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至,有些人一出手就是以命搏命的狀態,根本不去放手,只求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斬殺競爭者,為自己贏得一線機會!

便是林逸此時都被十幾個人圍攻,在這種情況下,尚未登上懸空島的人,幾乎都不可避免的加入了戰團之中。

「該死!你們想要做什麼?都他瑪德滾開,否則,血霧山莊不會放過你們的。」

「老子是玄冰世家的人,你們找死!!!」

「出了寶庫,你們會遭到九宮世家的追殺,啊啊啊……」

…………

所有人都在嘶吼著,咆哮著,都想要亮明自己的身份地位,來呵斥,阻止面前的強者,只可惜,無濟於事。

此時,幾乎都已經殺紅眼了,誰還會管你家裡是什麼背景,有什麼來頭呢?

反正,不是自己人那就是一劍殺之。

以前,能夠讓人威風凜凜,囂張跋扈的勢力,宗門,到了這一刻,那是一點點用都沒有,反而更加激發了這些修士骨子裡的凶性。

不過林逸此時倒是一臉輕鬆,他在吞噬了不少的火焰之後,實力已經堪稱是跟藍家大供奉平起平坐的人了,而現在,留下的幾乎都是半瓶子水,雖然有的時候,圍攻他的人很多,可是能夠傷害到他的人卻沒有。

看似他現在危險重重,可他整個人卻輕鬆到了極致,只是在為自己拖延時間而已。

現在,教主級別的強者還沒有出現,當初這金瀚書院的一戰,可是死了好幾名教主之境的強者,再加上現在這裡的詭異情況,他幾乎有九成的把握可以肯定,這裡面一定要貓膩。

隨著殺戮不斷的繼續,林逸周圍的人也越來少,到最後,他索性就當一個旁觀者,靜靜的靠在一旁的牆壁上,冷眼盯著眼前的一切。

鮮血落入地面就像是落在了海綿上一般,瞬間就被吸收。

而懸空島此時也被佔了七七八八,只是眾人卻依舊沒有任何的發現,彷彿時機尚未到來一般。

一個時辰之後。

最後一個懸空島被一名氣息衰敗到了極致,幾乎頻死的傢伙霸佔了。

而,一直沒有任何反應的懸空島,此時卻突然綻放出了一股驚心的波動。

所有人一看,都是眼睛猛的一瞪,死死的盯著腳下的懸空島,同時,體內的靈氣也瘋狂的鼓動,在這種地方,有點什麼意外,實在太正常不過了,他們不敢大意。

四十九道可怕的波動,瞬間就充斥整片天空,原本,黑漆漆的四周,在這一刻,也緩緩被照亮。

只是,當看到遠處的場景時,這些人卻是個個頭皮發麻,亡魂俱冒。

白骨!

無盡的白骨!

在不知道多遠的虛空中,堆積成山。

高達萬丈!

那種滔天的煞氣,哪怕是隔著無法言喻的距離,都讓人能夠一清二楚的感受到。

「情況恐怕有些不對!」

有人目光凝重驚悚的尖叫道。

而此時,更加驚悚的一幕出現了。

只見,眾人腳下的懸空島竟然微微晃動起來,而後,一座座懸空島直接朝著無垠的黑暗之中飛去。

「砰砰!!!」

一道道悶響聲驟然炸開。

幾名修為境界一般的修士,當場就像是被無形的大山壓爆了一般,直接炸成了血霧,骨骼緩緩朝著黑暗之中落去。

「卧槽!那堆積如山的白骨,不會都是前來搜尋混沌至寶的人吧?」

林逸眼睛一瞪,驚悚十萬分的尖叫了起來,如果是真的話,那為了這混沌至寶死的人也太多了啊!

「好可怕的壓力!」

有強者發出一聲驚呼,便想要從懸空島上離開。

只是,上去的時候容易,現在想要離開卻有些困難了,原本普普通通的懸空島,此時卻彷彿被禁止包圍,眾人根本無法下來。

「砰砰!!!!」

一名名修士就像是熱鍋上的螞蟻一般,瘋狂的撞擊著周圍無形的結界。

可是更多人的卻是在恐怖的壓力之下變成了一具白骨。

那些沒有搶到懸空島的人一看,個個都是眼睛一瞪,愣住了,甚至不少人還有些幸災樂禍感覺。

不過十幾個呼吸的功夫。

在林逸一行人的面前就出現了一座有四十九座懸空島連接而成的台階,這台階一路往上,彷彿天梯一般。

四十九名強者,此時卻幾乎死了三分一,也就是如白星辰這樣萬年難得一遇的妖孽天才,才勉強破開禁止沖了出來。

可此時,看向那台階的目光也充滿了濃濃的凝重畏懼之色。

「你們看,那是什麼?」

突然,有人指著台階盡頭驚悚的尖叫了起來。

眾人一聽,紛紛扭頭看了過去。

這一看,個個都是眼睛一瞪愣住了。

只見,原本什麼都沒有的盡頭,此時竟然出現了一尊神像,神像足足有數百米高,周身灰白色,雖沒有任何的生命跡象,可是散發出來的氣息卻邪惡到了極致。

特別是那灰白色雕像的眼睛,眼珠子很大,很白,沒有絲毫的感情,充滿了冷漠的感覺,就好像是毒蛇的眼睛一樣,看上一眼就給人一種望而生畏的恐怖之感覺。

而在他的雙手之中,此時卻有五彩斑斕的光芒閃現。

「難道,那就是混沌至寶?」

有人瞪著眼睛再度發出了一聲驚呼。

但,沒有人敢輕舉妄動。

剛剛這懸空島上的恐怖壓力,已經讓眾人怕的不行了,如果不是跑的快,說不定都已經被弄死了,哪裡有膽子再上前呢?

「你上去!」

藍家大供奉一把抓住了一名荒古之境初期的修士,瞪著眼睛,猙獰的怒吼道。

「前輩,我……」

「去!!!」藍家大供奉瞪著眼睛,聲音里是不可置疑。 「是!」

那荒古之境初期的修士,只能咬著牙,重重點頭,他不敢違背藍家大供奉的意志,否則的話,藍家大供奉絕對毫不猶豫的擊殺他,修士之間的生存法則,他太清楚了。

轉瞬。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那荒古之境初期的修士面,面色蒼白,顫顫巍巍的盯著遠處恐怖,滲人的雕像,緩緩走了過去。

「滿天神佛在上,小子今天無意冒犯,都是被人所迫,還請神佛保佑啊!」荒古之境初期的修士,惶恐不安的嘀咕道。

周圍眾人一聽,不知道為何,竟然有種笑的衝動。

藍家大供奉的面色也陰沉到了極致,雙眸之內充斥著濃濃的殺機,這豈不是在跟滿天神佛告他黑庄的節奏?

話落。

整個人便縱身一躍直接跳在了面前的懸空島上。

頓時,一股驚天的壓力,驟然落在了他的雙肩之上,以至於他的雙腿都抑制不住猛烈的顫抖了起來。

眾人一看,頓時眼睛一瞪,個個的臉上都充斥著濃濃的凝重之色。

不過萬幸的是,此人打顫了片刻之後,倒是勉強穩住了身形。

「呵,呵呵,前輩,我,我沒事兒,我可以回去了嗎?」

荒古之境初期的修士,滿頭大汗,一臉希冀的盯著藍家大供奉顫抖著問道。

「繼續!」

藍家大供奉聲音依舊冷漠的呵斥道。

那荒古之境的小子一聽,頓時眼睛一瞪,臉上充斥著濃濃的驚悚跟絕望之色,他又不是傻子,哪裡還能看不出來,這肯定是越往裡面走,這壓力就越大,第二座懸空島他真的沒有把握能夠抵擋那恐怖的壓力啊!

藍家大供奉一雙迫人的眸子死死的盯著對方,殺機凜然,雖沒有開口,可是那無形的壓力,卻恐怖到了極致,最終,這名修士只能硬著頭皮朝著第二座懸空島上飛了過去。

「砰!」

整個人剛一進入第二座懸空島,便再也無法承受這恐怖的壓力,當場就重重的跪在了地上,不過萬幸的是整個人倒是沒有被恐怖的壓力弄死,那蒼白的臉上也浮現了一抹劫後餘生的幸運笑容。

只可惜……

「繼續!」

藍家大供奉聲音依舊冷漠如刀般的呵斥道。

「不!!!!我擋不住,我絕對擋不住第三座島嶼上的壓力,你讓我上去,我會死的!」

那名荒古之境初期的修士聞言,頓時忍不住瞪著眼睛,驚慌失措的尖叫了起來。

「既然,你不願意去,那你就死在這第二座島嶼上吧!」

藍家大供奉神情猙獰的怒吼道,隨後,目光一寒,霸刀斬再度撕裂虛空,狠狠的朝著那荒古之境小子的腦袋上斬了過去。

這一刀的威力,同樣驚駭世俗,刀出,便給人一種能夠撕裂天地的惶恐之感覺。

那荒古之境的修士一看,頓時眼睛一瞪,幾乎是本能的朝著第三座懸空島飛了過去,留在這裡他也是必死無疑,藍家大供奉的這一刀,他接不住。」

下一秒。

萬眾矚目之下。

那名荒古之境的修士直接炸成了一團血霧!

「咕嚕!」

吞咽口水的聲音此起彼伏,每個人都驚悚到了極致。

一名荒古之境的強者竟然就這麼死在了眾人的面前,那種視覺衝擊實在太過可怕跟恐怖。

「砰!!!」

而此時,藍家大供奉的刀光也狠狠的落在了懸空島上,斬的懸空島猛的一晃動,不過倒是毫髮無傷。

「趙霖,你去!」

一名神情冷漠如雪的男子,咬著槽牙,神色凝重的怒吼道。

趙霖一聽,頓時面色一變,可是卻不敢有絲毫的廢話,只能咬著槽牙點了點頭,他如果不去的話,下場絕對會更慘。

隨後,趙霖深吸了一口氣,就朝著第一個懸空島飛了過去,他雖然天賦不行,可是這修為倒也在歲月的堆積之下,慢慢變得恐怖起來,荒古之境中期,算不上多麼驚駭世俗,可最少,還說的過去。

萬眾矚目之下。

趙霖直接跳在了第一個懸空島上,只是,整個人剛落在懸空島上就面色大變,神情惶恐起來,一股可怕的壓力轟然降落在他身上,雙眼之內更是充斥著濃濃的驚悚跟不安之色。

「不好!!!!」

趙霖驚呼,砰!整個人直接炸成了血霧,刺目的鮮血直接染紅了懸空島。

所有人都是神情一怔愣住了。

這趙霖的修為明顯比之前的那人高,厲害很多,可現在倒好僅僅只是在第一個懸空島上就炸成了血霧,這實在太過詭異了,簡直讓人有種無法接受的感覺。

如果修為越強,上去死的越快的話,那今天如白星辰這樣的天才跟妖孽,恐怕要白來一趟了。

眾人面面相覷,氣氛一時間變得無比凝重起來。混沌之寶就在眼前,可這四十九座懸空島卻像是四十九名死神一般,死死的擋在眾人的面前。

「怎麼辦?「

過了片刻之後,又有強者忍不住開口質問道。

藍家大供奉,一聽,嘴角上揚,浮現了一抹濃濃的陰險之色,目光也瞬間落在了林逸的身上,淡淡的獰笑道:「只能讓這些修為低的人過去試試了。」

眾人一聽,目光也同時落在了林逸的身上,隨後眼神都變得兇狠了起來。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他們走到現在這一步,讓他們就此放棄是絕對不可能的了。

「小子,別別愣著了,上去吧!」

「不錯,你的修為是眾人之中最低的,說不定你過去還能有一條生路。」

幾名強者紛紛目光不善的盯著林逸,冷冷的威脅到。

林逸聞言扭頭看著眾人,玩味的冷笑道:「那你們就不怕我上去把混沌至寶給取走了?要知道,這可是混沌之寶啊!以我的修為,若是取走,說不定你們可就拿我沒有辦法了?」

眾人一聽,個個目光微微一變,心頭有些擔憂了起來,可現在讓他們上前,他們也沒有這個膽子。

「小子,你少在這裡廢話,就算你得到了混沌至寶又怎麼樣? 總裁霸愛之丫頭乖乖從了我 你走得出這寶庫?你走的出這金瀚書院?你走的出這左旋天嘛?德不配位,終究是死路一條。」

藍家大供奉聞言冷冷的嘲諷道。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氣了。」

林逸意味深長的冷笑道,隨後轉身就朝著第一座懸空島飛去,那平靜從容的樣子,彷彿沒有絲毫的擔心一般。 不過,林逸到還真是有幾分依仗,畢竟那九命金鎖還在他的身上,而且他的修為,實力,血脈都極為不凡,對於自己林逸還真有幾分信心。

「砰!」

一聲悶響,林逸直接落在了第一個懸空島上,一股莫名的壓力轟然從頭頂上方降臨而下,林逸眉頭微微一皺,倒是沒有放在心上的意思,隨後雙腿微微一彎曲便直接朝著第二個懸空島飛了過去。

「砰!」

又是一聲悶響,林逸直接落在了第二塊懸空島上,雖然壓力也增加了不少,可卻依舊無法對他造成絲毫的干擾。

隨後林逸縱身一躍,直接落在了第三塊懸空島上,壓力的確比第二塊兒又大了一些,只是,在林逸看來依舊無法對他造成干擾,這下可讓林逸樂壞,當即,雙腿不斷的用力彈起。

「砰砰砰砰……」

一道道密集的悶響聲不斷響起。

第四個島嶼。

第五個島嶼。

第六個島嶼。

……

懸空島在林逸的眼中彷彿只是一個普通的島嶼一般,僅僅只是用了數十個呼吸的功夫,林逸就在眾人目瞪口呆之下,落在了第30個懸空島上。

此時這裡的壓力才讓他微微有些凝重的感感覺,可對於現如今的他來說,依舊不算什麼。

「難道真的修為比較弱,才能夠取得混沌至寶不成?」

有強者盯著張三,一臉激動,羨慕的嘀咕道,畢竟混沌至寶,可就在眼前。

「我上去試試。」

一名聖人之境後期的修士見狀咬槽牙便朝著第一塊兒懸空島跳了過去,可那恐怖的壓力當場就讓他跪在了地上,根本沒有膽子再去第二個懸空島上。

白星辰明亮的雙眸微微閃爍了一下腳尖,在地上一點,整個人再度落在了第一塊懸空島上,壓力雖然有,可依舊無法對他造成太大的干擾,這不僅讓白星辰眼睛一亮,隨後,體內靈氣鼓動,整個人就像是一匹狂奔的獵豹一般,直接朝著林逸追了上去,混沌至寶千年難得一遇,沒有人願意拱手相讓。

藍家大供奉等實力超級恐怖的強者見白星辰竟然像是沒有任何壓力一般沖了上去,他們也是面色微微一變,隨後抬頭看了一眼那依舊在綻放著五彩光芒的混沌至寶,個個眼中閃過一絲瘋狂之色。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這混沌至寶若是錯過,他們一生也未必能夠再遇到第二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