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那一抹嬌小的身影,凌辰只覺得有些尷尬,或許他應該哄她開心,對她說,不管她做了什麼,自己都會站在她那邊。

可是他卻不想欺騙自己!

趙以諾能做到的事情,她又怎麼會做不到?但凡是一個通情達理的人,都不會硬逼著任何人給她做出任何承諾。

今天她怎麼會這麼反常?難道是因為那個天翔?那個該死的臭男人,究竟對李玲說了些什麼?

辦公室里,顧忘正在辦公桌前不停地敲擊著鍵盤,看起來一副很是忙碌的模樣。

「大哥!」突然,周陽闖了進來。

這丫頭,又來這裡做什麼?顧忘抬起頭,裝作不經意的撇了她一眼,沒有說話,上次她擅自親趙以諾的事情,他還沒有找她算賬呢!

「哎呀大哥,你要不要那麼小氣,不就是親了親你的女人嘛,有什麼大不了的?真是的,還記仇呢!那你去親山貓不就得了么。」周陽嘟了嘟嘴,不懷好意的說道。

「你!」大概是被她這番話給氣到了,顧忘突然咳嗽起來。

「哎呦我的大哥哎,您老可悠著點,別生氣別生氣,你看,我今天這不是主動向你來賠罪了。」說著,周陽將一個禮盒放在了男人面前。

這是什麼?顧忘打量著面前的女人,眼睛里有一絲警惕。

「這是我送給大哥的禮物,還請大哥您笑納。」周陽緊接著說道。

不是吧?周陽一向小氣的要死,怎麼今天突然變得這麼大方,還送自己禮物?顧忘背靠著沙發,表情很是懷疑。

「說吧,你找我有什麼事兒?」他低聲問道。

「大哥,看您說的,我就是想送您禮物而已,你看,這麼長時間以來你一直在照顧我,還給我卡。」周陽不好意思的說道。

可是顧忘卻不吃這一套,直接打斷她的話,「先說事兒。」

「嘿嘿,那個,你能不能給山貓放個假啊,我想和他一起出去旅遊。」周陽低下了頭,嬌羞的說著。

看吧,他就知道這個女人一定不會平白無故的送他禮物!

「那得看看你送的禮物值不值錢了。」說著顧忘便直接打開禮盒。

「值錢!絕對值錢!這手錶我花了接近一百萬呢!」周陽立即解釋著。

嗯,不錯,確實是一塊名表,如果他沒有記錯的話,這應該是一個限量款。這女人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大方了?

顧忘抬起頭,微微笑了一下。

「我們倆已經很久沒有出去旅遊了,之前我和他說這事的時候,他總是拒絕。」周陽說著的時候很是委屈。 楊柏的話太嚇人了,尤其此時天空傳來悶雷,更是讓趙艷紅臉都白了。不管趙艷紅如何在旁邊發抖,楊柏還是解釋道:「姐,相信我,這個墳墓有問題。」

「什麼,什麼問題?」這換成誰都害怕,趙艷紅畢竟是女人,有點承受不住。嬌軀都在顫慄。

「姐,你還是回車裡吧,沒事,我打開看看。」楊柏輕輕抱了抱趙艷紅,先讓趙艷紅放心。趙艷紅只能夠無奈的躲在後面,遠遠看著楊柏。

「爺爺,對不起了,我必須弄明白。」楊柏肅然的跪在墳堆前面,磕了三個響頭。楊柏拿起鐵鍬開始挖墳。

將近半個小時,也幸虧楊柏有力量,墳堆後面終於露出棺材的樣子。此時的棺材是鐵柳木打造,相當解釋了,上面定著招財釘子。

就憑著鐵鍬沒有專門工具是根本無法啟棺的,而這時候楊柏卻猛的一拍棺材蓋。內力激發,十八根招財釘被砸的騰空而起。

「爺爺,我倒要看看,怎麼回事?」楊柏是藝高人膽大,就想看看這裡頭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給我開!」楊柏一揮手,棺材蓋終於打開。裡頭傳來一股潮濕的味道,甚至一股黑色霧氣出現。

這股霧氣來到太突然了,楊柏的金瞳都沒有發現過。這股霧氣讓楊柏雙眸刺痛,就感覺渾身冰涼,猶如墜入地獄一樣。

「不好,有毒!」楊柏深吸一口氣,丹田內的靈霧轟然運轉起來。 一胎倆寶,老婆大人別想逃 隨著這股靈霧的運轉,楊柏蒼白的臉上終於恢復一絲血氣。

可是此刻楊柏都無法移動了,楊柏也沒有想到自己爺爺的棺材里居然還有毒氣,這讓楊柏更是震驚起來。

「爺爺,這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棺材里有這麼劇毒的東西,難道你在防止被人開棺驗屍?」

楊柏只能夠這麼想著,良久遠處傳來趙艷紅驚恐的聲音,楊柏趕緊沉聲喊道:「我沒事,放心吧。」

幸虧有靈霧,不然的話楊柏都死在這毒氣當中。此時隨著靈霧的運轉,楊柏終於恢復力氣。此時的楊柏終於看到棺材裡頭的東西。

黑色的盒子,猶如骨灰盒一樣。只是上面卻刻著奇怪的紋路,而這樣的紋路,讓楊柏就是一愣。

「這些花紋,居然是玉佩上面的一樣,這的確是爺爺的東西。」楊柏金瞳居然無法穿透木盒,這更是楊柏驚奇的東西。

而楊柏並沒有動木盒,而是朝著棺材裡頭看著。當初楊寒意穿著壽袍下葬,楊柏可是記得一清二楚。

楊柏的手在棺材里摸索,想要找到一些痕迹。同時楊柏的目光犀利的看向四周,都在慢慢觀察。

「不對,這個棺材沒有外人打開過。如果有外人打開,為什麼裡頭還有毒氣,還有木盒。難道爺爺真的沒死?」

楊柏猛的站了起來,這樣詭異的事情,讓楊柏想的頭疼。可是當初爺爺是真的死了,而且從龍天養那裡得知,楊寒意都九十多歲了,怎麼可能還活著。

「不對,這裡還是不對。如果爺爺活著,為什麼不出現,為什麼留下我。這都是為什麼?」楊柏當然想不明白,現在能夠確定就是自己的爺爺的屍體不在了,這讓楊柏的心已經開始揪揪起來。

而此時外頭的趙艷紅實在忍不住,也跑了過來。當場看到棺材旁邊的楊柏,頓時嚇得都要暈過去。

「沒屍體,這,這是怎麼回事?」趙艷紅也相當震驚,楊寒意的屍體居然沒有在棺材里,這麼多年了,到底發生什麼事情。

「姐,你別下來,別害怕。」楊柏輕聲說著,讓趙艷紅再次離開起來。此時的楊柏只能夠看到棺材裡頭的木盒。

「這個木盒無法穿透,上面的紋路還是龍紋玉佩上的,應該是爺爺留下的。」楊柏深吸一口氣,把木盒拿了起來。

「咦,太輕了了吧?裡頭是空的嗎?」楊柏只是輕輕一拿,就把木盒給拿了起來。而且觸手間,並沒有任何異常。不想遇到玉佩的時候,能夠吸收能量。

可就在楊柏拿起木盒的時候,木盒的底下,棺材上面居然出現一個楊字。就是這個楊字,讓楊柏的鼻子一酸,眼淚又一次留下來了。

「爺爺,真是爺爺,爺爺沒死!」那個熟悉的字體,楊柏當然認識。這個字肯定是楊寒意留下的。

「你,你說什麼,爺爺沒死?」趙艷紅也聽到楊柏的話,也看到楊柏的哭聲更是著急起來。

「轟隆隆!」悶雷又一次出現,顯然山裡的氣候變化的太快,一場大雨就要來了。

「楊柏,快上來。」趙艷紅是擔心,而此時的楊柏又一次冷靜下來,抬頭看了一眼天色,猛的把棺材蓋弄上。

「好,我們出去!」楊柏重新把釘子定上,然後把墳堆重新鋪好。等弄完這些事情的時候,大雨已經傾盆而下。

山裡的雨水就是這麼急,此時的楊柏跟趙艷紅已經來到皮卡車上。看著外頭的雨水,楊柏臉色又一次陰沉下來。

「楊柏,到底發生什麼事情,難道真有人能夠起死回生?」趙艷紅依舊在的顫抖,要不是楊柏陪著自己,趙艷紅都要被嚇昏過去。

「姐,這裡很多事情我都不明白。不過棺材里沒有爺爺,一定有問題。這件事,千萬別跟別人說,好嗎?」

楊柏的話,讓趙艷紅點了點頭。看著趙艷紅還是那麼害怕,楊柏還是先把趙艷紅送回塘子村的家中。

「楊柏,我害怕!」趙艷紅真的害怕,畢竟今天上墳的事情太過詭異。楊柏勸了半天,畢竟楊柏要回到自己的家中,看看這個木盒裡頭到底有什麼存在。

從趙艷紅家中出來,大雨已經逐漸化為綿綿細雨,此時村裡的人都去上墳去了,農村的墳地都基本在自己的耕地當中,要不就是遠處的龍首山當中。

大佬的仙女人設又崩了 楊柏把車開會自己的家中,直接就衝進裡屋當中。看著爺爺的排位,楊柏又一次哭了起來。

「爺爺,你到底是生還是死?難道真的能夠起死回生,這世上真的有不老的傳說?」楊柏把木盒放在排位之上,又一次拜了下去。

「不管了,我一定要弄明白。」楊柏擦拭下淚水,把木盒又一次拿了起來。木盒上面並沒有鎖頭,上面的一處龍紋就是開啟的地方。

「這個木盒無法穿透,如果打開裡頭不會有危險吧?」楊柏也被毒霧弄怕了,慢慢的靠後,一輕輕抬手,一縷指風出現,直接彈在龍紋的地方。

沒有任何異象發生,木盒就這麼簡單的打開了。而在打開的時候,楊柏第一時間就看到裡頭的東西。

「書?這是什麼?這是針嗎?」楊柏看到木盒當中,一排不同大小的白色針,等楊柏拿起這個針套的時候,另一面居然是黑色的針。

針套很奇怪,彷彿護腕一樣,如果纏繞在手腕之上,左手黑針,右手白針。黑白雙針都是九根,最長的能有十多厘米,最短也有小拇指大小。看著這十八根針,楊柏好像想到什麼。

「陰陽針?當初龍天養就曾經說過,爺爺是邪醫,能夠陰陽雙針治病,難道這就是爺爺的陰陽雙針。」

楊柏看到更加仔細,楊柏終於發現,這些陰陽雙針上面居然也刻畫細小的紋路,也同樣是龍紋。

「這麼小的針上面怎麼可能還有紋路?」要不是金瞳擁有奇效,楊柏根本看不到上面的紋路。

楊柏能不震驚嗎,在針上刻畫,就算現在的高科技也夠嗆吧。楊柏輕輕摸著這十八根陰陽雙針,又一次低下頭來。

「這,這是古卷?」楊柏看到盒子當中還有一個發黃的書卷,上面都是焦黃的顏色,書皮上面居然寫著古篆字。

「這是什麼?」楊柏有點看不懂,趕緊拿出手機百度一下。好半天,才弄了一知半解。

「陰陽龍針!」這本古卷,應該是一本醫術,上面應該是關於陰陽龍針的介紹。楊柏的確知道爺爺是邪醫,會醫術,如今從木盒當中得到古卷,更是讓楊柏震驚。

「原來這十八根針是陰陽龍針,這是爺爺傳下來的東西。」楊柏看了一眼陰陽龍針,慢慢的把針套放在一邊。

「我倒要看看,這本書,有什麼奇特的地方,難道都是用古篆寫的?」楊柏還真怕這本醫術都是有篆書寫的,那楊柏上哪能夠看懂。

可就在楊柏的手碰在古卷上的時候,自己懷裡的龍紋玉佩突然爆發光芒,光芒破衣而出,照耀在古卷之上。

」不!」起初楊柏沒有反應過來,而隨著光芒的照耀,這本古卷居然慢慢的化為飛灰,就在楊柏的面前化為點點星輝,馬上要飄散一樣。

「爺爺!」楊柏震驚的想要伸出手來,畢竟這是爺爺留下的東西。而就在楊柏觸碰的時候,星輝當中,彷彿出現一個鱗片,隨著光芒的消減,急速的返回楊柏的體內。

一股特殊的能量包裹住楊柏,楊柏就感覺眼前一黑,意識沉淪,當初就昏迷過去。而就在楊柏昏迷過去的時候,那碎裂的星輝慢慢的朝著楊柏的身上聚攏,整個房間當中彷彿出現奇怪的聲音。

西門慶締造王國 那個龍紋的木盒也在震動,猶如戰鼓一樣,奇怪的聲音,讓這些星輝徹底的都融入楊柏的體內。 這一點,顧忘承認,確實有些疏忽了。

山貓自打跟著自己以來,就很少有自己的休息時間,如今他已經有了女朋友,自然也應該給他一些假日。

「行了,你回去吧,到時候我會和山貓說清楚,還有,謝了。」顧忘指了指桌子上的手錶,笑道。

終於搞定!周陽興奮的離開了辦公室。

辦公室外邊的山貓看著她那一副開心的模樣,心裡很是不解,她這是又在大哥那裡撈到好處了?他看著遠去的背影,很是好奇。

「大哥,你找我。」山貓推開辦公室里的門,趕忙說道。

「嗯,從明天開始,你就不用來上班了,好好陪陪周陽吧,給你一個星期的假期。」顧忘認真的說道。

這是什麼梗?怎麼突然給他放假了?該不會是周陽那個丫頭對顧忘說了些什麼吧?

「沒事兒,大哥,我不累。」山貓委婉的拒絕著。

這才剛安定下來,他自然也不能就這麼離開顧氏,誰知道那個天翔和黛兒會不會再搞出什麼意外?

「怎麼?連我的話都不聽了?從明天開始不準來上班,否則,以後你也就不用來了。」顧忘的聲音很是嚴肅。

看著面前男人如此堅決的模樣,山貓也便沒有再多說一句話,而後緩緩離開了辦公室。

顧忘抬起頭,看著那離開的背影,心裡突然有些羨慕。

自從周陽和山貓在一起后,兩個人之間好像從來就沒有出過什麼意外,一直都是恩恩愛愛,打情罵俏,羨煞旁人。

曾經他也擁有過這樣的感情,可是如今卻已經物是人非。不過好在趙以諾已經回到了自己的身邊,這就已經足夠了。

「叮叮叮!」

「顧忘,你打算什麼時候出發?」電話里老爺子的聲音很是謹慎。

這真是一個讓人尷尬的問題,他剛剛才給山貓放了假,周陽最近又不會在這裡,倘若他真的去了國外,那公司怎麼辦?

「老爺子,那邊的事情,是否很是緊急?」顧忘直接問道。

「非常緊急。」老爺子斬釘截鐵的回答。

看來,這次他是非去不可了。

「好,你放心,我明天一定出發。」

兩個男人又簡單的聊了幾句,便各自掛了電話。

「我明天要出國,你在公司里好生照看著,記住了,若是發生了什麼意外,一定要及時告訴我。最近一段時間太平的很,我覺得很不正常。」辦公室里,顧忘對著面前的助理趕忙說道。

「顧總,要不要找個人和您一起出國?」助理的表情有些擔心。

「你不用擔心我,我不會有事的,我只是擔心公司。」顧忘的眼睛里有一絲不安,不知道為什麼,他總是有一種不詳的預感。

難道是那個天翔又要搞什麼小動作了?還是黛兒又要搞什麼幺蛾子了?倘若這兩個人聯起手來對付自己,那他還真有些招架不住。

老爺子,你可得看住了黛兒啊!

顧忘別過臉去,看著窗外,神情有些悲涼。

還有趙以諾,他也怕那個女人會出什麼意外,那個女人到現在還不知道李玲的心思,估計也不會對她有所提防!

不行,他必須得提醒趙以諾才是。

「娜娜,我最近要出國,你閑著沒事的時候,幫我照顧一下趙以諾。」顧忘舉著手機,柔聲說道。

他已經不能拜託凌辰和李玲了,周陽和山貓又要出國旅遊,自然而然的,他只能將這件事情拜託給上官娜娜。

「顧忘哥,你這是說的什麼話?什麼照顧不照顧的?以諾姐能陪我一起聊天嘮嗑逛街看電影,我也很開心啊。」上官娜娜立馬說道。

可是旁邊的沈珏卻是不高興了,表情有些不耐煩,幹嘛老是麻煩他們倆啊!趙以諾一個人獨處的時候,還能出什麼事情?

「行了,你就別生氣了,人家顧忘哥和以諾姐以前也幫過我不少呢。」上官娜娜一邊為男人捶著肩,一邊低聲說道。

是啊,就是因為那兩個人幫了她不少,所以她便天天將顧忘哥,以諾姐掛在嘴邊,對人家也是有求必應!

沈珏撇了她一眼,不想搭理面前的女人。

「好了好了,不就是幾天嘛,你至於這樣生氣嘛,再說了,顧忘也是生意場上的人,你也是生意場上的人,說不定以後你們倆還能有合作的機會呢。」

「得了吧!我才不想和他合作。」說著,沈珏起身,徑直上了樓。

其實,他只是有些厭煩了,過日子嘛,是兩個人之間的事情,幹嘛要牽扯上別人?

趙以諾生病了,他們要過去探望;趙以諾丟了,他們要派人尋人;趙以諾生氣了,他們還要在背後哄哄……早知道會這樣,當初他就應該阻止上官娜娜和他們聯繫。

客廳里,趙以諾正坐在沙發上,認真的看著報紙。

「在看什麼?」顧忘一邊走進來,一邊低聲問道。

「看了一會兒報紙,你今天怎麼回來這麼晚啊?」女人一邊站起來走向他,一邊輕輕問道。

「最近公司里事情比較多,對了,我明天要去出差,你一個人在家裡注意安全啊。」顧忘裝作很是淡定的模樣,說道。

其實他也捨不得這個女人,他更是擔心趙以諾的人身安全,只是他之前已經答應了老爺子,現在不走不行啊。

「啊?明天就要走啊。」趙以諾低著頭,失落的回答,眼睛里有一股暗光,心裡一股不舍不由自主的冒了出來。

「你放心,我很快就會回來的。」男人在背後緊緊抱著她,輕輕親吻著她的脖頸。

好吧,她理解!趙以諾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以諾,答應我,最近盡量不要出去,如果你特別想出去的話,讓上官娜娜陪著你。」顧忘緊緊抓住女人的小手,再三叮囑著。

他這是怎麼了?怎麼突然變得這麼緊張?最近一段時間,不是挺太平的么?趙以諾的表情很是好奇。

「行了,我知道了,你就不要擔心了,我又不是三歲小孩了,會小心的。」趙以諾輕輕撫摸著他額頭上的頭髮,趕忙說道。 楊柏已經陷入昏迷,無數的星輝融入進楊柏的體內。尤其那個猶如龍鱗的東西,慢慢的沉入楊柏的丹田內。

而此時昏睡的楊柏,彷彿做了一個夢,這個夢化為無數的碎片,每一個碎片當中都有一道光影。這些光影都在用陰陽龍針點在不同的穴位之上。

人體的穴位猶如星辰,而同樣楊柏的體內的各個穴位轟然都綻放光芒來。剎那間,無數道的光芒就把楊柏給吞噬下去。

「我,我這是怎麼了?」等楊柏明白過來的時候,依舊無法掌控身體,反而可以看到,那個鱗片一樣的東西,正在被金丹吞噬。

隨著鱗片被吞噬,楊柏經脈當中存在的內力,轟然就爆發出來。猶如長江黃河一樣奔涌,楊柏內力太過澎湃。

「轟!」

「我,我晉陞了!」楊柏就是一愣,就是這麼簡單,《寸崩勁》直接就晉陞第九層,經脈中那奔涌的內力讓楊柏的體內回蕩轟鳴聲。

「這,這是經脈,這是穴位,任督二脈?」楊柏的腦海當中突然多出以前沒有的知識,尤其關於穴位,關於醫藥。

「怎麼回事,我怎麼知道任督二脈,我怎麼知道後天之橋已經打開!」楊柏有點慌了,就在剛才,任督二脈轟然被打開,楊柏的內力剎那間改變很多。

「我的內力怎麼擁有一股韌性,我怎麼感覺內力更加強大,能夠切金斷玉了呢?」楊柏好不容易能夠恢復呼吸,而就在楊柏對自己的身體開始掌控的時候,每一個穴位之上,都湧出一股黑液。

「這麼臭,這些穴位上面都是什麼東西。那個鱗片,怎麼沒了?」不光鱗片沒了,楊柏腦海當中那些光影也都沒了。

「陰陽龍針,七十二式,我的腦海當中,這些治病的方子都是怎麼回事?還有陰陽龍針居然是一套點穴功夫?」

楊柏猛的坐了起來,上半身終於能夠活動了,此時楊柏看著雙手,渾身黏糊糊的,那個臭味讓楊柏都無法承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