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怪那幾個孫子,沒一個爭氣,到現在連個曾孫都沒生下來,否則,她也不會老年被人笑掉大牙。

還好,她還能有辦法挽回一點顏面損失,改天她一定要把小寶帶過去,氣死那個庄玉仙。

拌嘴贏了,湯老太太滿臉笑容,在管平送她出去的時候,湯老太太還和管平在聊天。

走了沒幾步腳就遇到紀澌鈞一行人。

最先看見的當然是她們閨蜜聊八卦,永遠不離嘴的董雅寧,隨後是紀澌鈞,還有那個低著頭的,應該就是紀澌鈞的女朋友了。

遇到湯家老太太,董雅寧先停下步伐,然後小聲提醒紀澌鈞要打招呼。

「湯老太太,好久不見,你今天心情看起來很不錯,怎麼,是又當曾祖母了嗎?」董雅寧笑著問候道。

湯老太太停下步伐后,捂著嘴笑道:「哪裡,只是聽到一些好笑的事情,不過我心情好,你們家老夫人可就惱了。」

站在紀澌鈞旁邊的木兮,對這個湯老太太不怎麼認識,所以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還以為這個叫湯老太太的人和老夫人是死對頭,木兮好奇的目光看過去,但是因為費亦行在前面領路,所以擋住了木兮的視線,木兮只能看到眼前站著一個穿著一身藍色連衣套裝,腳踩黑色坡跟鞋的人,從穿著判斷,眼前這個湯老太太應該是個對自己形象有很高標準的女人。

「噢,老夫人怎麼了?」董雅寧笑著問了句,死了?

「她啊,羨慕我有曾孫,話說……」湯老太太停頓數秒后,目光看向旁邊的紀澌鈞,「紀總啊,你也老大不小了,不,怎麼還不給你奶奶生個曾孫。」

聽到這句話的男人,下意識握緊木兮的手,兒子?他已經有了,只是他不像某些人成天拿出來炫耀。

董雅寧看到紀澌鈞沒說話,便替紀澌鈞解圍,「我們澌鈞還年輕,至於孩子嘛,那是遲早的事情,不急於一時。」

「哎喲,話可不是這麼說,孩子在母親眼裡永遠都是孩子,不過說實話,紀總確實是不小了,按照那個什麼標準,差不多算中年了吧,這要再不生,搞不好就生不了了,到時有心無力,就真是無力了。」

站在紀澌鈞旁邊的木兮,沒想到湯老太太說話那麼直接,中年?

木兮實在是忍不住差點笑出聲。

在木兮偷笑的時候,握住她的手突然用力,好像在懲罰她,痛到木兮掐了一下紀澌鈞的胳膊。

旁邊的小打小鬧引起湯老太太的注意,湯老太太側過臉想要去看,但是因為被費亦行擋住了,所以看不到,湯老太太上前,伸手把費亦行推開,「怎麼藏著掖著呢,這是紀總的女朋友吧?」

湯老太太不好得罪,但是董雅寧也不想在大庭廣眾之下,讓更多的人看到木兮以紀澌鈞女友身份出現,最重要的還是她還在這裡,萬一這些消息傳到賴太那裡,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支持木兮和紀澌鈞在一塊。「湯老太太不好意思,老夫人那邊還等著,我們先走了。」說完后看著紀澌鈞,「走吧。」

「湯老太太,我們先告辭了。」紀澌鈞道別後,牽著木兮繼續往前走。

在木兮往前走的那一刻,湯老太太近距離看到木兮的面孔,那一眼的對視,湯老太太瞬間驚愕住,直到木兮離去,湯老太太還愣在原地。

待紀澌鈞他們走遠后,管平才過來,看到湯老太太站在那裡一動不動,管平小聲喊道:「湯老太太,您這是怎麼了?」「那個,那個女娃娃……」湯老太太用手指著紀澌鈞他們離去的方向。

「什麼女娃娃?」不知道湯老太太說什麼的管平,四處張望,好像在找,和湯老太太話中有聯繫的那個什麼女娃娃。

「就是那個,跟在你們紀總,旁邊那個女娃娃。」

「女娃娃? 邪王的禍水罪妃 我們紀總旁邊?」管平想了幾秒,「您說的是木小姐吧,那是我們紀總的女朋友,您不是經常收看娛樂八卦嗎,怎麼會不知道她?」

「我才沒那閑工夫看八卦。」湯老太太嘀咕一句:「你有沒有覺得她像誰?」

「誰?」

「我們南學長啊。」

「南學長?」管平又愣了一下,突然從一個上了年紀的老太太口中說出那麼青春的詞語,管平還有些來不及消化,大概過了十幾秒才反應過來,「噢,您說的是南家的老爺子?」

「就是他,我怎麼瞅著那個女娃娃,跟南學長那麼像呢?」 一夜有寶,老婆復婚吧 湯老太太想了一會,笑出聲,一臉八卦,「你說,那女娃,該不會是我們南學長的私生女吧。」

「南老爺子都是上了歲數,德高望重的人了,年輕時不會做這種事情,老了又怎麼會做糊塗事,這世界上相似的人多了去了,我也瞅著木小姐的兒子長得像我們紀家的人,難不成那也是不成?」 「說的也對,不過,我就是覺得她很像,那眼睛,鼻子,好像又像誰來著……」一時間想不到答案的湯老太太,開始自言自語。

像是發現什麼新大陸,湯老太太出去的時候,還掏出手機一路上都在找木兮的相片,好像非得找出木兮的眼睛和鼻子像誰,才肯罷休。

跟著紀澌鈞來到老夫人所在的雅座包廂。

窗外一片熱鬧,這裡的窗戶沒有遮掩,四面相通,毫無隱私感,一舉一動都能讓外界獲取。

老夫人坐在圓桌旁邊正在吃柚子,看到他們來了,遞了眼凳子,「都坐吧。」

董雅寧坐下的時候,還伸手拍了拍紀澌鈞的胳膊,「坐吧。」

紀澌鈞先攙扶木兮坐下,隨後自己再坐下。

這些行為,在別人眼裡,那是真正的紳士風度,可到了董雅寧眼裡,便是身為她兒子不合格的舉動。

大家入座后,董雅寧先開口說道:「老夫人,澌鈞來了,有什麼事您儘管吩咐。」

「等等,還有人沒來。」老夫人話音落下的時候,守在門口的保鏢側身看著包廂里的人說道:「老夫人,他們來了。」

「嗯。」

董雅寧看了眼四周,還有幾個空位,原來,老夫人還叫了別人,董雅寧目光平靜,靜觀其變。

木兮笑著和老夫人打招呼,「老夫人,好。」

「嗯。」

當木兮和老夫人對視的時候,坐在木兮旁邊的紀澌鈞,生怕老夫人把木兮吃了,趕緊把人護著。

拐個總裁當老公 老夫人瞥了眼紀澌鈞后收回眼看向前方。

沒一會,幾個腳步聲便響起,一時間安靜的包廂里多了幾份熱鬧。

「不孝子孫,來也。」紀優陽一進來,直接繞過所有人,來到老夫人身旁,摟住老夫人的脖子,低頭就親老夫人的臉,「奶奶,你今天沒擦粉噢。」

「再抹都成老妖精了。」老夫人笑的時候伸手掐著紀優陽的臉。

「媽,瞧你說的,剛剛我都看到了,湯家那老太太嘴巴抹得粉粉的,那個叫什麼來著,老四?」後面進來的紀佳夢,笑著接了句,隨後便找了一個位置坐下,入座的時候瞥了眼董雅寧,紀澌鈞,還有木兮,滿臉笑容下是疑惑,怎麼她們也在?

「好像叫什麼來著……」紀優陽看了眼木兮,「嫂子,那個粉色的,最近挺流行的,什麼名字來著?」

紀優陽這一聲「嫂子」叫的木兮有些尷尬,木兮看了眼紀澌鈞。

紀澌鈞笑著,抬起手輕輕摸著木兮的腦袋,看似在替木兮整理頭髮,側過臉龐,唇瓣靠在木兮耳邊,壓著聲音說道:「我不介意你應他一聲陪他們玩玩。」四周都是來往路過,還有看戲劇的人,這裡可以說是開放式的包廂,在這種環境里,紀家的人永遠都是相親相愛的一家人。

什麼叫做「不介意」,說的好像她很想嫁給他一樣,桌下,木兮的手往紀澌鈞大腿伸過去,在他大腿上用力一擰,笑著回頭看紀優陽,「應該是,前段時間流行的死亡芭比粉。」沒想到,那個湯家老太太那麼潮流,居然還用芭比粉。

「對,是這個名字,奶奶人家都死亡芭比粉了,你怎麼不搞一個烈焰紅999,本宮不死……」拉長的尾音,在紀優陽目光看向四周后,重新接上一句:「爾等皆是妃。」

在座的除了木兮外,恐怕沒有人不熟悉,紀家相親相愛的套路,典型的餐桌上一家人,外人看著羨慕,頒發最佳家庭模範獎,餐桌下,都是拿著刀子互對,恨不得對方先死。

所有人都聽懂了,紀優陽這是在對董雅寧冷嘲熱諷。

而董雅寧永遠都是保持,一臉大度不計較,笑著做個慈祥的女人。

最後面進來的是駱知秋和尋夏,駱知秋是紀家名正言順的夫人,自然有的坐,也無需為自己的位置感到尷尬,而最為尷尬的是尋夏,因為沒有她的位置。

尋夏進來后,先是和老夫人打招呼,然後再一一和董雅寧,紀澌鈞,木兮打招呼,最後乖巧的站在一邊,暗暗在心裡開始把所有人臭罵一頓。

居然讓她一個千金小姐站在這裡!

老夫人,看了眼尋夏,「怎麼站著,都是一家人,別像個外人一樣,找個位置坐下吧。」

明明尋夏沒有錯,但董雅寧卻還是一副好像尋夏給大家帶來困擾,主動道歉,「不好意思。」和大家道歉完后,董雅寧想要起身給尋夏找凳子。

紀優陽立刻揮手示意董雅寧別忙活,「小媽,坐著,既然奶奶都說了,一家人,那家裡的瑣碎事就讓三媽處理好了。」

駱知秋看向門口,示意保鏢搬一張凳子過來。

紀優陽的話無形給董雅寧所有的舉動添了幾分卑微。

就是這份卑微,讓紀澌鈞眼裡浮起一絲的不悅,也再一次的記住,他和母親在紀家所遭受過的屈辱。

大家都入座后,老夫人也沒有耽誤時間,開口說道:「今天,把大家都叫來,主要是為了一件事。」

我打算成立一個慈善基金會,而這個基金會的管理人,從紀家內部挑選一人擔任。

老夫人的一句話,令包廂里的氣氛頓時沉浸在一片寂靜中。

那些想著能通過這個職位得到利益的人,開始心懷鬼胎,暗中較勁爭取機會。

最先開口的,是坐不住的紀佳夢,「媽,我覺得你這個主意非常好,現在很多家族都有慈善基金會,我們紀家也該有了。」

接著紀優陽附和道:「姑姑言之有理,我個人覺得……」紀優陽毫不含蓄,「我就非常適合這個崗位了。」

紀優陽的一句話,引來所有人的目光,其中不乏猜忌,嘲笑,和嫌棄。

「你?」老夫人瞥了眼紀優陽,「你除了會花錢,還會幹什麼,讓你管,搞不好,你做慈善都做到風花雪月的場所去了。」

「老四啊,不是姑姑要和你搶,只是我覺得你奶奶說的沒錯,你啊,從來都沒接手過這些,管理一個基金會,對你來說太難了,更何況,和你形象不符合,你平時就該多注重形象,不然,就算我們想要讓你出任,社會上都會有不少反對的聲音。」

「我怎麼了?」紀優陽一副,他就是來爭的態度,「我不就是泡妞,飆車,搞個遊艇派對,又不是殺人放火,你這麼說就不對了吧,姑姑。」紀優陽看了眼老夫人,「奶奶,你也想我像二哥一樣,成為對社會,對紀家有貢獻的人吧,我也想,希望你能支持我。」

紀優陽的話嗆到紀佳夢頭痛,紀佳夢用手捂著隱隱作痛的眉心,她既不想得罪紀優陽,又想得到基金會管理人的身份,實在是頭痛的紀佳夢不停用手捂著腦袋。

董雅寧看紀優陽的眼神看似平靜,其實藏著擔心,她擔心老夫人會為了遏制紀澌鈞,把這個基金會給紀優陽管理,這可是代表紀家的基金會,意義非凡,如果紀優陽得到了,那對紀澌鈞來說,會是一個負面的影響,所有人都會認定,老夫人開始剝奪紀澌鈞的權利,讓紀優陽逐步接手家業。

正在擔心這件事的董雅寧,突然注意到紀佳夢看過來,猜到紀佳夢是什麼意思的董雅寧,假裝沒看到紀佳夢的眼神,低頭喝茶。

紀佳夢看到董雅寧的反應,氣得臉都僵了。

這個董雅寧,還真是會挑時候裝聾作啞。

她可不想便宜董雅寧母子,紀佳夢也不想別人得到,乾脆不說話,觀察老夫人的舉動,靜觀其變。

「好了,老四,就你這樣,我想支持你,也得你先讓我瞧見希望才行。」老夫人嘆了口氣,眼神里是對紀優陽的失望,隨後目光看向旁邊的駱知秋,「知秋,你有什麼建議之類的?」

「我不懂這些,全憑媽做主。」這種事情,她壓根沒興趣,更何況,和紀家家族內務管理比起來,慈善基金會算得了什麼?她可不想貪得無厭,因小失大。

「嗯。」老夫人輕輕點頭,目光環視一圈在座的人,最後落在木兮身上,「你覺得,紀家裡,誰適合擔任這個位置?」

沒有人想到老夫人居然會問木兮這句話。

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落在木兮身上。

這個時候,她的一言一行,都被人看在眼裡,稍有不慎便會引起爭議,在木兮想著要怎麼回答的時候,紀澌鈞的掌心蓋在她的手背,輕輕撫過,好像在安撫她的情緒。

尋夏看了眼老夫人,這個老太婆,是什麼意思,居然讓木兮來回答這個問題,難不成是把木兮當做紀澌鈞未過門的妻子看待?

不可能吧,尋夏總覺得這裡面有什麼古怪,不像表面看起來那麼簡單。

紀優陽沒想到老夫人會把這個麻煩拋給木兮,真是個老奸巨猾的老狐狸,他的木姐姐怎麼能讓人欺負呢,紀優陽一隻手撐在桌子,說話的時候手摸著下巴,「嫂子,別緊張,你現在可是能決定一個人未來的命運。」笑著起身,給木兮倒茶,「嫂子,你選我吧,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紀澌鈞抬眸瞟了眼嬉皮笑臉的紀優陽。

這個紀優陽就是典型的找事!

紀優陽帶笑的目光垂落時,和紀澌鈞對視上。

在無聲的對望中,坐在旁邊的木兮都能感覺到他們兄弟倆之間,看似平靜的對視,其實已經燃起一陣無名的硝煙。

而此時,在另外一邊,董雅寧盯著木兮打量。

老夫人這是什麼意思,怎麼會詢問木兮的意見,難道…… 嫂子,嫂子,叫的那麼順口,不知道的還以為木兮和紀澌鈞結婚了。尋夏心裡不順氣,瞟了眼桌上的東西。

紀優陽坐下后,木兮抬眸看向老夫人的時候,董雅寧望著老夫人的眼神多了幾分猜疑,難道她剛剛猜的沒有錯,老夫人是在撮合紀澌鈞和木兮?所以才會詢問木兮的意見。

「木兮啊,想好了嗎?」

「是,慈善基金會,從某種形式上來說,是代表一個家族對社會的公眾形象,我個人覺得需要一個德高望重的人管理,這樣才能凸顯出紀家對於慈善事業的決定和支持的力度。」

「嗯……」老夫人輕輕點頭。

「在紀家,論資歷,也唯有老夫人您是最適合的人選。」

木兮的話剛說完,紀優陽立刻鼓掌,「嫂子這麼一分析,我覺得也是這麼回事,嫂子,你說的太好了,我支持你。」紀優陽轉身胳膊搭在老夫人手臂,「奶奶,若是您來坐鎮,我也不爭了,一句話,我贊成。」

木兮的話出於所有人的意料,對於木兮這番話,不管出於何種目的,對她來說,順風而行是最有利的,駱知秋笑望著老夫人,「媽,我覺得木秘書說的有道理,這慈善代表咱們紀家的形象,小輩那些呢,還要經常在商界打滾,稍有不慎招來他人妒忌,到時也會給基金會帶來一定的負面影響。」

這個駱知秋,剛剛還說聽老夫人的安排,怎麼這會,聽到木兮說讓老夫人管理,立刻就在附和?別以為她不知道,駱知秋也是怕有人踩在她頭上,危機到她紀家夫人的位置,對於木兮這句話,董雅寧感到不滿,這個時候,就應該不顧一切的幫紀澌鈞,而不是為了個人的形象說些昧良心的話!說到底,這個木兮也是自私的。

紀佳夢聽到這句話,心裡多少有些不甘心,但是一想到這個位置董雅寧他們和駱知秋,紀優陽也沒份,她的心裡就舒坦多了,紀佳夢笑著端起茶壺給自己倒水,心情愉悅的同時,還在留意董雅寧和紀澌鈞的表情,她們母子一定是在心裡痛罵木兮吧,沒想到居然被自己的人擺了一道。

老夫人沒有答應也沒有否定,而是看著紀澌鈞問道:「我年紀大了,就算是有心也無力去管理那麼多的事情,我是想著把這份重擔交給你,你覺得怎麼樣?」

基金會的成立需要資金,還有籌備,一系列的工作,老夫人現在把基金會交給他,是想利用他的手去成立基金會,等基金會成熟了,到時恐怕會找個理由把他踢出局吧,他可沒那種閑工夫,去替他人做嫁衣,「我覺得兮兮說的很有道理,還是由奶奶你來負責這個基金會吧……」

什麼?居然把這種事情往外推!董雅寧無法接受紀澌鈞的做法,立刻接道:「澌鈞啊,你就別辜負老夫人一番心意了。」

因為董雅寧這麼一接話,周圍立刻拋來不少質疑和嘲諷的眼神,好像在說董雅寧母子一唱一和,欲擒故縱,以退為進。

「好了,別推辭了,就這麼定,你來負責。」

老夫人態度堅決要紀澌鈞負責引來在座不少人心裡的不滿,還有疑惑,老夫人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就在老夫人準備從位置起身的時候,桌上響起紀澌鈞的聲音:「秋姨,聽說你認識國外一間私立的公學。」

「是,怎麼,你準備把小寶送過去嗎?」除了小寶,駱知秋也想不到紀澌鈞會為誰親自過問這種事情。

私立的公學?這個紀澌鈞,是在用小寶來威脅她?老夫人瞥了眼紀澌鈞后,剛抬離凳子的屁股,重新坐回凳子。

雖然不情願,但她現在和紀澌鈞,董雅寧是同一個陣營,好歹也表表祝賀吧,紀佳夢回過臉看向旁邊的董雅寧,「雅寧啊,恭喜你噢,咱們紀總真是越來越出色了,就連老夫人都對他給予厚望呢。」有時候她真的很羨慕董雅寧能有個那麼聰明的兒子,真是讓人羨慕嫉妒恨,她花了無數資金培養出來的兒子,居然連紀澌鈞一根手指都不如。

「都是為了紀家,澌鈞一定會努力,不會讓你們失望的。」紀澌鈞想的,董雅寧何嘗又想不到,老夫人會這麼做無非就是想利用她兒子去建立基金會,然後坐享其成,且不管日後的事情,最重要的是,先把東西拽在手裡,以後了,要還回去?還得看她批不批!

比起其他人得到,尋夏更希望得到基金會的人是紀澌鈞,這樣一來,日後如果她能如願嫁給紀澌鈞,那這一切也是屬於她的,紀澌鈞跟駱知秋在聊天,尋夏便和紀佳夢一塊小聲祝賀董雅寧。

「是有這個想法。」紀澌鈞點了點頭。

木兮一臉疑惑看著紀澌鈞,為什麼她不知道小寶要換學校的事情?木兮想要問紀澌鈞,手剛抬起就被紀澌鈞握住,紀澌鈞的動作好像讓她稍安勿躁。

醉-傾城 「那個學校教學還不錯,不過,是封閉式學校,管理森嚴,平時都不能外出,只有放假才能和家人見面,這……」駱知秋看向木兮,木兮真的捨得孩子?

放假才能見面?不行!從小寶出生到現在,小寶從來沒離開她那麼久,不管紀澌鈞為什麼突然要提起這件事,木兮都無法接受,木兮揪著紀澌鈞的褲腳輕輕扯了扯。

紀澌鈞看向木兮,握住木兮扯他褲腳的手,輕輕拍了拍,在紀澌鈞安慰木兮時,一直沒說話的老夫人,開口說道:「看來,你要忙的,不止是公司的事情,既然你已經無暇分身,那我也不強人所難……」

老夫人這話一出,包廂里頓時陷入一片寂靜,只是間隔沒幾秒,包房裡再一次響起驚噓聲。

「既然這樣,那就由雅寧你來負責吧。」

「什麼?」反應最激烈的人就是紀佳夢,紀佳夢不敢相信這句話是出自老夫人的口中,雙眼瞪大看著老夫人,好像在懷疑眼前這個老夫人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如果是真的就不會說出這種糊塗話!

不管是董雅寧還是紀澌鈞,對於尋夏來說都一樣,尋夏一臉笑容,「媽,你要加油噢,不能讓老夫人失望。」

董雅寧此時的心情,猶如衝上雲霄,看來,這個慈善基金會對於老夫人來說很重要,否則老夫人也不會為了成立基金會讓她來擔任這個職位,不止是她,就連老夫人都知道吧,她出任紀家慈善基金會的管理人這個決定對於外界來說,就像是承認她在紀家的身份,往後她不再是不能見光的人。

一想到,自己能光明正大站在媒體面前,董雅寧眼神中帶著一絲掩藏不住的激動。

在紀澌鈞想要替董雅寧婉拒的時候,董雅寧已經先從位置起身,來到老夫人身旁,給老夫人倒了一杯茶,「老夫人,謝謝您對我的信任,我不會讓您失望的,一定會打理好這個基金會。」董雅寧知道紀澌鈞要拒絕,所以她才先發制人。

「嗯。」老夫人輕輕點了點頭,接過董雅寧遞來的茶,「雅寧啊,這個基金會日後就由你負責了,這件事關係到紀家的聲譽,希望你別讓大家失望。」

「是。」董雅寧笑著看向坐在旁邊的很顯然沒想到老夫人會這樣決定表情有些驚愕的駱知秋,「知秋,我希望你能加入,我們一起管理。」

駱知秋還沒開口拒絕,老夫人就先說道:「家族的事情就夠她忙活了,這件事還是你一個人完成吧。」

今天的老夫人就像是天氣,變化莫測,沒有人能琢磨透老夫人的意思,更無人知曉,老夫人居然會當著所有人的面拒絕駱知秋插手,由董雅寧一人負責基金會的事情。

看到母親臉上的笑容,紀澌鈞就算想要拒絕,也不好再說出口。

而站在不遠處聽到這些話的費亦行,其實心裡大概也猜到什麼,老夫人不會平白無故把這麼重要的事情交給雅寧夫人,肯定是有什麼貓膩在裡面。

「雅寧姐,媽說的沒錯,家裡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我都忙不過來,基金會還是你來負責吧,不過基金會有什麼活動,需要調動紀家內務幫忙的,我義不容辭。」駱知秋臉上毫無妒忌,而是保持笑容。

「那我先在這裡說聲謝謝了。」董雅寧拿起茶壺給駱知秋倒茶。

「不客氣,都是一家人,應該的。」駱知秋對上董雅寧滿帶笑意的眼神。

倒完茶,董雅寧準備拿回茶壺的時候,旁邊的紀優陽,端起茶杯遞過去,「小媽,也給我倒點。」

遲早,她會讓紀優陽知道,她的茶是沒那麼好喝的!「好。」

按道理說,董雅寧成為基金會負責人,紀澌鈞應該為董雅寧感到高興才對,為什麼還一臉愁容?木兮壓著聲音,小聲問道:「怎麼了?」

紀澌鈞輕輕搖頭,示意自己沒事。

就在這個時候,前面再次傳來老夫人的聲音:「好了,剩下的,我跟他們母子細聊,你們該去哪兒,就去哪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