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都沒有再多說什麼,目光都望向了海面,那裡,葉星辰三人還在盡情的玩樂……

一直到夕陽西下,葉星辰三人才意猶未盡的離開了銅鑼灣,回到了家裡,走到三樓的時候,葉星辰隱隱聽到了余小琴的和她父母的笑聲,嘴角浮出一抹微笑,卻不料被走在旁邊的黃奕菲看到。

「星辰哥哥,你笑什麼?」

「啊……沒什麼,我肚子好餓,容蓉,今晚吃什麼啊?」葉星辰趕緊轉移話題。

「今天從菲菲家帶來了魚片,晚上就吃炒魚片吧?」慕容蓉總是那麼溫柔體貼,臉上掛著甜甜的笑容。

「呵呵,好久沒吃過魚片了,菲菲,真是懷念啊……」葉星辰說著打開了房門。

「我先去洗個澡,吃晚飯後我洗碗……」黃奕菲進門丟下一句就朝屋裡跑去。

「你剛才更衣的時候沒洗過嗎?」葉星辰說道。

「洗是洗了,可身上還有一股海藻的味道。」

「海藻的味道?有嗎?」葉星辰說著聞了聞自己的袖子,又將鼻子湊近慕容蓉說胸前,用力得吸了吸,這才緩緩說道:「沒有啊……」

「好啦,不要再聞了,幫我洗洗魚片吧?」慕容蓉看到葉星辰那孩子般的動作,抿嘴輕笑。

「遵命,美麗的老婆大人……」葉星辰輕笑一聲,還在慕容蓉臉頰輕輕一吻,只感覺香味異常,肌膚滑嫩。

「你呀……」繞是慕容蓉不在乎別人的看法,此時也是玉臉羞紅,又不好發作,只好趕緊將包包仍在沙發上,就朝廚房跑去。

葉星辰邪邪一笑,也趕緊跑進廚房,直接將房門反鎖,一把將慕容蓉摟在懷中。

「容蓉,我愛你!」葉星辰吐出一句,不等慕容蓉反應,已經一口吻住了那動人的雙唇,舌頭更是強行拗開容蓉的貝齒,和那美妙的香舌糾纏在一起。而他的心跳也是一陣加速。

慕容蓉更是玉臉通紅,心跳急速,快要蹦出來一般,雖然兩人已經不是第一次接吻,但每一次接吻,所迸發的激情卻像第一次那般熱烈,那般甜蜜。

或許是昨夜被余小琴挑起的慾火還沒有熄滅,葉星辰本來摟著慕容蓉的一隻手不由自主的就朝上面繞去,此時慕容蓉已經徹底的沉迷在情人的深吻之中,根本沒有注意這隻魔爪正漸漸靠近自己的要害,或許就算注意了也會當作沒注意,然而,就當葉星辰要第一次得手的時候,可惡的電話鈴聲響起。

驚覺你媽個頭,心中暗罵一句青花的歌詞,戀戀不捨的鬆開慕容蓉,從褲兜里掏出電話一看,是紫楓打來的。

死瘋子,總是打擾我好事,下次不抽死你不可。

「喂,這麼晚了,有什麼事情嗎?」葉星辰的語氣充滿了不滿,而一旁的慕容蓉也是面色羞紅的跑到冰箱前拿出魚片,希望冰箱的冷氣能夠熄滅體內的火焰。

「辰哥,老八被人殺了……」電話那頭傳來紫楓悲痛欲絕的聲音。

「什麼……」葉星辰腦海中一片空白,手裡的電話更是直接掉在了地上…… 「星辰,你怎麼了?」慕容蓉聽見電話掉在地上的聲音,轉頭看見葉星辰一臉的茫然,眼中一陣擔憂。

「我回來之前不要離開家裡……」葉星辰沒有多做解釋,抓起地上的電話就朝外面奔去。

慕容蓉從來沒有見過葉星辰如此匆忙過,一時之間愣在哪裡,等恢復過來的已經從外面傳來了關門的聲音。

「老天,你一定要保佑他,千萬不要出什麼事情啊?」慕容蓉唯一能做的就是合起雙手,向蒼天祈禱。

葉星辰以最快的速度來到了玉龍酒吧,發現門口早聚滿了上百人,一個個臉色陰沉,面容肅穆,眼鏡蛇王武正站在門口等他。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葉星辰一見到王武滿臉的悲憤之色,開口就問,一邊問一邊朝裡面走去。

「老八和老七在街邊喝酒,和玉虎幫的幾個混混起了矛盾,你也知道他們兩個人的脾氣,直接將那幾個小混混廢掉,結果玉虎幫新上任的老大葉虎親自率領上百個小弟將老八和老七堵在了西玉街,我們趕去的時候老八已經……」王武說道這裡的時候卻再也說不出話來,眼角更是了淚光涌動。

「玉虎幫?」葉星辰咬牙切齒的說道,腦海中想起了上次的顧興的事情,當時紫楓好像是直接滅掉了玉虎幫的幫主,難道新上任的幫主想要報仇嗎?

來到了大廳之中,周圍全是幾十名身穿黑衣的男子,每一個人的領口都綉有一顆星辰,他們都是紫楓等人的直屬小弟,也是星曜會中堅力量。

紫楓,張豹,還有全身包裹著紗布的王小虎都站在大廳的中央,那裡擺設了一個靈台,靈台前放著一口棺材,一口檀木製成的棺材。

「辰哥……」紫楓聲音沙啞的叫了一聲,眼中也是一片濕潤。

「辰哥……」王小虎,張豹,以及其他的幾十名黑衣男子全部恭敬的朝葉星辰鞠了一躬。

葉星辰點了點頭,兩名同樣身穿黑色外套的少女拿著黑色的外套為葉星辰穿上,又拿過麻帶為葉星辰繫上,這兩名少女正是葉艷和羅丹兩人,自從她們和葉星辰發生關係后,就經常來玉龍酒吧玩耍,想到她們終究是葉星辰的女人,證實身份之後,就納她們進入了星曜會。只不過此時葉星辰眼裡只有那口巨大的檀木棺材,並沒有注意到兩人。

一步一步的走到棺材前面,腦海中依舊一片空白,紫楓親自動手,揭開了棺蓋,葉星辰望去,裡面躺著的正是那個身材肥胖,力氣卻極大的男孩,是的,他還是一個男孩,一個剛剛成年的男孩,劉東林。

此時,他已經換好了喪服,看不出身上的s傷口,不過臉上卻有一道極大的傷口,自額頭劃到了嘴唇,幾乎將他的腦袋一分為二,雖然經過了處理,但看上去仍然那麼猙獰恐怖。

「老八……」全場靜悄悄的一片,只有葉星辰那空洞的聲音。

腦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現出那張總是帶著笑容的胖臉,想起了那個從小就很胖,打架卻總是沖在前面的男孩。

想到了那個有些可愛的胖子,他真的走了嗎?

他真的就這樣離開這個世界裡面嗎?他為何走得這麼匆忙?為何連自己最後一面也不見呢?

為什麼,為什麼,這到底是為什麼?

心中不斷的嘶吼著,咆哮著,而他的神情卻是一臉的平靜,彷彿那萬年的寒潭,激不起點點漣漪……

一滴淚,自葉星辰的眼見緩緩滑落,正好落在了劉東林的嘴唇上,最後融入了他的嘴中,而他猙獰的臉上似乎露出了淡淡的笑容,那是一種解脫,又或者是一種欣慰……

「老八,放心的走吧,我一定會為你報仇的……」淡淡的說了一句,葉星辰轉過了身子,眼神犀利的掃過眾人,除了紫楓幾人外,所有人皆是感覺一陣寒意襲來。

紫楓又親自將棺蓋蓋上,卻沒有發出一點聲音,整個大廳除了葉星辰的聲音外,就只剩下眾人的呼吸和心跳聲。

「老七,說吧,到底怎麼一回事?」葉星辰看向了王小虎,眼神不帶一絲情感……

「今天我和老八去西玉街收保護費,下午在一家新開的飯店吃飯,和一個玉虎幫的混混碰了碰,那小子囂張至極,非要我和老八道歉,我們自然不肯,結果又跑來幾個,接著便打了起來,那幾人被我們直接廢掉,可不到三分鐘,葉虎就帶著一百多人趕來,二話不說,直接開砍,老八為了救我,結果……」王小虎眼中滿是淚花,而且不是一般的淚水,而是鮮紅的血淚。

「有趣,有趣,一個小小的玉虎幫竟然敢挑戰我星曜會,羅包,最近玉虎幫有哪些動靜?」葉星辰連說兩個有趣,聽得眾人汗毛直豎,上次投誠跟隨王小虎以後的羅包趕緊上前一步,恭敬的說道。

「玉虎幫一直很安靜,沒有什麼動靜,不過骷髏會的一些人卻經常在這一代出沒……」

「骷髏會?」葉星辰腦海中似乎想到了什麼?

「紫楓,骷髏會死神堂堂主曹天二這人怎樣?」

「一個極其厲害的角色,骷髏會能在短短三年內在靜海市佔有一席之地,有他很大的功勞,而死神堂也是骷髏會戰鬥力最強的一個堂口,難道你認為是他聯合了玉虎幫……」紫楓很快解釋道。

「不是聯合,而是收編,看來骷髏會在西城的地盤已經達到了飽和,要開始對南城動手了,紫楓,我們現在有多少兄弟?」葉星辰想到了那個說話陰沉的男子。

「核心兄弟三十八個,全部在這裡,會內兄弟四百八十三人,外圍兄弟加起來有三千多人。」紫楓很快答道。

「要是我們和骷髏會開戰,有多大的勝算?」

「沒有勝算,除非天門會會出手,u不過葉叔已經不過問江湖中事,現在天門會也是一團亂,是不可能出手的。」

「我明白了,召集一百身手好一點的兄弟,準備傢伙,今夜,讓西玉街血流成河……」

「是!」眼鏡蛇王武道了一聲,走到幾名黑衣人身前,附在耳邊說了幾句,那幾名核心小弟點了點頭,走了出去。

「星辰,現在動手合適嗎?」紫楓有些擔憂的問道,以他們現在的實力對付骷髏會的話無非以卵擊石,自取滅亡而已。

「現在向死神堂開戰自然不合適,不過滅掉玉虎幫確實再合適不過了,老七,你就留在這裡,羅包也留下,其他人跟我一起殺向西玉街,割下葉虎的頭顱,為老八送行……」葉星辰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

「辰哥,讓我也去吧,我要親手為老八報仇……」王小虎聽到不讓自己去,趕緊上前求道。

葉星辰看到他那雙通紅眼睛,沉思了片刻點了點頭,又吩咐了一句:「老五,你留下吧,可能曹天二會再派人來,一切小心……」葉星辰說完轉過身子,就朝外面走去。

葉艷和羅丹對望了一眼,想要說些什麼,可最後終究沒有開口,目送著葉星辰走出了玉龍酒吧。

紫楓,王小虎,張豹,二十多名核心小弟都跟在他的身後走了出去。

此時正值晚上十點左右,正是靜海市夜生活開始的時候,然而,整條玉龍街卻是靜悄悄的一片,隱隱只有路邊的乞丐翻身的聲音,偶爾有過往的行人也遠遠的避開,只因整條街上全是殺氣騰騰的小混混們。

玉龍酒吧的外面,卻是整整齊齊的站著一百名身材高大的男子,每一個人都穿著一條黑色的外套,領口位置上都綉有一顆辰星,這些都是王武讓人挑選出來的精銳小弟,全部是星曜會的正式成員,沒有一個是外圍成員,一個個臉上毫無表情,眼中卻殺意盡放。

葉星辰靜靜的看了看這一百個人,犀利的眼神掃過每一個人的雙眼,在他們的眼中,他看到了堅強,看到了忠心,看到了必死的決心,有了這顆心,就已經足夠了。

沒有說什麼戰前宣言,甚至沒有說一句話,默默的轉過身子,朝紫楓等人點了點頭,踏上了為他準備的雙缸哈迪雷達摩托車。

「老五,我們回來之前,任何人不要離開玉龍街,違者,殺無赦……」紫楓在王武的耳邊悄悄的說了一句,也轉身上了摩托車,王小虎,張豹,羅包等核心成員都是一人一輛車,其他的一百多名小弟則是兩人一輛,一個個全部上了車,葉星辰用力一蹬,馬達的轟鳴聲響起,五十多輛摩托車也全部點火,轟鳴聲震動整條玉龍街。

西玉街其實也在靜海市南城,在玉龍街的西面,相隔幾條街而已,自從葉星辰建立星曜會,讓紫楓等人慢慢擴張勢力后,這條街也漸漸納入了星曜會的範圍,不過上次被紫楓等人狠狠打壓的玉虎幫在這條街上也一直有些地盤,只是一直以來,他們都不敢對星曜會怎樣而已?

這次之所以敢對老七和老八動手,最大的原因的確是因為骷髏會死神堂堂主曹天二找上了他們新任的老大葉虎。

玉虎幫不過是一個小幫派,在靜海市這座風起雲湧的城市裡隨時都有被吞沒了危險,不過要是能夠加入骷髏會,那將完全不同,就猶如坐在一葉扁舟上的人搭上了萬噸巨輪一樣,安全係數大了許多,所以當曹天二找上葉虎並承諾讓其加入骷髏會的時候,葉虎直接就答應了下來。

這不,今夜的西玉街和玉龍街的寧靜完全不同,這是一條熱鬧的街,一條沸騰的街,玉虎幫全體上下,除了那些戰死或者斬傷的兄弟,全部呆在了西玉街最豪華的酒店西山大飯店,這是骷髏會旗下的一個產業,這裡正舉行走葉虎的入幫大會。

曹天二並沒有來,來的是曹天二的一個手下張龍,他帶來的曹天二的命令還有一枚代表骷髏會死神堂成員的戒指,葉虎殺掉了老八,正式的成為了死神堂成員,而他的小弟們,也全部納入了骷髏會。

「張兄,小弟剛剛進入死神堂,以後還請多多關照關照小弟……」葉虎和張龍坐在主桌上,喝得正歡。

「哈哈……葉虎兄弟見外了,以後我們都是一家人,要相互照顧才對……」張龍滿臉通紅,哈哈大笑道。

「呵呵,說的是,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不知道堂主接下來有什麼打算?那個玉龍街的紫瘋子可不是吃素的,我擔心……」葉虎並沒有表面那麼開心,雖然加入了死神堂,但得罪了紫楓的日子可不好過,更不要說殺掉紫楓的兄弟,誰知道他瘋了之後會做出什麼事情。

「放心吧,堂主已經做好了安排,今夜過後,這個世界上將在沒有紫楓這一號人,以後玉龍街的地盤可還要兄弟你幫忙打理了!」張龍夾了一片牛肉,扔進了嘴中,慢條斯理的說道。

「哈哈哈……張兄哪裡話,什麼叫幫忙打理,這可是在下的本份呢……」

「哈哈哈……來,喝酒……」

而在玉龍街東面的一家茶樓里,一身黑衣的曹天二斜躺在沙發上,享受著兩名女郎的按摩,神態悠然,這時,一名黑衣男子從外面走了進來。

「怎麼樣?他們是不是去西玉街了?」曹天二沒有睜開眼睛,只是淡淡的說道。

「是的,堂主!」來人恭敬的點了點頭。

「那叫兄弟們行動吧,直接滅掉他們的後方,讓玉龍街從此易主!」曹天二好不在意的說道。

末世之人生贏家 「可是堂主,他們的大隊人馬都留守玉龍街,前去西玉街的只有一百多人。

「什麼?」曹天二猛然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眼中充滿了驚訝,「帶隊的是誰?」

「一個留有一條小辮子的少年,就連紫楓都跟在他身邊,任憑他差遣!」

「好一個葉星辰,果然有膽魄,不愧為葉天龍的兒子,快,傳我命令,馬上趕往西玉街,一定要叫他們有來無回……」曹天二心中不能不驚訝,在他想來,肥豬王可是葉星辰幾人的最好的兄弟,現在被玉虎幫殺掉,定然會不惜一切代價的找葉虎報仇,可哪裡想到葉星辰竟然只帶了一百人過去,是他對自己太自信?還是他早算出了自己的計謀?

「是……」男子迅速的退了出去,曹天二揮了揮手,兩名女郎也趕緊退了出去,只留下一臉沉思的曹天二。

西玉街,正在喝酒的張龍和葉虎忽然聽到街道外面傳來了巨大的轟鳴聲,互相對望了一眼,葉虎的眼中除了擔心剩下的就是畏懼,他知道,紫楓的人馬已經來了,張龍的眼中卻充滿了得意,看來一切都在堂主的預料之中,這裡不過是一個餌,一個引出紫楓等人的餌。

「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情?」張龍首先開口問道。

「是紫瘋子的人。」一名剛從外面進來的小弟恭敬的答道。

「他們來了多少人?」

「一百多個……」

「什麼?」張龍心中一驚,怎麼可能才來一百多個?難道他們想憑著一百多個人就滅掉玉虎幫嗎?那這樣以來,堂主攻擊玉龍街的目的不是落空?

「怎麼了?張兄?」葉虎聽到對方只來了一百多個的時候卻是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沒……沒什麼,趕緊召集兄弟,這次頂叫他們有來無回……」張龍強壓住心中的慌亂,下達了命令。

然而,這裡留守的人大多數是演戲的人,死神堂的精銳都埋伏在玉龍街附近,如今這些人又喝得酩酊大醉,哪裡還有什麼戰鬥力?好在葉虎留了一個心眼,將自己的小弟全部招到了西玉街,雖然玉虎幫上次受到了重創,但也還有一兩百人,不說能夠滅掉來人,起碼保命是綽綽有餘的了。

西玉街,幾十輛摩托車叫囂著沖了進來,葉星辰沖在最前面,直接朝西山飯店衝去。

路邊奔出了許多玉虎幫的小混混,在街道上拉起了鐵鏈,阻止了葉星辰一群人繼續前進。

「所有人,下車,殺……」葉星辰口中大喝一聲,直接急剎,將車停在了陸中央,右手從車後面提出了一把三尺長的西瓜刀,這是市面最常見的刀具,可此時在葉星辰的手中,卻發出詭異的光芒。

一百多人迅速下了車,每一個人都提著一把砍刀,每一個人都穿著黑色外套,每一個人都神情肅穆,甚至是他們下車的動作也是整齊規範,一股巨大的威壓無形的散發出來,大多數玉虎幫的小弟一感受到這股威壓,心中已經起了怯意。

葉星辰手提鋼刀,沖向了西山飯店,紫楓,王小虎,張豹緊緊跟在身後,殺氣騰騰的朝前衝去。

「殺啊……」西玉街沸騰了,這一次是徹底的沸騰了,是鮮血的燃燒讓其沸騰,不少商販行人一個個面容失色,這種大規模的砍殺已經很久沒有在街頭出現了,到底發生了什麼大事?引得這些黑幫不顧警察的制約,敢當街群毆?

大多數人嚇得四處逃竄,也有少部分年輕人看得熱血澎湃,巴不得自己是其中的一員。

玉虎幫的成員雖然知道對方會來報復,可沒想到會這麼快,他們得來的消息是玉龍街還留守了上千人,根本沒有任何的動靜。

倉促之下,*起傢伙就朝葉星辰一行人殺去,有的提著鋼管,有的提著砍刀,有的沒有拿到武器,就舉起飯店的椅子,混亂不堪朝前衝去。還有心生膽怯的人趁此機會從後面逃竄,他們大多是一些剛入會的人,可不想陪著玉虎幫一起死。

「找死……」葉星辰大叫一聲,手中的砍刀斜向上劈出,直接劈在了對方的砍刀上,那名男子只感覺雙手發麻,虎口隱隱作痛,手中的砍刀卻再也拿捏不住,掉落下來,接著就看到那亮晃晃的刀身劈向自己。

「不要啊……」這是那名男子在這世上最後的聲音。

葉星辰一刀劈下了他的半邊腦袋,腦漿,鮮血,碎肉,灑了一地。

「殺……」紫楓號稱紫瘋子,殺起人來從不眨眼,而且這次對方殺了肥豬王,早已經觸動了他的底線。

手起刀落,一顆人頭凌空飛起,又是一記直刺,直接刺穿對方的心臟,一道血箭飈出,射得他滿臉都是,可他卻毫不在意,舌頭一添,舔去嘴角的血液,面露猙獰,舉起砍刀再一次朝前面衝去。

王小虎有下山虎之稱,雖然身受重傷,但心中卻蘊藏著滔天恨意,左手右手各持一把砍刀,砍起人來比紫瘋子還要瘋狂。

張豹號稱黑豹,速度敏捷,每一刀都劈在了敵人的要害,這一次,他們已經不再顧忌其他的任何東西。

身後的一百人也全部是精選出來的精銳,受到血腥的刺激,一個個雙眼通紅,砍起人來竟然也不眨下雙眼,一個個兇狠無比。

玉虎幫的成員雖然佔了多數,可他們是遭受突然襲擊,根本毫無準備,現在又被對方的氣勢所壓迫,一時之間幾乎所有人都起了怯意,開始朝後退去。

「兄弟們,都給我頂著,堂主正帶人過來,一定不要讓這些傢伙跑了……」二樓的張龍眼見葉星辰一伙人如此彪悍,心中也起了怯意,可他卻知道不能逃,要是逃了肯定會受到比死還殘酷的教訓,只好大聲喝道,希望提高玉虎幫成員的士氣。

可他不喊還好,一喊就徹底的暴露了他的位置,葉星辰一刀劈翻一名男子,左手手腕一番,一把小刀出現在手心,用力一抖,一道犀利的刀光射出,小刀直接插進了張龍的咽喉。

到死,張龍也不明白,為何隔了這麼遠,自己還是死了呢?

站在張龍旁邊的葉虎嚇得面容失色,也顧不得到底堂主什麼時候來,拔腿就朝後面逃去。

「葉虎,你他媽的別想逃……」王小虎認出了葉虎,不顧身上的傷勢,拚命的就朝葉虎追去。

「老七小心……」張豹眼見王小虎朝葉虎追去,趕緊上前幫助他攔下兩名敵人。

「紫楓,這裡交給你了……」葉星辰朝紫楓吼了一句,一腳踹飛一名小混混,將手中的砍刀扔出,直接插進了一名敵人的小腹,而他本人卻是快速朝葉虎逃竄的方向追去。

「殺……」紫楓咆哮一聲,絲毫不顧忌身上的刀傷,下手更狠,更快,整個人徹底的陷入了瘋狂。

西山飯店躺滿了不斷呻吟的傷員,更躺滿了毫無生氣的屍體,大多數都是被砍得稀爛,鮮血將紅色的地毯染得更加的紅艷,桌子,椅子,牆壁上全是血跡,飯店的服務人員,工作人員早嚇得不知道躲到了哪兒,只剩下幾十名星曜會的成員還在四處追殺玉虎幫的成員。

警笛的聲音響起,將陷入瘋狂的紫楓拉回了顯示,回頭看了一眼,自己帶來的兄弟還有不到三十人,而地下躺著的卻有兩三百人,其中還有一部分是張龍的人馬。

「撤……」葉星辰下達了命令,帶著剩下的人馬從後門逃去。

葉星辰,王小虎,張豹三人卻緊緊追著葉虎,一路不斷遭到玉虎幫成員的襲擊,不過都被陷入極度悲憤的幾人給斬殺。

「葉虎,你他媽的有種站住,老子和你單挑……」王小虎邊跑邊罵,肩上的傷口早已經拉開,鮮血已經染紅了紗布。

葉虎沒有回話,更沒有回頭,此刻的他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逃。

逃出了西山飯店,在西玉街上拚命的奔跑,好在這一條街因為葉星辰一伙人的出現早已經沒有了車輛,路邊的商店什麼的也關門打樣,整條街道就剩下幾人一追一套,偶爾有趕來的玉虎幫小弟,都被葉星辰幾人輕鬆解決。

葉虎將自己的速度發揮到極致,他甚至相信,要是先現在的速度去參加奧運會的話肯定會刷新世界紀錄,可為何他總感覺和對方的距離越來越近呢?特別是那個有這一條小辮子的少年,彷彿一顆太陽一樣,不管自己怎麼跑,他的眼光都能夠罩住自己。

葉虎的心中越來越恐懼,恐懼之後,所剩下的就是懊悔,深深的懊悔,自己為何要聽從曹天二的話呢?要是自己不去找他們的麻煩,現在應該在女人的懷抱吧?自己為何這麼傻呢?然而,世上沒有後悔葯,葉虎只能過拚命的跑,拚命的逃,哪怕明知道逃不了。

葉星辰離葉虎的距離還有不到二十米了,手腕一番,又一把小刀出現在手中,用力一抖,飛刀彷彿夜空的流星,射向了正在奔跑的葉虎。

「哧……」的一聲,飛刀刺進了葉虎的大腿,一道血箭飆射而出,而葉虎的身體更是朝前摔去,重重的落在地上。

又從路面跑出了幾名玉虎幫的成員,想要上前扶起自己的老大,可葉星辰已經幾步上前,狠狠的踹出幾腳,將最靠近葉虎的一人踹飛,而張豹和王小虎隨後趕到,又狠狠的教訓了那幾人。

此時,葉星辰幾人也聽到了警笛聲,而葉虎卻是不顧大腿的疼痛,爬起身來,再次朝前面逃去。

「既然你這麼著急,那我就送你一程吧?」葉星辰冷哼了一聲,手腕再次翻動,有一把飛刀射了出去,只是這一次不是大腿,而是葉虎的腦袋……

「去了地下,記住一句話,犯我兄弟者,殺——無——赦!」葉星辰冷冷的說完一句,轉身朝一旁的小巷子走去,而葉虎的身體這才慢慢的倒下,而他的眼睛還充滿了驚恐。

張豹和王小虎也不再理會幾個嚇傻的傢伙,上前拔出葉星辰的飛刀,順便砍下葉虎的腦袋,跟在葉星辰身後,快速的鑽進了漆黑的小巷中,剩下的幾名小混混嚇得臉色發青,也逃得無影無蹤,寧靜的街道只剩下一具無頭的身體在那抽搐著,還有那漸漸臨近的警笛聲……

「求鮮花」 玉龍街酒吧,所有營業場所全部停止營業,就連市領導檢查也沒有這麼寧靜過,街道兩旁站滿了身穿黑色外套的人群,有男有女,有的頭髮染得金黃,有的耳朵上穿著好幾個貓洞,有的頭髮老長,總之,這些全是平日里混跡都市的飛揚跋扈的小混混小太妹們,只是這一次,他們的臉上都寫著肅穆,都寫著悲傷,不管心裡是不是真的悲傷,在這寧靜的可怖的夜晚,他們不敢說上一句話,哪怕交頭接耳也不敢。

玉龍酒吧外面,卻也站滿了黑衣男子,只不過與其他人不同,他們的領口上都綉有一顆閃閃發光的辰星。

玉龍酒吧門口,站著兩名同樣貌清純,身材苗條的少女,也穿著黑色的外套,嫩稚的臉上寫滿了緊張,悲傷,等各種複雜的表情,正是羅丹和葉艷,而一臉猥瑣模樣的羅包也站在一旁,眼睛盯著地面,不敢朝裡面看上一眼。

玉龍酒吧內,披著麻帶的葉星辰,紫楓,王武,張豹,王小虎五人默默地站在棺材前面,那裡,還擺著一張祭台,上面放著一顆血淋淋的人頭,正是葉虎的人頭,他的眼睛依舊是死的時候那種驚恐的眼神。

「老八,希望你在黃泉路上不會太過寂寞……」葉星辰親自點燃了三支香,祭拜劉東林,直接插在了人頭上面,又朝棺材鞠了一躬,這才走到了旁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