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楊柏指向山腳,此時的楊柏背靠昊日,陽光揮灑,渾身浴血的衣服之上,彷彿化為一條血龍。

楊柏氣勢恢弘,霸氣無比。一指所出,葉善低著頭,壓低聲音顫抖說道:「好,我們走,楊柏,我們輸了,葉家退避!」

葉善居然說出這樣的話,暗中偷摸看了一眼,葉善的確被楊柏嚇住了。此時的楊柏猶如魔鬼一樣,太過可怕了。

葉家的人已經把福田的屍體拿走,在楊柏的目光下,夾著尾巴朝著山下而來。

「楊柏,你太帥了,葉家這次傻眼了,再也不敢跟我們嘚瑟了,哈哈哈哈。」葛寶彤已經興奮的沖向楊柏,想要給楊柏一個打打的擁抱。

「你少來,我這渾身都是血。石靈兒,後續的事情拜託你們葉家了。」楊柏看到石靈兒好像在打電話,應該是給石浩然彙報。電話那頭的石浩然也相當震驚,楊柏居然絕處逢生,又一次擊敗了福田,這就說明楊柏已經徹底穩定大師這個稱號。

「楊柏,放心,葉家由我們石家看著呢。可是,有一件事,我很好奇。」石靈兒秀麗的臉上露出一絲異彩。

「什麼?」楊柏此時目光看向遠處,那裡應該是葛春跟那個忍者決鬥的地方。

「如果福田沒有被樹砸死,你真的會殺了福田嗎?」石靈兒可是知道楊柏的確殺過人的,石靈兒畢竟是警察,石靈兒並不希望強者能夠隨意殺人。

「閑得慌,我也不是殺人狂魔,你不用這麼看著我,我沒那習慣。」楊柏說的很簡單,沖著石靈兒搖了搖手。

而此時的石靈兒的嘴角卻慢慢上揚,望著楊柏的露出迷人的微笑。這樣的笑容,楊柏沒有看到,卻讓葛寶彤看的一清二楚。

「我的,這是我的。」葛寶彤猛的抓住楊柏的胳膊,戰意十足的看著石靈兒。一句話,弄得石靈兒臉頰通紅,此時的石靈兒也搞不清楚自己為什麼臉紅。

「什麼你的我的,你們在這裡等我一下,我,我去上個廁所。」楊柏壓低身子,故意朝著遠處密林而去。

「懶驢懶馬屎尿多,你都那麼厲害了,怎麼毛病這麼多。」葛寶彤很生氣,明顯是楊柏躲著自己。

「真有尿,你們別跟過來!」楊柏壓低身形,沖著兩女揮了揮手,惹得葛寶彤原地跺腳。而此時楊柏走進密林之後,猛的猶如利劍一樣,朝著遠處疾馳。

在龍首亭的後面,一處山谷當中,未等楊柏近前,就看到山谷傳來可怕的狂風,這股狂風是一股刀氣,刀氣肆虐在山谷當中。

此時那名忍者手中的浪人刀猶如匹練一樣,瘋狂的劈斬。可是就在狂風當中,葛春猶如蓋世老妖一樣,雙手飛舞,一股股可怕的氣流,直接就把刀氣湮滅下去。

「給老夫去死,兔崽子,想要龍首山的寶物,做夢吧。」葛春大手揮舞,直接就沖入刀氣當中,刀氣湮滅,葛春一把就抓住忍者的手臂之上。

「轟隆隆!」兩人的身上傳來轟鳴,忍者身上彷彿爆炸一樣,在葛春一力之下,居然猶如麵條一樣綿軟下去。

「這,怎麼回事?」楊柏都沒有看明白,這名強大的忍者就被葛春鎮殺當場。 「大哥,怎麼了?出什麼事了?」

山貓立即跑了進來,低聲問道,語氣很是小心,他很清楚,顧忘既然能發這麼大的脾氣,定是發生了什麼大事!

「趙以諾被人抓走了,你多找幾個人。」

看著面前如此焦急的顧忘,周陽很是心疼,她也不知道事情為什麼會演變成今天這個樣子,可是她確實是為了趙以諾好才會為她找房子。

「大哥,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沒有想到。」周陽吞吞吐吐著,不知道該怎麼向他解釋。而此時的顧忘,一點都不想聽到她的解釋,他沒有搭理旁邊的女人,直接跑出了辦公室。

看著那抹離去的背影,周陽的心裡只剩下悔恨,要知道會發生今天這種事情,她又何必乖乖的聽趙以諾的話,為她找房子。

「周小姐,顧總這是怎麼了?他沒事兒吧?」旁邊的一個員工跑到她面前,趕忙問道,看起來很是擔心。

「沒事。」她擺擺手,立即回答。

本來因為前段時間的事,顧氏上上下下的員工就已經人心惶惶,方才顧忘那般亂了分寸的模樣又被員工看見,自然周陽也要安撫一下。

「周陽,有沒有監控?」電話里,顧忘趕忙問道。

監控? 你不愛我那又怎樣 一下子,周陽的眼睛亮了。

對啊,她怎麼把監控給忘記了!當時買這個房子的時候,為了趙以諾的安全,她專門找人幫忙安裝了監控!

「有!」周陽一邊回答,一邊跑向車子,很快,她的車子停在別墅門口。

果然,通過監控,他們得知了趙以諾被綁架的整個過程。

「山貓,看清楚了嗎?全程搜索,找這個車牌號。」顧忘指著監控里的車子大聲說道。

「是!」

該死的,竟然敢動趙以諾!最好她安然無恙!否則,我一定不會輕易放過你們!顧忘緊緊攥著拳頭,臉上很是兇殘。

「叮叮叮!」

突然,車子里的安靜被一陣手機鈴聲打破,前邊的男人看了看後邊的趙以諾,立即接起了電話。

「你們的車牌已經被鎖定,趕緊換輛車,還有,你們中間的一些人已經被顧忘查到,所以剩下的,你自己想辦法解決。」說完,女人便直接掛了電話。

他們辦事效率還挺高的嘛!男人冷冷的笑著,「換車!還有,你們幾個人馬上出國,最近一段時間不準回國,你們放心,錢一到手,我立馬就給你們轉過去。」

我家皇后又作妖 此時的趙以諾正躺在後座上,閉著眼睛一副很是憔悴的模樣。

許是被吵到了,趙以諾緩緩睜開眼睛,環顧著四周,才發現,自己此時正在車子里,他們到底是誰?究竟要做些什麼?

趙以諾用盡全身的力氣,試圖讓自己坐起來,卻發現自己渾身已經沒有了力氣。

「咳!」一個沒忍住,她咳了出來,周圍人的目光,齊刷刷的看向她,讓她感覺很是恐怖。

「大哥,她已經醒了。」一個年輕小夥子趴在男人耳邊,低聲說道。

「好,解散,有什麼情況直接給我打電話!切記,不要回國!」

「趙小姐,你終於醒了!」帶頭老大冷哼了一下,低聲說道。

他認識自己!可是她為什麼不認識他們?還是說,以前的她得罪過他們?趙以諾死死地盯著面前的男人,試圖與印象中的面孔匹配。

「你們到底是誰?」趙以諾立即問道。

「你不需要知道我們是誰,你只需要知道,你不應該存在於這個世界上,更不應該留在顧忘身邊。」男人故意說道。

這是什麼意思?趙以諾低下了頭,陷入了思考。

聽他說這話的語氣,似乎是顧忘的愛慕者計劃的這一切,而顧忘的愛慕者,能做出這種事情的,除了黛兒,她實在是想不出第二個人。

好你個黛兒,你竟然狠心到如此地步,一而再再而三的來陷害於我!趙以諾渾身顫抖著,心中很是恐懼,她了解黛兒的手段,既然她已經落入那個女人的手中,自然也就沒有了生還的可能。

而趙以諾不知道,這一切都是李玲故意安排的。

黛兒想借李玲的手除掉趙以諾,只是可惜了,黛兒怎麼也不會想到,李玲竟然假借她的名義來陷害趙以諾。

「你選擇怎麼死?跳海?吃藥?還是用刀子捅自己的肚子?」車子里,一個男人輕輕問道,想起什麼又說道:「哦,對了,來人,咱們換車!」

很快,幾個男人抬著趙以諾上了另一輛車。

「你總得讓我死個明白!是不是黛兒讓你們來綁架我的?是不是!」反正已經死到臨頭了,趙以諾又何須畏懼,怎麼死都是死,倒不如死的有骨氣點!

特種兵痞在都市 「這個和你沒有關係,你只需要完成你自己的任務就好了。」男人伸出手,輕輕撫摸著她的臉頰,笑了笑回答。

怎麼會沒有關係!要死的人可是她啊!

「究竟是不是她?你告訴我!」趙以諾追問。

男人轉過頭不再看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角,表情很是漠然。

「既然你快要死了,告訴你也無妨,答案是,不是。」說著,男人直接哈哈大笑起來。

什麼?一下子,趙以諾愣住了,不是黛兒,那還會有誰?她的腦袋裡此時一片空白,這麼長時間了,她竟然還不知道到底是誰想要殺自己!這豈不是太冤了?

此時的黛兒,正坐在沙發上,無聊的翻閱著報紙,一副很是不耐煩的模樣。

「黛兒,你給我出來!」突然,周陽闖了進來。

她怎麼來了?黛兒立即提高了警惕,站起來,緩緩走向周陽。

「周小姐,這裡可是我的公司,不是你可以撒野,大聲喧嘩的地方。」黛兒大聲吼道,語氣很是不悅。

「黛兒,你究竟把趙以諾藏到哪裡了?」周陽瞪著她,直接問道。

「你瘋了吧!趙以諾在哪裡,我怎麼會知道?再說了,難道趙以諾一失蹤,你們就懷疑是我做的嗎?」

很快,黛兒的心裡有了數,沒錯兒,是李玲做的。

想不到這個李玲還挺心急,黛兒的嘴角處勾起一抹玩味的弧度。 楊柏吃驚的看著現在的一幕,雖然知道葛春很厲害,可是這比在林場還要可怕。揮手之間,爆發的力量開山裂石一樣。

「別看了,出來吧。」葛春沖著楊柏這裡冷哼一聲,手裡突然多出個瓶子。

瓶子滴落幾滴液體,然後就看到這麼忍者的屍體冒著黑煙,慢慢化為一灘膿水。這樣的一幕,可是讓楊柏一個激靈。

「葛大爺,沒我事,我先走了。」楊柏真的震驚了,葛春體內散發的殺氣,讓楊柏都心驚。

「滾犢子,老子鎮山妖的女婿就這麼慫嗎?」葛春怪叫一聲,一揮手。楊柏就感覺一道吸力出現,自己已經無法控制的朝著葛春而去。

「小子,都看到了,躲有用嗎?」葛春蒲扇大手拍在楊柏的肩膀之上,這讓楊柏想起剛才威脅葉善的情況,真是風水輪流轉。

「那什麼,我什麼也沒看見。」楊柏剛說完,葛春一腳就踹了過去。原先楊柏還能夠躲開,可是卻被葛春一腳給踹飛出去。

「裝,跟老子裝,那個福田呢,你弄死了?你剛才不是手臂斷了嗎?」葛春突然想到什麼,眼睛已經眯縫起來,腳底的忍者徹底化為膿水,一股惡臭撲來。

「好了,我身體恢復的快!」楊柏揉了揉屁股,脾氣也上來了,沒好氣的看著葛春。

「是嗎?皮糙肉厚的,的確有老子一脈。」葛春大咧咧說著,朝著山峰所在而去。背著雙手,風行電掣,當然背後牽扯的楊柏。無論楊柏怎麼掙扎,也被葛春控制在手中,來到山峰所在。

寒冷的北風,吹在臉上,猶如刀子一樣。此時葛春看著山腳一輛輛葉家車離開,葛春冷冷說道:「剛才死的人,是下忍。實力很強大,不是你現在能夠對付的。」

「忍者?這也不是動畫片,難道還有火影?」楊柏輕聲說著,只是內心有好多話想詢問葛春。

「小癟犢子,你都成為內力高手了,還不相信這個世界嗎?」葛春哈哈大笑起來,看著楊柏鬱悶的樣子,沉聲說道:「我和你的爺爺,都是守護在龍首山當中。這裡存在一個天大的秘密。」

「百多年前,那時候龍首山也有我們家族人守護。可是不知道從何開始,有一些人得到一些消息,知道龍首山隱藏著寶藏,時刻想要進入龍首山當中。」

葛春的聲音很沉,讓楊柏也慢慢冷靜下來,楊柏看著葛春認真的模樣,輕聲問道:「一些人當中就包括R國人?到底是寶藏,還是秘密。」

「恩,不光是R國人,還有一些人。你就當是寶藏吧,老子也當是寶藏。」葛春哈哈一笑,突然指了指山坡中等待的葛寶彤。

「小子,老子不管你以後有多少女人,老子的閨女必須當大房!」

「神經病!」楊柏那個無語,剛才還聊著寶藏,現在又來這一套。看著葛春惡狠狠的樣子,楊柏想到以前自己還打過葛春,可是就在剛才楊柏也明白,葛春真正隱藏了自己。

「別這麼看著我,老子可是武道之人,學會點內力就認為自己是高手了?你離著武道差遠了,等你明白什麼道在說吧,好好種你的地,多掙點錢。」

「好意思說錢?常家的錢,還在你腰包當中。」楊柏記憶力很好,惹得葛春嘎嘎怪叫,一抬手就把楊柏給揍在地上。

「臭小子,老子不發威,真當老子是病貓?」葛春是一頓胖揍,山峰當中響起楊柏的慘叫聲。這下楊柏終於明白了,自己還真不是葛春的對手。

十分鐘后,楊柏揉著臉激發的靈霧,弄得渾身濕漉漉的,被寒風一吹,更是一個激靈。等楊柏走到龍首亭的時候,看到石靈兒和葛寶彤還等著自己。

「你洗澡了?臉上怎麼還有淤青?」葛寶彤就是一愣,不過看著楊柏鬱悶的目光,尤其看著自己,都要殺了自己。

「葛寶彤,你還好意思說,回去跟你老爸說,給我等著瞧。」楊柏也放下狠話了,繼續揉著臉,朝著山腳而去。

「靈兒姐,你說他是怎麼了?」葛寶彤跟在身後。

雁箱十二卷 作者:花逝無痕2 「還能怎麼了,我們堂堂的楊大師,被人給揍了,哈哈哈哈。」石靈兒也沒有想到,楊柏居然被人打了,這讓石靈兒好奇無比。

「我爹把他揍了?」葛寶彤也笑了起來,而石靈兒聽到葛寶彤的話,對葛家有一定好奇,同時也會把這個情況彙報給爺爺。

「你們就笑吧,開不開車了?」楊柏聽著後頭的笑聲,兩女都是笑的媚色無雙,這讓楊柏那個氣。

等石靈兒開著車返回塘子村,來到楊柏的家中的時候,周芷燕等人都在焦急的等待楊柏。

「我回來了!」楊柏衣服已經被內力烘乾,從車上蹦下來,就看到趙艷紅焦急的看著自己,身後周芷燕和萬雪。

「別看我,我只是跟著艷紅姐。」萬雪無所謂的揉了揉眉心,這幾天一直打麻將,也讓萬雪受不了。

「贏了!」楊柏沖著趙艷紅等人比量個勝利,剛要進屋身後就傳來石靈兒冰冷的聲音。

「周芷燕,楊大師我可送回來了。周芷燕,老待在村裡好嗎?」石靈兒好像一看到周芷燕就來氣。

「靈兒,謝謝你們石家。」周芷燕卻忽閃的大眼睛,露出迷人的微笑,惹得石靈兒扭身就離開楊柏的家,開著車返回D市。

「哎呀,各位姐姐,過年好,怎麼又出來一個?」葛寶彤給眾人拜年,結果看到萬雪,頓時臉色不善起來。

「別看我,我是被這個人坑的,堂堂的鄉長都沒了。」萬雪鬱悶的看著葛寶彤,沒有想到什麼楊柏認識的都是美女。

「吃飯,吃飯,餓死我了。」楊柏現在可不管這些,經歷比斗,以後會平靜一段時間。當然楊柏不相信葉家會放過自己,尤其那個大天會社也不會放過自己。

可是畢竟會安穩一段時間,正好重新建立農場。同時楊柏也希望利用這段時間,好好的修鍊一下自己。

趙艷紅早就把飯菜準備好了,鐵鍋燉魚,還是帝王魚,加上鐵鍋大餅子,相當美味。整個院落當中,都升起魚香。

飯後當然還是麻將,讓楊柏開車把表姐田秀從上陽村給喊了過來,楊柏看著環肥燕瘦的女人們擺著長城,內心逐漸寧靜下來。

很多事情,楊柏都要想明白,楊柏看了一會麻將慢慢的朝著屋外走去。沿著村路,楊柏朝著愛河岸邊而去。

寒冬臘月,愛河水都已經結冰,上面一些村中的頑童正在滑冰。那種冰刀鞋,帶起一道道冰屑,猶如利劍一樣在冰層當中疾馳。

「唉,小時候,我也偷摸跑出來滑冰。」就在楊柏坐在岸邊的時候,就感覺身後一股柔香飄來,都不用回頭,楊柏就知道誰過來。

「我的周老師,你怎麼下桌了?」楊柏也沒有想到周芷燕居然沒有打牌,跟著自己來到河邊。

周芷燕穿著厚厚的棉襖,秀髮之上扣著棉襖的連衣帽,露出絕世容顏,好笑說道:「打不動了,我讓寶彤替我一會,出來透透氣。」

周芷燕很輕鬆,就這麼坐在楊柏的旁邊,看著楊柏好笑的說道:「借你肩膀一用?」楊柏還沒有反應過來,周芷燕已經靠在楊柏的肩膀之上,看著冰層久久出神。

「芷燕,你想家了?」楊柏好像感受到什麼,今年周芷燕沒有回京城,尤其周芷燕的家中一定相當不錯。

「恩,想了。楊柏,你到底經歷了什麼,越來越強,我越來越看不透你了。」周芷燕輕聲說著,一直以來周芷燕都是楊柏心中的女神。看著女神軟弱的一面,楊柏內心無比的心疼。

「你想看透我什麼?我還是以前的二愣子!」楊柏的話,讓周芷燕白了一眼,那種風情,讓楊柏內心火熱起來。

「你還二愣子,你家二愣子能夠隨時弄出那麼多錢,你家二愣子能夠成為D市的世家的楊大師?」

「呵呵,是我家的二愣子。」楊柏故意逗著周芷燕,終於讓周芷燕笑了起來。周芷燕的腦袋就這麼靠在楊柏的肩膀之上,往常楊柏身上感受到的清涼卻化為溫暖,這讓周芷燕覺得無比的舒服。

「楊柏,以後我要求你辦事,你可不許推脫。」周芷燕好像有什麼話要說,可是馬上就聽到楊柏很認真回答:「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放心,芷燕。」

楊柏如此認真,這讓周芷燕愣了一下,不過感受到楊柏的確是認真的,周芷燕長長的睫毛忽閃,臉上出現一朵紅雲,然後又一次慢慢的把腦袋放在楊柏的肩膀之上。

「恩,我知道了,楊柏,你是現在最大的依靠了。」周芷燕不得不承認,楊柏在自己的心中越來越重要了。尤其周芷燕想到認識楊柏的過程,周芷燕的臉色越來越紅了起來。

寒風繼續吹過,冰面上傳來孩子的喧鬧,而楊柏跟周芷燕長長的影子靠在一起,任由寒風而過。

而此時鳳縣的葉家大樓,葉善已經憤怒的放下電話,臉色陰沉無比。身後的郭雄山也都在顫抖驚恐的問道:「家主,大天會社到底要幹什麼?」

「他們要幹什麼我不管,想要讓我買下龍首山,這怎麼可能。」

「什麼?這幫鬼子,家主,那楊柏怎麼辦?」郭雄山鼓起勇氣問的,結果卻聽到葉善憤怒的咆哮起來。

「閉嘴,不許提他。楊柏,你給我等著,我有的是辦法對付你。」葉善一拳砸在桌面之上,老臉已經極度的扭曲。 在毗鄰虛界的一方冰雪大世界,此界除了冰雪之外,別無他物。

就連此界的樹木,都是由冰雪凝聚而成。只是這冰雪樹木,都擁有生命,不是純粹的冰雪之物。

覆蓋了方圓萬里的冰川,如同一年光潔的鏡子,反射著空中烈日的光彩。

「咔咔咔……」

突然一陣細微的碎裂聲傳來,緊接著光滑如鏡面的冰川上,突然出現無數的裂痕。

迅速擴大,不多時隨著一聲爆碎聲傳出,冰川直接爆碎,華為漫天的碎冰。

破碎的冰塊緩緩聚集起來,在空中凝聚成一個直徑約萬丈長的巨大冰球。

「咚咚咚……」

冰球成型,一陣心跳聲突然從裡面傳出,響徹天地。就彷彿有一生命,正在其中緩緩孕育。

在天地間飄零的雪花,在這心跳聲的作用下,居然停了下來。聲音每響一下,雪花便動一下。

「咔咔咔……轟——」

又是一陣碎裂聲響起,緊接著一聲巨響,冰球直接炸開。

只見一個冰霜巨人,從冰球所在的位置顯出身形。

從其胸膛嗎劇烈的心跳聲可以聽出,他便是那冰球里孕育出來的生命。

冰霜巨人看了一下自己的身體,捏了捏自己的拳頭,臉上露出一抹滿意之色。

隨後只見冰霜巨人直接朝著身前的空間抓去,撕出一個連貫天地的空間裂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