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讓他們送一雙平底鞋給我,待會你忙完了,我想和你一起出去走走。」

「……」

一陣詭異的安靜席捲而來,慕淵臨整個人都愣住了,自己確定不是在做夢?

阮阮想跟他出去走走?

「阮阮,你今天下午……」

「我沒有去哪裡,就去看了一場電影,覺得沒什麼意思,還是你陪我到處走走吧,想去哪裡你自己計劃,我不想動腦子。」

童阮阮鬼使神差的說出這些話來,她甚至不知道有沒有經過自己的大腦思考。

慕淵臨忽然笑了,「好,我都聽你的。」

……

夜幕降臨。

慕淵臨和童阮阮手牽著手在逛街。

這是慕淵臨夢裡的場景,今天卻發生了。

經過一家服裝店,童阮阮將慕淵臨拉進去了。

「先生小姐,歡迎光臨。」

「阮阮,你看上哪件衣服了嗎?我給你買。」慕淵臨已經做好了當取款機的準備。

童阮阮拉著慕淵臨的手,來到一個衣架旁,她看到了兩套情侶裝。

店員很聰明的發現了童阮阮的視線,於是立刻上來推薦,「小姐您眼光真好,這是最新款的情侶裝,兩位看起來真是郎才女貌,穿上這樣的情侶裝肯定非常好看。」

童阮阮轉過頭,詢問慕淵臨,「你覺得呢?」

「……」

慕淵臨受寵若驚,不可置信。

阮阮要跟他穿情侶裝?

「好。」慕淵臨高興得嘴都合不攏了。

……

等慕淵臨和童阮阮從服裝店出來的時候,兩個人已經換上了情侶裝。

他們看起來十分登對,就像獅子保護小白兔,讓人羨慕嫉妒恨。

慕淵臨到現在還覺得不太真實,他居然跟阮阮穿上了情侶裝,而且不是他逼迫她穿的,是阮阮想要跟他穿。

今天太陽從哪裡出來了?

「很少看你穿這樣的衣服,」童阮阮上下打量了一眼慕淵臨,「你這樣穿蠻有朝氣的,就像大學生一樣。」

童阮阮伸手為慕淵臨整理一下衣服,點點頭,「嗯,挺好看的。」 「……」

「阮阮,」慕淵臨握住她的雙肩,「你今天是怎麼了?突然對我這麼好,還跟我穿情侶裝。」

「瞧你這話說的,我平時對你很壞嗎?」

慕淵臨笑了,「難道平時你對我很好嗎?」

童阮阮有些囧,「好了,對你好你就受著,幹嘛這麼多疑問?我肚子有點餓了,忽然想吃關東煮,走吧。」

童阮阮牽著慕淵臨的手,帶他離開。

慕淵臨感動得都要哭了。

說是讓慕淵臨安排,可是逛著逛著,童阮阮又將慕淵臨帶到了很平民的地方。

這裡是美食一條街。

童阮阮來到了關東煮的攤販前,買了一盒關東煮,她先是吃了一口丸子,然後將咬了一半的丸子遞到了慕淵臨嘴邊,「你嘗嘗看。」

慕淵臨一點也不嫌棄,張口就將童阮阮吃了一半的丸子吃進了嘴裡。

真好吃。

沾了阮阮口水的丸子,怎麼這麼甜?

慕淵臨只敢在心裡想,這話說出來好像有點變態。

「前面好像有賣棉花糖的,我們去看看。」童阮阮又牽著慕淵臨的手,帶他來到了棉花糖的攤販前。

童阮阮買了一個棉花糖,一勺的糖卻做了一大一個巨大的棉花球。

慕淵臨端著關東煮,童阮阮手裡拿著棉花球吃,像足了一個可愛的孩子。

男人的視線深深的被她吸引了過去,整個過程都在盯著童阮阮皎潔的容顏,這一生,除了童阮阮,不會再有第二個女人能讓他如此心動了。

這樣的心動,沒有期限,從跳動的那一天起就註定了只有死亡才能阻止,或許死亡也無法阻止。

慕淵臨伸手摸了摸童阮阮的腦袋,「看你吃的,滿嘴都是。」

慕淵臨掏出手帕,為她擦拭嘴角的棉花糖。

「你嘗嘗看,挺好吃的。」這棉花糖可真是神奇,如果單純是白糖她不愛吃,但是做成了這樣軟綿綿的棉花糖,就格外好吃。

「……」

哪怕這是夢,慕淵臨也認了,他不要醒來。

童阮阮遞給他的棉花糖,他吃了一口,真好吃,甜甜的,甜到了心間。

「其實我不喜歡那些高檔的夜生活。」童阮阮牽著慕淵臨的手,說道,「我更喜歡這樣普通的環境,吃著這些小吃,享受著風土人情,我覺得這樣能夠使我的心平靜下來。」

「阮阮,你要是喜歡,我可以天天陪你,帶你去想去的地方,做你喜歡做的事情,只要你給我這個機會。」

童阮阮笑了笑,說道,「說不定時間久了你就會煩了,說不定,很快你就不願意陪我了。」

「怎麼會呢?」慕淵臨將她摟在懷裡,「我願意永遠陪著你,只要你需要我。」

「不要再說永遠了,誰會知道以後會發生什麼事呢?」童阮阮忽然有些低落。

永遠這兩個字,實在是太奢侈了。

「我們再去別的地方逛逛吧。」童阮阮盡量讓自己忘掉那些不開心的事情。

阮阮這是怎麼了?

慕淵臨心裡很不安,可是卻又享受她這樣甜甜的對待他。

兩個人去了很多地方逛,都是童阮阮帶領著慕淵臨。

童阮阮開心的就像一個孩子似的,彷彿回到了她最快樂的童年。

這一刻,他們兩個就像是普通的情侶,享受著簡單的快樂和幸福。

童阮阮的一顰一笑,慕淵臨深深的收在眼底,小心翼翼的珍藏在心間,或許哪天痛的時候,回想到她這樣完美的笑容,甜到了他的心裡,就不會那麼痛,阮阮也這樣對他笑過,對他好過。

「慕淵臨,你知道嗎?其實,有時候兩個孩子會向我問到你,我能感覺到他們並沒有那麼討厭你,哪怕我極力告訴他們你有多壞,可是他們嘴上叫著你大壞蛋,身體卻很誠實的跟著你走了,要不然的話,這一次你又怎麼能夠平和的把他們兩個人帶走?」單身筆趣閣

燈光之下,童阮阮幽幽的目光盯著慕淵臨,莫名的說這段話。

慕淵臨輕撫她的臉,「我太想跟你在一起了,我承認我的行為很過激,可是我沒有別的選擇,但凡你願意對我有一點點憐惜,我也不想出此下策。你放心,我不會傷害兩個孩子的。」

童阮阮苦澀一笑,「你覺得你對我這麼溫柔,還能持續多久?」

「只要你願意,多久都行。」

漠里寒陽 童阮阮忽然搖頭,「不,人是會變的,你也會變。」

「阮阮,你這樣說,我倒是覺得有些慶幸。」

「慶幸什麼?」

「你說人都是會變的,那或許有一天你也會變,你會重新愛上我,回到我身邊,謝謝你給我這份希望。」

童阮阮愣住了。

她避開了慕淵臨的眼神。

他還真喜歡從絕望里找希望。

「很晚了,我想回去了,帶我回去好不好?」

「好,我帶你回家。」童阮阮握住了慕淵臨的手臂,將頭靠在他的懷裡,「我今天之所以這樣,是因為看了那部電影,實在是太讓我傷心了,所以從你身上找安慰,你可千萬別誤會了,我還是很討厭你的。」

童阮阮說了這麼多,可是在慕淵臨聽來只有兩個字,嘴硬。

他相信,阮阮恨他,可是她心裡總有柔軟的時候,或許她現在的心就柔軟了。

雖然不知道能持續多久,但是哪怕一瞬他也開心。

「好,」慕淵臨順著她,「我還要謝謝那部電影,讓你把我當成你的慰藉,告訴我電影名字叫什麼?我也去看看,到底有多虐。」

童阮阮抬起頭,笑道,「我每天虐你還不夠嗎?你還要電影虐你,你這個傢伙。」她攥著拳頭,狠狠的揍了一下他的胸口。

慕淵臨不但沒有生氣,反而握著她的拳頭,輕輕吹了吹,「我的肌肉很硬,別這樣打我,你會受傷的。」

「……」

童阮阮無言以對。

……

兩個人回到了家。

今天在小吃街呆了很久,童阮阮一身的油煙味,慕淵臨也是。

我在古代當寡婦 「阮阮,洗澡吧,我等你。」

雖然家裡有很多浴室,可是慕淵臨平日里只用自己的這間浴室,阮阮來了之後,他想跟她一起洗,可是阮阮不願意。

於是,每次兩個人都分開洗澡。

童阮阮打開了浴室的門,「要一起嗎?」

「……」

慕淵臨微微一愣,「你說什麼?」

「我們一起洗吧。」說完,童阮阮走進了浴室,「要不要進來隨你。」她又補了一句。

慕淵臨雀躍不已,快步衝進了浴室里。

洗完澡之後,慕淵臨將童阮阮的頭髮烘乾了,童阮阮也幫慕淵臨烘乾頭髮。

兩個人回到床上坐下。

若是在平日里,慕淵臨知道自己接下來要做什麼,可是這一刻,他忽然不知道幹什麼了,在那裡坐著,發獃了很久。

童阮阮轉過頭看了他一眼,「慕淵臨……」

「怎麼了?」他轉過頭。

童阮阮忽然伸出手捧住他的臉,然後身子挪動靠近他,主動坐在他的腿上。

落跑皇后勾邪夫 柔軟的身體忽然鑽入他的懷中,慕淵臨欣喜若狂,「怎麼了?這麼粘人。」 「你不喜歡這樣嗎?那算了。」童阮阮要從他腿上下來。

慕淵臨將她抱得緊緊的,「不準下去,我喜歡你這樣黏著我。」

「慕淵臨,是不是我對你做任何事情你都會愛我?」

「為什麼突然問這個?」

阮阮一向對這種問題沒有任何興趣,可是今天卻一反常態,這樣不正常的現象在告訴慕淵臨這一切都不對勁。

一個平日里嫌棄他嫌棄得要死的女人,今天忽然這麼乖巧,拉著他到處逛,還主動鑽進他懷裡,不正常。

「沒什麼,隨便問問而已。你想要我嗎?現在……」

「……」慕淵臨的眸子變得熾熱,「我當然想要你了。」

他每時每刻都想要她。

童阮阮主動解開了自己睡衣的腰帶。

慕淵臨咽了咽口水,他強壓著竄上腦袋的淫蕩小蟲,「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你是不是得了癌症晚期?」

慕淵臨眼神變得嚴肅,「或者你要回外星了?」

童阮阮滿頭黑線,「什麼癌症,什麼外星?」

「那你為什麼突然對我這麼好?平時給我苦瓜吃,今天又給我那麼多糖。」

「苦瓜給完了,目前正在進貨中,現在只剩下糖,這個解釋你滿意嗎?」

「……」

「寶貝,明天我帶你去醫院體檢一下。」他還是害怕,他現在變得比女人還要敏感。

「夠了!」童阮阮怒了,一把將慕淵臨推倒在床上,壓了上去。

……

第二天。

慕淵臨倚在床邊,盯著身旁熟睡的女人,他已經這樣一個小時了,捨不得移開視線,生怕一眨眼人就不見了。

他以為昨天晚上是一場夢,直到今天早上醒來看到身邊一絲不掛的女人,這才知道原來不是夢。

童阮阮輕輕蠕動了一下身子。

慕淵臨以為是自己吵醒了她,趕緊鬆開了她,直到阮阮再一次平靜下來,慕淵臨才放心繼續摟著她。

「抱夠了嗎?」她其實早就醒了,就想看慕淵臨能盯她多久。

這傢伙實在是太持久了,自己實在是扛不住了。

慕淵臨笑了,「你什麼時候醒的?」

「不會比你久,」童阮阮睜開了眼睛,轉過頭,「你不累嗎?」

這傢伙昨天晚上那麼賣力,今天早上老早就醒了,一直盯著她看,她都懷疑,慕淵臨的精力從哪裡來的?

就算是鐵打的人,也總得多休息吧。

「阮阮,過兩天我帶你去找孩子,好嗎?」

最後,慕淵臨的心還是軟了下來,或許她昨晚對他那麼好,是為了見孩子,他只能這麼想,不願意把她想的太壞。

童阮阮有些吃驚,「你說是真的嗎?你願意讓我見孩子?」

「當然了,我覺得我們兩個人的關係進了一步,讓我沒那麼害怕了。」

童阮阮苦澀一笑,「是嗎?你原來是這樣認為的。」

「難道我想錯了嗎?你昨晚忽然對我那麼好,那麼配合我,還主動往我懷裡鑽,不是為了讓我帶你去見孩子?」

童阮阮愣了,然後笑道,「沒想到被你戳穿了,我就是這樣想的。」

心裡突然有一股難以言語的疼痛。

她討厭這樣無法控制的感覺。

慕淵臨忽然鬆了一口氣,他就知道,阮阮肯定是為了孩子才這樣。