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明宇不斷的重複著剛才的動作,每次一個動作都停頓五秒鐘,便於他們幾個觀察,一套打下來,也是有點累,雖然王明宇在軍校中不斷的鍛煉自己的身體,但是格鬥術什麼的,平時由於一起訓練,也沒有怎麼練,現在的這副身體,說實在的,靈活程度也不是很夠,好在感覺還有,他練習起來豈止事半功倍?接下來就是的過程就是不斷的糾正他們幾人的錯誤,不斷的重複練習。

格鬥術最主要的就是對抗練習,他們練習的時候都是一攻一守的互相練習,他踢到你一下,你打了他一拳,漸漸的幾人在不斷的對抗中,都掌握了一些訣竅,但是一個小時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每天訓練的時間是有規定的。

隨著王明宇的一聲哨響,幾人紛紛停頓了下來。

王明宇說道:「這些格鬥技巧雖然簡單,但是運用起來就不那麼簡單了,我們要做到的程度是,用最簡單,最實用的招數,在最短的時間內,殺死敵人,殺死敵人!絕對不能給對方有任何可趁之機,這是對你自己負責,是對你的兄弟負責,也是對我們的國家負責。今天是第一次訓練,你們以後每天早上起來的任務就是徒手格鬥,要注意安全,下手要掌握分寸,但是不要畏手畏腳,平時受點小傷,總比真正戰鬥起來丟了命要強!下面,大家原地放鬆十五分鐘,放鬆一下身體,等一下我們開始折返跑和俯卧撐練習。解散。」

說完,王明宇自己去拿了兩個背包,然後開始在五十米左右的地方放一個背包,這些都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沒有訓練器材的情況下,只能用一些簡單的方法代替訓練的參照物。五十米折返跑,練習的就是爆發力和反應能力。

幾人休息完畢之後,王明宇就開始分配訓練計劃,每三個人一組,第一組訓練俯卧撐,第二組訓練折返跑,然後過了半個小時互換一次,過一個小時休息半個小時。也就是說,每個人需要練習半個小時俯卧撐,半個小時折返跑。

俯卧撐這種練習方法在當時很新鮮,因為那會部隊里哪裡知道有這麼個練習方法,當王明宇把動作要領做一遍的時候,幾人都笑了,這太簡單了。

開始的時候幾人都覺得,這是小菜一碟,太輕鬆了。王明宇也不搭理他們,就帶著幾人去折返跑去了。

折返跑沒人一個來回,跟接力一樣,所以也沒有什麼,王明宇就看著他們訓練,沒過多久,練習俯卧撐的幾人就開始動作不規範,有的開始做一個就趴在地上歇一會了。

王明宇笑道:「感覺怎麼樣?剛才你們不是不屑一顧么?」

林文苦著臉說道:「隊長,你這跟我們以前練武的時候扎馬步有的一比啊,開始的時候輕鬆,到了後來越來越吃力!」

王明宇看了看林文,道:「你說對了,你們現在練習的也就是這個道理,目前你們練習的格鬥術,最最基礎的是什麼?是力量!練習力量最直接的方法是什麼?就是俯卧撐!」

「隊長,你怎麼知道這麼多?還有你教的東西,不但我們沒有見識過,連軍校的人都不曾教導過,隊長,你是跟誰學的啊?」李賢宇有點疑惑的問道王明宇一怔,隨即道:「這個啊?你們聽說過柏林軍事學院吧?我們中央德械師還有德國顧問呢,呵呵,不過我不是跟他學的,我這學員也夠不到成天和委員長在一起的人啊!」

其他幾人都笑了,又聽王明宇胡謅道:「其實啊,我這個人呢,對這些槍啊什麼的從小就感興趣,我就經常央求我爹,給我買這些書看,你們知道,我爹也算是有錢的,帶點這些東西根本不成問題。所以我就經常看,經常琢磨,就琢磨出這一套訓練方法,我這套訓練方法,可是根據人家那套改進過來的啊!」

「隊長,那這些東西你也不知道有沒有用了?」孫大寶獃獃的說道「大寶,隊長交的東西沒錯,咱還不相信隊長嗎?你看軍校這麼長時間以來,我們隊長交給我們的有錯的嗎?再說了,就沖剛才隊長教的那個格鬥之術,我就相信隊長這是真的。」黃博雄沖孫大寶嚷嚷道「行了,行了,你們按我訓練的方法去訓練,到時候你們就知道了,反正我們的訓練已經完成了。等以後你們就會知道,特種作戰帶給你們的好處了,好了,不廢話了,繼續訓練,這俯卧撐不但鍛煉力量,還鍛煉你們的意志力。只有不斷的挑戰你們身體的極限,你們才能比別人強,才能在別人當中脫穎而出!」王明宇不復剛才的笑容,嚴厲的說道幾人紛紛看著王明宇,讓后開始他們的訓練,經過漫長的一個小時,幾人紛紛累的怕不起來,第一天的高強度運動量,對於他們來說,真的是有點殘酷。但是王明宇想要訓練出一支合格的特種大隊,這幾個人就是中堅力量,王明宇要讓他們不但在常規作戰中,勇猛無比,更要在執行艱巨的任務中,不讓自己失望,不讓國人失望。

經過半個小時的放鬆訓練,新一輪的折返跑俯卧撐練習又開始了,望著這幫無畏的年輕人,王明宇嘴角上掛著滿意笑容。

中國有著千千萬萬像這樣的人,他們為了國家,為了民族,從來不懼怕什麼,更是用自己寶貴的生命,捍衛者祖國的榮譽和安全。這些人不論年齡,不論出身,不論長相,他們都是中華民族的脊樑,都是我們敬愛的人。 經過兩次折返跑和俯卧撐的練習,幾名隊員的肌肉都已經崩到極限,由於今天是第一天正式訓練,能否堅持下來,至關重要,所以王明宇只讓他們休息了半個小時,這半個小時,王明宇教給他們的是互相的肌肉放鬆的辦法,按摩!

這些都是現代人總結出來的一些知識,目前在中國幾乎沒有人知道,大量的訓練不能躺下休息,只能慢慢的散步,然後互相的按摩一下,達到最好的鍛煉效果。事實證明,這樣的方法,很快的得到了效果,大夥的肌肉不斷的放鬆,表情也變得越來越輕鬆,紛紛讚歎這些小方法的神奇,對於王明宇也由兄弟的友情,慢慢的變成了一種莫名的崇拜,一種純粹的對於強者的崇拜。

半個小時之後,王明宇讓大家喝了一口水,然後整裝列隊,準備向山林深處進行五公里負重越野,在經過那麼高強度的訓練之後,大夥的身體已經到了一個極限,如何突破這個極限呢?負重越野就是一種考驗,只要堅持下來,那就成功了。

「兄弟們,我們這次訓練的強度,是你們想象不到的,你們也看到了,這些練習很辛苦,也很鍛煉你們的意志力和身體素質,為什麼要稱為特種訓練?為什麼要稱為特種兵?如果沒有這麼高強度的訓練,那麼就不可能比別人強,也不可能成為軍人中的王者,也就不可能成為特種兵。日本的軍人素質普遍比我們高,他們的裝備也比我們好,但是我們比他們差嗎?」王明宇說道激動處,大聲問道「我們不比他們差!」幾個隊員也吼道,說道日本人,那可是仇深似海,誰也不會服輸的,這也是他們訓練最大的目的「不錯,我們不比他們差,我們要變得比他們更強,我們要把他們趕出中國,所以我們要訓練,我們要成為一支讓他們聞風喪膽的鐵血部隊,我們的字典里沒有失敗,我們一定要努力,一定要成功,成為一名強者!現在我命令,全體都有,向右轉,跑步走!」王明宇帶頭跑了起來道於是,幾人在王明宇的帶領下,開始了他們的五公里越野的征程,開始的一公里,大家還表現的比較輕鬆,基本上都能跟的上,漸漸的,速度就開始慢了下來,身上背著不到四十公斤的負重,在大強度的訓練之下,還能保持著這樣的強度的訓練,能堅持下來的都是強者。

王明宇看著幾人道:「現在我們的心中不要想著我們身上的負重,不要想著我們之前的選連,我們要想的就是,跑完這五公里,我們就能取得勝利,我們就離趕走鬼子更近了一步,我們就能在以後更多的消滅曾經讓我們經歷過家破人亡,妻離子散的那些禽獸。為了民族,為了家人,我們要堅持,挺住,兄弟們!」

幾人聽到王明宇的話,內心由痛苦突然變成了一種自己都說不出來的感受,是啊,我們的國家,我們的民族家破人亡,妻離子散的人太多太多了,我們如果連訓練都堅持不下來,怎麼對得起死去的同胞,死去的家人?怎麼對得起自己作為一名中國人,一名軍人呢?

幾人倏地面露剛毅之色,不斷的向前跑著,似乎這雙腿不是自己的雙腿了,但是他們的眼中只有一個目標,那就是終點,他們提醒著自己,在沒有到達終點之前,不能倒下,也不敢倒下,就是這樣的信念支撐著他們跑完著漫長的五公里,就是這樣的信念,讓他們以後這兩個月一直堅持訓練完這殘酷的訓練,成為一名合格的強者。

漫長的五公里,似乎沒有盡頭,在茂密的山林中,也看不到盡頭。山地的越野,比平地的越野更加的有難度,他們不斷的跑著,跑不動的就開始變成了走,但是沒有到終點,誰也沒有停下。

一個人跑不動倒了下來,就會有人幫忙把扶起來,然後繼續往前跑,就這樣,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這五公里越野終於看到了終點,就是距離前方五百米,王明宇給他們指的那顆大樹,雖然王明宇沒有準確的測量是不是五公里,但是對於直線距離不少於三點五公里的路程來說,經過許多彎彎繞繞,五公里,肯定搓搓有餘,在加上是山地,其難度可想而知。

看到終點的幾人,彷彿看到了希望,看到了必勝的信念,剛才還有點走帶跑的幾人,突然開始小跑了起來,王明宇始終在旁邊看護著這幾名兄弟,訓練是必須的,但是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堅持下來的,在王明宇看來,有一兩個人堅持不下來那是很正常的,畢竟他們沒有接受過這樣高強度的訓練。所以王明宇表面很嚴肅,其實一直在暗中觀察著他們幾個。

王明宇最不放心的有兩個人,一個是李賢宇,一個是吳培林,兩個人的身體素質在幾個人裡面是最不好的,林文和黃博雄兩個人都是練武的,幾乎可以肯定能完成,這個王明宇有數。其他兩人孫大寶和王明川是獵戶出生,也是苦出生,經常走山地,對於他們來說,估計也沒有什麼大的難度。

現實的情況,彷彿也驗證了王明宇的想法,林文和黃博雄開始還和大家一起跑,還不時的幫助其他幾人一下,看到終點之後,林文和黃博雄開始較勁,兩個人的速度雖然都不是很快,但是也算不逞多讓,幾乎是並肩跑進了終點,短短的五百米距離把孫大寶和王明川二人,拉開了足足一百五十米的距離。而孫大寶和王明川也足足拉開了李賢宇和吳培林有將近一百米的距離。

但是,可喜的事情是,林文幾人到了終點之後,並沒有躺下休息,而是不斷的鼓勵著李賢宇和吳培林兩個人。

「兄弟,加油,還有這麼點距離,你到了就成功了!」

「賢宇,培林,你們都是好樣的,加油!」

「兄弟,不要著急,穩住穩住,勝利就在眼前」

「兄弟,我們是最強的,加油啊,我們等你一起休息!」

聽到幾人的鼓勵之聲,李賢宇和吳培林兩人眼中泛起了淚花,腳步雖然沉重,但是內心卻是無比的感動,他們似乎在一瞬間理解了戰友情,理解了澤袍兄弟的含義。有這樣一幫兄弟支持自己,自己還有什麼好遺憾的呢?

終於,在幾人的鼓勵之下,李賢宇和吳培林走過了終點,到達終點的一瞬間,彷彿一下失去了力量,整個人都倒在了隊友的懷中。

接下來,王明宇讓他們解除裝備,喝點水,然後開始互相按摩放鬆一下,經過這麼高強度的訓練,中午的休息時間比較充裕,大概有一個半小時的時間,但是這其中包括吃飯。

「兄弟們,你們幾個都是好樣的,說實話,我並沒有指望你們能夠在第一天上午都能堅持完所有的幾項訓練,但是你們做到了,我為你們感到驕傲,感到自豪,我相信你們會是一個合格的特種兵,但是今天我感到最欣慰的不是你們所有人完成了訓練項目,而是你們在這過程中,所表現出來的一種精神,不放棄任何一個兄弟!我特別的高興,以後我不管別人,只要是我王明宇的部隊,只要是我王明宇帶出來的兵,我們就不放棄任何一個隊友,這是我給你們的一個承諾,也是給以後所有人的一個承諾!」王明宇大聲說道,說完之後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這是對這些兄弟的完美表現一個最好的鼓勵,最高的榮譽。

幾人也都精疲力盡的站起來,帶好軍帽,回敬了王明宇一個軍禮,陽光透射在他們臉上的汗珠,顯得格外的耀眼… 經過中午的休整之後,王明宇開始了下午的訓練,也許是經過了一個多小時的恢復和能量的補充,在加上下午的訓練相比上午而言,輕鬆許多,大夥的臉上也沒有什麼痛苦的表情,相反,還能看到少許的期盼之色。

王明宇看著大家笑道:「下午的訓練科目,分為三項,第一項是射擊訓練,第二項是攀岩訓練,第三項是潛伏訓練!下面我來講一下訓練的具體方法,我現在所謂的射擊訓練,並不是學校裡面所謂的打固定靶訓練,我們訓練的最終目標是,在最短的時間裡,準確的消滅,目標範圍內所有的『敵人』,當然這個敵人現在是一些道具而已。簡單點吧,我給你們示範一下!林文,你過來一下!」

林文略有疑惑的走向前,心想:「不會是讓我頭上頂個東西吧?哎呀,這下玩大發了」

與惴惴不安的林文不同,王明宇對著林文說道,「你去弄個石頭過來,大概拳頭這麼大!」

林文心想這下完了,頂石頭,有難度啊!於是跑到另一邊撿了一塊巴掌大的石頭,走了過來頂在了頭頂上大義凜然道:「隊長,沒事,那啥麻煩你呆會開槍的手不要抖就行了!」

王明宇先是一愣,隨即笑道:「林文,你那個犧牲精神,是值得鼓勵的,可是我也沒說讓你頂在頭上啊?你這麼積極,要不我就滿足你一下?放心,我的槍法很準的!」說完,朝林文嘿嘿笑道這裡面最害怕的到不是林文,而是另有其人,誰呢?當然是咱們的李賢宇同志了,話說那日在德豐樓他精彩的演講王明宇當時還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當然,現在的王明宇應該不會放在心上了,因為和孫雪的關係已經明確,很是開心,所以這點小事早就不記得了。

其他幾人鬨堂發笑的時候,李賢宇只能幹癟癟的笑兩下,心中有鬼嘛。

林文一聽不是這麼回事,以神鬼莫測的速度,迅速拿開了石頭道:「那啥,隊長,我上有老,下還沒有小,你就可憐可憐我吧,我可是九代單傳啊!」

王明宇擺擺手道:「好了,就不跟你計較了,呵呵,行了,言歸正傳,這個訓練是這樣的,呆會呢,林文把石頭拋向前方的空中,在石頭落地之前,我會擊中這塊石頭。這就是這次射擊訓練的目的之所在!」

於是,林文就把石頭拋到了空中,在大家一片驚嘆聲中,王明宇一槍把石頭打碎,其實這些都是王明宇以前訓練的拿手好戲,所以即使這輩子還沒訓練過,但是他的感覺在,只要身體調整好了,基本也就好了。

訓練時間為一個小時,每人都去準備了二十塊石頭,兩人一組,互相練習,當然安全問題是王明宇考慮的重中之重,誤傷的情況一定不能發生,於是三個小組的訓練間隔距離,差不多有三百米,而且,基本上都是朝外的方向的三角形,避免了誤傷的情況。

這幾個人裡面,孫大寶和王明川的槍法是最好的,固定靶幾乎槍槍能命中紅心,移動靶他們雖然沒打過,但是以前經常打獵,也有點心得,當然軌跡這樣的詞,他們肯定說不出來,但是他們也有那種感覺,所以訓練的時候孫大寶和王明川的成績尤為突出,幾乎可以達到三次就能命中一次的相當牛的成績。

或許有人會說王明宇也牛,其實真要算起來,王明宇在射擊的天賦上,還不如孫大寶和王明川,因為王明宇可是在特種部隊訓練了好一陣,而且是讓子彈給喂出來的感覺,當時的子彈沒有現在這麼緊缺,所以也算是一種優勢。

王明宇看著他們兩人,心中已經基本確定了一個思路,孫大寶和王明川的培養方向就是狙擊手,以後他們的輔導對象也是狙擊手,但是這兩個月沒有裝備的情況下,大夥都必須掌握各種技能。林文和黃博雄主要訓練徒手格鬥和刺殺技巧,有些無聲的戰鬥,不是靠狙擊手就能解決的。至於李賢宇和吳培林,王明宇打算畢業之後,讓他們主攻電碼這一塊,情報工作是重中之重,雖然在軍校也學習了一下電碼知識,但是到時候進了部隊,肯定軍統或者中統的人會安插眼線在自己的部隊,在加上自己定製的那麼多的電台,不能暴露的情況下,只能先裝備特戰隊了,以後的特戰隊的任務可是很重,人手一定要維持在一個數量上,不然還真不夠用。

越想王明宇越覺得自己做的事情還是太少太少,但是有的事情不是自己現在能偶掌握的,王明宇只有一點基本可以保證,那就是,今天自己訓練的這幾個人,憑藉父親王遠山和張治中將軍的關係,到時候能分到一個隊伍當中,以後訓練的事情,自己就會相對輕鬆很多了。

射擊訓練現在用的是毛瑟步槍,到時候裝備士兵大多是也是毛瑟步槍,和一些輕重機槍,迫擊炮什麼的,大型野戰炮根本不可能裝備的上的。特戰隊的武器,早就讓王明宇安排好了,以後自己部隊的武器也不用太發愁,AK的后坐力是大了點,可是適合這些槍法出眾的人,一旦上手,威力無窮。

這個時期,有錢就有軍火,王明宇的盤尼西林現在可謂是如日中天,所以根本不擔心錢的問題。什麼行當最賺錢,壟斷啊,盤尼西林就是藥品界國王,獨一無二!

第二項訓練攀岩就更直白了,王明宇根據現有的條件訓練一點,爬樹!要求雖然不能跟猴子比,但是也不能差距太大,至少比普通人要快很多,尤其是兩人配合的那種,一人雙手托著,另一人腳一瞪,抓住一個樹枝幹,然後爬上去。然後放個繩子拽另一人,以求最快速度完成攀岩。訓練總是辛苦的,也是充滿樂趣的,一個一個的摔的四腳朝天,幾人都哈哈直樂。就這樣不斷的重複著動作,不斷的摔倒……第三項訓練就是最最簡單的了,潛伏。

說白了就是趴在那一動不動,任何情況都不能動,其實這是狙擊手的必練項目,但是這也是鍛煉一個人意志力和忍耐力的項目,因為執行任務的時候,往往會等待幾個小時甚至十幾個小時,而且在敵人的範圍內,一切的意外都會導致整個行動的失敗,都會導致整個團體的全軍覆沒,特戰隊畢竟不能刀槍不入。

於是乎,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幾人都趴在草叢裡,沒有王明宇的命令誰也不敢亂動,王明宇下達的命令是,一人亂動,全體都要處罰,誰也不想連累兄弟們受罰,怎麼辦?忍著唄就這樣,這十天來,他們都重複著這些項目,中途還進行了一次二十五公里的長途負重急行軍,這些都是為了以後戰鬥的需要。

王明宇他們不斷的深入山林,時常聽見一些野獸的叫聲,還能打到一點野味,來改善一下伙食。因為王明宇知道他們的餘糧不多了,每個人手上只剩下一天的口糧和水。 經過十天的訓練,隊員的氣勢明顯感覺不一樣了,他們已經適應了這種高強度的訓練,格鬥,刺殺,射擊,攀岩等等都有明顯的提高。

王明宇看著這些皮膚越發黑亮的幾人欣慰的說道:「經過這十天的訓練,大家對格鬥,射擊等技巧的掌握已經有了一個很好的認識,但是這些東西的掌握沒有捷徑,唯有刻苦的訓練,才是掌握它的唯一的方法。下面我要說的是,我們的口糧只剩下一天,但是下面我們幾個要訓練的項目是—-野外生存訓練!」

「隊長,是不是就是在野外打獵啊?」孫大寶笑道,這可是他拿手好戲啊王明宇笑道:「你這種說法也對,但是不全面,野外生存訓練的目的是什麼?是讓大家在什麼都沒有的情況下,創造條件,也就是說特戰隊要在各種情況下,堅定信念,不要放棄任何生存的希望。今天我教給大家的主要有這幾點,第一,如何正確地辨認方向?第二,如何尋找水源?第三:如何防止和面對野獸?」

接著王明宇整理了一下思路說道:「第一就是如何辨認方向,一般情況下我們會配髮指北針,這樣很容易辨別方向,但是更多的情況我們沒有這樣的裝備怎麼辦?北極星,北極星是最好的指北針,北極星所在的方向就是正北方向。還有就是樹木、苔蘚樹冠茂密的一面應是南方,稀疏的一面是北方。苔蘚的道理與之相間。另外,通過觀察樹木的年輪也可判明方向。年輪紋路疏的一面朝南方,紋路密的一面朝北方。大家明白了沒有?」

「明白了隊長!」幾人紛紛點頭「第二就是如何尋找水源了,首先就是聽,憑藉靈敏的聽覺器官,我們要多注意山腳、山澗、斷崖、盆地、谷底等是否有山溪或瀑布的流水聲,有無蛙聲和水鳥的叫聲等。如果能聽到這些聲音,說明你已經離有水源的地方不遠了,並可證明這幾的水源是流動的活水,可以直接飲用。但要特別注意的是,不要把風吹樹葉的「嘩嘩」聲當做流水的聲音。其次是嗅,儘可能地嗅到潮濕氣味,或因颳風帶過來的泥土腥昧及水草的味道。然後沿氣味的方向尋找水源。當然這要有一定經驗積累。

最後就是觀察了,憑著豐富的經驗和知識。去觀察動物、植物、氣候及地理環境等也可以找到水源。這些我明天會一一示範給大家看的!」王明宇憑藉自己的記憶慢慢的整理著「第三,就是防止和面對野獸,首先如果是幾人建營地時要仔細觀察營地周圍是否有野獸的足跡、糞便和巢穴,不要建在多蛇多鼠地帶,以防傷人或損壞裝備設施。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在營地周圍遍撒些草木灰,會非常有效地防止蛇、蠍、毒蟲的侵擾。其次,生火的過程,注意不要引起火災,以免害人害已,生火能夠有效的防止野獸的侵襲。如果遇到兇猛的野獸或者獸群的話,盡量先爬上樹,然後等待時機。這些突髮狀態的時候,切忌不要緊張,相信自己!大家都挺清楚了嗎?」王明宇問道「聽清楚了!」

「那好,現在開始休息,明天開始,我們就將進行野外生存訓練,為期三天!這期間,我們的目標是穿越這片山谷,到達山谷的另一面!」王明宇說完,幾人就去搭帳篷休息了。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早,大家便集合起來,開始為期三天的野外生存訓練了。

「這一次我們的野外生存訓練不僅鍛煉我們的意志,更重要的是讓我們能夠在任何環境寫都能生存下去,在這次訓練的過程中,我將教大家如何獵殺可以食用的生物,如何分辨這些生物的可食用性。希望大家都能夠在時間的流逝中,不斷的積累自己的經驗。」王明宇說完,便開始帶領隊員們出發了。

一路上,王明宇不斷介紹著如何辨別方向,如何尋找水源,一路的急行軍,考驗著他們的意志,鋼鐵般的部隊就應當有鋼鐵般的意志。

「大家看,這個地方比較潮濕,說明這裡離水源比較近。」

「注意看,森林裡面樹木高大,辨別方向只能從樹枝茂盛這方面看,茂盛的方向肯定是南方!」

超能廢柴團 「兄弟們,這些植物在陰暗的角落裡,卻是色彩鮮艷,有毒的可能性非常大,切忌不要食用!」

「…」「…」

大家一路上就聽王明宇講述了這些看似普通的知識,但是這個年代,沒有什麼人進行歸納性的總結,所以王明宇講的時候,大夥聽的都很認真,也感覺自己的知識面在不斷的擴充。

這些看似平常的知識,關鍵時刻能要了人的命,雖然大家到現在還不太明白,為什麼要學習野外生存,但是他們都知道,多掌握一項技能,就多一份保障。

中午的時候,王明宇又教大家捕魚,找了一個粗樹枝,然後把匕首綁在上面,弄成一個簡易的小叉子,然後讓隊員們練習叉魚,孫大寶幾人倒是對這個不陌生,可是李賢宇,吳培林都是城裡的孩子,他們哪裡做過這些,所以學習起來就相對比較慢了。

不過,他們今天的收穫也是頗豐,不但沒有動用自己的口糧,還儲存了幾條魚,能夠當下一頓餐用,而且還具有很高的營養價值,就是沒有調料,不然日子過的就很滋潤了。

竹馬青梅 到了晚上,王明宇看大家走了一天,也累了,距離目標也就一天半的路程,所以就在一塊稍微空的地開始露營了。

露營的時候,王明宇給大家講了如何知道附近有野獸出沒,不過這一代只有一些小的糞便,看來沒有什麼大型野獸出沒,一般的小野獸,對於他們也構不成威脅。

升起篝火,烤上了魚,大家在一起開心的聊著,總結今天的經驗,也聊著自己的未來。

「隊長,我說,我們畢業以後我們幾個到一個部隊去吧,我去給你當個班長啥的?咋樣?」孫大寶笑嘻嘻的說道「是啊,我覺得跟著隊長准沒錯,我一直都想說了,就怕到時候學校把我們打散混編。」黃博雄也是擔心的說道,其他幾人也紛紛附和道。他們的想法也很簡單,知道跟著王明宇混首先不差錢,其次不差裝備,最後還能真心打鬼子,何樂而不為呢?他們可沒有寧為雞首的想法。

王明宇拿起烤魚吃了一口道:「這個估計問題不大,我家裡還有點關係,到時候我請我父親幫忙,沒什麼問題吧,只要我們真心抗日打鬼子就成!」王明宇甚至想過,如果實在不同意,那咱就投奔八路軍去,條件是艱苦了點,運動是多了點,但是好歹兄弟們能夠團聚撒,只是現在去,不如以後拉起一支部隊去划算。不過,這些擔心其實是多餘的,因為王明宇受到了張治中將軍的特別關注,對於他的一些要求還是會盡量滿足的,而且教官鄭榮他們也是非常的在意這個有史以來最出色的弟子,雖然他的軍職不高,但是作為教官,作為天子門生,他還是有一點關係和話語權的。

就在他們幾人聊著關於以後的打算的時候,林文突然拿起槍叫道:「隊長,你看…」

王明宇回頭一看,暗道不好,急忙說道:「準備戰鬥…」 原來林文在聊天的時候,抬頭看見那片樹林黑暗之中一雙雙綠色的眼睛,甚是恐怖,他們遭遇到了狼群,這個山林之中最為兇險之存在。「猛虎怕群狼」,嗜血成性的狼群令自然界里所有的龐然大物不寒而慄。在它們的輪番圍攻下,即使百獸之王也難以幸免於難。

這就是王明宇的擔心的地方,其實狼群戰術是大自然里最可怕的,狼王號令之前,群狼各就其位。欲動而先靜,欲行而先止,嚎聲起伏而互為呼應,各司其職,有序而不亂,默契配合,這樣的狼群,宛如一支紀律嚴明的部隊。

這個時候最主要的就是先保護好自己和同伴,於是王明宇道:「子彈上膛,大家圍成一個圈,槍口一致對外,背後就交給自己的兄弟!」

話音剛落,幾人都照著王明宇的說法,開始形成了一個包圍圈。

「隊長,這怎麼辦啊?」吳培林問道「隊長,我們今天不會掛了吧?」李賢宇問道「隊長,我們就這樣耗著?」林文問道,到底是學武的,都開始想進攻了「大家先別著急,我們是什麼?我們是特戰隊員,我們遇到什麼情況都要處變不驚,現在狼群為什麼沒有進攻?大概什麼時候會進攻?我們應該怎麼辦?這是我們現在要想的。」王明宇引導式的說道「怎麼脫困?我們只有七個人,雖然我們有槍,但是一旦狼群進攻,我們不可能幹掉所有的狼,那裡有一百多條狼啊!隊長」

「你們說狼群厲害,還是日本人厲害?」王明宇問道「肯定是日本人了啊,他們有槍有炮的,還打的我們軍隊潰不成軍!」李賢宇想想說道「那我們學這些本事為了什麼?」王明宇又問道「那肯定是打鬼子,保家園了!」林文沒好氣的說道,好像意思,都這個時候,還問這些幹嘛「那我問大家,打鬼子你們怕不怕?」王明宇繼續問道「隊長,說實話,以前我總覺得小鬼子特厲害,聽村裡人說,各個凶神惡煞,甚是可怕,可是現在我不怕,都是兩個肩膀扛著一張嘴,咱們誰怕誰啊,我就不信他們有九條命!」黃博雄霸氣的說道其他幾人也紛紛點頭,意思是說他們也是這個意思。

王明宇端著槍,不回頭,笑著說道:「既然連比狼群可怕的日本鬼子,我們都怕,我們還怕這些個畜生?我們今天就是要消滅他們,來日我們還要消滅日本鬼子!」

「消滅日本鬼子,消滅狼群!」幾人一起說道。

李賢宇按耐不住道:「隊長,你就說怎麼辦吧?」

王明宇道:「狼群地面攻擊我們肯定不能抵擋,不過樹上呢?如果我們都到樹上去,他們就是想攻擊我們也找不到目標,而且我們可以隨意擊殺他們!」

孫大寶道:「對啊,上樹啊,我怎麼給忘了,以前在山裡碰到什麼厲害的動物,基本都爬上樹,至少可以保證安全。現在我們手裡有槍,肯定更加安全了。」

王明宇道:「那是你們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人在緊張之下肯定思維短路的,呵呵」

吳培林道:「那啥,隊長,啥叫短路啊?」

王明宇笑道:「以後你就會明白了!」

李賢宇道:「培林,我教你,不過你得給我洗一個月襪子,哈哈」

王明宇道:「現在我們距離,最近的樹林還有五十米的距離,現在我們這邊,有篝火,動物幾乎都怕火,一時間也不敢攻擊,我們緩緩移動到那邊,估計就成了!」

幾人聽到王明宇說完,就開始慢慢的緊挨著向後面的樹林退去。 在霍先生懷裡盡情撒個野 距離樹林還有二十米的時候,就聽到一聲狼嚎,緊接著,幾隻狼突然撲了上來,開始進攻了。看來狼群看這些人想逃跑,準備先下手為強了。

「不要慌,打完這幾隻狼,大家快速找一個樹,爬上去!記住,時間就是生命!」王明宇說著,就開了槍,槍響的那一刻,一隻狼頭部濺開了血花,應聲而倒。其他幾人也紛紛開槍,打死了撲上前來的幾隻狼。

這槍聲一響,慢慢*近的狼群下意識的停頓了下來,王明宇幾人趁著這個間隙,迅速的爬到了那邊的樹上。爬上去的王明宇說道:「這次狼群的遇襲,還是我們不夠謹慎,只考慮到周圍的環境,沒有對較遠一點的環境做進一步的觀察。下次我們要吸取教訓!」

還沒待其他人說話,就看見他們每人的樹下,都圍著十來只狼,不斷的嚎叫著,彷彿要用聲音殺死這些人一般。

「隊長,我們怎麼辦?是不是殺死這些狼?」孫大寶興奮道,脫險之後的人總是興奮的。

「我們的彈藥不多,還要應付接下來的訓練,這樣吧,下面那個狼王你們看見了嗎?大家只准開一槍,目標就是那個狼王,沒有了狼王,我估計狼群很快就會退去的!他們需要新的狼王!」王明宇道幾人紛紛拿起槍開始瞄準,狼王似乎感到了危險,身體不斷的移動著,混跡在狼群之中,射擊的難度增加了,剛才還信心滿滿的幾人,瞬間就有點不知所措,雖然他們練習過,移動靶,但是真正的目標和那些石頭根本不是一回事。

王明宇也不做聲,默默的看著這些弟兄,剛才的死裡逃生,相信他們以後面對困難會更加的有信心,也會更加的冷靜,現在考驗他們的是脫險之後的反擊戰,這樣的戰鬥在戰爭中屢見不鮮,也是非常奏效的一種打法,敵人往往會在最得意的時候,露出他們最大的馬腳,也或許在他們最憤怒的時候,露出他們最大的破綻。但是這個狼,似乎天身對危險有感知一樣,這樣增加了隊員們的難度,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讓他們集中精神,爭取一擊斃命,才能達到訓練的效果。退一步講,即使他們沒打成功,對於他們也是一次經驗的總結。

「砰砰砰砰砰砰」六聲槍響,狼王應聲而到。在狼王倒下去的一霎那,狼群一下就混亂起來,似乎也有一些摩擦之類的,但是這些都不是王明宇他們所關心的了。狼群逐漸退去,慢慢的消失在了營地周圍。

待狼群走遠,王明宇等人確認沒有事之後,才下了樹來,這半夜的消耗,對於三天完成目標他們,無疑又增加了一點難度。

王明宇幾人下來檢查之後,發現狼王身上只有四個彈孔,於是問道:「哪兩個沒打到?」

「我」「還有我」吳培林和李賢宇低下頭說道「呵呵,是不是很失落?」王明宇笑著問道「是,隊長,我感覺我瞄準了,打目標的時候確偏了。」吳培林說道,李賢宇也跟著點頭「沒有關係,培林,賢宇,你們打不到的原因,其實是受到了干擾,真正優秀的射手,眼中只有目標,沒有其他的東西,以後你們訓練的時候要多練練這方面,你們的槍法我知道,雖然在這裡面算不上最優秀的,但是還是可以的!」王明宇肯定的說道「謝謝隊長,我們一定努力練習,不給我們小隊丟臉!」兩人信誓旦旦道「有你們這句話我就放心了!接下來的訓練還要繼續,你們在以後的過程中,努力改進吧!好了,時間也不早了,你們晚上睡覺前,總結總結這次的經驗,一定要用心記在心裡!睡吧,今天我來站崗,防止意外發生!」王明宇說著就出去了,也不給其他幾人說話的機會,幾人也明白王明宇既然這樣說了,在怎麼勸也不行,在加上幾人實在太累,就慢慢的睡著了。 經過了一晚上的休整,王明宇的小分隊已經變得精神飽滿了,他們迅速的整理好自己的帳篷,和裝備,現在的動作已經很熟練了,也不覺得現在的負重有很大的壓力了。

吃完早飯之後,就要開始出發進軍下一個目標了,昨天晚上由於沒有休息好,所以今天王明宇特地晚兩個小時起床,畢竟安全第一,沒有充足的體力保證,很可能在遇到危險的情況下,不能做出有效的反應。狼群的襲擊,對於每一個人都是一次寶貴的經驗,告訴了他們,任何時候都不能馬虎大意,任何時候都要保持高度的警惕性,也必須具備尋找戰機的能力,和尋找有利作戰位置的能力。

王明宇為了幾名隊員的安全一夜沒有合眼,不過這個到難不倒王明宇,記得以前他在部隊參加特種訓練的時候,經常一兩天不合眼,甚至又一次執行任務的時候將近四天都沒有合眼,王明宇只是在喊完隊員們起床之後利用隊員們吃飯的時間,眯了十五分鐘。別小看這十五分鐘,這是對於恢復體力的一種最好的辦法。一有時間就閉目養神,這是每個特戰隊員都應該做到的。

「隊長,你一夜沒合眼沒事吧?」李賢宇關心的問道,其他幾人也是很過意不去的表情。

「沒事,這不睡覺其實也是你們的訓練項目之一,我們深入敵後,要保持高度的警惕,有的時候經常執行任務需要一兩天的時間,等待機會,但是機會稍縱即逝,如果那個時候我們睡著了呢?那不是白白深入敵後去了嗎?」王明宇順著李賢宇的話就開始說道「啊。。。這樣啊?」李賢宇怪叫道,李賢宇什麼都不怕,就怕沒覺睡「不過這兩個月沒有這個訓練計劃,以後再說吧,呵呵,現在我們的任務就是越過這道山,到達目標指定位置!出發。」王明宇整理了一下著裝,帶頭跑了起來。

由於是上山,山路越來越陡峭,這對於王明宇手下的幾人考驗那是絕對的,不過每天的負重五公里,每三天一次的負重二十五公里急行軍的訓練,這個時候也發揮了它的作用,隊員們互相的看著對方,有人要摔倒,立刻有人去扶一把,就這樣,在漫長的行軍道路上,形成了一道獨特的風景線。

這一路上也遇到了一些突發情況,但是都在王明宇的豐富的經驗之下一一的化解了。終於在第三天的傍晚抵達了預定目標,看著隊員們開心的笑容,王明宇也是發自內心的高興,無論什麼年代,都不缺好的軍人,這對於民族來說是一大幸事。

兩個月的時間也就是八個星期多點,在加上要提前三天回去,所以特戰隊真正訓練的時間也就是八個星期,時間一晃就過去了,這八個星期對於軍校的其他一些學生來說,還在不斷的學習這各項基本知識,但是對於王明宇的特戰小隊來說,這八個星期已經將他們由稚嫩的學員,蛻變成了真正的戰士。他們的骨子裡已經有了一種軍人的風骨,他們的意志力也得到最大的升華。

這兩個月的時間說起來也挺短暫的,但是豐富的訓練科目,讓這些堅持下來的隊員感到收穫頗豐,他們的格鬥,射擊,攀岩等技巧,已經得到了一個質變。這麼說吧,以前要是他們的各項成績算及格的話,那現在相比以前就算是九十五分了。他們現在唯一欠缺的就是戰場殺敵的經驗。

然後這些戰場殺敵的經驗可不是訓練能夠訓練出來的,真正的殺人和假想敵之間的差別,只要是個軍人都知道,不然為什麼新兵蛋子總被老兵瞧不起呢?

不過這些知識特種訓練的一些基礎的訓練,像單項的訓練,現在根本沒辦法展開,比如狙擊訓練,王明宇現在是擁有狙擊步槍,但是還在蘇北呢,還有特種作戰的一些戰術,也要在實戰中才能得到發揮。

「今天的訓練就到這裡,這次的集訓也就到這裡了,今晚我們休息完之後,明天一早出發去教官的部隊,把武器還給教官,然後出發回學校!現在我們總結一下經驗」王明宇挨個的拍了拍幾人的肩膀說道「哎,隊長,我就感覺吧,在訓練訓練才好呢,越是訓練我越發現我的不足,以前還挺自豪的呢,現在。。。。」吳培林苦著個臉說道「是啊是啊,隊長,培林說的一點都沒錯,以前我還不服你,我覺得我什麼都比你強,自從跟你了之後,我才發現,我坐井觀天。。。」林文好像還有點對那事心存忐忑「我第一次見隊長的時候,也沒覺得有啥,就感覺他有錢,我還挺羨慕滴」孫大寶說著笑了起來,其他幾人也跟著笑了起來,孫大寶又道:「後來,接觸的過程中,我越來越發現隊長和我們不一樣,他也不像富家公子哥那樣不學無術,而且對於好多東西,他都懂,我就覺得跟著隊長沒錯,當然我當時最想學的就是這個特種作戰,我是神往已久。我感覺吧,這次訓練,我整個人都不一樣了,感覺現在輕輕鬆鬆就能幹掉鬼子。」

「誰說不是呢,我也是這樣覺得的,我們幾個和大寶一塊認識隊長的,我想如果當時我們沒有遇到隊長的話,我們現在還在和別人一起訓練那些固定打靶什麼的呢,呵呵,這次經驗我沒啥可總結的,我就覺得必須刻苦的去訓練!這樣才能將來更好的打鬼子。」黃博雄一臉剛毅的說道王明川待要說話,王明宇擺擺手,然後站起來道:「兄弟們,你們是我這輩子的兄弟,認識了你們是我王明宇的榮幸。這兩個月的艱苦訓練,我看在眼裡,我佩服你們,說實在的,這麼大的訓練量,沒有過人的毅力是堅持不下來的,原先我也沒指望你們都能堅持下來,這裡我尤其要說的是賢宇和培林,他們的身體素質是最差的,一個學生兵,一腔熱血報效祖國。但是他們不但有著一腔熱血,更有著堅韌的意志,具有一個優秀的戰士最可貴的品質。訓練的目的,固然是增強你們的軍事技能,同時也是增強我們的凝聚力,我們團結互助的一個紐帶。在訓練過程,大家互相幫助,互相扶持,這些你們做的都很好。一個人不可能趕走日本人,不可能抵禦外敵,更談不上光復大好河山,請你們記住,我們的身後有四萬萬同胞,我們不是孤立無援,我們不是為自己戰鬥,我們的國家我們的民族就需要像你們這樣的軍人。」

王明宇話音剛落,周圍就想起了熱烈的掌聲,對於王明宇的肯定,其他幾人的興奮之情溢於言表。

過了一會,王明宇又說道:「這次的訓練,格鬥技巧,以後每天要堅持訓練,有什麼不明白的,就來問我,不要怕麻煩,不要怕丟人,我們的最終目的是為了殺敵,為了更好的保存自己。其他的一些訓練項目試情況而定,記住,刻苦訓練,以後有更多的困難等著我們,我們一起加油吧!」

王明宇伸出一個拳頭,接著其他幾人也把拳頭伸出來一起道:「加油,加油,加油!」

晚上幾人各自談了自己的不足,王明宇一一做了解答,讓他們知道如何擺脫這種不足,其他幾人也是獲益匪淺,就在這樣的氣氛中,幾人都睡著了。

第二天,整裝待發的幾人,朝著鄭榮所部駐紮的地方疾馳而去。 ()秦家的府邸古典而不失大氣,中西結合的建築風格,也長彰顯了主人運用之妙,建築群錯落有致的,極像一個藝術品一樣,等待著你去欣賞。而在秦府的高宅之中秦仁國的書房內坐著兩男兩女,赫然就是剛剛在酒店吃完回來的王明宇一行人。

王明宇喝著冰鎮的酸梅湯,兩女也一手喝著酸梅湯一手拿著扇子在那扇著,外面的天氣實在是太炎熱了,李楠也不上班了,老闆秦仁國特批的。

秦仁國急匆匆的走進了書房,一臉激動的看著王明宇道:「剛剛收到消息,美國中勝製藥的總裁卡爾傑弗森先生已經入住上海國際酒店了!」

王明宇聽到這個消息也是臉上一喜,「傑弗森來了?還有誰前來的?」

秦仁國說:「目前的消息只有傑弗森一行六人組,應該就是來談代理權的了,畢竟總裁親自出馬,這個傑弗森好像以前是個軍火商,在上海一帶販賣過軍火,好像還吃了點孔家的虧,看來這事熱鬧了。」

王明宇眉頭一挑,心道:「和孔家有過節?沒聽傑弗森提過啊!看來得抽空去看一下傑弗森,好確定一下下面的計劃。」

王明宇說道:「孔家和傑弗森有過節,但是這個事情畢竟是在中國,目前國民政府和孔家千絲萬縷的聯繫,他要想生存就必須和孔家合作。否則在中國的市場基本上就完了。」

秦仁國笑道:「恩,這樣我就能更加的確信,這個代理權應該不止給一家了。中國這麼大的市場誰的胃口這麼好能吃下?」

王明宇沉思了一下道:「這樣,我去拜訪一下傑弗森總裁,等等回來之後我們在商議。」

秦仁國道:「這可是非常時期,你見應該沒有什麼問題,我們秦家,杜家和孔家誰見都不合適,我估計很快杜家和孔家就會派人接觸傑弗森總裁了。」

王明宇拍了拍秦仁國的肩膀道:「你怕了?」

秦仁國說道:「其實真正算下來,我們是最不佔優勢的一方。」

王明宇盯著秦仁國看了看道:「何以見得?」

秦仁國翻了翻白眼道:「明擺著得嘛,孔家和傑弗森雖然有那麼點小摩擦,但是都是利益使然,人家孔家又不是收破爛的,那會那麼多軍火商都沒有賣的出去,傑弗森只不過是其中一個,以現在傑弗森總裁的心態,估計也不會計較,再說孔家的官方背景實在太雄厚,傑弗森不會傻到和國府作對。杜家雖然和日本人合作,但是他們最大的優勢就是在暗處,我們知道可是他傑弗森不知道啊,要是我們貿然去告訴傑弗森的話,那他會不會以為我們是為了代理權不擇手段呢?所以杜家的優勢就是日本人在暗處,而且支持的力度估計不會小,按照你說的,如果美國那邊不賣給日本的話,那麼中國這邊是日本的主要戰場,他們肯定想法設法的把代理權拿到手。這是日本唯一的機會。」

王明宇豎起了大拇指道:「你也是一個人才,呵呵,不過我們還有一個最大的優勢。」

秦仁國愣了愣,急忙問道:「什麼優勢?」

王明宇道:「咱們的最大優勢就是你們秦家的合作對象他們到現在都不知道,到時候可以出其不意。」

秦仁國道:「算了,就算出其不意,到時候人家增加資金的話,我們也沒招,總不能拿一個家族的力量和一個國家對抗?怎麼也不可能成功的。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傑弗森總裁能夠分一點利益給我們,不然我們秦家可就是秋後的螞蚱了。」

王明宇看著秦仁國的樣子,有點好笑,但是他不能告訴秦仁國真正的底細,這件事情知道的人很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再說了,秦仁國也不是他絕對相信的人,而且只是今天才見面的,雖然表面上感覺這個人不錯,但是人心叵測,誰能夠看透人心呢?記得後世網上有一句話很經典:「沒有背叛你的人,只是因為別人給的籌碼不夠大。」

不過不管如何,王明宇的內心更傾向於秦仁國,杜子明和孫雪這一件事就不必說了,已經過去了,王明宇也已經放開了,緣分這個東西不能強求,即使現在孫雪回來了,王明宇也不能坦然的面對,在他的內心深處,也許就容不得背叛。王明宇現在能夠放得開的主要原因就是,他的未來不確定太多。

聶思思非得纏著王明宇要一起去見見那個美國總裁,王明宇本來不想讓她去的,但是經不住聶思思的一哭二鬧三上吊的絕技,居然就鬼使神差的同意了。看著聶思思得意的笑容,王明宇只能無奈的搖搖頭,苦笑兩下就出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