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午後的陽光慵懶而溫暖,洋洋灑灑地透過巨大的玻璃窗傾泄進來,讓人的心情都不由得變好起來。

然,在靠窗的位置,坐着兩個女孩,一個眉頭緊鎖,一個低頭沉默。

顧朝落在葉無雙第十二次轉頭看自己的時候,終於忍不住問了:“無雙,你是不是有話要對我說?”

葉無雙眼神閃了閃,點頭。

“那你說啊!”

她們都當了這麼多年的閨蜜,彼此之間可以說幾乎是沒有任何祕密,到底還有什麼可支支吾吾、不能說的?

情深不知年 葉無雙抿了抿脣,十根蔥白纖細的手指緊緊地扣在了一起,“落落……”

“嗯。”

“我想請你幫我一個忙。”

“你說。”顧朝落都急死了,恨不得自己現在有讀心術。

葉無雙又轉頭看了她一眼,臉上的神情像是欠了她幾百萬沒還似的。

顧朝落下意識地就想到了她母親的病,輕聲問:“是錢不夠了嗎?你要多少?”

“不是……”葉無雙咬脣,臉上的爲難一下子變成了愧疚和傷心,聲音低得幾乎聽不清,“我媽已經決定不再繼續吃藥了。”

“爲什麼?”顧朝落震驚,“不繼續吃藥的話你媽的病怎麼辦?”

“因爲繼續吃藥也沒什麼用了。”葉無雙的聲線變得微微有些不穩,但她似乎是在竭力控制,沒有讓自己哭出聲來。

顧朝落伸過手去握住了她的,說着連自己都覺得無力的安慰:“沒事的,你媽會好起來的。”

身側的人點點頭,接着看她,鼓足了勇氣說:“落落,我媽說她臨死前的最後一個願望是看到我嫁人。”

“可你現在連男朋友都沒有……”

大學三年她只顧着拿獎學金和兼職,根本沒有去看學校裏的那些男生一眼。

出來工作之後她也是埋頭苦幹,絲毫沒有戀愛的心。

現在葉媽媽想看到她結婚,那也得有對象啊!

葉無雙定定地看着她,終於把話題引到了重點上:“所以落落,我要你幫我一個忙。”

顧朝落迷惑不解,“我怎麼幫你?”

“你能讓楚御演我一天的男朋友嗎?”

“……”顧朝落瞬間瞪大了雙眼,楚御——可是她的準男友啊!

葉無雙也知道自己提出來的要求很過分,可是她沒有辦法了,“落落,對不起,我知道這樣不好,但真的只是一天,只要讓我媽看到我有男朋友就可以了,我找不到別人,我……”

面對她語無倫次的解釋,顧朝落心軟了,“那我和楚御商量一下好嗎?這件事我說了也不算,要他同意。”

葉無雙又感激又覺得自己無臉以對,低着頭一直說:“落落,謝謝你,謝謝你!”

顧朝落嘆了口氣,她瞭解自己的閨蜜,深信她是真的因爲孝順才向自己提出了這個問題,而不是私藏禍心!

這件事很快就有了下文,楚御答應了演她一天的男朋友,並且約好第二天下午六點在蓮花大廈門口見面,然後一起去她家。 葉無雙五點四十的時候就到了,她上班的地方在蓮花大廈的後面,走過來只要十分鐘。

楚御還沒到,給她發了短信,說今天公司臨時有點事,可能要遲一點。

她正要回短信,葉媽媽的電話就進來了,“無雙,你什麼時候回來啊?你不是說今天要帶個人回來見媽媽嗎?”

葉無雙哭笑不得,“媽,你別急,我答應你就會帶回來的,我現在在等他呢。”

“好好好!只要你說的是真的,那媽媽死也瞑目了!”

“媽!”

雖然有些事實擺在眼前,可說到‘死’這個字,葉無雙心裏還是忌諱。

葉媽媽笑了笑,“知道了,媽媽以後不亂說話了,你乖一點,媽媽就是想看到你好好的啊。”

葉無雙鼻頭一酸,再說不出什麼責怪的話來,只道:“媽媽你先在家等一下吧,我們很快就回來了。”

“好,媽媽等着!”

掛了電話,她給楚御回了個短信,那邊又回過來說待會兒開車來接她。

葉無雙回了個‘好’,然後在旁邊找了家甜點店坐下等。

楚御一直到六點半才給她打來電話,一開口就道歉:“抱歉抱歉,公司有事耽擱了,你等着急了吧?”

“沒事,等了一下。”葉無雙的態度極好,說話的語氣也經過仔細的斟酌。

畢竟是自己有求於人家,還是這麼尷尬的事情,等一會兒也不算什麼。

楚御笑了下,“那好,我現在過來了,你到路邊等我吧。”

“好。”

“白色的車,車牌2131。”

“好的。”

出了甜品店,因爲是冬天,外面已經是夜色籠罩了,寒風也刮了起來。

葉無雙的視力不是很好,白天因爲光線足還能看清,一到了晚上就覺得整個世界都是模糊的。

前方一輛白色車子朝着她開了過來,她眯着眼睛隱約看到車牌好像是2113。

剛剛楚御和自己說的車牌號……好像就是這個吧?

那輛白色的車子又恰好在她面前停了下來,葉無雙自然而然當成了是楚御的車子,拉開副駕駛座的門坐了上去。

賀景深轉頭看了一眼,他發誓自己沒見過這個女人!

倒貼他的女人很多,但他記性極好,一般見過一次面的他都會有印象,而對於葉無雙,他是真的一點印象也沒有!

這個女人上車之後就一直低着頭不說話,也不看她,是個什麼意思?

“你……”

“我知道請你幫這樣的忙很不應該,但我媽媽在家裏等很久了,可以先去我家嗎?”

葉無雙覺得自己的臉都要着火了,她是那樣地尷尬難爲情,可是爲了媽媽,她別無選擇。

賀景深皺了眉,他不知道這個女人在說什麼,也不知道她到底要做什麼,只是覺得這樣蜷縮成一團的她,很是可憐。

男人天生喜歡同情柔弱的女人,這一點,賀景深也不例外。

“你家的地址。”


“xx街xx號。”

葉無雙完全沉浸在自責和尷尬的情緒裏,沒有察覺到,這個‘楚御’的聲音,和自己剛剛在電話裏聽到的聲音,不一樣。 一路上,車裏沉默得可怕。

賀景深偶爾會轉頭看副駕駛座的人幾眼,雖然沒有惡意,可葉無雙還是覺得芒刺在背,渾身都難受,愈發地不敢去看‘楚御’了。

所以,一直到了家門口,到下車,她才發現自己坐錯了車!

“你是誰?”

隔着一輛車子,她震驚地盯着對面駕駛室下來的男人。

身材挺拔,氣質尊貴非凡,他的五官更是如雕塑般立體分明,線條完美,舉手投足之間散發着讓人不敢直視的氣度。

賀景深傾了傾嘴角,“不論我是誰,對於一個送你回家的人,你不是應該先說聲謝謝嗎?”

葉無雙現在何止是想謝謝他,簡直就想謝謝他全家!

她都到家了,那楚御呢?

連忙掏出手機一看,才發現自己的手機竟然因爲沒電關機了!

而就在這時,她家的門,也打開了,葉媽媽一臉虛弱地扶着門框,卻在看到外面站着的男人時,雙眼一下子亮了起來。

葉無雙如遭雷擊,整個人都懵了。

契約嬌妻俏總裁 現在媽媽看到了這個人,肯定以爲他就是自己說的那個男朋友?自己怎麼解釋?怎麼辦?

“無雙,你回來了啊!”葉媽媽好像氣色都瞬間好了很多,慢慢地走了出來,上下打量着賀景深,“你就是我們無雙的男朋友啊,長得真好!一表人才的!”

賀景深完全搞不明白現在的狀況,一看旁邊的小女人,她好像已經急得理不清頭緒了。

葉媽媽走到了賀景深面前,拉着他的手,說:“我也沒多少日子了,能在走之前看到你們好好的,真好……”

賀景深隱約地從她的話裏聽出了一點意思,這是母親病重,女兒不得已隨便大街上找了個人充當男朋友帶回家?

葉媽媽繼續說道:“不是我誇自己女兒,無雙真的是個好孩子,你以後要好好對她,答應我好嗎?”

葉無雙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緊緊地盯着賀景深,她覺得自己完蛋了。

如果這個人把事情都說出來,那媽媽肯定會被氣得……

誰知,賀景深的回答竟然是:“我會好好對她的。”

這是……什麼情況?雖然一切都沒有按照事先她想好的上演,可結局卻依舊是她想要的。

她看到自己的母親眼底涌上了眼淚,一直誇這個不知名的男人:“好孩子,真是個好孩子……”

賀景深微微側過頭,意味深長地看了葉無雙一眼,後者背脊一寒,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

晚飯自然是被葉媽媽留在葉家吃了,雖然都是家常菜,但是葉媽媽熱情,菜餚的味道也極好,晚飯向來吃得少的賀家大少爺竟然吃了兩碗飯。

葉無雙在一旁一點都吃不下,她現在心裏還敲鑼打鼓的,生怕下一秒會發生什麼始料不及的事情。

可是直到吃完飯,一切都還是其樂融融的。

葉媽媽身體不好,自然是葉無雙收拾桌子洗碗,賀景深則被葉媽媽拉着坐下聊天了。

葉無雙洗一個碗往外面看一次,偶爾幾次撞到賀景深的眼神,緊張得差點把碗都打碎了。 葉媽媽看兩人互相看來看去,就十分理解地說:“景深啊,你去看看無雙洗完沒,叫她出來吃水果。”

賀景深其實有點受不了葉媽媽的各種刨根問底,此刻就站了起來,“好,我去看看。”

葉媽媽笑米米地看着他的背影,直到他進了廚房。

而後,她拿起旁邊的報紙,看了起來。

可是這報紙上登着的照片……上面的人,怎麼越看越眼熟?!

葉媽媽猛地回頭看廚房的位置,剛好看到賀景深的側面,再回過來看報紙上的照片,這這這——分明是一個人啊!

再仔細看下面的內容:豪門賀家大少爺、今飛集團總裁、鑽石王老五、黃金單身漢……

葉媽媽驚呆了!自己的女兒到底是攀上了一個怎樣的富家公子?她不是說對方只是普通的上班族嗎?

等等!

剛剛看女兒的神情一直不對,一開始還以爲她是害羞,現在仔細想來,分明是不安和緊張。

難道她和這個賀景深之間的關係並非自己看到的那樣?他們只是在演戲?

葉媽媽心裏冒出了無數個想法,爲了得到驗證,她站起來,悄悄地走到了廚房的門附近,偷聽裏面的對話——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視力不太好,我看錯了車牌。”

“你的聽力也不太好吧?”賀景深冷笑。

葉無雙則是不解,“什麼意思?”

“要是聽力好,怎麼會聽不出來我的聲音和你說的那個人不一樣?”

是不一樣!可那個時候自己沒有注意去聽啊!尷尬都尷尬死了,誰還有心情去管聲音怎麼樣啊!

兩人正大眼瞪小眼,外頭的葉媽媽已經想好了一切,忽然推開虛掩的門走了進來,笑着說:“景深吶,今晚你就住下吧。”

“不行!”

自然有人比賀景深緊張,也會先跳出來反對。

葉無雙看着自己的媽媽,小臉漲得通紅:“媽媽你說什麼呢,我們家只有兩個房間,他留下來沒地方睡的。”

“和你睡啊。”葉媽媽說道。

葉無雙:“……”

隨後,葉媽媽轉向賀景深,“孩子,你不說話,是不是……嫌棄這裏房間不好?”

賀景深還能說什麼,只能在葉無雙無助又無奈的目光中硬着頭皮說:“伯母,我沒有嫌棄。”

“那伯母就幫你定了,今晚在這裏住下了! 吟游刺殺錄 你打個電話回家說一聲,我現在給你們去收拾一下房間!”

葉媽媽動作極快,一點也看不出生病的樣子。

但葉無雙現在關心的是賀景深是不是真的要留下來,沒去注意自己的母親走路時健步如飛的樣子。

賀景深挑了挑眉,“你看着我幹嘛?又不是我說要留下來的。”

“那你現在趕快走吧!我媽那邊我自己會解釋的!”她一邊說一邊將賀景深往外推。

可葉媽媽走開一會兒就回來了,彼時賀景深才走到門口,“你們這是要出去散散步?”

葉無雙沒點頭也沒搖頭,心裏糾結着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賀景深則是笑了一下,道:“沒有。”

“哦哦,那就好,房間我收拾好了,你們早點睡吧,我也睡了。”

說着,她走過來,將葉無雙和賀景深一起推到了葉無雙的房間裏,還很貼心地給他們關上了房門。 房間裏很安靜,一男一女對視着,一個火燒火燎,一個狡黠腹黑。

葉媽媽是極其瞭解葉無雙的人,知道她一緊張除了會十指緊扣之外,還會不停地喝水。

所以,她在葉無雙的**頭放了一杯水。

葉無雙拿起水杯,捏得緊緊的,抿脣喝了一口才說:“我、我很抱歉。”

“抱歉就算了?”賀景深好整以暇地反問。

雖然剛剛在廚房裏她已經解釋過了,但他還是覺得這一切太過不可思議,自己竟然被人拿去當臨時演員用了?

他堂堂賀家大少爺,這事要是傳出去,他的臉往哪擱?

葉無雙擡眼小心翼翼地看了看他,說:“謝、謝謝你配合我演戲!如果以後你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你儘管開口,我一定不會推辭的!”

“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