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騁皺眉,上下的打量著她,「哪裡不舒服。」

「我……我最近沒休息好,擔心去了給你丟臉,所以還是不去了吧。」

極品特工:很萌很潑辣 「而且他們也不喜歡我」

她一再的拒絕讓秦騁心中那股煩躁的火氣又上來了。

「由不得你說不去。」

扔下這句話,他氣沖沖的離開了。

宋晴暖怔愣的望著秦騁的背影出神,雙手無意識的緊握成拳。

怎麼會這樣?

她計劃好了一切,怎麼都沒有想到秦騁會帶自己去生日宴!

她趕緊起身,給筱雨打電話。

計劃有變。

卻沒有想到,電話還沒有來得及撥出去,身後響起開門聲。

宋晴暖嚇得將手機胡亂的塞在被子底下。

一晚上,宋晴暖都沒有找到機會將手機拿出來,生怕秦騁發現了什麼。

第二天一早,宋晴暖換上秦騁準備的衣服。

禮服做工考究精緻,一看就價值不菲。

望著鏡中的自己,宋晴暖一瞬間有些失神。

整理好情緒,她打開房門,秦騁就站在門外,似乎正要進來。

他穿著一身西服,明顯是特意打扮過,渾身上下的氣場渾然天成。

宋晴暖心臟漏跳了一拍,忍不住後退一步,秦騁也在打量她,伸手拽住她的手腕,順勢將人抵在了牆上。

「出去之後,別給我丟人。」良久,秦騁卻只丟下這麼一句話。

一路上,秦騁和她在車裡都沒有什麼交流。

秦園位於市郊區,靜謐幽靜,秦老爺子很喜歡。

車子最終停在歐式別墅門口,秦騁率先下車帶著禮物先過去。

宋晴暖一個人經過花園,步入大廳。

一進門,宋晴暖就碰到了出來的凌錦繡。

「媽……」

宋晴暖問好,卻被她不耐煩打斷,「別叫我媽,我可受不起,我們秦家沒有你這種見不得人的兒媳婦。」

「伯母,今天是爺爺的生日宴。」宋晴暖臉色有些蒼白,提醒凌錦繡注意場合。

凌錦繡也知道現在這個時候不能太張揚,恨恨的瞪了她一眼。

這次秦老爺子的生日宴,來的幾乎都是秦家人和平時交好的朋友。

宋晴暖進門以後,明顯的感覺到無數視線打量著自己。

其中,秦語的眼神更是暗藏鋒芒。

從她坐下以後,氣氛明顯透著詭異。 秦老爺子坐在主位上,臉色有些難看,「秦騁,今天是我的生日,你帶她來幹什麼!」

中校的新娘 「她是我的妻子,自然是要來的!」

秦騁不卑不亢,說出來的話卻讓在場的幾人神色微妙。

誰都知道,宋晴暖給秦家蒙了多大的羞。

秦老爺子的臉越發難看。

兩年前,在他兒子的葬禮上,這個女兒恬不知恥的上了他孫子的床,使整個秦家成為了上流社會的笑話。

更是差點毀了秦騁。

他正要開口說話,門口忽然響起一道女聲,「爺爺。」

看見他,秦老爺子的臉上頓時笑開了花,「安安,快到爺爺這裡來。」

來人是個二十齣頭的丫頭,生的十分明媚。

宋晴暖見她眼熟,看了好一會才想起來這人是現在的當紅藝人,夏氏的千金夏安雅。

聽說她是秦騁的遠房表妹,長得倒真是和秦騁有三分神似,都是高顏值。

察覺到宋晴暖在打量她,對方愣了一瞬,隨即想到宋晴暖的身份,不客氣的回瞪一眼。

「爺爺,安安好想你呀!」

他們祖孫情深,自然宋晴暖這個話題就避了過去。

宋晴暖正要暗暗的松上一口氣,抬頭卻撞到秦語的視線。

她眼中像是淬了毒,明顯要將自己拆吃入腹的架勢,可是在面對秦母時又變了一分模樣。

這頓飯,看來註定要吃的不太平了。

這麼想著,門外又進來一人,讓宋晴暖臉色一變,他來做什麼?

霍江辰緩緩從大門口進來,手中提著的禮物包裝精美。

……

「秦爺爺,生日快樂。」

霍江辰臉色溫和,不卑不亢。

「江辰來了,快過來坐。」

秦老爺子高興的招手,對於霍江辰很熱情,「你來了就好,還帶什麼禮物。」

霍江辰進來以後也沒客氣,直接坐在了她和秦騁的旁邊。

宋晴暖驚訝極了,「江辰,你怎麼……」

察覺是在家宴,她話沒說完就住了口。

霍江辰給了她一個安定的笑容,「秦爺爺的生日,我自然是要來的。」

稍微凝思,宋晴暖這才想起來,霍家和秦家也是有千絲萬縷的聯繫。

只是剛剛,他突然出現在這裡讓她有些意外。

人已經到的差不多,秦家人其樂融融。

這次秦家只邀請了少許比較熟的朋友和親戚,大家祝福以後入座,剛好一大桌。

而她宋晴暖卻像是個外人,格格不入。

「小語,快過來爺爺這邊,讓爺爺好好看看你。」

秦老爺子沖著秦語招手,一臉的慈愛。

「爺爺,前幾天我帶來的茶,您喜歡嗎。」

秦語乖巧的走過去。

嬌嗔的模樣頓時逗得老爺子開懷大笑,「好喝,好喝。」

「還是我的小語兒體貼,等你將來過了門,我這一顆心就能放下來了。」

宋晴暖拿著筷子的手,不自覺的抖了抖。

「爺爺,你說什麼呢。」秦語臉上爬上抹嬌羞。

她悄悄的看了眼秦騁,見他臉上沒什麼表情,不由大膽說了句,「哥哥也不著急,畢竟我才剛醒。」

「好了爸,小語這是害羞了。」

就連秦騁的父親都在一邊附和。

宋晴暖臉色更白。 即使秦家人已經說到這個地步,秦騁仍舊一言不發。

宋晴暖心漸漸沉入谷底。

桌子上有人忍不住竊竊私語:「看見沒,這就是沒感情的婚姻,撐不過幾年!」

婚途漫漫:爹地在線追妻 「可不,估計除了我們,沒人知道秦騁結婚了。」

他們說話的聲音不大,可宋晴暖還是聽的清清楚楚。

突然,坐在左手邊的霍江辰夾了一塊糕點到宋晴暖的碟子里。

「小暖,我記得你最喜歡吃這個。」

屬於他低沉醇厚的聲音響起。

幾雙眼睛,齊刷刷的看過來……

宋晴暖能清楚的感覺到,身旁的秦騁周身都散發著寒氣。

宋晴暖有些局促,下意識的說:「那個…謝謝…」

霍江辰低低笑了笑。

專屬美妻 他聲音溫柔,「謝什麼,你和我還需要說這些嗎?」

宋晴暖感覺到身邊寒氣更濃,忍不住瑟縮了下。

秦老爺子突然看著宋晴暖,「原來江辰和我孫媳婦是舊識,我們秦家竟然不知道。」

那眼中的凌厲厭惡一覽無遺。

霍江辰依舊坦蕩,「小暖這麼優秀的人,能認識是我的榮幸。」

眾人倒吸一口涼氣,霍少這是什麼意思?

當著秦騁的面,公開承認他對宋晴暖有意思?

「啪!」的一聲。

秦騁放下筷子,說話的語氣明顯帶著陰沉。

「霍先生,我們秦家的家宴,你對著我的妻子獻殷勤,是什麼意思?」

這話,明顯有些劍拔弩張。

就算眾人以為霍江辰會變臉時,他只是冷笑了一聲。

「當然是家宴,只是有些人可沒有被當成家人!」

宋晴暖趕緊偷偷拽住他衣袖,「江辰,你不要再說了。」

她知道江辰是在為她抱不平,但她只想安靜的吃完這頓飯。

秦老爺子還沒說話,一邊的秦父臉色難看。

「成何體統,都給我閉嘴!」

有那麼多雙眼睛看著,他自然不會把宋晴暖說的太難聽。

秦父的話讓宋晴暖吞下了想說的話。

而坐在秦爺爺身旁的夏安雅氣的都要瘋了。

她喜歡霍江辰,可是霍江辰眼裡卻只有宋晴暖那個不知好歹的女人!

她剛剛就一直觀察著她心繫的男人。

可是霍江辰的關注力一直都在身旁的宋晴暖身上。

那樣一個人惡毒女人,有什麼值得他留戀的!

她狠狠瞪了宋晴暖一眼,忍不住道,「江辰哥哥,你難不成是看上我嫂子了?」

夏安雅之所以這麼問,就是為了讓霍江辰在這個時候否認。

畢竟這是家宴,她不相信霍江辰會在這個場合說荒唐話。

宋晴暖有些驚訝的看向夏安雅,真沒想到她第一次叫她嫂子,居然是這個情況。

夏安雅不喜歡自己,現在更是不放過讓她難堪的機會!

宋晴暖無暇細想,急忙看向霍江辰,希望他別瞎說什麼。

但是,明顯霍江辰故意忽略了她的暗示。

他看著宋晴暖,面露深情。

「是的,我喜歡她。」

眾人聞言,又是倒吸一口涼氣。

這也太勁爆了吧!

宋晴暖臉色通紅,一時更是心慌。

霍江辰今天要幹什麼,為什麼一再要挑起紛爭。

還是說,他是再用這樣的方式逼著秦騁和自己離婚?

她下意識的看向一邊的秦騁,果不其然,他眼裡視線凌厲,似要把她凌遲一般,讓宋晴暖心口緊縮。 秦騁的眼神,越過宋晴暖,看向霍江辰,冷笑一聲,「霍先生明知道,她是有夫之婦,還要這樣?」

霍江辰淡淡一笑,明顯並不在意。

「那有什麼關係,結婚了還可以離婚,你不是都等著你心上人回來了,難道小暖就沒有權利追求自己的幸福?」

宋晴暖祈求的看向霍江辰,想叫他不要說了!

幸福?

傲嬌屍兄賴上我 秦騁的拳頭不自覺的收緊,眼神冰冷的看著霍江辰。

秦騁正準備說話,卻被夏安雅搶了先。

「江辰哥哥,你怎麼會變成這樣!」

「一定是宋晴暖不要臉勾引你,她心如蛇蠍,你不要上了她的當。」

「前幾天我還聽說她和老男人在會所裡面鬼混!」

眾人的眼中更是染上了八卦氣息。

秦語眼裡閃過精光,好樣的,夏安雅。

「看小暖是個挺好的女孩子,怎麼會做這種事?」

「小暖,男人外面玩玩很正常的,你作為婦道人家,還是要本分一點。」

……

宋晴暖皺眉,一時間不免被這些人吵得心煩。

臉色不自覺的冷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