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簡汐用盡自己最大的力氣喊出來,她的聲音通過擴音器,瞬間傳遍整個大廳。

所有人瞬間都看了過來,台下的人議論紛紛。

容子澈也停下來,莫名的看著葉簡汐的方向。

葉簡汐沒多解釋,氣喘吁吁的走到台上,衝到司儀的身邊,把他搭在播放器上的手拿開,然後將放映倉打開,想要取出裡面的錄像帶。

司儀抓住了她的手,「這位女士,你是來參加婚禮嗎?嘉賓的位置在下面,請你……」

葉簡汐撥開他的手,不耐煩的說:「讓開!」

司儀擋在了他前面。

容老爺子認的葉簡汐,緩步走到葉簡汐跟前,低聲說:「葉女士,今天是子澈跟綿綿的訂婚典禮,你還是冷靜一下。」

言外之意,也是讓她別鬧。

葉簡汐抬眸,直直的看著容老爺子說,「我只要這卷錄像帶,容老。」

容老擰了眉頭,這卷錄像帶是子澈親自做的,為的是給沈綿綿一個驚喜。

葉簡汐要這卷錄像帶做什麼?

容老沒開口說話。

葉簡汐一言不發的準備跟司儀搶東西。

司儀哪裡肯給她,死死地護著東西。

場面越發的亂,溫如意想要上前,問簡汐是怎麼回事。

可就在她開口之前,幾個警衛忽然衝上台來,要把葉簡汐拉下去,其中一個動作很粗魯,一上台,抓住葉簡汐的手腕,就要強行把她扯下台。

葉簡汐猛地甩開那人的手,身體不受控制的撞在了放映台上,后腰一陣鑽心似的疼,連帶著小腹那裡也痙攣似的,抽搐了下。

可她沒來得及顧及這個,就再次去抓那捲錄像帶。

這次司儀沒能攔住她。

葉簡汐把錄像帶抱在懷裡,死死地摟住,再也沒撒手。

那些擁簇的警衛,不知道誰,在暗地裡踹了她的小腿一下。

葉簡汐雙手抱著東西,沒辦法維持身體的平衡,眼睜睜的向前倒了過去。

葉簡汐嚇得臉色慘白。

但就在跌到前的剎那,冷不丁的一雙手伸出來,緊緊地扣住了她的腰,將她拉了回來。

葉簡汐回過神來,抬眸看到慕洛琛。

他的面色鐵青,唇瓣卻泛著白,冷冷的盯著那些警衛厲聲問:「剛才誰推的她,再敢給我推她一下?」

幾個警衛沒一個人敢說話。

慕洛琛周遭的散發出來的氣息駭人,胸口劇烈的起伏著,而他摟著葉簡汐腰部的手,越收越緊。

葉簡汐抱著錄像帶,掃了一眼周圍的人,低聲說:「阿琛,我沒事,今天是子澈跟如意的訂婚宴,別把事情鬧大了。」

慕洛琛垂眸看了她一眼,薄唇微微的顫抖著,黑眸里說不出的怒氣和恐懼在繚繞。

眼前的一幕發生的太快,容子澈跟溫如意反應過來,都是一陣后怕。

簡汐剛才若是真的摔著了,那肚子里的雙胞胎,可真的都保不住了!

溫如意臉色很不好,火爆的脾氣忍不住要發作。

容子澈握住她的手,搖了搖頭。

溫如意瞪了他一眼。

容子澈拍了拍她的手,走到葉簡汐跟慕洛琛跟前說,「洛琛,你先帶嫂子下去,等下我會處理那些人的。」

容老爺子回過神來,看著那些警衛,眼底閃過一抹凌厲,剛才葉簡汐做的事情雖然沒頭沒腦,可不過是一場鬧劇,說說笑笑也就過去了。

但一旦葉簡汐在這台上出了事情,那訂婚典禮可就真的別想舉行了。

這些警衛,不是他叫上來的。

自家舉辦的訂婚典禮,莫名其妙的衝進來這麼多陌生的的面孔,可不是一件好事。

容老勉強笑了笑打圓場說,「葉小姐,你沒事吧?是我的人疏忽了,衝撞了你,你先下去休息下可好?等下我老頭子,親自跟你賠禮道歉。」

「容老,不用了,這件事本來就是我的錯。我錯把子澈做的錄像帶,跟我的歌詞帶拿錯了。」

葉簡汐低聲解釋。

容老爺子笑了笑,抬眸看著慕洛琛道,「既然是這樣,那就請洛琛先把葉小姐送下去休息吧。」

慕洛琛微微的頷首,帶著葉簡汐往台下走。

……

台上,容老爺子說著話,穩定場面。

葉簡汐跟著慕洛琛,一步步的走到酒店的走廊,目光落在他發白的臉上。

葉簡汐腳下的步子越來越慢,「阿琛,你現在感覺怎麼樣了?」

慕洛琛聽到她的聲音,緊繃的神經像是被撕開了一道口子,慢慢的鬆懈了下來。

他鬆開了她手,說:「我沒事。」

葉簡汐放心的同時,看著他疏離的姿態心情又低落了下來,「你剛才,不應該衝出來的,你身體不好,稍微有什麼萬一……」

葉簡汐話說道這裡,站在她前面的慕洛琛,忽然掠過她,徑自往她的身後走去。

葉簡汐打住了話頭,望向自己的身後。

那裡……

不知道什麼時候站著趕來的查理。

軍婚錦繡:老公,棒棒噠 而此刻,洛琛走到查理跟前,語氣強硬的質問,「你去哪裡了?你知不知道,剛才她被警衛圍攻?」

查理面露擔憂:「簡汐,你有沒有事?」

「你現在才知道問有沒有事?剛才去哪裡了?你明知道她懷著身孕,要小心,怎麼能把她一個人留下?查理,你答應過我,會好好照顧她的!你就是這麼照顧她的?」

查理聽到慕洛琛的質問,張開口要解釋,自己剛到,根本沒和簡汐在一起,更不知道她剛才出了什麼事。

可看著慕洛琛一臉緊張的模樣,到嘴邊的解釋又咽了回去。

他抬眸望著慕洛琛,藍眸里微露挑釁:「你既然覺得我照顧簡汐照顧的不好,那又何必把她推到我身邊?慕洛琛,我怎麼照顧簡汐,是我的事情,你跟簡汐已經離婚,你沒權利再來責問我了。」

慕洛琛冷冷的盯著查理,唇瓣泛著不正常的灰白。

他看錯查理了,這個人根本不會像他保證的那般,好好的照顧簡汐。

賴上極品女教師 葉簡汐看著劍拔弩張的兩人,著急的走上前,想要把兩人拉開。

可剛走到慕洛琛跟前,慕洛琛忽然抓住她的手腕,說:「簡汐,不要嫁給這個人,我給你重新找,比他好百倍千倍的!」

葉簡汐聽到慕洛琛的話一怔,而後彎了彎唇角,滿眼的苦澀。

這個世上,對她百倍千倍好的人,唯有阿琛。

哪裡還能找到別人呢?

「阿琛,別鬧,不是所有人都是你,查理他……對我已經比其他人好了很多倍。」

葉簡汐輕聲說道。

查理上前一步,握住葉簡汐的手腕,說:「簡汐,我們先走吧,我帶你去看看肚裡的寶寶。」

「嗯。」

葉簡汐微微的點頭。

慕洛琛看著兩人離開,心口一陣陣的疼痛。

明明是自己選擇,要把簡汐推到查理身邊,他覺得那是對她最好的安排。

可現在……

他不確定自己的選擇是不是正確的。

慕洛琛有些動搖……

……

葉簡汐跟著查理走了好一段距離,覺得慕洛琛看不到了,她拉開了查理的手,抬眸看著他問:「查理,剛才你為什麼要那麼說?」

明明他剛才根本不在場。

洛琛責怪他時,他完全可以解釋的,可他偏偏說那些話氣洛琛,查理到底想做什麼?

葉簡汐不明白。

查理望著葉簡汐的眼底,唇角微微的勾起:「簡汐,我知道你不想嫁給我,是因為洛琛,你才答應的。不管怎樣,我都想給我們彼此,最後一次機會。這次我讓洛琛看到,你嫁給我之後,我沒辦法給你想要的幸福,或許他會改變主意。」

這是他能為簡汐做的最後一次努力。

若是這樣,慕洛琛仍然執意,讓簡汐嫁給他。

那他會毫不猶豫娶了簡汐,不管簡汐愛不愛他,他都會給她最好,等著她忘記洛琛,全心全意對自己的那天。 最後一次機會……

她跟洛琛還有可能再在一起嗎?

葉簡汐的手稍微動了下,望著眼前的查理,說:「謝謝你,查理。」

查理笑了笑,手攥成拳頭,在她的肩頭輕輕抵了一下,「客氣什麼?」視線落在她懷裡緊緊抱著的那捲錄像帶,又問:「這卷錄像帶,對你很重要嗎?」

葉簡汐垂眸看了眼那捲錄像帶,不由得想到剛才容淑芬和顧母談的話,眉頭擰了起來,點了點頭說:「是,查理,你能幫我把錄像帶帶出去銷毀嗎?」

「可以。」

葉簡汐把錄像帶遞給他。

查理收好之後,準備問她剛才怎麼了,卻聽身後一道冷笑聲響起……

「葉簡汐,又是你破壞我的好事!」

查理頓了下,轉過頭看向自己的身後,只見一個年約四五十歲的中年婦人站在那裡,而此刻她的眼睛里充滿了嫉恨,那模樣像是恨不得把簡汐撕碎了。

查理下意識的擋在了葉簡汐前面。

葉簡汐嘴角勾起一抹冷意,「容阿姨,你今天做的事情,你敢讓容老知道嗎?你若是敢,我現在就可以拿著錄像帶,跟你一起去見容老。」

容淑芬臉色漲的通紅,憋了好一會兒恨恨道:「你別得意,我告訴你,葉簡汐,你能幫的了溫如意一次,幫不了她第二次,第三次……這個世上不止我恨她,想整她,有的是人想置她於死地,我就等著看她怎麼被玩死!至於你……現在慕家已經敗了,你這個飛上枝頭的麻雀,早晚有一天要回到你該回到的地方,下賤的胚子!」

容淑芬跺了跺腳,準備走。

可她還沒走,查理忽然伸手抓住了她的胳膊說,「你剛才說什麼?」

容淑芬瞥了一眼查理,覺得有些眼熟,但在她眼裡,外國人都長得差不多,哪裡認的出來?

「我說什麼關你什麼事?你給我放手?」

容淑芬惱怒的欲甩開查理的手。

但沒能甩開。

查理握著她的手,力氣驟然加大。

容淑芬疼得臉瞬間刷白,五官皺在了一起。

葉簡汐走到容淑芬跟前,臉色凜然:「容淑芬,我的確防不了其他人,可我要修理你易如反掌。你若是再敢在背後,搞什麼小動作,對如意不利,我會吩咐監獄那邊,好好的關照杜房明,雖然不至於殺死他,可讓他傷點,殘點,我保證可以做到。你既然那麼寶貝你的兒子,你也不希望他出什麼事情吧?」

「葉簡汐!你還是不是人!你跟溫如意已經把我兒子害成這樣了,你竟然還敢對他下手!」

容淑芬怒目圓睜,撲上來想要揪住葉簡汐打。

但她剛有動作,查理的手反手一擰。

容淑芬攢起的力氣,瞬間消散。

葉簡汐神色淡淡地說,「比起你,我還真就是人。記住我的話,我說到做到,別逼我出手。」

話說罷,她抬眸望向查理道,「我們走吧。」

華爾街傳奇 查理點頭,放開容淑芬,把她往前面一推。

容淑芬身體一個趔趄,撞在了牆面上,等她站穩時,葉簡汐和查理已經走遠了。

酒店的大鐘,敲了八下。

葉簡汐和查理分開了會兒,去看了子澈為洛琛準備的休息室,裡面空蕩蕩的沒了人。

想必他已經走了吧。

葉簡汐有些失望的向大廳的前面走去。

大廳中,訂婚宴的開場已經過了,現在眾人在進行晚餐,輕微的酒杯碰觸的聲音,以及眾人溫聲交談的聲音,湧入耳中。

葉簡汐掃了一眼,徑自往大廳的最中央的桌子走去。

周圍的賓客,有些認出了她,紛紛把目光聚集在她身上。

只不過,礙著容老剛才說的話,沒一個人敢當著她的面議論什麼。

葉簡汐忽略了那些人的目光,走到溫如意和容子澈前面。

溫如意和容子澈剛敬完前來的賓客,抬眸看到葉簡汐,溫如意放下酒杯,迎向她壓低聲音問:「簡汐,你剛才去哪裡了?我怎麼到處都找不到你?」

方才簡汐忽然衝到台上,搶那捲錄像帶,她都懵了。

警衛推簡汐的時候,她原本想上前救簡汐的,可沒來得及,慕洛琛已經上了台。

萬幸的是簡汐沒出什麼事,否則,她得自責死自己不可。

「我去酒店後面走了走,沒什麼事情。」

葉簡汐將她臉上的焦躁和擔心盡收眼底,還是決定不告訴溫如意,今晚發生的事情。

如意跟子澈好不容易走到這一步,她希望如意今晚開開心心的,沒有任何憂慮。

「那錄像帶怎麼回事?簡汐,錄像帶里是不是有什麼?」溫如意又問,她不相信簡汐會無緣無故的衝上來,一定發生了什麼事,才讓她那麼著急。

「沒事啊,我不是解釋了嗎?拿錯錄像帶了,酒店經理拜託我的,不信你可以去問問酒店經理。」

「可是……」

溫如意不相信。

葉簡汐卻沒有再給她開口的機會,說道:「你怎麼那麼多問題?別忘了,今天你可是主角,那麼多人看著你呢。好啦,我累了,今天久到這裡吧,我先回家休息了。」

溫如意望著她有些蒼白的臉,把到嘴邊的話,咽了回去,說:「好吧。」

葉簡汐掠過溫如意,看向她的身後。

容子澈正在跟容老說著話,目光不時地往她跟如意的方向飄。

葉簡汐勾唇笑了笑,說:「子澈,祝賀你跟如意訂婚。」

也不管他有沒有聽到,葉簡汐轉身,往酒店外面走。

出了酒店,葉簡汐給查理打了一通電話,告訴他,自己有些不舒服,準備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