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遠處馮詩詩抓住和火神之子相鬥的空隙,朝著東神之子這邊開了一槍,替迦葉解了圍。

迦葉抓住這唯一的機會,神行術暴閃,瞬息間逼近到東神之子的旁邊,猛的一拳砸了上去,將東神之子的胸骨大船,吐血翻飛出去。

「柔兒!」

迦葉一把將柔兒的小手拉住,想要把她帶到自己的身邊。但就在這一刻,異變陡然發生了,就在迦葉和柔兒的手掌接觸的那一刻,一道七彩神光突然自迦葉體內亮起,七彩神光像是潮湧一般瘋狂的朝著柔兒的體內涌了過去。

這是香屍女王的力量,原本寄宿在迦葉的體內,但這一刻也不知道怎麼了,七彩神光似是找到了一個宣洩口,全部朝著柔兒體內涌了過去,擋都擋不住。

「難道她要回來了!」迦葉暗暗驚訝,說不清楚是什麼原因。

「轟!」

七彩神光衝天,柔兒飄逸的長發倒豎而起,恬靜的小臉在這一刻也是漲紅無比,柔兒原本呆膩的眸子突然變得神光爍爍,一股滔天的氣勢猛的爆發開來。柔兒的眼神變得凌厲無比,眉宇間多出了一股強勢的氣息,與之前相比氣息大不相同。

「怎麼回事?」東神之子在這一刻也震驚了。

七彩神光散去,柔兒緊繃著小臉,迦葉知道,柔兒在這一刻再也不是柔兒了,而是天下第一的女魔頭,香屍女王。

柔兒之前落到了東神之子的手中,肯定遭到了非人的折磨,以至於變得痴痴獃呆,像是失去了魂魄一樣。但在柔兒體內,卻存在著兩個靈魂,另一個,就是香屍女王,最本初的靈魂。這一刻,一定是香屍女王的魂魄復甦,主動召喚回了自己的力量。

「你回來了。」迦葉淡淡笑道。

香屍女王眼中神光爍爍,淡淡的點點頭,二話不說,直接一掌朝著迦葉打了過去,看那意思不像是開玩笑,掌心內竟然孕育著崩碎天地的神通之力。

迦葉臉色一變,快速躲開,大吼道:「你幹嘛啊你,我招你惹你了。」

「哼,我讓你好好看住她,你竟然讓她受了這麼多的苦,險些魂魄全失,你這個不負責任的男人!」香屍女王冷喝道,眼眸逼人,飽含殺意,沒有絲毫開玩笑的意思。

迦葉內心也是一陣沮喪,這一點,他也感覺很對不起柔兒,自己沒有理。但當時的情況真的不是他想要的,自己被逼入洪荒廟宇,而且現在還被詛咒之力纏身,如果當時讓柔兒跟著自己,那豈不是更加的危險?

「東神之子!!」香屍女王轉過了頭,強大的氣場一覽無遺,直視東神之子。

「你……你是….你是誰?」東神之子不敢相信面前的少女怎麼會突然氣場大變,這股強大的氣息,竟讓讓他再次感覺到顫抖。

香屍女王冷哼一聲,眼中殺意逼人,她沒有跟東神之子廢任何話,七彩神光一閃,直接演化出一把神劍,一劍朝著東神之子劈了過去。這一劍,可以讓天地失色,山河倒轉。

東神之子臉色瞬間變得蒼白,他想要召喚會滅魔劍。但迦葉卻不給他這個機會,「葬兵窟」撐開,那把巨大的鐵劍瞬間被收了進去。

「你……噗!」

東神之子臉色猙獰,手指著迦葉,剛想要說話卻被香屍女王一件掃飛出去,鮮血噴涌,東神之子身上鎧甲崩碎,身上更是血肉模糊一片。

「想要收我?別說你是神之子,就算你是神明也不能!」香屍女王聲音冰冷,提著七彩神劍上前,又是一劍將東神之子掃飛出去。

東神之子先後三次被掃飛,在半空中劃過一道優美的弧度,大吐鮮血。

「可惡!」東神之子牙關緊咬,神之力暴沖而起,演化出一尊神明虛影。這尊神明虛影渾身披著金色鎧甲,手持巨錘,宛如雷神在世。一道道金色雷光交織在一起,充滿了毀滅之力,巨錘閃耀著雷光,朝著香屍女王轟了過去。

「哼!」

香屍女王冷哼,纖纖玉手之上,七彩神光繚繞,她竟然用肉手去迎接東神之子的霸道神通。

「轟!!」

霸道的神通湧現,滿天都是神通光輝,將整片天空都遮掩住,猶如狂風暴雨。

「啊!!!」

一聲凄厲的慘叫,神光散去,東神之子從裡面脫逃出來,手捂著血淋淋的肩膀,他的一條手臂被斬了下來,切口凹凸不平,似乎又不像是被斬下來的,而像是被活生生撕扯下來的一般。

「可惡啊!!」東神之子仰天咆哮,他從來沒有遭遇過這種厄難,在香屍女王的面前,他竟然絲毫的還手之力都沒有,連他的神通在這一刻也完全失去了作用。

「後悔吧,不該招惹上我,即使你是神明,也必死!」香屍女王說道步步逼近。

「雪神之女,救我,我們可都是神之子,她這是在忤逆神明!」迫不得已之下東神之子只能求救。

雪神之女站在不遠處,目光複雜,香屍女王的霸道與強大同樣讓她感覺到驚恐,這樣一個無敵的存在,就算是大神通四階來了也未必是對手。他們雖然是神明的子嗣,卻還沒有成長到那個境界,試問如何力敵?

但是話說回來,神之子之間雖然有些不合,但真的要是迎對外敵的時候還是會站在統一戰線上。如今東神之子遭受大難,按理來說,雪神之女確實應當出手相救。

猶豫再三,雪神之女還是要硬著頭皮站出來。

「再敢往前一步,我先殺了你。」迦葉也站了出來,拳頭上閃爍著炙熱的金光。

「我……」面對迦葉的威脅,一時間雪神之女再次陷入了猶豫中。

而另一邊,東神之子幾乎被香屍女王虐的不成樣子,香屍女王號稱全天下最可怕的女魔頭,手段毒辣,和迦葉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就算對方是神之子,在這一刻恐怕也要屈辱的掉眼淚了。

「啊!!!」東神之子甚至發出了狼腔鬼調的聲音,四肢幾乎都被香屍女王硬生生撕扯下來了。

不遠處,眾人已經忘記了再去爭奪什麼寶物,只能被眼前的一幕給驚傻,張著大嘴說不出話來。

「這個女人……當真是好恐怖,東神之子竟然沒有絲毫反抗之力!」

「這女娃娃不是一直跟隨在東神之子身邊嗎?怎麼會突然倒戈,相助迦葉呢?」

「你們有所不知,據說這少女和魔頭關係莫逆,魔頭之所以這麼針對東神之子,就是因為這個少女!」

「如此恐怖的實力,恐怕當是大神通四階的高手了!!」

「轟轟轟轟…..」

東神之子被連番轟炸,打得不成人形,四肢都被活生生的撕扯下來,鮮血淋淋,此時的他,別說是反抗了,能苟延殘喘的活著已經當屬不易了。

「殺了他!」香屍女王直接喝命迦葉。

「靠!這個罪過為什麼要我來承擔!」迦葉無語。

「只有你親手殺了他,神之力本源才是你的。」香屍女王簡單的解釋。

「哦?」迦葉露出饒有興趣之色,會意的點點頭,手掌心中,黑龍烏金劍祭了出來。

「你膽敢殺死神明!!」雪神之女臉色蒼白。

「再敢瞎JB咧咧,下一個就是你!」迦葉冷聲道,看也不看雪神之女一眼,直接將那把黑色的小劍祭出,化作一道流光,洞穿東神之子的頭顱。

「噗!」

一道血浪激起,東神之子的眉心直接把貫穿,前後通亮,他不甘的瞪大了眼睛,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鮮紅的血液和慘白色的腦漿混為一體,血型無比。

迦葉抬手一抓,一道淡金色的光球從東神之子的天靈蓋破開飛了出來,落在了迦葉的手中,這是東神之子的神之力本源。

「殺…..殺了!真的把神之子給殺了!!」

「這是要忤逆上天嗎,神之子都是天命人,這個魔頭竟然真的敢動手殺他!」

「完了完了,接下來東域只怕要多事兒了,死了一位神之子,其他的神之子一定會瘋狂的打擊報復。」

「轟隆!」

而就在人們議論不止的時候,異變再一次發生了,這片天地的上空,黃金光華暴涌,那黃金神域再次出現了。 黃金之光籠罩天地,在場的人莫不震驚,尤其是迦葉,他在黃金神域中得到過大機緣,現在黃金神域再次降臨,到底意欲何為?

「難道是東皇太一要出來了?」迦葉眉頭緊皺。

「轟隆隆!」

黃金神域中傳來驚雷般的聲響,似是有一片天地被開掘出來。

一時間,現場所有的人都是一片喧嘩,一些對荒神墓有些了解的老輩人物此刻都是瞪大了眼睛,竟「黃金神域」的名字,眼中綻放出炙熱的光芒,貪婪,激動。不少人都了解,黃金神域內蘊含著無數的神葬,據說是荒神的安息之地,對修士來說有著無限的誘惑。

就連在場的這幾位神之子心中都不能平靜了,火神之子,苗神之子,雪神之女在這一刻都停下了戰鬥,眼珠一眨不眨的盯著半空中的黃金神域。

「神域! 獨家佔愛:總裁別欺人 神域出現了,這可是大機緣啊!!」一些修士已經等不急了,在神葬的誘惑下,他們幾乎被激動沖昏了頭腦,不顧一切的朝著黃金神域沖了過去。

書穿八十年代小女不倒 「噗!」

「啊!」

但還沒等眾人回過神來,一道金光突然從黃金神域中掃了出來,那名修士當場毫無反抗之力,立刻化為一團血霧。

眾人看的清楚,那是東域一座大派的老輩人物,修為有著大神通二階的境界,但此刻確如螻蟻一般,毫無任何的反抗之力,一擊就化為了血霧。

這一點倒是讓迦葉有些意外,之前自己和東皇太一進去的時候黃金神域還沒有出現這種情況,難道是東皇太一在黃金神域內做了什麼?

但即使如此,依舊有不少人去送死,黃金神域的誘惑力實在是太大了,裡面有荒神留下的神葬,如果運氣好的話,或許還能獲得荒神的神之力本源。眾人心中這樣想著,當然,他們並不知道荒神的神之力本源早已經被人捷足先登。

「跟我一起衝上去!」一位大派的老者大聲喝道,祭出一口秘寶,那是一件靈器九星的秘寶,擁有無窮的威力,秘寶垂落下一道光華將老者包裹住,帶著身後的數十名修士沖向了黃金神域。

「噗噗噗噗噗…..」

黃金神域中再次掃出一道流光,金光掃過,任何都沒有留下,數十名修士化為血霧,就連那位手持強大秘寶的老者都化為飛灰,還無任何抵擋之力。

重生之二嫁太子 「這群無知的凡人!」苗神之子等人將一切看在眼中,他們都沒有動,而是選擇了靜觀其變。

迦葉也沒有動,遠遠的避開了黃金神域,獨孤小天,嫦曦,黑妖和東海一劍窟的三位傳人都聚了過來,站在迦葉的身邊。

「迦葉,黃金神域中到底有什麼?」獨孤小天再次問道。

「這黃金神域內蘊不止一個小世界,我之前進入了其中一個,得到大機緣,東皇太一應該進入了其他的小世界。」迦葉把自己知道都說了出來。

「東皇太一在黃金神域中呆了這麼久,莫非也有什麼天大的機緣?」嫦曦道。

就在這時,翩然紫影落下,馮詩詩從半空中落了下來,手中端著一把狙擊槍,右手則是握著一把金光閃閃的神劍,嬌美的容顏可以另天地失色,宛如畫中仙子一般動人。

「你……」望著面前的這位佳人,迦葉張了張嘴,卻說不出什麼來。

「等出去之後,我會給你一個合理的解釋的。」馮詩詩淡淡說道,深深地看了一眼迦葉。

嫦曦默默的站在一邊,看看迦葉,又轉頭望了一眼馮詩詩,眼中似乎有說不出的複雜感情,嬌艷的紅唇微微動了一下。

「黃金神域是荒神的安息之處,沒那麼輕易就能進去的。」馮詩詩望著黃金神域說道。

「你到底知道些什麼?」迦葉轉頭望向她。

「我只知道的很有限,只有這麼多。」馮詩詩欲言又止,似是有些難言之隱。

迦葉瞳孔微微收縮,目光凝重,面前的這位絕色佳人一下子在他眼中變得極度陌生起來。

「快看!黃金神域中有人!!」這時候,有人大吼了一嗓子,眾人順著聲音望去。

果不其然,在黃金神域中,一道投影映射下來,不過是虛幻的,並非是真實。在投影之中,顯現出來一片空曠的山谷,山清水秀,鳥語花香,充滿了和諧,宛如人間仙境,百花盛開,奇葩怒放。

然而此時,有一人站在山谷中,一襲紫色的華麗衣衫,滿頭黑髮如瀑,身材修長身材如一把神劍一般筆直,赫然是東皇太一。

「是他……這傢伙果然還在黃金神域中,只不過去了和我不同的空間!」迦葉眼中寒光閃爍著。

「那是……東皇太一!」與此同時,不遠處苗神之子和火神之子相繼露出了震驚之色,臉上的顏色瞬間變得雪白,微不可查的閃過一抹恐懼之色。

他們似乎也認識這位狂人,而且看樣子還有交過手。

「他……他竟然進入了黃金神域中!」火神之子臉色慘變,鐵青無比。

黃金神域中,東皇太一在那片如仙境一般的山谷中慢慢踱步,他也許不知道,他的每一個動作都在眾人的觀察之下,同時他的每一個動作都牽動著人心。

漸漸地,東皇太一將整個山谷轉了一遍,這片山谷並不算太大,很快的被東皇太一轉完,最後他停在了一片銀白色的瀑布面前。這一舉動,頓時讓在場所有人的心都跟著激動起來,心中複雜,既希望東皇太一發現點什麼,又不希望他得到大機緣。

「轟隆!」

這時候,山谷中的東皇太一出手了,神力交織成一個紫色的大手,一下子拍在了那銀白色的瀑布之上,將瀑布硬生生的截斷,拍碎了瀑布後面的山峰。

頓時間,一道耀眼的金光從山峰中射了出來,直衝雲霄,似是要撕裂這片小世界,即使站在投影面前的這些修士都忍不住閉上眼睛,那道耀眼的金光,簡直可以把人的眼睛刺瞎。

金光散去,在那廢墟的半邊山峰之下,竟然露出了碩大一口金色的棺材,通體金黃,如同黃金打造,卻散發著莊嚴和大氣,上面雕刻著一些令人看不懂的花紋,如飛禽猛獸,又像是洪荒文字,玄而又玄。

「天吶,那不會是……荒神的棺冢吧,這個年輕人有大機緣了。」見到這一幕,人群中響起了震天的驚呼之聲,但他們似乎並不認識東皇太一的真正身份。

只有在場的幾位神之子臉色難看無比,簡直比吃了過期春藥還要難堪。

迦葉嘴角則是露出一抹冷笑,果然如他之前所料,那金色的棺冢看起來如此眼熟,甚至連棺冢上的圖案都是如此的眼熟。看樣子他之前進入黃金神域時,一定是誤闖進了荒神的棺冢內,不然也不會得到荒神的神之力本源,這種大機緣可不是人人都有的。

「快看!還有一口較小的棺冢!」這時候,又有人訝異道。

果不其然,山峰破去,在那巨大的棺冢旁邊,一口比之前那口棺冢小了一倍的石棺安靜的躺在那裡,古樸滄桑,上面同樣雕刻著玄奧的洪荒文字,又像是飛禽猛獸,麒麟異種。

「那不會是……荒神子嗣的棺冢吧。」 醫塵不染,愛妻入骨 有人猜測道。

「荒神之子!」

「也許真的是,這些年來不斷有神之子覺醒,卻惟獨沒有聽說過荒神之子問世,原來他和自己的父親葬在同一所墓穴內。」 荒神之子,這位傳說中的洪荒大神的子嗣,究竟為何到現在都沒有問世呢。

眾人交頭接耳的議論,不少人紛紛猜測荒神之子什麼時候蘇醒問世,在這個神之子交鋒的年代,荒神之子身為荒神的後代,舞台上自然也少不了他的身影,若是蘇醒,也必將是問鼎一方的蓋代強者,成為神之子中的代表。

「這次荒神墓開啟出現異常,會不會和荒神之子有關係?莫非荒神之子將在近日復甦?」有人提出了這樣的質疑。

雖然只是猜測,但依舊引起了眾人的喧嘩之聲。

黃金神域內,東皇太一面對著兩口棺冢怔怔出神,他有些畏懼的瞥了一眼那口巨大的棺冢,最後目光定格在那口小一號的石棺上面,眼中流露出一抹歹毒之色。這時候,東皇太一猛的出手,神力演化出一把神劍,狠狠劈斬了上去。

「他要幹什麼!?」

「這是要把荒神之子扼殺在搖籃中!」

眾人紛紛驚呼。

但就在這一刻,異變突起,東皇太一的神劍還沒有落下,那口石棺內突然綻放出耀眼的光芒,無比刺眼,一道道神光交織,幻化成一個金色的大手掌,狠狠的拍了上去。

「鏘!」

東皇太一臉色一變,慌忙祭起神劍抗衡,但即使如此,依舊被這金色的大手掌給一巴掌拍飛出去,一下子撞進了山谷的石壁上,在石壁上映出了一個人型痕迹。

「好恐怖!」

在場的人中,只有迦葉等人和幾位神之子了解當中的可怕,其他人因為不了解東皇太一的實力,並沒有感覺到如何。

「轟隆隆!」

在萬眾矚目下,黃金神域中,那口青色的石棺緩緩躁動,金色的光輝收斂,輕輕搖曳,那石棺竟然如直升機一般慢慢抬了起來,像是有一隻無形的大手將他抬了起來。

東皇太一臉色灰白,滿頭長發蓬亂,緩緩的自那人形痕迹中走了出來,眼神逼人,死死的盯住那口青色石棺。

「找死!」東皇太一口中喝出兩個字,如炸雷一般響徹天空,連黃金神域外的人都能聽得清清楚楚,感覺到耳膜生疼。

下一刻,東皇太一直接出手,朝著那口青色石棺沖了過去,漫天的神之力交織,在背後凝聚成一尊神明之影,狠狠的朝著青色石棺轟了過去。紫色的神力幾乎遮掩住所有人的視線,讓黃金神域外的人都無法看清楚裡面的情況。

「轟!」

沉重的聲音響徹,黃金神域內,那青色石棺衝天而起,撞碎一切阻礙,石棺搖曳,將所有的神力化解去,筆直的撞向了東皇太一。

「區區神之子,也敢作凶!!」東皇太一大聲吼嘯,一掌猛的拍了上去,掌心中蘊含著毀滅之力。

鍾先生,寵妻入骨 「咚!」

掌力拍在石棺上,那恐怖的力量卻不能把石棺破碎,只能傳來一聲悶響。

石棺再次飛了起來,撞向東皇太一。

「咚咚咚咚咚!」

東皇太一以掌力相抗,黃金神域中爆發起一片另類的爭鬥,一名酷似神明的存在,與一口石棺相鬥。兩者斗得難分難捨,漫天的神力遮天蔽日,但任由那神力有多麼恐怖,石棺只要輕輕一搖曳,那所有的神力都要粉碎。

黃金神域外,火神之子,苗神之子和雪神之女都是臉色一片蒼白,他們感覺到了一絲威脅,如果那石棺內沉睡的真的是荒神之子的話,那他的實力該有多麼恐怖。他們三個比任何人都了解東皇太一的恐怖,甚至交過手,但此刻,荒神之子還未出世,竟然就可以和東皇太一比拼。

「快看!那石棺飛出來了!!」人群中有人大吼了一嗓子。

果不其然,在那黃金神域內,石棺一下子將東皇太一撞翻,飛出了山谷。黃金神域內金光暴涌,一個巨大的金色門戶從裡面鑽了出來,門戶大開,短短不到幾秒鐘的時間,門戶內那口石棺便飛了出來。

這一幕發生的如此突兀,一時間讓所有人都無法無過神來。

而就在那口石棺飛出來的一剎那,黃金神域內傳來雷鳴指向,門戶竟然慢慢癒合。石棺在眾人上空盤旋了一圈,不做任何停留,果斷的朝著遠處的域門飛了過去,它想要離開荒神墓!

同一時間,就在黃金神域即將消失的時刻,黃金門戶內神光一閃,東皇太一也從裡面鑽了出來,滿頭長發倒豎,紫眸深邃逼人,一股威嚴的皇者氣息瞬息間瀰漫當場,他的出現,讓在場所有的人包括三位神之子都感覺到了一陣訝異,難以抵抗這股皇者氣息。

東皇太一冷眼掃視了一圈眾人,目光在三位神之子和迦葉身上停留了片刻,冷哼一聲,而後再也不啰嗦,直接追逐那石棺朝著域門飛了過去。

「看他急成這個樣子,難道荒神之子真的要出世了?」雪神之女臉色難堪道。

「糟糕!趕緊離開,荒神墓要關閉了!!」就在這時,香屍女王似乎也看出了其中的蹊蹺,突然朝著迦葉嬌喝一聲,而後再也不啰嗦,直奔域門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