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驍?

他也在?

慕初笛強忍著疼痛,快速坐了起來。

果然,看到一旁倚在牆邊的霍驍。

他剛從陽台出來,花圃處出現還幾個被掐斷的香煙。

「不,我不是那個意思。」

「池南剛從昏迷里醒過來就發生車禍,他的身體情況比我差,而且當時,他保護了我。」

「我只是不想對他再次感到愧疚。」

慕初笛一遍又一遍地解釋,她不想霍驍誤會。

重生空間:撿個傻夫養包子 可又做不到對池南不管不問。

重生之幸福要奮鬥 霍驍倏然靠近病房,男人強壯的身體裹著冷風,壓了下來。

強大的氣場迎面而來,慕初笛微微向後退。

現在的霍驍,給她一種強烈的掠奪感,她感覺到危險。

她還沒反應過來,紅唇便被掠奪。

兇猛無比。

不知他吻了多久,久到慕初笛意識再次模糊,似乎要暈過去。

她再次枕在枕頭上。

「不想聽到你為了他而解釋。」

「池南算個什麼東西?嗯?」

什麼東西值得她替他解釋?

什麼叫他保護了她,霍驍就覺得,這個根本不是意外,而是蓄意。

池南蓄意而為的。

「我不是……嗯,好。」

慕初笛還想解釋什麼,可對上霍驍的目光后,便不再解釋了。

她的乖巧,反而使他更暴躁。

「想知道池南的情況?」

「我可以告訴你。」

霍驍話畢,慕初笛猛然抬眸,她緊緊地盯著霍驍,想要琢磨他的意圖。

「我不……」想知道了。

她感覺到他的不悅,所以慕初笛沒打算再追問下去。

她可以等霍驍離開再問夏冉冉。

然而男人低沉渾厚的聲音在室內響起,「池南,癱瘓了。」

癱瘓?

慕初笛眼底滿滿的詫異。

怎麼可能?

池南癱瘓了? 是她害的么?

如果當初方向盤不是轉向她這邊,池南應該不會受那麼重的傷。

內心的愧疚鋪天蓋地而來。

眼眶微微的發紅,情緒波動甚大。

霍驍看著她為了池南而影響情緒,醋意橫生。

「看看這個。」

那是雜誌,雜誌上面的照片,正是慕初笛和池南在車廂里,看著很曖昧。

「我沒有。」

慕初笛第一時間否認。

「我知道。」

兩人幾乎同時說出口。

「可是我不想看到你跟他的名字出現在一起,一次都不想。」

她能夠影響他的情緒,現在治療期間,霍驍的情緒不能波動太大。

而剛才,他很明顯的又有病發的跡象。

而且,他會吃醋。

「我會注意,以後不會再給狗仔拍到。」

別的,她並沒有答應。

「不願意?」

男人尾音上揚,透著一絲不悅。

異世血族親王 慕初笛嘆氣,「我跟池南沒有任何關係,也不會有任何可能。」

「你說過相信我,請一直相信我!」

霍驍輕笑,然而眼底並無一絲一毫的笑意。

「你以為我給你看照片是不信任你?」

難道她就看不出陰謀?

當初那個要報復他,利用UK給霍氏下設計圈套的慕初笛呢?那四年不是把她磨得更加睿智嗎?

可為什麼,現在就看不出來?

還是說,池南足夠蒙蔽她的眼睛?

慕初笛沒有直面回答霍驍,「我能夠答應你以後不跟池南再見面,只是不是現在。」

「現在他因為救我而癱瘓,至少我要彌補。」

慕初笛拉著霍驍的手,目光灼灼,十分坦然,「我想得到你的支持。」

「好嗎?」

溫聲細語,目光含情。

這是霍驍最愛的模樣。

可這模樣卻是為了討好他,能讓她去關心池南。

慕初笛握上霍驍的手,這才發現他手心的冰冷。

然而她以為是被外面的涼風吹過,於是把他的手拉入被子里,暖和一下。

一心想要霍驍讓步的她,並沒有察覺到,霍驍的異樣。

男人隱忍下來的異樣。

並沒被發現。

呯的一聲,房門被打開。

「電話談完了嗎?」

「我想跟你聊聊那個葯。」

賀易生推門進去,看到霍驍與慕初笛的曖昧后,連連說道,「不好意思,你們繼續。」

他並沒有想到慕初笛醒過來,所以略微提到了藥劑。

幸好沒有太詳細地說。

只要霍驍想要掩蓋過去,那就能夠掩蓋。

所以,賀易生這話,也是企圖讓慕初笛羞澀,然後忘記他剛才的話。

慕初笛怔住片刻后,揪著霍驍的手指,一隻一隻地清捏。

「霍先生,好老公,這次就讓讓我吧。」

「我保證以後每次見池南,都會提前跟你彙報,霍先生答應,我才見,不答應就不見。」

「只要池南身體一好,我就永遠不見他。」

「這樣好不好嘛,好老公!」

撒嬌賣萌,十八式全都用完。

最後,終於得到霍驍的一個應允。

嗯的一聲,慕初笛覺得自己解放了。

卻不知道,霍驍只是,不想讓她追問藥劑的事。

慕初笛緊緊地摟著霍驍的腰,埋在他的懷裡,她就知道,這個男人信任她,而且慣著她。

那股甜蜜的勁,在心裡蔓延。 另一邊的病房,燈光並沒有亮起,室內一片黑暗。

倏然,房門打開,一絲光線投進,拉出一道修長的身影。

對方似乎並不想看到燈光,於是傭人再次把門關上。

「少爺,你還好嗎?」

「你別傷心了,你還有我呢,以後我會是您的腿,不管您要去哪裡,要做什麼,我都能帶你去的。」

傭人聲音哽咽,帶著哭腔。

一看到池南這個樣子,他就很難受。

他想要放聲大哭,可是又不能,如果他哭,那少爺豈不是更加難過?

他要堅強,以後少爺要他守護了。

「都怪那個慕初笛,如果不是她,少爺你也不會……」

「為什麼她卻沒事呢?」

「她還……」

剛才,他從那些護士口中得知,霍驍來了,一直守護在慕初笛的身邊。

慕初笛一醒過來,就抱著霍驍不肯鬆手。

還說更多他們兩人恩愛的畫面。

一想到這些,傭人就十分的生氣。

「霍驍來了吧!」

池南突然開口。

傭人怔住片刻,嗯了一聲,點點頭。

「有沒有誤會?」

傭人不知道池南為什麼到現在,還追問慕初笛跟霍驍的事。

他遲疑了一會,如果讓池南知道霍驍跟慕初笛更加恩愛,那會不會影響到他的?

傭人的遲疑,已經給了池南答案。

「沒有。」

「呵呵,還真是一如既往。」

這讓池南想起當初跟慕初笛在床上被霍驍抓姦的一幕。

他永遠都記得,霍驍那一句話。

讓她動一下給我看看。

那怕被抓姦,他還相信她。

可接下來,他能不能一如既往的信任呢?

池南很想看看。

「少爺……」

傭人喊了一句。

他聽出池南話語里的怪異,擔心池南想不開。

「你出去,我想靜靜。」

「可是……」

「出去。」

冰冷毫無感情的話語。

傭人擔心自己再不出去會刺激到池南,於是點頭,「好,我先出去,我就在外面站著,有什麼事少爺隨時可以找我。」

傭人離開后,病房裡只剩下池南。

可只要有燈光,就會看到,陽台的黑暗處,隱藏著另一個人。

對方把一個類似手機的通信設備扔了過去,「你要的我已經辦好,我的僱主找你。」

話畢,男人便消失在陽台里。

接過通信設備,打開,電話那頭的人輕笑,「沒事就好,你要辦的我都辦好了,什麼時候給我看場大戲。」

「宋唯晴,我勸你最好不要再搞花樣,我不會容忍第二次。」

如果不是現在他被局限了,他也不會找宋唯晴合作。

畢竟,他最恨的就是背叛。

「別這樣嘛,我這不是擔心你坑我一把嗎?我只想確認一下你的決心而已,放心,絕對不會再有第二次。」

「而且,在最後關頭,你可是救了慕初笛哦。」

宋唯晴看似調笑的話語里,充滿了刺探。

池南怔住片刻,手微微的用力,手背青筋暴起。

「不讓她愧疚點,我怎麼挑撥她跟霍驍的感情,好讓你上位呢。」

這話不只是說給宋唯晴聽,更是說給自己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