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凡能動用的特殊手段,全部用了出來。

這個時候,沒有時間去和異境內的異獸慢慢耗下去。

他們需要的是直接將異獸大軍斬盡殺絕,以絕後患! 宋有為的臉色一變:"路彥昭,你也真捨得下的,這麼一批鑽石,你打算留在這裡,拱手相讓給弒天幫嗎?"

路彥昭諷刺的看了他一眼:"這不是正合了你們的意嗎?你們一起策劃這麼久,不就是為了扣手套白狼,直接吞了我暗夜組織的這批貨嗎?只不過,很可惜,在這之前,我已經讓人把貨運走了,宋有為,你們的如意算盤打空了!"

路彥昭說完,冷笑了一聲,直接轉身,快速離開。

宋有為被路彥昭的手下抓著,他整個人的臉色慘白慘白的,目光難以置信。

為了這次的行動,他們計劃了整整半個月。

不僅如此,他更是捨身冒險,親自來見路彥昭,就是為了讓路彥昭拿出真貨來。

可是,他萬萬沒想到,路彥昭不僅沒有給自己真貨,居然還把貨運走了。

說到底,是他大意了,剛才進入集裝箱,看了一袋鑽石,就給成玉那邊發消息,讓她帶人過來包圍路彥昭,是一個非常不明智的決定,他應該再等等,徹底確定的。

這一次他落到路彥昭手裡,怕是沒有好果子吃了。

路彥昭向著一輛吉普車迅速的衝過去,秦未央緊跟在他身後。

還有兩個手下,直接拉著宋有為向著那輛車走去。

眼看著他們就要上車了,突然,一聲槍響,路彥昭看見,成玉那邊的人,已經開槍了。

他的神色一緊,快速的開口道:"趕緊上車!"

他的話剛說完,就感覺到空中一陣熟悉的氣流摩擦聲,那種聲音,他再熟悉不過了。

那是狙擊槍子彈飛射出來的聲音。

而且,根據路彥昭的預感,那顆子彈,是沖著秦未央去的。

千鈞一髮,路彥昭根本想不了太多,他直接推開秦未央。

緊接著,他的胳膊一麻,子彈打入了他的胳膊。

路彥昭疼的皺眉。

秦未央震驚的看著路彥昭,她整個人就像是傻了一樣。

其實,剛才她也注意到了,她正打算閃開呢!

結果,路彥昭的手已經伸出來了。

秦未央怎麼都沒想到,路彥昭會在這種生死關頭,不顧命的救自己。

看著秦未央跟傻了一樣,路彥昭忍著疼,皺眉開口道:"秦未央,還愣著幹什麼,趕緊上車啊!你來開車!"

路彥昭一手捂著傷口,一手打開車門,迅速的上車。

秦未央趕緊上了駕駛座,發動車子。

她的臉色隱隱有些發白,她看著路彥昭,語氣帶著遮不住的自責:"路彥昭,對不起,是我拖累了你!"

路彥昭沉聲道:"不要廢話,快點回基地!"

林彬臨走的時候,已經讓人幫他們打開回去的路。

雖然身後有追兵,但是,好在回去的路上,應該清理的差不多了。

聽到子彈打破車窗的聲音,他們幾個同時彎腰。

結果,子彈不偏不倚,直接打中了沒來得及彎腰的宋有為。

他瞪大眼睛,難以窒息咽了氣。

宋有為怕是臨死,都沒有想到,自己為了一點利益,就害了自己的命。

手下在後面探了探宋有為的鼻息,開口道:"老大,人死了,一槍斃命,直中腦部!"

路彥昭的俊臉陰沉的可怕:"這是他應有的下場,不好好做生意,想著黑吃黑,他早就該料到的,黑吃黑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手下的繼續道:"老大,那我們要把他帶回基地嗎?"

路彥昭的眸子閃了閃:"一個死人,我們帶回去做什麼,扔下車,留給成玉那邊!"

手下領命,立馬打開車門,直接將宋有為扔出去。

後面的子彈繼續打過來。

路彥昭看了一眼,成玉的人已經開車追上來了。

他沉聲道:"秦未央,加速!其他人,拿起槍,給我對準他們的車輪胎!必要的時候,直接打油箱!"

有了路彥昭的命令,所有人都開始反攻。

路彥昭命中了距離他們最近的一個車子油箱,分分鐘,那輛車便在他們的視線中爆炸。

這輛車子的爆炸,阻礙了幾分鐘,秦未央開著車,已經甩開了成玉那邊的人。

話說,成玉看著拉開的距離,知道這次是沒法抓住路彥昭等人了。

她本來是存著,這次直接把路彥昭抓起來的心思,路彥昭上次,真的傷透了她的心。

既然他把自己看作一個惡毒的女人,那她就惡毒給他看。

她聯繫了宋有為,在這次的鑽石交易中動了手腳。

本來是打算活捉路彥昭,然後,得到的鑽石,她跟宋有為三七分。

如果不是這個的話,宋有為才不願意出去當魚餌呢!

現在既然路彥昭的人沒有抓到,那批貨,她一定不能失手。

想到這裡,成玉快速開口:"給我去AY8807號箱,拿貨!"

手下領命,立馬轉身去拿。

成玉在集裝箱外面,聽到手下的彙報時候,差點氣炸了。

"老大,集裝箱里根本沒有鑽石,全都是兒童玩具!"

成玉一愣,臉色瞬間變得格外難看。

幾乎是一瞬間,她就想明白是怎麼回事了,也不知道路彥昭給宋有為怎麼驗貨的,那個廢物就說,這個箱子里是那批貨。

實際上呢,那批貨肯定早就被路彥昭運走了。

成玉氣得臉都青了,她就知道,路彥昭沒有這麼好對付!

現在,路彥昭人跑了,那批貨也沒有拿到,他們還得罪了暗夜組織,看來接下來的情況,不好應對。

成玉沉聲道:"全都給我撤!"

手下猶豫的看了一眼成玉:"老大,那個宋有為……"

成玉聲音冰冷的可怕:"他不是已經死了嗎?"

"我們不管他的屍體嗎?"手下有些忐忑的問,畢竟,他們和宋有為,也算是合作夥伴。

成玉冷哼了一聲:"這個廢物,死有餘辜,沒必要管他,直接走!"

成玉的人撤了。

路彥昭也已經遠遠的離開了海邊。

手下看著後面沒有人追上來了,鬆了一口氣,跟路彥昭彙報:"老大,弒天幫的人,似乎放棄追上來了!"

路彥昭的眸子沉了沉:"他們的主要目的,應該是那批貨,現在,他們應該去AY8807號箱拿貨了!"

手下聽到這話,心有餘悸的開口:"幸虧我們貨轉移了!"

秦未央現在心裡亂糟糟的,她根本不關心貨的問題,她只想知道,路彥昭的胳膊,怎麼樣了?

要知道,路彥昭是暗夜組織的老大,如果他這條胳膊廢了,那對他以後的影響有多大,根本是旁人都想不出來的!

秦未央看了一眼路彥琛慘白的臉,擔憂的開口道:"阿昭,你的胳膊沒事吧?"

路彥昭搖了搖頭,勉強的笑了笑:"沒事,你好好開車吧!"

看他這個樣子,秦未央就知道,他只是不想讓自己擔心。

他根本不知道,子彈打入他胳膊的時候,那一刻,她有多震動。

她真的從未想過,有朝一日,會有人為了自己,這麼不怕死。

他難道就不怕,子彈打中的是他的腦袋嗎?

秦未央死死的攥著方向盤,眼睛有點微紅。

這一刻,她更是承認,她其實早就對這個男人動心了,他那麼優秀,可是,她礙於身份,一直不想承認。

現在,她是真的認命了,她喜歡路彥昭,無可救藥的喜歡上了他。

喜歡他因為自己,悶悶不樂,喜歡他奮不顧身,為自己擋槍。

這個世界上,肯這樣對自己的人,她真的找不出來了。

秦未央死死的咬著唇,忍著心裡的難過和擔心:"路彥昭,你放心,你肯定會沒事的!"

說罷,她又加快了車速。

路彥昭看著她的側臉,微微閉了閉眼睛:"沒事的,未央,你真的不用太擔心,如果今天換做是沫兒或者林彬的話,我也會這麼做,你真的不用有心理負擔!"

路彥昭更想說的時候,你不要因為這個,而覺得對我有所虧欠,想要彌補我!

他喜歡秦未央,秦未央應該是心知肚明的。

可是,她如果因為自己捨命相救,就用感情來報答自己的話,那是他無法接受的。

因為路彥昭覺得,那是對他感情的一種褻瀆。

秦未央聽到路彥昭這樣說,也能猜到他心裡的想法。

她擔憂的看了他一眼:"你別說話了,你的聲音很虛弱,你自己感覺不到嗎?"

路彥昭笑的勉強:"我感覺到了,可是……可是我覺得,這些話……我還是要說的!"

秦未央無奈的咬了咬牙:"你再堅持堅持,別昏過去,馬上就要到基地了!"

秦未央本來以為,只要到了摩洛哥基地,路彥昭的傷勢,就能得到控制了。

一路上,路彥昭的傷口,一直都在流血。

車裡什麼都沒有,根本沒法為他處理傷口,只能簡單的包紮一下。

眼看著就要到基地了。

結果,秦未央遠遠的看著基地,臉色一下子就變了。

摩洛哥基地,被人圍攻了。

秦未央瞬間臉色慘白,她迅速的調轉車頭:"路彥昭,我帶你回別墅!"

說罷,她直接撥通林彬的電話。

情緒系統:夫人嬌養手冊 電話那頭,林彬的聲音又暴怒又急促:"未央,你們別回來,基地出事了!"

秦未央迅速的開口:"我們剛到基地,我看情況不對,根本進不去,直接掉轉頭離開了,到底是怎麼回事?" 四大異境內,殺的天昏地暗。

哪怕是華夏這座南方異境的強大程度,也超乎林楠的預料。

南方異境內,足足有著十一頭五階異獸王者。

若非林楠迅速以人皇印出其不意斬殺兩頭,只怕就麻煩了。

人類大軍想要滅除異境,異境內的異獸也明白生死存亡,和之前的西南異境江南異境不同,異境口剛一出現的時候,兩者都做好了準備!

人類大軍想要完全斬殺異獸大軍,極難!

而同樣的異獸大軍也沖不出來。

南方異境,林楠坐鎮,哪怕是十一頭五階異獸王者也不行。

澳洲異境那邊,加上世界各地的化靈境強者加入,有著十二名化靈境強者,一手王者也有十頭,陷入僵持。

非洲那邊,更是一度差點被異獸王者殺入到地面!

歐洲那邊,華納神庭高手齊出,也只是擋住。

但想要平定,很難!

四大異境,幾乎都陷入了僵持之中!

一連三天,人類大軍不斷進入四大異境,華夏這邊,大量的滅魔槍,滅魔彈源源不斷的朝四大異境口輸送過去。

普通槍械在異境內無法動用,這些成了最關鍵之物,華夏幾座兵器工廠24小時不休,瘋狂生產。

天國那邊的貨,也早已斷了。

大量的人員增援異境口。

甚至,林楠再度出聲,徵調更多的高手協助四大異境,儘快平定這四地,同時看護整個地球各地。

生死存亡之際,現在便是!

外界,世界各地之人,早已陷入水深火熱之中。

這次的災難,來的比預想中更大一些!

天地擴大帶來的後遺症太明顯了。

甚至,有五階妖王出現,縱橫華夏大地,最終崑崙的一位化靈境長老出手,這才將對方趕走。

但不夠!

華夏大地,乃至四階各地,四大異境調動了過百萬的修鍊者,強大的修鍊者幾乎全部進入異境之中,即便是各大秘境小世界高手還剩下一些,但相對而言,不夠。

他們不是真正的華夏之人,守護的更多的是他們的一畝三分地,而非全世界各地。

死者,不計其數!

即便是華夏大地,這幾日也大戰不止,中東區域還好,本就是人口密集區,修鍊者數量也眾多,燕京和戰部調動大量人手,但凡出現妖獸,第一時間斬殺。

華夏坐鎮的終究還有兩位尊者境高手,一些宗師境。

甚至一些強大的滅魔槍也派上了用場。

但西部,北部就麻煩了。

本就地廣人稀,成了妖獸主要出沒之地。

一些村莊沒來得及撤離,被妖獸攻擊,甚至西部高原上的某座縣城,遭到上千頭妖獸的襲城。

城中二十名修鍊者,上百名民警,數百名退伍軍人,殊死抵抗,最終死傷大半,城中居民也死傷不少,最終華夏高手才敢了過來,戰機轟擊解救。

世界各地,這種事情發生的更多!

S省,一座偏遠山村,距離最近的縣城也有百里以上,全國各地都在遷移之際,村裡的一些老人實在放不下這裡,祖祖輩輩居住了無數年,現在讓他們離去,他們捨不得。

終於,災難降臨了!

十幾頭妖獸,不算多。

但對於這個兩百人左右的小村莊而言,就等於是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