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呼……」

風隨雲動,一片一畝大小的紅雲直接出現在了洪秀的面前,形成了一片巨大的盾牌,擋在了她的面前。

而此時,林逸的拳頭也到了綠芒的面前,天地拳本身就是林逸上一世精研多年的曠世絕學,在加上林逸現在所擁有的恐怖力量,這一拳的威力同樣堪稱是驚駭世俗,尚未殺到綠芒的面前,卻已經帶給了他凝重到了極致的威壓。

「該死,這小子的實力怎麼會這麼可怕的?」

綠芒在心裡嘀咕了一句,隨後心念一動,那樹妖傀儡便直接縮小了身形,化作一道綠色的流光直接朝著飛到了他的面前,擋在了林逸的拳頭前面。

這一幕,讓不少已經擺脫危險的強者都驚呆了啊!林逸的戰鬥力他們見識過,連金家老祖這樣恐怖的存在都擋不住林逸含恨而終,可眼前的綠芒跟洪秀也同樣是無比妖孽的存在啊!

甚至,兩人隨便拿出來一個,戰鬥力都不會低於金家老祖,可現在,以一敵二的情況下,林逸竟然逼的兩人都一臉的緊張之色,這豈不是在說,林逸同時面對他們兩人,爆發出來的攻擊還讓他們感受到了威脅嗎?

這實在太匪夷所思了一些啊!

隨後,在無數人的目光注視之下,林逸的天問劍猶如一道從天而降的極光一般,直接落在了那毒物凝聚而成的盾牌上,這讓無數人心生忌憚的盾牌,在林逸這一劍之下,簡直就像是一個雞蛋殼一般,不堪一擊,瞬間就從中間炸裂開來。

而林逸的拳頭也落在了樹妖傀儡上,狂暴的力量就像是一顆流星狠狠的撞在了樹妖傀儡上一般,當場就發出一道宛如驚雷一般的巨響,而後,樹妖傀儡接連後退開來,同時,一縷淡淡的火苗,也驟然從他的身上緩緩燃燒起來。

「妖王救我!」

洪秀髮出尖銳刺耳的厲嘯。

「真是沒用!」

妖王見狀,無奈的搖頭嘆息道,而後,整個人飄然上前,朝著林逸殺了故去。

「瑪德,以一敵二,還要偷襲,簡直無恥,獅龍弓弩,給老子打!」

馮遠征一看也怒了,掄起手中的獅龍弓弩就朝著妖王打了過去,他背後那些商會的管事的一看,也同樣沒有任何的遲疑,啥時間,便是幾十道百萬龍之力的白色利箭朝著妖王飛了過去。

剛剛衝天而起的妖王頓時眉頭微微一皺,雖然這些利箭要不了他的性命,可如果不抵擋,任由這些利箭,落在他身上那也是相當不爽的一件事兒啊!

當即手臂一揮,朝著背後的那些利箭打了過去。

「我的樹妖傀儡!」

綠芒瞪著眼睛驚悚十萬分的尖叫了起來,沒有了這樹妖傀儡他的戰鬥力可是要降低很多啊!

「盤古……你……」

洪秀更是眼睛猛的一蹬,驚悚十萬分的尖叫到,只是她的話還沒有完全說出去,天問劍就已經洞穿了她的心臟,可怕狂暴的力量就像是決堤的江河一般瘋狂的湧入了洪秀的靜脈之內,幾乎是在瞬間就摧毀了她所有的生機。

「砰砰!!!」

兩聲讓人渾身一顫的可怕悶響驟然響起,卻是洪秀的軀體,跟樹妖傀儡同時炸開。

原本雜亂的天柱山頂,一下子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中,每個人都像是被定身了一般,神情獃滯的愣在了原地。 以一敵二的情況下,竟然還造成了一死一傷的恐怖局面,這一幕簡直就像是有幾百枚滅神雷在眾人的腦海中爆炸了一般,每個人的腦海中,只有嗡鳴之聲不斷響起,除此之外,再也沒有任何的思緒。

擋住馮遠征等人攻擊的妖王,此時也愣住了,像是丟了魂魄一般站在虛空上,盯著緩緩散開的血霧,跟從天空上緩緩飄落而下下的樹皮碎片。

這一幕,也同樣超出了他的預料啊!

不管是綠芒還是洪秀,可都是一等一的強者,而且兩人的來頭也都非常的大,便是他這位九峰山一等一的妖王,都不願輕易的招惹,否則如何會默認送出一滴盤古寶血呢?

可現在倒好,兩人聯手對付林逸一個人,竟然一死一傷,這實在太讓他震驚,太讓他無法接受了啊!

「難道他之前隱藏了自己的修為實力不成?」

妖王在心裡暗暗嘀咕道,也只有這樣才能夠解釋道的清,為什麼林逸能夠如此輕易的斬殺洪秀,重傷綠芒了啊!

「林逸,我要撕了你!」

綠芒率先從那無比震驚之中回過神兒,盯著林逸憤怒的咆哮道,可怕怨毒的怒吼,如九天之上的雷鳴一般,滾滾噹噹,在天地間響起,他的雙眼在這一刻綻放著碧綠的光芒氣息也狂暴到了極致。

錦繡農女種田忙 這樹妖傀儡可是他半生的心血,之前被人弄傷,已經讓他大發雷霆了,可現在倒好,在林逸的鐵拳之下,竟然直接炸成了粉末。

話落。

綠芒便準備朝著林逸衝過去,妖王卻身形一晃,擋在了綠芒的面前,他沒有看清楚林逸是怎麼殺的洪秀,正因為如此,他才感覺到恐怖。

剛剛那一記天問劍實力不素,可單憑哪一劍想要洪秀的性命顯然是不可能的,這其中一定有他不知道的事情,對於未知,人們往往都充滿了無盡的不安。

他妖王也不例外,畢竟那一擊能夠殺了洪秀,也多半有機會殺了他,沒有人不在乎自己的性命,妖王也同樣不例外,他擁有超高的靈智,所以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死亡意味著什麼。

極品透視狂仙 一時間,整個天柱山山頂上,數千名超級強者,都被林逸這可怕的戰鬥力驚呆了,每個人都愣住了,都是一臉的茫然不安,他妖王能夠想到的事情他們自然也能夠想到啊!

沒有人想死,他們現在所做的一切不真是為自己拼一個美好的明天嗎?

「妖王,這小子有詐,洪秀的實力怎麼樣你很清楚,他絕對不可能一擊殺了洪秀的,他一定有詐,殺了他,我們一起聯手殺了他,否則,他一定會是你搶奪寶血路上的墊腳石!」

綠芒盯著妖王,無比激動的勸說道,現在的情況很明顯了,單憑他一個人根本搞不定林逸啊!只有拉上妖王,兩人一起才有殺了林逸的可能。

妖王聞言,眸光微微閃爍了一下,盯著林逸冷冷的笑道:「我取其中一滴寶血,其他的事情與我無關!」

什麼?

眾人一聽,再度神情一怔啊!

妖王這話豈不是等於承認自己不如林逸了?

「妖王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你代表的可是整個九峰山的妖獸啊!你竟然認慫?」

綠芒大感意外,盯著妖王質問道,妖王不動手,他是絕對不敢招林逸麻煩的。

「怎麼樣?」

妖王沒有理會綠芒,而是盯著林逸冷冷的問道。

「呵呵,不好也是,如果盤古寶血只有兩滴的話,今天我都要了!」

林逸咬著槽牙猙獰的冷笑道。

「簡直就是找死!」

站在一旁的綠芒忍不住冷冷的嘲諷了起來,妖王可是掌控著整個九峰山所有的妖族強者,現在,他主動開口提出只要一滴盤古寶血已經是給足了林逸的面子,可林逸竟然不不知死活的拒絕了,這不是找死是什麼?

妖王一怒,伏屍百萬。

試問,今天這天柱山上誰能夠擋住妖王的怒火?

果然,妖王的臉色也在一瞬間陰沉了下去,他因為喝了林逸的茅台,跟林逸促膝長談過,所以在內心深處也不願跟林逸翻臉,所以他算是給足了林逸面子,可現在,林逸竟然一點面子都不給他留啊!

兩滴盤古寶血,他只取其中之一都不行,這是在太霸道,太該死了。

「林逸,我曾經警告過你,不要進入九峰山你不聽,現在竟然還妄想吃獨食,你這樣的人該死,我妖族兒郎何在?」

妖王仰天咆哮,本來,他的計劃是等修士之間自相殘殺之後,他再帶著妖族強者坐收漁翁之利,卻沒想到,事情的發展竟然成了這個樣子,他還是要跟林逸硬碰硬,不過雖然心中不爽,可妖王也沒有了退路,大庭廣眾之下,當著上千名強者的面兒,林逸不給他妖王一絲面子,他要是還不動手的話,試問,以後他還有什麼顏面在外行走呢?

「吾等在此!」

一眾妖族強者,紛紛仰天發出一道道鬼哭狼嚎的厲嘯,這厲嘯如穿雲箭一般,撕裂蒼穹,在群山之巔上響起,嚇的一眾修士面色驟變,剛剛如果不是林逸力挽狂瀾,他們恐怕都已經死在了妖王的手裡,現在,又有一部人被洪秀的毒霧所傷,他們的實力大不如從前,妖族衝上來,他們如何擋得住呢?

「瑪德,我今天倒要看看這個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人不怕死!」

林逸咬著槽牙猙獰的狂笑道,而後握著天問劍就直接朝著妖王殺了過去,馮遠征等人有獅龍弓弩在手,就算是妖族大軍實力不俗,也絕對無法在短時間內對他們造成致命的傷害。

「哼!今天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

妖王見狀傲慢的冷哼一聲,潔白如玉的手掌中驟然出現了一輪如明月一般的彎刀,這彎刀閃爍光芒,無比刺目,上面不斷釋放著一股股可怕的氣息。

「大衍劍法!」

人在半空中的林逸口中發出一聲爆喝,手中天問劍瞬間就動了起來,劍光霍霍,如天外流星一般朝著妖王殺了過去。 同時,周圍天地間所有的靈氣,在這一刻都如同溪水一般瘋狂的朝著林逸手中的天問劍而去,這一幕,再度讓眾人一臉的咂舌,激動啊!

此時,虛空之上,七八條白色如流光一般的靈氣河流正瘋狂的朝著林逸手中的天問劍涌去,那場景,簡直把眾人驚呆了啊!他們什麼時候見過這麼驚人的一幕?

「抽取虛空之力,林逸,你到底是什麼樣的妖孽啊?」

妖王的心情在這一刻,也同樣沉重到了極致,這等手段便是逆天妖孽的他都有些佩服啊!

遠處,小蠻,聖姑等人更是被這一幕給驚掉了大牙啊!這實在太恐怖了,簡直就是逆天了啊!便是火屍一脈最為強大的聖姑此時在林逸這一劍之下,都有種維魂不附體的感覺啊!放佛這一劍落下,就能夠輕易要了他的性命一般啊!

「聖,聖姑,他明明只是荒古之境的修為,為,為什麼能夠爆發出如此恐怖的力量啊?」

小蠻面色蒼白,哆哆嗦嗦的盯著聖姑問道。

「天才,這才是真正的天才,只是這樣的人物,整個九重天最少有萬年不曾出世了,小蠻,切記,以後萬萬不可再重沖,招惹此人了,我們火屍一脈惹不起!」

聖姑深吸了一口氣,面紗之下的眼眸,微微閃爍,神色無比凝重的說道。

「哦,是,是!」

小蠻一聽,急忙點頭答應,她也不是傻子,此時,天空上的靈氣河流,隨便一條都能夠要了他的性命,更何況足足有七八條之多啊!可見林逸這一劍的力量是何等的可怕恐怖,如果這一劍落在他們火屍一脈的腦袋上,恐怕他們這些人會在瞬間被撕裂成無數的碎片吧!

「小蠻,你現在帶著火屍一脈的人現行離開吧!」

聖姑閃爍的眸光一下子變得堅定了起來,像是做出了一個無比重要的決定一般,對著小蠻再度說道。

「我先行離開?」

小蠻一聽,眼睛一瞪愣住了,隨後急忙問道:「為什麼啊?聖姑,是不是小蠻不聽話,惹你生氣了啊?」

火屍一脈的其他族人此時也都是一臉緊張凝重的看向了聖姑,他們一脈雖然積弱多年,可彼此之間道是非常的團結,畢竟,如果不能團結的話,恐怕早就被其他的宗門勢力跟吞噬了,在這種危機之下,彼此之間的感情倒是好的無法言語。

眾人雖然沒有開口,可是每個人看向聖姑的眼神都充滿了濃濃的擔憂之色。

「聽話,帶著她們先行離開,你們留在這裡不在有任何的意義了。」

聖姑深吸了一口氣,再度神色凝重的說道。

「聖姑,我不走,除非你殺了我,這裡有多危險,您清楚,我們也同樣清楚,若是把您一個人留在這裡,我有什麼顏面活著回去?」

小蠻上前一步,跪了聖姑的面前,眼神篤定的哽咽到。

「聖姑,我們也不走!」

背後,幾十名火屍一脈的強者,此時也紛紛跪在地上,一臉堅定的盯著聖姑說道。

「你們……」

聖姑一看頓時面色大變,整個人簡直著急的不行了。

「聖姑,我們在一起這麼多年,早就生死與共,不管您做出任何的決定,秦帶上我們吧!~」

小蠻抬頭,盯著聖姑,哀求道。

「聖姑,請帶上我們吧!」

一眾火屍一脈的強者,也紛紛抬頭,盯著聖姑哀求道。

「我……」

聖姑面紗之下的雙眸,此時卻微微有些泛紅,心頭更是充滿了濃濃的感動,生死與共,說的容易,可世間又有幾人能夠做到呢?

「呼呼,好,既然你們做出了決定,那我就帶著你們拼一把!拼成功了,以後其他宗門勢力,便再也不能欺負我等,若是拼失敗了,大不了一起實在這天柱山上!」

聖姑咬著槽牙,神色瘋狂的怒吼道,隨後豁然轉變朝著馮遠征等人走去。

總有帝少想當我爹地 此時眾人的目光,注意力都放在天空上的林逸跟妖王身上,竟然沒有幾個人注意道他們的行動。

不過馮遠征等人此時卻是一臉的凝重之色,都紛紛舉起了手中的獅龍弓弩,對準了火屍一脈,這一幕,頓時就讓火屍一脈的強者一個個心情再度緊張到了極致啊!

這獅龍弓弩有多恐怖可怕,他們剛剛可是親眼見過的,若是落在他們身上,恐怕足以在瞬間要了他們的性命。

「諸位作甚?」

馮遠征冷漠的質問道。

「我願意追隨林少!」

聖姑咬著銀牙神色平靜的說道。

「什麼?」

這下不但是馮遠征等人愣住了,便是火屍一脈的小蠻等人也同樣愣住了啊!

現在追隨林逸,這豈不是跟找死沒有什麼區別?

林逸,那可是全民公敵啊!

現在,不但妖族想要殺他,便是這天柱山上幾千名修士強者,也想要他的腦袋啊!

此時追隨林逸,這跟自己搶奪盤古寶血有什麼區別呢?同樣是危險到了極致啊!

「你在開玩笑?」

馮遠征深吸了一口氣,盯著聖姑冷冷的質問道。

破夢者 「我發誓!」

聖姑直接豎起了三根如春蔥一般白皙修長的手指,盯著馮遠征無比凝重的說道。

「嘶……」

馮遠征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在修真界,一旦發誓,那可是萬萬不敢違背的啊!也就是說,聖姑是真心實意帶著火屍一脈的強者前來歸順林逸啊!

「呼呼,多謝聖姑好意,今日,若是我等能夠度過眼前的劫難,你火屍一脈,自然是水漲船高,秦過來吧!都把獅龍弓弩收起來,我們的武器不是用來對準自己朋友的。」

馮遠征扯著嗓子激動的大笑道。

雖然火屍一脈的戰鬥力並不是很強,可雪中送炭總是讓人倍感溫暖啊!再者,聖姑畢竟是戮仙之境的強者,有她的幫助,林逸的壓力肯定會小很多。

「唰唰!!!」

眾人紛紛是讓開了一條通道。

「歡迎火屍一脈的朋友!」

所有人都像是商量好的一般,盯著聖姑等人激動的喊道。

「多謝!」

聖姑神色平靜,緩緩順著通道朝著後方走去。 「戒備!」

馮遠征怒吼一聲。

「唰唰!!!」

眾人一聽,紛紛舉起了手中的獅龍弓弩,再度對準了妖王。

而此時,天問劍也放佛吸納到了足夠的力量一般,整把長劍上都忍不住蕩漾出一片刺目白光,這白光,就像是傳聞中的天河一般,在眾人的頭頂上方蕩漾著,灑下道道神威,讓人心生惶恐,甚至忍不住想要跪在地上頂禮膜拜。

「這,這小子到底是不是人啊?竟然能夠爆發出如此驚人的力量?」

原本還準備咋紅林逸報仇的綠芒一看,頓時眼睛一蹬,驚悚十萬分的尖叫了起來啊!這樣恐怖可怕的力量,根本就不是他能夠承受的啊!

萬幸的是妖王在前面啊!否則,一旦他衝上去,跟林逸正面硬鋼的話,估計會是的很慘啊!

妖王的神色此時也同樣凝重到了極致啊!林逸的強悍也同樣超出了他的預料啊!特別是這一劍,竟然把方圓數萬米之內的靈氣都吸納了過來,簡直堪稱是奪天地之造化啊!

「妖王,本來我念著你我之間曾經暢飲過一次,我可以放你一馬,現在馬上離去,否則,我這一劍必定殺你!」

林逸咬著槽牙,盯著妖王神色冷漠的呵斥道,雖然妖王給他製作了很多的麻煩,可同樣,妖王曾經也算是幫過他,最少在離開的時候,他能夠警告馮遠征等人,讓他們不要進入九峰山,這已經算是一份人情了,他可以讓別人虧欠他的,但是卻不願意虧欠別人,他能夠一擊殺了洪秀,自然也能夠斬了妖王。

「你真覺得有把握殺了我?」

妖王眸光深邃,死死的盯著林逸問道。

「哼!我又何必騙你?實話告訴你,這天柱山頂,雖有千名強者,可能夠接住我這一劍者,沒有!」

林逸神情狂妄,盯著妖王桀驁不馴的冷笑道。

「什麼?

眾人一聽,個個都是眼睛一等,一臉的詫異之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