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宋良這樣的渣男不值得。

再三叮囑裴娜,不要在溫如意的跟前提起宋良,葉簡汐這才帶著她回醫院。

而在她們到醫院的時候,溫有為又來了,這次帶的不是張靜,而是另外一個人。

見到兩人,站在溫有為身邊的男人站出來說,「你好,兩位女士,我是溫先生的委託人,現在我想跟你們談一下,溫小姐的事情。」

「你想談什麼?」

裴娜聽說了那天溫有為大鬧醫院的事情,加之之前他做的那些事情,對他沒任何好感。

葉簡汐抿了唇,「溫叔叔,看來上次給你的教訓還不夠。」

溫有為笑了聲,說:「葉簡汐,你是慕家的少奶奶,我知道我鬥不過你,可溫如意是我女兒,在法律上,你沒有權利不讓我見她,還有她怎麼治療也是我們家的事情,你最好把如意交出來,否則我們就法庭上見。」

「溫有為,你到底還是不是人?如意都這樣了,你還算計她!」

裴娜衝上前,想要撕爛溫有為那張臉。

可還沒碰到溫有為,他身邊的律師擋在了溫有為的身前,冷靜的說:「小姐,如果你繼續對我的委託人恐嚇,我們將保留起訴的權利。」

「你們去起訴吧,我倒要看看這個世界還有沒有天理了!」

「裴娜,你先去看看如意,我在這裡跟他們說。」葉簡汐說著,對王媽微微的點頭。

王媽會意,走到裴娜的跟前拉著她,說:「裴小姐,我們先走吧。」

裴娜不甘心,可看著那個面無表情的律師,又怕給簡汐惹上什麼麻煩,所以憤憤的瞪了一眼溫有為,咬牙轉身跟著王媽離開。

就在兩人離開后,律師開口說道:「葉女士,你是聰明人,咱們聰明人不說暗話,溫先生有兩條建議,一是,你把溫小姐交出來,由溫家對她做出安置,二是,你對溫家做出補償,滿足溫家的要求,那麼溫小姐怎麼處置,由你們來決定。」

「如果我不呢?」

「那我們就法庭見。」律師絲毫沒把葉簡汐的話放在心上。

葉簡汐定定的看著溫有為,「溫叔叔,你確定你要把如意接回去?」

「那是當然,她是我女兒,我不把她接回去,還怎麼樣?」溫有為說的肯定,可其實他心裡一點也不想把溫如意接回去。 第159章答應給他五百萬

從小到大,他給溫如意花了不少錢,以前沒心疼過,那是因為他只有這麼一個女兒,雖然不如兒子,但將來找個上門女婿給溫家延續香火倒也可以。可現在,張靜懷了他的兒子,有個帶把的兒子,誰還會管女兒的死活。

況且,他已經跟醫院打聽了。

短短几天,如意的治療費用已經達百萬,後續的費用更是不計其數,就算治療好了,那將來整容的費用也是不敢設想的。

這次跟葉簡汐要錢,完全是不想對如意負責,而是想從慕家身上敲一筆。

現在公司不景氣,他總要給兒子留條後路。

葉簡汐直視這溫有為,盯得他好一會兒,扯了扯唇角,露出一個沒丁點笑意的笑容說,「既然溫叔叔想要賠償,那好,我答應你五百萬的要求,不過你要寫張字據,從此以後,無論發生任何事情,都不能再跟如意有任何牽扯,如果你寫下這張字據,我就把五百萬的支票給你。」

她答應的痛快,溫有為反而有些遲疑了,那可是五百萬,葉簡汐有這個本錢拿嗎?雖說她是慕家的少奶奶,可五百萬並非小數,而且只是為了一個朋友,就肯拿出這麼多錢?

葉簡汐別是詐他的吧?

溫有為遲疑的說:「你說的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有律師作證,我說假話,難道不怕你們反咬一口嗎?」葉簡汐面上沒有絲毫的變化。

溫有為看向律師,律師點了點頭,在他耳邊小聲嘀咕了兩聲。

溫有為放了心,說:「那好,我寫,不就是一紙憑據嗎?」

說著,拿出了早就準備好的紙張,趴在醫院長廊的椅子上,寫下了一張字據,然後蓋上了他的手印。

「寫好了。」溫有為寫完,拿給律師看過後,遞給了葉簡汐。

葉簡汐接過,看著沒任何問題,摺疊好放進自己的口袋裡,側首對王媽說道:「王媽,把支票給他。」

王媽將支票遞過去。

溫有為兩眼放光,雙手激動的顫抖著接過支票。

葉簡汐看著他的模樣,眉心皺的緊緊地,指著走廊口罵道:「拿了支票,立刻滾!」

溫有為笑了笑,說:「簡汐,我這就走,你放心絕不耽誤你的時間,如意從小就拿你當最好的朋友,記得以後好好的照顧他。」

說完,他帶著律師往外走。

而在他們走之後,葉簡汐扶著牆捂著嘴,拚命的乾嘔了起來。

王媽幫她捶背順氣,待葉簡汐順下心頭那股惡氣后,說:「少奶奶,既然你那麼厭惡他,為什麼要把錢給他?」

葉簡汐壓下那股噁心的感覺,說:「不給他,他會一直糾纏。如意已經夠不幸了,我不希望她在被溫有為糾纏。」

「那倒也是。」王媽嘆了一聲氣說。

葉簡汐看向窗外,冷風襲來,吹的人臉上一片冰涼,可她卻覺得呼吸暢快了很多,「而且,就算這筆錢他能拿到,也未必花的了,五百萬,等把如意送走了,我會讓溫有為全部都吐出來。」

她不想給這樣的人渣一分錢,將來這些錢,都是要給如意的。

溫有為和那個小三,想借著如意敲詐她,也要看她樂不樂意。 第160章貪得無厭

溫家。

溫有為拿著五百萬的支票回到家,忙不迭的跟張靜邀功請賞,「靜靜,看,錢已經拿回來了。」

張靜看到支票頓時喜笑顏開,拿過支票親了又親,感慨地說:「這輩子,我就沒見過這麼多的錢。」

溫有為坐在沙發上,喝了口茶,說:「以前公司鼎盛的時候,兩年就這麼多錢了。」

張靜扁了扁嘴,「可你現在這公司,十年都拿不了那麼多。」

溫有為手上的動作一滯,不滿的睨了她一眼,「你是不是嫌棄我沒錢了?」

「我哪裡有這個意思,只是感慨一下嘛。」張靜察覺自己失言,連忙討好,依偎在溫有為懷裡,說:「我那麼看重錢,還不是為了咱們兒子的將來考慮?A市消費這麼高,五百萬算得了什麼?在五環買一套公寓就沒了,咱們兒子可是溫家將來的希望,你難道要看著他讀平民學校嗎?你肯,我也不依,我想讓他打小讀貴族學校,認識那些上流社會,將來才能踏入那些圈子,為我們家光宗耀祖。」

「好了,我知道了。」溫有為無奈地說到,他自然也想著讓自己的孩子好,否則也不會昧著良心,借著女兒勒索慕家了。

「五百萬,去了兩次就拿到手了,看來這葉簡汐還真是飛上枝頭了,咱們這次藉機好好的敲他幾筆。」張靜算盤打的噼里啪啦響,想著怎麼從葉簡汐拿到更多。

五百萬隻是開頭,她想要更多。

溫有為搖了搖頭說,「你別想了,我今天已經立了字據,拿了這五百萬,就和如意斷清干係,以後都不會再找她要錢了。」

畢竟是自己的女兒,葉簡汐也是他從小看著長大的。

哪怕被錢迷了眼睛,溫有為還有最後一點良知。

張靜聽到他的話,騰的一下從沙發上坐起來:「你怎麼那麼糊塗,這麼好的金山銀山,你就這麼給斷了!」

溫有為皺眉,「你適可而止吧,別做的太過。」

他這麼一說,張靜更加來氣:「我哪裡過分了?如意可是你辛辛苦苦拉扯大的女兒,這幾年你在她身上花了多少錢?現在好了,葉簡汐讓她去做伴娘,就被毀了,你要些賠償怎麼了?別說是五百萬,就是五千萬,葉簡汐她也得賠償。」

溫有為聽她獅子大開口,不耐煩的站起來走。

張靜一看這樣,就知道他惱自己了,可要她把到手的聚寶盆給放了,比割她的肉還難。

眼珠子滴溜一轉,張靜捂著肚子,哎呦哎呦的叫了起來。

溫有為連忙回來看著她,「怎麼了?哪裡不舒服?」

「哪裡都不舒服,你氣死我們母子算了,反正你只在乎你女兒,不在乎我肚子里的兒子。」張靜說著流下淚來。

「我哪裡不在乎你們了?」溫有為急了。

「那你就給我繼續去要,我要咱們兒子,將來有花不完的錢。」張靜撒嬌的說。

「這……」溫有為遲疑。

張靜捂住肚子再次哀叫了起來。

溫有為被吵得腦子疼,「好,好,我答應你總成了吧?」 第161章兇手,初露端倪

張靜立刻恢復了笑臉,抱著溫有為的臉,吧唧親了一口:「我就知道,老公你對我最好了。」

溫有為嘆了一聲氣,「你就吃定我,那你們母子沒辦法。」

張靜撅著嘴說,「我哪裡是吃定你了,我是為了咱們兒子好,對了,上次打電話來的那個女人不是說,只要咱們給葉簡汐添亂,就給咱們一筆錢嗎?現在也算添亂了,那人也該兌現諾言了吧?」

她不說,溫有為還想不起來,「你說的對,我們趕緊找找號碼,看她能給多少錢。」

張靜連忙去找號碼。

兩人翻了一通,才把號碼找到,張靜立刻撥打了過去。

電話一接通,張靜說:「喂,小姐,我們已經按照你說的去做了……」

掛斷了電話,張靜眉開眼笑,「又五十萬到手了,這錢真是太好賺了。」

醫院。

趕走了溫有為一行人沒多久,慕老太太就來來看溫如意了。

葉簡汐沒讓慕老太太去,而是把她請到了隔壁的房間。

慕老太太嘆了一聲,說:「這孩子是為咱們家做事才出的意外,於情於理我都應該早點來看她的,只是家裡面的事情一直擺不平,醫院這邊,我估摸著她情況也不怎麼好,所以拖到了現在。」

葉簡汐給老太太倒了一杯茶,「奶奶忙,我和如意都知道,可她現在的情況,不適合見任何人,所以希望奶奶能夠體諒。」

「你這麼說,那我也就不見了。」慕老太太喝了一口茶,靜默了片刻后,話鋒一轉,「不過簡汐,你說到底是孕婦,經常在醫院不好,既然溫小姐的病情穩定了,那你就先搬到家裡,你放心,我會讓人把醫院裡打理的妥妥帖帖,絕不會短了她半分的。」

葉簡汐知道老太太是在擔心她的身體,點了點頭溫聲說,「我過兩天就搬回去。」

慕老太太放心:「那就好。」

葉簡汐想了想,抬眸看著老太太,說:「奶奶,不知道你可不可以借給我一些人,我想調查一些事情。」

「什麼事情?」慕老太太問。

「一些關於如意的小事情,我有些不理解,所以想找人調查一下。」葉簡汐想到宋良說的那些話,怎麼想怎麼覺得有問題,如意一定隱瞞了自己事情,她想知道到底隱瞞的是什麼。

慕老太太一聽是關於溫如意的,爽快的答應,「好,我等下就把人派過來,你隨便調用。」

「謝謝奶奶。」

和老太太又說了一會兒,看天色不早了,葉簡汐送慕老太太回去。

回到病房,葉簡汐沒多呆,去看溫如意,她臉上的傷已經開始結痂,可依舊要敷著葯,面部的表情也不能太多,否則會撕裂傷口,傷口結痂的時候很難受,因為又痛又癢的,抓不能抓,撓也不能撓,害怕她無意識的抓到傷口,所以晚上睡覺的時候,都是縛住她的雙手。

葉簡汐換了除菌服,坐在床邊看著溫如意,床上躺著的溫如意還在安靜的睡覺,過了一會兒,不知道夢到了什麼,猛地動了一下,同時嘴裡低聲囈語著,頭無意識的搖動。 重生之刺客笑傳 第162章不要,容先生

葉簡汐連忙起來,按住了她的肩膀,想把她叫醒。

可就在她俯身的剎那,耳畔清楚的聽到溫如意說的聲音。

「不要……容先生……」

容先生?

那天晚上送她回去的容子澈?

葉簡汐下意識的想到了容子澈,然後搖了搖頭,不會是容子澈的,他為什麼會這麼對溫如意呢,沒有任何理由,可如意怎麼會無緣無故的提起容子澈?

葉簡汐想不明白,卻把容子澈記在了心上。

兩天後,慕老太太在醫院安排好人手,葉簡汐從醫院裡搬了出來,慕洛琛特地抽時間陪著她,這段時間來,他總是忙,忙到沒時間陪著她,甚至說話的時間都很少。

可每次問起他關於案件的時候,慕洛琛都說還在調查中。

葉簡汐洗完澡后,躺在了床上,慕洛琛摟住了她,說:「這幾天辛苦了。」

「我不辛苦,辛苦的應該是你。」葉簡汐搖了搖頭,拿著毛巾擦自己的頭髮,擦了一會兒忽然說,「對了,今天如意在夢魘的時候,提起了容先生,我記得那天是容子澈送她回去的,事情發生后,你們沒問容子澈嗎?」

慕洛琛的手僵硬了片刻說,「問過了,不過子澈沒提過實質的內容。」

葉簡汐也覺得,兇手不會是容子澈,所以也就沒再繼續問下去,而是說:「或許只是她無意識的提起來的,我沒有懷疑容子澈的意思。」

慕洛琛含糊的應了一聲,五官在燈光下顯得有些冷峻。

葉簡汐沒注意到他的異常,放下毛巾,說:「前兩天溫有為來醫院鬧,我從你賬戶上,借了五百萬給他,你放心等如意的事情解決以後,我會把這筆錢討回來還給你的。」

「我的錢就是你的錢,用了就用了,不用開口說借不借的。」慕洛琛伸手攬住她的肩頭,聲音柔和。

葉簡汐躺在床上,趴在他的頸窩裡,搖了搖頭說:「雖然夫妻財產是公用的,可我沒道理挪用了這麼大一筆錢,還不跟你說一聲的。洛琛,等孩子的情況穩定下來,我想去工作。」

她不想做米蟲,而是想通過自己的努力,來養活自己。

這段時間發生了太多事,加之頭三個月孩子的情況不穩定,所以她就沒出去工作,可這不代表她不想去工作。

慕洛琛伸手關了燈,低聲說:「好,你想做什麼,我都支持你。」

葉簡汐摟住了他,抬頭親了他的下巴一下,說:「嗯,洛琛,你真好。」

黑暗中,慕洛琛的眸中閃過一道擔憂的暗芒,但很快消失不見。

翌日起來,慕洛琛送葉簡汐去醫院,把她送到了,才開車走。

葉簡汐往病房走,離病房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候,拐角處一個人站到她跟前,「葉小姐,能和你談一下嗎?」

來的人是個高瘦的青年,臉色蒼白,眼窩深陷,身上穿著風衣,是她不認識的人。

葉簡汐猶豫了下,「什麼事?」

「是關於溫小姐的事。」 萌寶通緝令:天價俏逃妻 青年說道。 第163章告密者

青年猶豫的看了一眼她身邊的王媽,擺明了是不想讓王媽聽到他們的談話。

葉簡汐會意,扭頭對王媽點了點頭說,「王媽,你先下去吧。」

「可是,少奶奶,少爺吩咐我,要時時刻刻注意你的安全」王媽站在原地,猶豫著不肯走。

「我說可以離開。」葉簡汐垂著眼瞼,淡淡地說道。

王媽知道她這是不希望她再留下來了,再僵持下去,只會惹她生氣,只好妥協:「那少奶奶,我先下去。」

「嗯,不用離得太遠。」

王媽頷首,退到五米左右的距離。

「現在可以說了嗎?」葉簡汐抬眸看著他,目光一瞬也不瞬。

青年打量了下周圍,看清楚沒人後,說,「在我說之前,葉小姐能否保證我的安全,並且給我一筆錢?」

葉簡汐扯了扯唇角,「如果你說的值得的話,我可以給你任何承諾。」

青年舒了口氣,一字一句的說:「葉小姐,我是酒店裡的人員,那天我親耳聽到包廂里有異樣的聲音傳出來,沒過多久,容先生從裡面走了出來,他當時是衣衫不整的,起初我覺得沒什麼,可後來聽說了溫小姐的事情,我才感覺那天事情有些不對。」

葉簡汐腦子嗡的一聲,懵了,青年的聲音,在耳朵里嗡嗡的,如同蜂鳴一般。

良久,葉簡汐輕聲里顫抖著問,「後來酒店的人,不都被調查了嗎?為什麼當時你沒說出來?」

青年面帶難色的說:「那天是我看到容少沒多會兒,就肚子不舒服,所以就讓同事幫我代班,我們酒店裡查的嚴,所以當時我們也就沒敢說出這事情。而慕少和沈少的人,從那天之後,就把我同事帶走了,我同事自此就沒回來過,我害怕自己說出來,會有麻煩惹上身,所以才一直沒出面。」

葉簡汐目光如刺,「那你現在為什麼要告訴我?」

青年不安的搓了搓手,「我同事是因為我才出事的,我這幾天良心上過不去,決定想想辦法看能不能救他出來。我從別人那裡打聽到溫小姐是你的好朋友,無論如何,你都不會害她,所以過來找你了。」

「葉小姐,我不圖別的,求求你,讓慕少把我同事放出來,然後給我們一筆錢,我們里這裡遠遠的,再也不回來。」

「你確定,那天看到的容子澈?」葉簡汐牙齒打著顫問。

「確定。」青年篤定的說道。

葉簡汐掐住了手心,讓自己冷靜下來,「我怎麼驗證你說的是真話還是假話?」

青年低下腦袋,想了想說:「葉小姐不相信,可以親自去酒店查查,我同事,然後再問慕少,我同事去哪裡了。葉小姐,你問清了這些,就會明白,我到底說的是真話還是假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