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像你們說的這樣,要是早點說清楚,你們也不用蹉跎這麼多年了。」

原來兩人蹉跎的這幾年居然是因為一場又一場的誤會,你說這找誰去。

古薰的世界觀也崩塌了,在他心裡南宮離一直都是拋妻棄子的渣男形象,現在才知道居然是自己弄錯了?

南宮墨跟個傻小子似的,「這麼說漂亮阿姨和爹地本來就是一對,可爹地又娶了我媽咪,這麼說來爹地還是一個負心漢啊。」

一句話讓悠悠醒悟過來,她推開南宮離,「少爺,當年的真相已經不重要了,事情已經過去了這麼多年,再追究也沒有用。

現在你已經有了你的新生活,你娶妻生子,你有你的家庭,今天的話就當我沒有聽過,從今往後,我們還是像以前一樣保持距離。」

「悠悠,你是不是又要再推開我一次?」南宮離眼中一片受傷。明明幾年前就可以說清楚事情,是悠悠信了助理的話在中途跑掉,要不是他堅持到現在,他還有機會和悠悠在一起嗎? 顧柒金雞獨立的姿勢起身,「流氓,手放哪的?放開我的小浣熊,不然我就打死你,我超凶。」

見顧柒齜牙咧嘴,穆南樞一把將她抱起來,「聽說你很能,腳受傷了還去救人。」

「有壞人我不能見死不救,喂,阿旺,你鬆開我的小浣熊你聽到沒有?」

穆南樞抱著她進了屋子,「你就別操這份心了。」

「小浣熊是我的人,連男孩子的手都沒有拉過,我還要給她找一門好人家呢。」

顧柒癟著嘴,一臉正氣,讓穆南樞忍俊不禁。

「真是個小笨蛋。」

「我哪裡笨了,阿旺這人看著老實,沒想到背地裡這麼齷蹉,不行,我可不能讓我家小浣熊吃虧。」

「你自詡聰明,難道就沒有發現阿旺和她本來就是一對?」

這麼一說,顧柒想到之前顧浣奇怪的行徑,只因為顧浣之前說很害怕阿旺,她才沒有往那個方面去想。

「啊!什麼時候的事,為什麼我不知道?」

「這件事先放在一邊,你不是在醫院,為什麼要回來?」穆南樞抱著她站在露台上,看著對面院子里的慘景。

顧柒的注意力終於被拉了回來,她看著旁邊的巨蛇,那蛇似乎挺喜歡她,又繞到了旁邊低著頭,她伸手就可以摸到它的腦袋。

「媽呀,這蛇是要成精了吧,你說的饕餮就是蛇?」

穆南樞勾唇道:「不是一直嚷著想要看看饕餮,現在你看到了,赤霄是蛇王,很小就跟著我,通靈性。」

「它叫赤霄?好霸氣的名字。」

「摸摸它,它很喜歡你。」

顧柒對著赤霄的綠幽幽的眼睛,她膽子很大,伸手摸了摸赤霄的頭。

那看似強大的蛇居然在此刻閉上了眼睛,似乎很享受她的撫摸。

「哇,赤霄真的肯讓我摸誒。」顧柒激動死了。

儘管以前她的同學也有養寵物蛇的,不過到底只是小小的一條。

面前這條猶如一條小龍般巨大且強壯的巨蟒,黑色的鱗片閃著幽暗的光芒。

若是將你當成獵物,眼睛冷冷看你幾眼,你就會渾身發涼。

赤霄的體積可是小寵物蛇的N倍,可就是這麼厲害的大蛇在她身邊居然會愜意的閉眼。

顧柒被戳到了萌點,「它很乖。」

「赤霄隨我一起長大,你和我呆的時間很長,沾有我的氣息,它能分辨你是我親密的人,所以會很喜歡你。」

「這麼通靈?」

「是。」

「那今晚是怎麼回事?」

「稍後再給你解釋,阿旺,善後。」

還在親親我我安慰小浣熊的阿旺一秒齣戲,「好的先生。」

阿旺胡亂揉了一把顧浣的頭,「跟在顧小姐身邊,我要做事了,乖。」

說著阿旺風一般的捲走,顧柒來了,穆南樞自然沒有了心思再玩下去。

院里的人被阿旺帶人善後,穆南樞拿出手機,顧柒很好奇他會給誰打電話。

「動手,你有兩個小時的時間,以後我不想再聽到青龍白虎二字。」

就只有這一句話,顧柒隱約猜到了一些。

之前在黑船上那個被丟去喂鯊魚的人就提過青龍什麼,那天自己打架的小混混則是說白虎。

這兩個名字都和自己有關係,顧柒咬著唇,「小樞樞,是因為我?」

「是也不是,我早就看他們不順眼。」

說著穆南樞抱著她轉身離開,「小樞樞,我們要去哪?這裡還沒完。」

「遊戲結束。」

在顧柒出現的時候,穆南樞就沒有玩下去的興緻了。

「今晚換個地方住,這裡血腥味太重。」

「那些蛇……」

「不用擔心,有蛇王和蛇后在,它們亂不了。」

顧柒瞪大了眼睛,一臉好奇,「蛇王是赤霄吧?好酷,那蛇后又是誰?」

「白孤,是一條漂亮的白蛇,白孤產卵,這些人不知死活闖入,群蛇為保護蛇后,定然瘋狂撕咬。」

顧柒這才想明白為什麼有的蛇類看著溫順,也會那麼厲害的原因。

「可是這麼多人……」

「收起你的憐憫之心,今晚來的全是手中沾染別人鮮血的人渣,不值得任何人同情。」

顧柒點點頭,穆南樞三觀還是很正的,這一點她相信。

雖然他不讓自己去沾染那些黑暗,但她心中很清楚,這看似太平盛世的世界,其實在人們所看不到的角落充滿黑暗。

有些人沒有人性,為了利益不折手段,穆南樞這麼做,她一點都不憐憫。

「是,我不會同情他們的。」

顧柒大眼睛轉悠了一圈,「可我好想見見白孤,是白娘子那種白蛇嗎?」

「那只是神話,今天場面混亂,改日收拾好了,我自然會帶你過來,赤霄今日見了你,你再來群蛇便不會為難你。」

「小樞樞,你可真是個寶藏男孩,感覺可以一直挖一直挖,感覺還有無數的寶貝在裡面。」

「貧嘴,今晚要不是及時發現你,你已經被餵了饕餮。」

「誰讓你都不提前透個風的,虧得我還以為你爬牆了。」

「爬牆?」穆南樞眉頭緊皺,自己掏心挖肺的對她,這小混蛋居然會這麼想他?

「回去再收拾你。」

要是一般的女人聽到這句話腿都嚇軟了,顧柒壓根就不是一個普通的女人。

收拾她?這不是正合了她的心意,顧柒眼睛都亮了,「好呀好呀,請盡情的收拾我,下不了床的那種。」

穆南樞:「……」

他為什麼要喜歡這麼一個刁鑽古怪的小精靈,說起葷話來比男人還要猛。

「小樞樞,擇日不如撞日,咱們今晚就洞房花燭。」

「閉嘴。」

「雖然我是第一次,但我看了很多片,你想要的樣子我都有,說實話,你是喜歡奔放的,還是斯文的?」

「閉嘴。」

「我知道了,你這麼悶騷,可能最喜歡的還是半露半矜持,一邊分開腿一邊說不要的那種對不對。」

「再廢話一句你信不信我把你丟回去喂饕餮?」 愛情逃兵 以前穆南樞就是拿這話來威脅她。

就好像小時候父母見你不聽話就會說丟你去喂大灰狼,長大后你才知道,這就是一種威脅手段。

顧柒洋洋得意,「哈,我沾染了你的味道,赤霄不會傷我的,對不對赤霄?」

赤霄「嘶嘶」了兩聲,彷彿是在回應她。

走出門外,穆南樞朝著赤霄道:「回去吧。」

赤霄潛入黑夜之中,很快就消失在她的視野之中,顧柒都看傻了。

「好酷,跟玄幻小說似的。」

「萬物皆有靈,赤霄和白孤跟我時間很長,自然也就和我互通心意。」

「這麼牛的么,不行,我都沒有互通心意的,我也要去養寵物。」顧柒一臉認真。

顧浣在一旁打斷,「我的好小姐,你小時候養的花鳥魚蟲,連王八都被你給養死了,你就不要禍害生靈。」

「你再揭我老底,信不信我把你嫁給阿旺。」

顧浣:「……」

有人為兩人撐起了傘,顧柒被穆南樞抱著上了車。

「我們就這麼走了?」

「阿旺會處理好一切,我在這裡還有十幾處宅子,你喜歡什麼樣的地方。」

這個城市的地價簡直逆天,他有十幾處?顧柒一把抱住了他的手,「土豪。」

見她雙眼冒著星光,身上都濕透了,穆南樞颳了刮她的鼻子,「就去最近的吧。」

這麼下去,她一定會感冒。

顧柒將頭埋在他懷中,「小樞樞,今晚我要是沒來,是不是永遠都不知道這些事?」

穆南樞捏著她的臉頰,顧柒和其她女孩兒不同,現在還能和他談笑風生。

就連顧浣都滿臉蒼白,現在都沒有緩過神來。

「我本不想讓你染指黑暗。」

顧柒卻是勾唇一笑,「什麼黑暗不黑暗的,我只要你。」

「通過今晚的事情我得出一個結論。」

顧柒問道:「什麼結論。」

「你果然適合做我穆南樞的女人。」

重生田園貴媛:名門暖婚 顧柒嬌羞一笑,往他懷裡一鑽,「那今晚就做。」

穆南樞:「……」這個小色鬼。 悠悠看著南宮墨,她確實無法接受已經結婚生子的南宮離,哪怕他是在失憶的情況下才這樣做的。

「對不起,只能說我們沒有緣分吧。」

「這件事我會給你解釋清楚,不過我要求只有我們兩人。」

悠悠不知道他要說什麼,南宮離似乎很怕她會拒絕,連忙又補了一句,「請你給我一次機會,就一次。」

經年知道悠悠倔強又鑽牛角尖的性格,說不定她又將南宮離想成什麼了。

之前這幾年就是白白蹉跎,看著悠悠難過了這麼多年,她可不想這個傻妹妹再犯什麼傻事。

「悠悠,你和南宮離好好談談,既然多年前的事情都是誤會,你和不再給他一次機會讓他解釋清楚呢?我先把孩子們都帶出去。」

涼一一很乖巧跟在經年身邊,路過南宮墨身邊的時候她拽住南宮墨的手,「看什麼看,跟我出去。」

古薰似乎也想聽事情的真相,一一抓住他的手,「熏哥哥,你讓你爹地媽咪好好談談吧,我們不要打擾他們了。」

她一手牽著南宮墨一手牽著古薰,跟著經年先離開。

房間之中只剩下了悠悠和南宮離,悠悠見他這個形象也無法直視。

「你先穿上我姐夫的衣服,穿好我們再聊。」

南宮離穿戴整齊悠悠才轉過身來,他拉著悠悠坐下,「你是不是覺得南宮墨是我的孩子這一點我背叛了你,所以你不願意接受我?」

「我……」悠悠低下頭,「我們當年確實只是主僕的關係,因為你救了我,還教了我很多東西,給我容身之地。

哪怕你表面上很冷漠,但我知道少爺一直都很好,我偷偷的愛著你不敢讓你知道。」

「那我們是怎麼發生關係的?當時我對你是什麼態度?」

「少爺當時很喜歡顧小姐,南宮家和顧家想要聯姻,顧小姐活潑可愛,少爺一直想要娶的人是她。

名門情鬥:首席的神祕新寵 我對少爺的愛情只能藏在心裡,不想成為你的負擔,那一晚你從顧家回來,身體中了那種藥物被我發現。

當時你很難受,也堅定信念不肯碰我,是我不想讓少爺難受主動的,少爺沒有錯。

第二天早上少爺接了一個電話,似乎是你家人打來的電話,想讓你回去商量和顧小姐的婚事,你說等你回來再說。

我不知道你是要拒絕這門親事,還以為少爺你是去商量細節。

事實上那段時間我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要離開,這件事更堅定了我的想法,與其你娶了顧小姐我才狼狽離開,不如一開始我就先走。

沒想到我離開以後你會瘋了一樣找我,還出了車禍,對不起少爺。」

這件事南宮離今天要不說出真相,悠悠會誤會他一輩子。

「後來我們在歐洲重逢,本來你我有機會說清楚,又因為我助理介入讓你退卻對嗎?」

「是,他讓我不要糾纏你,怕刺激你,我不知道你傷口的深淺,只能聽了他的話,我躲著你,不告訴你真相,希望你能重新自由自在的活著。」

「真是個傻丫頭。」南宮離無奈一笑,就因為她一心為自己好所以做了這些事情。

「是啊,我很傻,當時我也不知道我會懷上你的孩子,在歐洲以後才發現我和姐姐同時都有了身孕,我有了你的孩子。

外婆的意思是讓我打了這個孩子,給我介紹一個身份地位相等的男人重新開始。

可我一想到這個孩子是你的血脈,是你唯一留給我的東西我就捨不得。我將他生了下來,就是你看到的薰兒,他很乖,除了眼睛像我其它地方都像你,我一直沒有告訴他關於他的身世,也不知道這孩子是從哪裡知道的,剛剛還冒犯了你



這些年來我帶著孩子沒有再嫁,雖然嘗試過去接受其他男人,但後來發現我還是失敗了。

我之前說的那些話都是違心之話,我沒有不在乎你,事實上我很想很想你。

前幾年你有了一個孩子我是知道的,我從未對你抱過什麼想法,要不是今天的偶遇,我們大概這輩子都不會有機會。

我未嫁,你卻不是當初的你了,只能說是我們沒有這個緣分吧。」

見悠悠自暴自棄,南宮離輕輕道:「如果我說我從來就沒有結過婚呢?」

「那……那個孩子難道是意外?」悠悠腦補了一些狗血劇情。

例如南宮離在失憶的情況下酒醉失身,後來讓別的女人受孕,他不想結婚就只留下了這個孩子。

見悠悠小臉緊巴巴的,也不知道她又想到哪去了。

「是意外,但不是我的意外,是南宮家的意外。」

「少爺,我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