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是人不要臉,天下無敵!

“……”

赫連狂強迫自己隱忍下憤怒,眼底一片清明的看着杜素兮。

“如果你只是單純的經營青樓這個產業,我可以對你視而不見,若是想要做那探聽情報的密探,那就別怪我下手無情了。”

杜素兮擡起眸子。不甘示弱的開口回道。

“我也奉勸七殿下一句,保重身體,別氣壞了身體,到時候動了肝火,年紀輕輕出了什麼事,可是不好的。”


赫連狂怔了一怔,隨後扯出一絲嘲弄的笑容。

“多謝杜姑娘關心。”

杜素兮挑了挑眉。“比起姑娘,我覺得我更喜歡公子這個稱呼。”

赫連狂忽然輕笑出聲,看着杜素兮,開口道。

“明明是女人,卻要做那男人做的事情,未免太過於牽強了。我等着看你,從雲端之上摔下來的時候。杜素兮,你當真以爲,這京城,是這麼簡單的?”

杜素兮忽然俯身,貼近了赫連狂,那青素的眉眼,在赫連狂看來,充滿了一種無聲的誘惑。

“是嗎?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不試試,怎麼會知道?”

赫連狂覺得有些口乾。

看着那張在自己面前不停晃悠的面容,終於忍不住的一伸手,一把抓住正要後退的杜素兮,重重的吻在了杜素兮的雙脣之上。

赫連狂閉着眼睛,只覺得自己接觸到的雙脣實在太過於柔軟,讓他有些顫慄。

他深吸了一口氣,果斷翻身,緊緊扣着杜素兮的後腦勺,將杜素兮壓在了身下,重重吮吸着。

杜素兮下意識的瞪大了雙眼,錯愕的看着眉目清秀的赫連狂,眉目間滿是驚愕。

脣上傳來一陣酥麻,帶着一股強烈的痛楚,杜素兮微微皺眉。

“笨蛋,閉上眼睛。”赫連狂的聲音從他的口中通過脣舌,傳入她的口中,這種感覺很奇妙,不用耳朵就能夠聽得見聲音。

杜素兮呆愣了幾秒,待到赫連狂將舌頭靈巧的探入她的口腔,正打算撬開她堅固的貝齒時,終於清醒了過來。

天啊,自己到底是在做什麼?杜素兮瞪大了眉眼,手腳並用的掙扎着。

奈何赫連狂死死的將她壓在了身下,她怎麼也推不開身上的健壯男人。反倒是赫連狂趁她不備,在她脣上狠狠咬了一口,等她下意識的張開嘴,一條舌立刻鑽了進去。探索着她的甜美。

感覺到自己口中的異物,杜素兮想也沒想的,狠狠咬了下去。

嘴角嘗到了一股濃濃的血腥味道。

杜素兮狠狠咽了一口口水,眉目泛起一絲冷意。

赫連喘着粗氣,將舌頭從杜素兮口中抽了出來,恨恨的看着杜素兮。

“瘋女人!你幹什麼!”

“杜素兮直接狠狠的吐出一口血沫。冷冷盯着慕容復,語氣泛冷。

“赫連狂,不要以爲我是一個弱女子,你便能隨意欺辱我。我敢保證,你若是欺辱了我,我就算是玉石俱焚,兩敗俱傷,也絕對會跟你鬥到底!”

“你……簡直不可理喻!”

赫連狂冷哼一聲,剛要開口,卻被杜素兮冷冷打斷。

“剛纔的事情,我就當做被一條瘋狗給咬了,這種事情,我不希望發生第二次,你自己好自爲之!”

“杜素兮!你未免也太不識擡舉!”赫連狂怒了,跟自己接吻,難道就這麼不情願!看着杜素兮那如同被狗咬了的表情,赫連狂只覺得心頭像是壓上了一塊大石頭般,怎麼都不舒服。

杜素兮卻不在理會赫連狂,沉了眉眼。開口道。

“我累了,還請七殿下自便。”

不再理會赫連狂,杜素兮拔腿準備離開。不期然的,手腕忽然被人抓住,杜素兮擡眸望去。赫連狂盯她,開口道。

“跟我回去。”

“還請殿下自重,這裏是陌上香坊,不是殿下的花滿樓,若是殿下想要讓世人都知道,花滿樓與殿下的關係的話,我覺得我很樂意爲殿下效勞,若是殿下今日準備砸陌上香坊的場子的話,那說不得,也要濺上一身血。孰輕孰重,殿下自己考慮吧。”

杜素兮閉上眼,靜靜等待着赫連狂的回答。

她在賭。賭赫連狂一定是收到了老皇帝的警告。不敢輕舉妄動。

良久,她聽見耳邊一聲嘆息。手腕一鬆。

她有些好奇的轉過身,那個一直尖銳剛硬的男人,此時一臉疲憊,眼神中有不甘,更多的,卻是野心。

“杜素兮,若有一日,我成爲了皇帝,我會讓你無處可逃。”

杜素兮聽着這話,微微一怔,眼中閃過一絲驚訝。

這個男人,野心太大,若有一日,他成了皇帝,那這天下,他便無所顧忌了吧?

這個天下,或許會真的沒有她的容身之所。只是,她只是想要好好的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而已。

赫連狂忽然的發出一聲嘆息,他無奈的注視着杜素兮,聲音低沉。

“杜素兮,你真的以爲,陌上香坊這般過人,就沒有人眼紅?木秀於林,風必摧之。你這般招搖,若是沒有強大的靠山,必將成爲所有權勢的眼中釘,肉中刺。臥榻之下豈容他人鼾睡,這裏是京城,你要發展下去,就必定要選擇依附。識時務者爲俊傑。我隨時等你來找我的那一日。”

“……”杜素兮一時之間無話。這赫連狂,雖是可惡了一些,但是說的話卻也在情在理,她找不出理由來反駁。

可是她性子卻是被她師傅給寵壞了。孤傲冷豔,凡事不撞南牆不回頭。

若是別人勸說幾句就能夠回頭,那她便也不是她了。

想了想,杜素兮的語氣還是緩和了一些,看着赫連狂福了福身,開口說道。

“多謝殿下爲我考慮了,若是真到了那個時候,再說這個也不遲。”

說完面色卻又恢復了冷漠。

“如果殿下沒其他事情的話,我先走了,殿下若要出去,右拐便是。”

剛纔赫連狂進來的門,自然不是後門,那不過是杜素兮故意捉弄赫連狂泄恨,這才將那廢棄的小門來羞辱赫連狂。

她自認自己不是那種小氣的人,一報還一報。既然赫連狂好心的爲她着想,那她便禮尚往來,爲赫連狂指一條明路便是。

看着那漸行漸遠的身姿。赫連狂眉頭挑了挑,最終還是什麼都沒說。看了四周一眼,低頭離開了。

他本想與這陌上香坊的主人合作的,沒想到,這裏的主人,竟然會是她,杜家失蹤許久,對外謊稱病死的杜素兮。她竟然活的這樣的好。

本以爲她是寄居在這裏,沒想到,她竟然就是這裏的主人,想到她說玉石俱焚兩敗俱傷那堅毅的眉目,赫連狂忍不住的嘆息了一口氣。

這個女子,心比天高,恐怕將來做出的事情,會讓所有人都刮目相看,赫連狂第一次覺得,自己似乎押錯了寶。

杜雲汐再是美,也不過是一繡花枕頭罷了。能夠幫到他的,除了她那顯赫的家世之外,別無其他,而杜素兮,確是頭腦與美貌並存,在她的身上,似乎又一種很濃厚的吸引力,無聲的吸引着自己。讓他沉迷。

赫連狂第一次有了些悔意。他深吸了一口氣,終於讓自己好受了一些。心底靜靜的安慰着自己道。

所謂魚與熊掌不可兼得,兩者只能取一樣,自己現在需要的,是杜家上下的扶持。等到坐上了皇位之後,將杜雲汐封妃便是,到時候,杜素兮又怎能逃出自己的手掌心?如何兼得,看的不過是耐心罷了,他有的是耐心。

(本章完) 278、突發事件

王家的門推開了,身形有些瘦弱的王燕抱着一個籃球,看到正在收拾小飯桌的王熚柿艘瘓?

“哥,我剛纔看到張平和劉強他們都去了小鷗姐姐家了,好象是她家來了好些人,你咋不去幫忙哩?”

王煹氖滯6倭艘幌賂從旨絛?帳捌鸌郎系難?壩悶訪揮鋅隕??br/

臉上沒有表情,可是心裏有些苦澀,什麼時候開始,他們的聚會就不在會有人刻意的來通知自己,就連一直和自己關係較好的小文也開始躲着自己了。

張平的出現讓飯桌上的氣氛又熱鬧了幾分,原本這就是一個活寶,比起劉強的老沉他要活躍的多,加上那濃眉大眼,很快把幾個女生的心給收攏了。

柯小鷗舉起了面前的酒碗,烏黑的眼睛閃着智慧的光芒,她道:“來,我敬大家一杯,能和大家成爲學友,也是我們的緣份,但願這友誼能一直長存下去,不要因爲以後的環境變化而消失。”

柯小鷗這話也有點自欺欺人的樣子,華興鐵桿七人幫現在已少了一人,剩下的六人還能走多遠,她也不知道。

康豆豆盯着柯小鷗的眼睛,今天的小鷗有點不象她認識的那個小鷗,以前的她從來不會這種帶着憂鬱的話語,她道:“柯小鷗,你今天有點煽情啊,不過你的也是,祝我們的友誼長存”完也舉起了小碗。

姜鳳:“友誼長存”

劉英:“友誼長存”

張平:“友誼萬歲”

劉強:“友誼長存”

桌上的另幾人也相繼舉碗撞擊。

隨後溫羽一直注視着張平,她問道:“張平,爲什麼你沒有報我們一中呢。這樣你們不是可以還象小學一樣在一起嘛。”

“我老媽讓我去的二中,我也沒辦法啊,我家是皇太后掌權,我們做小的只有服從的份啊。早知道二中的住宿那麼差,我肯定想辦法服我媽的。”

衆人吃得正歡時,一個聲音讓在場的氣氛都冷了下來。

“你們太過份了。吃好的也不叫我一下。”話音隨着大踏步進門的王熃?宋蕁?br/

柯小鷗心裏咯噔了一下,看了看幾個死黨,可是幾個女生都用眼神表示不是自己通知的,隨後她們幾個就把目光盯在了張平身上,張平讓幾個女生盯的不敢擡頭,一個勁的悶頭吃東西。

小鷗的幾個舍友和另兩個女生都感到氣氛有點不對勁,可是當看清楚來人的相貌時都好象金花四濺一樣的興奮起來。

“王熌閼Σ爬礎M砹朔??”這時候劉強出來打圓場,然後他又道:“剛纔我和張平來的路上碰上了王燕,讓叫他哥,沒想到王熁故搶賜砹恕!?br/

張平很感激的看了一眼劉強。他知道劉強是替自己抗鍋了,剛纔來的路上是碰到了王燕,只不過是他主動告訴王燕來小鷗家吃飯的,王熛不緞∨杆?喬宄??而且這大半年來一直拒絕着學校裏的各種活動,連籃球隊長的職務也辭去了,就是爲了和那個澹臺淑劃清關係。

“小王來了啊,小文,去給你王煾綹縋酶鍛肟昀礎!迸嘎璐映?坷鎰吡順隼? 竹馬養成,總裁是個耙耳朵 看到王熓閉瀉羲???然後她又道:“桌子小,你們就擠擠啊,小燕你夾好菜到下面來吃。”

“柯小鷗,介紹一下這個帥哥啊。”一直就喜歡看帥哥美男的小乙見到如此出衆的男孩哪能放過,連忙拽着小鷗問道。

“王?身高1.86,體重83公斤,認識你們很高興。”萬年不化的冰山臉破天荒的露出了笑臉,一時間幾個女生都好象被電觸過了一樣呆滯了。

柯小鷗也愣住了,王熅湫粵?此變性非彼變性,是指性格上有了變化,以前他從來不會去和女生們介紹自己。

姜鳳站起了身子,舉起手探了探王煹畝鍆?“??…王熌忝環⑸瞻?”

“哈哈”這一句話可是把瞭解王煹募溉碩幾?盒α?就連小鷗也笑了。

“我看他是有些發燒了,還嫌自己的魅力不夠,要多展示一點呢,我姐幾個,你們可別被他外表騙了,要是喜歡上他,可有你們累的了,準備整天和狐狸精們打架鬥心眼吧。”

“我不怕,小鷗,只要他不是你的男朋友,我就要把他搶過來,有句話咋來着,你有張樑計,我有過牆梯,兵來將擋,水來土淹,我有信心征服這帥哥。”小乙的豪心壯志讓王熡械惴??可是今個他是打定了一個主意讓小鷗改變對自己的印象。

“只要你有本事征服他,別到時候來哭着和我什麼,我可沒本事幫你唱征服。”柯小鷗是巴不得王熌苡行乃甲?撲?約旱氖酉?這樣自己也輕鬆一點,也還能和他繼續做爲朋友相處下去。

“劉強,把你邊上的位置挪挪,讓王熀託∫易?豢榘?難得我們小乙同學有這樣的壯志,我做爲舍友可得幫她一把。”

司馬明柏沒有出現之前,王煹淖?灰恢筆橋旁諦∨幹肀叩?不論走在哪裏,倆人都是同進同出,現在變成了這樣,小鷗也是有責任的。

她答應過王?高中報志願時要倆人一起商量着辦,可是就因爲洪菊的一句話,她也沒有再找王熐籩ひ幌?

再就是填志願時,老師已經明明告訴了她王熝≡竦氖嵌??可是她因爲心高氣傲還是賭氣選了一中;

澹臺淑那是一廂情願,小鷗明知道責任不在王熒砩系氖焙?也沒有主動的把對方的計謀清楚,而是選擇了避開;

最後就是皇甫雪兒的事情,那只是倆方面家長的想法啊,憑着小鷗自己的實力,難道還不能服王家嗎?爲什麼一定要讓王煹ザ廊ッ娑約易宓難沽δ?

愛一個人就該包容他,理解他,體量他,可是小鷗這三條是一條也沒有做到,所以責任小鷗也有很大的一部份。

王熥畲蟮拇砭褪翹?⒘?因爲這個孝有點失去了自我,雖然他掙扎過,可是他單槍匹馬又無財力,如何與家族勢力抗衡呢?

如果當時小鷗肯幫他一把,那麼倆人的關係就不會象現在這樣,變得如此陌生。

現在這些也都晚了,倆人之間的那條溝已越來越深。小鷗唯一希望的是王熌芊畔灤鬧械陌??這樣他才能在攀登武道的路途上走的更遠。

見柯小鷗也開始和衆人打趣,而王熞慘蛭?誑錄倚那橐彩?值姆潘?一桌人也算得上是其樂融融,小鷗破天荒的又多喝了一碗梅子酒。

柯小鷗這丫的,如果不用靈力支撐着,三碗酒下肚就會醉的,因爲是在家裏,難得和些好友聚齊,所以她也十分的放鬆,可是老天爺就是不肯讓她輕鬆哦。

衆人酒喝了一半,還在商議第二天準備吃烤肉的時候,一個人跌跌撞撞的跑進了柯家。

“柯師母,柯師母…”

來人是個二十多歲的男孩,柯小鷗有些面熟,可是她叫不出名字,相反王煹絞僑系謾?br/

柯小鷗見到來人這付模樣,當下也嚇了一跳,家裏人除了自家老爸上小夜班去了,全都在,這人是替誰來報信的?她不敢亂猜。

“你找我啥事?”羅美青也在廚房裏跑了出來。

“劉傑,有啥事?”王熚實饋?br/

“柯師母,張主任讓我來告訴你們一聲,張雲媽媽剛纔摔了一跤,現在送醫院了。”來人跑得很急,這下正大口的喘着氣。

“什麼?”柯小鷗當下站了起來,因爲動作太猛差一點撞翻了桌子,王熝奐筆摯斕難棺×朔棺?這才沒有造成盤飛碗砸的慘景。

“媽,我去一下,”小鷗來不及和幾個同學打招呼,噌的一下就跑了出去,同學們只看到一道影子從身邊滑過。

“啊”飯桌上的人也都嚇着了,康豆豆她們知道小鷗會些拳腳,可是第一次看到小鷗全力施展會是這個樣子。

柯小鷗才竄出門才發現兩手空空,又折回屋子上了樓,從自己的屋裏拎出一個大旅行袋,這一來一回又是兩趟影子。

張倩的預產期應該是在下個月,小鷗閒暇時做了好些小衣服,都洗燙乾淨後準備明天送過去呢,她想到張倩這一下子估計孩子要提前來了,這些衣服帶着總沒有壞處,省得到時候手忙腳亂的。

小鷗下樓時和鷗媽了一句:“媽,你去看看張雲在哪裏,把他接來家裏吧。”

然後又對幾位同學道:“各位,你們先慢慢吃,我去一下醫院。”

“小鷗,我和你一起去吧,萬一需要跑腿的你可以差遣我。”王煹謀砬槿萌絲牀懷鏊?惱媸迪敕?只不過這個時候小鷗也沒有空去猜想那麼多,的確,有一個人在身邊會有個商量。

柯小鷗的遁地術早已運用的相當熟練,三千多米的距離對她來是分分鐘不用的事情。

等她出現在醫院花園的一角時,釋放開的神識已探到了產房中正在掙扎的張倩,而產房門口張晨曦也是急得團團轉,邊上還有一個上了中年婦女相跟着,小鷗知道那是張家請來的保姆孫姐。(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RT 靳澤明溫柔地撫摸着她柔順的長髮,“我答應你。”

聽到男人堅定的回答,洛星辰窩在他懷裏找了個舒服的姿勢,然後看了眼黑漆漆的夜,閉上眼睛睡着了。

點滿了彩燈的旋轉木馬又出現在她的夢裏。

她站在旋轉木馬下面,看着那個隱沒於光線之中的高大身影,張開嘴很想呼喚他。

可是她想不起他的名字,只得怔怔地心痛地看着那張模糊的面容。

“不要扔下我……”

忽然,她微微彎腰用力對着那個男人呼喊了一聲。

男人挺拔地站在旋轉木馬上面,似乎是在看着她。

洛星辰用力瞪大了眼睛,像每一次一樣,想要去辨認出那張從來沒看清楚過的臉。

可是,她看不到,辨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