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冰在旁邊說了一個地名,封嬈急忙把地名重複給戰御宸聽。

「嬈嬈,你不要掛電話,我馬上過來。」電話那頭傳來匆忙的腳步聲,汽車開鎖的聲音,還有「呯」的一聲,關上車門的聲音。

戰御宸一邊發動汽車,一邊戴上了藍牙耳機,不停的和封嬈說話。

「嬈嬈,你有沒有受傷?現在和誰在一起?」戰御宸的聲音緊張又關切,透著濃濃的不安。

刁蠻小老婆 從發現封嬈失蹤到現在,已經足足四個小時了。

他整個人都慌亂了。

他不敢去想,如果封嬈和寶寶出了事,他該怎麼辦。

剛才,他正打算去找封逸揚質問,因為除了他,實在想不出誰會對帶走封嬈!

「我很好。」封嬈轉頭看了眼一旁的聶冰,說道:「我和一位女士在一起,她說是封逸揚的助理。」

戰御宸咬牙切齒,冷冷地說:「真是封逸揚?」

封嬈搖頭:「不,不是他,是……」

是誰?

封嬈的腦子一下子就蒙了,她剛才是被誰帶到這裡來的?

她怎麼忽然之間就想不來了?

難道是她的失憶症又發作了嗎?

可是自從她懷了寶寶之後,已經很久都沒有發作過了。

她還以為自己的病已經好了,怎麼會又發作了?

到底是誰帶她到這裡的?

她怎麼……怎麼一點兒都想不起來了呢?

封嬈許久都沒有說話,戰御宸開始著急了:「嬈嬈,你還在嗎?聽得見嗎?」

封嬈回過神來,對著手機說:「聽得見,我剛才是……」

不能,她不能讓戰御宸知道她記憶斷片的事情。

她猶豫了一下,便胡亂找了個理由:「我是自己胡亂走,走迷路了。」

戰御宸的眉頭一皺,對於封嬈這漏洞百出的回答明顯不信。

不過現在他最關心的是她的安全,只要她人沒事就好。

聶冰看著封嬈打電話,走到了一旁,拿出了她另外一個電話,撥了一個號碼出去。

電話那頭,封逸揚的聲音冷冷傳來:「什麼事?」

「少主,我在路上遇到了封小姐。」聶冰低聲說:「她的情況看上去很不好,好像是被人綁架了,剛剛逃出來一樣。」

「什麼?」封逸揚猛地坐直身體。

「是真的,她現在就在我身邊。」聶冰肯定地回答。

「地址!」封逸揚猛地坐直身體,吐出兩個充滿了戾氣和殺意的字。

聶冰說了個地址,然後補充道:「封小姐正在給戰御宸打電話,少主你要快一點。」

「知道了。」封逸揚掛斷了電話,立刻出了門。

坐上汽車,他心裡還是很擔心,因為剛才聶冰告訴他說,封嬈受傷了,像是被人綁架后逃出來。

他瞬間方寸大亂,心疼著急。

究竟是哪個不開眼的,竟然敢綁架她!

他心裡太過擔心,又給聶冰打了個電話,急聲問道:「她傷得怎麼樣?現在還好嗎?你叫她接電話。」

聶冰猶豫了下,說道:「少主,封小姐還在和戰御宸打電話。」

封逸揚一言不發,直接掛了電話。

能夠打電話給戰御宸,想來傷勢應該不重。

他定了定心神,腳用力地踩在油門上,汽車發出轟鳴聲,朝著聶冰所說的地址飛奔而去。

原本開一百碼也需要一個小時的車程,硬是被他壓縮到了四十分鐘。

聶冰遠遠看到封逸揚的汽車開得快要飛起來,一顆心都高高掛起。

等到他的汽車停下來,聶冰才跑過去,恭敬地喊了聲:「少主!」

封逸揚不耐煩地掃了她一眼,薄唇緊抿,冷聲道:「她呢?」

「在那邊。」 大唐好大哥 聶冰指了指旁邊的一個角落。

封嬈正垂頭坐在那裡,白皙的臉上和手上都有些傷痕,看得封逸揚心都疼了。

他朝著那個讓他魂縈夢牽的小人兒大步走過,恨不得立刻把她擁入懷裡,好好安慰一番。

三步、兩步、一步……

就在他距離封嬈只有一步之遙的時候,忽然身後響起了汽車的轟鳴聲。

緊接著一輛炫酷的黑色跑車絕塵而來,幾乎是貼著封逸揚的身體開過去。

封逸揚驟然回頭,看到那輛黑色跑車緊緊蹙起了眉頭。

是戰御宸!

他怎麼來得這麼快!

與此同時,戰御宸想也不想就下了車,三兩步朝著封嬈大步衝過去,猛地一把將她抱進懷裡!

當他再次抱住封嬈柔軟的身體,聞到她身上熟悉的馨香時,才感覺自己又活了過來。

在封嬈失蹤的這幾個小時里,他簡直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過來的。

每一分一秒,對他來說都是一種凌遲般的痛苦。

封嬈肚子里還懷著他們的寶寶,他只要一閉上眼睛,就彷彿看到封嬈倒在血泊中,這讓戰御宸幾乎失去了理智。

他派出了所有的人,動用了一切可以動用的力量,黑道白道的,幾乎把T市翻了個底朝天。

最後只查到封嬈坐著家裡的汽車到了海邊,之後卻像是憑空消失了一般,怎麼都找不到。

如果再找不到封嬈,他肯定會瘋的!

戰御宸緊緊抱著封嬈,大手摸著她的頭髮,唇一下下的在她髒兮兮的臉上親著。

封嬈一見到就委屈得不行,聲音帶著小女孩的嬌軟:「戰御宸,你終於來了。」

「對不起……」戰御宸聲音沙啞地說:「我來晚了,真的對不起。」

「沒關係,我知道你會來的。」封嬈把頭埋在他的懷裡,委屈地說。

「是我大意了。」戰御宸鬆開了她,仔細打量她身上的傷口,眼神劃過了一抹心疼和憤怒:「你怎麼受傷了?」

「我……」封嬈眼神飄忽。

她想不起來了。 從別墅逃出來之後,封嬈的記憶就斷片了。

她已經很久都沒有發過病了,自從懷孕之後,她還以為她的病不治而愈了。

之前也經歷過比這更危險的事情,從飛機上跳下來、遇到食人魚、流落荒島……

可那時候有戰御宸和她在一起,她可以依靠他。

就算再危險的情況,她也不會害怕。

這一次不一樣,她孤身一人,所以受到了刺激。

再一次發病了,記憶出現了斷片。

鬥破後宮,廢后兇猛 「我送你去醫院。」戰御宸看到她身上的傷口,眉心緊緊蹙起。

「等一等!」戰御宸剛剛想要把封嬈抱起來,她就出聲阻止道:「孫嫂和老王他們呢?」

她想起來了,她記得她是和孫嫂一起坐著司機老王的車出來的。

戰御宸開口道:「在一個小時前已經找到他們了。」

戰御宸例行打電話給封嬈,家裡沒有人接聽。

他又分別打電話給孫嫂和家裡的司機老王,才發現他們統統都聯繫不上了。

這時候,戰御宸才意識到出了事。

他發了瘋一樣的找人,在一個小時前,才在一間空曠的屋子裡找到了孫嫂和老王。

他們被人用藥物給迷暈了過去,昏迷不醒。

好不容易把他們弄醒了,卻沒有問出任何封嬈的下落。

「他們還好嗎?有沒有什麼事?」封嬈緊張地抓著戰御宸的胳膊問道。

她只記得她和孫嫂一起出了門,是老王給她們開的車。

現在她只有一個人,不知道他們那邊的情況怎麼樣。

如果他們受傷了,那她的罪過就大了!

戰御宸把她擁入懷裡,安撫道:「他們沒事,都好好的。你別擔心了,好嗎?」

得知他們都沒有事,封嬈顫抖的身體這才稍稍放鬆。

戰御宸的心都要碎了,他只想讓她好好的,為什麼會讓她受這種委屈?

害得她受傷了,還要擔心其他人的安危。

說過會好好護著她,不讓她受任何委屈的,他什麼時候這樣無能了?

他將人擁緊,用力親親她:「我先送你去醫院。你肚子里還有寶寶,我們還要為寶寶著想是不是?」

「好。」封嬈點頭。

戰御宸打開車門,剛剛要帶封嬈上車。

封嬈無意間掃了一眼,當看到封逸揚站在那裡時,一下子就愣住了。

封逸揚就那麼靜靜地站在那裡,目不轉睛地看著她。

當他的目光和封嬈撞在一起,封逸揚的心狠狠顫了下,他邁開腿,一步步走向她:「小嬈……」

封嬈有些驚訝:「封逸揚,你怎麼會在這裡?」

「聶冰是我的助理。」封逸揚看著封嬈的眼睛,艱難地解釋:「是她告訴我,我受傷了,我很擔心你,所以就趕來了。」

她看了看聶冰,心裡釋然。

聶冰之前說了,她是封逸揚的手下,想來應該是她通知封逸揚來的。

封逸揚的心裡很艱澀,他還是來晚了。

如果他來的時候,再開快一點就好了。

如果他能早到一分鐘,就能趕在戰御宸的前面。

那樣的話,把封嬈擁進懷裡安慰的人就是他了。

可惜,沒有如果。

他終究還是晚了。

哪怕只有一分鐘,一秒鐘。

晚了就是晚了,就會趕不上了。

封逸揚的視線從封嬈的身上,移到了戰御宸的身上。

瘋狂農民工 他黑眸沉沉,危險地看著戰御宸。

為什麼偏偏是戰御宸呢?

如果是別人就好了。

如果是別人的話,他就可以想方設法地弄死對方。

只要對方死了,他就能夠重新擁有封嬈。

可這個人偏偏是戰御宸。

蘭陵相思賦 如果戰御宸死了,依著封嬈的性格,肯定會一輩子都惦記著戰御宸。

最好的辦法,就是讓他們感情破裂,封嬈心甘情願回到他的身邊。

但是這一點,談何容易。

他殫精竭慮地找到了童雪悅,機關算盡讓童雪悅整容,心甘情願去代替封嬈。

連他都會恍惚,會認不出她們,可戰御宸卻一眼就認出來了。

此刻,戰御宸也看著他,眸子里充滿了毫不掩飾的反感和戾氣。

封逸揚淡淡一笑,溫文爾雅地沖著戰御宸打招呼:「戰總。」

戰御宸冷冷一笑,沒有理他。而是把外套脫了下來,覆在封嬈的身上。

擁著她的肩膀,柔聲說:「我先送你去醫院吧。」

戰御宸不傻,雖然封逸揚掩飾得很好,可他還是一眼就看出了封逸揚的眼中,對封嬈的那種狂熱和執著。

如果他現在手裡有把刀,一定會控制不住砍向封逸揚。

這個便宜大舅子,虎視眈眈地惦記著他老婆。

一計不成,又生一計。

指不定這一次封嬈被綁架,就和他有關係。

戰御宸覺得是不是最近自己的脾氣太好了,讓封逸揚覺得他很好欺負?

這個仇他一定會報,會讓封逸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封嬈看向封逸揚,問道:「謝謝你的關心,我們現在要去醫院了。」

封逸揚溫聲說道:「你是我的妹妹,我當然會關心你。我送你們去醫院吧?不確認你真的沒事,我的心裡會一直擔心的。」

封逸揚現在的打算,是先退到到哥哥的位置上,慢慢謀划。

這段時間,他拿著封嬈的病例,找了不少專家詢問了封嬈的病情。

說她沒有發病,可能是因為懷孕,至於生下孩子之後就很難說了。

封逸揚打算先想辦法,讓戰御宸和封嬈感情出現破裂,讓他們彼此對對方失望傷心。

等到那時候,封嬈再次發病,他就可以帶封嬈走了。

他暗暗發誓,只要他能帶封嬈離開,一定會把她藏起來,一輩子都不讓戰御宸找到她!

這樣的話,他就可以徹底擁有封嬈了!

可惜的是,封逸揚的鬼話,戰御宸一個字也不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