬性 在它的眼裡,深哥他們應該就只是幾隻大些的蟲子而已,感覺他們對它好毫無威脅感!

「吼……」頓時,赤炎魔狼王好像是極為不滿這幾隻蟲子對著它那王的威壓而無動於衷,所以動怒了。發出了一聲雄渾有力,又震耳欲聾的吼聲。

吼聲結束在一看,他們居然還站在那裡,還沒有被它的霸氣側漏鎮住,而灰溜溜的逃走。

這情況頓時就惹得它一陣不滿,本來它根本不屑於出手對付它眼中的蟲子。但是這蟲子一直都在挑戰它的權威,所以,它才不能再忍,起先動起手來。

其實深哥他們不是不想儘快動手,只是他們接連高強度的輸出,體內靈氣都快要消耗過半,而對手整整比他們高出一個大境界,所以才會借著它那威壓,稍稍恢復些體力靈氣和精神力。

而只是片刻時候,這隻狼就綳不住了,率先發動了攻擊。

「小心,散開!」深哥見它招呼都不打,直接就一個巴掌拍了過來,這才出聲提醒眾人散開。

「既然我們沒機會休息,那就把它打倒以後在休息也是一樣的!」芷筠原本就軍政世家出生,講究的就是戰鬥時刻不容懈怠。所以拿出精鍊過後的武器就是一陣猛攻。

其他人到底是一直一起戰鬥的,打個配合,還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這邊有人出手,那邊的攻擊也到了,四面八方的攻擊,幾乎在兩秒的時間內,接連到達他身前。這時候,它怎麼的也躲不開去,只得生生受了這一擊。

可是這樣也還沒完啊?因為芷筠紫語選擇修習的是控制技能,主要的就是控制。雖然對手比自己高出一個大境界,但是把它定個兩秒還是可以的。

此時,深哥他們又是一輪攻擊發出來,同樣也是全數打在了赤炎魔狼王的身上。

兩秒時間未過,深哥他們選修的輔助副控技能也發了出來打在它身上。

輔助副控,雖不及主修控制技能。但是,架不住量多啊!兩個人發出主控能頂住兩秒,他們三個人發出的副控怎麼的也能控住一秒吧!這不就給她們又爭取了寶貴的一秒技能冷卻恢復時間嗎?而且除了他們。還有三個人,也都有修習這副控技能的,所以,他們加在一起也就能多爭取一秒時間了。

果不其然,這赤炎魔狼王就因為輕視了深哥他們,結果,就被他們毫不留情的定在那裡,一次,兩次,三次的給他們當了活靶子。

這頓時令它感覺,它的威嚴受到嚴重挑釁,而這些它眼裡的小蟲子,居然敢冒犯它的威嚴,所以它登時就怒了,奮力的反抗,沒得三兩下就掙開這接二連三的控制。

然後又是仰天一嘯,這一聲吼,靈氣激蕩,聲波直擊腦海的靈魂深處。

而此刻的赤炎魔狼群,好像是受到什麼刺激了,紛紛發狂似得拚命的向著酸奶他們衝擊而去。 看著依依手足無措的站在那裡,沐辰臉上滿是冰寒,走過去輕輕的將依依摟在懷裡輕聲地問「依依,怎麼了?出了什麼事嗎?」在看向依依的一瞬間斂住了臉上的寒芒,露出柔和的光芒。

依依愣了一下,在這裡自己一個人也不認識,怎麼會有人知道自己的名字。轉過頭就看見一個長得很陽光的男孩子將自己摟在懷裡,使勁的對自己擠眼睛…

依依瞬間秒懂,配合著他開始唱起了戲…

「嗯,我剛才走的好好的,突然這位「小姐」就跳出來說什麼她的未婚夫,什麼什麼的,後面的一句話也沒聽懂!」說完,依依還調皮的向沐辰眨了眨大眼睛,靈動而又燦爛…

兩人旁若無人的交談,完全將那個大小姐晾在一邊。讓那人人吹捧的千金大小姐氣的要死。

「你又是誰?別以為你長得好看,就可以無視我!她是你女朋友嗎?你不知道,她剛才一直和華少在一起,兩個人說說笑笑的親密的很!」

「在勸你一句,看好你的女朋友,不然被別人搶走了,有你傷心的,哼!」

依依和沐辰依然無視大小姐的語言攻擊,旁若無人的「秀恩愛」,證明依依已經有了這個氣質佳,長相好的「男朋友」才不理會那啥別人掌中寶的華少呢!

「依依寶貝兒,校長還在等你去報到,咱快去吧!耽誤了校長的時間可是不好的哦!」

「站住,我還沒有讓你們走!」大小姐見兩人無視她氣的直跳腳。

沐辰抬起頭,冷漠的眸子里滿是冰寒,皺起的眉都再表示著他的不耐煩,本來自己都不打算跟她計較,但是偏偏她要作…

而旁邊比沐辰遲點到的文風,在看到沐辰不耐的表情時,就知道芷筠要吃大虧了…

就算他和芷筠沒有交集,但是她的確是華少的未婚妻,而自己和華少又是從小一起長大,想到這裡文風急忙上前擋在兩人中間。

「大哥,發生了什麼事情?是誰找你麻煩,看我不要她好看!」

有了文風的這一攪和,沐辰瞬間就明白了文風的用意,乾脆也就不理她,直接交給文風處理就是了,算是賣他個人情,以後他做事才更加賣力…

見見沐辰收了臉上的冰寒,文風突然的鬆了口氣,轉過身朝著芷筠就說開了

「芷筠,你我,華少咱三幾乎是從小一塊兒長大的,華少是怎樣的人,你心裡沒點兒數嗎?別說你現在還沒有和他結婚,就算是你兩成了親,你這樣子到處給他惹事,你認為他會怎麼做?別到時候給人當了槍使還不明覺厲!」

開始的時候,芷筠大小姐還一臉無所謂的樣子,緊接著好像想到了什麼,一張小臉煞白地。瞪了旁邊的一個很漂亮的女孩子一眼,轉身向依依道了歉,然後憤憤地離開了。顯然這大小姐確實是被人當了槍使了!

隨著芷筠大小姐的離開,四周圍著的人群也都散開了。

看到芷筠識趣的離開了,文風抹了一把不存在的冷汗,幸好來得及時沒有出事,不然這是指不定誰會偷著樂呢!

「大哥,你看這事這麼處理可以么?」文風文大少小心翼翼的看向沐辰,生怕沐辰對這件事處理結果不滿意!

趁這個機會,依依從沐辰懷裡掙脫出來,看了看沐辰。這人,自己的確不認識,他為什麼會幫自己?

像是看懂了依依眼裡的疑惑,沐辰向依依說到:「我認識你爸爸和媽媽,是他們要我幫忙照看你的!以後有什麼事,可以直接來找我。我們以後會一個班!」說完轉身就走了。

看著他的背影消失在走廊拐角處,想著他說的是爸爸媽媽拜託他的,想到這裡依依的眼眶又紅了。 看著依依手足無措的站在那裡,沐辰臉上滿是冰寒,走過去輕輕的將依依摟在懷裡輕聲地問「依依,怎麼了?出了什麼事嗎?」在看向依依的一瞬間斂住了臉上的寒芒,露出柔和的光芒。

看著他的背影消失在走廊拐角處,想著他說的是爸爸媽媽拜託他的,想到這裡依依的眼眶又紅了。

但是她努力的揚起頭,不讓眼淚從眼角流下來,原來爸爸媽媽一直在自己身邊,就算離開了,也會一直守護著自己!

「爸爸媽媽,依依一定會好好照顧自己的,你們在那邊也一定要好好的!」

收回思緒,對著走廊消失的身影道了聲「謝謝!」然後轉身離開了!

只是誰都沒有看見,在另一邊有一雙冰冷的眸子,一直盯在依依的身上,好似要把依依身上盯出個窟窿來似得!「可惡,這麼好的機會居然沒有成功,真是笨蛋!依依是吧?下次一定要你好看!哼!」

恨恨的罵了一聲,那雙冰冷的眸子也悄然離去。

其實於依依來說,剛才只是一點點小事,自己只需要隨便動動手,那事也就馬上解決。

只是沒有想到有人幫忙,那自己不是省事了嘛!自己才剛到這裡,應該隱藏自己的鋒芒…應該把自己變成平凡的學生,這樣的生活才會更加有意思的是吧?

從這件事可以看出是有人故意針對我,會是誰呢?真是期待,真相揭開的那一刻,一定會令人大吃一驚的吧!呵呵!抬腳往前走去。

這樣,小小的風波平息了,但是平靜的背後,卻是狂風暴雨!不知道依依能不能挺過去呢?

「哎,你們聽說了沒有,那個特邀入學的新生,昨天藉機接近芷筠大小姐的未婚夫,被大小姐教訓了一頓!」

「才不是呢?我聽說是因為大小姐被利用了,才找那新生的麻煩的!」

「就是,我當時也在場,這件事還是文少解決的呢!」

「哎呀要死了,你們!居然敢議論那幾位,不過那新生的男朋友長得還真帥!一身清貴的氣質,很迷人啊,你們覺得呢?」

「就是,就是!清冷,高貴,而又溫柔!」

事件經過時間的發酵,越傳越離譜了,什麼和大小姐爭男朋友啊,什麼因為她,讓大小姐丟面子啊,反正就是這種流言,將依依逐漸的推向芷筠大小姐的對立面!

而這一切依依根本就不知道,她現在,正忙著給她家的貓咪買小魚乾呢!

沐辰一直在不遠處跟著她,看她進了寵物店,就知道她是去給他買吃的了,默默地,等在外面!

然後看她要到家時,才到沒人的地方變回貓咪,在依依進家門之前從窗子進去,待依依開門的時候,貓咪也就在家了!

「沐辰,今天在家有沒有乖乖的啊?」說完,彎腰抱起剛跳進窗子,還沒來得及跑開的沐辰!

「咦,怎麼你身上髒兮兮的,是不是又出去玩了?要不我現在給你洗洗!洗完了給你吃小魚乾!」說著將貓咪抱進了浴室。

不知道是天生的怕水,還是別的什麼,依依剛把他抱到浴室門口,貓咪就使勁的掙扎。但是好像又害怕弄傷了依依,他並沒有伸出他鋒利的爪子。

結果,肯定是註定了的!看著那一缸的熱水,貓咪顯得有點兒生無可戀的感覺!看來不管是普通貓還是仙貓,都是怕水的啊!

不過這一幕是腫么回事!

只見依依把浴缸弄得滿是粉色的泡泡,還放了幾隻小鴨子!這是把喵主子當小孩了…貓咪生氣了,後果很嚴重。

只見貓咪猛的一拍,想要把泡泡拍走,但是一個不小心,噗通一下就掉進了浴缸了! 「喵,喵,」因為依依在,沐辰不能變回人身,但是有貓咪天生怕水的天性…所以就是悲劇了!

沒有想到,平時高高在上的喵主子,居然還有這麼萌萌噠一面。依依瞬間就被它逗樂了!

上前將它從水裡撈出來,抱在懷裡。因為貓咪慣性的掙扎,依依的衣服都被浸濕了!

「壞蛋,乖乖別動,不會有事的,只是給你洗個澡而已!看你,把我的衣服都弄濕了!」

「來,乖乖的別動啊,我先給你洗好了,我在洗算了!」說著,就給貓咪洗起澡來!神奇的是,貓咪好像聽懂了依依的話,真的沒有在亂動一下,任由依依給他洗澡?

「嗯,就是這樣才乖嘛,乖乖噠洗好了就漂漂亮亮的啦!」

貓咪是沒有亂動,但是那雙眼睛卻盯著依依身上濕掉的衣服,眼都沒眨一下!

其實沐辰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就好像看著依依身上那濕掉的衣服,就渾身都僵硬了,好像都不知道怎麼動了似得。

而且,依依那雙小手在他身上輕輕的揉動,令他渾身都發起熱來,這種感覺是以前本來都不曾有過的,陌生而又危險!

終於等到依依給他洗好,吹乾了毛髮之後,快速地跑到浴室外面去了,遠離危險之地,是動物趨吉避凶的本能!

「沐辰,剛洗完澡,別又跑外面去弄得髒兮兮的哦!等我洗完澡再給你吃小魚乾噢!」

依依看著貓咪跑出去的身影喊到。

聽到依依的聲音,沐辰下意識的停下腳步。就直接轉過身來蹲在浴室門外,結果就看到映在門上的依依的模糊的身影!

一件件脫掉的衣服,每個動作好像都能撩動沐辰的心,使得沐辰心跳加速。使得剛才稍微平靜一點兒的心情又劇烈的跳動起來,體溫也逐漸升高,越來越不可控制!

意識到不對勁的沐辰,轉身離開了浴室門前,跑到院子里靜靜地趴在院子里擺放著的椅子上。然後渾身亮起白光,逐漸的,心跳速度和體溫保持到了平衡狀態!

貓咪修鍊的是清心決,因為之前化形劫沒有度過,而受了重傷。是八歲的依依和他爸爸路過時救了他!

而當時他還咬傷了依依的手,但是他卻喝到了依依的鮮血。

在喝了依依的血后,本來就受傷嚴重的五臟六腑,居然在一點一點的自我修復。

而現在,自己才剛剛度過化形劫,卻又即將迎來心魔劫,這完全是以前沒有過的事情!

以前遇到一個即將渡心魔劫的妖修,它從化形劫到心魔劫,其中它就積累了十多年!

而自己的心魔劫怎麼就這麼快去要來了?難道是那次喝了依依的血有關…

不得不說沐辰的推測也差不多接近事實真相了!看來下次要多注意一點了!

浴室風波有驚無險的渡過,迎來了開學前的野外生存訓練活動!

「同學們,今年和往年一樣,在校軍訓時間只有三天,三天之後就是野外生存訓練!」

「現在,全體都有,立正!」

「稍息,立正!」

「現在,試試跑步,先圍著操場跑個二十圈」

「再來,全體都有,稍息,立正,起步跑!」

「一,一,一二一!」

隨著整齊號子,同學們踏著整齊的步伐開始了二十圈的跑步訓練!

女生在前男生在後,三列並排而行!

依依排在前面第二名,而在她身後又出現了那雙冰冷的眼神!

只見那是一個高高瘦瘦的,很秀氣的女孩子,但是那雙冰冷的眸子卻給她添了一抹陰冷!

而在她旁邊的那個女生居然是那天,大小姐臨走時瞪了一眼的那個女孩子。

「今天再給你一次機會,要是在辦不好…可就別怪我了!」高高瘦瘦的那個女孩子對著那個之前被大小姐瞪過的女孩子說到。 依依並沒有停下,依舊拖著「沉重的腳步」向前跑去,比較之前的狀態現在是渾身輕鬆!

畢竟已經跑了十幾圈,那些個男生都受不了了,何況一個個嬌滴滴的女孩子!

緊跟在依依身後的那個女孩子也不列外!既然她們想玩啊,就免費陪她們玩一下,就算是打發一下無聊的時間好了!

溜著那個女孩子又跑了兩圈以後,依依的速度慢慢降下來了!

那個女孩子看見依依好像「跑不動」了,也不管自己累不累的慌,又加緊了腳步追上了依依。

「你,你是那個特邀入學的女孩子,是吧?」那個女孩子主動的來和依依打招呼。

看著追上自己的那個女孩子,依依甜甜的笑了起來「是啊,我的名字叫做依依,這位同學你好!」

依依本就長得漂亮乖巧可愛,加上那甜甜的笑容,瞬間把那個女孩子好不容易下定的決心又動搖了!

這個叫依依的女孩子長得那麼乖巧可愛,華箏為什麼要我針對她呢?

可是為了弟弟的醫藥費,我又不得不按照她說的去做,但那樣又會傷害到這個乖巧的女孩子?怎麼辦呢?

正當這個女孩子不知道怎麼辦的時候,依依又開口說到「同學,你怎麼不說話,你叫什麼名字啊?」

「婉笑,陸婉笑!」

「原來,你就是陸婉笑?聽說你還有個弟弟要做手術,需要很大一筆錢?這應該不會成為你為虎作倀的理由吧!況且,在去年的除夕夜…」

聽著依依沒有說完的話,婉笑渾身一震!除夕夜,那件事情我誰也沒有說,這個女孩子是怎麼知道的?看來她一直都知道有人在針對她,但是她並沒有…

再者說自從弟弟生病之後,自己的確是有點失了分寸!想到這裡,婉笑一陣的冷汗直冒,辛虧今天有人提醒了自己,不然,自己做下一件件錯事,到時再改就晚了…

「謝謝!」「對不起!」

「謝謝,是謝你點醒了我!對不起是為我之前,對芷筠小姐報信那件事道歉,我不知道那是怎麼回事,是華箏要我去跟芷筠大小姐說有人一上午都和華少在一起!當時並沒有想到結果會這樣!」

「沒事,我知道這事不怪你,所以也沒有放在心上!但是如果還有下次的話,我就不能夠保證了。畢竟人的忍耐是有限的,是吧?」

婉笑聽了依依簡簡單單的幾句話,透露出來的信息也不少了。

一點,是依依已經知道昨天那事是有人故意引導。

二點,應該是依依已經清楚那件事是誰在操縱。

三點,就應該是勢力,如果沒有強大的消息網,依依是不可能這麼快查清楚的!

想到這裡,婉笑嚇得出了一身冷汗,幸虧自己沒有繼續糊塗下去,不然…後果簡直不敢想象!

在別人看來,兩人邊跑邊聊,好像好朋友一樣聊的熱火朝天。

但是華箏卻知道,婉笑是要做什麼,想到等下依依出醜的樣子,華箏的嘴角漏出了得意的笑容!

但是下一刻,那笑容就凝結在她臉上。只見婉笑和依依聊過之後,徑直往前跑去!什麼計劃,什麼出醜全都沒有!

到底是怎麼回事,婉笑在做什麼,簡直氣死人了,這麼好的機會都不好好把握,難道要我親自出手嗎?

只見華箏的臉上全是狠意,「算了,這麼好的機會別錯過,還是我自己來吧!」想到這,華箏就向著依依追趕過去。

有小仙女會問為什麼依依要放過婉笑?因為依依看到了婉笑臉上的不忍糾結和掙扎猶豫啊,有猶豫就證明良心還在!而且,婉笑還說了很很重要的消息,就是華箏咯! 依依並沒有停下,依舊拖著「沉重的腳步」向前跑去,比較之前的狀態現在是渾身輕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