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城是裝的!也就是說,他根本不相信文思琦。

雪兒的大腦在飛速的運轉,“抱歉,阿姨拜託我做事,我不好拒絕。”

慕城涼涼的看着雪兒,他其實挺希望文思琦看到這一幕,她選的人,還沒怎麼樣就已經把她給賣了。

“滾出去。”慕城冷冷的出聲。

“慕先生……”雪兒看着慕城,嬌滴滴的出聲,“我知道阿姨一直不喜歡你太太,其實你也不必很爲難,我們可以假裝在一起,阿姨就不會再多想,你也可以跟你太太在一起,我願意幫你們。”

慕城看着雪兒,冷哧出聲,這麼下作的手段,他怎麼可能看不出來,他一旦和雪兒傳出緋聞,安雅一定會推開他。

“話我不想說第二遍。”

雪兒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她長得挺美,尤其是一雙眼睛嬌滴滴的,看着男人都能化掉,只是眼前的男人完全冷血,對她無感。

“呦,真是不要臉到了一定程度,趕都不走。”門口響起一個戲謔的聲音。

雪兒擡眸窘迫至極。


慕朵朵靠在門口,語調冷嘲。

雪兒終於掛不住,快步出了包間。

“哥,這就是你叫我來的目的吧,把人趕走。”慕朵朵一屁股坐在慕城身邊,慕城過來的時候給慕朵朵發了信息讓她過來,也算是做個證人,萬一真的有什麼,慕朵朵的話安雅是信的。

慕城沒說話,神色有些黯然。

被自己的母親算計,任何人都會難過。

“哥,媽應該只是一時……”

慕城擡手示意慕朵朵不要再說下去,拿起酒杯猛喝了幾杯。

慕朵朵看得出慕城心裏憋屈,也沒勸,讓服務員撤了菜重新換了菜端上來。

兄妹倆,一個吃一個喝。

而此時文思琦還不知道雪兒已經被慕城趕了出來,正對着幾個她約好的記者笑的優雅。

“慕夫人,有人拍到慕城慕總和一個年輕的女人一起吃飯,不是慕太太。”

“慕夫人是不是慕總和慕太太已經離婚?”

“慕夫人,聽說慕太太因爲連續流產而不孕?”

“阿城是單身,和什麼人在一起是他的自由,至於她是不是不孕,你們問醫生就知道了。”文思琦緩緩的說道,看起來像是沒說什麼。

但,卻在媒體面前印證了慕城離婚的事實,同時也變相的在告訴大家,安雅不孕……

文思琦又暗示了一下大家慕城吃飯的餐廳。

很多人都趕了過去。

慕城和慕朵朵吃過飯之後,一起出門。

門口閃光燈不斷的閃爍。

慕朵朵蹙眉,她也沒想到文思琦會做的這麼絕,要是慕城暈乎乎的跟雪兒連摟帶抱的出門,緋聞就被坐實。

慕城冷着臉。

“慕總,這位小姐是你的新歡嗎?”

“慕總聽說您因爲慕太太不孕才跟她離婚?是不是實情?”

“慕總,這位小姐回事您的結婚對象嗎?”

慕城大手落在慕朵朵的肩上,“我妹妹,慕朵朵。”

衆人驚愕,傳聞中慕家是有一位大小姐,不過始終沒在媒體前面露過臉,她偶爾會出現在家裏舉辦的酒會上,但,那些酒會都不允許媒體進入,所以,始終也沒人知道慕朵朵的真實身份。

慕朵朵知道自己的身份算是徹底的藏不住,索性挑眉輕笑,“要看身份證嗎?”

面前的幾個記者都驚得說不出話。

“你不是雜誌社的記者嗎?”其中有一個曾經和慕朵朵一起工作過。

“是,我的職業也是記者,所以不想把家庭的事摻和進去,一直保密,今天被你們撞到,心情真是糟透。”慕朵朵淡淡的說道。

現在,他們兄妹的心情都糟透。

“我們兄妹聚會,被你說成約會,你們的職業素養真是有待提高。”慕城涼涼的說道。

“嗯,我哥和我嫂子的關係非常的和諧,我嫂子也是我閨蜜,我們三從小一塊長大,不是什麼惦記我哥的阿貓阿狗能夠動搖的。”慕朵朵接着說道。

記者們默默的咽了咽口水,感情他們是被慕夫人給逗了,人家慕總是在秀恩愛。

“我和我太太很好,我們之間也不存在孩子的問題,她的身體正在恢復中,暫時不要是爲了她調養身體。”慕城緩緩的說道。

說完之後,和慕朵朵一起上了車子,慕朵朵開車。

n市的另一家餐廳,安辰和安雅相對坐着。

“說吧。”安辰開口。

“我的餐廳要開業。”安雅笑眯眯的看着安辰,有個哥哥寵着的感覺真好,她原來就羨慕慕朵朵,慕城寵妹一點都不含糊,他雖然兇巴巴的,但是慕朵朵要的東西,他都會準時送上。

現在她也有一個寵妹的哥,真幸福。

“準備元旦當天,怎麼樣?”安雅問道。

“還有半個月,做宣傳什麼時間剛好,不過要杜俊逸配合。”安辰說道。

“配合,他現在全力配合。”安雅笑着說道。

安辰擡手點了一下安雅的眉心,有幾分寵溺的一笑,“你是不是所有的地方都打好了主意,就等我掉進你的坑裏。”

安雅眨眨眼,“哪有,哥。”

哥……

這個字很微妙,安辰脣角忍不住上揚。

兩個人一頓飯吃的很開心。

“我們設計公司的廣告片,也拜託哥了。”安雅雙手合十,一臉的期待。

“我能拒絕嗎?”

“你捨得嗎?”安雅俏皮的笑笑。

“你現在是吃定我了是嗎?”安辰看了安雅一眼,眸底溫柔。

“誰讓我哥疼我呢。”安雅笑着說道。

安辰跟着笑笑,手機響起,“我接個電話。”

“嗯。”安雅點頭。

安辰坐在座位上沒動,接通電話。

這是信任和親人之間的隨意。

安雅心裏暖暖的。

安辰的臉色很快起了變化。

安雅有些好奇,但是沒問,低頭吃菜。

掛斷電話,安辰看向安雅。

“別跟我說,這個電話跟我有關係。”安雅眨眨眼,看着安辰。

安辰點點頭。

“咳咳,別嚇我,又有什麼不好的消息傳出來?”安雅問道。

安辰把文思琦的事,和慕城兄妹的事跟安雅說了一遍。

安雅臉上的笑慢慢的退了下來,文思琦,和她已經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事情很簡單,文思琦擺了一個局,但慕城沒有像她期望的那樣跳進那個局裏……

安雅胸口發悶,慕城現在很痛吧,她刷的起身。 “明天,如果杜俊逸的時間可以,就開拍,我把攝影師和相應的工作人員留出來。”安辰說道。

“謝謝哥。”安雅拎起包,“我……”

“去吧,有事打給我。”安辰說道。

“好。”安雅快步出了餐廳。

上了車子之後,撥了慕朵朵的電話。

電話很快被接通。

“雅雅……”

“阿城呢?”

“我送他回楓林苑了,雅雅。”慕朵朵頓了一下。

“你說。”安雅握着手機的手指收緊。

“我哥看起來挺難受,喝了不少酒,你安撫他一下。”慕朵朵說道。

“我會的。”

“我媽那邊,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做,這些事情都是她的錯,但畢竟是我們的媽,我想我哥之所以難受,就是因爲他爲難。”慕朵朵沉沉的說道。

任何人在慕城的位置都會覺得難做。

一邊是自己心愛的女人,另一面是自己的母親……

“我知道了。”安雅掛斷了電話,忽然有些迷茫,一段不被家人祝福的感情到底可以走多遠?

安雅發動車子,回到楓林苑。

慕城靠在沙發上,他知道安雅很快會回來,安辰的消息向來靈通,文思琦那邊的動作,自己這邊的動作,他肯定都會告訴安雅。

安雅進門。

慕城看着她。

“雅雅……”

“阿城,我沒有動搖對你的心。”安雅緩步朝慕城走來。

慕城脣角勾起一個好看的弧度,伸手拉住安雅的手,夠了,這句話就夠了,什麼都不需要解釋,慕城輕輕的吻着安雅,安雅熱情的迴應。

似乎,通過這樣的方式,他們才能更清楚的感覺到彼此的存在,才能更堅定的表達自己的心意,無論誰說什麼做什麼,他們都會堅定的愛着彼此,不分開,不離不棄。

黃昏時分。

安雅疲倦的醒來,說好做女強人的第一天,就逃班。

慕城看着安雅一臉的懊惱,脣角揚起,“怎麼,累着了。”

“你就不能剋制一點,每次都那麼久。”

“老婆,我怕你吃不飽。”

“我能!”安雅話脫口而出,忽然想起剛剛慕城的要求,艾瑪,小臉火辣辣的燙着,“你走開。”

“我走不開,腿不好用。”慕城打趣的說道。

安雅推開湊過來的慕城,想起要約杜俊逸,伸手去摸手機。

“喂,跟我在一起的時候,想到了誰?”慕城湊過去,看見阿逸兩個字,臉色分分鐘降了一個色調。

“別鬧,我要工作。”安雅推開慕城。

慕城這個時候,本着我必須粘着你的原則,雙手抱緊安雅不鬆開。

安雅無奈的白了慕城一眼,電話被接通。

“雅雅。”

“阿逸,你明天時間可以嗎?”安雅問道。

“可以,這段時間我都是你的,隨時聽命。”杜俊逸打趣的說道。

慕城心裏酸酸的,什麼話,誰要你。

“明天拍餐廳的廣告,我確認時間之後發信息給你。”安雅笑着說道。

“好,你明天是不是也過去?”杜俊逸問道。

“肯定啊,我是老闆,必須在場監工。”安雅輕笑。

“歡迎老闆各種監督。”杜俊逸輕笑出聲。

兩個人聊了兩句掛斷了電話,安雅給安辰發了信息,告訴他明天杜俊逸時間都可以。

安辰很快回覆,確定了拍攝時間是上午九點,地點就定在他們的餐廳。

安雅又給何晨發了個信息,告訴他自己明天去餐廳,忙完之後放下手機。

側眸,看見一張英俊且哀怨的臉。

“幹嘛?”

“老婆,你忽略了我許久。”慕城酸不拉幾的說道。

噗……

安雅輕笑出聲,“我不是在忙嘛,你忙的時候不是也顧不得我。”

“我哪有,你時時刻刻在我心裏,不信你摸摸看。”慕城拉着安雅的手往自己的胸口帶,他的皮膚滾燙滾燙的。

燙的安雅小臉緋紅。

“別鬧了,晚上要吃什麼,我去準備。”

“我想吃……你。”慕城曖昧的說道,拉着安雅的手指輕輕的咬了一口。

“喂,我們去超市,好不好?”安雅急忙推開慕城,由着他隨性,自己說不定晚飯都沒得吃。

慕城心不甘情不願的起身,他雖然不願意起來,但也不想累壞了自己的小妻子,跟着安雅一起換了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