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倒是這樣想,可大老闆不願意,纏了我好幾天,我都煩死了,所以才來找你啊!」

「錦豐下個季度的目標可能還要一個星期出來,你鑰匙沒事幹脆就在國內呆幾天,我找人給你做導遊好好玩幾天。」

「行啊!」利景堯正愁要回去沒發交代呢,就想等著錦豐下個季度的訂單,沒想到覃北先一步替他想得清清楚楚,他能不高興嘛! 「我這也不認識什麼人,要不,就讓你秘書做我導遊吧!」

「不行!」

「你看你又小氣了不是?我這好容易回趟國,你就這樣對我合適嗎?」

「合適。」覃北絲毫不做退讓,堅決的態度就像是在下逐客令。

眼看著在覃北這兒是得不到什麼好結果了,利景堯也不糾纏,笑笑道:「對了,你讓我查的事情有眉目了,你預計得不錯,高菲提前把徐志森夫婦送到了國外的姨母家,如果不是這樣我還真想不到,高菲竟然是辛家在外面的私生女!」

「辛家的?父親是誰?」覃北意外道。

「辛偉鋒。」

辦公室里一時間陷入了深深的沉默里,兩個人都沒再說話,一個在想關於明後天要怎麼玩要誰陪的事情,一個在想如果這身世背景是真的他該不該放過高菲一碼。

不過,很快,覃北就否決了放過高菲的想法,因為,高菲家裡的人出來抹黑了顧小野……

顧小野從沒想過有一天自己會陷入這樣困頓的局面,特別是連出門都成了困難。

也不知道是誰對那些記者透露了她的住址行蹤,總之她一大早正要出門,就從落地窗里看到了樓底下黑壓壓的一片長槍短炮。

她還以為是這棟樓里出了什麼明星呢,可等她徹底站到陽台上,一瞬間就是咔擦咔擦的拍照聲想起來……

合著,這是在拍她啊?她成明星了?

正當她怔愣著不知道怎麼回事時,覃北的電話來了。

「是我。」

「覃總?」

「你先別說話聽我說,你掀開窗帘看看你樓下什麼情況,是不是圍了很多人?」

「您怎麼知道?我剛剛站在陽台上看到底下都是記者,還以為是有明星入住這一棟了……」

「他們沖你去的,你現在方不方便出門?」

「我……我應該可以,公寓還有個後門,應該沒人。」

「恩,那你出來,到我小區門口等我。」

「啊?不用這麼麻煩的覃總,我出去了可以自己打車去公司的。」

「不去公司。」

「哦……」

出了門,顧小野左右瞧瞧,還好,樓下的保安比較盡責,沒放一個人進來,後門口也沒有人發覺。

她彎腰躲過電梯口,衝到物業辦公室,找工作人員幫忙開了後門。誰知,剛從後門出來,一輛車就打遠處疾馳而來停在了她的面前。

後座的車窗降下來,露出覃北的臉,他扭頭看她,說:「上車!」

顧小野怔了一瞬,隨即點點頭:「喔……」

黑色的高級轎車在大街上疾馳,將一幕幕風景盡數拋到腦後,車內正坐在後座上的顧小野一直都十分忐忑。

她到現在還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只覺得今天事發突然到讓她毫無心理準備。

坐在一旁的覃北早已經合上了筆記本電腦,一言不發的閉上眼睛,閉目養神。

顧小野躊躇了一會兒,還是小聲問出口:「覃總,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了?」

覃北聞聲掀目看她道:「沒什麼大事,這幾天你先去出差辦上次那個項目的事情。」

「哪個項目?邢經理那個?」顧小野注意力瞬間被轉移開去,她追問道。

覃北挑挑眉,有趣地看著她:「不然還有哪個?年前項目全部要定下來,這個季度的目標管理考核計劃也要儘快提交上來給我。」

「好的,大致方向輪廓我已經完成了,我爭取這周之內完成。」

「恩。」覃北應聲完就沒再說話,車內再一次陷入了沉默之中……

顧小野望著窗外的景色,腦子裡過濾著剛剛的那席話,忽然覺得好像事情有點不對呀!怎麼她明明問的是記者的事情,就這樣被覃北轉開了話題?

不過話題既然結束了,她就不好再繼續問下去,於是她拿出手機想在網上查查到底出了什麼事情,誰知,網上一片寧靜,風平浪靜得什麼都沒有。

所以她只能等著去了公司再想辦法找人查一查了。

誰知,才到公司門前的大馬路上,車還沒開過去就聽見前面的司機忽然問道:「覃總門口好多記者,怎麼辦?」

覃北聞言睜開眼瞥了一眼,淡聲道:「掉頭,去最近的分公司。」

「好的。」司機立刻掉頭,雖然迅速卻還是被某些眼尖的記者看到了,立刻調轉攝像頭朝著覃北的車猛的拍了好幾張。

車剛轉向,覃北就將車窗調了起來,從口袋裡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出去。

「公司樓下的記者處理一下,我不希望在任何地方看到公司的負面信息。」

「好,我下午到公司,會議你先主持開始。」

「恩,好。」

說完,他就掛斷了電話,對顧小野道:「我們先去分公司,一個項目會議,到時候你就在那邊辦公室辦公,下午我會叫司機送你去機場。」

「覃總,這件事情沒有弄清楚,我就這樣走,合適嗎?」

「你想弄清楚什麼?」覃北睨著她,冷聲問道。

「我……我……」被覃北冷眼一睨,顧小野沒來由的就降低了姿態,說話聲音都下去幾度。

覃北卻不等她,直接說道:「我已經說過了,這件事情有人去處理,你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了。」

「喔……」

顯然,對於覃北不耐煩的態度,顧小野一半膽怯一半不滿,垂著頭,悶不吭聲了。

分公司離總公司並不近,兩個人一路沉默,時間就顯得越發漫長了……

明明才用了一個小時,卻像是漫長地過了一個冬季,還是那種風雪交加的寒冬。

外面早已經從艷陽高照低沉下去,烏雲籠罩在頭頂,顯得更冷了……

一下車,顧小野就恍恍惚惚的,連走路都覺得腳底虛浮。

覃北后一步下車,見她這樣子,不由得有些生氣,上前幾步走到她身邊,輕輕咳了一聲,說:「你這樣子他們會以為是總公司出了什麼問題……」

「啊?」顧小野一時有點不明白,怔愣地看著他,腦子轉了好一會兒才懵懂地答道:「對不起,是我狀態不好,我馬上調整一下。」

她努力扯出一個笑容,沖覃北乾乾笑了兩聲。 大約是意識到自己臉上的笑容很奇怪,顧小野悄無聲息地垂下頭去,悶悶地跟在了覃北的身後。

總裁蒞臨分公司對分公司來說其實是好事也是壞事。

覃北還沒走到公司大門,立刻就有分公司的一眾經理圍上來,問候:「覃總好,顧秘書好!」

覃北點點頭,朝公司里走,腳步很快,顧小野幾乎跟不上,所以也沒顧得上去搭理那些經理,只跟著覃北身後,一直走,一直走……

總裁沒給好臉色,連秘書也一聲不吭地冷著臉,分公司的經理臉上瞬時就訕訕的開始朝著旁邊跟著的人吩咐:「叫樓上那些員工給我認真點,不要出事,不然立馬走人。」

命令下去,一時間整個公司都鴉雀無聲了,就連必要的工作交流員工都不敢大聲一丁點,全都壓著聲音,所以當覃北和顧小野一進入辦公區域,顧小野就發覺到了事情不對勁……

她望著覃北的脊背,看他轉頭盯著那群員工頓住腳步,心裡也有些想法了。

她想,她是覃北問她哪裡不對,她一定會說,辦公室太安靜了。

沒成想,還沒等她轉過神,覃北就開口問:「你覺得哪裡不對勁?」

「我覺得這裡太安靜,氛圍有點奇怪,不過可能……可能是總公司的氛圍和這邊的不太一樣,所以我……」

「直說。」

「我覺得這裡的辦公室沒有協同工作的感覺,人情味也不是很明顯,不過根據辦公場所的環境來看,似乎並不是如此,可能是有人事先通知安排了這個工作氛圍給您看。」

「可能?」覃北重複著這個詞,喃喃道。

顧小野有點驚慌,在腦海里不停翻滾著自己到底說了什麼,是不是有什麼不合適的話時,忽的就聽見覃北說:「不是可能,是肯定!」

說完,覃北就大步朝著經理室走去,那經理忙不迭跟上去,搶在覃北的前面開了門,陪著笑臉道:「覃總,您這樣過來要看的資料我已經讓人準備好放在會議室里了,要不要我立刻讓銷售部經理上來為您解說?」

「恩,十分鐘后開會。」頓了頓,他又說:「對了,給顧秘書安排一個單獨的臨時辦公室,她會在這呆幾天。」

「好的。」那經理連聲答應,似乎覃北答應移步會議室就是從根源上解決了他的危機了,連總裁秘書會呆上幾天都不覺得是件難搞的事情了。

還好這個分公司的銷售業績居於分公司的前幾名,銷售經理的介紹很順利,只是覃北的臉色一直沒什麼變化,就靜靜聽著,弄得整個會議室的氛圍也烏雲籠罩。

顧小野跟在覃北的身邊做會議記錄,覃北幾乎沒講幾句話,會議就結束了。

臨時辦公室被安排在分公司總經理的辦公室里,覃北一起去,看了看,讓顧小野留下準備出差資料,自己則帶著分公司的總經理和另外幾位經理一起去了旁邊的小會議室開會。

顧小野被留在辦公室里,對著電腦呆了一會兒手機就震動起來……

「小野,你在哪兒呢?怎麼都上頭條了?」

是莫思琳的電話,她語氣很急,似乎發生了什麼很不好的事情。

顧小野愣了一下,問:「出什麼事情了?」

「你不知道嗎?」莫思琳顯然有些詫異,但也不遮掩,直截了當說:「網上傳你老闆有私生女,還傳那個私生女的母親是你。」

「什麼?!」顧小野震驚得差點握不穩手機!

她可是昨天才收到那份親子鑒定報告,但上面的結果顯示的卻是沒有任何血緣關係……

沒聽見她繼續說話,電話那頭的莫思琳又喊了她一聲:「小野?你還在聽嗎?」

「我在聽……」

顧小野低聲道:「這不是事實,沒關係的。」

「可是……可是流言蜚語才是最可怕的啊!我怕你受到傷害……我早上聯繫不上你就去你住的地方去找你,那裡好多記者啊……」

「我沒事。我現在和覃總下分公司視察工作,可能近段時間都不會回去了。」顧小野淡淡道。

原來是這事情啊!怪不得老闆的情緒不怎麼好。那些記者捕風捉影從來不覺得會對別人形成什麼無形的傷害……

聽她這麼說,莫思琳稍稍放心了些,想了想又問:「你住的地方回不去了,要不晚上你來我這裡,我家客房還空著呢,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不用了。」

「哎呀!你別怕麻煩,徐璈也出差去了,我正好一個人好無聊。」

莫思琳要照顧皮皮,婆婆又來了她家,怎麼可能會有無聊的時候?顧小野知道,這是她的借口。

她輕聲笑笑,輕鬆地說道:「你真不用擔心我!我今晚就要出差了,出差時間還不確定呢。」

「啊?去哪兒啊?就你一個人去嗎? 邪王溺寵 就不會不安全啊?」莫思琳嘮嘮叨叨的就像是一個媽媽擔心即將遠行的女兒一樣。

顧小野無奈的搖搖頭,「不是,小琳,我又不是沒出過差,你這樣說得我好像是個小孩子一樣。再說了,我這時候出差躲一躲記者和這些是非不好嗎?」

「好是好,就是……」莫思琳欲言又止。

「有話直接說吧。」

「我想問問你,那個消息……」

「是假的。」顧小野淡淡道。

「我昨天拿到基因檢測報告,上面的結果是沒有血緣關係。」

「……」莫思琳一時也有點怔住了。

這不可能啊!

當時小野生下孩子,她親眼看到過,雖然小傢伙看起來很虛弱,但就是活著的,被覃北親自抱走了。

如果這個孩子真是覃北在養著,那這個孩子必然是顧小野的啊!

顧小野大概是察覺到了她的不對勁,問道:「怎麼了?」

「啊……沒,沒什麼啊……」莫思琳慌張的掩飾著自己的情緒,努力穩住,才說:「不是就好,事實勝於雄辯,到時候開個記者招待會,把報告拿出去看看。」

「不用了吧……我老闆說這事不需要我來管,公司公關部會去處理。」

「哦……那就好,那就好……」

兩個人閑談了幾句,掛斷了電話。

顧小野飛快地打開電腦,搜出消息,看著發獃…… 沒一會兒,公司行政部就將出差行程時間安排發了過來。

手機放在桌面上嗚嗚兩聲,一下就將顧小野從怔愣中驚醒!

她拿起手機一看,心虛地長長舒了一口氣……

「行程收到了?」身後傳來讓人脊背發涼的聲音,她轉頭一看,覃北正站在門前。

「恩。」她點點頭,揚揚手裡的手機,淡淡一笑,「行政部剛發過來了。」

覃北抬腕看了看手上的腕錶,淡聲說道:「好,準備一下,五點出發。」

「是。」

顧小野沒再發獃,而是坐下來開始噼里啪啦登陸了公司系統開始調資料。

公司特地研發的工作交流軟體才一登陸上去,消息就像傾瀉的洪水一般不停地湧出來,但主題都很一致,那就是問她到底那件事情是不是真的?

她看了一眼不遠處沙發上正看著膝蓋上筆記本的覃北,有些茫然要怎麼回答。

這件事情他一定也是知道的,但是對於怎麼回應卻完全沒有說,只是讓公關部去壓消息,這樣的舉動讓人覺得有些費解。

她其實很想問,到底真相如何,到底那個孩子是誰……

可她不敢。

覃北察覺到她的目光,抬頭看了她一眼,問道:「有事要問?」

「我……不知道該不該問。」

「我教過你解決方法,不知道的時候最好什麼也不要說。」

「是的,可是我還是想清楚明白。」

「有些事情說得明白清楚陳述事實但卻不一定會被人相信。在你沒能力承擔別人不相信的後果之前,最好別問。」

「知道了……」顧小野喃喃說道,心情更是沉到了谷底。

覃北現在這樣不肯否認不肯溝通的態度,連她都弄不清楚到底是該相信那份報告的ia結果,還是相信自己的猜想。

總而言之她的心裡越壓越沉,越壓越沉,腦海里幾乎一片空白……

讓她萬萬沒想到的是,兩個人晚上一起去出差的地方竟然是個山區!

司機在機場接到兩人,一路上開得又快又穩,緊趕慢趕著,在盤上公路上,眼看著天還是黑了下來。

山裡天黑的早,開起車來就危險重重,當天色明顯暗下來的時候,司機就調慢了速度。

這期間,顧小野的手就沒有離開過車頂上方的把手。

雖然沒離開過,但她還是因為山路的搖搖晃晃無數個轉彎,頭暈乎乎的找不到北。

覃北見她這樣子,微微蹙著眉頭問:「難受嗎?」

他不問還好,這一問,前面的司機緊張了不說,顧小野的不適感也越來越強烈了……

「沒……唔…唔…」她壓不住地犯噁心乾嘔著,弄得前方的司機立刻緊張地問:「怎麼了,是不是暈車啊?暈車藥在座椅靠背後面那個網兜里,網兜里還有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