瓏五用了各種她留下來可以聯繫的方式,依舊沒有消息。

有時候她也想會不會是娟娟覺得自己太調皮,不要她。

不過灰老師的課業那麼重,她大概更多時候都忙得沒有時間想。

說起灰鴉,瓏五就咬牙。

做飯不好吃就算了,這都一起生活兩年了,他居然還對自己愛答不理的,要不是她聰明,肯定得讓他教成一個不會說話的小孩兒。

瓏五鬱悶的心裡小人兒戳戳灰鴉。

這時候院子門打開了,而門口的人正是消失了兩年的薛娟

「娟娟!」

瓏五滿臉驚喜,

「娟娟你回來了!」

「小五快跑!」

瓏五還沒來得及跑到她身邊,一道金光就貫穿了薛娟的胸口直接把她釘在地上。

瓏五呆住了。

血液噴濺到她臉上,身上,可娟娟一點反應都沒有。

「娟娟?」 鶴曲是飄渺國較為繁華的一個城,至少在懷臻心中是如此,經過大家一致投票,最終決定去這個陌生的地方旅行。

畢竟他活了那麼久,走南闖北行走天下,是見過大世面的,所以信得過他。

經過兩天兩夜的勞累奔波,終於來到鶴曲。大街上的人們來來往往,車水馬龍,絡繹不絕。

不愧是座大城,比清風鎮可要繁華的多。雖然行人眾多,場面卻很寧靜,不像菜市場那樣吵鬧。

藍清雅左右環顧,仔細的在尋找歇腳的地兒「大家都來找找客棧吧,我這兩夜都沒睡好。」

「像這種地方應該會有很多客棧的,不要著急,慢慢來找。」芮芷晴剛說完就找到了「我看見一個客棧,福來客棧,這名字取的不錯嘛。」

「先吃點東西,今天吃飽喝足養好精神,明天再欣賞鶴曲優美的美景。」懷臻牽著馬進客棧,老闆娘見狀笑意盈盈走來「客官,請問是幾位?打尖還是住店吶?」

這間達客棧比自己那家更加繁華,看來老闆挺富裕,藍清雅簡單的打量四周,隨後對她說道「我們開三間房,麻煩把這馬牽到後院去,順便喂幾捆草,一共要多少錢?」

見這夥人的頭不是懷臻,老闆娘大步走到櫃檯裡面去「姑娘請過來,三間房三錢銀子,請問要不要吃點什麼?」

她付完銀子,接過來房牌號后念道「天字六號,天字七號,天字八號。」

相連號碼,在一起挺好。

「藍姐姐藍姐姐,你還沒有點吃的呢!」小暖善意的提醒她。

「對對。」藍清雅由問老闆娘「老闆娘,你們這有什麼招牌菜嗎?」

店小二有眼力見兒,連忙跑過來說「幾位客官,想吃什麼跟小二我講。咱們的燒鵝好吃、雞鴨魚肉應有盡有。客官要是吃膩這些,可以試試羊肉兔肉,喜歡喝酒的推薦杏花酒,香飄十里。」

「那就來兩份燒鵝,其它的菜各要一份,杏花酒來兩小壇試試,需要的話會再點。這些,麻煩你全送到天字八號房間來。」

「好叻,客官。」他算算帳,很快說道「一共是二兩銀子,主要是酒不便宜。」

藍清雅話不多說,痛快的付完錢「麻煩趕緊送來,謝謝。」

「是是,我這就去讓廚子儘快做客官您的菜。」

大傢伙圍在一起很熱鬧,秦蘇又想起丁蘭,平時總跟她爭吵不休,現在居然會想念她。

菜點的太多了,桌子太小位子也不夠坐,店小二捶捶胸口說道「客官您放心,我這就去扛一張桌子過來。」

坐在床沿的文志遠對大家說「桌子夠放菜就行,位置留給她們坐吧,我們幾個男人就坐在床沿上吃。」

三位姑娘笑意盈盈的誇他有風度,懷臻跟秦蘇默契的對視一眼。

「好人讓這小子當了。。」

「沒錯!臭小子挺會出風頭。」

芮芷晴笑著對他兩說「瞧你們這對小心眼,嘿嘿。」

「不理他們幾個,我們趕緊吃飯吃菜。」姜海棠分發筷子給藍清雅姜海棠和妹妹們。

懷臻不懷好意的對文志遠笑道「文兄,待會兒多喝幾杯酒,我們三個不醉不休。」

「喝酒?我酒品很差,你們兩還是自己喝吧!」

文志遠這人沒啥特殊愛好,一不抽煙二不喝酒,像那種安貧樂道的人。

「酒品是練出來的,多喝幾杯就好,怕什麼怕?」秦蘇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聚會的時候肯定要喝酒,女人可以不喝,男人必須整兩杯才行。」

他嘗試兩口又吐出來,臉色都變了「這…這什麼味兒啊!」

懷臻直接拿酒罈喝,喝完后又出門叫店小二再拿兩壇過來,另一壇也被秦蘇喝的差不多,他臉色微微發紅,對身旁的文志遠說「你討厭喝酒就不強迫你,我得喝幾口,這酒真不錯!」

好奇的小冷趁著哥哥姐姐們談天說地,偷偷的倒了兩杯酒,和小暖一人一杯子酒。

兩孩子喝完,嘴角抽搐,沒覺得味道很難喝,也沒覺得好喝,總之很複雜。

吃飽喝足,藍清雅跟芮芷晴去六號房休息。姜海棠帶著妹妹去七號房,可憐的文志遠留在八號房,忍受兩個喝的爛醉如泥的醉鬼。

秦蘇誇讚懷臻「頭一次見到喝酒比我厲害的,比我多活那麼多年,這也難怪!」

「你也算是千杯不倒,很厲害了!」他說完話又去『折騰』文志遠「志遠兄,喝酒暖身,我剛才還發冷,幾罈子下去渾身發熱。」

「冷天喝幾杯,喝著喝著就會習慣。今天還不算冷,寒冬臘月陪你喝,還是這麼說吧,你想什麼時候喝酒,兄弟我隨時奉陪。」

懷臻對秦蘇豎起大拇指「滿臉通紅還能完整說出一掛話,厲害厲害。」

「你可比我能喝多了,別太謙虛。」

滿屋子全是酒氣,文志遠沒喝酒,聞著氣味也醉了,忍受他兩好久才睡著。

這一酒鬼一醉狐互相客氣完,都倒在地上,沉沉睡去。

「芷晴,你起的挺早啊!」

藍清雅睜開雙眼就看見身旁的芮芷晴坐起身來穿外衣。

她邊穿邊說道「睡得太早,可不就起得早么!想吃點什麼?我去樓下給你端上來好了。」

「嗯…肉絲麵跟豆腐花。」

「好。」

梳完頭髮,用冷水洗完臉,下樓點早餐,店小二說道「真是不好意思,咱這的黃豆前天沒了,一直還沒有進貨呢!喝粥,行嗎?」

「附近有沒有賣豆腐花的?我自己出去買,你先讓師傅兩碗肉絲麵吧!」芮芷晴問道。

他看了一眼門外回答她「出門向左邊走兩百米,走到對面就有一家不錯的店。」

因為怕被老闆娘罵,所以熱情的店小二是小聲告知她的,畢竟兩者是同行,有競爭關係。

「行,我很快過來。」

最怕的就是七繞八繞,幸好離客棧很近,芮芷晴剛走沒幾步就被一位姑娘撞上,由於沒有防備,差點就被撞倒。

她沒好氣的說道「我說,姑娘你走路認真點,好不好啊?」

對方壓根沒聽她說,沒有道歉就直接離開。

仔細一瞧,那位姑娘神情恍恍惚惚,彷彿已經失去了靈魂,而現在的她僅僅只是一具軀殼。

穿著打扮乾乾淨淨,長得也是秀氣可人,看樣子也不是瘋子啊!

「算了,退一步海闊天空,我還是先去買份豆腐花,要不麵條放久就不好吃了。」 「叮咚恭喜宿主,將激活穿梭反派系統!」腦海,傳來一道非己的意念聲響。

「哈哈穿梭看來我要做主…什麼反派?」陳天明一怔心頭一凜。

「我不想做壞人啊系統您看可不可以換個人其實我…」自己這麼善良的人怎麼適合做反派呢如果是反派那寧願不做不要這個系統了打死我也不要這個系統哼!

「宿主,經搜索,您是做反派的料,乃天選之人!」

「什麼我天生就是反派的料?」

「宿主之所以善良是因為沒有能…」

「啥也別說了我是個非常之非常加非常三觀正確且十分善良的人你這系統還是找別人吧我真不是那塊料你看走眼了,而且我怎麼會做壞人耍那些坑蒙拐騙的小吱倆呢我XXX就算是死也不會接受你這個系統你趁早放棄吧我標準的善人胎。」

「叮鈴鈴!叮鈴鈴!叮鈴鈴!」陳天明搖搖腦袋按上那床頭的鬧鐘他是一名大學剛畢業后又失業不久接是又找到工作后被開除現在是一名普普通通平平凡凡的人名教師,雖說這是個光榮職業但工資發得還不夠自己塞牙縫這個職業太神聖了唉。

陳天明嘆口氣看了看錶七點四十不住再嘆一聲,自己這弔兒郎當的性格不適合當老師別把學生教壞了。

「這。。。」當陳天明急急忙忙踏入教學樓推開教室門時不住瞪大雙眼驀然面色一變,只因這教室內的學生全部是陌生面孔這是怎麼了「我走錯教室了?」陳天明嘀咕一聲饒了繞腦袋且留意到一行注視自己的陌生目光他尬笑一聲以太空步的形式退出門外,屆時仰了仰頭探了探天不會錯啊是這教室是7班啊這怎麼會錯?陳天明再次踏入教室還是一副不,是一堆陌生面孔,

自己當然不會認為是不是走錯學校了他再怎麼眼花也不會離譜到當下有百度地圖還路盲走錯的地步。

系統:「叮咚恭喜宿主獲得一次免費體驗位面的捲軸,已察覺宿主心思自動為您使用。」

「啊你說這是位面?」陳天明驚得快要掉了下巴雖然看了不少小說但自己真的時空穿梭還是不住心中震驚。「系統你不要亂來你不要整我啊,什麼是免費體驗從頭到尾我都不知道啊還有你怎麼…喂喂喂你這是哪門子的察覺法啊你怎麼能自動跟我使用了呢你你你。。。你這是在害我坑玩我啊!」陳天明驚得大叫甚是忘了自身處在課堂他出聲的剎那便有無數學生目光望來,不住趕忙收斂兩個巴掌才捂上嘴巴。

突然陳天明見到一位所擔當班級中不,是整個學校里最美的少女。

她始終是獨自一人,

無論是在上課還是課間,都從未見過她和別人說話。

霧枝是一個孤高的存在…她和其他任何人都不一樣,是個特殊的存在。

穿越艾澤拉斯的道士 是啊,對自己來說啊啊啊自己究竟是在想些什麼啊這一堆陌生面孔也就算了怎麼自己還對班上一個陌生少女一見鍾情了天啊,自己是人名教師怎麼能對一祖國的花朵產生邪念呢罪孽啊罪孽。陳天明心底暗嘆的同時霧枝目光掃來竟是站起身走出課桌踏上講台在自己身前停下止住腳步。

「霧,霧枝。。。」這不是某動漫的女主嗎陳天明表面平靜實際快要爆炸得瘋掉,天啊自己真的是時空穿梭了還來到了不一樣的位面世界免費體驗了。

「哼。」

就彷彿知道自己內心有鬼似的,霧枝瞪了我一眼。

「唔!」

從那銳利的視線中,自己甚至感覺到了一種甜美的暈眩。

她像看到蟑螂一樣瞥了陳天明一眼。

「。。。」

還真是冰山女如座冰山一般冷漠陳天明不住感嘆險些出聲,屏息凝視她那端莊的身姿太像了不說白玉的面頰冷艷地掃了自己一眼連同行為也是如此的相像啊啊啊自己究竟在想些什麼,雖說在這待著陳天明剎是產生了也蠻好的想法可自己不想要做反派他怕著了系統的套就一去回不來了因此還是想要回到原本的世界,這平平凡凡過一輩子也比做反派要好啊尤其是那反派死於話多是自己最扎心的,自己還年輕連妹子也沒一個好好感受啥人事也未曾體驗可不想年紀輕輕還有這一大把大好時光沒有揮霍就做反派死翹翹了。

擺在眼前的少女她不是普通的少女他知道她是…吸血鬼!

霧枝與陳天明擦肩而過,從她的身體里,有一種彷彿像薔薇花一樣,又像是某種無法言喻的高貴香味散發出來。

啊…那種香味,真想全部吸進來啊…那時還覺得男主誇張的陳天明才知道有多優雅難怪他會如此迷戀現在自己同樣不禁再吸一口不住再嘆一聲:「啊!」

陳天明的感嘆卻被霧枝完全無視,連哼都沒哼一聲,就這樣走了。

「哈。」陳天明摸摸腦袋尬笑一聲,心底卻沒有身為老師對學生如此作為的半分記恨,他對今天和霧枝的接觸感到滿足,長長地吐了一口氣天自己這樣和那男主豈不無二這有什麼區別嗎那麼自己是要重蹈男主的覆轍不,不能這樣!

自己既然穿梭來了,就一定不能重蹈覆轍!

下午,陳天明在教師室內滿足地瞌了一睡就像吃了一顆丹藥一般回神他精力充沛地走向鋼琴室,只因那鋼琴室內此刻有正在彈鋼琴要上鋼琴課的霧枝。

「有事?」霧枝撥動耳側銀髮潔白如玉的小手讓他看呆了,兩邊的銀色馬尾好似蝴蝶般快要在陳天明的眼前翩翩起舞甚至讓陳天明感嘆那束著馬尾的黑色飄帶是不是防止它飛走了而不是起簡單的束縛作用。

陳天明才注意到自己從踏入鋼琴室就一直注視著霧枝不,準確的來說是被霧枝吸引著,她那雙冰冷的眼神注視過來完全不應該是來自豆蔻年華的少女。

多麼的清澈而美麗啊!

現在甚是回想起來,陳天明身子都會一陣澎湃而自己的某處不自已然做好壓槍動作可還是難免會有帳篷的支起。唉,自己儘力了。

「請不要看著我。」霧枝冷道。

「請不要盯著我看。」似乎察覺到陳天明的走神,霧枝再次冷道終是令得他回過神來,彷彿認為自己的視線會污染她的身體一般。

「不,不是的,我並,並沒有看著你的意思。」陳天明嘴硬了現在當著這麼多學生的面他哪敢戳破承認自己色眯眯地盯著人家一個學生看啊。

「你看了。」霧枝雙眸微瞥,低頭道,猛地制止了想要辯解的陳天明。

自己的確在看她,而且霧枝也注意到了。

「呃…」

陳天明尬意滿滿地饒了繞腦袋,雙眸泛過一絲愧疚,這是作為教師不應該有的行為,趕忙移開視線。

「。。。」

霧枝沒有理會陳天明,把陳天明當做空氣踏出教室離開了。

霧枝從自己側面通過的那時候…

我的全身彷彿遭受了電擊一般變得麻痹了。

啊霧枝,她怎麼會如此美她太美了!

哪怕再靠近她一點就好了,哪怕是一絲微小的距離。

陳天明的嘴角裂開一絲笑容好了自己戲做得差不多了,該收斂演男主的行為了。

不過話說。。

自己真不做反派!

「系統你看還有商量的餘地不我真不做反派。」陳天明意念訕訕地道:「人家系統都是一臉正派調教出的主角那自也是一身正氣正氣凜然的要不您看看能不能也。。」

「不行。」淡淡的二字,系統接道:「你要邪氣凜然!」

PS:唉真香┗|`O′|┛嗷~~┗|`O′|┛嗷~~┗|`O′|┛嗷~~不敢多說那廝穿梭過來要來殺我了先溜先溜6了再說。 「昨天三方會談沒有來啊?」來到學校陳天明笑著朝校門口的霧枝打個招呼問道,三方會談其實也就是家長會而自己因為看過了劇本知道她不會來所以全然沒有在意這就是她的性格。

「沒有那個必要。」霧枝白晢的玉手放在胸前,淡淡道。

「我今晚要去你家探訪咳。。。」自己究竟在說什麼啊陳天明嘆著氣就算知道了劇本可這樣直說也顯得太不自然了吧,還是先按照主角那樣一步步來吧,陳天明假裝正色道:「作為班主任,我覺得有必要。」

「。。。」

霧枝瞪了陳天明一眼。

那是如同火星飛濺一般的眼神,陳天明的背脊不禁感到一陣寒意,當下就好像有些焉了。

「我要和你的雙親進行商談。」

「怎麼談?」霧枝眯起雙眼,嘴角微翹。

她翹起嘴角笑著,彷彿在嘲笑自己一般。

「比,比如家庭訪問,或者其他的什麼都可以。。。!」陳天明一怔這是自己第一次看見她的笑容,心中萬分激動,以致於有些口不擇言了。

「家庭訪問?」霧枝似乎有些懷疑地皺起了眉頭。

「嗯!」陳天明點點頭自己應當是沒有說錯記憶中主角好像就是這麼說得。

「唔。。。」看到自己點頭,她的表情彷彿就像在說著隨便怎樣似的,同時嘟噥著:「真的。。。能到我家來嗎?老師。」

「呯啪!」

心頭彷彿閃起一道驚雷霧枝的表情彷彿是在考驗,又像是在誘惑著自己一樣。

陳天明感到那表情,有著某種不曾見過,似乎是對我的一丁點兒好奇心的感覺,只覺得心中一陣騷動。

「啊啊,那我今天就去你家做訪問,請事先通知一下你的父母。」

「隨意。」霧枝微微一笑,從陳天明的面前轉身踏入校門,

身後留下一點點薔薇的香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