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楠朗看向沈君斯,挑挑眉,問。

“放棄了?”

聽着這話,沈君斯不發一言,視線一直盯着那旁的姜千雪,而姜千雪,朝這旁走來的時候,也開始拿出手機,撥他的號碼了。

她放耳邊,準備跟沈君斯通話。

不料,卻是在這時,一道真正的皮鞋聲,總算傳來,帶着姜千雪熟悉的味道,男人的聲音,更傳來。

“不好意思,我來晚了。”

何思!

姜千雪一顫,她馬上轉回身,更將手頭的手機放下,緊張地看着對方,臉上所表現出來的,卻又是平靜一片。

對面,何思走到後,停在那,兩手正插袋裏,朝她這裏挑挑眉。

“怎麼了嗎?”

聽着這話,姜千雪一笑,她搖頭,卻是開始後退,應。

“沒有,我只是很開心,你終於能來了而已。”

說話間,姜千雪退得更快,同一時刻,四處一陣騷動,凌亂的腳步聲急促傳來,眨眼間,這裏就密密麻麻地圍滿了人。

何思臉色一沉,危險地眯了眯眸子。

這時,有人羣主動讓開,沈君斯耀眼地走過來,笑,盡顯得意之色。

“雖然你很警惕,但,何思,我還是抓到你了!”

人羣中,何思被層層包圍,全部人馬,都對他舉着槍,他有任何舉動,子彈都可能會直接打過來。

意識到自己無路可退時,何思冷冷笑了笑,掃向姜千雪。

“叛徒!”

聞言,姜千雪不以爲意,甚至反諷地攻擊一句。

“活該!”

何思臉上明顯稍稍動怒,但,也只是眼神更凌厲而已,並沒對姜千雪怎樣,事實上,他亦無法對姜千雪怎樣,以他此般情景。

有人靠過來,想搜他的身。

見此,何思配合地舉起雙手,然而,就在那些人還差兩三步就靠到的時候,一道子彈忽然從角落射來。

“嘭!”

沈君斯幾乎是想也沒想,直接一把推開司楠朗,大喊。

“小心!”

司楠朗被緊急推開,而何思更趁着人心大亂之際,猛地伸手掏向腰間,很明顯,他是帶了槍的。

離他兩三步遠的人,見他這般動作,即使很慌亂,卻是有精明人。

有兩三個人一下子用力撲過來。

“啊~”

只見,何思正掏槍之際,那些人已經撲到,他沒來得及將手伸到,對方直接撲到他,何思的人,重重摔撞向地面。

與此同時,沈君斯那頭旋身躲開之際,他一個漂亮回身,槍已掏出,一下子就朝那處角落射去。

“嘭~”

悶哼聲傳來,沈君斯也在這時,帥氣地穩住身勢,一手,輕輕撐着地面,一膝蓋處,用力地跪着,撐住整個身體。

那一段小離奇的愛情 他擡頭看去,人更順勢站起。

不遠處,有人跑過去確認情況,然後朝沈君斯這頭喊了一聲。

“子彈直接射中心臟,當場死亡!”

(本章完) “伯父,我愛您的女兒。”淡淡的一句,卻是認真中透着神情,面對面是兩個男人,也定能體會這說出的愛並不輕鬆。

齊天宇顯然是怔住了,他沒有求饒,也沒有解釋,只是說愛,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僅僅爲了愛麼?

愛讓他們錯事,愛又失而復得。只是一個字就足以詮釋這一切了。

齊天宇,張了張脣,然後那抓着沈澤宇的手就緩緩的放下。“哎!”老人長嘆一聲,像是理解又像是無奈。

齊天宇在那件事情以後也不是沒思考過這些問題,作爲一個男人,他更能體會沈澤宇當時抓姦在牀的心情,如果對自己的女兒沒有感情,就不存在氣憤這麼一說,所謂情之深恨之切,大抵就是這個道理。

但是感情的事情,誰又能說清楚誰對誰錯?他也是從年輕一路走來,又怎會不懂幸福也是帶着心酸的味道。

情不厭詐︰就想愛你寵著你 華敏之在身後拉了拉老闆的手臂,儘管看見沈澤宇的一刻她也是氣

憤,但是畢竟他們就算再氣,孩子的幸福也不是她們兩個能去阻止的。

分明,剛纔華依晗已經站了自己的立場,她愛這個沈澤宇毫無疑問,而這個男人也是同樣的,想必這也是不幸中的萬幸吧。

扶着齊天宇去了沙發,沈澤宇和華依晗緊跟在後。

“你們打算怎麼辦?我聽說那事以後不是又訂婚了麼?”齊天宇掃過沈澤宇的臉,然後雙手扶上了自己的雙膝。

“伯父,我已經退婚了,這輩子我只會娶您的女兒,不會再有第二個了。”沈澤宇伸手抓起了華依晗的小手,然後摩挲着放到了自己的腿上。

華依晗側頭,微微的笑着,這一幕應在二老的眼中,似乎已經有了結局。

“好吧,你們的事情我們也無心再管了,只是,如果我的女兒再受到一丁點的傷害,沈澤宇,我齊某人就算拼上姓名,也不會放過你的。”

又是重重的一句,讓人倍感壓力。而華敏之也附和着在身邊猛點着頭。

“爸爸 ̄這是我選擇的,我倔不後悔。”華依晗眼神篤定,伸手攬過了沈澤宇的手臂。

兩個月前,也是在這個客廳裏,華依晗還是吹鬍子瞪眼的要取消這婚約,而只有短短的兩個月,變化之大,讓人咋舌。

儘管時間不長,華依晗卻好似跟眼前這男人已經走過了萬水千山一般,那重重的阻隔都已經過去,剩下的,只有濃濃的愛了。

沈家二樓起身離開了,華依晗和沈澤宇跟在後去了華依晗的房間。沈澤宇剛纔尷尬着,想這樣就離開,但是華依晗卻死活拉着他不許走。

“依晗,我們以後來日方長,我不想在這裏惹你父母不開心,而且,我也不好意思留下。”沈澤宇微微皺眉,分明這氣氛是不對的。

但是華依晗哪裏管的了那些,他好不容易再跟沈澤宇在一起了,難道就溫存了一下下就看着他走掉麼?華依晗似乎一輩子都不想在跟沈澤宇分開,一天,一會都不可以!

沈澤宇執拗着轉身,但是腰間卻拖着一個華依晗,這丫頭居然用了耍賴的手段,死死的抱着沈澤宇,像是一塊粘皮糖一般。

以前只是覺得她潑辣,懷脾氣,卻沒發現竟然又多了一個缺點。

沈澤宇很無語,低下頭,送了她一張面癱的臉:“華依晗,你的節操呢?好歹都是當過一回媽了。”

“我不管,反正你不能走,你不說想要兒子麼?那我給你生兒子。”

……

沈澤宇滿臉黑線,什麼時候華依晗變得如此直白,倒是讓他有些受不了了。不過他倒是很喜歡這種直白。

契婚 兩處爲難,沈澤宇也是猶豫了,分明留下來顯得自己有些死皮賴臉,但是……

華依晗趁着這個空檔快速的鬆開了手臂,身子一躍,就環住了沈澤宇的肩膀。一雙靈動的大眼睛在沈澤宇的面前不停的撲閃着:“林洲,人家真的很想跟你在一起,求求你好不好……”

這連番的轟炸,讓沈澤宇就要控制不住了,華依晗果然是個妖精,讓自己沒了底線的妖精。

華依晗看到了他眼底的欲/望,心中竊喜,更是把不要臉的精神發揮到了極致:“老公……人家很愛你啦。”一句話完畢,那粉粉的脣就嘟在了一起,閉起眼睛然後就主動的送了上去。

沈澤宇嚥下了口水,瞬間就把剛纔的愧疚扔到了腦後,香軟入懷,他再也保持不住,迎着那粉豔欲滴,狠狠的吻了上去。

“額……”瞬間的滿足讓華依晗輕吐出聲,沈澤宇的舌就趁着那微微開啓的脣探如了她小巧的口中。

是怎樣的一份香甜,竟讓他不停的索取,那舌尖輕繞着貝齒,跟那同是柔軟的一處就勾在了一起。

有甜膩的水緩緩充盈,沈澤宇吮吸着全部吞進自己的喉嚨。

繞着他的頸,華依晗本是踮起的腳尖擡起,緩緩的攀上了他的腰,沈澤宇順勢托起她的臀,轉身直奔了那粉紅色的牀。

女人的身體猶如凌晨初放的花朵一般伸展開來,帶着羞澀,卻是迎合上前。沈澤宇也是看的癡了,俯下身,輕吻了那每一處的嬌嫩。

“林洲,你是什麼時候開始愛上的我?”華依晗低語一聲,然後緩緩揚起的淨白的頸,身體一陣痙攣,她搖擺了身。

“我不知道,或許是在別墅?或許更早……”這曾經也是沈澤宇問過自己的問題,但是卻模糊的無法辨認,吻再次落下,迎上了她潔白的頸,然後一路向下遊走。

華依晗伸過細白的手臂,頂住了沈澤宇的肩膀,那吻就快速的落在了她的小腹之上。又是陣陣燥熱,華依晗覺得身上奇癢。

“那你愛我什麼?”華依晗似乎不滿足,想要趁着這一/夜,把所有的甜蜜都聽進耳朵一般。

沈澤宇的脣就是一滯,這問題倒是難倒他了,愛一個人需要理由麼?“你的蠻橫,你的脾氣,你的一切一切,我愛你的所有。”

華依晗嘴角勾起,任身下的男人再次向下探去,只是那吻就落在了一處濃密之地。華依晗的心也跟着盪漾了起來,溼滑的一片就嘖嘖的發出了水聲,曖/昧到讓人窒息。

嬌嫩無比,沈澤宇沒有放過一絲的香甜,頭頂上華依晗搖擺着身體,口中已經胡言亂語了。

半夢半醒間,她真的很幸福,他給了她所有的滿足,華依晗想要就這麼死去,那一生就是在幸福之中。

一隻手攀來,遮擋了自己,沈澤宇愣愣的擡起頭,不解的看着華依晗,難道她不喜歡這樣?分明那聲音很是享受的。

華依晗緩緩坐起身,對上了沈澤宇的不解情緒,細白的小手落在了他的肩上,囂張的一推,沈澤宇無意識的向後仰去。

“依晗……”沈澤宇有些錯愕,只是身子還沒有直起,一陣溼滑就牢牢的包裹在了自己的下體。

“唔……”沉悶的一聲帶着無盡的興奮,華依晗的小口走動,引得沈澤宇緊緊抓了牀單。“依晗依晗,輕點,你這樣我可是控制不住了。”

沈澤宇的聲音更加低沉,一聲聲撕裂,就如同困獸一般。

華依晗擡頭,將青絲攏起向後甩去,那小臉帶着曖/昧的笑意,還有粉紅的脣上下來去。

沈澤宇看不下去了,一把抓住了她的身體,猛的向牀上扔去。華依晗愉快的笑出聲,然後就是身上遭遇了狂風暴雨般的猛擊。

華依晗本是想讓他能愉快一些,卻突然有些後悔了,沈澤宇的身體奮力的襲來,她明顯已經吃不住了。

向後不斷的退着身體,知道頭已經頂在了牀頭,而沈澤宇步步向前,終於躲不過,華依晗險些要昏死過去。

“林洲,求求你,我受不了了。”喘息着,一句話說的斷斷續續,卻更引得沈澤宇狂躁起來。

他從來沒有這般衝動過,那求饒更是讓他燃氣了最狂熱的氣息。低吼聲夾雜着嬌喘,兩個人快速的糾纏到了一起。

似乎已經忘了這空間,這環境,這世上也只有彼此,一刻就只是他們的歡愉。

大汗淋漓,終於雙雙癱軟成水,房間裏只有長短起伏的呼吸。

……

“老頭子,看來這次不會再出問題了。”華敏之把貼在門板上的頭挪開,轉身去看牀上的齊天宇。

只是齊天宇的臉色卻十分的暗沉,要知道,女兒可是父親上輩子的情/人,而他的小情/人就這樣……

儘管聽見那隱約的曖/昧聲息,齊天宇也是高興的,但是一張老臉還是拗不過自己。

“但願……”冷冷的扔了一句,齊天宇躺下身子,把被子掖過了自己的頭。

華敏之抿嘴偷笑,然後關燈向牀頭走去。

清晨,沈澤宇就睜開了眼睛,他可不能像華依晗那樣,早上被那二老抓包,一個女孩子就罷了,堂堂男人那可是完全的沒面子。

搖醒了華依晗,沈澤宇落下了一吻。然後在她耳邊呢喃了幾句,就起身離開了。

拉開門,有東西從門口滑落下來。沈澤宇俯身撿起,卻是一個大大的紅包。

……一張臉就黑了個徹底。

只聽說新媳婦進夫家頭一/夜是要收錢的,但是那二老卻給了自己,嘴角抽動了兩下,沈澤宇如遭棒擊。

轉念一想,算了,畢竟遲早都是岳父岳母的,這難堪也不過暫時,反而這沉甸甸的紅包不正是說明他們已經接受了自己? 女子處於沉睡中,面容清秀,那雙闔合的眼皮下,長長的睫毛好似薄翼一樣,在燈光的映襯中,成就了兩排小刷子一般的陰影,把她整張臉都點綴得更加秀美清麗。

千乘默傾着身,緩慢地坐到了*榻位置,大掌探過去輕輕地握住了她放置在被單上方的纖手。

她的小,小巧而精緻,那纖長的指尖瘦削卻白-皙漂亮,好似是工藝大師雕琢出來的藝術品。

這雙手,很久以前他就想去握住,只可惜他們總是在一次又一次地錯過。到了如今,因爲彼此而承受的苦痛甚多,足可以說是刻骨銘心——

不是想要推開她,只是想着如若能夠讓她活得更加自由自在,會是一個更加好的選擇。

他並沒有過於憂心自己的身體是否會出問題,而是覺得,原來一直以來,他給予她的,其實一點也不足夠!而且在未知往後自己是否無恙的情況下,他退卻了,不願意再去努力一試他們之間的可能,甚至在她主動貼近時刻,還狠着心去推開她。

心,自然是疼痛的,只是知道江衡愛護她,他便情願相讓他們在一起!

也許只有跟着江衡,她才會幸福——

但她卻說……她的幸福在他身上……

他是震驚的,但卻沒有臉面再去面對她!

她的心那麼純粹,可他卻從來都不曾信任過她。這樣的他,有什麼資格再去享受她的愛呢?

包裹在掌心裏那只小手的尾指似乎動了一下,千乘默的注意力便被吸引了去。他增大了些許握抓着她的力量,眸光慼慼地盯着女子:“秋織,你醒了嗎?”

女子的手,似是想使力一抽——

那無名指上的銀戒,輕刮過他的掌心,有種粗礪的感覺摩挲着。


帶着一絲疼痛——

“秋織。”千乘默見女子雖然有了動作,但並沒有張眸,不免輕喚了一聲:“俞秋織?”

俞秋織輕輕地搖晃了一下頭顱,整張臉糾結在一起,好似在沉睡中,也有着濃郁的傷感——

男人的指尖,便輕撫上她的額,一路沿下,想把她那緊緊蹙着秀眉的皺褶撫平。

她的悲傷,是他帶給她的嗎?

“不……”女子忽然一甩手臂,把自己的纖手從男人的掌心裏抽了回去,然後身子一傾,從*榻上翻身彈跳起來。

“秋織。”看着她張了眸,神色皚皚的模樣,千乘默心緒一振,大掌重新包裹她的小手:“你覺得怎麼樣?”

俞秋織只是直勾勾地看着他,沒有說話。

她的眼中,有着迷茫,意外,無措以及頹然,好似是搶糖失敗的孩子,不見一絲神采。

“怎麼了?”千乘默指尖撫上她的小臉,憂心忡忡地詢問:“覺得哪裏不舒服?”

“你在這裏做什麼?”俞秋織終於有了反應,神色冷淡涼薄。

千乘默爲她與昏迷前的大相徑庭的態度而淡揚了眉,道:“你昏倒了,我送你過來的。”

“我們不過是陌生人,默少大可以見死不救的。”俞秋織手肘又是往後一退,把自己的手給抽了回來:“不過既然你已經把我救出來了,我便與你說聲謝謝吧!”

她翻身,想要從*榻跳下去,可惜卻教千乘默伸手攔了。她瞪大眼睛,冷冷地看着他,卻不發一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