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下們怔住,一直跟著男人的下屬開口,「還不快點下去?」

給手下們一個眼神,手下們這才乖乖下去。

「什麼意思?」

霍驍沒有拒絕男人的提議,現在,他需要時間。

男人輕笑道,「意思很簡單,我們賭一下,霍幗封會不會來?」

「如果霍幗封來了,那我就放你走,不只是你,包括我抓回來的那些人,那些你想要救的人。」

「那些人才是你過來的任務,把他們帶走,你也算完成任務了,你,依然是華國尊貴的神話。」

「不過,若是霍幗封不來,那麼抱歉,你的命,我就收下了,連同你在華國的一切榮耀。」

「你,會被冠上叛國的罪名。」

「要不要,來賭一把呢?」

男人彎下腰,燈光照在他展露出來的傷疤,異常的猙獰和詭異。

他就像個惡毒的魔鬼,一步一步地誘惑著他。

霍驍心裡判斷著此時的時間,還不夠,現在還不行。

漆黑的眸子倏然沉了下來,沙啞的聲音開口,「你想要我怎樣做?」

男人眼睛里閃過一絲狂喜,他沒有想過,霍驍會這麼容易鬆口。

看來這麼多年,他們父子之間的關係越來越惡劣,已經到了恨不得對方死的地步了。

這樣,更好,事情也變得更加好玩。

「做法很簡單,只要你配合我,一切都好辦的。」

「不過,我要聲明一下,機會我只給一次,千萬不要給我刷花樣,代價不是你能夠承受得起來的,知道嗎?」

「霍幗封都敵不過我呢,更別說你了。」

「所以啊,做好本分哦。」 華國境內,軍部總指揮室。

大門瘋狂地被敲響,打亂了裡面下棋人的思緒。

「老弟啊,我看你這棋子也下不了。」

說話的正是軍部的另一位大人物,他肩膀上的星可沒霍幗封多,只是,年紀比霍幗封大,霍幗封對他頗為尊重。

能夠在軍部這麼多年屹立不倒,除了能力,更加有眼色。

聽到這樣的敲門聲,大概也猜到是出大問題,於是,直接站起來。

「今天的棋局就到這裡吧,你先忙,我們以後再繼續。」

他走到大門處,打開了門。

門外不停敲門的男人手依舊往下,見到開門的人,連忙收回了手。

「咳咳,原來林中將也在啊。」

馮大校輕輕喉嚨,整理一下思緒,避免讓別人看到他的失態。

林中將看到來人竟然是馮大校,他有片刻的怔住,馮大校的穩重在軍部是出了名的,幾乎是立於泰山而不變。

然而現在的馮大校竟然急得連軍帽都戴歪了還不自知。

「嗯,霍大將就在裡面,你們先忙。」

林中將雖然心裡有所好奇,可他知道好奇害死貓的道理,不該他管的事情,最好連提都不要提。

所以,權當什麼事都沒發生過,笑著離開的。

跟林中將寒暄一下后,馮大校連忙進入房間,房間里霍幗封正坐在棋盤前,手裡還拿著一枚棋子,正準備往棋盤放下。

馮大校連忙關上門,快速上前,一把搶走霍幗封手裡的棋子。

「別下棋了,出大事了。」

馮大校聲音都急得破音了。

霍幗封微微抬頭,甚少見到馮大校如此的失態。

「什麼事?」

馮大校掏出手機,點開屏幕上的一個視頻,直接遞過去。

「今天早上網路上發出來的,我們的人發現第一時間攔截下來,只是,可能還有別的人看到。」

「我們刪除得比較快,而且那個時間段,看到的人應該很少。」

如果人多的話,今天肯定已經鬧起來了。

不過,不知道是不是暴風雨來臨之前的平靜。

「哪裡發出來的?」

視頻很短,只有短短的一分鐘不到,而且拍得還略微模糊,可能用了一些技術,人物的面部特別模糊,若不是熟悉的人,短時間內也猜不到視頻里的人是誰。

不過,馮大校已經讓技術部幹活,弄了個清晰版的。

所以,霍幗封把清晰版的視頻看完了。

視頻里,正是霍驍受折磨的畫面,清晰還原到霍驍臉上有幾粒血滴都能看到。

霍幗封的語調與平常一樣,可馮大校知道,他正醞釀著波濤洶湧呢。

霍幗封對霍驍,可不像表面上看到的那樣。

馮大校的目光落在霍幗封握著手機的手上,手指也變得全無血色。

「就是那個網,之前你一直讓我們關注的網站。」

「時間段也設在沒什麼人的五六點,所以看到的人才不怎麼多。」

因為這個網站跟那個男人有關,所以霍幗封早就讓他們盯著那個網站。

其次就是,發視頻的時間段都屬於沒什麼人的,熬夜的人這個時間睡了,其他人這個時間段還沒有起來。 「他知道我們在盯著。」

馮大校聞言,眼睛睜大,隨後便想通了一切,臉色瞬間紅了起來,那是怒的。

「天殺的。」馮大校連連罵人。

霍幗封微微勾唇,「他是想給我看。」

如果想要鬧新聞,那肯定不會選在那個網站。

其次,更不會挑選這樣沒人的時間段。

最後,視頻的模糊程度。

如果沒有運用科技技術,視頻也不會如此的清晰,所以那怕就算有人看了,也不一定能夠馬上判斷出裡面的人就是霍驍。

「他到底想幹什麼?恐嚇你?威脅你?」

馮大校心裡滿滿的怒氣,被對方發現他們在盯著,這已經讓馮大校很窩火。

現在還被反利用,怒火便燃燒得更加旺盛了。

對方現在正在挑釁他們呢。

用這種打臉的方式。

馮大校氣得想殺人了。

他揣測對方肯定對霍幗封有什麼要求的,不然也不會用這種方式來發視頻。

紈絝夫妻互捧日常 逆天風神 好像在告訴他們,他已經知道他們在盯著他,如果他們不想霍驍這個視頻播放出去,就乖乖聽他的話。

「有什麼不能全都說清楚,就放這麼個視頻出來,還隔這麼久都沒有動靜,他到底還想幹什麼?」

「霍,霍少,霍驍那邊也不知道怎麼樣。」

馮大校本想叫霍少將的,可對上霍幗封的眼神后,連忙改了稱呼。

他知道霍幗封不想讓霍驍有什麼麻煩,畢竟霍驍已經離開軍部,他實在稱不上這個稱呼,很容易讓壞人搞事情。

只是,軍部很多人都是霍驍的粉絲,大家都改不了口。

霍少將這三個字,不只是簡單的稱呼,還是他們心裡的敬仰。

那男人是瘋的,從視頻上看,霍驍傷得不輕,可至少全都不是致命的傷。

看來對方暫時還不想要霍驍的命,接下來,應該就看他們的反應了。

如果他們這邊出任何的錯漏,霍驍的命可能就……

馮大校看了看霍幗封,繼續說道,「如果這個視頻真的被曝光,那麼接下來,就麻煩了。」

「你,可能也會被牽連。」

這次為了讓霍驍能夠到櫻花間,霍幗封可是做了保證的。

可現在霍驍不僅沒有完成任務,人沒有救回來,還搭上了自己。

軍部肯定不會再派人去救霍驍的,如果霍幗封還要堅持,那麼他就要面臨巨大的壓力。

事情很嚴峻,不然馮大校也不會連穩重都丟了。

「大將,現在怎麼辦?」

他們不知道對方的目的,現在就像無頭蒼蠅,可亂撞的結果,就是死啊。

馮大校焦急地手腳同步,在室內不停地踱步。

霍幗封掏出懷錶,看了下時間,「五十分鐘。」

「再等五十分鐘。」

「什麼?」

馮大校狐疑道。

他們這都等了好幾個小時了,再等五十分鐘有什麼用呢?

「五十分鐘?我怕再等個五天都沒有下文,大將,我們現在需要想應對措施了。」

「一味的等待,沒有太大的效果。」

等待讓馮大校沒有任何的信心,他總覺得對方就是要搞事情。

韓娛重生之月光 霍幗封輕笑,「他的耐心,也只有這麼多。」 「我跟霍驍的關係,外人看來,很密切?」

馮大校不知道霍幗封為什麼突然提起這個,他翻了個白眼,「沒說惡劣就已經很給面子了,還親密?」

若不是霍幗封就是霍驍的父親,他們都會以為霍幗封是霍驍的殺父之人呢。

他們之間的怨恨,濃得化不開。

馮大校微微嘆氣,他就不知道霍幗封為什麼突然提起這個遭罪的事情。

「所以,他也在賭。」

所有人都知道,霍幗封與霍驍之間感情很淡,所以,就算出現這麼個視頻,霍幗封也不一定會有所反應。

所以,既然對方的手早就伸到華國,那麼這件事,肯定早就知道的。

對方率先拋出這麼個視頻,就是想要看看霍幗封的反應。

他也不想這麼快就把事情鬧大,這樣他的籌碼就會變得越來越少。

馮大校瞬間明白過來,「那幫孫子,真讓人噁心。」

還真有心計,當初就是這個心計,害了他們軍部不少人呢。

馮大校也是跟了霍幗封很多年的,當年的事情,他也經歷過。

那場噩耗,死了那麼多同伴,就因為那個男人。

這麼多年,他們都以為他死了,若不是這次霍幗封提出盯著那個網站,他們順藤摸瓜摸到那個人出現的痕迹。

也許現在,他們還不知道他活著呢。

那樣嗜血殘忍的人,害他們那麼多同伴命的人,竟然還沒死。

每每一想到這個,馮大校就怒氣攻心。

如果不是他肩膀上的勳章,代表著國家,他真的會直接殺到櫻花間的。

「幗封,我擔心你。」

馮大校沒再叫他大將了,而是叫他的名字。

每次他這樣叫,就是非常擔心霍幗封。

曾經的霍幗封很厲害,一馬當關的那種。

可是,現在他年紀大了,又有家族的遺傳病在身,他承受不了太多。

可是,這次,那人的目標很明確地指向霍幗封。

「擔心他吧,死兩次,比較慘一些。」

死兩次,霍幗封是打算要對方命的。

馮大校嘆氣,這還真是霍幗封的傲氣。

沒能讓那個男人死,他相信霍幗封的怒氣不比他少。

此時,馮大校的電話響了起來,他看了一下,本不想接,可對方連續打了好幾次。

馮大校本來就怒火攻心,看到自己的手下還這麼沒眼色不停打電話,怒氣也就更甚了。

「搞什麼,不知道我在忙大事嗎?」

馮大校簡直就是怒吼的。

手下可能被嚇到,那邊並沒有傳來說話的聲音。

正因如此,馮大校的反應就更大了。

「搞什麼鬼,想要被懲罰嗎?」

打電話過來還不說話,這不是找死的嗎?

他的手下,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大膽了?

然而就在馮大校想要掛掉電話的時候,電話那邊終於傳來說話的聲音,只是,這不是他手下的聲音,而是一把女人的聲音。

女人聲音很清脆,聽著讓人特別的舒服,她一聲馮大校,就像清風吹過,一下子把他的怒氣全都吹滅了。

「馮大校,我想見見霍大將。」

馮大校聞言,連忙看向霍幗封。 這才七點不到,慕初笛怎麼會要求見霍幗封呢?

而且把電話打到他這裡。

「慕小姐,不知道有什麼事情找霍大將呢?他今天的安排比較緊湊,可能抽不出時間。」

今天出了這麼大的事情,他們都急著應對呢,哪裡還有時間去見慕初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