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在悄然中流逝……

極魔之地,不知逃遁了多久,下方荒涼盆地,逐漸被亂石替代,空氣中狂暴氣息,似乎慢慢的變得平穩了許多。

「嗯,那是?」

半空之中,葉飛目光一凝,此刻靈識襲卷而去。

前方,千里之外,靈識可見,有著一道於天相連的黑色屏障,彷彿是走到了世界的盡頭一般,前方已然無路可去。

「那是界溝。」

「相當於你以前穿越過的過界裂縫,與其不同的是,這界溝乃是人力為之,是有超越了仙境的強者,以大神通之術,將一界劃分唯二。」

「以你的實力,無法穿過界溝。」

葉飛的儲物戒指上,此刻有紅芒閃動,牧童的聲音隨之傳來。

在聽完之後,他的身形隨之頓在了原地。

但只是片刻的遲疑,他的心念一動,上古玄蛇再度化作一道流光,幾乎是眨眼之間,便是臨近了前方在黑色屏障。

「一定有辦法,可以穿過此地。」葉飛抬頭望向前方,眼中有微光閃動。

是何人設立了這道屏障,此時的他,已然來不及多想,後方不遠處,翁不凡的氣息,已然是越發的臨近。

稍有拖延,他將面對魔仙強者,恐怖的攻勢。

「誒,你不相信小爺?」

「小爺的傳承記憶,絕對不會有錯,那屏障除非是得到當初設立者的認可,又或者你有著真仙之力,否則絕不可能穿過。」

牧童見到葉飛的反應,此時忍不住再度開口。

半空之中,葉飛聞言,並沒有理解,他此刻雙目閃動,靈識橫掃而出,附著在了前方黑色屏障之上,仔細地查探著。

這一路走來,他幾乎沒有遇到魔族強者,唯一的可能性,那便是這裡還不是真正的極魔之地。

而之前守魔城之戰,以及那幽靈尊主昊封,定是來自眼前的屏障內部,他們能夠隨意穿越,那麼自己應該同樣可以。

「找到了!」

「這界溝,果然存在缺陷。」

葉飛目光一閃,嘴角泛起淡笑。

在他的靈識查探之下,能夠清晰的感受到,前方屏障有著一處不穩定裂縫,那裡便是進入其內通道無疑。

「穿過此地,魔仙堡之人,則不敢深追。」

葉飛眼中閃過一道精光,此刻內心暗道。

極魔之地,拋開幽靈尊主不談,冥主的實力,絕對不輸魔仙,而在葉飛看來,極魔之地的魔族,絕對不僅僅只有一位冥主。

否則魔仙堡,不會讓此族殘存這麼多年。

稍有沉吟,葉飛身形閃動,乘著那翁不凡還未追來,他必須離開穿過眼前的屏障。

「叛逃守魔城者,按魔城法規,當斬!」

右側不遠處,一道平淡的聲音傳來。

幾乎是在同一時刻,屏障前方的空氣,隨之陡然凝固,一股不亞於翁不凡的恐怖氣息,籠罩此地半空,隨之一道幽光劃過,穩穩的斬在了葉飛身上。

「魔甲,護體。」

「砰,轟隆,咔咔……」

半空之中,這一擊極為陰損,顯然是潛伏已久。

葉飛之來得及,祭出體內魔甲,但在魔仙強者的攻勢之下,直接碎裂開來,他的身形被震退的同時,隨之噴出一口鮮血。

「葉飛,魔仙堡本想留你一命,但你不該清除古咒。」

那聲音,再度傳來。

話音落下,只見一位身穿白袍,面相略顯威嚴的老者,隨之出現在了半空之中。

「宗雲浩。」

葉飛穩住身形,此刻低聲開口。

前方之人,他並不陌生,但此人堂堂魔仙強者,居然在暗處出手,將他以及重傷,此舉著實有失#身份,而魔仙堡一連出洞兩位魔仙,葉飛也是沒有想到。

如此同時,遠處半空之中,空間隨之一陣扭曲,翁不凡那一臉憤怒的身影,同時出現在了視線之中。

「小輩,你無路可逃了。」翁不凡冷聲開口,周身氣勢凝聚。

空氣中,恐怖的壓迫之力,鎖定了葉飛的身形。

魔仙堡三老,此刻一連出現了兩位,這幾乎是必殺之局。

黑色屏障前,單單是空氣中的威壓之力,便是然此刻的葉飛只感到體內一陣氣血翻滾,而前方二人,似乎沒有準備留手的打算。

半空之中,葉飛掃了前方二人一眼,此時忍不住淡笑一聲。

「只是對付葉某一人,勞煩魔仙堡兩位魔仙同時出手,葉某實在是深感榮幸。」葉飛目光沉靜,望向前方緩緩開口。

他體內的靈力暗中凝聚,同時在迅速地修復著體內傷勢。

「葉飛,守魔城內,你與那魔族冥主私會,你當老夫不知?」

「若今天讓你逃離,今後怕是我外域魔地一大浩劫。」宗元浩面色一沉,周身氣勢一凝,目光鎖定了前方之人。

說罷,此人的眼中,已然泛起了殺機。

前方半空,翁不凡沒有多言,這一路追了,已經磨光了他所有的耐心,此時魔仙之力凝聚,已然是隨之準備出手。

「你怕了?」

葉飛目光沉靜,深深地看了前方之人一眼。

能引得這兩位魔仙出手,除去一些事情不談,多半是因為他清除了體內則遠古詛咒,跳出了魔仙堡的掌控範圍。

至於其他的事情,根本不值一提。

「哼,你不該踏入外域魔地。」

「既然來了,那便永遠的留下吧。」宗元浩冷哼一聲,以他的實力,同樣也是早已看出,眼前之人並非這一界的魔修。

這等異類理應除去。

話音落下,前方半空之中,兩位魔仙強者,便是已然同時出手。

「能死在我二人手中,是你的幸事。」翁不凡沉聲開口,隨之他的身形閃動,掌中幽光凝聚,一股肅殺之意,橫掃而來。

黑色屏障前,葉飛此刻有傷在身,面對一位魔仙強者,能夠勉強一戰,已經是極限了,而此刻眼前兩人不顧身份同時出手,絕不是他所能抵抗的。

「璇兒,融身。」

「我必須想辦法,穿過後方的黑色屏障。」

葉飛目光一凝,臉上露出堅韌之色。

後方的界溝裂縫,距離他並不算遠,但想要在眼前二人面前穿過,他則需要一點時間。

就在葉飛思索之時,天空之中,忽有一道黑芒閃過。

下一刻,一股無形之威橫掃,只見一條幾乎遮掩的半邊天空的黑河,陡然出現在了半空之中。

「這是……黃泉河?」

葉飛稍有一愣,隨之便是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

「誰敢老夫的弟子!」

「你二人可信,老夫滅了你魔仙堡?」

遠處半空之中,一聲大喝傳來,那聲音中囂張之意見顯無疑。

放眼整哥外域魔地,敢揚言滅了魔仙堡之人,除了逍遙門的那位,怕是在也找不到第二個人,敢說出這般狂妄的話語。

話音未落,前方有流光劃過,南宮邪的身影,已然出現在了三人視線之中。

黑色屏障前,葉飛在愣了半響后,這才逐漸反應過來。

「南宮邪,你怎麼出現在此?」葉飛雙目微閃,下意識地開口問道。

此地,乃是極魔之地腹地邊緣,與逍遙門只見的距離,可謂是難以估量,按理說這南宮邪,那是絕對不可能出現才對。

「小子,我逍遙門的傳送主陣,同樣可以進入守魔城。」

南宮邪大笑一聲,轉頭掃了葉飛一眼,直言開口說道。

前方半空,魔仙堡二老,在看到老者之後,此時身形頓住,臉上的神情微變,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要論硬實力,魔仙強者,無疑是站在巔峰的存在,但面對眼前之人,前方二人確實不敢輕易出手,這南宮邪顯然沒有表面上的看上去的那般簡單。

「南宮,他並非我外域之修。」

「而且與魔族妖女有所交集,絕不可讓他活著踏入魔地之內,此事你要干涉?」

半空之中,宗元浩面露複雜之色,此刻上前一步,低聲開口道。

他身為魔仙強者,但在這南宮邪面前,卻是並沒有表現出半點強者之風。

「廢話,他是老夫的弟子,老夫保定了。」南宮邪此時毫不猶豫,直言開口說道。

此言一出,遠處的翁不凡臉上頓時露出不悅之色。

只見此人上前一步,周身氣勢凝聚,魔仙強者威壓橫掃而來。

「你一個小小宗門師叔,也敢在本座面前自稱老夫?」

「師兄,何必與他廢話,此人時常對魔仙堡不敬,索性今天一起收拾了。」翁不凡冷聲開口,體內氣息凝聚,已然是準備出手。

而此時,那宗元浩卻是忽然低哼一聲,擋在了自己師弟的更前。

他此刻,忍不住深深地看了前方之人一眼,臉上的複雜之色越發濃郁,一時間場面陷入僵局。

……

黑色屏障前,葉飛見此情景,臉上不禁露出古怪之色。

逍遙門的南宮邪,儘管實力不弱,但也僅僅只是以為八星天魔,而此刻前方二人,居然不敢動手,這無疑是十分古怪。

「小子,還不走。」

「老夫只能幫你這一次,進入魔地之後,就不要在回來了。」

南宮邪眯了眯雙目,此刻轉過來,大有深意地看了身旁之人一眼。

神豪從吹牛納稅開始 半空之中,葉飛聞言,眼中頓時有微光閃過。

「多謝!」

說罷,他不在多言,抬手抱拳之後,便是身形閃動,向著後方裂縫位置閃身而去。

如此同時,前方遠處半空,翁不凡顯然是忍不住了,他不顧眼前之人的阻難,此刻體內的魔仙之力轟然爆發。

「小輩,哪裡走!」

「老夫殺你,一指足矣。」

翁不凡大喝一聲,身形隨之閃動,那速度之快,可謂是堪比瞬移一般。

「師弟,不可。」

前方,同時魔仙堡強者的宗元浩,見此情景,頓時面色不禁微變,他此時想要出手阻難,已然是有些來不及了。

黑色屏障半空,南宮邪此刻緩緩抬頭,他的目光陡然一凝,體內氣息衝天而起。

四周空氣中,磅礴的魔煞之力,開始向著他周身凝聚,僅僅是瞬間,此人身上的氣勢,便是已然超越了八星天魔。

「近五百年沒有動手了,連你魔仙堡,都快要忘了老夫了。」南宮邪低聲開口,他身上的氣勢,此時竟還在上升。

話音未落,南宮身上的氣息,已然達到了魔仙的程度。

「滾!」

南宮邪低喝一聲,隨之抬手一揮。

前方半空,翁不凡的身影剛剛臨近,便是被一股恐怖的力量封定在了空中,他的臉上同時露出難以置信之色。

「古境?」

「這……怎麼可能。」

翁不凡瞳孔微縮,下一刻身形便是被直接震退,嘴角同時溢出了鮮血。

後方不遠處,宗元浩見此情景,連忙閃身上前,將直接師弟身形穩住,他此時眉頭緊鎖,抬頭望向前方之人,臉上的表情,有些變化不定。

「師弟,住手吧。」

「他是師尊一輩的強者,當年外域魔地,站在巔峰的三人之一,已經跳出了千年壽元的限制。」宗元浩臉上的神情嚴肅,此刻低聲開口道。

翁不凡聞言,身形不禁微顫,抬頭掃向前方,不禁瞪大了眼睛。

「不可能!」

「那三位前輩,除了師尊之外,其他兩人早在八百年前就已經隕落。」翁不凡始終不敢相信,此刻盯著前方之人忍不住開口道。

他身為魔仙堡,三老之一,自然是聽聞過外域魔地三強之名,但這些強者,早已消失在了歲月之中,就算還是魔仙堡的師尊,那也是長年處於沉睡狀態。

外域魔地三強,那完全與他們不是一個時代的存在。

「並不是,八百年前,師尊他們三人與魔地界主一戰,最後只有一人隕落。」宗元浩此刻深吸一口氣,緩緩開口解釋道。

前方之人,能夠在氣勢上,完壓他們二人,一擊之力重傷翁不凡,此人的身份不言而喻。

「這麼說,古籍記載有假?」翁不凡平復了一下心神,下意識地開口道。

宗元浩聞言,在看了前方之人一眼后,隨之不禁暗嘆一聲。

外域魔地各大宗門,關於八百年前的事情,其古籍內的記載,自然是真實的,只是這其中的記載,在三百年前,曾被人稍有串改過。 外域魔地,八大魔宗,外加一處實力強勁的魔仙堡,能夠憑藉一己之力,將一界宗門古籍串改之人,除了當年的三位頂級強者之外,再無他人可以辦到。

「師弟,退下吧。」

宗元浩低聲開口,示意身旁之人,不可再輕舉妄動。

說罷,他身上的氣勢同時收斂,隨之緩步上前,向著前方之人抬手抱拳。

「南宮前輩,您身為大能者,我等理應尊重。」

「但家師有言,您曾立下誓言,不在干涉外域魔地之事,今日之舉豈不是自毀承諾?」宗元浩神情不卑不亢,抬手望向前方之人開口道。

此言一出,四周空氣陡然一凝,一股緊張的氣氛悄然瀰漫。

前方半空,南宮邪的臉上,露出冰冷之色,一股無形殺意,籠罩了此地方圓百里,這股氣息一現,前方二人心中暗道不好。

宗元浩身形更是一顫,心中頓時懊悔不已。

要說,這自毀誓言,若是這世間無人知曉,便不存在毀約一說,前方之人若是不顧身份,當真起了殺心,就算他們能夠僥倖逃脫,怕是不死也殘。

一時間,空氣略顯安靜。

前方,黑色屏障前,葉飛頓時身形,此刻轉過頭來,目光凝聚在了南宮邪身上。

「超越了魔仙的強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