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不能保障你的安全。」

良久后,袁言泓的聲音突然響起。

腹黑總裁:寶寶來襲 聽到袁言泓的話以後,姜辰的眼睛一亮。

「當然,我的安全我自己負責。」

「那好,既然這樣的話,我同意跟你合作。」

袁言泓的一本正經的看著姜辰,沉聲道。

袁言泓很認真的考慮了姜辰的提議。由於姜辰的記憶消失加上能量喪失的緣故,所以他知道在姜辰身上已經得不到更多有用的消息。

而姜辰此時差不多算是唯一的知情人了,如果在姜辰這裡得不到有用的消息的話,那就意味著他花費這麼多精力都白費了。

本來有些失望的他,在這時突然受到了姜辰的邀請,這讓他不經有些詫異。

但是轉念一想,跟姜辰合作,其實並不是不可以。相反,這算得上是一個極佳的辦法。 楊柏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那種鄙視的神情估計肖青山一輩子都無法忘記。楊柏的話,說的沒有錯誤。

王八是楊柏弄出來的,只要有楊柏,就有神奇的王八。藥廠需要創立新葯,只要跟楊柏合作就好,為什麼要中間在加上一個肖青山。

「你,楊柏,你說什麼?」肖青山憤怒已經開始咆哮了,楊柏打了自己的人這都可以讓肖青山忍受。但是肖青山卻知道,這個神鱉丸利潤有多麼大,只要能夠跟藥廠合作,哪怕就是分的一些股份,以後的利潤那都是天上的數字。

「耳朵還不好了,我說,我憑什麼跟你合作。肖青山,你在背後陰我農場的事情,你真的覺得我楊柏會放過你。你真的覺得我這個農民,反抗不了你,還是你覺得真的可以為所欲為?」

「肖青山,剛才的話,我依舊放在這,別招惹我!」

楊柏再次抓起旁邊的酒瓶子,就是這一下,讓肖青山再次臉色抽搐起來。

「楊柏,藥廠是我弄過來的,只要你交出王八秘方,我們可以合作,以前發生的事情,全部都是誤會,我們可以握手言和。你的金鯉農場的銷路,我完全可以承包過來,以後我們就是緊密的合作夥伴。」

肖青山再次勸道,而此時的楊柏卻敲了敲桌子,好笑的看著肖青山說道:「封鎖農場銷路,可我們的產品就是好,現在已經在網上打開銷路,以後全國各地的都會來金鯉農場採購。肖青山,你太高看自己了,你在鳳縣厲害,在D市有面,在全國你算什麼,你這個八爺真的那麼好使。」

「我連葉東林和吳天都敢得罪,何況你個肖青山!」

楊柏終於露出自己輕狂的一面,二十多歲,得到靈霧技能,終於讓楊柏展現強者的自信。

「你說什麼?」肖青山驚訝的看著這一幕,怎麼也沒有想到,楊柏居然不屈服自己。

「蓋總,換個地方,我們好好談談吧。你需要的王八,正好我們魚塘已經開始培育,已經有一池的王八。」

「真的?你已經開始培育了,真的太好了。」這句話,讓蓋立偉興奮起來。蓋立偉就是擔心王八不多,無法讓神鱉丸量產,如果一年就產那一些,就算能夠提供有錢人,可畢竟無法做大的。

如今從楊柏那裡得到有整池的王八,這讓蓋立偉無比的興奮。蓋立偉站了起來,而肖青山卻怒吼道:「蓋總,你是我請來的,要不是我讓你研究王八血,你怎麼能夠這樣?」

肖青山的話,讓蓋立偉尷尬一笑,不過看著楊柏還是實話實說:「八爺,我很感謝你提供的一切幫助。不過在商言商,你提供的王八我們可以花錢統統都買下來。不過人家楊柏說的對,秘方在人家手中,我跟楊柏直接談就好。」

「蓋立偉,這是鳳縣,你這麼跟我說話?」肖青山已經徹底羞惱起來,不管不顧。這句話剛說完,蓋立偉也終於變臉,不屑說道:「肖青山,什麼意思,你還要陰謀算計我?我可告訴你,剛才我已經開啟SOS功能,你以為光你有保鏢。你一個鳳縣地頭蛇,跟我們天士力集團斗?你也太高看自己了?」

「蓋立偉,老子忙乎半天,你就為一個臭小子,把老子拋下。告訴你,你們休想今天走出這個門。」

肖青山能不憤怒嗎,只要談成藥廠生意,將來就有數不盡的錢,這才是肖青山最看重的。

「來人,跟我攔下他們。」肖青山還沒有說完,楊柏直接就把肖青山給抓了起來。肖青山雙腳離地,而此時的楊柏就這麼抓住肖青山,朝著門口走去。

「來,我看誰敢來,有本事就來,我弄不死他。」這麼會功夫,楊柏已經徹底恢復力量,此時的楊柏一人面對會所的保鏢。

「楊柏,你個混蛋,老子就不信弄不了你。給我上,只要廢了他,我給他五百萬。」肖青山現在真發狠,已經徹底跟楊柏撕破臉。

「五百萬,我讓你五百萬!」

楊柏把肖青山直接就舉起來,朝著眾人就要砸下。這下可把肖青山可嚇住了。

「楊柏,你給我住手!」

肖青山養尊處優慣了,這要從三樓走廊砸下去,自己還不成肉餅。

「看到沒有,所謂的八爺也就是慫貨。還不如,這個看門狗。」楊柏瞥了一眼旁邊被抬起來的林放。

就在楊柏面對眾人的時候,身後蓋立偉的手機終於響了起來。這個電話讓蓋立偉冷笑的看著眾人,再次說道:「肖青山,接電話吧,楊柏小兄弟,不用動手了,呵呵呵,在D市,我還有點關係的。」

蓋立偉的話,讓楊柏回頭,手中的肖青山已經放下。而此時電話當中響起無比威嚴的聲音,幾句話就把肖青山給懟沒有電了。

「蓋總,這次我認栽。好,你們走,讓他們都走。」肖青山顫抖的看著兩人,尤其是楊柏,肖青山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小子根本不安常理出牌,硬懟自己。

「肖青山,還是那句話,我們藥廠的確感謝你,不過你有秘方,這是最遺憾的事情。」蓋立偉朗聲說著,已經跟楊柏朝著會所外走去。

當兩人離開的時候,宴會廳響起肖青山憤怒的咆哮,酒杯盤子徹底被砸碎,鳳縣的八爺被一個二愣子給欺負了,這件事被傳出去,肖青山的名望徹底減弱。

楊柏剛走出會所,就看到六輛奧迪A6停在草坪之上,從裡頭也走下蓋立偉的保鏢。而此時的楊芹看到楊柏出來,也是驚恐的來到楊柏身邊,剛才會所里傳來的聲音,讓楊芹還以為楊柏出了什麼事情。

廣告界天王 「楊柏,上我的車吧,很多話我們要談的。」蓋立偉已經迫不及待起來,而此時的楊柏卻看著天色,夜色降臨,被風一吹,心中那股戾氣也消散很多。此時的楊柏慢慢恢復下來,安慰一下楊芹,對著蓋立偉說道:「蓋總,找一個地方吧,我也對你說的神鱉丸有一些好奇。」

楊柏的話,讓旁邊的楊芹一愣。很快,車隊開道,眾人離開會所,可這一次蓋立偉直接在離開鳳縣,朝著D市而去。

蓋立偉也是真不放心,畢竟鳳縣是肖青山的地頭。而在後面車中的楊芹,無奈看著旁邊的楊柏,再次問道:「去D市,太晚了吧,我們晚上能夠回來嗎?」

「估計夠嗆,不過半夜開車不好。早知道讓你回去了,我坐蓋立偉的車就好。」楊柏也無奈的撓了撓頭,沒有想到蓋立偉直接返回D市。

「算了,讓你一個人去談判,我還不放心呢,這些資本家一個個可聰明了。」楊芹忽閃的大眼睛,知道楊柏要跟藥廠合作研究什麼東西,也是好奇。

楊芹聯下車內的藍牙,給母親打了過去。很快,就聽到車內響起楊母擔心聲音:「飯菜都涼了,怎麼還沒有回來,讓你給楊柏送餃子,你是不是沒有送?」

「媽,我今晚不回去了,你自己吃吧。」楊芹臉色一紅,不知道為何想到自己跟楊柏住在D市,都不敢看楊柏。

「不回來了?不是說好了嗎?你到底怎麼跟楊柏說的,我可告訴你,我就認楊柏這個女婿,你必須把楊柏給我弄回來。」

「媽,別說話,丟死人了。楊柏在車上呢。」楊芹臉色徹底通紅,楊母當著楊柏的面這麼說話,這讓楊芹怎麼解釋。

「什麼?你晚上不回來是陪著楊柏。真的假的?」楊母疑惑的問著,最後只能夠讓楊柏趕忙說道:「伯母,我讓楊芹陪我去D市商務談判。餃子很好吃,伯母,你就放心吧。」

「呵呵,阿姨放心,放心去吧,多玩幾天也行。這個孩子,什麼談判,阿姨是過來人,你們小兩口好好玩,行了,我累了,我要休息了。」

楊母還真痛快,直接就掛斷電話,惹得楊柏也尷尬的看著楊芹,無奈說道:「你老媽不相信我們談判。」

「換成你,你也不信,這大晚上的,誰能夠談判。」楊芹害羞的低頭,嚇得楊柏一個激靈。

「你別低頭,你趕緊看路。那什麼,你別誤會。」楊柏也不想讓楊芹誤會,自己跟楊芹還真沒有關係。

「你別誤會就好,別看不起我就好。」楊芹弱弱的說著,自從遇到楊柏,自己封閉的內心才徹底打開。

「誰敢看不起你,你可是我們農場的大經理,哈哈哈,神鱉丸,這個名字好土,不過藥廠真的那麼有錢?」

楊柏開始興奮起來,要真如肖青山所說,藥廠能夠開發出這種葯,自己未來會越來越有錢,這樣的事情讓楊柏怎能不激動。

「神鱉丸,是什麼葯?你到底跟藥廠合作什麼,你不是農民嗎?不對,你會治病。」楊芹說完,好像明白什麼,還以為這個葯是治療骨頭的呢。

「咳咳咳,不是針對骨病,是針對男人的病,那什麼,你不懂。」楊柏剛說完,楊芹就忽閃的大眼睛,還以為楊柏有毛病一樣。畢竟有些葯,都是有需求的人研究出來的。

「靠,我沒病,你別這麼看我,我真的很健康!」 「咚。」有人敲門。

「誰啊?」李玲站起來大聲喊道,語氣里夾雜著一些煩躁。

「是我!」門口,傳來一股熟悉的女人的聲音,是周陽。

「呦呵,你怎麼來了?」李玲興奮的趕忙去開門,激動的問道,她已經很久沒有見過周陽了,自然心裡也有些想念。

「怎麼?不歡迎我過來?」 總裁的外 周陽輕輕敲了敲她的腦袋,有些調皮。

「這話說的,我天天盼著你來呢。」說著,李玲將右胳膊直接搭上周陽的肩膀,而後,兩個女人有說有笑的走進客廳。

「嫂子,凌辰。」周陽立即向沙發上的兩個人打了招呼。

「你怎麼來了?」凌辰站起來,狐疑的問道。

「我說你和李玲到底是不是一對啊,怎麼說話語氣越來越像啊。」周陽拍了拍旁邊李玲的肩膀,眼神有些八卦。

趙以諾看著面前的一幕,似乎在期待著什麼。

「別瞎說,我可是有男朋友的女人好嗎?凌辰這個單身狗,對女朋友的要求可高了。」李玲很是隨意的回答。

這個臭丫頭,胡說什麼呢?他對於自己的另一半,根本就沒有什麼硬性要求好嗎?

「最近身體恢復的怎麼樣了?好些了嗎?」周陽擔心的看著面前的人,趕忙問道。之前她一直在國外出差,所以也不知道國內發生的事情,直到昨天回國,才聽說趙以諾的花店出了很多意外。

「放心吧,杠杠的,男人嘛,就是硬!」凌辰使勁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自信滿滿的說著。

「可拉倒吧,我告訴你啊,剛才在醫院裡,我就沖他扔了一個枕頭,他就開始叨叨了,說好痛啊。」

李玲說的很誇張,也很搞笑,一下子,氣氛被帶動起來了。

凌辰自知心裡有愧,立即離開了客廳,轉身走進了廚房。

「以諾姐,你的事情我已經聽說了。」周陽別過臉來,看著趙以諾,憂慮的說著,隨著拍了拍趙以諾的後背,安慰著,「你放心吧,大哥一定會有辦法的。

趙以諾沒有說話,只是尷尬的笑了笑,會嗎?現在的顧忘應該還在為自己和凌辰的事情生氣吧?

「好了好了,不要聊那些不開心的事情了,今天,我們好不容易才聚到一起,你們在我們家吃飯吧。」

「快,給上官娜娜打個電話!」說著,李玲將手機扔給了周陽。

自從和上官娜娜認識以後,李玲和她的關係越來越好,或許是因為惺惺相惜,也或許是真的很有緣分。

「什麼?來不了?為什麼啊?我和嫂子都在這裡呢。」周陽著急地說著,突然,李玲將手機直接搶了過去。

「上官娜娜,我給你半個小時的時間,半個小時之後,如果你還沒有出現在我家裡,以後你就別來找我們了。」

說著,李玲直接掛了電話。

這氣勢,這語氣,還真是霸氣!周陽向她豎了個大拇指。

整個過程中,只有趙以諾比較沉靜,此時的她,看起來有些憂鬱。

「嫂子,你怎麼了?是不是身體不舒服?還在為花店的事情擔心?」周陽緊緊的握住她的小手,擔心的看著她,微微皺起了眉頭。

「沒有。」趙以諾輕輕搖了搖頭,勉強的擠出一絲微笑。可這明顯是謊話,是,她確實是在擔心,可是她更擔心的是顧忘,已經連續好幾天了,他都沒有主動和自己說過話,這讓趙以諾有些傷心。

「你和大哥吵架了?」

果然是周陽,一猜便中。

趙以諾沒有說話,徑直走進就廚房。

「凌辰,我來幫你吧。」說著,她挽起袖子,拿起旁邊的蔬菜,洗了起來。

看來,她和顧忘之間確實出了問題,周陽嘆了口氣,有些無奈。

很快,上官娜娜來了,迅速加入了這次聚餐。

「哎,你不是說不來了嗎?怎麼現在又來了?」李玲看著面前的上官娜娜,故意玩味的問道。

「我再不來,你們就直接把我從姐妹行列里除名了!」上官娜娜聳了聳肩,直截了當的開玩笑回答。

瞬間,幾個人哈哈大笑起來。

許是太開心了,不知不覺,幾個人便喝醉了。

「我要回家。」趙以諾一邊揮著手,一邊大聲喊道,語氣有些著急。

「回什麼家啊,今天晚上,你就住在這裡吧。」說著,李玲直接緊緊抱住她,生怕她要逃跑似的。

「不行,顧忘還在家裡等著我呢。」

「哎呀,太晚了,已經天黑了,你就別折騰了,再說了,你一個人回家,我們則不放心啊。」周陽躺在地上,不悅的嘟囔著。

「叮叮叮……」

旁邊的手機響了,但是沒有人知道到底是誰的手機在響,凌辰一把拿過手機,直接接了起來。

「你在哪裡?」電話里,男人的聲音有些不滿。

「你誰啊?」凌辰突然不耐煩的喊了起來,是的,他已經醉的連顧忘的聲音都聽不出來了。

而電話的另一邊,顧忘在聽到這熟悉又令人討厭的聲音以後,眼神黯淡了。他們倆怎麼又在一起了?趙以諾就這麼寂寞?

顧忘緊緊攥著手裡的拳頭,氣勢有些駭人,冷冷的說著,「讓趙以諾接電話。」

「你說什麼?」凌辰搖晃著腦袋,不清醒的問著。

看來他們在一起喝酒了,顧忘的心裡一陣憤怒,臉上更是鐵青一片,「凌辰,你到底還是不是男人!」

顧忘故意提高了幾個分貝,試圖然後接電話的人清醒一些。

「你是誰啊?!」

許是太過煩躁了,終於,顧忘還是掛掉了電話,他倒是想看看,這個趙以諾究竟何時回家!

沒有絲毫猶豫的,顧忘直接拿起外套走了出去,很快,車子停在林夫人的家門口。

「顧忘回來了。」王夫人一邊忙碌著,一邊打著招呼。

直播之狩獵荒野 王夫人是林夫人的一個姐妹,林夫人在進警局之前,曾經拜託過她在家裡照顧亮亮。

「嗯,以諾回來了嗎?」顧忘一邊解著自己的領帶,一邊輕聲問著,廚房裡的王夫人愣了一下,隨即對她搖了搖頭。 姜辰雖然實力盡失,記憶也受損。但是說不定等他回到昆崙山以後,看到熟悉的景色,又會想起什麼也說不定呢?

袁言泓在心裡暗暗盤算,覺得很姜辰合作不僅非常可行,而且可以說是唯一的辦法了。

這一次為了不引起某些人的注意,他花費了巨大的功夫,才把姜辰弄到了眼下這個地方。

如果無功而返的話,袁言泓知道他必定會收到上級的責罰。而跟姜辰合作,就有了一絲機會,讓他將功補過的機會。

所以袁言泓的神色不經十分的莊重,嚴肅。

而看到袁言泓的神色,姜辰的神色也不由得鄭重了起來。然後跟袁言泓握了下手,便算是正確的建立了合作關係。

「既然我們合作了,那麼有些事情我也該告訴你了。」

兩人的手剛鬆開,袁言泓便沉聲說道。

「好,你說吧。」

姜辰點了點頭說道。

對於袁言泓的話,姜辰並不感到意外,他早就知道了袁言泓肯定隱藏了一些東西。

不說其他,袁言泓費這麼大功夫把他弄到這裡這裡來說這些事情,肯定是有原因的。

不然袁言泓就直接上他公司找他了,哪裡還需要話這麼大的功夫。

費財費力不說,還把三十六計給用了個遍,怕是腦子都想痛了,才想出這些連環計。

「關於崑崙發生的事,並不只有我們在調查。還有很多的非官方組織也在調查,而且實力不算弱。」

聽到袁言泓說起民間組織,姜辰倒是想起了雲從舟等人,所以他倒也並不是很驚奇。

「雖然民間組織實力不弱,但是他們還不至於讓你們這麼嚴陣以待吧?」

「沒錯。」袁言泓聞言點了點頭。

「所以我們主要防備的並不是民間組織,而是別國的調查部門。」

說道別國之時,袁言泓的神色陡然凝重起來。

而姜辰在聽到袁言泓的話以後,臉上便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神色。

能讓一個國家這麼警惕的,永遠都是另一個國家。姜辰方才便猜到了這一點。

「馬爾斯你是知道的吧?」

袁言泓看向姜辰,出聲問道。

聽到這個熟悉的名字,姜辰的眼皮忍不住一跳。

這個人他何止是知道,他和馬爾斯之間,也算的上是,朋友了。

姜辰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袁言泓的身後,本來一直面無表情,一言不發的漢斯。在聽到馬爾斯的名字時,他的神色瞬間便有了波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